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没有爱过你
    沐锦没有事情,那么什么事情大家都可以好好的说。

    但是就一旦沐锦有事情,那就什么都不要说。

    因为那时候自己的是不会听任何的解释的。

    伤害沐锦的都必须死,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

    “这是是不是传说中的红颜祸水?”

    看着凤玺护犊子的模样,沐锦忍不住微微的眯起眼睛。

    有些享受这样被人维护的感觉,感觉做什么事情都不用自己操心,真的很不错的。

    “不是啊,老婆祸害我一个人就够了,其他的人没那个福气和资格。”

    因为沐锦就是自己一个人的,这是必须的,谁敢和自己去争夺,那就只能去死了,自己是绝对不会姑息的。

    “好了,不说那些了,我们继续看着把,可能事情不会再有顺利的?”

    沐锦看着那一群和睦的人实在是有些辣眼睛,因为都是一群戏精啊,演戏比谁都厉害。

    “谢谢各位叔叔的支持,赫连诺在这里先说一声谢谢了?”

    赫连诺看着那些人,当然知道人家并不喜欢自己。

    但是不喜欢自己那得都不重要,自己不过就是想要登上族长都位置而已,其余的自己都不在乎。

    这得人都是见利忘义的,以后说不定回更加的想要巴结自己呢。

    “不客气,少主一直都是很优秀的,这些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想必以后少主一定会更害的优秀,做的更好,那些都是我们希望看见的。”

    “对呀,你也是一直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能力什么的也是十分的突出,所以主要是你,大家都是放心的?”

    “族长教育出来的我们都是放心的,毕竟实力摆在那里了?”

    其实还是有很多人不希望赫连诺登上这个位置。

    因为大家对于赫连诺都不是非常的了解,以后做事情就不是特别的方便了。

    “谢谢各位了?”

    不管怎么样,表面上的功夫还是需要的,赫连诺也是跟着做戏。

    “大哥,我不同意,你年龄大了退位的话可以理解,但是赫连诺那就是一个病秧子,走两步都需要喘一下的,这样的让做族长,以后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你叫我们怎么相信她,再者,赫连诺并不是十分的突出,以前老祖宗不是说过,族长的位置不是既定的,而是说有能力谁就去做?”

    赫连绪看着那些人发表自己的看法,赫连绪相信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觉得赫连诺当这个族长不合适。

    因为赫连诺这样精于算计的人上位之后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自己就是一个心头大患。

    以其那样等着被收拾,还不如自己先出手,那样还有活命的机会。

    要不然自拟什么都没有,那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看见的。

    “别闹,二弟,诺诺的本事这些年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你现在这样说,有些不合适,所以,还是希望你考虑清楚,有些话是不可能胡言乱语的,这里人多,大家都是明眼人,和都是自己谁适合当这个族长的?”

    赫连昀眯着眼睛,他就是知道赫连溪这个老家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是族长的位置是绝对不可能让出去的,赫连绪想都不要想会得到这一把椅子。

    “大哥,我这也是为了大家啊,族长就必须还一个有担当,能够吃苦耐劳的,但是很明显的,赫连诺不行啊,赫连诺这样的身体经受不住折腾,怎么为大家服务,给大家创造更害的生活呢,那些都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还是请大哥为大家考虑一下,大家都是需要生活的人,大哥不能这样自私啊?”

    赫连绪看着赫连昀,眼里都是挑衅,他是不会让这件事情顺路进行的,还不然下一次的族长大会是真的没自己什么事情了。

    “别闹,二弟,现在是族长交接都大会,你这样大家累不开心的?”

    赫连昀的眼里都是威胁了,这个人还真的就是胆子大呢。

    想要在这里做文章,那简直就是做梦。

    自己以前还不容易才得到这个位置的,说什么自己都不会交出去的。

    只要赫连诺接了这个位置,然后死了,自己理由再继续当这个族长了。

    所以人啊,有时候还是真的很可怕的。

    因为为了权利什么都做的出来,那些都是自己无法比较的。

    “大哥,你自己的儿子身体状况你自己应该更清楚才对啊,就是因为不很清楚还要继续让你的儿子当当这个族长我就有一些不理解了,你这个到底是什么居心啊,我看不懂啊?”

    这个老家伙为什么会这样偏爱赫连诺,还不是就是因为赫连诺是一个短命鬼。

    只要赫连诺死了,他自己有的是理由继续当族长,还真的就很会算计呢,但是自己就是不允许。

    以前已经错过一次了,等了十多年,自己现在不能放弃了。

    不然下一个十多年自己是真的没希望了,所以这次对于族长交接大会,自己是志在必得。

    “就是啊,这样身体孱弱的一个人,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他会更好的带领大家啊,这可能都是自顾不暇了?”

    “就是就是,既然选一个族长,那就必须各方面都很符合的,赫连绪长老也是不错的啊,如果非要在两人之间做选择,我觉得赫连绪比较合适,因为个各方面的因素都不是年纪轻轻的赫连诺可以相提并论的?”

    “就是,选族长都是为了大家,现在自然要听一下大家的意见了,大家觉得对不对!”

    这些人都是赫连绪哪一年的,自然是非常的支持人的。

    “这件事情大家可以放心,我的儿子我很理解,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假以时日,一定会不可估量的,现在不过就是局限有些大,大家眼光应该不会这样浅薄对不对,很对事情现在都是会不清楚的。”

    赫连昀看着赫连绪一字一句的说着,赫连绪还真是坚持啊。

    都十多年了,还是没有放弃想要当这个族长的想法。

    这样的越只能就是想法了,因为自己还不会有机会让他实现的。

    “不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族长的位置不是你一个人的,有能力的人才能做,所以,我觉得我很有能力,也有资格做这个族长的位置,大哥觉得呢?”

    赫连绪今天就是铁了心的想要这个族长的位置了。

    并且不惜一切代价,自己就之后这一次机会了,如果现放弃了,那么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赫连绪,这个族长的位置是一开始就决定的,这得事情由不得你,诺挪才是是好的你承认,你已经老了,很对事情处理起来还是没有年轻人有想法,即使你不承认也不的不说,你真的老了?”赫连昀的眼里都是冷意,自己家说绝对不会让出去的。

    “是么,我觉得大哥你一直就是很虚伪的哪一种,大家可能肉不知道吧,我们的圣物双生并蒂莲因为大哥的缘故已经枯萎了,这些年大哥也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去救治,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双生并蒂莲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都是很清楚的?”

    那就是这些人最高的信仰一旦枯萎,那就意味着,清幽秘境将会有大灾难。

    赫连昀眯起眼睛,直直的盯着赫连绪,这件事情的保密效果一直都是做的最好的。

    现在这些人居然发现了,看来还是自己做到的不够周到了。

    “什么,双生并蒂莲居然枯萎了,这是为什么啊,怎么一直没听说呢。”

    “这就是有些过分了,发生这样都事情居然不和大家说一下,一直隐藏着,到底知道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

    “对呀,族长请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果然,赫连绪的话语一吃口,下面的那些人直接就是炸了,因为双生并蒂莲实在是太重要了,重要到不能不无关心。

    “大家稍安勿躁,双生并蒂莲一点事情也没有,不要听这个人危言耸听,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会一直藏着掖着么,那可是大事情啊?”

    赫连昀的声音里面都是威严,所以那些人直接闭嘴了。

    “既然没事情,那就拿出来让大家看一下,这样我们才能相信圣物没有事情?”

    “就是,让我们看一下圣物,要不然大家都不放心。”

    “就是就是,我们要亲眼看着圣物才放心?”

    现在的心思都是比较统一的,就是想要看着双生并蒂莲,眼见为实。

    赫连昀看着身边一直微笑的南宫月。

    南宫月点点头,示意可以的。

    “好了,既然大家不相信,那么我就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

    赫连昀的话才刚刚说完,南宫月就起身走出去了。

    “就这样简单就把东西拿出来,还真的有些不可思议啊?”

    沐锦感觉事情不会就这样简单的进行的。

    赫连昀和南宫月这一种老谋深算的人是不不急就这样妥协的,所以沐锦皱起眉头,有些看不透啊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别担心,想要干什么一会儿我们清楚了,不过,还真的很有意思嗯,清幽秘境这些人都很有意思?”

    凤玺不在乎,因为那些都给自己没关系,主要自己可以拿到那个东西。

    “我也觉得?”为了一个位置,老谋深算的,确实有些厉害。

    “这样都人什么地方都有,就是看不得别人不自己更好,要不然这心里就不平很了?”

    人都是在别人身上找存在感和平衡的,一旦别人比自己更好了,这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这一点都是毋庸置疑的。

    “以后我们的孩子可不能这样?”沐锦感觉都兄弟残杀什么的还是有些不忍直视。

    “那些熊孩子不敢的,老婆。”

    敢让沐锦为难,自己会让那些人更加为难的,凤玺就是这样一个护犊子的性格。

    “所以父母的教育很重要?”但是环境也很重要。

    如果不是一直活在这样勾心斗角里面,可能对于权利的需求也不会这样大。

    谁都想要做那个人上人,让别人听从自己的指挥,自己一直高高在上。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看不得别人好,所以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很正常的?”

    凤玺看着那些人,眼里都是渴望,也难怪会死。

    控制不住自己渴望的人最后大多数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是啊,总是看不得别人好?”

    就好像自己和顾莹莹一样,其实从小到大两个人真的没没什么矛盾。

    但是顾莹莹就是一直看自己不顺眼,千方百计的都要给沐锦找难看。

    不过就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感太低了,或者说嫉妒心太强烈了。

    因为那时候自己真的就是想要什么沐锦的爸爸都会给的。

    所以那时候一直没有存在感的顾莹莹心里就不舒服了。

    但是这个舒服却在一步一步的变质,最初的想要自己难看,直到后来的巴不得自己去死。

    只要沐锦死了,就在也不会有人继续和她相提并论了。

    因为人们都只知道沐锦都存在而不知道顾莹莹。

    “自己不能调整自己的心态,就是死了都不会有人觉得可惜的,因为都是自己把自己蠢死的?”

    凤玺嗤之以鼻,反正别人的死活都喝自己没关系。

    自己管好自己那就好了,其他的人是真的省无能为力了。

    “大家不是都在质疑双生并蒂莲死了没有么,今天就让大家看看,族长大人对于圣物保护的一直都很好,一直都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

    南宫月此时的声音有些飘渺,特别是看着赫连昀的时候。

    眼神那是特别的诡异的,这让赫连昀心里有学不好都预感,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一样。

    “既然大家现在怀疑我,不妨看看,这些年我一直都是问心无愧的,我没有做过什么对不去别人的事情?”

    赫连昀说话都是冠冕堂皇的,一点都不心虚。

    “这人还真是虚伪呢,真的不知道怎么活到现在?”

    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戏精,还总是哪一种喜欢无缘无故给自己加戏都哪一种,看着是真的很无奈呢。

    “处于这个位置,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一些人精?”

    想要活着那就要不停的算计,自己不算计那就只能等死。

    “但是那些让是真的太贪婪了,包括那个女人?”

    看着南宫月,凤玺感觉事情才刚刚开始,南宫月眼里的神色那是对于权利的渴望。

    一个女人还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真的很难想象还有这样的野心。

    清幽秘境还真的就是一个好地方,好戏一出接着一出的,根本就是听不下来啊。

    “南宫月怎么感觉怪怪的,有些不正常的?”

    看着今天的南宫月沐锦眉头皱起,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今天的南宫月很不正常,至于是那里不正常自己一时间也说不出来。

    “不正常就对了,老婆,注意一下,一会儿说不定还有什么好事情呢,现在东西已经出现了,我们当然不许筹备一下了?”

    凤玺等着的就是这一天,自己一直想要的那就是清幽秘境。

    “快拿给我?”

    赫连昀脸上都是激动,因为早些年自己接受的时候并蒂莲就已经死了。

    自己也从未见过圣物鲜活的模样,现在自然是有一些激动的。

    “我当然会拿给你,这些你都不用着急,我一定会拿给你的?”

    南宫月看着人第一次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看着赫连昀眼皮一跳,心里那种不舒服都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只不过还是被自己心里的高兴冲淡了,南宫月和自己这些年,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帮助自己,绝对不会对以自己不利的。

    有些时候就是不太相信那个人了,最后才会让你大跌眼镜。

    “给你?”南宫月眼里的笑意更加的浓郁了。

    赫连昀的双手有些颤抖,那是激动的。

    “少在那里装神弄鬼?”

    赫连绪不太相信,因为凌弑天顾自己多大消息就是双生并蒂莲已经死了,现在自己不会相信了。

    “是不是装神弄鬼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赫连绪,这些年我一直都对你不错,你到底什么心思,总是妄想取代自己?”

    赫连昀的语气有些冷了,他没忘记赫连绪刚刚给自己的难看,现在自自然找场子了。

    “难道我说的没错嘛,难道一切还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自己心里就没有一点准备!”

    赫连绪看着赫连昀,不满意这个人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装神弄鬼?”

    赫连昀对于南宫月那是非常的相信啊,这些年南宫月早就是一个伙伴了,赫连昀习惯性的什么事情都和南宫月商量。

    因为南宫月确实就是哪一种很有智慧和决断能力的,赫连昀也是非常的相信人。

    “你倒是打开啊?”赫连絮直直的看着赫连昀。

    “不会让你失望的?”

    赫连昀说完之后慢慢的打开盒子,哪些人也都是屏住了呼吸,想要看一下这个传说中的东西。

    等着盒子打开的瞬间,红色的烟雾瞬间向四周扩散,速度非常的快,快的让让来不及反应。

    “闭上呼吸?”凤玺直接用手。捂着沐锦的嘴巴。

    免得沐锦收到伤害,这些烟雾对于他伤害不是很大,不过还是要配合一下。

    看着那些人纷纷都倒下,沐锦看着凤玺,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拉着自己倒下。

    凤玺没说话,只是嘴巴动了一下,沐锦看的出来,凤玺说要看戏。

    沐锦微微的露出一个笑意,这样的场合总是不会缺少凤玺的,因为凤玺就是喜欢着一些。

    红色烟雾散去,全部的人都倒下了,就之后一个人依旧在哪里高高的坐着。

    赫连昀的手里的盒子滑落,现在踪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仿佛被人抽干了力气一样,真的很无力。

    “你你干了什么?”

    赫连昀看着南宫月,这一分钟感觉非常的陌生。

    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就是陪伴着自己走过二十多年的妻子,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想要知道我想干什么?”

    南宫月看着那个匍匐在地上非常狼狈的人。

    此时那个人都是仰视自己的,就好像当初自己一样,也是苦苦哀求。

    但是没有人呢任何一个人同情自己,帮助自己,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你这是为什么?”

    赫连昀防备了所有人,但是唯独对于这个人没有设防,想不到居然让这个人有机可乘。

    “赫连昀,这些年我受够你了,你就应该是现在这样样子,一直这样让被人践踏和侮辱。”

    南宫月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恨意,那一股恨意让赫连晕有些反应不过来。

    “哈哈哈哈,你当然不会记得了,因为那时候都是我到煎熬,这一切都是我在受罪,你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你怎么会记得,你最爱的就是你自己,你怎么会记得我!”

    南宫月想起当初也是在这里,自己跪着求这个人,但是这个人依旧无动于衷的态度。

    “当年?”赫连昀眯起眼睛,仔细都回忆踪迹当初和这个人到底有什么事情。

    “没错,都是因为你们,我才会变成这样的,都是因为你赫连昀一直都在逼我,当初为什么不成全我,我不过就是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而已,为什么所有的人都针对我!”

    南宫月看着赫连昀眼里都是仇恨,恨不得把赫连昀杀了。

    当初就是因为这个人,自己才会和那个分开的,这一切都是赫连昀的错误,自己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罪魁祸首的。

    “哈哈哈,当初的事情,当初的事情,南宫月,你是不是傻了,即使不是我,你也不会和那个男的早一起,不要忘记了,你是南宫家的大小姐,必要的时候必须做出牺牲?”

    当初的事情赫连昀还是有一些印象的,那时候南宫玥是自己的未婚妻。

    但是这个未婚妻却从来都不喜欢踪迹。

    反而喜欢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自己不会就是用了一些方法而已,两个人就分开了。

    只能说,其实当初的事情就是因为两个人爱的不够多,也不够信任彼此。

    还不然自己不会有机会的。

    “哈哈哈哈,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都设计,我不会和我喜欢的让分开的,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放不下你到底自尊,你害怕别人看都笑话,所以你一直都在逼迫着别人做出选择,都是因为你,我这些年才会活的这样头痛苦,包括你的孩子,你知道我多少次想杀了他么,因为那是你的孽种?”

    “我真的恨不得你们去死,这些年我一直忍气吞声就是想要等着今天,等着今天看你的好戏,我就是想要看你现在这样狼狈的模样!”南宫月现在眼里都是快意。

    “你知道我谁几了多少年么,你知道我等着今天多久了嘛,我知道一开始你不会相信我的,所以千方百计的给你夺得族长的位置,哪行你才会更加的信任我,这样我才能看你现在这样狼狈的模样,怎么样,赫连昀,现在感觉还不是很好,有没有体会到我当初那种绝望的感觉?”

    从哪一次之后,南宫月的心就死了,再也不会因为任何人心动了。

    自己这些年一直苦心孤诣的,就是想要让赫连昀落到自己的手上,自己才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的下手。

    “哈哈哈哈,南宫月,你这一辈子还真是可悲啊,你真的以为当初是因为你我的设计么,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赫连昀看着人眼里都是讥讽,嘲笑这个人这些年的无知。

    当初那个男人不过久是显怀利用南宫月上位而已。

    南宫月还真的以为那就是爱情呢,那些都是不存在的。

    “胡说,你胡说?”

    南宫月激动的站起来,走到赫连昀的身边,对着人那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把这些年堆积在心里的怨恨发泄出来。

    这些年自己是真的忍得很辛苦了,现在就要一次性叫他还回来。

    “你胡说,你胡说,当初就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在这样如同囚笼一样的地方活的生不吐死步步为营,因为我不知道哦我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了,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你带给我这么多的痛苦,你这样自私自利的人怎么不去死,怎么不去死?”

    南宫月毫不掩饰自己的恨意,这些年的压制是真的很难受。

    现在看的人没有任何的反驳能力,非常的满意。

    南宫月一脚踩在赫连昀的胸口上,低下头,眼里都是阴狠,看着那个垂死挣扎的人忍不住笑出来,非常的嚣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你们都是活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都是因为你们,现在大家一起痛苦,一起痛苦?”

    南宫月现在终于可以不用伪装了,再也不用故意很大度的什么都不在乎。

    那些人一直都说族长夫人还一个非常的大度的人,但是那些人都不知道隐藏在风轻云淡的脸庞之下是什么样都惊涛骇浪。

    自己一直都不是一个风轻云淡的人。

    反而,属于哪一种嫉恶如仇的人,那些伤害自己的人即使现在不能怎么样,以后有能力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哈哈哈哈,但是最后你还是和我在一起,你还是给我生下孩子了在,那个男人早就不在了,你现在这样不死心那又有什么作用,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事情都过去很多年了,现在继续追究是真的再没有什么意义了。

    “有意义啊,主要看着你这样痛苦,我就觉得很痛快,从来没有这样痛快过?”南宫玥就是觉得自己不甘心,一直都不甘心。

    “赫连昀,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这写权利么,你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再一次站在大家的面前指点江山了,以后我要你做一个废物,一个人见人笑都废物,你不是最在乎的就是这张面子么,我就是要你颜面扫地,以后没办法见人?”南宫月不在乎那些,就是想要折磨人。

    “赫连昀,你不是一直最在乎的就输权利么,现在我要你失去一切怎么样,以前的我不觉得,现在感觉权利真的就是一个好东西呢,可以为所欲为呼风唤雨,只要有了权利,我才可以站在巅峰,看着你们这得人一直挣扎,哈哈哈哈,一直在痛苦的沼泽里面挣扎?”

    南宫月以后是不会让这个嗯好过的,自己当初跪着求这个人,这人依旧还是不会动恻隐之心。

    “你不会有机会的,因为即使我不在了,也还有赫连诺,所以你是不会有机会登上那个位置的?”赫连昀一点都不觉得南宫月能够杀死自己。

    “不担心,不是你一个人,赫连诺很快就会陪你了,那毕竟是你的儿子,我肯定不会让那个人活着的,毕竟赫连诺也是一个应该死的人了,本来应该胎死腹中的人,活到现在那就是一种仁慈了,诺诺,不要怪母亲,还怪就怪你不会投胎!”看着自己的儿子,南宫月一点情绪都没有。

    “哈哈哈,你一直都没有当我是你的儿子,现在说这些不是很虚伪嘛?”赫连诺看着人,看着这个是自己母亲的人。

    “你说的没错,你都出声那就是一个错误,既然是错误,那就应该纠正,赫连昀,不如现在就让你看看,你自己的儿子是怎么死的,这样你也好有一个心里准备啊?”

    南宫月放开赫连昀,一步一步的朝着赫连诺走回去。

    “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还是很意外这个人当初居然也是一个痴情种。

    只不过就是被伤害的太深了,以至于现在根本没办法相信任何人。

    难怪这些年一直对于什么事情都是不在乎的。

    心都死了,还有什么还在乎的,那就是一个行尸走肉啊,在就死了。

    现在的南宫月估计就是无所畏惧了,就是想要大家都痛苦。

    “南宫月,那也是你的儿子,你何必这样忍心?”

    赫连昀大声说出来,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才会像现在一样肆无忌惮的。

    “那不是我的儿子,那还不得儿子,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强迫我,很本就不会有这个野种,我的孩子早早就死了,都是因为这个野种,我都孩子才会死,和你一样的,总是这样的自私自利,为了自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看着那张和自己有着三分相似的面容,伸出去的手指一点都不颤抖。

    感觉眼前的那就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我就是想要问问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你的儿子?”

    这是这些年赫连诺一直最想问得,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但是有些话始终还是问不出口。

    “不爱,一直都不爱,因为你就是一个野种,你一直都不是我期待出声的,我一直期待的孩子因为你的缘故没有了,所以你觉得我应该不应该爱你或者说在乎你?”

    那些都是不存在的,因为对于赫连诺一直都是没有感情的。

    所以更加的谈不上爱不爱的,那些感情自己不需要。

    沐锦看着南宫月那个无动于衷的态度和赫连诺眼里的期待摇摇头。

    对于南宫月这样的人就不应该有着任何的期待。

    因为南宫月没有任何的感情的,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

    或许当初的感情耗尽了南宫月所有的热情,以至于现在南宫月对于任何人都是这样的。

    “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我巴不得你去死?”南宫月的脸有些狰狞,看着赫连诺。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我看你现在还有其他的心思,不如给你一个好玩的让你清醒一下?”南宫月的眼里都是笑意。

    “你不是一直都很爱你的姐姐,纸最近是不是一直再找她?”

    南宫月看着赫连诺突然就变了的脸色更加的觉得有意思。

    “你说什么?”赫连诺看着南宫月,眼里都是冷厉,再也没有了之前多余的情绪。

    “看见圣物没有,你的姐姐在哪里?”南宫月指着双生并蒂莲眼里都好恶毒。

    “什么?”赫连诺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看着南宫月似乎有些不相信呢。

    “收养赫连冰当初就是因为想要她都神魂,要不然你以为凭借赫连冰的智商可以活到现在么,这一切不过就是因为我,我在暗中保护人?”

    因为就只有赫连冰的神魂才能让双生并蒂莲再一次活过来。

    有了圣物,还怕那些人不听自己的指挥么。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

    赫连诺眼神里面都是恨意,那不是看着一个母亲,而是看着一个仇人。

    “我没有干什么,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我只不过就是说了,只要牺牲自己,那么就可以救你,她就真的信了,还真的牺牲了自己,真的就是非常的愚蠢呢?”

    南宫月的眼里都是鄙视,身处于这样的环境,还可以活的那样的天真,这就是再找死。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一直都以为南宫月只是想要利用赫连冰,但是没想到一开始这个人的目的就不是和林嘉联姻,而是让赫连冰牺牲。

    “为什么不可以,弱肉强食,这一直都是世界的生存法则,那样的人下一辈子还是找一个好人家吧,这里是真的不合适?”南宫月看着人反问,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