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熊孩子天明上线!
    嬴政静静看着眼前笑而不语的许易,以他胸中的城府才略。

    可以容纳这天地乾坤,不然也不会扫平六国,平定乱党,成就前无古人的不朽伟业。

    “秦皇,你此刻是否在想凭你一己之力也能改变这未来!”许易说道。

    嬴政目光闪烁,一瞬间想出这无数智计,只是最终话到嘴上的只有:

    “是。寡人有这个能力!”

    “为何这样想?有本座帮你不是更好吗?”许易奇怪的问道。

    “寡人为何要信你!一个不知根底的人忽然出现在寡人面前,给寡人看了一些不知真假的未来。

    你说,朕凭什么信你!”

    嬴政反问,语气如那锋利的刀字字珠玑,目光如那寒烈的罡风削骨逼人。

    对比,许易并不感觉有什么奇怪的,嬴政不是凡人,他是天子。

    若真听他一面之词,外加某种手段制造出来的幻境,失去方寸。

    那他还是那个横扫**,雄才大略的始皇帝?

    “信与不信不重要,时间是一只神奇的绘笔,它会给我们画上一副终末之卷!”

    许易说道,随之他的身影在秦皇嬴政的眼底渐渐消失不见。

    嬴政惊骇,眼底露出一副不可思议之色,忽而周遭的场景变幻,化为碎片消失,陷入一片黑暗。

    只觉眼前一黑,脑冒出楞汗,嬴政才发现,他依旧坐在桌旁翻阅着丞相李丝上呈的奏折。

    寝殿的门依旧打开,只是那高挂的圆月不知何时已经躲入到阴暗的云层后面,一动不动。

    “是梦吗?”

    赢政长长吁出一口气,情绪逐渐安定下来。

    正欲站起,忽而寝殿外边的侍官传话:“报,中车府令赵高求见!”

    “赵高!”

    闻言,嬴政的眼底闪过精芒,与一缕不易察觉的杀机!

    ……

    咸阳城外,东方几乎已经破晓。黎明之阳逐渐从那黑夜挣脱,浮现出来。

    函谷关外,许易看了一眼咸阳城一眼,便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只是在嬴政的脑海里植入一颗种子,不换他信与不信。

    当历史的车轮碾压而过,当他发现无法改变那既定的命运之时,许易则会再次出现。

    ……

    东海之地有座小城名为桑海,因为靠近海域,这里的商业贸易发达。

    街道上熙熙攘攘,民生富庶。儒家正统,小圣贤庄坐落于此,教导百姓儒门教义,开化民生,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有间客栈”,坐落于桑海城最繁华的街道上,其掌柜庖丁是个大腹便便的胖子,烧菜美食的功夫一流!

    客栈内,许易不顾形象的坐在桌上大快朵颐的吃着饭菜,那碗碟堆得有大人高。

    掌柜庖丁站在前台,但是眼神一直瞟着许易,脸上的肥肉乱颤,暗道:

    “这人胃口怎的如此大,看其衣着也不是富贵之人。如果还没有钱,我丁胖子岂不亏死啦!”

    而在角落里还有三个小孩,两男一女,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

    他们皆都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看着许易。

    尤其是其中一个小男孩,看的许易吃得这么香,都淌口水呢!

    “少羽,这人怎么这么能吃?比我吃得都多!”小男孩问道。

    这小男孩穿着白色儒服,是这里小圣贤庄的学生服饰。

    其面含稚气,一双大眼炯炯有神,无比灵动,脖子上挂着一块绿色的残月圆缺玉佩。

    “不知道,如此饭量的人想必内地应该也不简单。”

    这个叫少羽的小男孩说道,他生的英俊,眉宇之间英气逼人,明亮的眼睛里露出不符年龄的智计思索。

    “嗝!”

    缓缓打了个饱嗝,许易心满意足的拍拍肚子。

    心意微微一动,身体里贯通的八百大窍散发出一股吞噬之力,将刚刚吃去的食物纷纷练化成精气,收纳入大窍之中。

    “掌柜的结账!”许易喊道。

    那庖丁早就已经急不可耐了,拿着算盘屁颠屁颠,犹如一只滚动的肉球来到许易面前。

    “噼里啪啦”一阵算计,庖丁肥肉乱颤的脸上,细小的眼睛挤得就剩一条道缝隙,笑道:

    “客官,您此次消费了五十两银子。”

    “哦!”

    闻言,许易装模作样的把手伸进怀里实则实在空间里面掉取了一块金子拿了出来。

    “喏,就这只有这个,你收不收!”

    庖丁的见许易的手里金块,细线的眼睛发亮,露出精光,连连说道:

    “收,收!”

    见此,许易一把把金子丢给庖丁说道:

    “再给我做一桌菜,剩下的就都是你的了。”

    “嘿嘿,谢谢客官。”

    庖丁喜笑颜开的接过金子,一副贪财的样子,转身走到后厨。

    厨房之内,见四周无人,庖丁满面堆肉的笑容渐渐消失不见。

    眼睛那细小的缝隙睁开,却是没有半分贪财的气质,喃喃自语:

    “这人到底是谁?有些麻烦,现在是多事之秋,还得谨慎!”

    外边,等着上菜的许易可不知道庖丁这个胖子表面上看着贪财,内心实则精明得一逼的想法!

    而在角落里三名小孩也早已经被许易收入眼底,分别是荆天明,项少羽以及蜀山的后人石兰。

    “那边的,戴玉佩的小孩,你在看什么?”

    闲来无事,许易不由出言喊道,面带打趣之色。

    “戴玉佩的小孩?少羽,石兰,那个奇怪的人实在说我吗?”

    荆天明不由问道,明亮的眼睛里露出疑惑之色。

    “没错,别看了,说的就是你!”许易说道。

    听得许易的话,荆天明小小的脑袋里终于明白过来。

    不过到底是小孩心性,不知不畏。荆天明反而翻上了桌子,一下跳上前,来到许易的桌旁打量着许易。

    项少羽和石兰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滑溜得如泥鳅一样的天明就已经离开。

    “喂,大饭桶,你认识我?”

    荆天明双臂环胸,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威风的姿势,很臭屁的说道。

    “饭桶?”

    听荆天明如此说,许易也是被其雷到了。

    他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称谓,不禁被其逗乐。

    而后面的项少羽与石兰已经赶来,连忙拉住荆天明,让其不要乱语。

    而项少羽不愧是名门之后,涵养极高。

    绝非荆天明这个流落民间的土孩子可以比拟,对着许易抱拳说道:

    “这位兄台,我这个弟弟性子顽劣,如有得罪之处,在下为其赔罪,还望兄台海涵。”

    “哦,如果我不海涵呢?”许易不由说道。

    心中突然生出一个恐怖的想法,欺负一下熊孩子好像也不错。

    求推荐,收藏,订阅哈。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