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总是喜欢吃醋的凤玺
    “谢什么,我不是因为你,我是因为阿锦,阿锦从小父母一直都没在她身边,其实他是一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对于感情也是非常的重视,所以我不想让她失望。”

    是啊,他的阿锦那么优秀,完全可以配得上凤玺的。

    “那些没有我的岁月,夏清风,很感谢你一直陪着沐沐。”凤玺是真心的,那些日子没有凤玺,所以沐锦吃了很多苦。

    还好这些人一直都这样不离不弃,才成就今天的沐锦。

    凤玺很感谢那些人把这样的沐锦交给自己。

    “我走了?”夏清风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一定不会把沐锦交给别人。

    只是觉得凤玺会更爱自己,并且会让自己的沐锦更加幸福。

    有时候放弃又何尝不是一种爱情呢,那是最深层次的成全啊。

    凤玺这一分钟心里依旧没什么情绪的起伏。

    也许会因为夏清风的成全而有一丝感动,但是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并不能感同身受,一个人的性格就决定了以后将要走的路程。

    夏清风这样的性格注定和沐锦走不到一起,因为他不懂得。

    凤玺看着床上的女人,嘴角微微勾起。

    而感受着凤玺浓烈的柯尔蒙气息扑鼻而来,原本睡着的人在被子里面的手指微微收拢,有些紧张。

    但是脸上依旧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阿锦,我吃醋了,你都不和我吃中午饭,却跑来陪别的野男人?”

    对于这件事情,凤玺觉得自己有小情绪了,阿锦都不和他在一起,却和夏清风在一起。

    沐锦心里有些无奈了,她就知道凤玺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自己的。

    “阿锦,你是不是不宠我了?”他家阿锦一定是看上了别的小妖精,要不然不会这样对自己的。

    “阿锦,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凤玺继续再接再厉,但是话题还是依旧没走出去,围绕着一个话题说个不停。

    原本装睡的人觉得自己实在装不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沐锦睁开眼睛看着凤玺,凤玺的眼里都是笑意。

    “你是不是早就发现我没睡着了!”

    沐锦敢打赌,凤玺一定是发现什么了,要不然说话不会这样刻意的。

    这就是在给自己别样的撒娇,接下来,应该会有其他的目的了。

    “这应该我问沐沐。”

    “我没有,我刚刚确实装睡,但是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要看看清风”想要看看夏清风会不会让自己失望。

    如果夏清风真的孤注一掷不顾一切的话,沐锦当然也不用在顾及这一段感情。

    虽然舍不得,但是到了必须割舍的时候沐锦是不会犹豫的。

    但是沐锦很高兴,因为夏清风没有让自己失望,那个人最终还是选择成全自己。

    “沐沐,你是不是心疼他!”凤玺的语气更加的酸了,果然,青梅竹马什么的就是最让人讨厌的东西。

    凤玺觉得自己可以收回那一丝同情,夏清风就是活该。

    “凤玺,那是我一直长大的最好的朋友了?”

    因为沐锦寡言少语的,朋友也就那么就几个,所以她非常的珍惜那来之不易的感情。

    “沐沐,那些我都知道,但是我忍不住啊?”

    凤玺蹲下自己高大的身躯,看着沐锦,他就是心眼小,就是占有欲特别强。

    因为他怕自己如果不小心翼翼的,总有一天自己的沐沐会离自己而去,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诱惑了,凤玺很怕沐锦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腻了,不想要自己了。

    “凤玺,从始至终都是你,没有别人的,一直都没有别人的?”沐锦不需要别人,因为别人都不是凤玺。

    “刚刚沐沐还让那个人抱了?”这一点凤玺就有一些不是滋味了。

    自己刚刚似乎真的忘记了,这里不是吃饭的地方,那就是被抱进来的。

    沐锦的脸蛋有些窘迫,这个凤玺的观察力真的太细微了,这样的事情他也想的起来。

    “沐沐,是不是啊,我吃醋了?”

    现在都是凤玺就是一个醋坛子,一点点的事情就开始无理取闹。

    就是希望沐锦能够多关注一下自己,把眼光放在自己的身上,眼里心里都是自己。

    虽然知道这样的心里很变态,但是就是忍不住啊,忍不住想要知道沐锦的一切,想要得到沐锦的一切。

    并且随着时间的远去,越来越不知足,希望得到更多,最后得到沐锦的全部。

    “那我补偿你?”沐锦凑过去,织围巾凤玺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凤玺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美满了,因为敢接沐锦更宠自己了。

    “沐沐,我知道我没有夏清风了解你,没有他温柔,但是你放心,主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委屈?”凤玺拉着沐锦的手指信誓旦旦的说。

    以后沐锦就是他老婆,他唯一挚爱的爱人。

    “你很好,凤玺,你真的很好?”沐锦看活很多人,但是那些人都比不上自己的凤玺。

    因为凤玺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凤玺是自己喜欢都,所以才是最好的。

    “沐沐,能不能给我一个了解你的你会啊?”凤玺又在千方百计给自己谋取福利了。

    “我一直都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在你的面前了?”

    在凤玺的面前,沐锦一直都没有遮掩自己,因为沐锦也希望,凤玺爱的是真实的自己,而不是那习惯性伪装的面具。

    “因为沐沐喜欢我啊,但是沐沐,我还是不知足呢,我希望更加的了解你?”为了更加的贴近人,凤玺觉得自己需要在努力一点了。

    “所以呢?”现在沐锦总算看出来了,刚刚这货似乎就是故意的啊,现在才是重点啊,一点一点的把自己引诱过来。

    “想要更加的了解沐沐,有什么比日夜相处的更加令人有说服力的?”凤玺就是想要和沐锦在一起,在一个屋檐下。

    “你想要和我住一起?”沐锦不意外,因为这是凤玺干的出来的事情。

    “沐沐,我不想每天和你分开,你都不知道每天我多煎熬的,都有一些茶饭不思了?”

    因为他根本用不着那些啊,他完全可以不吃东西的。

    为了得到这些福利,凤玺觉得无赖一点没什么,矜持往往都是得不到媳妇的。

    “沐沐,你就答应我好不好,我会洗衣做饭,暖床什么的都是可以的?”凤玺卖力都推销自己。

    “沐沐,我什么都会的,那样以后下班你就不会太辛苦了。”所以说凤玺不要脸。

    “嗯!”沐锦盯着人,看着那张妖媚的容颜,沉思了一下。

    “沐沐~”看着人有些松动,凤玺开启撒娇模式,使劲的磨蹭着沐锦,他敢肯定沐锦一定会心软的。

    “好好好!”沐锦就没见过这种套路的,点头答应。

    “我就知道沐沐是爱我的?”抱着人凤玺很满足,现在和沐锦一个屋檐下了,很快就是一家人了。

    “沐沐,那我们现在回去吧,我一点都不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是夏清风带着沐锦来的,有不是自己。

    “好的,走吧?”沐锦起身下床,却不料凤玺直接公主抱。

    “现在这里是酒店,人多,你给我注意一点?”沐锦不得不提醒人,这货一直都是这样肆无忌惮的。

    “没事的,沐沐,我不会让其他人看见你的?”凤玺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后来,沐锦的脸蛋确实没人发现,只不过一些狗仔记者还是拍到了凤玺抱着沐锦的那一幕。

    只不过没有人知道凤玺怀里的人到底是谁。

    第二天各大新闻媒体都在播放这件事,神秘的风云国际总裁,一直不喜欢别人接近自己,现在居然金屋藏娇。

    顾家。

    “啪!”顾莹莹把报纸砸在茶几上,妆容精致的脸上看起来非常的扭曲,死死地看着报纸上的那一幕。

    “沐锦真的还就是一个狐狸精啊,这就是有遗传,也不知道有没有遗传她那个妈妈的本事!”拿着报纸,沐璇眼里也都是暗沉。

    “我喜欢的沐锦都不会放过的,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要这样和我过不去,有意思?”

    明明就是自己的不对,顾莹莹总有办法扭曲事实。

    “别着急,莹莹,是你的那就是你的,谁也夺不走的,等着吧,妈妈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沐璇的眼里有着嗜血。

    “妈妈,接下来的事情,你看我表演就好了,沐锦我一定要亲自对付,我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跪着求我?”

    只要那些人肯帮助自己,沐锦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你别冲动,莹莹,沐锦不是好惹的,别伤害到自己!”

    沐锦那个人有多心狠手辣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不放心自己的女儿去对付沐锦。

    因为一旦不成功,死的就是自己的女儿。

    “妈妈,以前我想要皇廷国际,现在不止是皇廷国际,就是风云国际的哪一位我也要,一切属于沐锦的东西,我都会一步一步夺取!”顾莹莹对于这些东西都是志在必得的。

    “你没把握就不要去做,因为沐锦那个人确实不好对付!”

    不得不说,白露真的生了一个好儿子,天赋好的不行。

    “我当然不会冲动,妈妈,你放心吧,这一切我都会未雨绸缪的,不会伤害自己的!”顾莹莹这样自私的人,当然不会伤害自己了。

    “听说沐青青那个傻丫头要出国了,这样你就少了一个帮手了?”

    沐璇觉得有些遗憾,有些事情其实沐青青做起来更加的方便,因为沐青青太单纯,很好利用的。

    “那个傻子,你别和我说她,她母亲的死似乎对于她打击太大,现在一蹶不振的,皇廷国际的职位她已经让出来了,想要出国深造,我想要和她谈一下,但是她就是不肯见我,真是一个蠢货!”顾莹莹最意外的就是沐青青的那里。

    当初想了很多办法才让沐青青进的皇廷国际,就是希望人能够占据一席之位,那样以后自己夺取的时候会很方便。

    因为沐青青很蠢,蠢得有时候让人不忍直视,那样的人最好利用了别人。

    本来就是一个废物,现在自己不过就是废物利用而已。

    “据说她妈妈是被那个东西上身了?”沐璇还是有些惧怕那些灵异的东西。

    “没错,外人只是说王芸突然生病暴毙了,王家那边不肯就这样善罢甘休,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没了,人家肯定是不会就这样算了的,最近应该在寻思着怎么给皇廷国际找麻烦呢?”

    顾莹莹嘴角勾起,她特别喜欢这样的场面。

    因为很有意思,狗咬狗啊,最后自己渔人得利就好了,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

    反正和沐锦作对就是她最希望看见的,是谁都无所谓了。

    “当然不会,因为这些年王家虽然表面上依旧温顺,其实不然,私底下早就有动作了!”

    关于这些事情的动向沐璇总是打听的非常的清楚。

    “那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了?”端起果汁喝了一口。

    “对了,最近爸爸一直都在忙,也不知道忙一些什么了,都是三更半夜才回来的?”顾莹莹感觉自己的爸爸最近很奇怪的。

    并且有时候自己下来喝水遇见了,顾峰的神情也是非常的惊慌,就好像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情一样。

    但是顾莹莹作为女儿,也不好一再的逼问,大概觉得沐璇应该知道的。

    因为当初确实就是顾峰高攀了沐璇,这些年对于沐璇也都是低眉顺眼的,沐璇说什么都是什么,顾峰完全不敢反驳。

    所以,顾莹莹不觉得自己的爸爸有那个胆子做什么对不起自己妈妈的事情。

    “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最近有几个大客户非常的难缠,所以花费了很多的心思,男人嘛,心思就要放在事业上?”

    沐璇对于自己的魅力也是非常有自信的,因为顾峰就没什么事情敢隐瞒自己的。

    因为顾峰一直都是一个软柿子,任由沐璇拿捏的,沐璇一直强势习惯了,对于顾峰那样的低眉顺眼自然不喜欢。

    因为感觉没有一个男人作为该有的作为,也没有男人味,沐璇对于自己的丈夫一直都不满足。

    “妈妈,爸爸那里你可能需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态度!”

    因为男人有时候也是需要哄的,沐璇这样长年累月的折腾,顾莹莹觉得自己的爸爸心里也不是就什么想法都没有的。

    “莹莹放心吧,他不敢的,要不然你看我怎么收拾他!”沐璇非常的自信,顾峰不会背叛自己。

    “那就好?”顾莹莹就怕那里出什么问题。

    “安心去做你的事情吧,我这里你放心吧我,不会出任何的问题的?”沐璇非常的自信。

    有时候女人太过于自信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你不关心的问题,也许就有人给你关心了。

    男人这种生物,很难去预料的,特别还是一个你看不起的男人,有时候做出来的反应才回更加的让人意外呢。

    盛世酒店包房,此时里面嘈杂不堪,烟雾一直弥漫着久久的挥散不去。

    “来来来,顾总,我敬你一杯,好久没见你,今天可不能不给面子啊?”

    说话的男人也是一个中年男人,男人有着肥硕的身子,怀里搂着一个年轻的小姑娘。

    不只是他,其他旁边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就只有顾峰,身边什么都没有。

    “现在出来了就要好好的玩,难不成顾总现在还怕顾夫人啊?哈哈哈哈”说话的男子立刻大笑起来。

    “不是怕,总归觉得这样不好?”看着众人脸上的嘲弄,顾峰感觉有些难看。

    对于沐璇的害怕,有时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现在就是想改,也改变不了了。

    “来来来,大家出来就是找一个乐子的,提起家里的黄脸婆干什么,扫兴安全,来,顾总,我敬你一杯?必须喝啊?”男人端起酒杯和顾峰喝了一杯。

    男人给其他人使了一个眼神,其他的人也陆续的开始灌顾峰的酒。

    顾峰不好推辞,也都全部喝了,几轮下来,人就有些神志不清了。

    “顾总,这些年也真是委屈你了,顾夫人啊就是太强势了,对于你也够不够温柔,找老婆啊,就应该找这种温顺的小妖精?”

    男人说完低下头在自己怀里的女人亲了一口,女孩子立刻娇羞的低下头。

    “就是啊,男人嘛,出来怎么可能不玩玩,女人就是小心眼,顾总,别怕,只要处理好了,顾夫人不会发现的?”发福的男人给另外一边坐着的女孩子使了一个眼神。

    女孩子非常的精明,看着顾峰眼里有着光亮。

    这里的女人就是这样的,需要的那就是钱,只要给她钱,没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就是我,顾总,你这样的人多好了,我好羡慕顾夫人有你这样的好男人?”女孩子坐在顾峰的身边,身子柔弱无骨的依偎在顾峰的身上。

    顾峰看着身边的女人,眼神有些迷糊。

    “顾总何必这样委屈自己呢,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这种感觉的,不要家里的母老虎了好不好!”女人开始蛊惑,语气温柔似水。

    顾峰更加的迷离,几个人打了一个眼神,看来,上钩了。

    “顾总,我好喜欢你的?”女孩子拉着顾峰的大手摸着自己的大腿,并且有一直往上的趋势。

    “我最喜欢顾总这样的男人了,谁嫁给你真的就是福气了,顾总~”

    女孩子的声音越来越魅惑,顾峰感觉自己的手掌有些炙热。

    “你这样的好男人顾夫人一点都不珍惜,顾总,你应该值得更好的?”女孩子的声音开始蛊惑着顾峰的神经。

    让他来不及思考,身体做出了更直接的反应,女孩子放开自己的手指,看着顾峰的动作。

    包厢里面其他的人脸上都有着笑意。

    风云国际,凤玺现在正在把玩着自己手上的钢笔,放在一边的手机响起来。

    凤玺还以为是沐锦,连忙拿起来,一看不是顿时就有一些失望。

    不过还是接起电话,因为不知道是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喂,你好,我是凤玺?”

    凤玺的嗓音有些冷,只有面对沐锦都时候才会嘶哑有磁性。

    对于别人,就好像那十二月的天气一般的寒冷。

    “凤总,你吩咐的事情办好了?”男人的声音有些刻意的讨好。

    凤玺挑眉,脸上似笑非笑的,不错,非常不错。

    “很不错?”看来那个顾峰也不是什么坚守的人嘛,让这些人这么快就攻陷了。

    “那么凤总,我们的合作”这些人当然都是有这自己的目的的,毕竟这才是重点。

    “这一切妖月会和你继续谈的?”说完之后凤玺挂断了电话。

    妖月看着凤玺,不明白这个人有干了什么,不过看着凤玺的笑意,妖月感觉不是什么好事情。

    “总裁,你干了什么?”妖月还是非常的好奇,凤玺这样狼心狗肺的人到底做了什么。

    “一点小事情,顾家那个顾莹莹和沐璇不是非常清闲嘛,我现在找一点事情给她们做一下?”

    喜欢找沐锦的麻烦,他有的是机会收拾那些人。

    至于方法么,无所不用其极,因为那些人不值得心软。

    “那些药物的成分检查出来了没有?”凤玺心里有了?猜想,但是还是想要妖月亲口说。

    “那还催情的,并且还有一些致幻剂的成分,人一旦吃下去之后会有很长一段的兴奋,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并且那个致幻剂对于神经会有损坏。”

    妖月觉得那些人还真的就是丧心病狂,为了自己的利益,别人都是可以随便的。

    “致幻剂?”凤玺潋滟的桃花眼里有着冷意,看着妖月再一次叙述。

    “没错,就是致幻剂,并且应该该被人刻意加大了剂量,服用多了去,人会死在自己的幻想里的?”妖月对于这血药物还是有一些研究的。

    “好,很好,你去给我重新提炼,我一定会好好报答那些人的,毕竟对于我的沐沐那么好,不还回去都有一些说不过去?”凤玺的眉眼都是狠戾,那些人简直就是找死。

    那个顾莹莹,凤玺紧紧的咬着自己的牙齿,一定要给那个女人试试厉害,想要谋害沐锦,那他就让她去死。

    “尊主,一个垃圾而已,没必要生气,不喜欢杀害就对了?”

    杀害顾莹莹压根就不废任何的力气,毕竟捏死她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而易举。

    “不急的,那个女人我一定要留着慢慢的折磨,敢有这样的想法,我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沐沐我自己都舍不得伤害?”

    如果现在有什么是凤玺最不能触碰的,那么一定是凤玺,沐锦现在就是凤玺的逆鳞和我底线。

    谁敢不知死活的去触碰,你么最后的结果一定就是生不如死。

    “对了,凌弑天哪里有什么动作没有?”凤玺看着妖月开口问道。

    “最近倒是很安静,只不过,尊主,凌弑天似乎暗地里和一个男的走进很密切?”妖月就怕凌弑天那个疯子想不通去找沐锦的麻烦。

    “给我盯得紧一点,和凌弑天来往密切的那个人,查出是谁了嘛?”

    凤玺不怕明面上的那些敌人,但是很怕那些暗地里的,因为未知的危险总是让人忌惮的。

    “查出来了,应该是古武界的那个当家的,看着功法似乎就是出自那里。”

    妖月很好奇,那些人为什么会和这些事情有关联,因为古武界一直都是隐居在世外的。

    不会参与这些事情才对,现在来了,到底几个意思啊。

    “妖月,你似乎忘记了,我家阿锦的母亲是谁?”凤玺一直没忘记白露,白露当年也是古武界的候选人之一。

    不止是白露,只要是白露的后人,对于古武界都是有着权利竞争的。

    所以,古武界那些人想要杀害沐锦也还情有可原的,因为沐锦的存在就是对于下一个继承人又威胁。

    “真是用心良苦啊?”妖月感觉,每一次都有那么多喜欢作死的人。

    “所以,必要的时候,古武家族的那些人都是用不着留着的?”凤玺就是打算一锅端了。

    “是,尊主?”凤玺的吩咐就是一切。

    “继续给我盯着,有什么不对劲的立刻给我报告!”凤玺低下头继续处理文件。

    今天把事情处理好,下午就不用和沐锦分开了,并且可以和沐锦住在一个屋檐下了。

    “总裁,你今天似乎很高兴。”因为凤玺都是有着笑意带我,愉悦的情绪很明显。

    “看出来了,我家沐沐答应和我同居了,我的幸福日子就快要来了?”凤玺说的那是一个春风荡漾啊。

    “尊主,你还是低调一点吧,你自己看看报纸,上面都是你和沐锦的照片,大家都很好奇,你怀里的人到是哪一家的千金啊!”妖月觉得秀恩爱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

    “怕什么,我和沐锦的关系不会隐藏的太久的,因为我不会给别人的机会想。”

    凤玺不是那种委屈自己的,当然不会一直见不得光的。

    下一步就是和沐锦走在阳光下,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沐锦是自己的人。

    “总裁啊,你很像以前宫里那些女人味,总是想方设法的争宠?”这样的做法其实很幼稚啊。

    “那不一样,大家的目的不一样?”凤玺就是想要和沐锦在一起不分开而已,但是那些女人只是想要地位和权利。

    “好了,下去吧?”凤玺不在说话,妖月也推下去。

    沐锦这边。

    “阿锦啊,你这还干嘛啊,想不通你和凤玺为什么跑去酒店秀恩爱了?”拿着报纸,白云暖的脸上继续纠结。

    凤玺还真的就是好手段啊,就在一步一步的把自己的阿锦攻陷。

    “噗,那是意外,没想到那里还会有人!”还好自己的脸蛋看不见,要不然真的没脸了。

    “阿锦啊,你就是太宠凤玺了,男人真的宠不得的,要不然会上天了。”白云暖拿着一个苹果,吃的津津有味的。

    “暖暖真的就是这样想的么?”乔墨白温润的声音开口,白云暖看着身边的人。

    “那不一样,那是别人家的男人,不能宠,我家的男人都是往死里宠,放心吧大叔,我一定会很宠你呢,你一定是最幸福的?”凤玺那样的人和自己的大叔没法比啊。

    乔墨白还是一个适可而止的人,凤玺就是一个厚颜无耻的人。

    “并且,你似乎还让人和你住一起了,阿锦啊,这样要不得啊,你会被吃干抹净的?”凤玺怎么可以这样坏呢。

    “你就不能说一些其他的,你这样我怎么回答?”

    因为说话太直白了,沐锦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旁边还有人呢。

    “阿锦,我这是实话实说?”!白云暖觉得这还自己最大的有点了。

    “太耿直了?”沐锦轻笑,每一次和白云暖相处就觉得很开心呢。

    因为白云暖就是有那一分魅力,让你身心愉悦。

    “你呀,傻丫头,说话知道不知道害羞?”乔墨白拉着白云暖的手指,有时候感觉白云暖说话就是肆无忌惮的。

    越相处越了解,白云暖就不是那其中软糯的淑女性格,反而有些老司机,稳场没问题。

    “大叔,你了解人家的对不对。”现在白云暖改了一个称呼,不在喊乔先生,而是大叔。

    乔墨白也问过,这是为什么,白云暖回答的相当的理直气壮。

    因为你比我大,因为你比我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样很有情趣。

    “你们两个的事情什么时候处理一下,我们也跟着高兴一下?”不知道这几个人谁会先嫁出去呢。

    “那可不,今天奶奶都问我了,我说看大叔的意思,也不知道大叔是什么意思,想不想娶我,好紧张啊?”白云暖真的就是一个二货逗比。

    “当然,你家大叔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乔墨白跟着说道,不是不想和白云暖在一起,而是现在都是自己看不到,很怕委屈了白云暖。

    不过看着白云暖的态度,自己似乎有些懦弱了。

    人家小姑娘都不怕,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在这里杞人忧天的。

    “当然了,毕竟我是小仙女,你要好好的珍惜啊,世界上没有我这样可爱的小仙女了?”白云暖继续恬不知耻。

    “好好好?”乔墨白最喜欢的应该就是白云暖身上的那股仿佛永远都打不倒的精神,特别的吸引人。

    就像一团火,吸引着无数的飞蛾。

    “你们两个就别在我心里秀恩爱了,乔墨白的身子需要的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们想想我的感受?”

    沐锦看着幸福的两个打心眼里是觉得非常的欣慰的。

    毕竟想要遇见一个自己喜欢的并不容易啊。

    “别别别,阿锦,论秀恩爱谁敢和你家凤玺相比呢?”凤玺的花样秀恩爱,一度的让人觉得闪瞎眼。

    “凤玺为人比较张扬肆意。”因为似乎关于自己的事情他总是特别上心,也是特别的喜欢炫耀。

    有时候凤玺的性格很像小孩子,会跟别人炫耀自己喜欢的东西。

    “阿锦,其实遇见那样的人真的不容易吧?”因为沐锦不是一个主动的人,所以两个现在在一起,应该也是凤玺一直不断的努力。

    “是啊,不容易!”当初自己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和凤玺会走到一起。

    因为对于自己而言,凤玺真的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缘分了,缘分来了,谁也挡不住的?”她也没想过自己会和乔墨白在一起啊。

    “不管怎么样,只要大家幸福那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沐锦觉得过程不重要,只需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是了。

    “嘿嘿嘿!”白云暖傻笑,对呀,幸福最重要,还有什么比自己幸福更重要。

    凤玺来的时候白云暖已经走了,沐锦收拾一下,也跟着凤玺走了。

    “阿锦,你今天累不累啊,累的话那就休息一下?”

    凤玺看着沐锦的神色有些疲惫,应该是今天耗费了一些灵力。

    想到这里有些心疼,肯定是为白云暖了,心里开始记恨白云暖了,让自己的沐沐那么累。

    “没事的,也许是这几天没睡好。”看着凤玺眼里的担忧,沐锦摇摇头示意人不用担心。

    “那你休息一下,晚一点我叫你,反正现在距离别墅还有一些距离?”凤玺还是舍不得,舍不得沐锦太累。

    “那我休息一下,到家的时候你叫我?”沐锦感觉有些疲惫,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好,沐沐,你就安心的睡吧,有我在,不会有事情的?”凤玺声音非常的温柔。

    “好?”沐锦喃喃自语,声音慢慢的开始小下去。

    凤玺从一边拿出一张比较薄的毯子,盖在沐锦的身上,以免着凉。

    等着沐锦在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闻着空气里面的香味,沐锦穿上拖鞋走出去。

    走到餐厅,看着那冒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眼神四处看看,还是没有一个人。

    “沐沐,你是不是再找我啊?”凤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里面有些惊喜。

    沐锦转过头,看着凤玺,脸上荡漾起一抹称之为温和的笑容。

    沐锦仿佛已经习惯面无表情一般,笑容有些僵硬,很快收敛。

    虽然昙花一现,但是还是非常绝美,凤玺觉得自己瞬间被惊艳到了。

    “沐沐,你笑起来很美?”

    凤玺走上前,伸出手抚摸着沐锦的脸庞,看着那双似装满星辰的墨眸,看着里面倒影着自己。

    是啊,现在沐锦的眼里只有自己,全部都是自己。

    以后也不会有别人,一直都只会只是自己。

    “我不太会笑?”沐锦有些别扭去。

    她大多数时候为了保持情绪,都不会微笑的,习惯了一直这样面无表情或者冷若冰霜。

    因为这样有些时候对于有些人有着很大的震慑力,要不然总是微笑,那些人压根就不怕人。

    人啊,有时候就是犯贱的。

    “不,我的沐沐笑起来非常的漂亮?”

    不仔细看还不知道,沐锦笑起来的时候有两颗小虎牙,还有着淡淡的梨窝,很甜美,很醉人。

    凤玺觉得沐锦以后还是不要再外人面前笑好了,给自己一个人笑就好了。

    沐锦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对于别人的的夸赞,沐锦能够非常坦然的面对。

    但是属于凤玺直白的夸赞,沐锦感觉就很奇怪,因为会脸红心跳,不敢直视人。

    “沐沐,以后只笑给我看好不好,我舍不得这样美好的沐沐被别人看见,我会很嫉妒的!”凤玺说完低下头,在沐锦的眼睛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沐锦只感觉有一个温热的东西落在自己的眼睛上,眼睫有些轻微的颤抖。

    “好不好,沐沐?”凤玺的声音很苏,真的太犯规了,感觉酥的耳朵都要怀孕了。

    沐锦不由自主的点头:“好!”

    沐锦正在努力的回应这段感情,也在努力的适应凤玺。

    “吃东西吧,沐沐?”虽然很想沐锦继续亲热,但是沐锦的胃饿不得,要不然一会儿该难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