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46章 你不明白的寂寞
    ,

    第0546章 你不明白的寂寞

    叶尘轻轻的笑了笑,道:“到不是高了和低了的问题,而是因为,医学如同化,无第一,武无第二,所以我觉得这医流榜并不准确!”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了解过这医流榜的排行规则!”

    “在这个规则上面,有着很多的条条框框,最终才将这医流榜给全部陈列了出来,形成了我们所有人所熟知的医流榜!”

    “医流榜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权威的榜单,也是我们区分和认证的真正实际医流高手。”

    叶尘砸吧了嘴巴,道:“如果这么说,到似乎还真有那么一点看头,只不过……我总觉得这其中好像缺了什么一样。”

    “这是肯定的,如同你所说,无第一武无第二,医学这个层次所涉及的实在太多和太广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将这个体系完全的迸发出来,完全的指标给分析出来,那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这个体系之内,很多医学界内都会做一个接近完美的指标来做这个特殊的机构来参考。”

    “所以,这个指标也许算不上完美,但是却绝对可以作为一个参考,而这次,你压下了于洪,压下了宋俊等老牌新秀登顶新秀榜,也是你的实力!”

    “另外说一个就是你在全省的医疗榜上也已经踏入到了前一百,这方面上和你的爱心有关,你在昆都车祸时候救援,赢得了太多的名声……”

    “有句话叫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可以肯定的是,你在昆都里面,是有着绝对的号召力和绝对的名声!”

    叶尘笑了笑,道:“只是恰逢其会罢了,那算不了数!”

    “医生就是救人于水火之中,你做到了,而且运用你的手段做到了,这就是你的能力!”

    “何况,弘扬中医,本身就是每个人需要做的!”

    随着李司带路,叶尘踏入到了二楼的雅间。

    “老爷!”

    李司带头,将大门轻轻的打开,叶尘顿时看到,在屋子里面是一个耄耋老人,眼前的老人头发洗白,看上去和一般的老人几乎没有两样。

    老人坐在轮椅上,头看向了窗外,似乎正在细数着天空之中的云卷云舒。

    而也在这时候,李权中缓缓的将椅子拉了回来,头转了过来,目光凝视着叶尘。

    叶尘看到了这容颜顿时微微一愣,这容颜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过,陡然,叶尘脱口道:“不知道这位先生和李黄希是什么关系?”

    李权中轻轻的笑了笑,道:“那是我的弟弟,我是李权中!”

    “不过,我们早在东亚战场之前就已经因为意见不合而再也不见,他这些年招摇撞骗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没想到他没有撞在什么权贵人物手上,也没有撞在了什么绝世高手的手中,却是撞在了你这小家伙的手里,也算是他自讨苦吃吧!”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叶尘道。

    眼前的这个耄耋老人看起来垂垂老矣,风烛残年,但是叶尘可以从眼前的李权中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种沧桑感。

    他的这一双眼睛似乎比自己的眼睛还要毒辣,似乎可以将人心可以看穿一样。

    “咦……”

    李权中微微一愣,看着叶尘,神色之间带着一丝思索,随后道:“叶尘,一个山村的小少年,自小勤学苦读,先后走入初高大学等层次,是清水村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

    “而自古,叶家似乎就是医药世家,叶家一家三代,都有粗浅的医学,虽然不明显,但是也不是那么简单……不过叶家在十年前开始,就不再为人治病,此后叶家也就逐渐被人给遗忘了。”

    “直到叶尘横空出世,这才真正的成为医学大师,登堂入室……”

    “老先生要调查一个人,还真是把一个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给调查出来了!”叶尘有些皱眉的说道。

    李司连忙解释道:“叶先生不要多虑,之所以调查叶先生,也是出于对老爷的安全考虑……”

    叶尘笑了笑,道:“如果你被人把老本都给翻了出来,我相信你也不会舒服,不过万幸的是,我这个人不计较那么多!”

    李权中露出了一丝微笑:“你不计较最好,这个世界上爱计较的人实在太多了,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实在太没有认清自己了。”

    “不过说起来,你能把我弟弟的谎言戳破,我还是非常意外的,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想要见见这个小伙子,现在,还真算得上是不期而遇了!”

    李权中的话中充满了一丝叙旧,但是却也是一种权势的压迫,这让叶尘再次皱了皱眉头。

    李权中又道:“不过,说起来,权势滔天万贯家财又如何,力量惊人又能如何,生命掌握在了医生的手中……就算是我,也是身不由己,几十年如一日,日日夜夜饱受病痛折磨,可谓是心力憔悴,只恨上天没有将我给收走,否则的话,我也许早就可以去享受一下极乐世界了……”

    “对于国家来说,我是财富,对于我自己来说,却是苦难的开始,没有尽头,也没有结局……无数医生仿佛走马观花的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可是我却一辈子在这轮椅上,度过余生。”

    叶尘看着李权中,轻轻一叹,李权中将他自己的势气抛开,告诉了叶尘他的地位,却又告诉了他的身不由己,算是重新赢得了叶尘的好感,叶尘不由道:“老先生是铿锵战骨,却不知道老先生得的是什么病症,居然这么多年,在国家和老先生双重的力量之下还没有痊愈,反而让老先生饱受折磨。”

    “战场上的老毛病了,另外还中了敌国的一些细菌毒药,这些年这玩意儿一直在我的身体里面折腾,却又一直没有治愈,所以造成了现在这样,腿上完全瘫痪,一辈子也只能孤独的生活在这大院之中!”

    “这是你们年轻人所不明白的寂寞!”李权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