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凤玺的桃花
    看着一边的乔墨白,这个孩子自己当初也是看着长的的。

    就是那还时候运气不太好去,因为一场车祸原本的天之骄子就不存在了。

    而出了车祸之后的乔墨白也开始变得低调起来。

    这些年也一直没听说过他的消息。

    确实,发生那样的事情有时候确实想不通的。

    因为那真的就是毁灭性的打击,自己从云端跌落。

    “当初的墨白很强势呢,只不过这些年就一直没听说过你的消息了,奶奶这里你也是知道的,繁忙的事情总是太多,所以很容易就忘记,也没去看你?”

    主要是两家人关系不是很好,贸然前去的话,真的很尴尬,所以木老弟人才没去的。

    其实那时候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己还是很意外的。

    “谢谢你,沐老夫人,你能想到我真的很开心了?”

    不管沐老夫人说的是真是假,但是至少态度方面让人没办法挑剔的。

    当然,也很喜欢这一位慈祥的老人家,敢感觉和自己的奶奶一样,很亲切,不会感到额疏离。

    “哈哈哈哈,好孩子,有空就过来这里坐坐,老婆子这里没别人,平时也也就是阿锦。”

    沐老夫人很喜欢有人陪着自己,特别还是这些自己熟悉的人。

    “好啊,求之不得呢,就怕来的太频繁了奶奶嫌弃呢!”

    白云暖拉着沐老夫人的手中,看着人特别的讨喜。

    “当然不会了,奶奶很欢迎呢,你和墨白的婚礼实在什么时候啊,到时候奶奶也去喝一杯喜酒,你们这些孩子也是奶奶看着长大得了,现在看着你们幸福,奶奶是真的很开心呢,是不是还有两个孩子了?”

    沐老夫人记得是有那么几个孩子的,似乎一只都是陪在沐锦的身边的。

    “是啊,还有凤吟和凤璃,但是那两个人的事业都是很忙的,比较有作为,和我这个大闲人不一样?”

    白云暖就不是一个有着什么远大志向的人,就是希望自己过的平淡的幸福,追求的一直都很简单。

    这也是为什么乔墨白那么喜欢人的原因。

    因为白云暖真的是一个很朴素的女孩子,现在都是女孩子现在不多了。

    因为现在大多数的女孩子对于自己对象的标榜都是很高的。

    乔墨白这样的即使有钱那些人也看不上。

    甚至不愿意浪费时间去相处看看是不是合适,反正都是一句话直接否认的。

    而当初的白云暖确实那样第一次就否认自己。

    才有了后来的那么多的故事,以及自己和白云暖的现在,现在两个人马上就要走金婚姻的殿堂了。

    “你也给一个不差的,应该是喜欢和追求的不一样,你这个孩子就是太谦虚了?”

    看的出来,白云暖真的不是一个没有用的,有些人不是不会而是不愿意,因为每个人追求的生活都是不一样的的。

    “奶奶,你这是夸奖我了,比起沐锦而言,我真的就是路边的路人!”

    一个万众瞩目,一个简直就是丢在人群里找不出来的,因为太平凡了。

    “哈哈哈,阿锦确实很优秀的?”

    沐老夫人的脸上都是笑意,看得出来很为沐锦骄傲。

    因为那是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孩子,想不还是很开心有人这样夸奖沐锦的。

    “对呀,最近一直都是联系不阿锦,奶奶最近你和沐锦通话没有了,阿锦那里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

    白云暖只要联系不到沐锦车心里就是很不安的,就怕这人出事情。

    因为大多数情况下,沐锦都不会这样的,因为沐锦很怕这得人担心,所以很对时候都会和这些年联系的。

    现在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呢,几天都没联系到人了。

    “别担心,阿锦和凤玺在一起呢,你应该相信凤玺的能力,毕竟凤玺就是自己受伤也不会让沐锦有事情的?”

    这一点沐老夫人是理解的,隐世这两个人应该是去过什么两人世界了。

    凤玺那个变态的占有欲。

    在两人世界的时候不想被打扰还是很理解的,所以这些人联系不到也是很正常的。

    沐老夫人为了避免打扰到两个,这些时候都是没联系的。

    因为当初沐锦走的时候说过了,自己处理完事情就会活来的。

    “阿锦和凤玺的婚礼实在什么时候啊奶奶,你是不是找人看好咯?”

    白云暖想起这件事情,不知道和自己的距离远不远,如果在一起那就更好了。

    “大概可能会是七夕那几天,因为我找人看过了,那时候的日子是最好的。”

    毕竟是喜事,说起来自己这心里都是高兴的。

    “啊,好遗憾啊,我可能会在前面呢?”

    白云暖想了一下,自己的婚礼估计会比沐锦先进行。

    “傻孩子,都是一样的,你们都是走进婚姻的殿堂哇?”沐老夫人笑笑。

    “到时候奶奶一定要去讨一杯喜酒喝?”

    “欢迎啊,一定非常的欢迎?”白云暖很希望这些人看着自己幸福,因为这些人都是自己在乎的人。

    “好好好?”拍拍白云暖的手指,点点头。

    而顾家这一件,一天比一天更加的乌烟瘴气,现在的沐璇都精神更加的萎靡了。

    “母亲,你是不是又和父亲吵架了?”

    看着眼眶以后还是红红都人,顾莹莹叹了一口气。

    现在真是有些精疲力尽啊,那个小柔做事情真的让人感觉太恶心了。

    但是这些人以后还是无可奈何,因为小柔总是有办法祸水东引。

    “你爸爸坚持就是要和我离婚,那个狐狸精在一边幸灾乐祸,我真的还很啊,那个狐狸精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怎么不去死,那样的人为什么存在,拆散别人家庭的第三者都是不得好死的?”

    现在沐璇真的着折磨的生不如死的。

    一是沐老夫人那一边压根就不想要理睬自己。

    还有就是自己老公和婆婆的态度,两人很明显的就是偏袒骂过狐狸精。

    自己的婆婆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给顾峰生一个儿子。

    但是自己一直没同意,现在正好了,那个狐狸精出现了。

    还说自己肚子里面的就是男孩子,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啊。

    沐璇感觉那个狐狸精就是特意的针对自己的,。

    要不然事情不会这样凑巧的,但是自己以前确确实没有见过这个人啊。

    但是小柔言语之间对于自己的针对很明显啊。

    就是得罪的人太多了,有时候沐璇可能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得罪了谁。

    “母亲,你现在不应该再继续喝父亲争执,那个小三可能巴不得看见的就是你这样,看见你狼狈的模样,母亲,你要沉得住气啊!”

    看着自己母亲气急败坏的模样,顾莹莹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沐璇根本没没办法清醒的思考问题了。

    也是换作那个女的,看见自己的老公带着小三登堂入室了。

    可能都会这样气急败坏的,更何况还是自己母亲这骄傲的人。

    更是不允许别人践踏自己的尊严。

    其实现在想想,沐璇真的不应该和顾峰大吵大闹都。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件事情很显然的就是针对自己的母亲的。

    “母亲,你以前是不是得罪过小柔?”

    就是顾莹莹都看得出来了,小柔做的一切都是有着针对性的,针对的那个人那就是自己的母亲。

    “我感受的到是针对,但是我真的记得自己得罪过这样一号人物?”

    小柔的姿色也不是差的哪一种,所以如果见过自己应该有印象才对,但是自己就是完全的记不住。

    所以现在才不知道小柔到底要干嘛,现在自己一点都不知道,所以太被动了。

    “母亲,你仔细的回忆一下,自己真的没见过这样的人么?”

    顾莹莹皱起眉头,很显然的不是这样的,两个一定是有什么渊源。

    “那些都是不重要的了,现在小柔就是不肯放过我,一直再顾峰那里扮演白莲花,你都不知道顾峰现在对于我的态度有多么都恶劣?”

    到现在沐璇还是改不了自己的公主病,也活该人家顾峰现在直接不理人,比起一个泼妇。

    很显然男人都是更加喜欢温柔善良的解语花的。

    “母亲,你不要着急,你和父亲也是二十多年的夫妻关系了,我不相信父亲一点情分都不留,就这样果断的和你离婚?”

    顾莹莹相信自己的父亲一定在心里也是有一点喜欢自己的母亲。

    要不然不会忍受这么多年的,而小柔的出现,那就是一个契合点。

    “傻孩子,你不明白,也许你的父亲早就厌倦我了,只不过早些年我一直都有你的外婆的庇护,顾峰不敢和我放肆,现在我和沐家把关系闹得这样僵硬,即使现在我有事情,你外婆也不一定会管的,顾峰当然就是无所畏惧了?”

    沐璇的脸上有些苦笑,自己这辈子也是很无奈的。

    自己喜欢的一直得不到,而那些本来以为属于自己的。

    最后都离自己而去了,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整个人那就是一个笑话了。

    “母亲,你不要放弃啊,你难道忘记了父亲走到今天都是因为谁么,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父亲断然不会有这样的成就的。”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振作起来,你一直这样最得意的还是那个小贱人啊,她巴不得看见你难受呢?”

    顾y莹莹现在简直就是咬牙切齿啊。

    因为那个小贱人的手段真的很高明啊。

    现在自己的父亲完全被迷的神魂颠倒的,根本牛不回应自己的话。

    “莹莹,你不明白的,换作是以前,妈妈还有退路,但是现在妈妈没有退路了,以前我还有整个沐家,所以我完全无所畏惧,但是现在你外婆真的不管我了,无论我怎么样祈求你外婆,你外婆现在就是任由我自生自灭了。”

    “就是因为我伤害了沐锦,现在她也不管我了?”

    沐璇现在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就是自己赖以生存的家族,现在都不能庇护自己了。

    “母亲,也许不是因为沐锦呢,也许奶奶只是觉得对不去叔叔,所以而我们一直和沐锦作对,对于奶奶而言,那就是不可能原谅的事情,毕竟沐锦可是叔叔唯一的女儿啊?”

    当初的沐老夫人确实拿了很多脸色给白露看。

    一直不准人进沐家,感觉白露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是一个不详都人。

    “不是,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母亲对我没感情了?”

    沐璇现在也知道,自己这些年似乎耗尽了沐老夫人所以的忍心,现在沐老夫人压根就不能原谅自己。

    再者因为自己这些年对于沐锦的态度,更是让沐老夫人仇视自己。

    但是只要看见了沐锦那张脸蛋,自己就忍不住。

    因为那张和白露一模一样的脸蛋对于自己而言那简直就是折磨?

    “母亲,现在不是和外婆闹矛盾的时候,我相信外婆一定不会不理你的?”

    因为沐璇好歹也是沐老夫人唯一的女儿,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会狠心不管自己的女儿的。

    现在都沐老夫人只是太生气了所以才会不想见沐璇。

    等着再过一段时间,沐老夫人不生气了。

    到时候动之以情,想必沐老夫人一定会原谅沐璇的所作所为的。

    “莹莹,你是不会明白的,你到底外婆现这个样子,是真的打算不理我了?”

    这些话其实沐老夫人一直都在说,但是沐璇一直没放在心上。

    因为一直以来沐老夫人最宠的就是自己。

    所以沐璇恃宠而骄压根就不怕自己的母亲不会管自己。

    但是真的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样一天。

    即使自己现在都走进绝境了,自己都母亲还是只是在一边看着。

    根本不打算出手,想起来是真的有些忧伤。

    现在自己最亲的人都不管自己的了。

    一时间沐璇还是有些找不到方向,以前的生活一直都是沐老夫人再打点,生活的很不错。

    这些年的安逸生活让自己忘记了这一位都是谁一直在操劳。

    “不会的,母亲,你相信我,外婆不会不管你的,她只是生气了,不会一直放任被人践踏你的?”

    顾莹莹非常想的肯定沐老夫人一定会出手的。

    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顾莹莹一点都不相信沐老夫人会一直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侮辱。

    “不会的,你外婆现在就输不见我一个人而已,你知道么,今天你外婆见了白云暖,但是就是不肯见我?”

    沐璇知道这一次自己的母亲一定和自己玩真的。

    沐老夫人是真的不打算帮助自己的,即使看着自己受委屈,因为自己这些年也一直让沐锦受委屈。

    “不会的,母亲,你要相信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沐璇振作起来。

    沐璇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只会让那个小贱人越来越得意。

    还有那个小贱人肚子里面的小贱种。

    顾家的财产绝对不可以是别人的,明明这一切都是好好的。

    但是就是这个小柔的出现,把一切都打破了。

    就是自己现在继承人的权利,自己的父亲也是一直没表态的。

    之前明明很确定自己就是顾家公司下一任的继承人的。

    现在自己一旦过问公司的事情顾峰都是很不乐意的。

    以前还会仔细的教自己,现在巴不得自己走的远远的。

    “母亲,你一直这样,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嘛,现在爸爸已经严禁我接触公司比较机密的事情了,这代表什么母亲你应该知道的,我们现在真的不能再继续闹下去了,这对于我们而言是没有好处的?”

    这些年的奢侈生活让顾莹莹和。享受,如果一旦失去了。

    顾莹莹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就是完了,自己不想要看见别人盯着自己的时候那种异样的眼神。

    或者说和朋友出去一件像样的衣服自己都买不起,那样的生活顾莹莹光是想想就觉得很难接受。

    “什么?你说什么,顾峰他敢,当初结婚的时候有协议的,以后顾家的公司一定是自己的孩子的,到底是谁给顾峰这样的勇气的,敢这样做?”沐璇的身子不停的颤抖,那是气的。

    这是当初结婚的时候,沐璇也只是打算生一个孩子。

    为了以后自己的利益着想,自然是先喝顾峰签下协议了。

    现在看看,果然自己那时候做的就是对的,慢热。都是不可信的。

    “母亲别生气了,现在生气也是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的,只会让别人看笑话?”

    顾莹莹现在终于知道了哪一种无能为力又无可奈何的感觉。

    现在顾莹莹即使不承认也知道,自己都能力给真的不如沐锦。

    如果换作是是沐锦,现在可能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或者说,沐锦那样的人就不会让别人自己的地盘上这样肆无忌惮的。

    看着自己颓废的母亲,顾莹莹现在有一点无力。

    自己现在是真心的找不到突破口,本来很想要把小柔解决了的。

    那样就可以一了百了了。

    但是那个小贱人的防范居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

    自己派去的人根本就是无从下手,这让顾莹莹更加的生气了。

    一个小贱人而已,真的就是太嚣张了。

    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现在居然还敢给自己拿乔,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但是还是不得不说,这个小柔还是很有本事的。

    至少很懂的拿捏男人的想法,有的是本事让自己发父亲心疼嫌弃自己的母亲。

    “哟,这不是我们顾夫人么,怎么无精打采的,看起来很颓废啊?”

    小柔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人脸上都是春风得意。

    “闭嘴,你自己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说我?”

    沐璇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也是习惯了这样的语气。

    这个语气直接就是对待任何人的,没有针对性的。

    “闭嘴?现在这些事情可是由不得你说了算啊,不过就是一个过气的黄脸婆而已,谁给你的自信啊,有时间就多收拾一下自己,你难道没发现自己现在男人看着倒胃口么,那里还下得去嘴巴?”

    小柔现在也时肆无忌惮的,因为现在沐璇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折腾了,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这个人现在就这样经受不住打击了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你这是好大的火气啊,进入更年期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脾气一般人都是比不上的?”

    小柔自己找一个地方坐下,就当作这是自己的家。

    “你还真是不要脸啊,一直在这里就不走了,你这样不要脸你家里人知道么,这样年纪轻轻就当别人的小三?”

    沐璇看着那张精致的狐媚脸蛋,果然就是有当小三的潜质。

    “我家里人死的早,所以没有人给我说过当人家小三有什么不对,这也是生存的一种必须条件啊,再说,顾峰是真的心疼我,我为什么要放弃这个大树呢?”

    小柔抬起自己的手看着自己刚做的指甲,神情非常的慵懒。

    “你觉得怎么样,好看不好看,顾峰说我做什么都好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小柔似乎还感觉自己的话语不够刺激人。

    继续等待再接再厉,完全就是无视了沐璇那个气的想要杀人的脸色。

    沐璇死死地盯着小柔,恨不得直接就是把人定出一个洞来,那眼神炙热的让人没办法忽视。

    “啧啧啧,看你那个苍白的脸色,是多久没有护肤了,皮肤感觉逗松弛了,难怪你男人不要你,是我我也不要?”

    小柔看着沐璇那个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模样,完全无所畏惧。

    现在沐璇不敢和自己放肆的,因为顾峰说了。

    一旦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事情,不管是不是沐璇做的,。

    沐璇都会净身出户看来作为老公,还是很理解自己的这一位妻子的,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啊。

    做了那么多缺德的事情,现在就是祸害。

    小柔看着人越惨自己就约痛快,自己过去受的那些苦都是因为这个人,自己还不会善罢甘休的。

    “黄小柔,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说说你你的目的吧?”

    沐璇眯着眼睛,看着黄小柔,这个一直都想要自己难受的人。

    “不想要干什么,就是想要拿会一些东西而已。”

    黄小柔的眼里都是冷意,自己会有今天都是拜沐璇所赐,所以自己一定会好好感谢人的。

    “黄小柔,你到底是谁,来这里想要干什么,如果是想要争夺顾峰,那么现在你已经成功了?”

    现在顾峰一心一意就是想要和自己离婚给这个贱人一个名分。

    “那是因为顾峰爱我啊?”黄小柔沐璇那个如同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你还真的就是以为顾峰是真的爱你,不过就是因为你肚子里面的那个野种而已,没有了孩子你什么都不是,你还有几年可以得瑟的,即使以后你嫁给顾峰,也不会有人看的起你?”

    上流社会的这些人就是这样现实,因为你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人家自然不愿意花心思和你说话。

    一个靠身体上位的小三而已,那些人想必更加的唾弃,因为办法实在是不够光明磊落。

    小三一直都是那些太太最仇视的,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存在。

    “那些和我没关系啊?”自己本来就没打算要和顾峰一直在一起。

    现在不过就是权宜之计而已,等着沐璇什么都没有了,自己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贱人就是贱人,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

    沐璇看着人直接就是气不打一出来,怎么看都想直接八那张脸划了。

    “我劝你说话的方式还是自己注意一点,别人可不会仁慈的任由你这样的?”

    黄小柔的眼里都是冷意,看着沐璇,眼里闪过精光。

    “你自己高高在上又怎么样,还不是被自己的老公冷落,你这样的女人是真的很悲哀呢,看着就让人绝对的恶心,也难为你还有脸一直活着,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以后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属于你的,对了,和你说一个好事情,顾峰说了,如果我以后生的是一个男孩子,顾家的公司那就是我的孩子的,顾莹莹一点股份都没有,始终都是要嫁出去的人,顾峰说了,他会有一定的表示都。”

    “毕竟我的孩子以后是要传宗接代的,和顾莹莹的位置不一样?”黄小柔看着那个脸色不停变化的人感觉是真的很有意思呢。

    以前觉得这个人的手段非常的狠辣。

    现在看看,其实那一切不过就是因为一直有着沐家在撑腰。

    要不然就凭这个人的智商,这些年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但是直到现在沐璇依旧还是当初的样子。

    啧啧啧,果然啊,一个大家族刚出来的残废是很的很可怕的。

    “闭嘴,那些都是我的女人的,顾峰感拿给你试试,我一定会要顾峰不得好死的?”

    那些都是属于自己的女儿的,谁也不能抢走。

    谁也不能,特别还是这个贱人的野种,自己是绝对不会让这样都事情发生的。

    “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我到要看看你这个小贱人有多少本事?”

    沐璇拿着一边的玻璃杯直接就给人砸过去。

    带着一些孤注一掷,看着黄小柔脸上都是深深地恶意。

    “啊?”黄小柔尖叫了一下,是真的没想到沐璇会这样极端。

    直接就是想要让自己毁容啊,那个玻璃杯子就是朝着自己的脸的。

    “呵呵?”沐璇看着黄小柔那个害怕的表情,很显然的愉悦到了自己,脸上都是笑意。

    “哈哈哈哈?”

    看着黄小柔眼里都是疯狂的杀意,没有任何人可以抢走自己女儿的东西,就是顾峰都不行。

    看着那张脸,黄小柔不是一直引以为傲的就是那张脸么。

    如果那张脸毁了,沐璇倒要看看这个小贱人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嚣张,和自己作对的最后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黄小柔连忙转过头躲开那个玻璃杯,但是速度太快。

    还是砸在了脑门上,玻璃都碎片扎进肉里,血液顿时救流了出来。

    “助手,沐璇你到底在干什么?”

    看着黄小柔身上的那那些血迹,还有沐脸上的笑意,顾峰顿时就生气了。

    这个沐璇以后还是以前的模样,自私的不行,对于别人的生死更是不会放在眼里。

    黄小柔在怎么样那也是一个孕妇的,沐璇现在即即使对着一个孕妇都能下手,实在是有些狠心啊。

    “小柔,你怎么样,怎么样,痛不痛啊?”

    看着黄小柔脑袋上的血迹,顾峰有些惊慌失措的,因为黄小柔现在是一个孕妇啊。

    “儿媳妇,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顾老夫人看着黄小柔,说出口的话语直接让沐璇愤怒了。

    这个老太婆这些年一直对于自己就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现在对于这个小三倒是好得很,看来现在顾家都是希望她走的。

    “伯母,顾峰,我没事,你们不还担心?”

    两人看着黄小柔这样柔弱却还是安慰她们的话顿时就更加的心疼人了。

    “怎么样,还有那里难受没有,走,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顾峰现在时老来得子,自然时非常的紧张。

    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想不到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沐璇这一次是真的过分了。

    顾峰深吸一口气,稳定自己的情绪,免得自己忍不住打人。

    “沐璇,你难道不相信小柔还一个孕妇么,你还这样狠心。”这个人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啊。

    如果不是黄小柔转过身,确实差不多毁容了。

    “活该,我还真是遗憾为什么不是那张勾引男人的脸呢,这样的狐狸精就应该毁容,免得去勾引别的男人?”

    看着顾峰一句话不说就是维护黄小柔,沐璇说话更加的难听。

    沐璇一直都是一个火爆的脾气,一点就炸。

    那里能够容忍被人欺负到自己头上,反正沐璇学不会的就是宽容了。

    自己不好过,那些让自己难受的人也不要想着快活。

    “就是,你这女的为什么就是这样凶狠对待我的我就不说了,小柔的肚子里面还有孩子呢,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当的起么?”

    顾老夫人就是希望有一个孙子,顾莹莹始终都是要嫁出去的。

    “我巴不得那个孩子去死,那个孩子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满足顾老夫人,沐璇恶狠狠的说到。

    自己这些年对于顾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到头来就是这样的结局,这些人都是巴不得自己去死的。

    “你看看你,娶都都是什么人啊,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我不管,如果小偷肚子里面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要活了,这个日子真是没办法过来?”

    顾老夫人一直都不喜欢沐璇,因为沐璇也许是因为沐家小姐的原因,所以态度一直都很嚣张。

    对于她这个婆婆压根就不尊重,比起黄小柔的温柔。

    两个人真的就是大相径庭的,也难怪顾老夫人区别对待。

    “沐璇,这些年我一直对你都是不错的吧,我没有那里对不起你吧,我现在不过就是想要一个儿子而已,没不要做的这样过分的?”顾峰看着沐璇,眼里都是冷意。

    走到一边,从不自己到底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协议。

    “这是离婚协议书,属于你的我都给你了,请你把字签了,以后我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顾峰说完扶着黄小柔直接走了,看都不看人一眼。

    黄小柔偏过头看着沐璇那个失魂落魄的模样,嘴角勾起笑意。

    这个人现在压根就不是自己的对手啊,沐璇啊沐璇,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沐锦这边,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很顺利的进行着。

    没什么太大的事情发生,唯一让沐锦觉得难受的就是那个赫连绪一直纠缠着凤玺。

    尽管凤玺一直都是不理不睬的,但是赫连溪依旧有本事。

    不管凤玺怎么样的态度,赫连溪一直都是没关系的。

    这让沐锦很无奈,第一次体会到了心里有点酸的感觉。

    怎么就会有这种死不要脸的女人呢,沐锦记得自己很清楚的表明了凤玺的位置了。

    赫连溪一直这样确实有些让人很生气的,凤玺是自己的,一直都是自己的,那些小三小四一边去。

    “怎么啦,老婆,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是不是心里不舒服?”

    凤玺看着沐锦很紧张,只要沐锦有一些异样的情绪凤玺都很紧张。

    何止心里不舒服啊,自己现在直接就是浑身就不舒服了。

    特别是那个赫连溪,自己真的一点都不想要见到那个人。

    “老婆?”沐锦一直不说话,凤玺就更加的紧张了。

    “老婆,有什么不舒服都事情你就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啊,你现在这样我很担心?”

    最害怕的就是沐锦一直不说话,那样自己就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凤玺很害怕和沐锦产生什么误会的,因为感情是真的经不起折腾啊。

    所以现在自己的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的,就怕哪里走错了,最后的结果自己承受不去。

    看着凤玺那个难看的脸色,沐锦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出口了,要不然一会儿凤玺的想法会更多的。

    “你这张脸倒是很吸引人啊?”

    之前的顾莹莹,现在的赫连溪,两个人都是非常缠人的哪一种。

    并且你说什么两个人都是选择性的屏蔽?

    “怎么啦,老婆?”凤玺也不是情商特别高的那一种,一时间有些不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