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继续秀恩爱
    “是是是,我家暖暖是有着盛世美颜的小仙女,我家暖暖最好了!”

    乔墨白就算看不见,也真的白云暖绝对不是差的哪一种。

    并且,即使长的不怎么样自己也不介意,因为自己遇见的时候自己就是瞎的。

    “那可不,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试一下?”白云暖的眼神有些向往,自己真的要结婚了。

    “好的,你小心一点,总是冒冒失失的。”乔墨白还是不放心白云暖一个人。

    “大叔啊,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你别这样紧张,我马上就回来的?”白云暖其实更担心乔墨白一个人在这里的。

    “好的?”但是还是舍不得放开白云暖的手指。

    “大叔,等我一下,马上回来?”白云暖的声音很温柔。

    而一边的小姑娘看着两个人这样的恩爱眼里有着羡慕,。

    因为现在这样恩爱的很少了。

    那些都是互相将就或者说直接就是奉子成婚,那都是逼不得已的。

    “小姐,这边请,很快的,不必担心,我们这路有监控器的。”

    小姑娘看着白云暖依依不舍的模样有些好笑。

    “他看不见?”白云暖很怕被人欺负乔墨白。

    “那位先生倒是一个很有福气的,有你这样的女朋友!”

    小姑娘感觉其实白云暖很不容易的,那样全心全意的照顾一个人,并且这样的细心入微。

    “谢谢你,其实都是他一直在照顾我,虽然她眼睛看不见,但是是一个很好的人,其实是我有福气遇见这样的一个人?”

    白云暖眼里都是温柔的笑意,乔墨白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其实有时候是自己赚了。

    “对呀,其实两个人走到一起真的不容易啊,想要踏进婚姻的殿堂更加的不容易,所以能够在一起就要好好的珍惜!”

    小姑娘看过很多的人,随意这一点感悟还是有的。

    “谢谢你,我们一定会幸福的!”白云暖微微一笑。

    接下来挑选婚纱的的事情就是年轻的小姑娘一直在做。

    白云暖看的眼花缭乱的,真的很好看啊,看着每一件都很好看。

    “感觉还不错唉?”白云暖伸出手抚摸了了一下,这些婚纱真的奢华啊。

    “对的,这一些都是最近店里新进来的,并且基本上都是限量的,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小姑娘给白云暖介绍。

    “你们店里倒是很有特色啊,就是我选择困难症,真的不知道什么款式比较适合我?”白云暖的脸上有些纠结。

    “当然,这一直都是我们店里的特色?”

    这家婚纱店在苏城也是首屈一指的,一家婚纱店想要永久的生存下去。

    是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所以这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独一无二的。

    “其实小姐看起来很年轻,可以试试这种抹胸的?”

    因为白云暖属于那种卡哇伊的,非常的可爱,身材看着是不错,但是走性感路线白云暖是不行的。

    所以给白云暖推荐的都是抹胸的,并且看起里比较唯美和可爱的。

    选婚纱不一定要有多奢华,但是一定要适合自己。

    “我试试!”白云暖拿过人给自己挑选的婚纱开始试穿起来。

    而乔墨白在外面一直等着,都等着有一些不耐烦了。

    “先生不要着急,现在这里耐心的等一下?”

    另外一个人看着乔墨白有着急,连忙走上前说到。

    其实除开乔墨白那双眼睛,颜值一般人还真的比不上,很耐看,并且看起开很舒服。

    “谢谢,我想要知道刚刚进去那个人似乎进去很久了,为什么一直没出来?”

    乔墨白现在很担心,现在白云暖离开自己太久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先生大可以放心,女孩子么,选婚纱的时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辈子就结一次婚,所以是很慎重,那也是可以理解的!”看着乔墨白,笑了一下。

    “谢谢,那我再等一下?”乔墨白眼巴巴的看着白云暖进去的地方,眼里都是急切。

    直到乔墨白差不多抑制不住想要进去了,白云暖才幽幽的走出来。

    乔墨白直直的看着那迷迷糊糊的白色身影,乔墨白伸出手,想要去牵白云暖的手指。

    白云暖看着自己的,再看看乔墨白,提着自己的裙子,有些紧张。

    “暖暖?”

    乔墨白的声音很低沉,很轻柔,看着白云暖的方向。

    自己真的还要和这个人结婚了,两个人以后真的会永远的早一起了,再也不分开了。

    “大叔?”白云暖有些紧张,一步一步的走着,走向乔墨白,看着那个等着自己。

    “嗯,我等你很久了?”乔墨白都快要等的不耐烦了。

    “嘻嘻嘻,是不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抱歉,一直都在挑选,感觉都很喜欢?”

    对于美好的东西谁不喜欢啊,白云暖也是一样的。

    “喜欢么?”乔墨白的声音很温柔,看着白云暖,影子模糊。

    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因为白云暖的身影就在自己的心里。

    “大叔,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这样漂亮啊?”

    白云暖现在才发现其实自己还是一个好苗子啊。

    之前看着沐锦就很羡慕,因为沐锦不需要那些衣服的衬托。

    穿什么都很漂亮,因为颜值摆在那里啊,由不得白云暖不羡慕。

    现在白云暖才稍微有一点自信,看着乔墨白,很开心。

    “很好看,我家暖暖穿婚纱一定要是最好看的!”乔墨白拉着人的手指,感觉自己很幸福。

    “是的,先生,小姐穿上婚纱确实很美,因为很适合她?”

    站在一边的小姑娘看着白云暖身上的婚纱很满意。

    “对呀,大叔,终于穿上婚纱了!”

    终于穿上婚纱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了,终于要嫁给爱情了。

    “是啊,以后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暖暖,谢谢你?”

    看着白云暖为自己穿上婚纱,乔墨白很感动啊,能够娶到白云暖真的就是一种运气了。

    “大叔,你去试试吧,衣服我都给你选好了,你穿上一定会很帅气的。”西装白云暖都给乔墨白选好了。

    “好的,那我去试试?”乔墨白还是相信白云暖的眼光。

    “白小姐的眼光还是很好的,先生可以去试试?”

    乔墨白的衣服是白云暖亲自挑选的。

    毕竟是自己心爱的男人,还是很想要乔墨白穿上自己亲自挑选的衣服。

    “好的,我家暖暖的眼光我是相信的?”乔墨白拿着白云暖挑选的衣服,走进去开始换。

    而此时的乔家。

    “母亲,墨白和暖暖去哪里了,怎么一直没看见?”

    宋淑珍看着在花园里晒太阳的老夫人,开口问道,语气有些小心翼翼。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么,你什么时候这样关心墨白了?”

    这些人一直都是恨不得乔墨白去死的,那样就不会阻挡自己的利益了。

    要不然这些人总是怕乔墨白那一天恢复了,夺走乔家的一切。

    不过这也不是夺,自己内定的继承人。

    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一场意外,乔家的这一切都不会有乔逸轩什么事情。

    主要是乔逸轩真的没有什么商业头脑,做了这些年也没什么突出的业绩,没有当初乔墨白在的时候的哪一种辉煌了。

    但是自己这个儿子一直都是不甘平凡,总想着做出一点业绩,这些年过去了,似乎也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老夫人对于那个人也是死心了,想要怎么样折腾那就怎么样折腾吧。

    现在自己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管了,主要自己的墨白好好的和白云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老夫人人呢就感觉知足了。

    想起两个人的今天说要去试婚纱,乔家的好事似乎也不远了。

    “母亲,你怎么能这样上,我也是墨白的嫂子,关心一下这个小叔子不过分吧,一整天就跟着白云暖,那个女人迟早把自己的尾巴翘上天。”

    一直都是看不习惯白云暖的,自然不会希望那个人幸福。

    看着白云暖幸福自己救你的这心里很不舒服。

    自己的老公喝儿子,白云暖欺负的很彻底啊。

    ?差不多都把人废了这一点让宋淑珍一点都不甘心。

    “嫂子关心小叔子是可以的,但是你关心墨白那就是不对劲的,你自己是什么样自己的应该用不着我提醒你,宋淑珍别做一些无谓的挣扎了,白云暖我是很看好的,任何人都不会阻拦的,你一直这样有意思,你和墨白的恩怨也和暖暖没关系,暖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孩子,我不希望她受伤?”

    当初乔墨白的车祸,乔老夫人也是猜想了一下,但是始终还是不敢往深处想,因为太害怕。

    害怕那一场差不多要了乔墨白性命都车祸只是别人故意设计的。

    而设计乔墨白的让老夫让心里也有点数。

    但是一些东西即使知道也不能说出来,乔逸轩在不对那也是自己的儿子。

    失去其中的一个都会让自己痛苦的,所以有时候老夫人还是很痛苦的。

    总感觉自己太自私了,对于乔墨白一点都不公平。

    所以理所当然的,老夫人现在自然更加的希望乔墨白幸福,现在乔墨白都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还不然自己会更加愧疚的。

    “母亲,你还真的就是十年如一日都偏心了,提前偏心乔墨白,现在偏心白云暖,白云暖难带比我更好,为什么你一直不喜欢我,却喜欢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人?”

    自己虽然当初出身是不怎么样,但是自己所有的一切还是很优秀的。

    “我觉得你应该明白的,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你难道不知道么?还需要玩重复几遍?”

    看着宋淑珍老夫人语气很冷,眼神淡淡的。

    “以前你偏心乔墨白,所以乔墨白残废了,现在你偏心白云暖,你就不怕突然有一天白云暖消失么?”宋淑珍话语里面的意思很明显。

    “你敢!”乔老夫人的反应很大,看着宋淑珍很愤怒。

    这些人为什么就是学不会安分守己呢?非要逼自己出手赶尽杀绝才舒服是不是?

    “你敢动暖暖一根头发试试?”现在白云暖就是乔墨白的一切。

    白云暖出事这不是就是想要自己的的儿子活不下去没。

    “妈,是你一直都在逼我,我也很无奈啊?”宋淑珍的脸上都是笑意,看着乔老夫人。

    “白云暖那个贱人到底那里好的,一直都喜欢装腔作势的,你都不知道那个人有多么的心,简直就是白莲花,你知道不知道白云暖多么都恶毒么。”

    “那个人在你面前就是一副乖孩子的形象,但是其实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她差一点就毁了我的二组和老公,我老公就是你的儿子差一点被她废了?”宋淑珍的眼神有些狰狞,真的太狠白云暖了。

    有时候恨不得白云暖去死,那样的人为什么还要一直活着呢。

    “那你知道为什么白云暖会和人产生冲突么,有时候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你怎么不问问自己的老公到底干了什么别人不能接受的事情!”

    乔老夫人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儿子的,一定就是想要占白云暖的便宜。

    但是跌到铁板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默默承受不反抗的,白云暖就不是那样的人。

    “母亲,那是你的儿子,白云暖不过就是一个外人,你还真的维护呢?”宋淑珍眼里有着嘲讽,就是觉得老夫人偏心。

    “你这样迟早会害了自己的宋淑珍,你如果一直还是这种心态,我觉得大家没不要在一起说了?”

    乔老夫人站起来不打算再继续和这个让废话。

    因为说不到一块去的,所以真的没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反正自己无论说什么,对于宋淑珍而言,自己就是偏心就是想要维护白云暖。

    其实有时候人还是检讨一下自己,别总是觉得都是别人对不起自己的。

    所以说,宋淑珍这样的还是真的自私了,这样自己也会把自己害死的。

    “没必要,母亲,你和我一直都是没话题的,因为你就是瞧不起我的出身,觉得我家世不清白?”

    宋淑珍简直就是无所畏惧了。

    可能现在自己说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你真的以为就只是你家世不清白?”

    乔老夫人感觉这些年这个人的脑子依旧还是当初都水平啊。

    自己绝对不是那种有着门第观念的。

    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喜欢白云暖,就是因为白云暖坦诚不做作。

    当初的宋淑珍为了嫁进豪门,自己住的那些事情。

    那一个都是直接让自己下不来台的,简直就是丢脸。

    现在居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还责怪自己不能给她相同的待遇。

    自己都和别人不一样,凭什么要相同的待遇。

    这个人压根就比不上白云暖,白云暖比她简直就是好太多了。

    如果白云暖也是这种性格,乔老夫人是绝对不会让她进乔家的大门的。

    因为这样的人和乔墨白是不会走的长远的,所以自然不会答应这一门婚事。

    “我不明白,明明就是你偏心,你一直就是对我有意见,你就是看不惯我!”宋淑珍就是觉得乔老夫人针对自己。

    “算了,和你说不明白的,你这样的人也就到这里了,有时间多去专研一下其他的,而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乔老夫人打算走了。

    “奶奶,我们聊一下怎么样?”余温岚的声音响起。

    “有什么事情,温岚,有些事情过去了,有些人也已经错过了,错过了那就不会再回来了,其实缘分都不在了,你也不要勉强?”

    乔老夫人也知道人是找自己干什么,但是真的回不去了。

    再说当初放弃乔墨白也是这个人自己的选择,所以,现在即使后悔了,但是人都走远了,回不来了。

    “奶奶,你是知道我的,我当初真的有自己的苦衷?”

    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家族,自己不能不顾及自己身后的家族啊,有些事情确实身不由己啊。

    当初随意的放弃乔墨白自己也很后悔的,现在是真的想要弥补啊。

    “温岚,当初我一直都很欣赏你的果断,不会拖沓,所以别让我失望好不好。”

    余温岚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所以乔老夫人先把自己的话说清楚了,免得以后大家都很难做。

    “伯母,我当初真的有苦衷的,你就在给我一个机会了?”

    余温岚还是不想要就这样放弃,眼睁睁的看着幸福就这样远去。

    乔墨白是一个很好的人,是一个不能错过的人。

    “温岚,伯母的话很清楚了,你和墨白没有那个缘分的,所以你还是放弃吧,别做一些无谓的挣扎了,那样只会让我更加的看不起你,真的,有些东西还是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候!”

    早就回不去了,其实当初即使余温岚不离开。

    两个人也是未必走到最后的,因为当初的乔墨白对于余温岚真的没感觉,所以很多东西都是未必的。

    “伯母”看着乔老夫人的神色,余温岚才是真的意识到自己没机会了。

    自己一直都认为白云暖不如自己,但是那是这两个人都是很喜欢她呢。

    “回去吧,以后有机会也可以过来,我依旧是你的伯母。”

    这个是自己一直看着长大的,肯定做不到老死不相往来。

    “嗯!”余温岚笑得非常的勉强。

    “伯母先走了,约好了人看日子?”说起这个就觉得很高兴,毕竟是喜事啊。

    不等两个人再继续说话,乔老夫人就先走了,这两个人就是一根筋,现在没办法沟通,所以还是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有一天,总有一件事情会让你醒悟的,也许现在还不是什么时候。

    沐锦这边。

    午休完了之后醒过来自己还在凤玺的怀里,眨眨眼睛。

    “唔”蒙着自己的眼睛,看着突然袭击自己的人,眼里有些疑惑。

    “我家沐沐还可爱?”沐锦刚刚醒过来的时候眼里有些水雾,看起来很是迷离,配上那个无辜的表情,确实真的有些另类的萌啊。

    所以凤玺才忍不住袭击人的,直接一口亲上去。

    “起床,下午我们不是要去看赌石会么?”沐锦看着紧紧的抱着自己的人,蹭了蹭凤玺的下巴,有些撒娇的意味。

    “不想起,一起睡觉不好么,那里的人太多了?”

    一点都不喜欢别人注视沐锦的模样,那样的眼光自己忍受不了。

    “走吧,以前都没有见过的,很想要看看?”

    沐锦起身,自己不起凤玺是绝对不会起的,真的就是太了解凤玺了,这个人一直都是很黏人的。

    “老婆~”难道就不能安静的陪着自己一会儿。

    “凤玺,我是真的想去看看?”

    以前一直都是忙于公司的事务,平时有时间就是处理文件,所以根本没时间让自己好好的放松。

    现在有机会了,沐锦想要到处去看看,因为自己的见识是真的很浅薄。

    “老婆,我带你去,你想要看的风景我都会带你去的。”

    看着沐锦,凤玺感觉自己心软了,因为以前沐锦过的确实有些单调,对于这些事情好奇也很正常的。

    “好,等以后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你牛带我浪迹天涯吧?”

    那时候估计就没有负担了,就可以去看看世界了。

    “好的,到时候一起,带你看遍世界所以你想要看的风景?”

    那些小鬼什么的,凤玺感觉自己暂时是不会要的。

    因为吸引沐锦注意什么的自己也是最讨厌的。

    两个人去洗漱,而正在来找沐锦的赫连冰却被人拦截了。

    “野种这是打算去哪里呢?”赫连溪看着赫连冰,这个自己的姐姐,眼里都是不谢。

    “注意你说话的态度,这里不是不应该放肆的地方?”

    知道这个人不舒服自己,所以赫连冰当然知道自己的立场。

    因为这些人都是想要谋害自己的弟弟的,所以赫连冰对于人也不是太客气。

    “野种,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客气一点,还不然我有的是办法弄死你?”赫连溪看着对自己不客气的人,自己很生气。

    “请你说话客气一点,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赫连冰自己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不受人待见的。

    所以有时候态度还是必须强硬。

    “如果今天我就不让你走了呢,你能拿我怎么样?”

    看着赫连冰,赫连溪简直就是无所畏惧,因为没有赫连诺这个人什么都不是。

    就是一直有着病秧子的保护,真的不知道这个野种有着什么样的魅力,让那个病秧子一直维护。

    “让开!”赫连冰的面色直接冷了。

    “野种,你以为你是谁啊,敢这样命令我,不过就是家族不要的废物而已,哦,对了,可能赫连诺病秧子还是没有告诉你吧!”赫连溪看着人有些幸灾乐祸,毕竟对方真的不咋样。

    因为赫连冰就是家族遗弃的东西而已,那些人根本不就觉得无关紧要,因为赫连冰就是用来为家族牺牲的。

    “你什么意思?”看着赫连溪,赫连冰的眼里有着一丝慌乱,虽然自己最后的下场自己早就做好准备了,但是还是有些不能面对。

    因为那些人给自己安排的一定不是那种好的,那些人需要的都是利益。

    “你知道不知道对方是谁,不知道也不要紧,我现在告诉你,也让你最好一个准备。”赫连溪的脸上都是笑意。

    “不用了,那些事情我不需要知道,也没必要知道?”赫连冰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因为没必要担心,逃不过的还是逃不过。

    有些事情就是既定的,自己没不要反驳,都是命运啊。

    自己还是没运气,没运气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就是你最”赫连溪话才刚刚说出口,变被打断了。

    “住口,给我闭嘴?”赫连诺的声音响起,有些阴沉。

    这些人总是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给赫连冰赫连冰难看。

    “诺诺?”

    看着赫连诺,赫连冰这颗心就放下了。

    在赫连诺的身边一直都很有安全感,在赫连冰的心里,赫连诺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厉害到自己什么的不怕。

    “姐姐,怎么啦,刚刚受委屈没有?”

    看着自己的姐姐,赫连诺四处打量,就怕赫连冰受委屈。

    “赫连溪,你是不是找死,你想要找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如果不是现在不能动赫连溪,赫连诺一定会让人生不如死的。

    自己恨这些人也不熟一天两天了,真的恨不得这些人去死,自己都管不了自己,那就应该去死!

    “怎么?心疼了,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和这个野种的关系很暧昧都,该不会就是那些人说的那种关系吧,她可是你的姐姐啊,还真的下得去手啊,赫连诺,你什么时候这样不挑食了。”

    赫连溪的眼里嘲讽更加的浓郁了,在她看来,两个人就是这种关系。

    那种让自己恶心的关系,还真的让人很不舒服呢。

    “你们两个让苟且在一起,难道不觉得恶心么,赫连诺,你应该知道的,赫连冰,只能是家族联姻牺牲的废物而已,”

    赫连溪眼里有着幸灾乐祸,两个人就是不能在一起。

    还是互相煎熬吧,在一起幸福自己也不会允许的。

    “看看赫连冰的模样,估计还不知道自己距离幸福越来越近了吧?”看着两个人的模样,估计赫连诺就没有给赫连冰说过。

    还真的保护的很好呢,还真的嫉妒赫连冰那,不过就是一个野种而已,这些人也都在拼命都维护。

    “和你没关系,我姐姐以后自会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其余的她是不会嫁的?”

    这是自己最后的底线了,那些人最好不要打赫连冰的注意,不然不要怪自己不客气。

    “那就拭目以待了,还真是期待赫连冰结婚的场面呢,我等着?”

    赫连溪说完看了两个人一眼,转过身子走了。

    因为她知道南宫月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注意的。

    在南宫月的心里,什么都没有稳固自己都地位重要。

    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赫连冰那个无关紧要的人很值得。

    南宫月一直都是这样自私,一直都是这样一意孤行不听取任何人的意见。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看着赫连诺,赫连冰的眼里有着询问。

    迎着赫连冰的眼神,那些直接编造的谎话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

    “是的?”

    确实南宫月打算牺牲赫连冰,因为就好像赫连溪说的一样。

    那个人太自私了,自私的眼里容不下别人,自私的对于别人的牺牲都无所谓。

    “是谁?”赫连冰的脸色一瞬间有些惨白,看着赫连诺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很惹人心疼。

    “姐姐,是谁不重要,我是不会让那些人利用你的,所以姐姐,你不要担心?”赫连诺最希望的就是这个人幸福了。

    “诺诺,你不明白的,母亲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

    对于那个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怎么可能放过自己,真的不可能的。

    如果那样做可以给赫连诺带来利益话,赫连冰的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自己应该不会拒绝的。

    “对方是谁?”看着赫连诺,赫连冰的心里有一些想法。

    但是因为这样,所以身子都有一些颤抖,如果是那个人,如果是那个人。

    “姐姐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赫连诺看着人,保证道。

    “诺诺,是不是那个林龙?”自己一直都非常的讨厌的。

    因为林龙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一天就是纵情声色。

    而那个人一直都是觊觎自己的美色的。

    所以联姻的对象就是林家的话,那么人选就是自己了,那说毋庸置疑的。

    “嗯,姐姐,你别担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解决的!”

    林龙那里现在确实不好对付,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

    那个人居然觊觎自己的姐姐,自己有办法弄死他,那个纨绔子弟。

    “诺诺,林家不好对付的?”林家的势力在这里确实算得上不错的。

    所以那些人都是给一些面子的,上赶着都要去讨好。

    “诺诺,你现在的位置不稳定,要不姐接直接”赫连冰想说自己嫁过去吧,却被赫连诺阻止了。

    “姐姐,你说的什么话,别为任何人牺牲自己!”因为任何人都不值得赫连冰牺牲。

    “恩,我相信你?”赫连冰点点头。

    “走吧,我相信你,我们先去找沐锦,有时间就多和沐锦交流,别想一些乱七八糟的,那样自己的心情也不是好的。”赫连诺很赞成这两个人相处在一起。

    “走,我也很喜欢沐锦的!”赫连冰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沐锦的感觉。

    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是菱角还是恨锋利的。

    那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但是让人讨厌就是了。

    两人来的时候,凤玺和沐锦在吃东西,准确的说。

    是凤玺单方面是喂沐锦,沐锦眼里有些无奈,但是还是努力的去适应。

    “好吃不?”看着沐锦,这谢都不是自己做的,感觉味道很一般,就是不知道沐锦吃的习惯不。

    但是还是依旧让沐锦吃一点,凤玺不知道最近是不是自己为沐锦膳食不够美味了,沐锦吃的都不多。

    “还行啊,就是感觉有些腻啊?”沐锦对于甜食不太喜欢,但都因为是凤玺喂的,所以沐锦才会不得不吃的。

    “觉得腻的话,那我们就不吃了,一会儿我给你做,想要吃什么?”凤玺看着人有些心疼,都瘦了。

    “没事的,我没你想的这样弱不禁风的,就是感觉没适应过来这里的饮食!”

    沐锦不知道应该形容这里的膳食,味道和苏城的大相径庭,自己现在不太喜欢这里的膳食。

    “吃不习惯嘛,吃不习惯你怎么不和我说,吃不习惯我们就不吃了,那些人做的都是一些什么,晚一点老公亲自给你做,真是废物。”凤玺心疼自己的老婆。

    还以为让沐锦试一下这里的膳食,没想到人不喜欢。

    “没关系的,我不太挑食?”

    现在说这句话沐锦有些心虚,确实自己之前不太挑食。

    但是自从和凤玺在一起之后,凤玺就把自己的胃养的更加的娇了。

    现在对于这些不太好吃的,是真的下不了口。

    “以后不喜欢就要和我说,老婆,不要勉强自己,老公其实很愿意给你服务的?”

    抽出纸巾给沐锦擦拭嘴角,沐锦带着笑意,看着人眼里都是璀璨的星辰。

    赫连诺和赫连冰看着两个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因为这两个人真的太腻歪了,直接就是让人掉鸡皮疙瘩。

    “老婆,想吃什么?”凤玺真的打算去给人做,委屈任何人都可以。

    但是不能维护自己的老婆,直接无视赫连诺她们。

    “客人来了,先过来招到一下!”看着赫连诺,沐锦扬起笑意。

    “快过来坐,一直站在那里不尴尬么?”

    沐锦早就发现两个人来了,但是着两个人却一直站在那里不进来。

    “这不是怕打扰你们秀恩爱么,尴尬癌都犯了!”赫连诺就比较容易适应了,看着沐锦眼里有着调侃。

    “难道你现在来就不打扰了么,一点自觉都没有。”凤玺眼里有着嫌弃,一点眼色都没有。

    “”难道知道人来了你就不知道回避一下么,还在继续秀恩爱,这样真的好嘛!

    “现在中午了!”赫连冰看着沐锦脸上有着温和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