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去往清幽秘境
    “放心吧,有姐姐在,你不会有事情的,姐姐不会让你有事情的?”

    看着自己的弟弟,赫连冰的眼里有着伤痛,其实赫连诺真的就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人。

    只不过一直被那个遗传的诅咒折磨的。

    要不然赫连诺一定会比现在更加的出色。

    自己的弟弟即使身体不好,也能够把那些人设计的溃不成军的。

    “姐姐,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是什么的!”看着赫连诺眼里的期待,赫连冰不在拒绝。

    “姐姐就是怕你身体受不了,你呀就输不懂得安分,难道就不能让姐姐不操心?”

    赫连冰看着赫连诺摇摇头,倒也不在拒绝,而是和赫连诺一去走出去。

    既然赫连诺想要去那就去看看到底什么人,清幽秘境一直都没有什么人了。

    沐锦这边,看着周围,一直跟着凤玺不敢乱走动。

    “沐沐别怕,我在的?”凤玺在的地方该绝对不会让别人伤害自己的老婆的。

    “我小心!”

    “小心?”两个的感觉都是恨敏锐的。

    沐锦感觉有危险靠近,但是凤玺确实直接看见了那些人。

    “擅自闯入清幽秘境者t必须死?”

    那些人看着两个人,应该就是赫连绪吩咐的一男一女了,不说其他的,直接就是开打。

    “你们是什么人?”凤玺看着这些人眼里有着狠意。

    因为这些人下手之间一点都不留情,很显然就是想要他死。

    特别是沐锦,那些人就好像不要命一样疯狂的攻击沐锦,凤玺直接眼睛都红了。

    “你们这些人就是该死?”所有伤害沐锦的人都必须死。

    这些人真是找死,自己一直都舍不得伤害,这些人倒好。

    “凤玺,你怎么样了?”大雾已经让沐锦看不真确凤玺的情况了,听见人的声音也开口。

    “老婆,我没事的,你别让自己受伤了!”

    凤玺根据沐锦的声音慢慢的朝着人都位置的那里移动过去。

    “我没事,你不要分散注意力,保护好自己!”

    沐锦看着那些攻击力福何必凶猛的人确实有些招架不住即使自己使用灵力,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因为这得人也都不是一般人,全部都是有灵力的,所以沐锦应付起来非常的吃力。

    “这得人找死?”凤玺动作迅速的解决完自己这一边的人之后移动到沐锦那一边。

    看着让受伤有一些细小的伤口眼睛直接就红了。

    “全部都给我去死?”凤玺开始大东更加猛烈的袭击。

    那些人对付沐锦还行,但是对付凤玺就不行了,本身的实力悬殊就在那里了。

    所以相对于刚才的那些人,对付沐锦的这些人明显的下场更加的凄惨了。

    惨叫声一直都是没有停止都,凤玺如果不是因为顾及沐锦在场。

    一定会把这得人碎尸万段啊,这些人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

    还有,这些人是谁派来的自己也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

    敢伤害沐锦那就必须付出代价,并且这些人的目的都是沐锦,想要肉沐锦死。

    “何人竟然敢如此放肆?”赫连诺看着那一片狼藉的地面和那个满身杀气的人眉头微微挑了一下,看着地上那些痛苦呻吟的人眼里没有一点同情。

    “你是谁?”凤玺看着人眼里有着杀意。

    如果是这个人的所作所为,自己是不介意出手的。

    “放肆,这是我们少主?”看着凤玺这样嚣张的态度。

    赫连诺身后的属下就有一些不乐意了。

    因为在清幽秘境,最高的领导人就是族长。

    其次就是少主,所以赫连诺的身分还是很尊贵的。

    “是不是你们少主我和有什么关系?”凤玺对于这里的第一印象就不是很好了。

    因为沐锦一来那些人就像么,想要下手,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所以现在的凤玺对于清幽秘境的好感出余额度为零。

    “住口?”看着凤玺的语气,赫连诺也不生气。

    看着自己的下属眼里有着警告,凤玺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

    “是?”赫连诺都发话了,那些人自然不敢放肆了。

    “抱歉,刚刚语气有些不好?”

    看着沐锦赫连冰首选开口,态度很友好。

    “没事的,这和你没关系?”沐锦很好奇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没必要对于自己这样赶尽杀绝吧。

    “为了利益还真的什么都敢做啊,这些人,啧啧啧?”看着那些人,身上那些标记赫连诺说非常的清楚的。

    “想要不想要知道这些都是谁做的?”

    那个人又不要这样疯么,为了自己写儿子可以登上族长的位置,还真的就是有些不折手段。

    “那些我都不想要知道,我觉得我一定可以查出来的?”

    想要伤害沐锦,细腻绝地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你们是什么人?”赫连诺看着凤玺。

    因为凤玺的灵力波动他一点都感受不到,当然,赫连诺走到今天,也不是一个脑子单纯的。

    凤玺的灵力不是太强就是太弱,二凤玺这样的嚣张。

    很显然的不是前者所以凤玺还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人。

    这样的人最好不要得罪,因为你不会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反咬你一口。

    “这和你有关系?”凤玺态度依旧嚣张,主要还说生气这里的人对于沐锦都所作所为。

    “我如果说我知道这得人是谁的人呢,你先说吧?”赫连诺把眼光放在沐锦身上。

    因为看的出来沐锦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

    凤玺那里真的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的。

    “你好,我叫沐锦,这是我老公!”

    沐锦沉淀了一下,也把凤玺介绍了,听着沐锦这句话,凤玺的脸上有着笑意了。

    “你好,木小姐,这里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

    这里确实都是赫连诺在管理的,只不过有些人就是想要混水摸鱼啊。

    “没事的!”沐锦知道这人是客气,其实真正的责任并不大。

    既然人家的态度都是如此的友好了。

    沐锦也不可能一直不回答,那样很没有礼貌的。

    “你和这一位是从外面来的么?”赫连诺从来没有出去过。

    “对的,我们是从外面来的?”

    这一点没什么好否认的,因为都已经很明白了。

    “欢迎,来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

    一般来这里的估计是为了那个东西。

    只不过那个东西就是自己这个内定的继承人都没有看过。

    所以这些人可能会没什么收获的离开的。

    双生并蒂莲那些人保管的太好了,即使保管的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也不会用来救自己的,宁愿看着自己去死。

    还真的非常的狠心呢,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

    或者说,那些人其实不想要看着自己活着的。

    所以,这些人如果想要的话,自己也是可以推波助澜的。

    也想要看看那是一个什么宝贝,让那些让这样觊觎。

    “如果没地方去的话,可以去我的那里,以后的事情在做打算?”

    赫连诺当然有自己的想法。

    “不用!”凤玺直接拒绝,他就是不相信这些人,无事献殷勤。

    这样的人是最让人猜忌的,谁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沐锦,相识一场,没不要这样防备我呢,我这里也许就是有想要的东西呢?”

    赫连诺微笑,看着沐锦,她似乎也看出来了,凤玺对于这个人基本上都是言听计从的。

    赫连绪不是一直想要自己少主的位置么。

    一直都和自己暗中争斗,现在他不是想要杀死这个人么。

    那么自己就一定要这个人活着,看看赫连绪到底有什么目的。

    并且,看着凤玺这样维护沐锦。

    赫连诺可不会以为凤玺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算了,不会有那样容易的事情的。

    不过换作自己也是一样的,那个人如果伤害了自己在乎的人。

    自己也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想要全身而退,简直就是做梦,自己是绝对不允许的。

    “那就谢谢你?”沐锦拉着凤玺,给了人一个眼神。

    果然,凤玺不在说话,任由沐锦做主。

    凤玺看着赫连诺冷哼一声,不就是想要利用自己。

    不过,确实那些人必须死,凤玺的禁忌那就是沐锦了。

    伤害沐锦,凤玺一定会让生不如死的,凤玺的性子一直都是毫不掩饰的残暴。

    赫连诺把人带回家,赫连绪那里直接就是接受到消息了。

    “你说的果然没错,那个人确实是一个厉害。”

    看着悠闲的凌弑天,赫连绪沉声说道。

    “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因为凤玺那个确实很难对付,能力一般人都是比不上的,唯一的弱点那就是沐锦,主要沐锦有事情,凤玺就输差不多废了?”

    以前凤玺强大的没有缺点,现在的凤玺虽然强大。

    但是开始有弱点了,那个弱点直接就是一击毙命,因为凤玺真的太在乎了。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赫连绪看着凌弑天。

    “静观其变,你等着吧,凤玺不会安分太久的?”

    因为凤玺想要双生并蒂莲给沐锦入药,所以最近应该都会我寻找。

    “那东西似乎不容易找到,这些年我也是花费了很大的精力,但是依旧还是摘不到任何的线索?”

    赫连绪脸色很阴沉,谁不想那些人居然把那东西藏的这样隐秘。

    这些年一直都是没有任何的消息的。

    “不要着急,还会有人比我们更加着急都,到时候我们坐收渔利就好,何必非要去插一脚呢,有时候这样反而不好,既然是好东西,其实藏的隐秘一点也很重要的?”

    凌弑天点点头,凤玺都会给自己去寻找的,所以她们只需要等着就好。

    “那就好,我们等着?”赫连绪眼里有着算计。

    看来还需要更加精密都部署一下了,主要有着并蒂莲的消息,自己就出手。

    “嗯?”凌弑天点点头。

    把凤玺和沐锦安排好了,赫连诺就被自己都父亲召唤了。

    “父亲的消息还是一如既往的灵通呢,我这才把人安排好,他就得到小消息了,就是我这个亲生儿子他也一直都在防备啊,还真的有些忧伤?”

    话虽然不这样说,但是赫连诺都脸上都是恰达好处的标准笑意。

    只不过那眼底的暗沉就好像漩涡一般深不见底,看起来有些吓人。

    “父亲也许有别的事情呢?”赫连冰倒是单纯一点。

    只不过脸上有着担心,赫连诺的父母对于他这个亲声儿子有时候还不如一个外人。

    赫连诺能够做到少主都位置,也不过就是因为那个人不肯放权。

    也一直不肯给赫连诺应该有的权利。

    “姐姐,这句话你就是自己都骗不了吧,你也是知道都,父亲对于我这个儿子一直都是可有可无想,甚至我感觉父亲就不希望我的出现呢,现在像一个笑话一样,其实我也很难受啊,但是我依旧还是不能摆脱这个废物的身份?”

    赫连诺还说心里一点怨恨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他就是非常的怨恨自己都父亲,既然不喜欢当初为什么不选择胎死腹中。

    非要生下来,让她一直这样受罪,一直煎熬得不到解脱。

    “诺诺,对不起,都是姐姐没用,保护不了你?”

    赫连冰看着自己少年老成的弟弟,有些心疼。

    在别人还在风花雪月都时候。

    赫连诺这个族长的儿子却还要为了活着一努力,小小年纪,满腹算计。

    但是活着,那么简单的字眼,却承载了太多人凄惨的一盛。

    “姐姐,这些都不是你的问题,都是我不好,一直拖累你?”

    自己一直都是病秧子,很对时候都是赫连冰一直在照顾他。

    自己唯一的亲人就只有赫连冰,其他的人就应该去死。

    那些都不是家人,而是所谓的外人,现在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所以那两个人对于自己还算仁慈的。

    一旦自己没有价值了,等着自己的就是死,包括赫连冰,那些人都不会放过的。

    所以,为了自己和赫连冰能够好好的,有一些必须牺牲的自己也不会计较的。

    “姐姐,以前都是你保护我,现在换我保护你好不好。”

    看着一直相依为命的人,赫连诺的眼里都是笑意。

    “傻,我们是一家人啊?”赫连冰看着赫连诺。

    其实一直都是这个人在保护自己,自己做的那些都是力所能及。

    当初如果不是赫连诺,自己也许早就饿死了。

    所以自己保护他是理所当然的,即使要自己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也是可以的。

    “姐姐?”拉着人的手指,赫连诺的眼里有着眷念和遗憾。

    很遗憾自己和她不能走到最后,但是交给谁自己都不放心啊。

    “好,姐姐一直在呢,一直不会离开你的?”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孤儿,除了赫连诺之外。

    自己真的没有亲人了,所以赫连诺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好的,姐姐要一直在啊,姐姐要看着我坐上族长之位,那些欺负我们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

    那些人自己一定会收拾的,都不要想着好过。

    “好的,姐姐会一直在的,姐姐一定会看着你走上族长的位置的,姐姐等着这一天?”

    那些荣耀和地位都是属于自己的弟弟的,而赫连冰也相信,自己都弟弟有能力坐上那个位置。

    “谢谢你,姐姐?”看着赫连冰,赫连诺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心念。

    即使自己活不了,也要找一个让赫连诺后身安然无恙的办法。

    自己的姐姐值得更加的对待,因为赫连冰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姐姐,我先过去了,你累的话那就休息一下,要不晚一点你也可以去找沐锦玩,那个人其实不错的。”

    沐锦也不是一个心眼坏的,虽然两个人也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赫连诺依旧相信第一感觉。

    沐锦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特别的干净和纯粹,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

    就是陪在沐锦身边的人不太好相处,因为凤玺对于沐锦的占有欲有些强大。

    那个人似乎不愿意太多人接近沐锦或者说分散沐锦的注意力。

    就好像小孩子一样,害怕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

    所以一直维护的都是小心翼翼的。

    其实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陷入感情的人就是这样,患得患失的。

    自己也是一样的,所以没资格去鄙视任何人。

    自己还不是一样都在感情的世界里面挣扎。

    “虽然凤玺态度很不好,但是我非常的欣赏那个人,玩感觉他对于他的老婆是真的很好,虽然有时候维护的很过度,但是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了对于自己老婆在乎和心疼!”

    凤玺就是特别的紧张自己的老婆,这些就是这人外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赫连冰的眼里有这羡慕,那是自己不敢想的,因为这样的感情真的很稀少。

    “姐姐,以后你也会有的,也会有一个对于你温柔和宠溺的人。”

    即使那个人不是自己,但是赫连诺也需要赫连冰能够幸福。

    那就是自己最大的愿望了。

    这个傻姑娘别以为自己不知道,二为了自己。

    这个人做事情都是忍气吞声的,绝对不会给自己造成任何的麻烦。

    其实有时候赫连诺更加希望赫连冰能够更加自私一点任性一点。

    那样才会更加的对得起自己,赫连冰这些年为了自己已经够委屈了。

    “姐姐没事,就是希望你好好的!”

    赫连冰很感动,因为赫连诺真的就是把自己当做一家人。

    “姐姐,那我就先过去了,要不然一会儿那里真的没办法说?”那些人总是千方百计的找自己的麻烦。

    “好的,那你就先过去吧,记得照顾好自己!”

    那两个让对待自己的儿子还不如一个外人,赫连冰很担心。

    “姐姐,放心,我不会有事情的,倒是你,别怕麻烦,可以去和沐锦聊天?”

    也许那个人会给赫连冰一些建议呢。

    “好的,你就不要担心我,我很好了,去吧?”

    赫连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应该不会去找沐锦,自己可承受不起凤玺的眼神和威压。

    “嗯,走了?”赫连诺说完走出去了。

    沐锦这边,一直在房间里面,两个人倒是很悠闲。

    凤玺抱着人,沐锦的手里拿着书本。

    “沐沐?”凤玺的声音里面有着幽怨。

    看着沐锦一直盯着书看,难道书有自己自己好看。

    “干嘛?”沐锦看着人那一脸委屈的模样有些好笑。

    “你都不理我,难道书比我有魅力?”

    凤玺感觉自己得盛世美颜还没有那些死物重要,要不然沐锦为什么都不看自己一眼。

    “没有,只是觉得这书很有意思啊!”

    赫连冰安排的这里这些书籍自都没有看过,所以感觉很新鲜啊。

    一时间看的很入神的,倒是忘记凤玺这个醋坛子。

    基本上自己如果一直盯着某一个东西看的时间久了,他都会莫名其没有安全感了。

    真的不知道凤玺这些患得患失是从那里来的。

    “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这些安全感是不是应该回来了。”

    沐锦点了一下凤玺的额头,有些纵容都味道。

    “我很喜欢和沐沐靠近啊,要不然没有安全感。”

    对于沐锦,凤玺一直都是没有安全感的。

    总是想着对待人更好一点那样人就离不开自己,回更加的依赖自己。

    “难道我们两个还不够亲密?”

    两个人都抱在一起了,身体挨着身体,这都不够亲密,还有什么是更加亲密的。

    “但是我就是不满足啊,沐沐你和我说说话,要不然我很没有安全感?”

    这凤玺看来,那些吸引沐锦的都是小妖精,自然妖扼杀再萌芽的状态。

    “你呀,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沐锦合上书本也不在看了,数很有趣但是也要照顾一下自己爱人都情绪。

    自己一直都很习惯这种安宁,但是凤玺不一样。

    凤玺就是一个不懂得安分的,能够这样安安静静的陪着自己做这么久,还是真的不错了。

    “对了,对于这里的事情你怎么看,那个想要杀我们得让是谁啊?”

    沐锦很好奇,因为自己也算初来乍到,不可能招惹到这里的人。

    并且这些人消息还这样灵通,简直就是专门在那里等着自己的。

    “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而已,沐沐不要担心?,让你担惊受怕我一定不会就在善罢甘休的。”凤玺的心里有一些猜想,但是现在还不敢肯定,但是凤玺觉得。

    除了那个人之外,不会有谁这样恨自己,恨不得让自己的沐沐去死,然后自己痛苦一辈子。

    这样恨自己,除了凌弑天之外还真的就是没有其他人了。

    倒是没想到这人现在居然来到这里了,难怪自己在外面怎么都找不到,看来这人现在变得倒是聪明了。

    “只是以后我们行动还是需要,开心一点,并不是每一次都有这样好的运气的?”

    沐锦眉头皱起,感觉自己有些没有用,因为自己今天才发现。

    自己的灵力真的九牛一毛,关键的时候并不能成为凤玺都助力。

    反而会给让拖后腿,这样的想法让沐锦感觉自己有些受伤。

    “不,其实我话沐沐很厉害的,就是现在灵力被封印了,要不然一定会虐死那些人的!”

    凤玺这些话倒不是安慰沐锦的,沐锦体内的灵力真的很强大,只不过现在肆放不出来。

    “我只是有些抱歉,没有帮到你什么?”一直都是凤玺在付出。

    “因为你是我的女王大人啊,我为你付出都是我愿意的,你只是需要好好被我宠着就好,你负责高高在上,其余的一切都交给我!”

    凤玺感觉这样很满足,因为沐锦很依赖自己,这样的感觉真的简直不要太好。

    “你感觉那个赫连诺能不能相信?”赫连诺绝对不会像表面看到的这样无害的。

    “老婆,有些人的爆发力还是很厉害的,所以我非常的看好赫连诺啊?赫连诺眼里有着对于赫连冰的情谊,所以他就算不为自己,也会给赫连冰找好退路的?”

    所以那个人只能选择和自己合作,不然即使能够做到少主,对于族长的位置也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并且赫连诺的身体真的等不了。

    “也是一个可怜人啊?”沐锦摇摇头。

    那样的身体即使自己医术精湛,也是没有用的。

    因为那样的身体真的亏空的太厉害了。

    除非有什么天才地宝,要不然,赫连诺应该也就几年的时间了,活不了多久了。

    身体那样应该也是先天带下来的,在母体都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就是,沐沐你可不要对于那个让心软啊,你的灵力经不起折腾的?”

    凤玺看着人眼里有些眼里,沐锦有时候就是太心软了。

    “不会的,赫连诺的身体我真的没办法,能不能救治我第一眼就看得出来,那样的身体只能说就是有人不想要他活着,真是就是胎死腹中。”

    沐锦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逗和自己没关系。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拿到双生并蒂莲。

    那样自己体内的封印才会解除,自己才不会一直都这样受制于人。

    “就是,那些人的死活和我们没关系,不需要为那些人操心,因为那些都是外人!”

    凤玺的潜意思就是只需要操心自己就好了。

    沐锦当然很理解凤玺这写小心思啊,点点头表示认同。

    现在自己都不能保全自己,拿什么我拯救别人,先把自己顾好了再说。

    “就是,我就怕我老婆心软?”

    沐锦只是表面上冰冷无情,其实心底善良。

    “不会的,这一次我真的无能为力。”

    沐锦不是圣母,伤害自己成全别人的事情真的做不到,更何况还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而已。

    “就是,我老婆一直都是最棒的?”

    凤玺感觉最幸运的就是遇见了沐锦,更加幸运的就是这个人还是属于自己了。

    “嗯,有些困了?”沐锦感觉自己有些疲惫。

    “走吧,沐沐,我们睡觉去,修养好精神之后再说别的事情?”

    抱起沐锦,凤玺直接往卧室走去,现在没有什么比睡觉更重要的了,因为沐锦困了。

    赫连诺这边,才刚刚走进客厅,就看见那等着自己的所谓家人了。

    两个人都是正襟危坐的,保养的很好的女人看着走进来的人眼里没有任何的波动。

    就感觉好像那不是自己儿子一样,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母亲,父亲?”赫连诺的语气非常的官方。

    似乎自己有记忆以来就没有干喊过爸爸妈妈。

    而是父亲母亲,因为这些人对于自己一直都是不仁慈的。

    那时候甚至是不管自己的死活,即使后来有些改变了。

    那也是物质上的改变,这些人对于自己依旧无情。

    “坐吧,诺儿。”

    女子仿佛才刚刚看见让一般,露出笑意。

    只是那个笑意没有任何的温度可言,赫连诺就当作没看见,自顾自的找一个地方坐下。

    “母亲和父亲可是有什么事情?”没事这两个人是不会叫自己都。

    自己对于这两个人就是可有可无的,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但是现在自己需要的那是一个好孩子的形象。

    “听说你那里今天来来客人了,还是从外面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赫连昀看着自己的,小儿子直接问出口。

    赫连诺的眼里依旧是笑意,只不过温度更加的低了。

    他就知道这两个今天找自己来就是为了凤玺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这两个到底想要干嘛。

    “对的,今天有人来报说是有外人闯入,所以孩儿,才去看看的!”这些人既然知道凤玺的存在,想必经过都了解了,现在不过就是想要试探一下自己会不会说真话。

    “那是些什么人啊,我们清幽秘境几十年都没有里国外人了,是不是来者不善啊?”

    赫连昀看着自己的儿子每一个表情都不会放过的。

    “来者不善,父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其实孩儿感觉那两个人还不错,相处起来很愉快。”赫连诺看着自己的父亲很坦白自己的喜欢。

    “哦,能够让诺儿你喜欢的人真的不多,父亲也很想要看看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再说,来者是客,父亲这个主人应该招待一下,要不然就显得很是失礼了?”

    赫连昀也很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当然可以的,那我就安排一下,明天大家见一个面。”

    反正凤玺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到时候难受就的可能会是这两个人。

    “好的,还有就是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和你说说,冰冰一只和你关系最好,你也是她的弟弟,有些事情我们做父母的不好意思说,但是你那里能不能做一下思想工作。”

    “冰冰的年龄也不小了,我和你爸爸也商量了一下,感觉林家那个小伙子不错,并且一直都很喜欢冰冰的,林家都父母还特意来和我们说了,我感觉冰冰一直都没什么喜欢的人,年龄也大了,要不然就将就着试一下,也许会是一点不错的缘分呢对不对?”

    “还有就是林家和我们一直都是世交,有些关系你也知道的,是需要维持的,并且以后你也是要当族长的人,这以后总得需要培养一个左膀右臂的,我感觉林家那个小子就不错,你觉得呢?”

    赫连诺的母亲看着他,这意思不是征求他的意见,而是直接下命令。

    “我不同意?”看着一直强势的女人,赫连诺第一次开始反驳自己的母亲。

    赫连冰绝对不能这牺牲了,那个人为自己做的要多了。

    一辈子都还不清了,并且林家那个纨绔子弟真的配不上自己的冰冰。

    林家一直都是有着这一个想法的,就是想着赫连冰只是赫连家的养女。

    那些人感觉即使娶了以后给她委屈受,赫连冰那个隐忍都性格也一定不会说的。

    想要欺负赫连冰,自己绝对不允许的。

    “母亲,我不同意,你也知道的,姐姐今年年龄也不是很大,并且林家那个人真的配不上姐姐,花边新闻太多了,姐姐不应该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自己也不会允许的,想要利用自己的姐姐,这些人休想。

    “那些都不是重要的,我也不是和你商量,我是通知你。”

    赫连诺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脸色已久很温柔。

    “还有你也是,最近自己看看那个合适的,年龄也大了,也是时候给自己一个后路了?”

    她根本就不在乎赫连冰甚至就是赫连诺幸福不幸福,对于她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利益。

    “没错,你的母亲说的没错,你也是时候为赫连家考虑一下子嗣的问题了?”

    赫连诺的身体大家都很清楚,也许真的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很有必要打算一下。

    “我还有以后么,我还需要给谁考虑,你们当初就不在乎我的死活,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很晚了?”

    这些人就是不希望自己活着。

    “住口,这就是你的礼仪教育!”看着赫连诺,眼神微微闪躲。

    因为想起来那些预言,赫连诺就是一个多灾星。

    这样都人绝对不能活在世界上,不然整个赫连家都会湮灭的。

    那样的代价任何人都承受不起,所以赫连诺必须死。

    但是没想到赫连诺的命会这样大,当初怎么弄都弄不死。

    所以这些人就更加的坚定了这个事实,并且当初明明是双生子的,说好的保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