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学会检讨自己
    “想不到两个人一转眼就要结婚了,速度还真的很快啊?”

    感觉两个似乎也没有认识很久啊,但是感情确实很好,很让人羡慕的一对。

    “是啊,那时候我的阿锦似乎才这么大?”

    老夫人比了一个到自己腹部都位置,眼里都是回忆。

    想不到一转眼自己的小丫头就长大了,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看着自己的阿锦那么幸福,沐老夫人也是感同身受,因为沐锦是一个值得的人。

    “对呀,感觉时间不等人,阿锦长大了,我们也老了?”

    自己亲眼看着n那个孩子长大,还是有一些感触的。

    “就是,现在我啊,还是等着抱孙子呢?”

    或许是人老了,总是很喜欢小孩子在身边,那样才会更加的热闹。

    “你呀就等着吧,不会太远是?”沐锦那里给没关系的。

    就是凤玺那里不好好说话,因为凤玺的占有欲实在是太强大了。

    强大到不允许别人分散沐锦的注意力,技术那个人是自己的孩子。

    说起来,凤玺真的是一个很薄情的人,但是也是一个很深情的人,是一个矛盾的组合体。

    “那孩子啊,只要两个人好好在一起,我是不会在乎那些的?”只要自己的阿锦不会受委屈。

    “你呀,这些年一直都在担心沐锦,现在快要把她交代给别人了,到时候你也不会这样一直挂念了,因为凤玺是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沐锦一直都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以前都是。

    虽然吃了一些苦,但是不否认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有人宠着护着的。

    “多呀,那个孩子一直都很有福气,以前算命的先生就说过,这个孩子天生的富贵命?”

    那时候沐老夫人也只是随便听听。

    富贵命谁都有,但是不会生在豪门世家就会开心和幸福的,一些人为了自己的家族还是牺牲很多的。

    哪怕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要保留家族的荣耀。

    老夫人一直都不赞同,没有什么比一辈子的幸福更加的重要。

    谁也不值得你这样牺牲,有些路,一旦开口,就回不了头了,所以还是需要慎重的选择。

    “阿锦有你这样的奶奶,也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沐老夫人基本上什么事情泪水站在沐锦的角度给让考虑,就是为了顾及沐锦的感受。

    沐锦虽然没有父母陪在自己的身边,但是沐老夫人却给了她全世界。

    “那是我的孙子,我保护她不是应该的么,不过百密一疏,也有我照顾不到的时候,那个丫头应该受委屈了,不过现在有凤玺的保护,以后我也可以放心了!”

    凤玺的能力基本当没有几个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以后那些人就是想要谋害自己的阿锦,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或者说承受后果。

    一个男人,就是需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女人,要不然那个男人就配不上那个女人。

    “别操心了,阿锦现在幸福了?”有那样一个男让宠着自己,谁敢说沐锦不幸福。

    现在和沐锦作对的人那才是最难受的,因为凤玺是不会放过那些人的。

    “就是,你现在也可以放心了?”张妈和沐老夫人一起看着喜帖。

    “你觉得哪种好,我也不知道现在都是年轻人会不会喜欢我选择的这一种?”

    老夫人手里拿着的是一重比较复古的。

    “我就感觉你这一种不错,那些都太过于浮夸了,老夫人的眼光一直都很好啊?”

    毕竟也是见识过很多风浪的人这一点挑选东西的眼光还是有的。

    就是因为那个人太在乎了,所以才会这样不确定的。

    “这一种看着比较有韵味,我很喜欢呢?”

    看着自己手里的喜帖,仔细的摩擦,当初自己结婚的时候似乎用的也是这一种。

    自己一直都很幸福,所以沐锦会更加幸福的。

    “你挑选的阿锦都很喜欢啊?”两个人基本上都是相依为命,喜好什么的不会差距太大的,所以张妈觉得沐锦一定会喜欢。

    “真的么,其我也觉得不错,那就等着阿锦回来看看,自己喜欢不喜欢,不喜欢我们再继续挑选?”沐老夫人脸上喜气洋洋的。

    “母亲?”

    沐璇的哭泣声响起,沐老夫人的身子有一瞬间的颤抖,随即恢复淡然,看着自己手里都喜帖,自顾自的挑选,压根就不看那个走进来的人。

    那个人的死活都和自己没关系啦。

    沐老夫人对于沐璇这些年做的事情实在是痛恨。

    但是毕竟又是自己唯一的女儿,即使老夫人不喜欢也没有出手,那是对于沐璇最大的仁慈了。

    这些年,沐璇做的哪一件事情有一个作为长辈的觉悟。

    自己没本事就算了,自己不好也希望别人和自己一样糟糕。

    沐老夫人一直最失败的就是对于沐璇的教育了。

    自己当初也不知道哪里方式不对,怎么就会出现这样一个败类呢。

    “母亲?”看着沐老夫人不理自己,沐璇现在有些着急了。

    因为现在顾峰那里袭击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如果老夫人不在帮助自己,那么自己真多的一无所有了。

    想起自己净身出户那些人异样的眼神,沐璇感觉自己受不了。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我记得当初我把话语说的很清楚,沐家这里不在欢迎你?”

    沐老夫人还是没有抬头,现在沐璇这样应该就是在顾家遇见了什么自己不能解决的事情,所以才来找自己出手。

    如果换作是当初,沐老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受委屈了。

    还不沐璇哭着跑回来,自己早就杀到顾家,必须给一个教导了。

    但是这些年沐璇做的事情真的让人太失望了。

    现在沐老夫人对于沐璇是彻底的死心了,就当作自己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女儿。

    “母亲,你真的不管我么?”沐璇眼泪止不住都往下掉。

    一把年纪了,哭起来确实没有人任何的好感可言,可以说非常的丑了。

    但是现在沐璇已经顾不上那些了,心里都是惊慌。

    这些年自己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所以对于老夫人态度一直都很倨傲,根本就没有把老夫人当做是自己的母亲。

    完全忘记自己当初的一切都是老夫人一手给的。

    自己这些年确实不对,因为自己对于顾峰,确实没有做到一个妻子应该做的责任。

    现在顾峰背叛自己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沐璇一直高傲习惯了。

    当然是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了,这一切都是伊恩那个女人勾引自己的老公。

    “母亲,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对,你不要往心里去,那时候我不懂事,又被一些事情蒙蔽了眼睛,是我看不清楚谁才是对我最好的,对不起,母亲?”沐璇的眼泪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母亲,你现在一定要救救我,不然我都不知道我应该怎么活下去了?”

    因为顾峰给真的很想要给自己离婚,给那个狐狸精一个身份的,就是因为那个狐狸精说自己肚子里是一个男孩子。

    当初自己很害怕生孩子的那种痛苦。

    所以生下顾莹莹之后自己就去结扎了,就是为了不受罪。

    对于这件事情顾峰当初也是非常的生气的,但是那时候顾峰基本上什么都听自己的。

    就是自己的婆婆一再的劝说,自己也不需要。

    看着自己的态度这样的强硬,顾峰也只能作吧。

    其实男的都是那样的,嘴上说着不在,还是很希望自己有一个儿子可以传宗接代的。

    现在小柔的出现,无疑更好的满足了顾峰那个大男子的心里。

    现在顾峰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自己说什么现在顾峰也不会在乎的。

    更甚至,一心一意就是要和自己离婚,沐璇当然肯定不会就这样离婚的,自己这些年一直更多顾峰。

    没有功劳夜游苦劳,那一切都是自己和顾峰一起经历的。

    小柔那个小贱人凭什么坐享其成,自己该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绝对不会让那两人这样一直逍遥的,所以沐璇才会来找沐老夫人。

    当初的顾峰一直最害怕的就是沐老夫人。

    现在的沐璇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确实把事情做到的太绝对了。

    所以现在想要扭转局面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沐璇现在不禁有些暗恨自己了,就不应该把事情做的太绝对了,现在沐老夫人根本就不会买自己的仗。

    “那些都和我没关系,你和顾峰怎么样,都是你们的造化了,你现在来找我,我也没办法?”

    夫妻的感情一直都不是一个人可以维持的。

    当初的顾峰对于沐璇确实喜欢,但是也得挡不住这样一致的糟蹋,所以有今天的结果,都是沐璇自己做的。

    现在当然是自己尝试了,沐老夫人也不想管那些事情了,因为都和自己没关系。

    “母亲,母亲,对不起,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对,我道歉,你别这样?”

    现在沐璇是真的害怕了,沐老夫人是真的不打算出手,也就是说不打算插手自己的事情。

    但是现在自己就只有沐老夫人这一根稻草了,如果沐老夫人真的不管自己,自己就真的没办法了。

    所以,自己是绝对不能放弃沐老夫人这一根救命稻草的。

    “你的事情难道自己就没有一点觉悟么,沐璇,小时候是我太宠你了?”

    感觉沐璇做事情完全就是不用脑子的,并且一意孤行的特别厉害,完全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

    “母亲,以前我真的错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母亲,你不要这样,顾峰现在一心一意的就是想要和自己离婚,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母亲,我求求你,帮帮我,现在就只有你能够帮助我了?”

    沐璇上前一把抓主沐老夫人的手指,泪眼婆娑的。

    沐老夫二嫩抬起头,看着沐璇,说实话。

    沐璇一直都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基本上没有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狼狈的时候,现在这模样还是沐老夫人第一次看见。

    “母亲,母亲,你不要放弃我,我现在就只有你了?”

    现在的沐璇无助的就好像一个孩子,但是现在的沐老夫二嫩却学不会心软了。

    早些年自己那些仁慈之心早就被这个人折磨的干干净净得了,现在沐老夫人只是感觉。

    感觉自己真的很失败,沐璇真的被自己宠坏了。

    就是这一点处理事情的基本的能力都没有,现在还想要依赖自己,但是自己是不会出手的。

    现在就是一个机会,让沐璇好好体验一下,免得对于这些亲人那样不在乎。

    “我也没办法,沐璇,感情是两个事情,你现在和顾峰发生矛盾了你应该想办法去解决,而不是靠我的这里,来我这里是没有用的?”沐老夫二嫩抽出自己的手指。

    “母亲,你不能这样的,母亲,你就帮助我一次吧?”

    顾峰对于沐老夫人还是很畏惧的,主要沐老夫人开口,那个小贱人一定会滚蛋的。

    “母亲,当初你说过的,希望我幸福,但是我现在不幸福,难道母亲你忍心一直看着我这样煎熬么,我之前是不对,但是还不至于让你厌恶到进今天这个地步,是不是沐锦那个野种又在开始搬弄是非了?”

    看着沐老夫人的态度,沐璇把这一切都怪在沐锦的身上。

    其实沐锦还是很无辜的,因为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即使沐老夫人出手帮助沐璇,沐锦感觉自己都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即使在怎么样狠心,那也是自己的生下来的,也是自己的女人,舍不得很正常。

    换作是自己,沐锦不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比沐老夫人做的更好。

    所以将心比心,沐锦很理解沐老夫人的所作所为。

    只不过这些年沐璇也真的就是一直再找死,一直不停的作。

    导致沐老夫人对于人越来越失望,现在的木老弟人压根就不想要理睬沐璇,更不要说帮助沐璇了。

    “闭嘴,你还是这样一直执迷不悟的,帮助你不帮助你是我的问题,和阿锦有什么关系?”

    这个人也真是可以的,不反省自己却一直怪罪别人。

    “如果不是阿锦,你会一直宠着我的,都是沐锦夺走属于我的一切,你自己想想,自从那副野种出世之后,特别是那个野种的父母消失之后,母亲,你什么时候正眼看着我!”

    所以沐璇其实一直很怨恨,怨恨沐锦夺走属于自己一切。

    沐锦让自己不舒服,自己自然也不会让沐锦好过。

    那些属于自己的,自己一定会多回来的,无论用什么办法。

    自己是不会一直任由沐锦这样嚣张的,沐锦夺走属于自己的一切。

    “这不是阿锦都错误,沐璇,你还是一直没意识到自己写的错误,你真的以为只是沐锦的出现我才会冷落你的么?有时候你难道就不会思考一下自己现在的模样和所作所为,你自己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样子,还有没有一点名门小姐的风范?”

    一看见自己的这滚女儿,自己就觉得无奈。

    因为这时自己最失败的了,自己没有教导好自己的孩子。

    “母亲,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所以都是沐锦,你们为什么所有人都这样宠爱沐锦,沐锦到底有那里好的,让你这样不顾自己的生死?”

    “难道沐锦拥有的还不够么,沐珩给的还不够么,现在还要争夺属于自己的一切,母亲,难道我就不应该反抗么?”

    沐璇一直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所以自然看不得别人比自己更加的幸福,沐锦什么都有,自己的女儿却什么都没有。

    所以沐璇千方百计的自然就是想要为自己女儿谋取福利啊。

    因为顾峰没有用,顾莹莹就只能靠自己,要不然顾莹莹就什么都没有。

    所以作为一个母亲,沐璇的所作所为是可以理解的,。

    就是方式和方法太过于极端,没有人能够接受的了。

    “都不是,沐璇,难道你一直都学不会这样宽容么!”

    沐璇就是太自私了,一味地只是想到自己。

    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或者说自己想所作所为给别人带来什么伤害。

    “母亲,你还是在偏心沐锦?”沐璇还是不知道悔改。

    眼里有着恨意,对于沐锦的恨意不减反而增加了。

    “你走吧,我不想和你说话?”即使现在落到了现在这种境地,沐璇还是不知道反省。

    “母亲,母亲,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应该一直针对沐锦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只是你现在不能不管啊,莹莹也是你的孙女,你不能这样?”

    只要自己离婚,顾莹莹作为女儿什么都没有了。

    看那个小贱人的模样,是不会让顾莹莹得到什么的,那个小贱人就是想要自己净身出户。

    “那些都和我没关系,顾峰就是你自己当初的选择,我当初说了,关于夫妻之间的问题,你们自己解决,那些我管不着?”

    夫妻关系就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维护的。

    这些年沐老夫人把这一切都看到眼里,自己确实没立场去责怪顾峰什么。

    因为沐璇一直对于顾峰那就是不当做老公看到。

    对于沐璇而言,顾峰依旧还是一个外人,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外人。

    “你自己去解决,或者说自己多思考一下自己到底错在那里,你这些年自己做的那些错的太离谱了了?”沐老夫人说完拿起喜帖转身走上喽。

    “小姐,有时候你真的太过分了,你太伤害老夫人了?”

    沐璇做的这些事情伤的最重的就是沐老夫人了。

    这些年,沐璇真的很让人失望,就是自己这个局外人,看的都是非常的寒心的。

    更何况老夫人这样亲身体会的人,可能逼任何人都觉得难过吧,毕竟即使不说。

    沐璇也是沐老夫人唯一的女儿,还是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女儿,沐老夫让的心情可想而知。

    “管你什么事情,滚?”面对张妈,沐璇的态度就不是很好了。

    不过就是一个佣人而已,也敢来教训自己,真是不自量力。

    “小姐自重?”张妈说完之后直接跟着老夫人的方向走了,沐璇这样的人还真的有些不可理喻。

    难怪老夫人就是不想要帮助沐璇,换作自己。

    自己也不会想要帮助沐璇的,因为这样的人真的不值得。

    “张妈,你说我是不是太绝情了?”沐老夫人看着走到自己身后的张妈开口问道。

    “夫人,那些都不是你的问题,沐璇小姐确实需要一些教训,我说话有些冒昧,还请夫人见谅?”

    沐璇这样的人到了现在还是不知悔改,果然就是还是得不到教训。

    “也对,也许就是需要一些教训才会成长呢!”

    沐老夫人笑笑,自己以前就是太过于纵容沐璇了,才会养成现在这样无法无天的性格。

    现在自己不能再继续包庇了,沐璇就是需要一些事情来成长,要不然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沐老夫人放心吧,沐璇小姐总有一天会明白你的苦心的?”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就是沐老夫人也是一样的。

    嘴上说着不在乎,其实还是心软,心里比谁都在乎。

    “也许吧,真的希望有一天目眩能够发现自己错在那里,一直这样下去,最后不会有好下场的?”沐老夫人还是担心沐璇这个脾气,因为太极端了,就怕最后没有好下场。

    沐老夫人最怕的还是这个人想不通去找沐锦的麻烦,要是这个人想什么办法害沐锦,自己的处境会更加尴尬的。

    沐锦这边,看着那些原石不停的再拍卖,自己饶有兴致的看着。

    “老婆,有没有看上的,看上的话那就买?”

    沐锦一直安静的看着,没什么想法,这让凤玺不得不开口了。

    因为沐锦对于这些看得出来很感兴趣,既然感兴趣,凤玺自然愿意让人去尝试一下的。

    “你不怕我把你榨干?”沐锦有些话不假思索就说出口了,但是说出口之后就感觉有那里不对静。

    “老婆,如果你愿意的话,欢迎榨干我啊?”

    凤玺看着人抚摸这让腰间的大手非常暧昧的摩擦了一下,很是色情。

    沐锦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看着凤玺。

    这个人难道就这样没脸没皮的么,这样的话在这样的场合也能够看得出口。

    “老婆,你在害羞什么,难道我说错了,我的就是你的,所以自然不用去顾及去他什么外在的东西的,并且我的钱也就你有资格去用,其他的人,没有这个资格!”

    凤玺拿起一块橘子,喂给沐锦,沐锦顺从的吃下去。

    “甜不甜?”凤玺靠近人的耳朵,暧昧的问道。

    “注意一点你的行为举止,现在人很多?”

    看着凤玺,沐锦眼里有些小无奈了,这货一直就是想要粘着自己,这种粘人压根就是不分任何的场合的。

    “没事的,反正都不是外人?”凤玺一直都是这样肆无忌惮的。

    这样正好啊,宣布主权,沐锦就是自己,这些人最好不要觊觎,凤玺就是故意的。

    “你这样我们很尴尬,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非常的辣眼睛?”

    赫连诺感觉这里逼外面还精彩,因为看凤玺这个戏精可比看那些让有意思多了,并且还能学到很多东西。

    比如两个人相处的时候的那些,赫连诺现在就是再吸取那些自己需要的。

    “我这是要你学着点,要不然以后你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看着赫连诺,凤玺眼神里面有着调侃。

    “别打趣我了,快要看看,这里越到最后出来的都是最珍贵的,你可要看清楚了,别错过了?”

    赫连诺感觉自己还是跟不上凤玺的节奏。

    所以估计扯开话题,要不然凤玺这个明日节操的一会儿还不知道回说出什么惊讶的事情呢。

    “凤玺,你感觉哪个怎么样?”沐锦看着台上的那块青色的原石,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

    “喜欢那就买下来?”凤玺看着那块石头,只要沐锦喜欢,凤玺完全可以一掷千金。

    “那就买下来,我是真的喜欢!”沐锦看着凤玺,第一次这样简单明白的说自己喜欢什么东西。

    “去,就是我要那块石头,多少钱我都要?”凤玺对着一边的保镖说到。

    “去吧,既然沐锦小姐喜欢,那就买下来?”

    赫连诺点头,别说沐锦只是喜欢这一块石头。

    赫连诺完全就是相信沐锦喜欢天上的星星,凤玺也会想方设法的给沐锦摘下来。

    “是?”

    “老婆还喜欢什么,一起买了?”沐锦喜欢的东西很少了,所以只要沐锦喜欢的,凤玺毫不犹豫的就是买下来。

    “没有了,我很好奇那里面是什么,就是感觉很有缘?”感觉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吸引自己一样。

    “喜欢就好?”凤玺一贯的作风。

    “少主,这是你要的原石?”很快的,就有人捧着那一块原石上来了。

    “是这一位沐锦小姐的?”赫连诺示意送到沐锦的面前。

    “谢谢,麻烦了?”沐锦拿起那一块青色的原石,开始观看起来。

    “这个原石是不是可以切开的,我很想要知道里面是什么?”沐锦看着凤玺,眼里有着希望。

    “当然可以的?”凤玺点点头。

    “那就切开看看?”看着沐锦迫不及待的模样,凤玺笑笑。

    “赫连少爷,麻烦了?”凤玺看着一边的赫连诺,凤玺相信赫连诺对于这方便会更加的擅长。

    “不客气?”赫连诺安排了一下,很快切割师就来了。

    一般切割原石都是有这专门的人的。

    因为原石里面有时候会是非常贵重的,所以害怕损坏,当初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这些切割师有着很精湛的技术,一般的情况下都不会出问题,所以这样才是最保险的。

    “少主?”进来的人首先给赫连诺行礼,赫连诺在清幽秘境有着很高的位置,这些人都是不敢放肆的。

    “把这一块原石切开看看?”赫连诺指着那一块原石说到。

    “可以的,少主?”切割的师傅看着那一块原石眉头皱起来了,原石都色泽是很好没错,但是总体的感觉就是哪里不对静。

    “这一块原石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看着切割都师傅迟迟的不肯下手,赫连诺有些疑惑。

    “不知道少主这一块原石是从哪里得来的,买主是谁啊,这块石头很奇怪?”

    石头很天然没错,但是天然的有些不对劲了,就好像被人动过手脚一样的。

    “怎么了,这一块石头是我的?”沐锦看着人开口。

    “夫人,这一块石头有些奇怪,天然的恰到好处?”切割的师傅显然有着很高的水平,对于这些东西懂的很到位。

    “你的意思就是”沐锦看着那一块原石,越看越觉得不对静,不知道想到什么。

    沐锦快速的拿起拿一块石头,朝着外面就抛去。

    “快蹲下?”

    沐锦大声的说道,自己的警觉性越来越低了,这些人还真的就是该死,既然想要谋害自己的。

    但是沐锦的话才刚刚说完,响亮的爆炸声就响起了。

    凤玺反射性条件的就把沐锦抱在自己的怀里。

    “怎么回事!”凤玺的眼里看着那烟雾缭绕的地方眼里都是嗜血的笑意。

    不用说也是知道这是谁的手笔了,凌弑天还真的一点都不想要放过自己呢,居然给自己耍这样的心机。

    “应该是有人故意设计的,要不然原石不会存在这样的情况?”

    赫连诺眼里也是寒意,紧紧的抱着自己怀里的赫连冰。

    比起沐锦这样经历过无数枪林弹雨的人,赫连冰很显然的那就是受到了惊吓。

    窝在赫连诺的怀里瑟瑟发抖的,不敢睁开眼睛,毕竟这样的事情也是第一次经历。

    “老婆,伤到那里没有?”凤玺查看着沐锦有没有伤害到自己。

    “我没事,真的太不细心了,你呢?凤玺,有事情没有?”

    凤玺重点都在保护自己,所以自己当然不会受伤,现在该担心的应该是凤玺。

    “我没事的,老公不怕这些,倒是你细皮嫩肉的,老公舍不得啊?”

    舍不得看见沐锦受那怕就是一点点的伤害。

    “我没事的,到底是谁啊,心思居然这样歹毒?”

    这些炸弹自己以前也该见过一些的,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而已,还是在这样人多的场合。

    那些人还真的就是丧心病狂,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没事的,这些事情以后慢慢的算,欠了的总是要还的?”

    凤玺拍着沐锦的背,就怕人收到惊吓,凌弑天那里是必须死的,不顾一切自己也要那个人死!

    极端的不是一个人,凤玺这样的人疯狂的起来还是很吓人的。

    “抱歉,凤玺,沐锦小姐,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赫连诺看着两个人,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如果不是沐锦警惕性太高,晚一步的话,这些人都得死啊,这居心还真的就是很歹毒啊。

    赫连绪还真的就是舍得下血本啊,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能这样肆无忌惮。

    “没事的,这些都和你没关系?”沐锦摇摇头,又不是赫连诺做的,沐锦不会随便的冤枉人的。

    “谢谢理解?”凤玺那里一看就是不好交代的,所以赫连诺自然选择一个比较好说话的。

    现在凤玺的情绪不是很稳定,所以赫连诺当然不敢开口了。

    “老婆,我们走吧?”凤玺的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这已经是自己在身边的第二次,那些人真的就是找死。

    凤玺如果之前还是有摇摆不定的心思帮助不帮助赫连诺的话,现在基本上已经下决定了。

    就算自己不和赫连诺合作,自己也要那个人去死,敢伤害沐锦,真的就是不可饶恕啊。

    “好了,不生气了,我不是没事么?”

    看着凤玺比自己还紧张的模样,沐锦赶紧出口安慰人。

    一直都知道关于自己的事情,凤玺就是特别的没有安全感?

    “老婆,我怕?”紧紧的抱着人,凤玺仍旧还是觉得不满足。

    真的很想找一个地方,自己和沐锦两个就好了,再也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都人来谋害沐锦。

    “傻,我不是一直在你的身边嘛,怕什么,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除非死亡才能够将两个人分离,要不然沐锦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弃凤玺的,放弃这样爱护自己的一个人的。

    “但是我还是怕,我怕我那一天不注意了,你就受伤了。”

    那一天我不注意,你就不在了,那样的结果自己承受不了。

    “傻,别怕,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一定不会分离的?”

    这辈子只想要和凤玺在一起再也不分离,其他的大都是浮云啊。

    而这里的响动显然也是惊动了一些人的,就比如这里的老板。

    “这里是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着这里面依旧还是完好无损的人赫连绪心里感觉杜有些遗憾了,怎么一个都没死呢。

    “赫连叔叔,这里的事情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啊?”

    赫连诺看着人脸色更加不好了,多半都都是因为这个人。

    今天这件事情,赫连绪一定有着很大的联系。

    赫连诺不相信赫连绪和这样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想起这里,赫连诺的神情更加的阴郁了。

    “这里的事情我很抱歉,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出来,给你们大家一个交代?”赫连绪看着几个人眼里都是歉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