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拍婚纱照
    “你们这两个孩子这是秀恩爱秀到我这里来了,我这个老人家到底是跟不上时代了?”

    沐老夫人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眼里都是更多的就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因为凤玺是真的对自己的孙女很好。

    沐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也是时候还把儿女交出去了,以后的路凤玺会陪着她一步一步慢慢走完。

    自己一定会亲手把沐锦交到凤玺的手里,一定要亲眼看着他幸福。

    那样心里才会一亿个安慰,因为自己是真的把沐锦照顾好了,沐辜负那两个不在的人。

    “阿锦,你也长大了,现在看着你,奶奶是真的很欣慰呢,奶奶现在能够看到你这样幸福,奶奶就是死,也是死而无憾了?”

    终于不用在继续背负那一种心里的负担了。

    之前最急对于沐锦心里都是有一些愧疚的,总觉自己自己对不住这个孩子,这些年自己让这个孩子受委屈了。

    “奶奶,谢谢你一直对于我的照顾,真的,如果没有你,我一定走不到今天,这一切都是奶奶的功劳?”

    沐锦抓着沐老夫人的手指,原本冷心冷清的人现在眼眶都有一些微微的湿润了。

    “傻孩子,你说的都收什么话,这些年都是奶奶对不起你,奶奶一直都说好好照顾你,但是奶奶始终还是没有做到,这些都是怪奶奶?”

    沐老夫人心里始终还是有一些过不去,现在看着沐锦这样幸福,看着凤玺这样宠爱沐锦,沐老夫人是真的觉得安慰了。

    “奶奶,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沐锦的,不会让沐锦受委屈的,我也不会让任何人给沐锦难看的?”

    自己会一直会宠着人,爱着人,以后的路自己一个人陪着沐锦走。

    “好孩子,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快去吧,不要耽搁时间了,奶奶也很想要看看我们家阿锦穿婚纱是什么样子的,一定非常的标志?”

    有其母必有其女,当初的白露本来就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现在的沐锦姿色自然也不会太差,就是平时的时候不要会打扮而已。

    还不然那绝对是可以惊艳很多人。

    “好的,奶奶,哪有什么事情我们回来再说,我们就先走了?”凤玺也有一些迫不及待。

    想要看着沐锦穿上婚纱是什么样子,并且婚纱是为自己穿的。

    想一想就觉得这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了,自己终于和沐锦走到一起了,终于快要走进婚姻的殿堂了。

    “那奶奶,我们就先走了?”沐锦给老弟人道别。

    “好的好的,不要耽搁了,快去吧?”沐老夫人挥挥手,示意两个人可以走了,要不然花费的时间久了,就会更晚回来。

    “走吧,沐沐,我们早一点回来?”凤玺拉着人就直接往外面走,一点都不忧郁的。

    “你看看姑爷那个猴急的样子,可能差不多就希望现在是婚礼,自己和小姐已经走到一起了?”

    张妈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忍不住调侃,以前总记得凤玺就是属于哪一种高不可攀的。

    现在看看,其实凤玺也给一个平凡人,也是一个需要家人和爱人的平凡人。

    “是啊,当初其实我是真的不太喜欢凤玺的,因为凤玺是真的不太适合我的阿锦,两个人都是天之骄子,想要在一起那是需要克服很多问题的,但是这一点凤玺是真的做的很好,我也是从这些看得出来,其实凤玺是真的很爱沐锦的,要不然也不会这样低头,基本上沐锦说什么就是什么?”

    沐老夫人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这一点是真的很开心。

    “是啊,凤玺这个孩子是不错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真的是对于我们阿锦很好奇,嫁人,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那样才会幸福,其余的都是次要的?”

    过了大半辈子,张妈看的很清楚,看过太多的悲欢离合。

    “是啊,现在我对于凤玺是真的很满意,两个人现在走到一起了,我这心里也是高兴了,以后有人给我照顾阿锦了?”

    沐老夫人同时也有一些惆怅,好像当初嫁女儿的心情。

    “是不是有一些舍不得啊,我也有一些舍不得阿锦啊?”

    毕竟是自己看着自己长大的孩子,现在看着人嫁人了,还是有一些舍不得。

    “但是只要是想着阿锦是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我这心里即使舍不得,但是更多的还是欣慰。”

    老夫儿点点头,只要沐锦幸福,其实是真的没有什么舍不得的,有些人即使舍不得也要放手。

    “是啊,阿锦幸福就是最重要的,现在就是等着婚礼的到来了?”

    沐家似乎十多年都没有办过喜事了,自从沐珩和白露不在以后,沐家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喜事了。

    “是啊,是该好好的办理一下了,一定要风风光光的看着沈我的阿锦出嫁,我的阿锦一直都是最尊贵的。”

    有些人的尊贵那是天生的,那是后天即使在怎么样修养也是没办法赶上的,沐锦就是有这样的优势。

    “就是,这一次一定要轰动一下,让那些人看看?”

    张妈也是非常的同意的,毕竟是沐锦的事情,还是希望看着人嫁的体面。

    “这一点我已经在操办了,就等着日子到来了?”沐老夫人的眼里有着期盼,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就等着了。

    “母亲?”听着两个人的话语,沐璇一直都在楼梯口听着。

    心里更加的怨恨沐锦了,自己当初嫁人的时候可没有这样风光,现在沐老夫人根本就是偏心。

    自己的女儿怎么就没有这个待遇,同样都是她的孙子。

    这样就有一些厚此薄彼了,也让沐璇更加的生气了。

    真的就是太不公平了,对以自己不公平,对于顾莹莹也不公平。

    沐老夫人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想到这里心理是更加的扭曲了,更加的恨不得弄死沐锦。

    什么都要和自己争,就是沐老夫人的宠爱也要和自己争,是真的很生气呢。

    “下来了?吃东西吧,还热着呢?”看着自己的女儿,沐老夫人脸上的神色就不是很好了,有些淡漠,和沐锦相处的时候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谢谢妈妈,刚刚那是阿锦么,我似乎看见凤玺了?”

    说起凤玺有些咬牙切齿了,不过被掩饰的很好。

    毕竟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现在的自己压根就是没有任何能力左右沐锦的。

    以前的沐锦很强大,现在是沐锦依旧非常的强大。

    以前还有一丝机会,因为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但是现在不同啊,沐锦身边现在有着凤玺。

    按照凤玺那个护犊子的性格,一旦知道自己伤害了沐锦。

    一定会千方百计让自己死,凤玺就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更加不会对于那些伤害沐锦的人手下留情。

    所以因为凤玺,沐璇很对事情还碧必须谨慎,因为一步错步步错。

    一旦失算了,就再也没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了,所以现在都是沐璇一直都在纠结或者说等着机会。

    等着一个可以人沐锦永无翻身之日的机会。

    “你想要说什么,如果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还是最好适可而止,凤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想必你自己的心里很清楚,如果真的伤害了沐锦,到时候就是我出面都是没有用的?”

    因为不伤害沐锦的话,什么都是好说的,一旦伤害了沐锦,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先让他出气再说。

    凤玺就是这样一个人,极端的本钱。

    做事情一点都不会给自己留退路,这样的人最好还是不要轻而易举的对上,还不然最吃亏的还是自己。

    “母亲,你想多了,我现在对于沐锦的事情不关心,那个人怎么样和我没关系了?”

    自己现在没办法奈何人,所以沐璇还是知道怎么说话的。

    “沐璇,你毕竟是我的女儿,你什么样性格我很清楚?”沐璇就不是哪一种以德报怨的。

    现在要是说沐璇对于沐锦没有任何的想法。

    沐老夫人是一点都不想新的,因为沐璇的心胸是真的很狭窄,只能容得下自己,其他的人都和自己没关系。

    “母亲,要说一点对人想法都没有了,那是真的不太可能的,我就是在努力的放下,毕竟有些东西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现在再继续计较一点意思都没有,经历过这一次顾峰的事情我是真的看清楚很多东西了。”

    沐璇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神色时间都是疲惫,就好像经历过太多的沧桑,现在对于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一样。

    看着这样的沐璇,沐老夫人有一些心疼,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一直舍不得伤害,都是宠着爱着。

    现在被人这样欺负践踏,沐老夫人还是有一些生气的,但是现在再继续追究是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因为顾峰出轨已经是不争的事情了,现在再继续闹,只会让沐璇更加的难看。

    现在就是没有人不知道沐璇和顾峰离婚了,还是因为顾峰的出轨。

    “看清楚就是好的,我就是怕你表面一套心里一套,表里不一的,到时候如果真是做错了什么,那就不要怪我这个做母亲的不讲情面?”对于沐锦的维护那是显而易见的。

    “母亲,我知道我以前真的做了很多的错事,也让你们失望了,但是,我现在是真的不敢了,也改过自新了,希望我们大家都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好不好,母亲?”

    现在沐璇的态度非常的诚恳,看着沐老夫人,眼里有着祈求原谅的神色。

    老夫人抿了一下嘴唇,看着这一个一直都是让自己最操心的人。

    以前总是怕沐璇走错路,但是即使自己怎么样教导,最后沐璇还是朝着自己不喜欢的方向发展。

    其实两个人的关系是真的很好,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渐行渐远了,自己和这个孩子也没有那么亲近了。

    现在看着沐璇,有些当初的影子了,所以沐老夫人的神色不免有几分柔和,其实当初是真的很宠爱这个女儿的。

    “只要你想清楚就好,你和沐锦的妈妈当初是有一些私人恩怨,但是白已经死了,有些事情也应该有一个了结了,沐锦一直都是最冤枉的那一个,她什么都没有做错,也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出生,你是一个大人了,有着成年人的思想,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不嗨再继续追究了,大家都是一家人?”

    沐老夫人自然也希望自己的下一戴能够关系和睦,那样即使以后一家有事情了,另外一家也会帮助的,孤军奋战现在是真的很煎熬,并且还不一定有用。

    “母亲,都是我的错,以前都是我一直在鬼迷心窍,一直都在和自己过不去,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反省,我是真的错了,当初不应该伤害你们的?”沐璇眼角有一些微微的湿润。

    “沐璇,我之所以很失望,完全就是因为你真的太不懂事了?”沐老夫人一直都是想要让人活的好好的,但是沐璇就是作天作地的哪一种,所以才有现在的狼狈,其实这一些谁说不是咎由自取呢。

    “对不起,母亲,一直都是你为我好,但是我却一直都不领情,辜负了你这些年对于我的好?”沐璇低着头,有些失落。

    “好了,好了,都不说那些了,只要现在大家都是好好的那就好,毕竟以前的事情过去就算了?”沐老夫人也不想要再继续追击以前的事情了。

    “好的,母亲,我们往前看?”沐璇的脸上有着笑意。

    “好?”沐老夫人当然很乐意了。

    沐璇看着老夫人眼里有着一闪而逝的精光,和沐锦冰释前嫌,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一直最针对的就是那个贱人。

    之前沐锦不是很嚣张嘛,总有她嚣张不起来的时候。

    沐锦这一边,才刚刚下车,就已经有人在哪里等候了!

    “凤总,凤夫人,你们好,欢迎你们的光临?”女子的态度非常好,一看就是经受过专业的训练的,举止什么都是很优雅的。

    “谢谢,麻烦你们了?”凤玺没说话,说话的是沐锦,沐锦看着站在前排的女人,点点头。

    “不麻烦的,凤总能够选择这里就是我们的福气了,再说还是等着是夫人来的,那就更加的需要照顾了?”女子笑着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