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告白
    “那也只是七次的,王我真的不愿意看见你这样但单纯,豪门的人没有你想的这样的天真,你这样最后手上的不过就是自己而已,你真的以为沈长安喜欢你么,别搞笑了,那些公子哥不知道玩的多疯,你们两个人不在一个档次,勉强也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其实沈长云说的是实话,因为沈辉需要的儿媳妇是对于家族有利的。

    而不是自己的孩子的,因为都不是作为一个沈家儿媳妇都标准。

    不过男人这种东西还是真的很难说,有了新欢就会忘记旧爱,自己到底母亲当初也是名门小姐啊。

    但是最后沈辉还是背叛了两个人的爱情。

    最终让那那个小三带着孩子上门逼婚,沈长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自己是绝对不会原谅那个人的。

    包括那个人的儿子,小三的孩子很本不配得到幸福。

    所以沈长云是不会让沈长安一直这样幸福的。

    沈长云差不多也是预料到了自己未来都结局,沈辉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自己以后也只能选择联姻,最大限度的顶多就是让自己选择和谁联姻,沈辉那里才会给自己打点。

    这就是作为豪门大小姐最大的悲哀,就是爱情都不能自由的选择。

    “其实你是觉得自己不幸福,也不希望别人幸福吧?”

    看着沈长云,白凤璃一句话说的非常的直白。

    不过就是自私而已,就是自己不幸福,别人也休想幸福。

    “沈长云有时间不如好好多读书,别总想着那些不该想的,不属于你的那就是不属于你,你在怎么样挣扎都是没有用的,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自己很清楚,不需要你来告诉而,并且,我有眼睛,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在自己能够分辨出来,你别总是一副被人都是傻瓜就你一个人清醒的态度行不行?”

    那些刀口上舔血的日子都没有应付这个人这样让白凤璃觉得复杂的。

    那些人如果自己不顺眼,了解了就是了,但是这个人不一样啊。

    现在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允许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再者,白凤璃也想要一个安稳的生活了,不想要再继续做那些腥风血雨都事情了,这一辈子这样平淡温馨其实很好的。

    “看来我们是没办法沟通了?”看着冥顽不宁的白凤璃,沈长云脸色不好看。

    “你知道沈长安背着你做了什么么,沈长安就是一个疯子,你这样下去会把自己害了,想想当初的你的那个朋友,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个朋友有一些功夫,可能现在早就不在了?”

    沈长云的眼里有着得意,当初沈长安确实找人想要杀了白云暖。

    如果不是白云暖伸手不差,现在估计也就没有这个了。

    “你说什么?”白凤璃的脸色就有一些不好意思了,那些朋友一直都是他最在乎的,自然不相信沈长安回去伤害谁。

    “你还是太天真了,不如你回去问问看,问问沈长安还记得白云暖的事情不,说不定或有不一样的惊喜呢?”

    沈长安那样有这一个变态占有欲的人,一旦别人和白凤璃走的近一点,那个人就会没有安全感,一旦没有安全感就开始闹腾了。

    “我会自己弄清楚?”

    白凤璃转身离去,这件事情也是听白云暖提起过的。

    但是白凤璃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们当初做的就是那一行的。

    即使最后不做了,但是那些人也不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她们的。

    白凤璃一直都以为是那些人,但是怎么都不会想到会和沈长安有关系。

    深吸一口气,眼里的情绪涌动非常的明显,不明白沈长安这样做的目的。

    想要杀死紫狐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自己已经给了很多的机会,到底目的是什么。

    沈长云看着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的勾起。

    沈长安,你不是最在乎的就是白凤璃么,现在我到要看看你们之间到底有对少的信任。

    我想要看看这一次白凤璃会不会原谅你,我看看你们能不能走到最后。

    我自己都不幸福了,你不过就是一个小三的孩子而已,你凭什么得到幸福,你根本就不配。

    回到家里,打开门的瞬间。

    看着那个在客厅一直等着自己都人并没有和以前一样跑回去嘘寒问暖的。

    当然,白凤璃的情绪不太对劲沈长安也是发现了。

    “怎么啦,阿璃姐姐?”

    沈长安跳下沙发,看着白凤璃有些小心意义的,不明白发生看什么事情。

    白凤璃看着那张精致的脸蛋上手足无措的模样。

    因为生病脸色苍白看起更害的楚楚可怜,所以白凤璃无法想象。

    就是这样的人居然会狠心想要杀了白云暖,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见过,到底是哪里来的仇恨让沈长安这样迫不及待的。

    “长安,我感觉我有些不理解你了?”

    白凤璃吐出一口气,实在是有些生气,但是更加诡异的自己看着那张可怜兮兮的脸蛋的时候居然会很心疼。

    换作是别人,白凤璃早就让人去死,白云暖几个人一直都是她最在乎的。

    “阿璃姐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或者说,是不是长安做错什么事情了,你和长安长安一定会改得,阿璃姐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白凤璃这样一句话都不说,沈长安的心里没底。

    因为不知道白凤璃是因为什么事情,自己没办法对症下药。

    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有些暗沉,这才出去一会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刚刚见到了沈长云了?”白凤璃直勾勾的看着沈长安。

    我是很希望沈长安能够给自己坦白,坦白来到自己身边没其他的目的。

    “什么,阿璃姐姐,沈长云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你不要相信那个人,长云就属于哪准星自己不幸福也不希望别人幸福,阿璃姐姐,你一定要相信我。”

    看着白凤璃的态度,估计就是那个人说了什么才会这样反常。

    沈长安的脑子不停的转动,寻找解决的办法。

    自己都住进白凤璃的家里了,早一起也不回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沈长云还真的就是一个搅屎棍呢,自己不幸福也不想要别人幸福。

    但是沈长安是不会让步的,白凤璃他志在必得。

    “长安,和我说是白云暖的事情啊,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但是这一件事情我是真的没办法接受?”

    那是自己是好的姐妹啊,这个人怎么下得去手。

    “长安,阿璃姐姐一直都把你当做是自己的家人,但是你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让人心寒。”

    因为自己丁一宇沈长安是真心的,所以在知道事情之后才会这样难受。

    “阿璃姐姐?”看着白凤璃的深的,沈长安的嘴唇剧烈的颤抖,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开口。

    “长安,我一直都当做你是自己人,在你心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你是不是就觉得我是一个傻子,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玩弄了。”

    一直最恨的就是别人把自己当做傻瓜一样糊弄了。

    并且还是自己一直只相信和最不可能背叛自己的人。

    想到这里白凤璃的心里阴影面积有些大啊,其实更多的还是不可置信我,自己居然看走眼了。

    “阿璃姐姐,我”

    沈长安也是第一次看见白凤璃这样义正言辞的说话。

    以前不管白凤璃多么的生气,只要自己撒娇,白凤璃陪会心软的,但是现在自己似乎没有用了,因为白凤璃的态度很强硬。

    其实话都是到这里了沈长安也不再继续隐瞒了。

    毕竟白凤璃不是一般的人,如果自己再继撒谎,以后白凤璃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但是想到说出来白凤的眼神,沈长安就觉得自己不能承受。

    当初就是因为那个白云暖和白凤璃走的是太近了。

    “长安,不要找借口,你明白我的,我最恨得就是别人欺骗我,如果你想要找什么理由搪塞我,以后我发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就到这里了?”

    白凤璃看着人,怎么都不明白这个人和白云暖有什么恩怨,非要杀人灭口。

    “阿璃姐姐,对不起,对不起,阿璃姐姐,当初是我的不对,我脑子糊涂了才会是那样的事情的?”

    当初确实就是脑子不清醒,还不然还真的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真的是你?”白凤璃看着人眼里都是惊讶的。

    在白凤璃的眼里,沈长安一直都是那种如同精致的陶瓷娃娃一般惹人喜欢的。

    所以这样的事情还真的不能想象会是沈长安做的,太违和了,白凤璃真的有些不敢相信了。

    “是我,对不起阿璃姐姐,是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我真的我给犯错了,但是阿璃姐姐能不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亲自去给白云暖道歉,阿璃姐姐,你不好赶我走,我真的只有你了?”

    自己不顾一切就是想要和这个人在一起而已,现在的结果自己真的没办法接受。

    “为什么!”白凤璃不理解,两个人到底是因为什么。

    “阿璃姐姐,对不起,是我太小心眼了,我当初看你和白云暖走的很近,我很嫉妒,所以才会找人想要教训一下白云暖的,但是我真的没什么目的,阿璃姐姐从始至终,我对你的感情一直都是真心实意的,没有其他的任何的伊涅斯塔,不要生气好比好,我以后死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也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沈长安看着人眼里都是祈求,希望白凤璃不要那么残忍。

    在给自己希望之后让自己变得更加的绝望,那样的结果自己承受不来的,真的承受不来的。

    看着的沈长安眼里的脆弱,白凤璃有些心疼,一直以来最心疼的就是这人了。

    “阿璃姐姐,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一会儿就去给白云暖道歉,我不会让你觉得为难的,但是你好像不是我不对,是我考虑事情考虑的不周到,阿璃姐姐,不要生气还不好?”

    那张苍白的脸色看的白凤璃是真的不忍心。

    “你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啊,白云暖跟你没什么交集,你为什么非要谋害人家?”想想还是有些生气的。

    “阿璃姐姐,对不去,当初是我太任性了,因为她一直和你在一起,我非常的嫉妒,白云暖身边有很多人,为什么还非要和我争夺你的注意里的,我不甘心啊,我也没有安全感,所以想的有些多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了白云暖,阿璃姐姐,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从来没有让对我这样好过,但是你不同在啊,阿璃姐姐总是会义无反顾的对我好。”

    “我很怕这一份好在自己不知道写时候被人抢走了,所以阿璃姐姐,我是真的只是因为嫉妒,不的因为其他的,我真的没有其他的目的啊,我的目的一直都很简单的,就是想要和阿璃姐姐早一起啊,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了?”

    自己最在乎的都已经在自己的眼前了,自然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你或许只是因为太依赖我了,或者你只是觉得我对你好,才会这样喜欢我的呢?”白凤璃觉得这样的可能性比较大的。

    “那么这样呢,阿璃姐姐,这样会是不是说明我很喜欢你,不是哪一种以来的喜欢,而是男女之情呢?”

    沈长安有些着急,走上前一把抱着人,在白凤璃淬不及防的时候贴上白凤璃的红唇。

    这里自己一直都肖想很久了,无数个日日夜夜里,自己忍得多么的难受,如今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如愿以偿了。

    轻轻的吸允了一下,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很美好。

    而白凤璃直接就是没有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人,自己是不是走错片场了,刚刚不是再说谋杀的问题,现在这血粉红泡泡是什么鬼。

    “阿璃姐姐感受到了么,我很喜欢你,就只有对着你的时候我才会想做这些,这是我对于其他人没有的,阿璃姐姐。”

    沈长安看着白凤璃眼里迷离的神色,眼神更加的幽暗。

    白凤璃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回不过神来,不知道事情为什么就会发展成为了这个模样,似乎更难收拾了。

    “我”似乎是感受到了沈长安身体的变化,白凤璃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应。

    “阿璃姐姐,我真的喜欢你,一直都很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我的老师,而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你,是男人对于女人的哪一种喜欢!”现在沈长安很是白的开始表白。

    “阿璃姐姐,一开始我不说就是怕你嫌弃我,因为我自己的情况我很清楚,是我配不上阿璃姐姐,但是我还是奢望阿璃姐姐可以回过头看看我,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阿璃姐姐呢,想要和阿璃姐姐一辈子在一起?”

    沈长安伸出手抚摸了一下白凤璃的脸蛋,这张脸蛋自己一直就是日夜思念,但是就是觉得还不够。

    总是想着和人近距离接触,不然根本没办法忘梅解渴。

    每一次都感觉自己更害的喜欢这个人,一点都不想要离开这个人。

    离开一分钟对于自己而言那就是煎熬,所以想方设法的都要和白凤璃住在一起,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

    沈长安一直都知道白凤璃心疼自己,所以沈长安利用了白凤璃对于自己的心软。

    但是越是在一起就越想要的更多,白凤璃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能够吸引自己。

    哪怕就是一个无意的动作,白凤璃做什么自己的眼都想要一直追随。

    “我们是不是跑题了,刚刚不是再说你的问题嘛?”

    白凤璃吞了一口口水,抬起头看着那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突然之间感觉自己有些小鸟依人啊。

    “阿璃姐姐,你不要试图转移话题,我现在说的才是重点,等我是说完之后关于白云暖的事情你想要怎么处理都可以,我都不会有意见的?”

    看着白凤璃眼神都不知道往那里放的模样。

    沈长安觉得非常的可爱,真是爱不释手,想要把人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好好的娇宠。

    “这就是正经事?”

    白凤璃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燥热,眼神不敢和沈长安对视,因为感觉是真的很尴尬啊。

    “阿璃姐姐,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你不要拒绝我好不好,我知道我自己存在很对的问题,但是我都会努力的去改正的,主要你不要离开啊,我真的无法忍受你离开我的视线?”

    沈长安的声音里面都是祈求,就好像那副柔弱无辜的小兽一般寻求安全感。

    只是希望自己爱的人不要离开自己,因为把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我没有要离开你啊?”

    听着沈长安的声音,即使知道是人故意的。

    白凤璃依旧很心软,就是见不得人现在这模样,还是脸上挂着开心的笑意好一点,那样自己心里也不会这样难受。

    “阿璃姐姐,我是真的不想要离开你,我是真的想要和你在一起,我是真的喜欢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宠爱你的,我们也会一直早一起不分开的?”

    抱着人,沈长安有些依赖的在白凤璃的肩膀上蹭了一下,非常的亲昵,沈长安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感觉白凤璃就是属于自己的,两个人之间再也不会有其他人,就这样一直在一起不被人打扰。

    “我”白凤璃直接就是语无伦次了,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回答才会更好,因为心里除了心疼之外也还有一丝惊喜,这让白凤璃脱口而出的拒绝直接就是胎死腹中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对于我的依赖补货就是因为一直都没有人和你在一起,所以把我当做了你最重要的人?”

    这些从心里学的角度来说不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一种移情作用,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替身而已,所以白凤璃很拒绝。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骄傲,白凤璃也不例外。

    如果沈长安只是依赖自己,是真的没不要在一起。

    因为这样的感情是不会长久的,自己也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卑微的。

    “阿璃姐姐,我只对于你有这样的感觉,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想着你,无时不刻都想要和你在一起?”

    沈长安深吸一口气,感觉有些不真实啊,自己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整个都是飘飘欲仙的。

    “阿璃姐姐放心,我分的清楚对于谁是什么感情,就只有阿璃姐姐给我的感觉不一样,因为一看见阿璃姐姐,心脏的跳动就失去了旋律?”

    那是心动的感觉,除了白凤璃之外谁也不能给自己,再说就只有在白凤璃的身边,自己才能更有安全感。

    “既然这样,那就在一起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走到一起?”

    现在的感情大多数都是太暧昧了,白凤璃并不觉得自己可以和人走到最后。

    “阿璃姐姐,你这是答应了,是不是答应了?”沈长安精致的脸上都是笑意,看着白凤璃很高兴。

    “得了,这件事情解决了,仔细的和我说一下关于白云暖事情?”

    这件事情可没有这样容易就揭过去了,白云暖那里自己总得给出一个交代。

    “对不起,阿璃姐姐,当初是我不对,是我冲动,是我鬼迷心窍,对不去?”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认错那就对了。

    “你倒是懂得很?”懂得怎么样让自己心软。

    “阿璃姐姐,人家一直就是最喜欢你了?”抱着人继续撒娇,有人依靠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走吧,我不和你继续扯了,吃饭去?”反正自己怎么都说不过去的,还不如去做饭,现在已经很晚了。

    “阿璃姐姐,我帮助你?”

    沈长安最喜欢是就是和白凤璃一起做饭了。

    因为那样的相处模式就好像是老夫老妻一样非常的自然,沈长安不想要错过每一个时候的白凤璃。

    “走吧?”有人给自己打下手,那是求之不得的。

    “阿璃姐姐,你现在就是我男朋友了,以后我会照顾你的?”现在都是白凤璃在照顾自己。

    “你是说我老了,还是觉得我的厨艺不行。”白凤璃看着的,眼里有些小情绪。

    “不不不,我家阿璃姐姐一直都很优秀的,并且非常的贤惠?”

    看着白凤璃那个嚣张的模样,感觉更加可爱了。

    “我给你说,不吃也得吃,吃也得吃?”白凤璃装作凶巴巴的模样。

    “好好好,阿璃姐姐做的我一定全部都吃完?”

    沈长安求之不得呢,这样的白凤璃才是最真实的,没有了在外人面前那个虚伪的浅笑安然。

    “知道就好,下一次看着我的菜刀说话?”白凤璃看了人一眼,眼里有着威胁。

    “好,阿璃姐姐说什么都是对的?”白凤璃就是自己方向,所以说什么都是对的。

    “那就好,是一个识相的?”白凤璃冷哼一声,开始做菜了。

    沐锦这里,第二天才刚刚走出门口,打算去上班了。

    昨晚一直陪着老夫人很晚了,所以没回去,就在这里休息。

    沐锦看我。都不看人一眼,想要只直接绕过去,因为是真的无话可说。

    “站住,怎么?就这样不想要看见我?”

    一看见沐锦,顾莹莹就知道自己的失败了,这个人为什么一直都是这样高高在上呢,为什么运气可以这样好呢?

    为什么和凤玺早一起的人让你不是自己呢,看着沐锦,顾莹莹的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即使现在成为了丧家之犬,还是想要维护那个自以为是的骄傲。

    其实有些东西到最后你会发现,只有放下自己高傲的自尊,才会活的更加的长久。

    社会就是这样的,不是你去改变别人,而是被人改变你,如果你一直这样以自己为中心,那么到最后你可能怎么都没有。

    不懂得付出的人是不会成功的,顾莹莹就是这样的。

    想要那些别人得不到的,但是偏偏就是不想要去努力。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免费的午餐,更不会有人一直为你付出,人都是追求同等的。

    “你觉得我就想要看见你么,难道你自己心里不会更加清楚么?”

    自己一直对于这些人都是非常的仁慈的,但是这些人非要让自己去死,那样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现在都是一个屋檐下的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沐锦你何必呢?”

    看着依旧光鲜亮丽的人,再看看自己一阵的憔悴,上天对于自己果然吧就是不公平的。

    “所以呢,我现在需要的你似乎远离你,顾莹莹,我在奉劝你一次,以后不要试图在打扰我,因为哪样我会让你无家可归的,相信我,你不会知道那个时候有多么的煎熬和难受。”

    “在这里,你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你现在这样我觉得很不舒服?”

    沐锦看着人,依旧还是没什么变化,还是这样的自私自利。

    “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还需要什么时候,沐锦,你就是这样假惺惺的,看着就让人恶心?”

    看着沐锦,什么都拥有了,而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丧家之犬了。

    “你以前恶心我,现在以后还是恶心我,你这种恶心也会持续下去的,这些我都是懂得理解的,所以我所谓了,随便你吧,想要怎么恶心都是可以的?”

    沐锦感觉无所谓了,对于这些家人早就不在乎了,因为这些家人还不如一个外人呢?

    “现在你的实力实在是不太适合和我针锋相对,有时候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因为你的骄傲会让活不下去的,也不要试图招惹我,我的脾气你硬是理解的,我不会再继续手下留情的,因为你这样的让不值得人心软,因为你根本就不会再继续心慈手软?”

    沐锦看着恩眼里都是冷意,以后大家最好井水不犯河水。

    要不然这个人最后的结局该还真的差不多,那就不过就是一个死。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以后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只要不在自己的面前闹事情,自己是不会主动上门的。

    “沐锦,你不过就是运气好而已,有一个凤玺可以让你肆意妄为。”

    这一点一直就是顾莹莹最羡慕嫉妒恨的地方。

    因为无论自己怎么样努力,那个人从来不会回过头看自己一眼,眼里心里一直都是沐锦。

    感觉除了沐锦,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一样,其他人对于他而言那就是不存在的。

    但是这种嫉妒又是非常的大无力的,因为即使自己在恨,也是无法撼动沐锦在凤玺心里的位置。

    沐锦这个人早就在凤玺的心里生根发芽了,现在想要连根拔起,那是不要可能的。

    真的不知道沐锦那个人有什么好的,值得凤玺这样一往情深的。

    “顾莹莹,你记住,一过不喜欢你的人,无论你做什么那都是多此一举,你嗯千言万语还不一定比得过人家的三言两语,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凤玺一直都不喜欢顾莹莹,所以顾莹莹做什么对于凤玺而言都是无所谓的。

    “还有,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沐锦有些好笑,有些人就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

    就觉得别人不应该过的不自己更好,所以自然千方百计的都要拆散你。

    以前自己可能还会质疑,但是现在沐锦无比的相信凤玺不会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自己对凤玺而言那就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你得瑟不了多久的?”

    顾莹莹的眼里都是恨意,自己还不会让沐锦得瑟的。

    沐锦这样的人就应该活在痛苦里面,而不是和现在这样幸福。

    这个人凭什么不自己更加的幸福,顾莹莹一点都不服气。

    “不过就是有一张狐狸精一样脸蛋,不过勾引男人也是真的足够了?”

    看着那张绝世的脸蛋,是真的很嫉妒,据说这张脸蛋和当初的白露一模一样呢。

    当初的白露把沐珩迷的神魂颠倒的,现在的沐锦也还很有本事的。

    直接让凤玺六亲不认,无论别人说什么,只要不是沐锦说的。

    凤玺都是不会相信的,因为凤玺就只是相信沐锦而已,对于其他的人没有最基本的信任。

    “我走了,再见?”

    如果这个人再继续这样作死那就不要怪自己不懂得手下留情。

    机会自己已经给了,会不会珍惜那就是顾莹莹的事情了。

    自己真的做不到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循环的原谅。

    并且你会如果给的多了,顾莹莹也会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感觉自己不敢动她,所以可能会更加的无动于衷和肆无忌惮。

    “我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果然,钻牛角尖的女人那是最可怕的。

    沐锦嘴角微微的勾起,想好事不好过的人好很多,但是自己依旧活到了现在,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本事。

    那些人总是不甘心,妄想要取代别人,最后受伤的依旧是自己,这人啊,最重要的还是安分守己。

    沐锦到公司的时候,纳西尔呢看见沐锦脸上都是笑意,因为是真的很久没有见沐锦了。

    “总裁早,总裁这是度蜜月回来了?”

    “是啊,总裁,看你的气色更加的好了?”

    沐锦出去度蜜月的事情还是青云说出来的,毕竟出去很久了。

    总得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来搪塞这些人啊,度蜜月就是不二之选,那些人听到之后完全就是没话说,一脸傻呆呆的。

    “谁说的我是出去度蜜月了?”自己还没有享受到蜜月呢。

    “总裁,我们都是理解的,都是过来人,我们知道的,你就不要这样了?”

    “就是就是,都是过来人,理解这一种羞涩的?”

    看着沐锦以后是男装的打扮这些人有一点遗憾。

    因为沐锦的姿色如果穿女装的话那才是真的让人眼前一亮。

    “好了,我上去了?”看来自己是真的越来越有亲和力了,以前这些人绝对不敢和自己这样放肆的。

    “总裁这是害羞啊,感觉总裁现在很接地气啊,和以前简直就是两个人,果然,女人就是应该找一个男人来疼爱的。”

    “对呀,这样的总裁简直就是不能再好了?”

    有时候别人喜欢你,或许是真的和其他的一切都无关。

    “两个人在一起很相配啊?”

    “风云国际那一个简直就是一个妖艳贱货,那样的小妖精迟早把我们总总裁榨干?”

    不知道是谁这样豪言壮语的直接让周围沉默了。

    “”

    “。”

    这简直就是逻辑,不过不得不说还是真的说的很有道理的。

    凤玺那张脸确实就是让女的都自愧不如,那就是一个大美人啊。

    走上顶楼,现在的薛青衣和青云都是在的,两个人抬起头看着那个走进来的人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总裁?”声音里面都是质疑,这回来简直就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总裁,你怎么回来了,出去玩怎么不多玩几天呢?”

    沐锦这样的人是真难有假期的,所以这两个人自然更加的希望沐锦能够多玩一点,放松一点。

    “怎么?你们就这样不乐意见到我?”看着两个人,沐锦的眼里都是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