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对峙
    “一个沐锦而已,值得你这样牺牲自己也要她死?”

    不明白这是那里来的仇恨,两人根本就是没有见过面的。

    “你别忘记了,你自己说的,沐锦身边还有那个蛇妖保护,你是真的不想活了,还是觉得自己不自量力冲上去会有一个结果?”唐艺看着冥顽不宁的人感觉有些头疼。

    自己有能力也有算了,但是他就是一个没有能力的。

    对付沐锦那还不太?现实的,当初白露给的教训他到现在都还在记得。

    所以有些东西必须精神,一点都不想要要和白露有关的事情打交道。

    “别说那些好听的,你不就是害怕嘛,害怕就回去啊,反正我是不会放过沐锦的,沐锦的存在对于我的威胁太大了,你也是知道的,我是下一任的族长,但是同样有着族长竞选资格的还有沐锦,沐锦不死,总有一天也会回到古武界,现在沐锦灵力被封印还是很好对付的,一旦灵力恢复,我应该不是对手吧?”

    到时候自己还不是乖乖的交出族长的位置,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那个位置,现在自然不可能前功尽弃了,所以沐锦只能死。

    “唐宁,你相信我,即使现在沐锦的能力没有恢复你是动不了他的,既然你一直这样执迷不悟,以后是生是死都和我没关系,有事情也不要再继续动用古武界的力量?”

    唐艺看着唐宁,自己唯一的儿子,这个儿子性格就是和自己太像了。

    自己当初就是年少轻狂不懂事,最后才会把白露逼到哪一种境地。

    现在看着自己的儿子,还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唐艺自然不希望看到人吃亏。

    但是唐宁很明显的就是喜欢一意孤行,唐艺叹了一口气,不吃亏都是不会涨记性的。

    这个孩子也许就是缺乏锻炼,总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其实一山还比一山高,有些人只是不显山水,其实那才是厉害的。

    “那你就不要再继续参合我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男人都是这样,心里有这征服**。

    “行,带时候希望你还能和现在一样轻松?”唐艺打算不在搭理。

    “那些事情你不用管,我自己会注意的?”只要唐艺不插手自己的事情,到时候就没有这样复杂。

    也不用顾及太多,沐锦那样的人必须死,如果不死对于自己的威胁太大了,自己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人存在。

    “希望你不要后悔?”看自己固执的儿子,唐艺不打算再继续劝说,有些人必须吃亏才会长记性。

    “我不会后悔的?”因为自己没有什么回头路可走,自然也没有什么后悔的,自己决定的事情,怎么样都要坚持下去。

    “那你好之为之?”唐艺说完之后直接消失不见。

    另外一边典雅安静的咖啡厅,轻缓的音乐让人很放松。

    包房里面,两人对立而坐,白凤璃看着那个给来者不善的人一点都不惧怕,自己才刚刚下课,这个人就找上门,不难想象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伯母找我有什么事情?”看着看蓝梦云。

    白凤璃知道不是好事情,因为这个人一直都不喜欢沈长安和自己在一起。

    因为对于那些人而言,自己就是一个想要飞上枝头的凤凰女而已,死死地巴结着沈长安不放。

    其实钱这种东西,自己是真的不喜欢,要不然途径多的是,也不用来着大学教书。

    褪去那些繁华,自己只想要活的平凡一点,不用那么累,现在的日子自己就是非常的满足了。

    “我以为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你这样聪明的人不应该不知道啊?”

    看着白凤璃那张精致的脸蛋,确实就是有资本的。

    也难怪那个把沈长安迷的神魂颠倒的,就是这张脸是真的太出众了。

    “我不知道啊,你找我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伯母大可以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大家都是明白人?”

    白凤璃是真的不喜欢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出于沈长安是真的太不仁慈了。

    “白小姐长的是真的很不错呢,看着就是很赏心悦目,也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实在是想要不喜欢都很难呢?”

    端着茶轻轻的吹了一口,蓝梦云并不打算就这样开口。

    还是需要保留主动权,看着这个白凤璃,确实就是一个不好忽悠的人。

    “我晚一点还有些事情,所以我觉得很对事情速战速决也是很好的,因为我是真的没时间,比不得夫人,有一个这样疼你宠你的老公,可以心安理得的做自己的贵妇人,凤璃实在是没有那个福气?”

    不过就是想要自己离开沈长安而已,还在这里继续和自己兜圈子。

    真的没不要,因为自己的目的很明确,离开沈长安那是不可能的。

    “白小姐这个年纪也是玩耍的时候,这一点确实可以理解的,但是也不要玩的过头了,有些人不是不你想玩就玩得起的,其他的我不清楚,但是我们沈家是真的很在乎门楣,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是不会让她锦沈家的门的,这婚姻就是需要门当户对,不然是真的走不到一起的。”

    “短时间觉得新鲜,有着爱情的滋润,时间长了,新鲜感也就过去了,什么情情爱爱的,那根本就是在做梦呢,最重要的就是门当户对,你对于那个人有着利用价值,以后才不会委曲求全?”

    豪门的感情是真的有些不稳定呢,也许这一分钟你就是真爱,下一分钟你不过就是丧家之犬。

    “你伯母觉得现在幸福嘛,我觉得伯母说的这一些还像就是亲身体验的一样说的绘声绘色的,我都不敢尝试了?”看着蓝梦云,白凤璃说话也是非常的尖锐的。

    这个老女人倒是真的可以,居然在给自己做思想工作,可是白凤璃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那些东西自己都不用去考虑的。

    最重要的就是现在,如果现在自己都不好好的把握,还敢说什么以后的事情啊。

    “你?”蓝梦云的脸色有一些难看,很显然的不知道这个白凤璃居然这样刁钻。

    “你也是聪明人,应该懂得我说的意思,门不当户不对,是不可能都在一起的,我和沈辉也不会接受你的,你一直这样执迷不悟,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女人最宝贵的就是青春了,你还有几年可以挥霍的啊,还不如好好在一个婆家,以你的能力,应该不是问题,想必老公也是对你很好的,不要再继续在沈长安身上浪费时间了?”

    蓝梦云看着白凤璃,其实即使白凤璃有着良好的家世她也不一定会选择,因为白凤璃这样的人不太好控制。

    白霜霜那个没有大脑的才容易控制,那样处理事情会好很多。

    “你不用说这些,更不用给我做什么思想工作,有些事情自己考虑的很清楚,我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应该把握什么,不应该强求什么,所以,你不用再继续说了,如果一直都是这个话题,我觉得我我们没不要再继续就,下去了,因为给真的没意思,却不会答应的,你的目的达不到的?”

    白凤璃看着蓝梦云,真的不明白这个女人的脑子理面想的都是什么。

    难道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和利益挂钩,所以的一切都必须按照自己的想法走,那样才是仁慈嘛。

    “不该着急,有些话不要说的绝对,因为主要我不答应,你就不可能嫁给沈长安,这一点不要明白,在我的心里,白霜霜一直都是最适合长安的,你这样的人是真的不适合沈长安,因为男人还是需要一个贤内助,而不是一个花瓶,你这样的身世和背景就注定了只能和沈长安擦角而过了?”

    白霜霜的家里确实不错的,比起一贫如洗的白凤璃,怎么看都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询问你?”

    白凤璃当初被沈长安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是不会就这样轻松的。

    但是真的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这样难缠。

    “你说?”蓝梦云点点头,如果能够回答的,自己一定会回答的。

    “这些年你对于长安的所作所为难道就没有一点后悔过?”

    白凤璃很好奇这个人的心脏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可以做到这样看着自己的儿子受苦而无动于衷。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沈长安是我的孩子,我当然是为他好,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你这个外人是不会明白的?”

    看着白凤璃,蓝梦云这一分钟情绪的起伏有些大,眼里都是幽深和阴沉。

    “为了沈长安,你更多的是因为你自己吧?”这个人现在这样的自私,这句话也好意思说出口。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蓝梦云看着白凤璃。

    “我想要表达的就是能不能请你放手,不要再继续纠缠了,因为你的事情,你明白沈长安到底有多么的痛苦么?”

    即使是真的不喜欢蓝梦云,有些时候沈长安是真的手下留情的,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我都是为她好,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为了沈长安,这些年我到底做了多少努力么?”每一步走的都是小心翼翼的。

    因为自己是后妈,所以很对事情自己即使受委屈了也必须忍着让着委曲求全。

    自己在外人面前做足了工作,让那些人承认自己。

    所以明里暗里的也给了那些人不少的好处,还有就是沈长云那里。

    这些年自己最想做的就是把那个小野种赶出沈家,那个小野种一直都在给自己找事情。

    “我不知道你活的多辛苦,但是我知道,你不配做好一个母亲,即使日子在怎么样艰难,也不是把那些痛苦发泄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沈长安的过去虽然他只是匆匆的说过一些,但是白凤璃知道,那时候一定是非常的痛苦的。

    关于那些痛苦的事情,人们都会选择性的忘记。

    沈长安也是一样,那个傻瓜总是觉得自己不说别人就不知道。

    但是白凤璃好歹也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

    从一个人的一些细微的动作就看得出来很多东西。

    “你什么都不明白,那是我的孩子,我都是为他好?”

    如果你那样做,自己怎么会有今天,依旧还是过着哪一种颠沛流离的生活。

    “你所谓的为他好,但是你从来没有问过那是不是他喜欢的,你就是一意孤行的觉得为她好,说到底,还不就是你自私,我告诉你,我的话说的很清楚,我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自己是绝对不会和沈长安分开的。

    “话不能说的这样绝对,你如果再继续坚持,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我的脾气是真的不好,到时候你要是出事情,我怕会很遗憾的,毕竟你还很年轻不是么?”

    看着白凤璃的眼里,蓝梦云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这个人如果不放手,那就真的不要怪自己不客气,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现在绝对不是把半途而废的时候。

    自己绝对不允许这个人破坏自己的计划,现在自己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了,这个人就不应该出现的。

    “你这是威胁我?”白凤璃一点都不怕,端着自己眼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神态非常的悠闲。

    “我这那里是威胁你,我不过就是在提醒你,什么事情能够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有些时候你要考虑一下自身的因素,不要一味的自我判断?”

    蓝梦云早些年也该经历过磨难的人,对于那些到手的东西总是格外的在乎。

    “那还真的有意思了,我也很喜欢那些给我摘事情的人呢,毕竟生活这样无聊,总得找一些乐子,你说是不是?”白凤璃就不是一个怕事情的人。

    早些年经历那些腥风血雨,什么没有见过,经常都是行走在生死的边缘的,压根就不怕这一点威胁。

    比起白凤璃,蓝梦云的那一些确实有一些浅薄了。

    “你这是再找死?”蓝梦云看着油盐不进的人有一些愤怒。

    “那也得让我看看你有多少能力,能不能让我死!”

    白凤璃看着恼羞成怒的人嘴角依旧有这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