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在青云门当咸鱼的日子二
    青云七脉,小竹峰山下。

    几道极虹之光穿梭落下,在一片竹林山停下。

    “行了,就送到这吧。”

    虹光化形,显露出水月真人的真身,静静站在那,气度不凡。

    其后跟着的便是大竹峰首座田不易,以及被其背在背上的许易。

    “这怎么行,水月师妹。要不我给你把这孩子抱上去。”田不易说道。

    “不用了,小竹峰毕竟都是女子。你一个男子不方便。”

    水月淡淡说道,而这时山下的紫竹林飞下几道白色身影,出场惊艳,皆是御剑而行。

    “师傅。”

    为首是一名白裙女子,样貌并不出众,只能算是中等。

    但其看起来却有种温婉平易的气质不经意间流出,让人愿意亲近甚至信任。

    “文敏,静怡。田师叔背上的小孩身体不便,你们两个去帮忙把这小孩带到紫竹林里那座空闲已久的屋子里去吧,接着顺便帮忙打扫一番。”水月真人吩咐道。

    “是。”

    两女恭敬的回道,轻轻的就把许易从田不易背上接过,一人一边搀扶着,没有多留,就像紫竹林里慢慢走去。

    “那个胖道人,谢啦。”

    被两个女人搀扶着,许易站在地面总算感觉到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似乎就连精力都恢复了几分。

    费了好大劲,许易扭过头去,咽了口唾沫。

    用尽力气,对那个面恶心善,刀子嘴豆腐心的胖道人说出一番感谢的话。

    田不易大感新奇,活了大半辈子的他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孩子说出感谢的话。

    心里不禁感到有趣,胖脸上的肉挤成一团,晃了晃,笑道“小孩,你也努力活着,千万别死啦!”

    水月真人见到这一幕,不苟言笑的她嘴角轻瞥,暗啐“幼稚。”

    “嘿嘿!既然如此,水月师妹我就先走啦。”

    田不易拱手抱拳,准备遁走。

    “等等,九花玉露丸留下。”水月真人眉头一皱。

    “这个,水月师妹不用了吧。小竹峰,大竹峰都是邻居。苏茹还是你师妹了,大家这么近的关系。”

    田不易小心翼翼的说道,现在明显有些后悔了。

    “田不易别给我装穷!而且不是我要你这丹药,你这丹药我不会动用分毫,都是给那孩子的。”水月真人杏目一瞪,语气不善。

    田不易吓得一哆嗦,额头直冒冷汗。

    连忙从怀里掏出丹药,没办法水月真人发起脾气和他媳妇苏茹一样可怕,谁叫他怕媳妇。

    “算你识相。”

    水月真人接过丹药,看了田不易这胖子一眼,轻轻拂袖,消失在紫竹林。

    田不易苦笑,脸上露出肉痛之色,原地走了几步,踏上赤焰,御剑飞去。

    ……

    紫竹林居于小竹峰山脚,算是山门了。就是因为山脚下成片的竹林遍布,有些竹叶呈紫色绽放,便将之称为紫竹。

    因为是在山下,平时少有人会来,大部分都在山上修仙。

    已经闲置多年的竹制茅屋,很少有人来,尘灰染了厚厚一层,蛛网更是黏在了墙角,一张接着一张。。

    据说它的前任主人,是水月真人在俗世救的一位婆婆。

    那位婆婆感念恩德,便一直住在山下这里照顾修缮紫竹林,不过就在八年前因为寿到了,离开尘世,这里就又再次空了下来。

    来到屋前,文敏和静怡两位女孩将许易放下,靠在一处废旧的石墩上面。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一边收拾竹屋一边给许易介绍此地背景,一会儿三人也都熟络了起来。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文敏一边问道,一边手里施展一道小法术,顿时局部吹起了一道墙风将蛛网吹散。

    然后又是一道法术,绚丽的光彩,令人目不暇接,将竹屋后的小溪里的水牵引过来洒在整座竹屋表面,驱除尘埃。

    不消一会,整座竹屋面貌焕然一新,久存的晦气消散无影。

    “我叫许易。”许易回道,感觉说话颇为费力。

    因为这具肉身的受损层度实在太大了,若不是他精神强悍,穿越而来的一半灵魂足够坚韧,硬生生吊着一口气,怕早就魂飞天外。

    “许易?我看你的眼里似乎一点不感到奇怪!”文敏问道。

    一个十一二岁小孩看见她施展法术,脸色平静,不为所动,倒是让他不由多注意几分。

    “哦,我醒来后就没了以前草庙村的记忆,混混沌沌。也许就是不知者无畏,脑子有问题吧。”许易回答道。

    “呵呵!不知者无畏?看你说话老成,哪里像是脑子有问题。”文敏忍不住轻笑。

    “文敏师姐,屋内里面已经收拾好了。”

    之前同文敏一起的那个叫静怡的女子走出屋说道。

    “好。”文敏点头应道。

    而这时,紫竹林深处薄薄的雾里走出一道身影,正是水月真人。

    水月真人走近,看了一眼靠在石墩上半死不活的许易,摇摇头说道“文敏,静怡你们两个把他台进去吧,我要给这孩子疗伤。”

    “是!”两女应道。

    ……

    傍晚意至,水月真人周天行功完毕,已经初步治愈了许易身体内部的伤势,但这还远远不够。

    其眉头紧紧皱住,心思郁闷至极。不亲自治疗,永远不知眼前这孩子的伤势有多重。

    而现在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能否成功救治这个孩子。。

    那屠戮草庙村的贼人下手分明没有留下活路,一击毙命。

    同样的伤势在那些草庙村民身上,绝无生还可能。

    可是这个幼小脆弱的孩子却活了下来,真是一个奇迹。

    缓缓起身,水月真人把那瓶九花玉露丸放下,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孩子,脸色怜悯,说道“孩子,这药丸一日三次。顿不能少,

    至于能否救你,我只能尽力,你自己也不要抱有轻生的念头。”

    “嗯。”许易默默点头,看着眼前的好人露出一丝笑意。

    “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吧。明日午时我还会来给你疗伤。”

    说完,水月真人叹了一口气走出屋外,文敏和静怡两女紧随其后。

    过了好一会,躺在床上的许易确定人都走远了,缓缓呼出一口气。

    刚才经过水月真人几个时辰的治疗,伤势有些好转,让他已经初步拥有了可以局部运动的能力。

    但是离下床走路还有一段遥远的路程,也许可能不会有,因为可能会半途夭折。

    “这样可不行啊。”许易微微一叹,脸色凝重。

    虽然这具身体没有法力,做不到自主恢复。但是他灵魂力量不可小觑。

    于是闭上眼,“柳神法”的生命奥义缓缓流进心田意识,被其冥想参悟,恢复伤势。

    “天地大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孤阴不长,孤阳不生!

    生死二极,为之轮转,以身为种,……”

    求推荐,收藏,月票,订阅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