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沐锦就是底线
    “母亲,那你找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现在赫连冰非常的没有安全感,这些年南宫月的手段一直看在眼里。

    南宫月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所以赫连冰有些害怕。

    因为不知道南宫月到底要干嘛。

    并且现在也不知道赫连诺怎么样了,现在有没有发现自己不在了。

    赫连冰现在一点都不想死,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想要和赫连诺走到最后。

    随意现在格外的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那是南宫月似乎就是不会放过自己啊。

    为什么总是在自己的身上做文章,为什么不肯发放过自己,难带自己这些年的付出还不够么。

    “冰冰,有些人的生命那就还天注定的,你必须要走哪一步,我知道你和诺诺关系一直很好,但是诺诺身体不好,即使想要走到最后也是不可能的,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诺诺的身体最近越来越不好了,就是药物也不能压制的,所以发大多时候都是疼得生不吐死的,难道你这个做姐姐的一直就这样看着而无动于衷?”

    “难道你没发现最近诺诺总是脸色很苍白,并且很喜欢睡觉,再继续下去,赫连诺会一直沉睡不行的,因为赫连诺都身体已经不行了?”

    那是自己的儿子,身体怎么样自己很清楚。

    “你胡说八道,我家诺诺不会死的,这得都是暂时的?”

    赫连冰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很显然的,赫连诺的身体状态她是知道的。

    就是因为知道才会更加的着急安全。

    因为看着赫连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自己也很难受的,但是偏偏自己有非常的无力,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你自己应该更加清楚赫连诺的身份才是,毕竟你是赫连诺最亲近的人,冰冰,我不会做什么勉强你的事情,赫连诺现在这样不是没有办法救治都,但是这就要看你怎么选择了,即使我现在成全你们了,你们也认识不可能走到最后的,因为赫连诺的身体就在那里了,不是母亲狠心,现在能救赫连诺的那就是你自己一个人了,就要看你怎么选择?”

    南宫月摩擦着自己的杯子,看着赫连冰。

    其实答案都是差不多的,因为南宫月非常的确定这个人不会对赫连诺的事情无动于衷的。

    赫连诺那就是赫连冰一直坚持的原因。

    如果赫连诺不在了,那么赫连冰做这一切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母亲,求求你,求求你,救救诺诺吧,那也是你唯一的儿戏啊?”

    虽然南宫月对于赫连诺真的没有感情。

    其实赫连冰这个外人都不理解南宫月到底是因为什么。

    按道理说应该更加疼惜自己的儿子才对,但是南宫月就是属于哪一种不但不关心,反而巴不得赫连诺。去死的。

    仿佛那就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这一些所作所为还是让赫连冰感觉又得寒心,所以一直对于南宫月即使表面上尊重,内心都是不喜欢的。

    “不是我不救,而是我也无能为力?”

    南宫月摇摇头,自己如果有那个能力,当初也不会让赫连诺出声了,就是因为没有那个能力啊。

    赫连诺一直都是意料之外的,一直都是不被大家期待的。

    这样的人南宫月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感情,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而不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在就死了,这个人就是不应该存在的。

    “母亲,冰冰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求求你了,帮助一下我?”

    想起赫连诺的生命在流逝,现在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

    就是希望赫连诺好好的活着,即使自己付出生命越是在所不惜的。

    因为赫连诺就是自己唯一的精神支柱了,如果赫连诺不在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冰冰,母亲说了,母亲也是无能为力的,这一切都要看你,母亲也不会逼你做出选择,但是还要看你怎么选择,想必你自己都不知道吧,诺诺这些时候一直都在安排你的事情,因为诺诺很怕他不在了你受委屈,那个傻孩子啊,对你总是这样好,有时候。我这个做母亲的看着都是非常的感动的?”

    “冰冰,诺诺的时间不多了,看你想不想要救人了!”

    南宫月知道赫连冰一定会妥协的,因为赫连冰最在乎的就是赫连诺了。

    一遇见有关赫连诺的事情总是这样惊慌失措的。

    就是因为太在乎了,所以一时间还真的就输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最重要的一点就输这些年赫连诺把人保护的太好了。

    所以赫连冰其实非常的缺乏一个锻炼的机会,所以才会这样一直被自己牵着走的。

    “母亲,主要能够救诺诺,你想要我怎么做都是可以的。”

    即使牺牲自己也是在所不惜的,赫连诺一直都是很苦命的。

    赫连冰不忍心看着人死去,因为马上赫连诺就是族长了,那时候万千宠爱于一身,。

    也不会和现在一样寸步难行步步为营的。

    即使自己想要做什么都是左顾右盼的,就怕别人抓住自己的把柄,所以,赫连诺不能死,即使死的是自己。

    如果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缓赫连诺的,赫连冰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选择。

    但是现实就是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

    上天也不会给自己选择的余地,自己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要看着赫连诺有什么事情。

    “母亲,主要你能够救诺你,我以后会听话的,在也不会这样任性了,主要你能够就诺诺,母亲,求求你了?”

    赫连冰走上前,看着南宫月,不管南宫月有什么目的。

    只要南宫月能够救赫连诺,自己都是可以衣物反复的配合的。

    “冰冰,我都说了,我也无能为,能够救治赫连诺的一直都是你一人个,这就要看你怎么选择了?”

    南宫月眼里依旧冰冷,看着泪眼婆娑的人一点都是学不会同情的。

    自己当初也是这样,但是还不是没有任何人同情自己。

    那些人都是等着看自己的笑话的,特别是那个贱人,巴不得自己去死,但是自己就是不死,就输要那些贱人一直和自己一样煎熬的。

    “母亲,主要能够救治赫连诺,需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赫连冰看着南宫月,这个人一直心机都是非常深沉的人。

    “你真的想要救治赫连诺么,即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么。”

    南宫月的声音淡淡的,感觉没有任何的情绪,眼里的神色幽深,不知道在想一下什么。

    “是的,母亲,主要能够救赫连诺,要我做什么都数可以的?”

    赫连冰点点头,如果不能给自己喜欢都人在一起。

    死不死都无所谓了,如果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还赫连诺的生命,那也是值得的。

    “即使牺牲比自己也在所不惜么?”

    南宫月转动这自己手里的杯子,看着赫连冰。

    不明白这得人都是为了什么,爱情就是一个靠不住的东西。

    当初那个人也是说过不会放开自己的手指的,但是最后还不是丢弃自己了。

    所以,从那之后南宫月就再也不相信那个所谓的爱情了。

    不会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没办法紧紧的握在手里,因为抓不住的。

    越是用力,就感觉更加的无力了,因为很快就会流逝了。

    “是的,母亲,主要你能够救诺你,我的生命都是不在乎的?”赫连冰点点头。

    “真是情深义重啊,看的我都忍不住感动了,既然这样,那么我就成全你把?”

    南宫月的眼里都是冷意,她不会心软的,一点都不会心软的,马上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自然不会心软。

    “谢谢母亲?”赫连冰的眼里有一些绝望,虽然和赫连诺没有缘分,但是主要看着人好好的,自己就是非常的知足了。

    苏城顾家。

    沐璇才刚刚走进门。

    “哎呦,这是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这日子也是清闲得很,真是让人羡慕啊?”

    顾老夫人看着走进来的人老口就是讽刺的,以前的沐璇一直都是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刚在眼里的。

    也包括自己这个婆婆,现在有机会了,顾老夫人一定会不留余力的打击的。

    毕竟是真的不太喜欢这个人,看着沐璇那狼狈的模样,顾老夫人心里其实还是乐见去成的。

    再是高傲哪有怎么样,还不是有这样被老公抛弃的一天。

    以前一直不是趾高气昂的么,现在怎么得瑟不起来了。

    果然人就是这样都,总是要在吃亏之后才会知道自己的错误,但是有些错误也已经不能挽回了。

    “这和你又什么关系?”

    沐璇看着人,有些不屑,如果不是现在你说过黄小柔一直紧紧的逼迫自己。

    自己也不至于这样狼狈,这一切还不是就是因为这些人,现在倒是很好,都是想要开看自己的笑话的。

    “确实没关系,毕竟你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自作自受的,我也不敢说是什么!”

    直到现在还是不肯收敛自己的脾气,被人丢弃那也是活该。

    顾老夫人就是不喜欢人,以前不喜欢不敢说那是因为沐璇很有身份至少木老夫人人呢非常的宠爱她。

    但是后来,随着时间渐渐的远去,沐璇越来也不满足。

    居然恬不知耻的妄想争夺沐家的财产,沐锦的财产那也是沐璇可以觊觎的么。

    沐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任由别人觊觎自己的东西。

    这些年沐老夫人一直对于沐锦都很好,大概是因为沐锦的爸爸妈妈一直不在身边的缘故。

    而沐璇这个作为人家姑姑的女人,不但不心疼沐锦。

    反而变着法的给沐锦难看,这一点沐老夫人就非常的忍受不了了,因为沐璇在怎么样也是大人。

    居然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并且为了沐家的财产。

    沐璇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了,所以沐老夫人慢慢的变得对于沐璇更加失望了,直到后来的直接不理人。

    现在自己得到机会了,顾老夫人自然不会犹豫的把人讽刺了,一直都不喜欢这个人。

    “母亲,说什么话语之前首先要有一个脑子,你自己看看你自己,这是一个作为长辈的模样么?”

    对于这滚趋炎附势的老太婆,沐璇一直都是没有好脸色的。

    因为瞧不起啊,总是喜欢倚老卖老,自己看着就是非常的烦。

    “注意你的言辞,沐璇,这里不是不应该放肆的地方,如果觉得不满意你大可以搬出去,这里一点累不欢迎你?”顾老夫人说话那就是直接你客气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看着那个讨人厌的老妖婆,真是特别都碍眼。

    现在顾峰的转变很多都是离不开这个老太婆的。

    这个老太婆一直就是不知道安分守己,如果不急有这太多的顾及,沐璇绝对要给人一点颜色看看。

    “沐璇,注意你的语气,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要风得风的时候了,千万还记得自己的身份,还不然最后受苦的还是你自己?”

    顾老夫人觉得就应该把沐璇赶出家门,这样的人就应该成为一个豪门弃妇。

    让那些人看看,这个平时高高在上的让现是多么的狼狈,沐璇一最爱的不就是面子。

    不知道沐璇被别人把一直高傲的尊严踩在脚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从来不知道亲家母原来是这样的伶牙俐齿啊,看来这些年我还是错过了很多啊?”

    当初的顾老夫人一直都是顾老爷的小老婆。

    是因为大老婆死了之后没办法取得,那时候这个人都存在一直都很低,和沐老夫人这些名门夫人那都不是一个档次的,所以自然没办法走到一起。

    沐老夫人和这一位的交集也只是多年前两家人商量婚事。

    从那之后基本上都是不往来了,因为不在一个世界。

    自然没办法相处在一起,沐老夫人感觉这个人就是有些太过于小家气了,自己自然看不起了。

    以前看不起,撕逼现在还是这样啊,这些年这个人一点都没有变过,还是这样的市侩。

    “过了这么多年,你依旧还是这样,如果今天我不来还不知道,你对于沐璇有这样大的意见啊,当初你是怎么和我说的,你说过会一直把沐璇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带的,你就是这样看待自己的孩子的,还真是让人惊讶呢?”

    沐老夫人确实有些恨铁不成钢,但是那都是自己。

    沐璇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怎么样做的理由自己的理由,但是其他的人凭什么啊。

    “母亲?”坐在沙发桑无动于衷的顾峰看见沐老夫人之后立刻站起来。

    一直以来,只怕的就是这个沐老夫人了。

    因为这个人最开始给自己的心理阴影有些大,以至于这些年对于这个人那就是反射性条件的的害怕。

    “怎么,看见我很意外?”沐老夫人杵着拐杖走进去,看着顾峰以及顾峰身边的人。

    “顾峰,我还记得当初你说过,只要能够娶到沐璇,以后一定会千鸟玩宠的,这就是你现在回报个我的,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还是很难想像你是这样的以一怡然自得,你都没发现你差一点牛掰值得老婆逼疯嘛?”

    难怪沐璇精神越来越不好,看着自己的老公一直和人秀恩爱。

    自己的婆婆对于自己又是冷嘲热讽的,在顾家没有一点的地位。

    这些人就是想要沐璇滚出顾家,好成全这些人,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顾峰拥有的今天都是沐璇一直支持的。

    沐璇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因为沐璇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脾气,一直就是随心所欲的习惯了。

    “母亲,我觉得这些年真的够了,我这些年怎么做的,沐璇又是怎么做的,想必你也是清清楚楚的,那一些都是太累了,母亲,我也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活,也想要有一个知心的让陪着我,着一些我觉得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我和沐璇不合适了,因为那些时候的感情早就消磨殆尽了,没有了最初的美好?”

    顾峰还是第一次这样正面和沐老夫人说话,以前一直很害怕这人,那是因为自己还需要这个人有求于人,所以自己不得不放低姿态z。

    再者,那时候对于沐璇是真的喜欢。

    但是这一份的喜欢早就随着时间的远去而不见了。

    自己现在的心情那就是平静无波的,感觉都是五岁畏惧的。

    “母亲,所以你自己的女人不也很清楚的,也许我们这一段缘分真的走到尽头了?”顾峰叹了一口气。

    “顾峰,我以前还真的举得你不错,虽然唯唯诺诺的有些窝囊,但是至少你不会伤害人,但是现在的你的变化很大啊,小姑娘家家的确实有些惹人喜欢,但是青春这种东西,一直都不会放过任何人的?”

    不管你是怎么样的风华绝代,时间都是不给人机会的,走了就是走了。

    “你是不是觉得沐璇没有给你生一个儿子,或者说,你现在看着外面那些,对于你自己的老婆最初的那些感情都没有了,顾峰,你们已经走了二十多个风雨了,人生有几个二十年?”沐老夫人摇摇头,这人还是变化很大的,也确实沐璇把人伤都很彻底。

    “顾峰,这些年沐璇确实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一巴掌拍不响,沐璇除了脾气差一点之外还有那里做的对不起你的地方,一个女人,即使在怎么样强大,也有不为人知心软的地方,你有用心的去了解过沐璇嘛?”

    沐璇确实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人,但是对于自己爱的人那也是掏心掏肺的,其实沐璇也不是没有可取的地方的。

    缺点太多,优点就有一些微不足道了。

    “母亲,你不要说了,这些话以后我可能会听你的,但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我和沐璇回不去了,这段感情也许早就结束或者是就不应该开始的,现在结束对于大家都很好?免得以后在一起相互的折磨和煎熬,母亲,这样的日子我回了很多年,现在终于可以解放了,请你不要为难我?”

    顾峰就是一心一意的想要和人离婚,在继续下去,疯的就是自己了,这样的日子还是早一点结束吧。

    “你就是想要和我离婚然后和这个小贱人在一起,我是不会同意的的,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同意的离婚的,不会,绝对不会?”

    看着固执的顾峰,沐璇也很坚持,放弃这一切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自己你对不会成全这一对贱人的。

    想要无忧无虑的在一起双宿双栖,自己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顾峰的注意倒是打的很好啊,但是也要看自己同意不同意。

    “由不得你,离婚的事情势在必行?”

    男人都是这样的,爱你的时候就要看你会不会好好把握。

    一点不爱你了,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一点都不会停留的。

    “顾峰,你冷静一点,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但是也要为莹莹想一想,莹莹还没有嫁人呢,你这样对于孩子的影响不好,还是一个人退一步,大家好好的说?”

    沐老夫人看着黄小柔,那个一直都不说话的女人。

    “小姑娘,你觉得呢?”

    这个小姑娘看着确实非常的年轻的,但是就是这样年纪轻的人,居然会有这样的心机,真的很不简单。

    这样的姿色也难怪顾峰会这样护着了,真的长的很不错。

    长的也不是哪一种狐媚型的,看起来非常清爽,素颜看起来到时候一中小家碧玉的感觉,很居家,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沐老夫人说笑了,小柔没读过多少的书,那些大道理小柔也不懂,但是小柔知道最起码的为人处世之道,这一些沐璇小姐是真的不太懂啊,造成今天这一切的不是别人,而是沐璇自己?”

    如果不是沐璇一直都在作死,自己也不会有机会乘虚而入,所以,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怪不了别人。

    “小姑娘,这个青春饭吃不了多久的,还是需要找一个正当的职业啊,顾峰现在会背叛沐璇,以后也会背叛你,这些都是可以预料的,我就不相信你会这样单纯。”

    沐老夫人看着黄小柔,知道现在事情差不多就是没有转机了,因为顾峰的态度真的非常的明显。

    现在最重要的那就是为沐璇争取该有的利益,还不然以后什么都没有,把才是最可悲的。

    “母亲,你放心吧,这些年都是沐璇一直跟着我打拼,这一且我都是心里明白的,自然不会委屈她?”顾峰知道沐老夫人现在需要的是什么。

    “希望你做到,并且不要让我失望!”沐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事情真的没有办法了,希望顾峰不要太为难沐璇。

    “母亲,我不同意,这一点我不同意,我是不会离婚的,我是不会让这两个人继续逍遥的!”

    沐璇摇摇头,她真的不想要离婚,一点都不想要,这样自己以后怎么面对那些人,那些人一定会笑话自己的。

    “现在不是你愿意不愿意的问题,现在这得事情都是势在必行的,由不得你?”顾峰看者沐璇,这人一直都是这样狼心狗肺的,总是这样自私自利的,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这段感情早就到了结束都时候了,所以既然要结束,那就早一点,这样避免大家都一直煎熬。

    “沐璇,记住自己的失败?”沐老夫人看着自己的不甘的女儿,其实现在沐老夫人自己都知道回不了头了。

    自己如果不出现,可能沐璇那就是净身出户的,因为顾老夫人一直都不喜欢沐璇。

    “母亲,我是真的不想要离婚。”看着黄小柔那个贱人得瑟的模样,自己这口气就是咽不下去。

    “可以啊,你也可以一直这样看着我的,只要你不觉得煎熬,沐璇,这些年我给你的机会已经很多了,我对于你也是不错的,我们真的不可能了,能不能好心的放过彼此啊,不要再继续互相伤害了,因为走到今天是真的没不要了。”

    自己也没有那个心思继续下去了,自己老了,也想要过一下安稳的日子了。

    和沐璇二十多年,自己真的从未有一天放松过,因为沐璇都是在抱怨自己没有用,自己也一直都在努力,现也是时候过一下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说的冠冕堂皇,不过就是先要给这个贱人一个名分罢了?”

    沐璇看着人,真的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啊,也有一直步步紧逼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黄小柔那个贱人,那个喜欢勾引人的贱人。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已经决定了?”顾峰现在就是这个态度。

    “顾峰,希望你不要后悔,我沐的人也不是你就可以随意丢去的,现在是你理亏在先,希望你不要做一下让人更加失望的事情?”希望这个人不要你是一点补偿都不给。

    “母亲,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都走到今天了,自己没不要因小失大,已经没力气再继续和沐璇煎熬了。

    “那就这样吧?”这段感情给真的走不下去了,真的没不要坚持了。

    清幽秘境,族长交接大会终于开始了。

    “希望你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我这人脾气一直都不好,更加不喜欢别人忽悠我,因为那些人通常都是死的比较早的!”凤玺一点都不避讳的直接说。

    “既然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做到的,但是今天请你务必一定要观察好一切,做好突发情况的准备,我姐姐一直没有消息,我很担心?”

    这些天一注都是找不到赫连冰,赫连诺非常的担心,但是就无论自己怎么样努力就是见不到人。

    “应该不会有事情?”这个阶段顶多就是那些人抓赫连冰想要威胁赫连诺而已。

    “我很担心,我说过,等我登上族长的位置,就给那个人想要的一切。”至少是赫连冰想要的,自己一定会完成的。

    “静观其变,现在即使你着急那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凤玺当然知道那种感觉,那种心爱的人不在自己的身边那没办法控制的恐惧的情绪是真的非常影响人。

    “稳定住大局,现在才是是关键的时候,还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凤玺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安慰人。

    “好的。”这一天也是赫连冰最希望看见的,对于自己不能让那个人失望。

    “走吧,去看看,你的父亲应该等着了?”凤玺想要去看看那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走吧?”赫连诺点点头,现在即使自己着急也不能表现出来。

    等着这几个人走进去的时候,那些人都已经在等着了。

    “哟,这个面子还是很大的,大家一群人都在等着你!”赫连绪的语气有些不好,看着赫连诺阴阳怪气的,就是怎么都看人不舒服。

    “这些似乎都给你没关系啊,那些都是我的事情!”赫连诺一点都不给人面子,因为这得人不值得。

    “想必今天的事情大家都是清楚的,我也已经老了,做这个族长已经差不多三十年了,也是时候该把位置交出来了,我的儿子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诺诺给一个很优秀的人,以后赫连诺就接替我这个族长位置,以后也会带领大家走向更害的繁荣发展?”

    “年轻人的思路始终不是我们这得些人可以相比了,老了就得认命,这些年轻人实在很好的,我也很感谢这些年大家丹羽宇一郎我的支持,在这里隆重的说一声谢谢!”

    赫连昀说话是很官方的,说的纳西尔呢喜笑颜开的。

    那一部分的人是赫连昀的人,赫连绪都人态度就不是太好了。

    看着赫连昀那个假仁假义的模样,直接就是恨得牙痒痒,怎么就会有这样都人啊。

    “那里需要这样客气,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就是,族长,你就是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这些年还是族长做得好,族长才是功不可没的,能够帮助族长是我们的荣幸。”

    “就是,族长,这些都是应该的,族长就输太客气了?”

    那些人自然附和赫连昀说的话,因为毕竟一直都是这个人领导的。

    “也希望以后你们能够一如既往支持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以后一定会比我更加优秀的,想必现在大家也是看见的?”

    赫连昀看着众人,脸上的笑意一直就是没有停止过的。看起来那就是一个慈父。

    “一定会的,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扶持赫连诺的?”

    “就是,赫连少爷一直都是很优秀的,这一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就是,赫连少爷一直很优秀呢?”

    沐锦看着那些眼睛都不眨继续说着恭维的人实在是很无语。

    这些人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眼里一点一点都看不出来对于赫连诺的尊重,以后可能也不会好好的帮助人。

    “这些人真的那就是戏精啊,演戏比谁都厉害,真是让人心服口服啊?”

    沐锦摇摇头,这人果然就墙头草,那里的风大就往那里倒。

    没有让那个的立场可言,不过这种地方就是这样的,不虚伪,压根就是活不下去的。

    “厉害不厉害,习惯就好?”还有人比这个更加的恶心的。

    “这以后赫连诺的路会更加的不好走啊,这样的人都是背着一套当着你又是一套,如果不好好的防备,可能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沐锦点点头,这话倒是真的,这些人都是不省心的。

    “自己选择的路,以后跪着都要走完,所以即使现在后悔,也没有任何的后路可言,只能一直硬着头皮往前走。”

    凤玺语气淡淡的,有些时候你的出生就决定了以后的路怎么走。

    那是没有任何的选择的,赫连诺自然也不会有退路。

    因为一旦退后了,等待赫连诺的那就是死亡。

    就是赫连冰也要不会幸免的,所以为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赫连诺只会往前走。

    “唉,其实真的是一种煎熬啊?”沐锦现在还是有些同情人的,现在想想,自己还真的很幸福的,至少没有赫连诺这样的处境,这样虎视眈眈的感觉。

    “即使有也不怕,老公一直在你身边的,那些人不敢怎么样的?”

    凤玺的手段那些人是非常的了解的,敢让沐锦难看,那就说和凤玺过不去。

    和凤玺过不去的人下场都不会太好。

    “我这是算抱大腿么?”沐锦有些好笑,确实,在苏城还真的没有几个人和凤玺正面对上的,凤玺一直就是那些人唯恐不急躲避的。

    “不算啊,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我的就是你的,别人欺负你那就是和我过不去,我这个人最讨厌人家和我过不去了。”

    遇见那样的人,自然就是抹杀的,人都是自私的凤玺当然不愿意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

    “你呀,这个性格还是需要修改一下,总是这样我怕你吃亏?”

    沐锦摇摇头,凤玺一直都天之骄子,现在都这些行为完全都是可以理解的。

    “老婆,那些都是不重要的,只要那些人不伤害你,那么我都是可以忍受的!”沐锦就是自己的底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