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抽取沐锦的灵力
    “醒了?老夫人?”凌弑天端着自己手里的酒。

    看着沐老夫人,只不过现在的凌弑天脸上有着面具,所以看不到长什么样子。

    “你是谁,到底想要干什么?”沐家做事情一直都是比较和善,绝对不会结下怎么愁怨,让别人这样费尽心机设计自己。

    “我想要干什么,你一会儿就知道了,还是的多亏沐老夫人给我们机会呢,平时沐锦把你保护的这样好,一般人那里接触得了,哈哈哈哈哈!”

    凌弑天很自信,只要有了这个人,不担心沐锦不会来。

    因为沐锦从小也算和这个人一起长大,这个人对于沐锦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只要控制了这个人,相信沐锦一定会乖乖就范的,不会给自己玩花样的。

    “你和沐锦到底什么原因?”沐锦这些年是得罪不少人。

    但是做生意就是这样的,那里可能不得罪任何人,因为商场上就是存在竞争的。

    但是基本上谁也不会选择这样激烈的方式来报复啊。

    “哈哈哈,那些都不重要,我需要的是沐锦,和一切都是为了沐锦准备的,你的孙子那么敬爱你,想你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还真的很好奇,沐锦会不会来呢!”凌弑天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给沐锦打电话。

    而沐锦看着自己的手机上显示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

    “喂你好,我是沐锦?”沐锦的声音有着可以的惊慌,但是还是努力稳住。

    “我当然知道你是沐锦,我这里有一个好东西,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呢?”

    凌弑天就是笃定沐锦一定会来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

    “什么?凌总,现在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有事情我们改天再说。”

    沐锦现在一点都不想和这个啰嗦,现在自己奶奶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沐总,你别着急啊,也许玩这里就有你想要的东西或者说,你想要见的人呢,我的能力你是知道的?”凌弑天的声音里都是得意。

    “什么?”沐锦的眼神开始泛滥冷意,这个人真都太放肆了,为什么一起绑架自己的奶奶。

    “没听清楚嘛,那我再说一次,我这里又不想要见的人,就是看你来不来啊?”

    凌弑天说完转过头看着老夫人,眼里都是笑意,只不过有些慎人。

    “沐老夫人,为了避免受一些皮肉之苦,你还是开口说一句话,毕竟你觉得孙子现在非常的担心呢?”凌弑天把电话拿到沐老夫人的身边。

    “奶奶,奶奶!”沐锦的声音有些急切喝毫不掩饰的慌张,沐老夫人吸了一下鼻子,有些微微发酸,自己还是拖累沐锦了。

    他家阿锦一直都这样优秀啊。

    “阿锦,奶奶没事的,你别担心,别为奶奶做啥事,奶奶一把年龄了,也活够了,奶奶希望你好好的,别被这些人利用?”自己的孩子自己疼。

    “奶奶,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沐锦深吸一口气,问着沐老夫人。

    “奶奶没事?”才刚刚说完,凌弑天便把电话拿到自己的手中。

    “沐锦,现在人没事,不过一会儿我就不敢保证了,你是知道我的手段想,真的学不会手下留情呢,你现在要不要来见我?”凌弑天眼里有着志在必得。

    “凌弑天,你最好祈祷我奶奶没事,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是自己死,这个人也不要想活。

    “我把地址发给你,还有啊,别和凤玺说,要不然我现在直接杀了你的奶奶,人老人,年龄大了,经不起折腾了,沐锦,你也需要仁慈一点啊?”凌弑天相信沐锦会有自己的定夺的。

    “只要我奶奶没事!”沐锦想都没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老夫人了,沐锦一点都想不到这个凌弑天这般煞费心机到底想要干嘛。

    “那就一会儿见了?”凌弑天挂断电话,编辑一下地址发送给沐锦。

    沐锦看着短信里的地址,开着车子直接就回去了,现在她到要看看凌弑天想要干什么。

    “怎么样,沐锦会不会过来?”艾伦看着凌弑天,等着回答。

    “当然会啊,毕竟现在这里的是她唯一的亲人了,沐锦做不到无动于衷的?”凌弑天一直都把人的心里摸的非常的透彻。

    “那就好,哈哈哈哈哈,一会儿一定要沐锦生不如死?”艾伦眼里都说仇恨的光芒。

    “好啊?”自己也只是想要那玲珑心而已,其余的一切都喝自己没关系。

    “沐锦,等着你?”想起当初这个人对于自己的赶尽杀绝。

    艾伦就是忍不住的恨,沐锦就是该死,现在自己一定会狠狠地折磨她,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也尝试一下当初自己那绝望的感觉。

    “等的吧,很快一切都会成功的,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有的?”

    沐锦死了对于大家都是好的,毕竟自己的灵力不但会突破。

    对于凤玺而言那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凌弑天很想要看凤玺痛不欲生的感觉,那才是自己最终的目的。

    此时风云国际,凤玺等的不耐烦了,站起来打算走出去。

    “总裁,查到了,确实是凌弑天并且凌弑天好像捉住了沐老夫人,不知道想要从沐总那里得到什么?”一有消息,妖月赶紧来报告,一点都没有耽搁,因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沐锦那里了,其余的一切都可以放下。

    “什么?抓住了沐老夫人?”那个人就是自己沐沐的命门了,即使要沐锦去死,沐锦可能也会毫不犹豫的去的。

    毕竟沐老夫人对于她意义真的就是太不一样了。

    “快快快,给我快去制止?”凤玺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他知道凌弑天的目的。

    “凌弑天,凌弑天?”凤玺眼里有着猩红和嗜血。

    恨不得把那个人千刀万剐,沐锦一直都是最无辜都。

    这些人为什么就是不放过自己的沐沐呢,为什么都要去伤害自己的沐沐呢?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凤玺的灵力开始暴动。

    “看来以前还是玩对于太仁慈了,他才会有机会去伤害我的沐沐,凌弑天,这一次,你只能选择死?”凤玺说完之后直接消失。

    妖月摇摇头,这一次凌弑天真的玩的太过了,恐怕会引火烧身啊。

    凤玺最不能触碰的就是沐锦了,现在凌弑天简直就是在老虎头上拔毛。

    “希望沐锦没事?”

    沐锦对于凤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妖月怕到时候人就这样彻底的疯狂了。

    凤玺这样的人千年也只喜欢一个人,这个人承载了凤玺所有的感情的寄托现在凌弑天简直就是在挖凤玺的心肝啊。

    不过还是跟着去看看,这个凌弑天真的找死呢?

    沐锦按照短信上的地址来到目的地之后有人已经等在哪里了。

    “沐总,这边请?”这里是一个比较荒郊都野外,看着那些穿的整整齐齐的,想必凌弑天到底想要干什么。

    “带我去见凌弑天?”沐锦现在最想的就是就是看见自己的奶奶完整无恙的,其余的一切事情以后再说。

    但是沐锦即使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自己身上有什么让凌弑天这样不顾一切的东西。

    自己和凤玺的关系那个人是非常明白的,但是明白了还是敢这样做,或许不是单纯的和凤玺有仇。

    也许这个人就是的就是单纯的想要自己死而已。

    “这边请,我们凌总已经在等着沐总了!”这些人带着沐锦来到指定的位置,沐锦打量着周围,这里是一个底下实验室。

    而在另外一边的凌弑天,看着沐老夫人。

    “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可以做主,你不要伤害阿锦?”那是自己最疼爱的孩子,沐老夫人怎么忍心她受到任何的的伤害。

    “你倒是非常的疼爱沐锦啊,难怪沐锦一听说你出事了,就立刻方寸大乱了,还真是让人感动呢?”凌弑天扬起一个笑意,沐锦还真的就是一个幸福的人呢。

    自己就是看那些不顺眼的人,所以都必须死,更何况那样的人还和自己的死对头走在一起,凌弑天更加的不爽。

    他是不会让凤玺痛快的,凤玺痛苦了他就高兴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这些人抓住自己就是为了威胁沐锦,但是也不一定沐锦身上有什么让这些人出手的。

    “我想要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老夫人,我搞不懂,你应该恨沐锦才是啊,为什么这些年对于他那么好?”

    因为当初沐珩的婚事沐老夫人一直都是很反对的,按道理白露带走了自己的儿子,沐老夫人对于沐锦应该不会哪样仁慈才对。

    “因为那也是有着我儿子血脉的人,也是我的家人?”

    沐老夫人一直都是一个明辨是非的人,孩子始终都是无辜的,当然不会去怪罪。

    “那你也应该知道沐锦是什么人,她一直就不是平凡人是不是?”凌弑天继续开口。

    “你?”沐老夫人有些惊讶,不过随即恢复,当初的的事情确实很震撼都,自己的儿媳妇是一个让人意外的存在。

    “对呀,有那样的母亲,沐锦当然不会平凡,这样不平凡的人就不应该存在,就应该去死?”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就是阿锦得罪你了,你也不能这样!”沐老夫人看着凌弑天眼里的狠意,那是对于沐锦的,顿时就有一些惊慌了。

    “由不得你,沐锦必须死?”凌弑天的话才刚刚说完就有人走进来了。

    “主人,沐锦到了?”黑衣人恭敬的说到。

    “去把人带过来,毕竟这里才是主场?”凌弑天点点头,这个速度确实非常的快的。

    “是的,主人?”

    “还是来了啊,真是很快呢,这么快就要来送死了,还真的迫不及待呢?”艾伦感觉自己也能有些等不及了,现在就想抽走沐锦的灵力呢。

    “你的孙子还真是厉害呢,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吧,你那个孙子多么都心狠手辣,作为杀手,那一直都是最血腥的!”

    “别看你孙子一副无欲无求的磨模样,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

    艾伦现在最恨的就是沐锦了,只要让沐锦难受,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你在说什么?”老夫人感觉自己不明白。

    “你真的以为你的孙子就这样无欲无求嘛,你知道他出国那些年在干什么嘛,很本不是求学,而是游走在黑暗里,杀人无数!”艾伦想起沐锦的手段都是称赞的。

    “不可能的,我的孩子不是这样的?”

    老夫人摇摇头,不是不能接受,沐锦要是那样的。

    就只能说明自己没有照顾好她,才让她一直的这样拼命。

    一直这样拼命的活着,但是自己却不知道?

    在自己不知道都时候或者角落,老夫人不明白沐锦受了多少苦。

    “那就是一个杀人机器,你还真的是有一个好孙子啊,现在想要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的,我是不会允许的?”

    艾伦看着老夫人,如果不是因为凌弑天不允许还真的想要给这个人一点厉害试试,因为都是这个人教育的。

    “想要利益我的阿锦,不可能的?”沐锦的智商随了沐珩,对于任何的事情都会想办法应对的。

    “那就要看看现在他还会不会有那个运气了?”今天沐锦必须死。

    “只要我们把她体内的灵力吸取完之后,以后沐锦也是一个废人了。”道上那些人也不会放过沐锦的。

    “不!”沐老夫人摇摇头。

    “由不得你,等着吧,现在才刚刚开始!”艾伦不在说话,而是等着沐锦。

    沐锦很快就来了,看着那等着自己想人以及一边的老夫人。

    “奶奶?”看着沐老夫人没事,沐锦的心才放下。

    看着凌弑天和艾伦在一起,沐锦的眼里闪过冷意,真是臭味相投呢,居然还想要打自己的注意。

    “阿锦,别管奶奶,你快走,你要答应这些人任何的条件,这些人就是想要你死啊,快走!奶奶没事啊?”

    沐老夫人看着沐锦摇摇头,双拳难敌四手,这些人一开始就是预谋好的,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沐锦活着出去。

    自己可以有事情,但是自己的孩子一定不可以有事情的,那是自己的儿子唯一的孩子啊,沐老夫人舍不得。

    “奶奶,我没事的,你别紧张?”沐锦看着沐老夫人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孩子,你快走啊,别管奶爸,这些让就是想要你死啊?”沐老夫人感觉沐锦的性格和沐珩真的很像。

    都是一样的固执,都是一样的不到黄河心不死。

    “奶奶,别怕,想要我死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能力。”沐锦当然不会就是有屈服的。

    “想要你死很简单啊?”凌弑天才刚刚说完。

    “啊?”老夫人忍不住痛呼一声。

    “奶奶!”沐锦看着捆绑着自己奶奶的那些锁链,那些根本就是通电都,这些人怎么敢啊,那些东西用在人的身上是非常的痛苦的,更何况还是一个老年人。

    “阿锦,快走,别管奶奶,他们不会放过你的?”沐老夫人感觉自己的声音疼的都颤抖了。

    “奶奶,我不会走的?”沐锦拿出自己的身上的玉箫看着几个人眼里有着恨意和杀意。

    任何人都不能动自己的家人否则只能死。

    “哈哈哈哈哈,沐锦啊,你就太仁慈了?”凌弑天说完沐老夫人的脸色有些扭曲。

    沐锦知道木老夫人很疼,但是却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没说。

    “奶奶!”沐锦的眼里都是心疼,沐老夫人这一辈子也算养尊处优了,基本上没吃苦啊,这还是第一次啊。

    “沐锦,你敢动一次,我就让你的奶奶更加痛苦,不信你可以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凌弑天看着沐锦,非常的笃定人不会动手的。

    “阿阿锦,别相信这些人?”沐老夫人脸色惨白,看着沐锦依旧在微笑。

    “奶奶!”沐老夫人的虚脱直接就是刺激了沐锦,沐锦把自己的玉箫放在嘴边,开始吹奏起来。

    强大的灵力朝着几个人扑面而来,凌弑天伸出自己的手,开始抵御。

    “哈哈哈哈,不错,非常纯净的灵力?”这些才是最好都食物。

    “玄天剑?”凌弑天看着自己手里剑,再看看沐锦。

    “沐锦,现在应该让你尝试一下厉害了,没有凤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凌弑天压根就不怕沐锦,因为沐锦的灵力现在还是斗不过自己的。

    “虚空斩!”凌弑天看着沐锦发出一道剑气,沐锦看着那汹涌的凌厉的剑气。

    “灵力护盾!”沐锦的眼前考试出现一个淡白色的光圈把人围住。

    两道力道冲撞早一起,沐锦眯起眼睛,微微有些不舒服。

    “沐锦,你不是我的对手的,不要垂死挣扎了?”把这个人的引诱到这里就是为了避开凤玺那个死变态的。

    “所以,你只能去死?去死吧。”让凤玺痛苦一辈子,遗憾一辈子,因为是自己没本事保护自己的爱人呢。

    凌弑天拿着剑开始和沐锦打起来,沐锦看着那弹跳力非常惊人的人打的我有些吃力。

    凌弑天的功夫有些像电视里的那些古武,但是又不是,仿佛融合了现代都功夫,自己现代的打发太局限了。

    “沐锦,你不是我的对手的,死心吧?今天你也是走不出这里都我到这里,就不可能走的出去?”

    凌弑天凌厉的剑气一直袭击着沐锦,沐锦一直在闪躲。

    “是吗,那不一定啊?”沐锦运起自己的灵开始朝着凌弑天那里打过去,伴随着的在有毒的银针。

    凌弑天躲过灵力的攻击但是还是来不及闪躲银针。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银针,凌弑天看着沐锦有些意外。

    “不错不错,还以为只是一个花瓶呢,看不出来还是一个厉害的。”凌弑天感觉沐锦真的就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当你感觉她已经走到尽头的时候,又开始柳暗花明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是凤玺的女人,凌弑天觉得自己为你不能和人好好相处的。

    但是,谁叫她是凤玺的人呢,既然是,那就必须死,自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凤玺的机会的。

    所以沐锦必须死,就只有沐锦死了,那个人才会痛苦才会生不如死。

    “凌弑天,最后问一次,放过我奶奶!”沐锦看着那奄奄一息的人心里有着惊慌,但是脸上还是面不改色的。

    “我还以为你不担心呢,换来沐锦你还是有心的?想要救你的奶奶很简单,只要你敢喝下这杯酒,你的奶奶,我不会在干涉的?”一个老婆子而已,自己还不至于花费太多的精力。

    “阿锦,不要相信这些人,这些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你这样束手就擒,一定会没命的?”沐老夫人即使痛的晕过去了,还是惦记着沐锦。

    “啧啧啧,真是感人呢,你看看你奶奶,即使快要死了,还是不会忘记你,沐锦我在给你一次选择?”这一次凌弑天看着沐锦不打算动手。

    “凌弑天,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和你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的?”沐锦还是想不透,这人对于自己的仇恨。

    “因为你是沐锦啊,因为你是凤玺最爱的女人唉,只要你死了,我才能看见凤玺最痛苦的模样啊?”凌弑天笑得非常的张狂。

    “就只是因为这件事情?”沐锦不明白,但是还是不相信就这样简单。

    “还有你的灵力呢?”凌弑天点点头。

    “沐锦,现在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了,不是想要你的奶奶呢,还是想要你的灵力呢?”

    凌弑天拿出自己的的匕首抵在沐老夫人的咽喉上。

    “只要我稍稍一用力,你的奶奶就会不复存在,你自己可要想好了?”凌弑天看着沐锦,等着让的回答。

    但是手里却丝毫不手下留情,稍微一个用力,沐老夫人的的脖子就出现了血痕,血液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流。

    “住手!”看着那鲜艳都颜色,沐锦有些着急了。

    “着急了?你别着急啊,我比你更着急!”想要沐锦的玲珑心很久了,自己更加着急了。

    并且现在如果不好好处理,凤玺那样的性格一定会很快就找来的,到时候着急的就是自己了。

    “凌弑天,你不要动我的奶奶?”沐锦看着自己的奶奶,心里非常的难受,都是因为自己,沐老夫人也不会受罪。

    “去吧,把那杯酒喝了?”凌弑天指着那杯红酒。

    沐锦走上前,“是不是只要我喝了,你就会放过我的奶奶?”

    “当然,你知道我的目的,并不是你的奶奶,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想要你奶奶活着了,千万不要和我耍花样,我这人心情不好回更加的不留情面的?”凌弑天看着沐锦。

    “好,我喝,只要你放过我的奶奶?”沐锦直接毫不犹豫的端起酒杯。

    “阿锦,阿锦,你别做傻事啊,这些人目的就是你,你不要让她们得逞了?”沐老夫人泪眼婆娑了,这个孩子受苦一直都是因为自己。

    “奶奶唔嗯啊”沐锦话才刚刚说出口,身体痛的话直接站不住。

    一直都知道这里面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没想到会这样剧烈的。

    “这是什么?”沐锦看着凌弑天。

    “是什么,当然是让你束手就擒的东西了,你沐锦是什么样的性格我还是非常的了解的!”沐锦一直都是身居高位第,这样的人哪能没有一点心机呢。

    “听说过锁魂散没有?”凌弑天看着人好整以暇。

    “哦,你可能不知道,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当初你觉得母亲也是服用这个,散尽了所有的修为,才会和你的爸爸一起死的!”凌弑天很悠闲,看着地上疼得冷汗直流的人。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我的妈妈”沐锦眼睛睁大,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

    “你母亲早就不在了,即使在也是一个废物了,当初你的母亲的灵力也是不少人觊觎呢,所以你知道为什么你体内的灵力一直不能突破嘛,一直都是你的母亲用自己最后的灵力为你封印的?”

    “因为她就希望你和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但是你这样的人天生就不是平凡,更何况你还遇见了凤玺,凤玺那样的人不会满足你陪着他几十年,凤玺希望你陪着他千千万万年,所以一定要会想方设法的去为你解开封印的?”

    “但是在那之前,我一定要不会让你好过的,因为这是凤玺那个变态欠我的,现在你来还!”

    凌弑天都神情有些狰狞,那张原本温润如玉的脸蛋此时看起来非常的扭曲。

    “哈哈哈哈哈,你还不是一个手下败将,现在想着来报复,手段还是这样的令人不耻,凌弑天,你真是让人看不起,难怪凤玺就是见不得你?”沐锦忍受着身体的剧痛看着人,眼里有着恨意。

    “你千万不要这样看着我,这一切都和我没关系,都是你运气不好呢,如果你不遇见凤玺,你的生活会一直幸福下去的,你会有太大的波澜,你的一切灾难都是因为凤玺呢?”

    只要是凤玺的东西,凌弑天都恨不得给他毁掉,当时的时候那个人不但断掉自己的一条尾巴,还狠心都杀害自己的家人。

    这些仇,不能不报啊,想不到凤玺也有今天,自己是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的。

    “你自己也是一个懦夫,打不过凤玺就从我下手,这是没本事的人才会做的事情,有本事你光明正大的去和凤玺挑衅啊?”沐锦疼得忍不住咬着自己的下巴,嘴角有着血液流出来。

    “看你都痛成这样了,还有心思刺激我,沐锦,你就是找死呢?”

    凌弑天走上前,蹲下身子,一把揪住沐锦的衣领,看着人,眼里有着看好戏的神色。

    “你知道嘛,我觊觎你这颗玲珑心很久了,只要吃下去,我就会突破,再也不会惧怕凤玺,才说,可能那时候凤玺都不会有想要活着的**了?”

    凌弑天把人提起来,走到一边的机器边。

    “沐锦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你也落到我手里了?”

    艾伦死死地盯着沐锦,这个自己一直最想弄死的人。

    “呵呵呵,那又怎么样?”沐锦依旧傲气,横竖不过就是一个死。

    “想要死是,别着急,一会儿好有好戏看呢?”打开机器,把沐锦丢进去里面。

    “博士,麻烦你了,把这个人的灵力抽出来?”看着机器里面的人,艾伦脸上有着的深深地恶意。

    “狗仗人势的东西而已?”沐锦看着人,有气无力的。

    “你继续得瑟啊,一会儿你就得的不起来了,让你试试杯酒那种剔骨剥皮的感觉怎么样?”

    灵力就是沐锦的本身拥有的,想要强行抽出来,确实和剔骨没什么区别。

    这些人就是想要折磨沐锦,想要她活活的痛死。

    “要不,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当着凤玺的面前说你不爱他了,你要和我在一起怎么样,哪样我就放过你?”凌弑天看着沐锦提着这个要求,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哈哈哈哈,凌弑天,你就是想要折磨凤玺是不是,我就是不说?”沐锦看着凌弑天,绝不屈服。

    “啪啪啪!”凌弑天拍着手掌。

    “不错不错,确实一个有骨气的,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多么的有志气!”凌弑天的眼里有着冷意。

    “博士,先抽取力量!”凌弑天吩咐道。

    “是?”那个中年男人看着沐锦也是很有兴趣的,就好像沐锦只是一个试验品一样。

    对于这样的眼光沐锦非常的不喜欢。

    “开始抽取!”艾伦说完那个博士就开始启动程序。

    “真是期待呢,那个人应该快要到了,哈哈哈哈,不知道看到你他会不会心痛啊?”

    毕竟平时的时候是真的很宠呢,凌弑天觉得凤玺一定会疼死的。

    “唔?”沐锦看着周围,感觉就是要磁场一样,强行的固定住自己,然后刀子割肉一般的感觉袭击而来。

    “唔”沐锦感觉有刀子在削自己到底骨头,疼,非常疼。

    冷汗一直往下流,疼得沐锦忍不住咬舌头,嘴里都是血腥味。

    “怎么样,滋味,都说一定会让你舒服的?”艾伦简直就是太兴奋了,这一次终于可以得到沐锦的灵力了。

    “哈哈哈哈,艾伦,凌弑天,我死了便罢了,我如果活着,嗯此生一定要你们唔生不如死?”沐锦感觉自己现在就是被人一刀一刀都割着,太难受了。

    “看你的样子似乎还能承受嘛?”艾伦看着博士,博士点头,加大力度。

    “啊”沐锦忍不住叫出声,太疼了,真的太疼了,以前觉得那种灵魂被撕扯的感觉很难受。

    现在看看,这样的感觉才是最难熬的。

    看着沐锦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流逝,沐锦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眼神开始涣散。

    因为这灵力一直就是滋养她的东西,现在被人强行抽走,就是要了沐锦的半条命。

    但是安静的实验室却突然响起警报声。

    “哈哈哈,凤玺来了啊?”话才说完,实验室的铁门直接粉碎。

    凤玺觉得自己走进来看见的一幕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自己一直以来非常珍重的人现在奄奄一息的,感觉气息若有似无的。

    “凌弑天,我杀了你,杀了你?”凌弑天猜的没错,凤玺确实疯狂了。

    随后来的妖月看着沐锦,看着那个一直都是淡然出尘的人现在非常的狼狈,在看看凌弑天,这个人真的还就是再找死。

    凤玺直接幻化做一条巨大的蟒蛇,眼睛血红,看着凌弑天恨不得直接把人撕碎。

    “怎么想要杀我?哈哈哈哈”凌弑天简直就是无所畏惧。

    凤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上去,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撕碎这个人,因为这个人让自己的沐沐受罪了。

    “凤玺,你真的就是找死呢?”凌弑天在就做好准备了,现在就等着凤玺入网呢。

    凤玺清醒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要想占他的便宜,现在看看,似乎已经没了理智呢。

    看着机器里面奄奄一息的人,果然就是红颜祸水呢,这个人直接就是让凤玺失去理智。

    看着凌弑天的笑意,妖月心里一紧,赶紧开口。

    “尊主,不要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凌弑天已经启动开关,漫天的粉末洒下,落在凤玺的身上,快速都腐蚀着凤玺白色的鳞片。

    “硫磺粉!”那是什么妖月很清楚,就只有硫磺粉对于凤玺的伤害比较厉害,一般的硫磺粉也是对付不了凤玺的。

    显然的那些硫磺粉是经过特殊都改造的,或者说就是特意为凤玺准备的。

    “嘶嘶!”凤玺眼里有一丝痛苦,摆动着自己的蛇尾,目标一直都很单一,那就是救沐锦。

    “还真的是就是执着啊?”凌弑天看着那一地的血水。

    “尊主?”看着那些血液,妖月很担心。

    “嘶嘶?”凤玺的眼里都是恨意,直接一尾巴甩过去,艾伦几人连忙躲开。

    机器直接被打碎,看着那躺在地上的人,凤玺想要过去。

    “想要救沐锦,那不太容易啊?”说完之后拿出自己的剑直接朝着凤玺袭击而去。

    “今天而一定要你七寸尽断?”

    看着凤玺的七寸,只要刺下去,从今以后,这个人得修为再不回回到巅峰。

    “嘶嘶,嘶嘶”都得死,都必须死,所有伤害沐锦的人都必须死。

    “凤玺,现在你还在努力什么呢,沐锦已经废了,再也不能和你白头偕老了,因为她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了,没有灵力都废人,甚至可能还是一个病秧子呢?”

    以前是因为沐锦有灵力保护,现在没有了。

    “你该死,凌弑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们所有的人?”身上的痛苦凤玺直接忽视。

    朝着凌弑天那力袭击,这些人难道不知道抽取一个人的灵力那就是在凌迟那个人么。

    那样的剔骨之痛,凤玺感觉自己的心脏非常的痛,这些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凤玺,沐锦还有一颗心脏呢,我挖了怎么样?”凌弑天还是第一次看见沐锦这个模样呢。

    “去死吧?”凤玺的蛇尾非常的灵活,直接就给凌弑天打上去。

    “你真的以为这些硫磺粉可以对付我,真的天真!”

    凤玺压根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口,一心就只想要凌弑天死。

    凌弑天退后几步,突出一口血,看着凤玺。

    “哈哈哈哈,凤玺,好戏才刚刚开始呢?你看看你的爱人,她似乎不行了?”凌弑天感觉自己这一次似乎赢了,再也不是这个人的手下败将了。

    “啊,疼!”沐锦疼得直接醒过来,然后有晕过去。

    “去死?”凤玺拦着凌弑天再一次撕打起来。

    看着凌弑天的心脏,凤玺化作人形,直接伸出手打算去挖凌弑天的心脏。

    “哈哈哈哈,凤玺?”凌弑天压根不在乎,能够看到凤玺这样狼狈,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