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缔结契约
    “你该死,凌弑天,当初我应该你把你们杀的干干净净的!”凤玺的眼睛通红,看着凌弑天,很不好的把人撕碎。

    “再要我的命之前,你先看看你的沐锦吧,似乎失心草的作用开始了呢?”凌弑天笑得非常的得意。

    想不到凤玺也有这一天,也有这样狼狈的一天,这得还都得归功于沐锦啊。

    妖族,本来就不应该拥有感情,更何况还是凤玺这样的人,凤玺这样的人不值得。

    “你说什么?”凤玺一把紧紧的掐着凌弑天的脖子,看着人眼里有着毁天灭地的杀意。

    “我说沐锦现在都是失心草发作了,现在痛不欲生么,你要不要给她一个痛快?”

    凌弑天压根不怕死,反正再生世界上,他没有任何六年他对我,不如拉着这个人一起死。

    “凌弑天,你今天必须选择死?”凤玺一个用力,打算直接扭断凌弑天的脖子。

    “尊主,你快过来看看,沐总的情况不对?”刚刚只是有些虚脱,但是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

    “哈哈哈哈,凤玺,那可心脏即使我得不到你也休想和沐锦幸福的早一起,你这样的人就活该活该孤单一辈子?”凌弑天一掌打在凤玺的腹部。

    “沐沐!”顾不上其他的人,凤玺连忙走到沐锦的身边,现在沐锦的气息已经渐渐的没有了。

    凤玺顿时就谎了,“沐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沐沐!”凤玺的声音都有一些嘶哑了。

    “哈哈哈,沐锦的这颗心脏现在我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吧,想想似乎也没什么用了?”

    凌弑天抹掉自己嘴角的血迹,看着凤玺自己感觉自己的话语还不够刺激一般,继续添油加醋的。

    “你看看,凤玺,你就是一个不详的人,现在就是你最心爱的人也都为你死了,你是多么的可悲?”凌弑天看跪在地上抱着沐锦的人感觉都是报应。

    当初的凤玺是多么的了冷血无情,自己的族人还有很多都是孩子,他也不见得手下留情。

    “凌弑天,你该死!”抱着沐锦,凤玺起身就朝着凌弑天袭击,现在的凤玺就处于崩溃的边缘,力量和速度也不是凌弑天现在这种受伤的可以相比的。

    运起自己的灵力就往凌弑天的身上招呼,凌弑天依旧无所畏惧。

    “千万别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凌弑天,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掌打在凌弑天都胸口,凌弑天猛地退后几步,突出一口血,才稳住身子。

    尽管受伤了,凤玺还是没打算放过这个人,继续攻击。

    “你确定还要继续杀我,沐锦马上就要断气了呢?”

    沐锦的灵力本身就是强行抽取的,刚刚原本就痛的死去活来的,二失心草都腐蚀,会让这个人短时间之内死亡。

    如果不是因为沐锦的特殊体质,一般的人,遭受这些早就死了,活活疼死的。

    “凌弑天,今天的事情而一定会讨回来的,这里所有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凤玺说完之后化作巨大的蟒蛇,粗大的蛇尾把实验室打的支离破碎的。

    而那些在实验室里的人,都没有逃过,全部死在里面。

    就只有那巨大的蟒蛇,和他蛇尾上小心翼翼护着的人,红色的双眸里看看着那片废墟。

    “尊主?”妖月看着凤玺,有些担心。

    “我没事!”凤玺化作人形,怀里抱着沉睡的人。

    “沐锦的奶奶怎么样了?”凤玺没忘记沐锦遭受这一切都是因为谁,所以那个人更加不能死了。

    “尊主沐老夫人没事,只不过沐总?”看着在凤玺的怀里快要没有呼吸的人。

    有些担心,毕竟凤玺一直最舍不得就是这个小祖宗了。

    “她不会有事的!”凤玺很肯定,沐锦一定不会有事情的,就是散尽自己所有的修为,自己也不会让沐锦有事情的。

    “尊主,你”妖月看着凤玺非常的不放心,就怕人想不开啊。

    “我没事,你照顾好奶奶?还有,给我看好那个人?”指着昏迷过去都凌弑天,凤玺眼里都是恨意,自己现在不和他计较,等着沐锦的情况好一点,自己一定会把这个人扒皮抽筋的,那些伤害沐锦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给我查一下,这个失心草的来历?”凤玺绝对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人,那些人都不值得自己手软。

    看着自己怀里脸上苍白奄奄一息的人,心疼的无法自拔,都是那些人让自己的沐沐受罪了。

    “沐沐,凤玺说过会好好保护你的,但是凤玺没做到,凤玺该死,对不起沐沐,这一位都是凤玺没本事?”凤玺看着沐锦,把所有的一切错误都怪在自己到底身上。

    就像当初沐老夫人说的,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最心爱的女都保护不了,那么这个男人和一个废物真的没什么区别。

    “尊主?”妖月害怕凤玺这个性格会做啥事。

    “做好我吩咐的一切就好了,把凌弑天给我看好了?”沐锦受罪都是因为凌弑天,凤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罪魁祸首。

    “是,尊主!”妖月叹了一口气,也就不在纠结了。

    因为现在的凤玺你和她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想想对于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自己怀里人的安危,其余的都无关紧要了。

    “我”妖月的话语还没说完,凤玺直接就这样消失了。

    妖月看着地上的人摇摇头,不作死就不会死,但是似乎凌弑天就是一个不开窍的。

    一直就是喜欢和凤玺作对,当初凤玺杀掉他全部的血肉并没有人任何的不对,很现实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啊,不杀掉你,等着你来杀我啊。

    再说凤玺那样的人就不是一个眼睛里面可以进沙子的人。

    “希望沐锦没事?”要不然凤玺也差不多废了。

    而凤玺把沐锦待会自己举居住都地方,走进地下室,这里就是以前凤玺修炼或者长眠都地方。

    看着那色泽莹润的天蓝色玉床,凤玺直接把人抱上去,这块玉床是前世偶然之间得到的,一直都在自己的空间戒指里面,自从遇见沐锦之后,倒是很少想起来。

    现在看看,似乎还是有一些用处的,毕竟这块玉对于人的灵魂有着修复的功效。

    “沐沐,是不是很疼啊,那些人都该死,我是不会放过那些人的,你这样聪明的人,怎么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地不开窍呢,你除了你的奶奶,你不是还有我嘛!”

    “你一直就只想着你的奶奶会不会有危险,你怎么不想想我看着你多么都心疼啊,沐沐,你不知当我看见你奄奄一息的时候那种心情,我恨不得把那些人剁碎了喂狗!”

    凤玺一直就是一个性格非常残暴的人,这一点一直就没有掩饰过。

    以前没有任何人敢伤害他,因为伤害他的那些人都死了。

    所以凌弑天很聪明,才从沐锦的这里下手,确实,沐锦就是自己的心头肉,伤害沐锦比伤害自己更加让人难受。

    “沐沐,就算我不要修为,也不会让你有事情的!”有些人就是不可或缺的,沐锦对于凤玺就是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失去那就等于要自己的命。

    “沐沐,疼不疼,我马上就给你治疗,再也不会疼了?”凤玺发誓,以后一定要时时刻刻跟着沐锦,以免这个人总是这样傻。

    “沐沐,以后多任何事情的时候,能不能想想我,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呢,你死了,你想过我怎么办嘛?”凤玺用自己的脸蛋轻轻的去磨蹭这沐锦轻声低语。

    “下一次不能这样了,要不然我就找一根链子把你锁起来,那里都不让你去,让你只能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看着沉睡中乖巧得人,凤玺忍不住低下头亲亲的亲了一口沐锦苍白的嘴唇。

    “沐沐,我很生气,但是我更加担心你!”

    凤玺眼里有着伤痛,看着沐锦,紧紧的握着人的手指,就怕自己放开,这个人就不见了。

    “以后不要这样了,沐沐?”凤玺想起平时那个冷清淡然的人,再看看这个似乎毫无生气的人,心里很失落,自己的沐沐啊,受罪都是因为自己没能力?

    “一会儿就好了,我们以后会永远早一起的,沐沐,那些伤害你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凤玺的眼里都是杀意,没有任何人可以全身而退,任何人都不可以。

    运气自己的灵力,打算强行的逼出内丹。

    但是身体却有了一样,凤玺的眼睛变得血红,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

    “你干什么,凤彧,现在不是争夺身体的时候。”凤玺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我知道,我只是想要看看阿锦想要看看她怎么样了?”邪魅的脸上突然变得冷酷,凤彧眼里有些痛苦。

    “我不准,我说过,沐锦就只是我一个人的,你在这样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凤玺最恶心的人可能就是他自己了,因为就只有这个让总是想方设法的想要争夺身体都控制权。

    并且想要取代自己和沐锦在一起,这些都是自己最不能容忍的。

    “凤玺,到了现在你还是一样的自私,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的力量根本不能够救阿锦嘛,你当初逼出自己的内丹逆天改命救了沐老夫人,你应该遭受反噬了,现在的你内里空空,拿什么拯救阿锦!”

    凤彧说话不缓不慢的,但是确实在说的事实,现在的凤玺确实亏空的非常的厉害。

    “你”凤玺的眼里阴晴不定的,因为凤彧说的没错,现在的自己想要救沐锦确实毒药一定的难度。

    “只有我能帮助你?但是,你必须和我融合在一起,我的力量你才能发挥?”

    凤彧觉得与其一辈子见不到沐锦,不如换另外一个方式吧,其实救沐锦也不错,好歹沐锦的命是自己救都,以后那个人也不会忘记自己。

    “想要和我融合在一起?做梦,嗯是不会同意的?”这不就是说明想要自己和他分享沐锦嘛,这绝对就是凤玺的逆鳞,就只有沐锦是不可能分割的。

    “哈哈哈哈,凤玺,你别忘记了,我是你分离出来的一部分,那也就是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如果想要看着阿锦就这样死去,你就尽管和我继续作对!”

    凤彧当然也不愿意和凤玺合并在一起,但是有些事情确实没办法的。

    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面临的抉择让自己特别的无奈,凤彧觉得,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凤彧真的不想要哥凤玺结合在一起,因为那就意味着自己将要失去自己。

    没有让任何人愿意做别人,也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成全他人,如果这个不是沐锦,凤彧绝对不会妥协的。

    “凤玺,我不愿意的,但是你看看,你现在可以就阿锦嘛?”看着奄奄一息的人,凤彧很心疼。

    如果沐锦选择的就是凤玺的话,凤彧一定会成全的,因为那个让是沐锦,自己就算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的人。

    “凤彧”凤玺眼神闪了闪,其实凤彧说的没错,现在凭借着自己的灵力确实没办法就沐锦。

    当初分离凤彧的时候,自己救分离一部分灵力出去了,现在凤彧和自己融合,灵力才有可能融合在一起,那样救沐锦才会有更多的打算。

    “不是因为你,一直都不是因为你,沐锦不是你一个人的,那也是我的全部,凤玺,其实我很羡慕你,拥着我求而不得的一切?”凤彧的声音很低沉,这还是第一次两个人之间没有大吵大闹,心平气和发说话。

    这一切都是因为怀里的女人,有时候在强大的人一旦遇上感情,真的会改变的。

    凤彧觉得如果不是沐锦,自己一定不会和凤玺现在这样说话,因为自己背凤玺一样,都是很不好的对方去死的。

    “你还真是心机啊,想要自己做出牺牲,让沐沐一直记着你?”凤玺就是不痛快,非常的不痛快,真的很不愿意让沐锦记得这个人。

    因为凤玺想要沐锦心里眼里都是自己,而不是在自己不知道的角落有着凤彧的存在。

    “凤玺,让我自私一次,我是真的很喜欢沐锦,我希望以后我不在了,你可以好好的照顾她,阿锦吃东西很喜欢清淡的,不太喜欢荤腥的,她不是和不喜欢吵闹的地方,天冷的时候,记得多提醒她,多穿一点衣服,其实阿锦还一个也别粗心大意的人?”

    “她总是记得别人但是就是不记得自己,总是在为别人考虑,却不想想自己的后路,凤玺,我很心疼她,以后你好好照顾她!”凤彧现在觉得自己一直都在和别人一起斗。

    但是现在,他觉得只要自己喜欢的人好好的,那么什么都不重要了。

    “说完了嘛,说完那就开始吧?”凤玺虽然心情不好,但是那是却也不回个以前一样态度非常的激烈。

    “好,凤玺,记得,给我好好照顾我的沐锦”,不要让她难过?”凤彧说完温柔的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的人。

    “阿锦,凤彧会一直陪着你的?不会肉任何人伤害你的!永远都不会让人伤害你的?”低下头亲亲的亲了一口。

    沐锦的睫毛有些轻微的颤抖,但是始终还是没有睁开。

    “吾以神魂之力起誓!”凤彧话才刚刚说完,以两个人为中心,开始出现了磁场,沐锦漂浮在半空中,凤玺,站在她面前。

    凤玺咬破自己的手指,血液滴在沐锦的眉心,血液立刻就被沐锦吸收了。

    “缔结生生世世之约,吾若不灭,汝亦不死!”

    凤玺闭上眼睛,体内的力量疯狂的朝着沐锦涌去。

    这是最高等的契约,两个人的生命相当于缔结在了一起,并且契约非常的霸道,还是单方面的。

    沐锦有事情凤玺一定会有反噬,但是凤玺如果有事情对于沐锦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这就是为什么千万年来那些神兽都不敢和人缔结契约,并且还是这样霸道的契约。

    凤玺这就相当于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别人的手里。

    随着灵力的吸收,沐锦的脸色也渐渐的好了起来,不在苍白。

    “沐沐,我说过,你一定不会有事情的,我都不会让你有事情的?”凤玺都嘴角撤扯出一个笑容。

    强大的灵力罩把两个人紧紧的包围在一起,沐锦身上的伤口也都渐渐的开始愈合。

    随着时间流逝,凤玺的脸色有些苍白,沐锦的脸色开始红红润起来。

    似乎感觉差不多了才停止,凤玺停下输送灵力,沐锦的身体在半空中。

    凤玺飞过去一把接住人,感受着那平稳的呼吸。

    “沐沐,以后我们就可以一直早一起了,再也不会分开了,那些人都不会伤害到你了!”看着沐锦眉宇之间那个鲜艳都朱砂痣。

    凤玺很是爱怜,低下头在朱砂上亲了一口。

    “再也不会有事情了,再也不会有事情了!”紧紧的抱着人,凤玺感觉现在自己的心才稍微落下。

    “沐沐,伤害你的那些人必须死,现在我就回去给你报仇好不好,别怕,凤玺在呢?”抱着人,凤玺消失在原地。

    而沐锦却感觉自己作了一个很长的梦。

    那时候自己的爸爸妈妈还在自己的身边,那时候自己的还是有爸爸妈妈的人,那时候的自己很幸福,因为白露和沐珩都很疼爱自己。

    其实沐锦是不相信的,不相信凌弑天说的自己的妈妈不在了。

    沐锦很小的时候就是特别的崇拜自己的妈妈的,在沐锦的心里,自己的妈妈一直都是最强大的,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自己的母亲。

    但是那一次,沐锦迷糊都记忆力,就是自己母亲苍白的脸色,把自己交沐老夫人之后,沐锦就从未见过自己的妈妈了。

    这么对年,其实,是生是死,沐锦心里也有一些猜测了,但是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妈妈已经死了。

    如果白露死了,沐珩是不可能一个人活着的,因为白露而言那就是命根子,不可或缺的命根子。

    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沐锦继续往前面走着,走过白色的光幕,前面的一切狗屎古色古香的。

    沐锦看着周围,继续走过去,看着那树下的人依旧在安静的煮茶。

    最让沐锦好奇的是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容颜,沐锦看着那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相貌,坐在人的多年。

    沐锦感觉两个的不同之处可能就是那浑身的气质了,女子的气质很温婉,看着就让人很想要靠近。

    和自己的凌厉逼人不同,沐锦这样的人大部分都是退避三舍的。

    女人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很为难,看着自己面前的棋局,沐锦看着她一个人自娱自乐。

    女子的身着男装,一身白衣,淡然出尘,但是沐锦就是知道这个人不是男的。

    “思锦。”沐锦看着另外一边走进来的沐锦男人,那是一个身穿黄袍的男人,沐锦觉得这应该就是古代的皇帝了吧。

    “无痕!”女子的声音始终还是但是淡淡的,没有一点情绪的变化。

    “你最近注意一点,那些人又开始行动了,思锦。”男人的脸上都是担心。

    “不必担心,我不会有事情带我,你别忘记了,那些人伤害不了我的?”思锦似乎很有把握。

    “这是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找来了?”男人看着女人的眼里都是宠溺,那样的眼神沐锦一点都不陌生,

    因为凤玺也经常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谢谢?”女人看着男人拿给她都东西,沐锦很直接的感受到了女人瞬间,的变化。

    有些好奇,那是什么,沐锦站起来,走过去。

    女人慢慢的展开那幅画,看着画像上的人,眼里都是怀念。

    “母亲!”沐锦看着那幅画像,眼睛睁大。

    “沐沐,沐沐?”沐锦想要看的更加的仔细,但是脑子里面有一道声音一直的不停回响着。

    “凤玺,凤玺?”沐锦捂着自己的脑袋,感觉自己特别的头疼。

    而此时在沐锦床边的人,看着依旧作死沉睡的人。

    沐锦已经睡了三天了,凤玺直接就是不淡定了,因为按道理沐锦第二天就差不多醒了。

    “尊主,你别担心,尊主夫人不会有事情的?”看着一直寸步不离的人妖月提醒。

    “尊主,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凤玺已经很多天没睡觉了。

    本来凤玺是妖不用睡觉的,但是为了救沐锦耗费了很多的灵力,身体现在根本经不起折腾。

    但是沐锦一直不醒过来,凤玺就一直不离开,非要在沐锦的床边一直不离开。

    “尊主!”妖月直接就是无奈,这人怎么就这样固执呢!

    “别说了,你下去吧,继续给我盯着凌弑天,别让人给我跑了?”现在凌弑天那里自己没时间去计较,等沐锦没事的时候,自己一定要这个人脱下一层皮。

    “是,尊主!”妖月转过身子,走出去,凌弑天那里真的需要注意,因为凌弑天也是一个非常狡猾的人,当初凤玺也是花费了很多的精力才把人设计的死死地。

    “沐沐,你怎么还不醒呢?”看着床上的人,凤玺的剑眉皱在一起。

    “沐沐,你快点醒过来啊?”凤玺很疑惑,明明已经没事了,但是为什么一直还是不醒呢?

    看着沐锦嘛眉心的那颗朱砂痣,凤玺抬起自己的手指,轻轻的一挥,那颗朱砂痣就不见了。

    那是和自己契约成功的证明,而自己的那颗朱砂痣似乎在心口呢。

    沐锦这颗朱砂痣实在是太明显了,现在不利于她的,所以凤玺才施展了一些法术。

    最重要的就是,沐锦眉心这颗朱砂痣让那原本就绝世的容颜舔了一些妖媚,让人更加的离不开眼睛。

    沐锦长的够精致了,但是一些锦上添花,会让那份美丽更加的让人离不开眼睛。

    “沐沐,你快醒过来吧,玩很想你?”凤玺拉着人的手指,眼里都是眷念,这是自己最深爱的人啊。

    “沐沐,以后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你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不会再有别人?”凤玺想起凤彧,心里没什么感触,即使那个人不在了,似乎也和自己没关系的。

    “沐沐,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凤彧不会在存在我们之间了?”凤玺对于凤彧,怎么说呢,不是说他没感情。

    而是唯一仅有都感情都给了沐锦了,对于凤彧的所做所为,感触是有的,感动那是不存在的。

    因为在凤玺的眼里,凤彧就是一个和自己抢女人的野男人。

    这个野男人不见了,他当然是非常的高兴的,再也不用担心那个人什么时候会和自己争夺身体了。

    再也不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凤玺眼睛微微的眯起。

    “我会好好照顾沐锦的,也会一直疼爱她的,你会让其他的人伤害她的,你放心吧?”这是对于凤彧的保证,也是再一次的提醒自己。

    “凤凤玺。”沐锦的声音有些微弱,但是凤玺还是听见了。

    “沐沐,沐沐,你醒了?”凤玺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喜,紧紧的拉着沐锦的手指。

    看着人慢慢的都睁开眼睛,凤玺真的感觉自己从未这样高兴过。

    “我没事,这里是哪里?”沐锦看着周围,想要坐起来,因为很不舒服。

    “这是我的别墅,沐沐,你都不知道担心死我了,你都昏迷三天了?”没有人知道这三天里凤玺是多么的煎熬,看着沐锦,感觉度日如年,总希望沐锦下一刻就醒过来,笑着和自己说话。

    “我都昏迷三天了?沐沐,玩很担心,你现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凤玺看着人,不知道沐锦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我奶奶呢,我奶奶没事吧?”沐锦看着凤玺,不知道自己的奶奶有没有事情。

    “沐沐别着急,没事的,奶奶那里我都安排好了,没事的?”

    沐老夫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恢复的很快。

    比起沐锦,沐老夫人早就清醒了,一直想要来看看沐锦,但是都被凤玺委婉的拒绝了。

    因为也怕沐老夫人会更加着急,并且凤玺的心情也很复杂,还没有调理好自己的心态。

    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都心态去面对沐老夫人,因为自己的沐沐就是因为沐老夫人而奄奄一息的。

    这对于凤玺而言就是一个刺激,凤玺发现自己不能平静的面对人,所以才一直找借口。

    “我的灵力?”沐锦伸出自己的手指,有些失落。

    “没事的,沐沐,灵力一直都在呢,等你恢复之后我就带你去寻找那些灵宝,帮助你解开封印?”等着这一次沐锦好一点,是时候出发去清幽秘境寻找双生并蒂莲了。

    “好,我和你一起去?”等着自己的身体恢复,沐锦也很想要弄清楚一切事情,自己的母亲是不是还在隐世家族。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那些人都说自己到底母亲死了。

    “凤玺,我刚刚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古色古香都地方,那里有一个和我母亲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但是那不是我的母亲,那是谁呢?”那个人给沐锦感觉非常的亲切。

    并且,那个人的母亲也和我的母亲长的一模一样,这件事情让沐锦感觉很奇怪。

    “我感觉那个女子非常的亲切,但是我母亲确实就只有我一个孩子!”沐锦虐的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境。

    “没事的,沐沐,等你好了,我就陪着你一起去看看?”凤玺感觉沐锦的母亲基本上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因为如果活着,没有任何人会忍心丢弃自己的孩子一直不闻不问的。

    并且还是自己唯一的孩子,沐珩和白露应该也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沐锦应该就是那两个人都心肝宝贝。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其实那两个人都不在了,但是这样的事情凤玺不敢说。

    一是因为不肯定,只是自己的猜测,这第二吧,沐锦的身体现在原本就不好,不能在这个关口上受刺激,要不然沐锦都身体恢复的会更慢,看着沐锦受罪,凤玺自然是舍不得的。

    舍不得沐锦受罪,既然那样,就陪着沐锦一起去看看。

    看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伤害沐锦的家人的人自己也一并收拾了。

    世界上总是有这太多不安分的人。

    “沐沐,来,吃一点东西?”凤玺拿过一边的牛奶,直接用灵力给热了一下在给沐锦。

    “沐沐,先喝一点牛奶,要不然吃东西会难受呢?”凤玺希望沐锦能够享受更好的生活,自己很愿意服侍她。

    当做女王一样也是可以的,自己也是非常的乐意。

    “谢谢你?”沐锦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凤玺。

    “谢什么?”凤玺端着碗,感觉和。真实,因为再也不用面对那没有任何生气的沐锦了,面对那样都沐锦时时刻刻提醒自己,都是因为自己的没用,牧民才会睡在这里。

    才会不说话,才会受伤,这一切归根究底,都是因为自己的没有用。

    “我都知道,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情?”沐锦当初很清楚那种灵力流逝都滋味,那就和抽自己都骨头一样,疼得沐锦差不多晕过去。

    现在自己的身体里灵力充沛,这一切肯定是凤玺做了什么,当初这个人用自己的精气救了老夫人,现在又久了自己。

    沐锦感觉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今生才会有这样一个不计较所有得失无怨无悔对自己好的人。

    她爸爸当初说的果然没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有独钟和一眼万年,你是你脾气不好,很信任,很自私,很粗暴。

    这个世界上也会有那么一个人,不在乎你的一切缺点去爱你的。

    那个人会包容你的一切,纵容你的小脾气,纵容你的任性,宠溺你。

    现在沐锦觉得,自己,找到那个人了。

    “凤玺,那时候我真的很疼的?”沐锦看着凤玺依偎过去,凤玺有些受宠若惊,想要抱着人,又怕打扰到沐锦。

    “没事的,我一直在呢,以后都不会再让你痛苦了!”凤玺眼神闪了一下,眼里都是心疼。

    他当然知道沐锦很痛苦,那种灵力被强行抽取的感觉,就很像那种扒皮抽筋,那些人让自己的沐沐这样痛苦,自己一定会千百倍的还回来的。

    “我那时候就在想,其实死不死都无所谓,但是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想起你了,我觉得而舍不得死,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这样不求回报的爱着我,无怨无悔的为我付出,而我一直都在享受!”

    现在沐锦感觉自己有些自私了,自私的想要丢下凤玺一个人自己死去。

    “不会了,以后不会了,以后去哪里我们都一起!”因为有了灵魂契约,沐锦走到哪里自己都知道的。

    那样即使沐锦有危险,自己也可以很快的定位,再也不用和这一次一样毫无目的的找!

    “凤玺,我现在和你说一声对不起,不是因为其他,而是我不够资格,是作为女朋友的不合格,我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我做事情非常的莽撞,凤玺,谢谢你的包容和理解?”

    沐锦感觉自己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和之前一样不做任何的打算就去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那样让大家都担心了,爷连累凤玺为自己,受了更加严重的伤。

    “沐沐,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没事,那么一切都是无所谓都,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样,但是我非常的在乎你?”

    那些人的死活都是和自己没关系的,但是沐锦的一切哪怕就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凤玺都是非常的在乎的。

    因为现在沐锦就是凤玺的一切,沐锦的一切行为都关乎这凤玺都喜怒哀乐。

    “好,以后我有什么事情都会和你说的,对不起,凤玺?”沐锦真的非常的愧疚。

    “沐沐,你不用说对不起的,因为你没有对不起我,我只是心疼你?”心疼沐锦受伤。

    “那我们说好了,以后不要互相隐瞒,有什么事情都说出来一起解决?”这一次沐锦看买很多,也放开很多。

    “好,我们都不要互相隐瞒?”凤玺很高兴,现在的沐锦是彻底的接受自己了。

    “好?”沐锦微笑。

    “来,吃一点东西?”凤玺开始给人喂粥。

    沐锦有些不习惯,想要端过碗自己吃,因为非常的别扭。

    “没事的,沐沐,我很喜欢喂腻呢?”很想要和沐锦亲密,很想要这种亲昵的感觉,感觉自己和沐锦就是一个世界的人。

    “嗯?”沐锦有些羞涩,不敢看着凤玺。

    “来,慢慢吃,吃完睡一下,恢复好了我带你去看奶奶!”凤玺知道沐锦现在最惦记的就是沐老夫人。

    “好,我休息一下?”知道凤玺担心自己,沐锦也不在倔强,因为不想要凤玺再继续忧心。

    “真乖?”看着沐锦乖巧的模样,凤玺真的是打心眼里喜欢。

    ------题外话------

    这个人的身份大家猜猜,哈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