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初见赢政
    深夜的咸阳城,大街上一片寂静,稍有闻得一些飞虫蝉蛾的鸣叫。

    偶尔有着打更人路过,吆喝声在这月夜之下无比刺耳。

    咸阳城里的灯火摇曳,大多都是昏暗一片,但是在城北,始皇帝的秦皇宫却依然亮得通透。

    秦皇寝宫,大门并没有关上,外面有穿着许多一排排铁甲的虎狼守卫,守卫森严。

    若有逆者,只稍秦皇的一声指令,必将叛逆者击毙当场。

    烛火并不明艳,漫长的帷纱在内漂浮不定,隐约可以看到一人坐在桌旁翻阅着由竹片订写的奏章,时隐时现。

    这人穿着宽大的皇袍,头顶盘带着帝者的发冠,挂着犹如天上银河垂掉而下的珠帘。

    眼睛角细长,眉毛压低,有着一种深思熟虑的成熟气质。

    眼神严厉和坚定,鼻子偏长但很挺,嘴唇稍薄,给人一种残酷的感觉。

    整个五官组合在一起就有种威严、残酷、深沉、坚定的王者气势。

    此人便是始皇帝,秦皇嬴政,结束了华夏大地千百年纷争,统一六国。

    “李斯来报,墨家叛逆的大本营墨家机关城已被帝国的铁骑踏平。”

    “长城修缮之事已经刻不容缓,沛县境内再掉八千民夫!”

    “阴阳家之报,蜃楼修建完毕,可去东岛蓬莱寻找长生药!”

    “长生药,人之力而有穷尽时,唯有长生才能吾之大业传至千秋万代。”

    奏折上的长生二字仿佛有着一股奇特的魔力,嬴政锐利的双眸紧紧盯着上面,一动不动。

    随后一道不易察觉的叹息,嬴政的眼里闪过追忆之色,低声自语:

    “丽姬……”

    忽而嬴政只觉得毛骨悚然,龙目圆瞪,因为黑夜之下那遮眼的红色帷幔下面站着一人。

    悬悬高月,一缕月光从外透过大门折射进来,而那人就在月光下,影子斜长,看不清脸。

    但也只是瞬间,嬴政的情绪便稳定下来,锐利的眼眸静静看着眼前这人,气势不凡。

    他乃始皇帝,天子,这普天之下的生死皆掌控于他手。

    怕这个情绪是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帝者无惧一切。

    “没想到暴虐无道的秦皇也有铁血柔情的一面?”黑影淡淡说道。

    他一身黑色长袍,随月而立,与这黑夜融为一体,仿佛他就是这黑夜!

    “帝者没有感情,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嬴政面色平静,淡淡说道,似乎一点不怕眼前之人。

    “你不怕?”黑影问道。

    “帝者不会怕。”嬴政回道。

    闻言,黑影轻笑,走出了月下,露出一张年轻,人畜无害的脸。

    虽不帅是的惊天动地,但也有一种迷之气质,好看。

    嬴政眼底露出一抹惊愕之色,没有想到夜闯皇宫的居然是一个年轻人。

    他以为会是哪个隐藏的绝世高人愤世嫉俗前来刺杀他或是找他大谈理想,毕竟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

    却没想到来者似乎是个比他看起来还要年轻的“人”,而且他门外的三千铁甲不是摆设。

    “秦皇,往往眼睛看到并不一定是真的。

    若单论年纪来讲,我已经活了千年。”神秘青年说道。

    “千年!”

    嬴政闻言,处变不惊的脸上微不可查的露出一抹炙热的神色。

    “人怎么可能活过千年?”嬴政缓缓问道,压抑着内心的悸动。

    “可是秦皇您不是从没放过对于长生药的追求!”年轻人笑道。

    “你是谁?”嬴政问道。

    “本座姓许,道号太初。”神秘青年回答道。

    “太初?”

    嬴政眼底露出思索色,细细咀嚼着这个道号,然而他发现似乎前六国旧族,诸子百家并没有这个称谓。

    同样的许易也在打量着眼前的秦皇嬴政,亦是感慨其卓越的气度,无愧千古一帝之称!

    他是真正的帝王!用剑圣盖聂的话来说:他是一个自古从来不曾出现过,未来可能也不会再出现的人,只是一个人,却做超越了人的事情。

    思索了许久,嬴政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问道:“你有什么目的?”

    “助秦皇您一臂之力!真正统一天下!”许易说道。

    “哈哈,寡人需要你助?现今六国一统,这天下早已经是寡人的了!”嬴政大笑。

    “呵呵!”

    许易也笑,忽而逃出一只手拍向嬴政的脑门!

    嬴政想要躲开来,但却惊骇的发现他自己不可动弹。

    只能眼睁睁看着许易的手掌拍向他,在他的眼底愈放愈大。

    “难道寡人今日就要命丧于此!”这是嬴政心中最后的一个想法!

    想象中的脑壳碎裂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许易的手映在嬴政的脑门上。

    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而嬴政的眼神逐渐变得呆滞。

    ……

    思维世界。

    嬴政看着周遭场景,尽管他心性非凡,依旧感到震惊。

    这里是一处奇异的时空,充满着光怪陆离之景。

    忽而一道道画面在他眼底闪过,他的眼底闪过惊骇之色。

    那是在公元前221年他灭掉齐国,完成了统一六国的大业,改称皇帝。

    那是他人生的巅峰时刻,然而画面一转,嬴政他自己十五年后居然病死在了赵国沙丘离宫!

    十五年!他要做千古皇帝,创不朽伟业,为何这天只给他十五年!

    之后嬴政看到了赵高,十五子胡亥修改遗诏,毒杀长子扶苏。

    见到这一幕,嬴政更是忍不住怒目圆瞪,大呼:

    “逆子!”

    然后秦朝就没了,成为历史,被取代了!

    嬴政有些麻木,随着一个个朝代更替,他看到了朝代的繁荣与兴衰。

    甚至看到那些被他镇压边境的蛮夷之族,联合入侵中原浩土!

    ……

    许久,嬴政眼底恢复清明,缓缓叹了一口气,似乎一瞬间苍老里许多。

    看着眼前这人,满目复杂,缓缓出声问道:

    “你给我看的是什么?”

    “未来!”许易说道。

    他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小手段,将嬴政拉到了一个精神幻境,让其看看未来之景。

    “如果这是未来!十五年?为什么寡人的天下只有十五年,寡人不甘心!”

    嬴政怒到,如同一只狂暴的狮子,满目通红。

    “秦皇,未来是可以改变的,所以说本座是来帮助你的!

    你若信我,我可以给你另一个未来!”许易缓缓出声。

    “那你为何要助寡人?寡人又要付出什么代价!”

    闻言,许易的脸上笑而不语。

    求推荐,收藏,订阅哈。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