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虐死单身狗
    “看你最近倒是圆润了很多,看来还是凤玺的功劳啊?”

    沐老夫人看着沐锦原本有些尖锐的下巴变得圆润了很满意。

    “奶奶,照顾阿锦是应该的,就是我有些地方做的不周到的,奶奶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凤玺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心里更多的是洋洋得意,看来沐老夫人对于自己特别的满意啊。

    “你这个孩子就是太谦虚了,我家阿锦什么性格我太清楚了?”沐锦工作起来简直就是六亲不认,所以这些年胃病越来越严重。

    当着自己的面,沐锦还算比较老实的,但是背着自己完全不是这样的。

    沐锦总觉得自己发现不了,其实娶了老夫人对于沐锦的一举一动都是非常关心的。

    “其实阿锦挺好的,我很幸运遇见她?”凤玺这句话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哈哈哈哈,阿锦遇见你,也是她的福气,希望你们以后两个人能够好好走,别因为一些闲言碎语而放弃彼此,奶奶就是想要看着你们幸福?”老夫人拉着沐锦的手指,怜爱的看着人。

    “奶奶,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和凤玺走下去的,我一定会幸福的?”绝对不会辜负沐老夫人对于自己是期待。

    “好,奶奶等着,等着看我们阿锦的幸福。”沐老夫人觉得沐锦一定可以幸福的,因为凤玺看着她的眼神里面都是满满的爱意,那是骗不了人的。

    “好?”沐锦不着痕迹的给沐老夫人把脉,凤玺继续找着话题和沐老夫人人说话,三个人倒是其乐融融的。

    容轻墨这里,才刚刚走出沈家,看着那黑夜里等着自己的人。

    “轻安,你怎么出来了?”并且容轻安还是开车车子出来的。

    “你一直没回来,我很担心你,所以就出来了?”

    容轻安打开车门,走到容轻墨的面前,看着容轻墨,原本苍白的脸色才有力气一丝暖气。

    “你这样被人看见怎么办?”容轻墨看着周围,生怕被人发现了。

    “哥哥,那些人看不见我的。”自己早就没有肉身了,所以那些人自然看不见。

    “看不见你也不要出来,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容轻安现在的身份真的太敏感了。

    “哥哥不用担心,我是不会有事情的?”容轻安牵着容轻墨的手指,感受着那不属于自己的温暖,看着容轻墨,眼里有着遗憾。

    “哥哥见到沐锦了吧,我都说了那个人不会有事情的,哥哥你还不放心?”

    那个人的灵力都在自己之上,如果自己喜欢的人都不能保护好,那就真的就是一个废物。

    “我亲自看看才放心,因为这些年都是多亏了阿锦,要不然我估计活不到现在?”

    并且那个即使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没有用别样的眼神看过自己。

    在容轻墨的心里,除了容轻安,就是沐锦比较重要了,比自己的亲人都重要。

    “哥哥你就是太杞人忧天了,沐锦是不会有事情了,凤玺那个疯子总不会让她有事情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担心别人,容轻安有些不舒服。

    “轻安,别去打扰阿锦了好不好,如果我活下去的代价是阿锦的话,我真的不愿意,我的朋友很少,或者说根本没有,也就那么一个,我舍不得。”容轻墨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

    这个人当初为了自己可以挖掉自己的心脏,现在为了自己,伤害沐锦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容轻墨无所谓,但是对方是沐锦。

    他舍不得,舍不得那副淡然如水的人让你就这样永远的沉睡了,在不也不会笑,再也不会哭,再也不会有任何的表情。

    “哥哥,你就是只关心沐锦嘛?”容轻安看着自己的哥哥,有些失望,他一点都不希望自己的哥哥去关心别人。

    “不,轻安,你们不一样的,阿锦是朋友,你是可以同生共死的人?”

    不一样,真的不一样,谁重要都是昭然若揭的。

    “哥哥,你放心吧,我是动不了沐锦的?”

    即使曾经对于与众不同的沐锦是有一些想法的,毕竟只要吸取了那个人的灵力为自己所用,自己的哥哥身体就会更加健康。

    因为容轻墨的那颗心脏需要自己不停的用灵力灌溉,要不然会枯竭的。

    沐锦没有了灵力不会死,只不过就是平凡人。

    但是自己的哥哥一旦没有灵力的滋润,一定会死的。

    但是容轻安还是找了其他的办法,逆天而行,强行修炼引魂草。

    引魂草对于魂魄而言本身就是有着致命的杀伤力,现在容轻安只能不顾自身强修炼。

    既然自己的哥哥不喜欢自己伤害沐锦,自己收手便是了。

    只不过,现在收手似乎来不及了,那个人已经盯上自己了。

    “哥哥,如果那一天我和沐锦面临对决,你会选择谁?”自己个凤玺的对立是不可避免的。

    “你怎么这样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自己的弟弟,容轻墨眼里有着担忧。

    “哥哥认识凤玺嘛,那个人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和凤玺之间早晚对上?”

    自己就是死也不会把引魂草交出去的,那是自己忍受灵魂被烧灼的痛苦才得到的,那些人凭什么享受现成。

    就是自己灰飞烟灭,自己也不会给凤玺的。

    “你和凤玺怎么啦?”容轻墨眉头皱起,凤玺那样的人真的不是好对付的。

    “没什么的,哥哥,我只是在打比喻呢?我很希望哥哥在乎的就是我一个人?”容轻安不想要自己的哥哥担心,当然不会说。

    “你这孩子,想要吓死我吧,凤玺那样的人最好不要正面对上,因为也是一个厉害的!”那还容轻墨对于凤玺是第一感觉。

    危险,很危险,非常危险,尽管脸上一直都在笑,你也会感觉在下一秒那个人会杀了你。

    “哥哥,你小心一点,凤玺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那个人就是一个妖物。”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什么妖物!”容轻墨觉得我自己有些云里雾里的,听不懂自己的弟弟再说什么。

    “哥哥,有些东西你以后会明白的?”现在容轻安也不愿意多说,要不然就该担心自己了。

    “走吧,哥哥,我们回家?”打开车门,让容轻墨坐上去,自己才回到驾驶座,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沐锦这里,一直等着老夫人睡下了才回到自己的别墅。

    看着一直盯着自己有些别扭的人让你,沐锦心里有些好笑。

    “怎么还不回去?”看着凤玺,现在已经很晚了。

    凤玺就是不说话,一直看着沐锦,沐锦迎着凤玺直白的眼神也有写蒙圈。

    这货大晚上又开始矫情什么啊,现在不会去是想要闹那样啊?

    “沐沐,你都不亲亲我嘛,你不亲我,我晚上睡不着。”可怜兮兮的表情配上那个幽怨的小眼神,让沐锦觉得自己是不是作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搞了这么久,原来就是想要索吻,难道就不能直白一点嘛。

    沐锦一步一步的走上前,看着凤玺,眼里有着笑意,就好像那漫天璀璨的星辰,驱散所有的黑暗。

    凤玺看着那双眼睛,忍不住看呆了,他一直都知道沐锦很美,但是现在似乎美出了高度,那是一种由内而外气质的升华。

    有时候,人的容貌是最不能说明什么的,而是有这一定的内涵才吸引人。

    任何人最开始确实是始于颜值,但是最后确实忠于才华的,容貌总会有老去的时候。

    而有些东西却会在岁月的流逝中沉淀,越来越吸引人。

    直到自己的唇上有着一抹温热,凤玺才回过神,但是沐锦很快就离开了。

    凤玺看着沐锦想嘴唇还有人眼里的笑意,眼里有着无奈和宠溺。

    自己都还没有尝试呢,就这样没有了。

    “晚安!”沐锦说完转身走进别墅里,捂着自己的脸蛋,有些燥热,刚刚那样的事情她在第一次做啊。

    自己的手心里都是汗珠,因为太紧张了。

    深吸几口气,平复自己的热气,以后这样的事情自己应该要习惯,因为看的出来凤玺非常的享受。

    “呵呵!”凤玺轻笑了一下,转身开着车子走了。

    他家沐沐越来越人性化了,现在想沐锦怎么看怎么都很可爱。

    ——

    “怎么样了,查出什么了,沐锦的行踪还有那个老太婆的行踪?”艾伦看着绝影。

    转动着自己手里的杯子,眼里的神色忽明忽暗的,让人看不清楚。

    “查清楚了,最近沐老夫人似乎想要去旅游,沐锦应该不会跟随,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绝影喝了一口水,脸上有着沉重,沐锦真的不是一个好对付的。

    一旦失败了,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绝影,你是不是害怕了?”艾伦看着绝影那眼里恐惧,有些不悦。

    “艾伦,我觉得我们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要不然,最后的结果都是未可知的!”绝影想起那条蛇,还有那眼底的寒意,不寒而栗。

    “怕什么,史密斯博士已经来了我,还有最先进都设备,这一次沐锦只有选择死?”

    艾伦说的倒是非常的肯定。

    “你只是一个平凡人,哪什么和沐锦斗。”经历过一次的生死,对于自己是生命绝影是非常在乎的。

    如果可以,其实过着和沐锦那样平凡的日子似乎也不错的。

    “就是因为是平凡人,我才不甘心,我现在是平凡人,但是以后的事情说说的清楚,只要我夺取了沐锦的灵力,沐锦就是一个废物了,到时候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我一定要那个人知道什么是绝望,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艾伦对于沐锦的力量非常是渴望,同样的,这一次之后,他也只是想要沐锦死。

    之前对于沐锦那些旖旎的心思在就不复存在了。

    沐锦那样的人是不会有任何感情的,自己自然也没有必要自作多情。

    “艾伦,难道你就不怀疑那个人帮助你的目的是什么嘛?”绝影始终还是不放心,对于凌弑天没有最基本的信任。

    “不管是谁,只要能够帮助我铲除沐锦,那就是我的伙伴,我也会配合的。”艾伦现在的最大的心思就是拿到沐锦的能力。

    “你真是疯了?”绝影做不到这样盲目,因为还没有那样的深仇大恨。

    “因为你是懦夫啊?”艾伦的眼里有些不屑。

    “行,你自己行动,这件事情我不参与!”绝影说完转身出去,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绝影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懦夫!”艾伦现在就是沉迷在沐锦的力量里面,无法自拔,一心就想要把沐锦的灵力抽干。

    “哈哈哈哈,沐锦,你一定不会嚣张太久的,一定不会嚣张太久的,哈哈哈哈哈,我一定会要你付出代价的,一定会。”

    所以啊,这也是一个疯子啊,做事情不管不顾的。

    盛世酒店。

    “怎么样,安排好了嘛?”唐宁看着凌弑天,端着自己的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动作非常的优雅。

    “当然会成功,是人就有**的,有些**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凌弑天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眼里都是志在必得。

    “凤玺那里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沐锦有事情,那路绝对会暴躁的?”凤玺那里是唐宁不敢轻举妄动的。

    “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旦凤玺失控,正好杀了他!”凌弑天完全的不在意,说的风轻云淡的。

    “现在这个身子用的怎么样,凌家公子的身体是不是非常的方便?”唐宁有些佩服这个妖物,占用别人的身体他也敢做。

    “为什么?当然用的很好了,这个身体背后的势力才是我看中的,还不然,我早就把这个人吃了?”凌弑天玩味的说道。

    “你现在应该不需要用人的精气修炼了吧!”

    唐宁感觉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一点都不想和这个人在一起,感觉自己就是一道美味的食物。

    “你别担心,我现在不吃人的,我需要的是沐锦那颗七巧玲珑心,那样我才会突破!”到时候自己和凤玺,谁才是最厉害的还不一定呢。

    凤玺也是一个啥的,追寻什么所谓的真爱,如果把那个心脏吃了,灵力一定会突破,但是偏偏去学人家玩什么情深。

    “那就这样计划吧,尽快让沐锦入网!”唐宁觉得只要沐锦死了,自己不在乎什么七窍玲珑心了。

    “等着吧!”他一定会给沐锦一个无比大的惊喜的,希望到时候人不要疯狂才好。

    “你和凤玺似乎认识?”这个人眼里有着对于凤玺最深刻的恨意呢。

    “这些你都不需要去管,我和凤玺有什么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那些往事凌弑天肯定不会说的,因为那些都是自己随不堪回首都曾经。

    哪里有着凤玺给自己的侮辱,现在机会来了,凌弑天会让沐锦知道厉害的,知道做什么事情都会得到结果的。

    “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当然不会过问也不会插手,只是觉得有些好奇而已?”唐宁看着凌弑天这样,肯定就输有着恩怨的,并且还不小。

    “哼,凤玺该死!”凌弑天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人斩断自己的一条尾巴,虽然现在长出来了,但是仍旧不能磨灭那些事实。

    “我得提醒你,凤玺是一个非常狡猾的人!”凌弑天想起那个人,是出了名的狡猾。

    “如果他面对的是沐锦呢,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随无所畏惧?”唐宁看得出来,沐锦对于凤玺的重要性,就是因为知道,才敢去大胆的尝试。

    “他会心甘情愿的,相信我?”凌弑天太了解凤玺了,那个人对于自己的血脉亲情都是看的很淡的,更何况还是一个不相关的人,除了是爱情,还有什么。

    “那就拭目以待!”唐宁勾着笑意,他就是希望沐锦死,不惜一切代价也会要沐锦去死。

    因为那个人的存在已经狠狠地威胁到了自己了。

    马上古武界下一任的继承人选拔就要开始了,绝对不可能让沐锦活着。

    反正那个人也没打算履行作为守护者的责任。

    “所以,对于威胁到自己的人,都必须铲除,都必须不存在?”凌弑天点点头,斩草除根,不然后患无穷。

    “理解的,祝我们成功?”唐宁端起杯子和凌弑天碰了一下。

    “一定会成功的!”凌弑天的嘴角勾起,也是很愉悦。

    沐锦最近的心情有些不好,总是心神不宁的,眼皮也是一直都在不停的跳动。

    “总裁,你怎么啦?”看着再一次走神的人,青云实在忍不住开口,这已经是今天第六次了。

    “总裁,心里不舒服的话你可以休息一下?”看着人心不在焉的青云很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几天心里非常的不安,眼皮也是一直都在不停的跳动,我估计,是不是会发生什么事情!”沐锦很多年没这种感觉了,因为当初自己的爸妈出事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

    这一次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总裁,你会不会是因为太累了,哪有你说的这样玄乎?”青云到不觉得,因为没什么可以为难沐锦的,沐锦就是万能的。

    “不不不,这种感觉来的何必凶猛,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感觉?那样的感觉非常的不好,所以,我很担心?”沐锦担心是不是又有一些事情开始发生了。

    沐锦非常讨厌那种自己不能掌握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的糟糕。

    “总裁,你肯定就是太累了,你需要多休息一下,总裁,要不你给自己放假,休息一下,免得总是这样胡思乱想的?”很难的看见沐锦这样的时候,因为很多时候沐锦都是淡然的。

    淡然的让人觉得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好,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沐锦心里并没有释然,因为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

    “对的,总裁,你就是需要多休息,别累着自己了,对了,总裁,你最近和风云国际的总裁怎么样?”青云的眼里有着调侃,最近看着沐锦的脸色圆润很多,想必也是那个人的照顾吧。

    “关系还不错,很稳定的?”至少沐锦感觉到那个人是真的很爱自己。

    “是不是感觉自己都春天来了,总裁,虽然风云国际的总裁妖艳贱货,还非常的无耻无赖,但是我看得出来,那个人对你是真心实意的,这样的好男人不多了,你要紧紧的抓住啊?”

    青云觉得如果喜欢就不要轻易的放手,一直相互牵手走下去。

    “你这样说,凤玺知道么?”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沐锦的嘴角微微的勾起,这个青云说话还是很有意思的的。

    凤玺确实有些……妖艳贱货,也确实有些无赖无耻。

    特别是和她亲热的时候,那简直就是怎么无耻怎么来,有时候沐锦都不得不投降。

    “总裁,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脸蛋这样红啊,是不是想念凤玺总裁啊,哎呦,总裁我给你说,谈恋爱的时候千万不能让对方太得瑟,你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的折腾人,做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青云越说越没有下限,沐锦看着人有些无语,不过,似乎……说的很有道理。

    男人就是宠不得,一旦宠了,肯定会更加得瑟,特别是凤玺,可能蛇尾巴都不知道翘的有多高。

    青云看着沐锦,沐锦的容颜本来就是秀气精致,长的非常的女性化,第一次见得时候都感觉是女的,奈何现实总是打脸的。

    沐锦这样长的受气的人就应该被宠着,骄傲一点,让凤玺把她供起来,当祖宗一样。

    她家总裁大人完全担得起小妖精的称号嘛,就是不太会利用资源。

    “你呀,一天脑洞就是特别的大?”沐锦摇摇头,青云有时候就是特别的二货,并且脑洞非常的大。

    “那里,这不是为了总裁的终身幸福嘛,你都不知道我非常的操心啊?”青云抱着文件,说的津津有味

    沐锦饶有兴味的看着人,很少看见青云有这样八卦的时候。

    “总裁啊,所以你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能给凤玺好脸色,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懂得珍惜。”毕竟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行了,下去吧?”沐锦总觉得那不是自己打开的方式。

    “好的,总裁,你要记住我说的,坚定自己的原则啊,不要让那些男人占便宜?”

    青云觉得自己的总裁就好像那高山之巅的雪莲一般,清新脱俗,一般人自然不能随便采摘。

    “你的话我会转告给凤玺的?”沐锦忍住笑意。

    “不,总裁,你这样说,那个人会扒了我的一层皮的?”

    想起凤玺的眼神,青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自己经受不住那样的刺激啊。

    “那就下去吧,下不为例?”当着自己的面说凤玺的坏话,有些不道德,不过很有趣就是了。

    “是,总裁!”青云有些失落,自己感觉似乎失宠了,总裁对自己好狠啊,果然,谈恋爱的人绝对不能招惹。

    好怀念以前的总裁啊,那样不食人间烟火,对于凤玺更是不会手下留情。

    说到底,青云就是觉得这样就把自己家总裁拐走了,有些不舒服而已,想要整蛊一下。

    她比那些人都要希望沐锦幸福,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只要对于沐锦好的,她都是第一个赞成的。

    沐锦看着远去的青云,嘴角勾起,其实说的很有道理呢。

    至于磨人的小妖精,似乎似乎做不到啊,因为真的很……难为情。

    风云国际那边。

    第一次凤玺哪里都不去,就在办公室里办公。

    闲置在一边的妖月总觉得有些不真实,毕竟这还是第一次啊,有些玄幻啊,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总裁,你怎么了?”你突然这样殷勤,我有点怂啊。

    妖月觉得我过了这么多年,自己对于这个人还是不理解,做事情依旧随心所欲的。

    这一刻也许你在地狱,下一刻也许就能够让你上天。

    “怎么,让你轻松一下,你还觉得不习惯是不是?”凤玺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人。

    “但是你这样,我很不习惯?”事出反常必有妖啊,自己真的伤不起啊。

    “没事啊,据说女人更喜欢上进努力的男人,据说那样的男人会更有魅力,我不能总是这样无所事事的去沐沐的公司瞎晃悠啊,我需要好好工作?”凤玺说的一本正经。

    但是妖月确实忍不住嘴角抽搐,说到底你还不是想要改变一下自己在沐锦心里的形象,但是,现在是不是太晚了,真的没必要了。

    都是为了女人啊,真的是鬼迷心窍啊,入戏太深了。

    “那是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闲是不是?”凤玺抬起自己的笔,下笔苍劲有力。

    “总裁,我们不一样的,一直都不一样的?”妖月对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自己可做不到凤玺这样的。

    什么都是沐锦最大,什么都是沐锦最好,什么都是沐锦说了算,抱歉,他做不到。

    即使非要娶妻,自己也会找一个温和知礼的,温和体贴的,沐锦那样的一点都不会考虑都去。

    太过于冷淡并且无情了,这样的人妖月觉得自己驾驭不住。

    “所以,你活该单身啊,那是你不知道我家沐沐多好,我家沐沐煮面特别好吃,我家沐沐笑起来很好看,让我觉得身处于整个星空一样,灿烂的移不开眼睛,我家沐沐也很温柔,我受伤了会给我包扎……”

    凤玺一点一点的数落这沐锦对于自己的好。

    妖月脸色有些难看,这些事情普通的女朋友也会做啊,甚至还会撒娇,妖月想要问一下,你家沐沐会撒娇嘛。

    当然,妖月没那个胆子去问,因为也许凤玺就是喜欢这样的沐锦呢。

    缘分这种东西,真的说不清楚啊要不然为什么凤玺单身了那么多年,也许就是想要等着一个凤玺呢。

    “我家沐沐就是最好的,怎么看都收非常喜欢的,你都不知道,每一次感觉和沐锦。在一起,我就感觉很幸福很幸福,从来都没有那样满足过?”

    前世自己攀上了权利的顶峰,最后还不是自己一个人,今生上天对于自己始终还是不错的,给了自己一个沐锦。

    “总裁,你就不能被虐我了?”

    妖月觉得自己有些苦逼,以前的凤玺性格阴晴不定也就算了,但是绝对不会和现在一样一言不合就开始秀恩爱。

    生怕别人不只知道他有对象了一般,妖月想说,其实革命尚未成功啊,还不然现在你怎么还是一个地下情人呢。

    外面谁知道沐锦有一个对象啊,谁都不知道啊,所以总裁,你究竟在高兴什么。

    “有媳妇的日子你这种单身狗是不会懂的!”凤玺再一次开口。

    妖月觉得有些扎心啊。

    “难怪你是单身狗,一点觉悟都没有,看看我家沐沐!”凤玺真的快要陶醉了。

    妖月深吸一口气,才抑制住一鞋子砸过去的冲动,实在是太气人了。

    “总裁,不如我们现在说说沐锦……啊……”妖月抱着自己的头颅,看着凤玺。

    凤玺看着妖月,声音有些冷然“沐锦?是你叫的,请喊沐总?”

    妖月看着那断了是钢笔,幸亏自己不是烦人,要不然直接死了。

    这占有欲是不是太强大了,自己过就是随便说了一句啊,要不要反应这样大啊。

    “快点说,刚刚是因为沐锦的什么事情,一会儿沐沐要下班了,我要去和她一起吃饭,要不然她一个人多么的无聊啊?”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里沐锦休息的时候不远了,自己是时候可以去拦截人了。

    “是因为沐总体内的封印的?”妖月好想罢工不干了,这简直就是暴君啊,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封印?是不是清幽秘境快要打开了?”

    凤玺的眼神里面有些亮光,他会一步一步给沐锦解开那些封印的。

    “当然,清幽秘境确实快要打开了,所以你们需要做好准备,准确的位置我已经找到,到时候就可以从哪里进去!”妖月看着凤玺,似乎很多年没看见凤玺这样开心了。

    不知道沐锦或者是这爱情有什么魔力了,一步一步的把人改变,改变的面目全非的,现在的凤玺自己都快要不认识了。

    “什么时候!”凤玺看着人,眼里的盛满笑意。

    “半个月之后的夏至。”妖月早就把一切都处理好了。

    就等着那个时候到了,到时候几个人就可以启程了,早一点把沐锦体内的封印解除了,这一位也少一些战战兢兢。

    “好。”清幽秘境的双生并蒂莲他一定势在必得,不管是谁,谁挡着他,他就杀谁。

    “对了,最近你多找一些人去沐锦那里看着!”凤玺总觉得凌弑天不会放过沐锦的,自己和凌弑天在前世也是斗了几百年,没有谁比自己更加的了解那个人了。

    那个人,心眼小,容不得别人伤害他一分一毫。

    自己前世把他尾巴砍了,估计看现在这个模样,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自己这里他不会自讨苦吃的,但是沐锦那里就不一定了。

    凤玺宁愿那个人想方设法是对付自己,也不愿意他对付沐锦,沐锦对于自己真的太重要了,重要到不能忍受任何人伤害她。

    但是那个丧心病狂的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打击自己的机会的。

    “怎么啦,尊主,沐总哪里应该不会有问题!”因为沐锦本身也是一个生性多疑的,所以身边随时都有人的。

    “妖月,还记得前世各位作对了几百年最后被我砍掉尾巴夺走妖王之位的银狼嘛!”银狼一族最是记仇的,和自己混沌一族有的一拼。

    对于伤害过自己得的人,就是自己死了,也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的。

    “凌……凌弑天!”那是封存在记忆里多久的故事了,那些事情真的就是太深刻了。

    当初的凤玺不管不顾,差不多杀光了银狼一族,对于凌弑天更加不会手下留情。

    两个人一直都在争斗,直到这个世界,似乎还是不能避免呢?

    “他怎么会在这里?”妖月觉得有些惊悚了,自己是不是最近错过了什么。

    “他为什么不在这里,别忘记了当初我是在和谁决斗呢,我在这里,他在这里一点都不奇怪!”凤玺说得风轻云淡的,但是妖月对于那个人一直都是敬谢不敏的。

    那个人的疯狂仅次于凤玺之下,两个人都是变态级别的人物。

    “尊主,凌弑天是不会放过沐总的?”妖月非常一定的肯定,凌弑天一定会从沐锦那里下手的。

    如果是自己,别人不但杀害自己的族人,还砍掉自己的尾巴,最后还落入这个异时空,找到那个人,付出自己的一切,自己都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所以沐总那里是真的危险,现在沐锦就是凌弑天最好的王牌了,打的好可以让凤玺疯狂。

    “所以,最近我都会贴身保护,你自己处理公司的事情!”凤玺当然不放心自己的沐沐一个人了,自然要为自己寻找一个机会和沐锦相处啊。

    “凌弑天不会是一个人的,我现在需要的就是你给我查查,到底是谁敢和凌弑天合作!”敢谋害自己的沐沐,凤玺眼里有着阴狠和嗜血,他一定会把那个人撕碎的。

    “是,尊主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查出来的。”沐锦的安全就是凤玺的一切,现在的妖月一点都不怀疑,如果沐锦死了,这个人还会不会活的下去。

    看着这个情况,大概活不下去吧,凤玺就是这样决绝的一个人。

    “多派一些人保护沐沐。”凤,玺需要的是万无一失,而不是给那些人制造机会。

    “尊主,你最近的身体需要注意啊,噬魂散的事情,你还是考虑一下吧,因为一旦服用,灵力波动会很大的!”妖月最担心的还是怕凤玺控制不住自己的灵力暴走,最后走火入魔。

    因为想要杀死凤彧,那就是杀死自己,杀死自己又如何的容易呢。

    “凤彧尊主不会就这样放弃的?”因为凤彧爱的不必凤玺少啊。

    “别和我提他!”凤玺的眼里都是暗沉,都是因为那个人,夺走自己的一半灵力,让自己不能自由发挥。

    “凤彧尊主现在怎么样了?”妖月谁都不想失去,这两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怎么,你在心疼他!”凤玺一把捏着妖月的脖子,眼睛猩红的看着人,仿佛就是自己的仇人一样。

    “不是,我是怕你损失太大,让别人有机可乘?”妖月只是知道,自己真的在效忠。

    “我不需要你为我好,凤彧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以前所有的一切我都会不在乎,但是错就错在,那个人居然痴心妄想和我抢沐锦,所以只能他死?”

    凤玺眼里有着嗜血,他不能忍受任何人和自己争夺沐锦。

    就是自己的另外一半都不行,沐锦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就只能是自己的。

    任何人都不能和自己争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