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一点都不小
    青云看着薛青衣,再看看沐锦,眼里有着暧昧,朝着沐锦眨了一下眼睛,沐锦的魅力真的就是太大了。

    现在的爱慕者都追随到公司来了。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就是很大胆啊,要是自己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勇气。

    “你喜欢我?”沐锦看着人,薛青衣的眼里没有任何对于自己的爱意,那一份喜欢从何说起。

    沐锦微微眯起眼睛,觉得还是有些有趣的。

    “当然了我很喜欢沐锦,是因为沐锦很有能力和手腕?”

    在薛青衣的心里,沐锦一直都是和别人不一样的,看着那始终淡然自如的人,那是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

    感觉呆在沐锦身边很安全,很有归属感,那还任何人给不了自己的,所以薛青衣很喜欢沐锦,一直都是很喜欢。

    “你觉得面试这里对于我说好话会有意思?”沐锦幽幽的看着薛青衣。

    “不是,我只是希望和沐锦在一起工作,不是因为其他,真的只是因为喜欢沐锦你,其他的人,我没兴趣?”薛青衣很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凭什么给你这个机会,万一你达不到我的预料呢,岂不是很失望?”沐锦觉得这个小姑娘非常的与众不同。

    至少性格方面自己非常的喜欢,不矫揉造作,看着就觉得让人非常的眼疼。

    “因为我想要一个机会,看看自己的底线和能力在哪里,我觉得沐锦没可以帮助我,而我也有自信,一定不会让沐锦你失望!”

    自己让沐锦失望了,可能那个死变态不会放过自己的,到时候更失望的还是自己。

    “嗯,可以,明天来上班吧?”沐锦想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能力。

    “啊!”薛青衣有些惊讶,就这样成功了,自己还有一堆说辞呢。

    “我做事情一直都不喜欢拖泥带水的,所以,你很不错,让我看看你的能力吧?”沐锦点点头,第一眼就看得出来薛青衣是一个很让人舒服的人。

    只有第一眼不讨厌的人你才会有继续相处下去的**,不然其他的都是白搭的。

    “谢谢沐总,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呢,我一定会努力做的更好的?”薛青衣的脸上都是笑意,凤玺那里自己再也不用害怕了。

    “下去吧,明天来上班?”看着薛青衣年龄有些小,但是这不妨碍自己哟吼对于这个人的栽培。

    假以时日,这个人一定会是让自己惊讶的存在。

    “谢谢沐总,谢谢?”薛青衣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幸运的遇见了这些人。

    “小姑娘,加油啊,我看好你?”青云也觉得小姑娘很讨喜。

    “谢谢青云姐姐!”薛青衣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不谢的,以后合作愉快?”这还是这么对年来办公室第一次招人呢。

    “谢谢,以后希望我哪里做的不周到的地方,青云姐姐多多的指导的?”青云也是一个能力特别厉害的,只不过看着有些不着调。

    “好的,只要你想学?”青云当然会不留余力的教导薛青衣了。

    因为薛青衣什么都会了,自己也会轻松很多,不在什么事情都在亲力亲为。

    “谢谢!”沐锦很好,所以就是身边的人都很好。

    “不客气,你就是太客气了。”青云看着人眨了一下眼睛。

    “走吧,明天见?”找到合适的了,沐锦自然不打算再继续在这人多的地方待下去。

    那些女人的眼光就好像要吃了她一样,她非常的不习惯这样炙热的探视。

    因为一直习惯一个人,也喜欢清冷一点的。

    “是,总裁!”沐锦那点脾气青云非常的清楚,沐锦这是不习惯了。

    “走了?”沐锦看着周围点点头。

    “总裁慢走?”经理笑呵呵的,终于走了,要不然自己会更加的心惊胆战的。

    看着薛青衣,长的和一个孩子一样的,真的不知道沐锦看重她那一点,唯一的一点就是特别的大胆。

    果然有时候啊,就要和别人与众不同,要不然千篇一律沐锦可能都看的麻木了,需要的就是耳目一新的。

    “那我先走了,各位,再见?”

    薛青衣很高兴,自己以后就是人了,可以个任何人相处早一起,不用当宠物了。

    “再见?”这些人还是赔上笑脸,毕竟沐锦选中的人以后职位都不会太低,并且都是沐锦亲自培养的,真的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啊。

    “想不到总裁会选择这样的一个人?”看起来也不是很精明啊,就是第一眼很舒服,不是那种勾心斗角的。

    “嫉妒啊,没办法的,你看看沐总那副态度,肯定很欣赏这个小姑娘?”

    “那些都和我们没关系,我们还是继续面试吧,其他部门的人需要人才呢,沐总选择什么样的都是她在用,和我们没关系?”这样你是以后觉得不满意了,也就不会再去发难了。

    这些人也用不着再继续担惊受怕的。

    “对对对,就是这样,和我们没关系带我,自己选择的?”

    这些人都是对于沐锦没意思的,大多是都是结婚了的,就是希望抱住自己的位置和权利。

    沐锦哪里的事情真的没办法去插手了。

    沐锦这里。

    “总裁似乎很喜欢那个小姑娘啊?”看着沐锦,青云能够感受的出来。

    “我是因为很喜欢那双眼睛?”总记得那样的眼神自己在哪里过,但是一时间也想不起。

    “没事的,喜欢就留着,我看着也是觉得很好的!”青云觉得自己缺少一个说话的。

    “嗯,我们先看看业务能力吧!”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按照能力来的,没有能力其他的都是没法我继续说的。

    “好的,总裁?”青云点头,这一点她觉得非常的赞同。

    沐锦给的一切也需要你有能力能够承担,不然就是负担了。

    下午凤玺来接人的时候,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开始打听。

    “听说你们最近都在面试秘书,沐沐,是不是工作量太大了?”凤玺最关心的就是薛青衣那个傻货进去没有。

    “对的,因为工作现在有些繁忙,青云有时候处理不过来?”在一个岗位上,有时候也是需要放松的。

    要不然一直这样大概再有兴趣的人也会腻味的。

    “你对你家那个秘书真好?”凤玺开始考虑自己对于妖月是不是有些残忍了,只会一味的压榨。

    “很多年了,都是青云一直陪着我,有时候,真的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想要去改,发现有些不适应?”沐锦没办法想象青云一下子离开自己的感觉。

    感觉这些年,青云都已经成为了办公室的一到风景了,尽管有时候她真的非常的不靠谱。

    但是沐锦一直给的都是别人所得不到的信任,青云在沐锦心里,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我家沐沐对她那么好?”这下,凤玺的语气就开始酸了,为什么没有早一点遇见沐锦呢,那样也许沐锦离不开的就是自己了。

    “你呀,这些东西也吃醋,不觉得难受吧?”青云是女的啊,女人的需也吃,真的会把自己酸死的。

    “我家沐沐都没有这样关心我,所以我吃醋了?”所以难怪自己一直看青云不顺眼,这一切不是没理由的,那个人霸占了自己的位置,凤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青云不过就是一个助理而已和你不一样的!”不能时刻谁重要谁不重要的,因为这两人不在一个档次,根本没法比。

    “我就是吃醋嘛,沐沐都没有这样需要我?”凤玺当然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但是就是忍不住。

    还好青云是女的,如果是男的,自己一定杀到皇廷国际,叫他罢工,自己可以为他提供一个更好的工作,就是不要在沐锦的身边,他怕自己什么时候会忍不住杀人灭口。

    “凤玺,你一直都是不一样的,一直都是!”因为对于凤玺的感觉就是独有的一份。

    “并且,谁说你不重要的,你一直都是很重要的?”沐锦看着人,不知道谁给他的错觉,觉得自己不在乎他。

    “真的嘛?”凤玺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是想要听到沐锦说在乎自己。

    “真的,凤玺,你很重要?”凤玺正在扮演的绝对是沐锦人生里面最重要的角色。

    “那我就放心了,我很怕沐沐什么时候就不在乎我了?”凤玺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在杞人忧天,但是对于感情,由不得他不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失去沐锦的代价是她不能承受的。

    他一定会疯狂的,沐锦现在就是唯一,失去什么沐锦都不能有事情。

    “傻,除了你还有谁啊?”沐锦到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收人欢迎的。

    “不不不,我家沐沐魅力大,今天你亲自面试,那些面试的是不是直接眼睛都挪不开了?”又开始吃醋了,凤玺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快要酸死了。

    为什么会是沐锦亲自面试呢,人事部都干嘛去了。

    凤玺觉得自己恨不得去挖掉那些女人的眼珠子,沐锦就是自己一个人的,其他人想都不要想。

    “没有你说的这样夸张?”沐锦摇摇头,还达不到那样的效果。

    “我不信!”凤玺一点都不相信沐锦这张脸对于那些花痴女没有一点杀伤力,说不定很多女人都是为了沐锦才去的。

    “真的!”沐锦觉得没有那么夸张,确实会有一些再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时候觉得惊艳,但是都是很快就回神的。

    “那沐沐不要看她们好不好?”自己又不能一直厚颜无耻的跟在沐锦身边,谁知道那些小妖精会不会勾引自己的沐沐。

    “我没有看她们!”沐锦觉得自己的性取向还是很正常的。

    “那就好,我就知道我家沐沐是爱我的!”那些小妖精和自己没法比的,自己才是沐锦的心尖宠。

    “那么办公室的的秘书选到了没有,我看你一直很累的?”凤玺装作若无其事的。

    “选到了,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姑娘,很有意思呢?”沐锦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有趣的人,觉得很新鲜的。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喜欢呢,那一定还一个不错的!”能让沐锦喜欢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她的喜欢就显得格外的弥足珍贵。

    “嗯,我挺喜欢的,叫什么薛青衣,感觉还不错,接下来先相处看看,如果合适,那就大力的培养?”人才沐锦都不会放过的,因为那会是自己最大的损失。

    “喜欢就好,多培养一个,以后你也会轻松很多?”当然了,相对的也会有很多的时间陪自己,特别是以后结婚之后。

    自己可以带着沐锦到处去玩玩,而不用一直担心公司的事情。

    “好?”沐锦也觉得自己这些年司机还是有些疲惫,轻松一点也没什么,多空出一点时间和凤玺交流。

    她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也很想慢慢改变,慢慢学着去适应凤玺或者回应凤玺。

    “今天想吃什么?”凤玺看着身边的人,那淡然而宁静的气质一直都是自己最入迷的。

    “红烧肉!”沐锦轻笑,最近似乎对于这道菜特别的喜欢啊。

    “好,我给你做!”凤玺很享受就像平常的夫妻一样的相处模式。

    两个人相互扶持一直一起走。

    “下一次我给你**蛋面?”

    沐锦有些微微的不好意思,自己的家常菜依旧拿不出手,但是面条煮的非常好。

    “好,我家沐沐的面条那是非常的美味的?”沐锦虽然就只会做这个,但是做的确实非常的美味的,一般人达不到的。

    “嗯!”沐锦点点头,感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付出,一个人总会慢慢的和另外一个人靠近,那样两个人才会越来越靠近。

    现在两个人的同居生活倒是很和谐,唯一让凤玺不满足的就是每天的睡觉问题。

    似乎感觉沐锦一直都在回避啊,就比如吃完饭后散步,洗漱好之后沐锦就会匆忙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绝对不会和凤玺多说。

    现在依旧是这样,看着那朝着自己的房间匆匆走去的人,凤玺一把拉住。

    “沐沐,你是不是有点怕我?”凤玺感觉沐锦再躲避自己。

    “没有?”沐锦的眼神有些闪躲,不敢看凤玺,确实是这样。

    “沐沐,我们以后是要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凤玺觉得这样害羞,以后做其它的事情会不会更加让她抬不起头。

    “我只是不太习惯!”沐锦有些微微的别扭,说的实话,她一直就是一个特别慢热的人。

    “傻!”凤玺伸出手,抚摸的沐锦的脸庞,看着她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心里发软。

    “我”沐锦刚刚开口就被凤玺的阻止了。

    凤玺看着沐锦那张粉嫩的唇瓣,还有自己的手指。

    沐锦感觉那个压在自己嘴唇上的手指有些发烫,看着凤玺,眼里有着盈盈的湿意。

    “别说话,我会一直等着你的,等着你适应我的!”凤玺嘴角微微的勾起,低下头,轻轻的吻上沐锦的嘴唇。

    沐锦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放松配合凤玺。

    “闭上眼睛!”凤玺的声音在耳边轻生的蛊惑着,看着那圆润的耳垂,凤玺有些恶作剧似的咬上去。

    沐锦的身子忍不住狠狠地颤抖,有些酥软,耳垂毕竟是敏感部位。

    “我最喜欢沐沐在我怀里的这个样子了?”看着沐锦眼里迷离的神色,凤玺只想要狠狠地欺负一下。

    让她在自己身下绽放,或者说欺负到她哭泣。

    “你”沐锦的声音有些嘶哑,这个人还真的就是恶趣味啊。

    “我很喜欢沐沐现在的这个样子啊?”凤玺很轻松的把人抱起来,让她的腿夹在自己的腰上,沐锦有些窘迫,这个姿势很为难啊。

    “沐沐,我想,让我亲亲好不好?”不接触沐锦自己难受,接触沐锦自己更难受。

    但是与其这样看着,还不如直接享受一下,即使不能做,也是可以望梅止渴的。

    不等沐锦说话,凤玺直接亲上去,沐锦也顺手搂着凤玺的脖子,不让自己掉下去,随着凤玺的吻越发的深入,现在的已经不能满足他的。

    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沐锦的衬衫被他解开,欣赏那些从未看过的风光。

    “看不出来,我家沐沐这样有料,一点都不小呢?”至少自己可以一手掌握。

    “你”沐锦想要推开人,但是浑身软的没有一点力气,狠狠地瞪着凤玺。

    凤玺完全不在乎,只是沉迷女色和眼前的风景。

    “放开我!”沐锦的声音带上一丝娇媚。

    凤玺看着在自己怀里一直不停扭动的人,眼神有些微微的暗沉。

    “原本想要放过你的,现在看看,还是不行呢,沐沐,我受不了?”凤玺说完之后不等沐锦的回答,自顾自的开始进攻那些自己梦寐以求的地方。

    沐锦开始还会挣扎,但是后期慢慢的也开始配合了。

    凤玺见次眼里都是笑意,抱着人慢慢的走向床。

    事实,凤玺还是舍不得,依旧没有做到最后,因为现在的沐锦不适应,自己钱强硬的做到最后的话。

    当时沐锦可能会沉迷,但是事后一定会和自己算账的。

    凤玺真的就是非常的了解沐锦呢,看着脸蛋绯红的人。

    忍不住再一次亲了一口,给沐锦盖上被子,空调调到适合的温度,走出去关上门。

    凌家。

    “你怎么确定沐锦回来找你?”唐宁不明白谁给凌弑天的自信。

    “当然会啊!”凌弑天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看着自己酒杯里面的红色液体。

    “那接下来呢?”唐宁很想知道这人的打算。

    “现在也才刚刚开始,我们抓不到沐锦的,沐锦不会在我的地盘上见我的!”沐锦那样的人防备心里很重的,更何况还有凤玺在这里吹耳边风。

    “那你这样的用意是什么?”唐宁不明白凌弑天的做法。

    “当然是好玩啊,沐锦现在的工程就是需要我这里的许可呢,要不然可不能动工呢,沐锦一定会来找我的,沐锦是一个商人,不会不在乎自己的利益的?”第一次觉得在政界这样有意思。

    “沐锦确实不会放过那些到手的利益?”看她这些年的做法知道了。

    “现在我们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助,想要彻底的得到沐锦的那颗心,还需要一点火候呢?”凌弑天不知道想起什么,眼里闪过亮光。

    “谁?”唐宁有些好奇是需要谁的帮助。

    “杨家!”那个一直喜欢捕捉妖物的家族,想必应该有办法人凤玺难受的。

    “你是说”那个家族唐宁也是听说过的,只不过这些年已经很低调了,让人们忘记了那当初是一个多么辉煌的家族。

    因为据说是捕捉妖物的,上一代家主居然喜欢上了妖物,最后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家主死了,妖物也不见了。

    从那之后,杨家就开始淡出人们的视线了。

    现在凌弑天不说,唐宁都快要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杨家已经隐退多年了,似乎对于这得事情不太上心啊?”唐宁摇摇头,杨家已经平静很多年了,现在不太可能会复出。

    “那是因为还没有足够大的吸引力吸引那些人,人的**都是无穷无尽的,你怎么知道杨家不是在等着机会呢?”凌弑天从来不相信这些大家族的隐退,只不过家族可能负重不起了,需要修身养息。

    在凌弑天看来,杨家就在等这机会,现在自己提供了机会,应该不会拒绝才对。

    “不过,有能力的那一个似乎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不是原定的家主,那一代的家主确实惊才绝艳。

    “没事的,那么大的家族,一定会有让凤玺生不如死的办法的?”凌弑天不会相信那样一个大家族就这样没落了。

    “那就好,你去联系吧?”唐宁和杨家人没有任何的瓜葛。

    “当然的,我一定会让那些人和我们合作的?”凌弑天很有自信。

    人啊,总是太过于贪心啊,总是学不会满足呢,杨家似乎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再一次出现在苏城这些人的面前呢。

    杨家。

    “父亲,皇廷国际得总裁身边确实有着强大的妖物!”杨木的神情有些激动。

    自从上一代家主杨霖死后,杨家一直都是地位尴尬的,因为杨霖确实就是一个天才,但是在以后却把自己坑了。

    “有那就是好的,不知道人们在理看见皇廷国际总裁身边有妖物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呢!”

    沐锦的身边有妖物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当初的白露不也是嘛。

    “当初没有杀害白露,现在沐锦也不错,她母亲那颗玲珑心我得不到,现在她这颗我一定要了!”杨绅眼神阴狠,当初那个人真是不怕死,为了沐珩生生去挖自己的心头血废掉自己的修为就为了让那个人活下去,真是一段旷世情缘呢。

    但是感动哪又怎么样,最后两个人还不是死了。

    “父亲,当初姑姑”杨木有些欲言又止。

    “别和我提她,沐锦的那颗心我一定要的,我就是不死,她不是想要毁掉杨家嘛,我就是要杨家再一次呈现在苏城那些人的面前。”不得不说,凌弑天真的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懂得把握人心。

    “冥顽不灵!”声音从夜空中传来。

    杨绅的身体僵硬,看着那夜空中火红色的凤凰,以及那凤凰上的人。

    “妖”杨木看着那巨大的凤凰,有些惊悚,但是看着那穿着青衣的人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

    总觉得在哪里看过,但是想不起来。

    “是你!”杨绅看着那张依旧年轻的容颜瞳孔收缩。

    “不是我还是谁,杨绅,这么多年希望以为你改过自新了,想不到居然还是这样冥顽不灵的?”北冥起身飞下来,看着周围的一切。

    当初的一切早就面目全非了,就只有自己还一直停留在原地,捂着自己到胸口,有些不舒服。

    北冥觉得我自己睡了那么对年,物是人非了自己也会忘记的,但是忘不掉忘不掉了,那些回忆真的很折磨人。

    “怎么?难受了,当初如果不是你,我大哥不会死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杨绅看着北冥的难受有些洋洋得意,当初都是因为这个人,自己的家主才会走到今天的。

    “住口,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的设计,才让我的杨霖死了,该死的是你!”北冥的情绪有些激动。

    当初的事情都是因为这个人的设计,如果不是贪心想要夺取白露的心脏和灵力,最后自己的老公也不会陪葬。

    “住口,我在恶心也没有你恶心,和自己的兄长厮混早一起苟且?”杨绅看着北冥,看着那张让自己日夜思念的脸蛋。

    自己想了一辈子,这个人始终都是不属于自己,自己做什么都是比不上杨霖那个伪君子。

    “你辜负了你的兄长,现在还是执迷不悟嘛,杨家现在已经不错了,不要再去试图改变什么,沐锦不是白露,学不会心慈手软的!”沐锦的性格倒是有些像沐珩,那种不顾一切的拒绝,真的很致命。

    被那样的人盯上,一辈子都会不得安宁的。

    并且现在还有凤玺那个疯子在沐锦的身边,如果这些人敢伤害沐锦,凤玺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把这些人都杀了的。

    凤玺的性格北冥太了解了,就是因为太了解了,才会担心。

    “杨心怡,你还会担心杨家嘛,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当初不是你,我大哥为什么会死,我杨家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杨绅对于北冥的感情一直都是很复杂的。

    “住口,当初那一切是谁策划耽误你最清楚,杨绅,这么对年你依旧还是不知悔改,沐锦没有查到就算了,沐锦如果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你杨家不要想好过?”北冥真的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不是很厉害嘛,你不是上古神兽嘛,你不是守护一方嘛,你怕什么?”杨绅眼里都是讥讽。

    “你为什么守护不了自己的爱人呢,我大哥死了十多年了?”杨绅的眼里都是回忆,当初两个似乎同时喜欢上北冥的。

    但是北冥选择的是那个温润如玉的人而放弃自己。

    “我就是想要和你说,以后你杨家发生什么事情都和我没关系,我也不会在管,你们喜欢作死,那么请不要拉上我,也不要再找我?”看着周围的一切,是啊,自己爱的人已经不在了,这路也都不再是以前的模样了。

    自己还在留恋什么或者说舍不得什么,那些人那些事早就烟消云散了,就只会自己还一个人拿着回忆不放手。

    罢了罢了,自己也是一个没有用的人,守护了所有的人,但是却失去了所有的人。

    “我在奉劝一句,沐锦不是你们可以动的!”敢打一些不该有的注意,最后受苦的还是自己。

    “不用你操心?”杨绅很显然的不领情。

    “自己作死?”北冥轻轻一跃,跳到凤凰的背上。

    “我言尽于此,以后怎么做都是你们的事情,我不会在插手呢?凤凰,我们走吧?”这是自己最后能够做的。

    “身为杨家的人,难道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嘛!”杨绅看着远去的人大声说到。

    “杨家和我早就没有瓜葛了,现在我不是杨心怡,杨心怡已经死了,我叫北冥?”

    北冥眼神恍如隔世,杨心怡早就死了,现在遗留下来的是上古神兽北冥。

    乃是这片土地的守护神。

    “父亲,那是姑姑嘛!”杨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北冥的模样看着也才二十出头,年龄不是很大。

    “是她!”杨绅的眼神里面有些幽暗,看着那只有一个光点的人,当初的人早就面目全非了。

    当初的杨心怡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而不是和现在一样感觉很清冷,没有任何的人气。

    “姑姑真的”是妖啊,杨木很好奇,根本看不出去,北冥走出去,那一身气质不比外面的那些世家小姐差啊。

    “是的,上古神兽玄武!”杨绅眼睛微微眯起,当初下凡历练被杨霖捡到带会杨家的。

    那时候的北冥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后来杨霖才给她取名杨心怡,所以北冥后来一直很依靠她。

    “那当年?”杨木很好奇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你的事情,下去继续把沐锦的那里监视好?”杨绅依旧还是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的。

    当初可以让白露生不如死,现在也可以让沐锦痛苦。

    “是的,父亲!”杨木点点头,很显然的并没有把北冥的话放在心里。

    北冥这边,站在凤凰山上眼神呆滞有些走神。

    “主人,想要去见你喜欢的那个人不是什么难事啊,你算一下,他投胎在哪里就可以了?”小凤凰看着自家主人难过,也非常色不好受。

    “找不到的,找不到的!”北冥失魂落魄的摇摇头喃喃自语。

    “为什么主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算不到的事情啊?”因为北冥通幽冥,占星术很好的,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失误都时候。

    “凤凰,即使我再厉害,但是那个人不想见我呢!”北冥想起那时候杨霖死在自己的怀里的时候。

    “他说,以后不要去找他,我就是灾难的开始,下一辈子,他希望过的平淡一点儿,不希望再这样大起大浮的了?”北冥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哽咽。

    眼眶红润,有着晶莹在闪动。

    “他还是怪我,还是在怪我,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什么,为啥什么啊,为什么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北冥跪倒相爱凤凰的背上。

    “主人,主人,你怎么了,你别哭啊,实在痛苦那就忘记吧,把这一切的记忆都抹去!”看着北冥这样痛苦凤凰也很心疼。

    “舍不得,舍不得,凤凰,你不懂得,你不懂得!”北冥摇摇头,还是舍不得忘记,宁愿被折磨一辈子,也不愿意忘记,因为那是自己唯一的最美好的记忆了。

    “主人!”小凤凰也有一些无奈啊,北冥当初也被伤的很严重啊。

    “让我哭一会儿,就哭一会儿?”北冥实在是压抑的太久了。

    漆黑的夜空里,那撕心裂肺一般的哭声都没有停止。

    凤玺睁开眼睛,感受着这个波动,嘴角露出笑意。

    “现在哭有什么意思,当初如果自私一点就不会这样了?”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自己的眼前死去,那是对于自己最大的惩罚了。

    北冥忍受这份惩罚整整十多年,也难怪有时候他不愿意醒过来。

    “何必呢?”如果是自己,死了都要在一起的,绝对不会放开沐锦的手指。

    闭上眼睛,不管那些闲事,只要不是危急到沐锦的,自己都可以无所谓,万一真的有人不长眼睛,自己也不会心慈手软的。

    第二天,依旧是凤玺早起做早餐,吃完之后送沐锦去公司的。

    “总裁今天气色很好啊,是不是昨天嘿嘿嘿”青云感觉自己越来越不正经了。

    “怎么可能,不可能的?”薛青衣摇摇头不可能的。

    “你又知道了!”看着青衣,青云相处的格外的和谐的。

    “那不一定嘛,珍贵的东西都不会一口吃掉的,会一口一口慢慢吃的?”薛青衣说完青云忍不住把自己嘴里的茶水喷出来了。

    “小姑娘悟性很高啊,值得培养啊?”这特么简直就是老司机好不好,这些话也好意思说出口。

    “青云姐姐,这明明就是你的意思嘛,人家只不过转述而已,人家可是小纯洁,非常纯洁的哪一种?”青衣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非常的萌。

    “少女杀手啊!”青云忍不住去揉捏了一下青衣那有些婴儿肥的脸蛋。

    “青云姐姐,你轻点啊,会把我玩坏的!”青衣看着青云再一次语出惊人。

    “噗!”这一次就是沐锦自己都没忍住,看着薛青衣,这货是从哪里跑出来的逗比啊。

    “沐总,你看看青云姐姐,她欺负人家?”青衣有些幽怨了,果然是不受宠啊。

    “没事的,你欺负回去,我给你加油!”沐锦也会冷幽默的。

    “噗,这货,也不知道那里来的逗比,上班吧,让姐姐看看你的实力?”青云揽着青衣。

    “我会认真学习的,希望青云姐姐多教导我!”薛青衣笑嘻嘻的。

    “正好现在有一个项目,你和我去看一下?”青云看着沐锦似乎有些询问。

    “可以啊!”薛青衣很高兴,这也是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啊,现在不行,以后也会越来越厉害的。

    “去吧?”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沐锦觉得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那我们下去了,总裁等着我们好消息吧?”青云点头。

    “嗯!”沐锦看着自己手里的数据。

    “好的!”青云说完就和青衣下去了,而沐锦看着数据眉头忍不住皱起。

    最后放下文件拿起电话,开始拨打,这个被驳回来的有些没理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