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沐沐是我的
    “沐总试试这个,味道很不错的?”凤玺知道沐锦的饮食一直都比较偏爱清淡,所以给她夹菜的时候选择的很合沐锦的口味。

    “谢谢凤总,你太客气了?”人这么多,沐锦也不可能给人夹菜表示自己的谢意,倒是墨色的眼眸里都是笑意,看起来好不璀璨。

    “沐总喜欢就好,最近合作的项目就多多的麻烦沐总了,有时候太忙了,抽不开身子,现在倒是借花献佛,让沐总见笑了!”

    凤玺既然答应了沐锦隐瞒两个人的关系,当然不会去反悔。

    反正只要沐锦是自己的,现在沐锦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也不会去反驳。

    自己对于沐锦的热情,虽然一些人不会看出什么,但是永远都不缺乏那种火眼金睛的人。

    所以在别人的面前,凤玺即使对于沐锦很好,也是需要找一个借口的,以免被有些有心之人利用,伤害自己的沐锦,到时候有些得不偿失。

    “这是应该的,毕竟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为了彼此的利益,我当然会尽心尽力!”沐锦端起杯子意思很明显,为了感谢凤玺。

    凤玺嘴角扬起笑意,端起自己的杯子和沐锦碰了一杯。

    “沐总最近熬夜身体不好,还是少喝一些酒,喝多了你会不舒服的?”凤玺可不希望沐锦喝太多,因为到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人关系如此好,原来是因为有合作啊?”沈辉一直看着两个人就觉得特别的诡异,总觉得那里自己忽略了。

    现在看看,如果两个人是合作伙伴,其实这一切都是说的通的。

    “是啊,沈叔叔,最近和风云国际确实有一个项目上的往来,凤总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也很体谅人?”沐锦看着沈辉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沐锦和凤玺的关系还真的就是暧昧啊,只不过现在不能公布而已。

    “哈哈哈哈,可以的,可以的,年轻人就是要去多结交一些朋友,那样会更加方便的。”沈辉觉得如果自己的儿子有沐锦一半的能力自己也没什么遗憾了。

    就是沈长安也许是小时候受苦有些严重,被人折磨虐待过,所以精神方便不是很正常。

    发疯发狂的时候简直就是控制不住,所以,对于外面的人,沈辉说是精神方面有些疾病,其实真正的,这个人人一旦失控,就不是精神病那样简单的。

    杀人都是轻的,因为发病的时候就是六亲不认。

    “沈叔叔,让你见笑了?”沐锦微微勾起嘴角,很是谦虚。

    “沐总确实很优秀啊,能够个沐总认识,未尝不是一种福气!”凤玺觉得自己非常的幸福,能够遇见这样的一个人。

    “确实,阿锦是一个非常有福气的人,一直都是这样!”沐锦有着那样一个人令人经验的母亲,自己本身肯定不会太差劲。

    即使当初很多人都说白露是妖孽,但是能够拥有那样的能力,那些胡说八道的人也许是因为羡慕呢。

    有时候自己也羡慕沐珩可以遇见这样一个妻子,那样的人举世无双。

    所以,谁说那不是一种福气呢,沐珩也许本来经历的就不平凡吧。

    沐锦这一次只是微笑没有说话,忍着得吃着碗里的菜。

    容轻墨一直把眼光放在沐锦和凤玺都的身上,看着两个人的互动,不难看出现在两个人进展非常的大。

    因为那周身很明显的和谐气氛是别人融入不进去的。

    不过,如果能够走到一起,容轻墨还是为两个人开心的,能够遇见一个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的人真的不容易啊。

    “沐锦哥哥平时都在忙什么啊?”沈长安看着沐锦,忍不住开口。

    “平时都是处理工作,文件比较多。”不明白沈长云问这些做什么,毕竟这两者没有关系啊,自己忙什么和她有什么关系?

    凤玺看着沐锦不解风情的模样倒是很开心,也许不会想到沈长云会喜欢她。

    “沐锦哥哥,我想说的是,以后我有问题的可以去请教你嘛?”沈长云在给自己制造机会,她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相同的问题沐锦似乎也回答过,一再的重复是什么意思。

    沐锦虽然是女的,但是还是有些不理解女人那些小心思。

    女人嘛,总是会在炫耀在你心里的位置多么的与众不同,特被还是人多的场合,这就是宣誓主权。

    “可以的!”沐锦觉得凭借着两家人的关系,自己不忙的时候沈长云如果不是无理取闹,自己完全可以接受的。

    沈长云自己可以不在乎,但是沈辉那里就说不过去了。

    “谢谢沐锦哥哥?”沈长云低下头有些娇羞,看的凤玺特别的不舒服。

    凤玺这个人一直都是非常任性的,自己不舒服了,别人也休想舒服。

    “沐总的事务繁忙,有空的时候还是多休息一下,别总想着别人,累着自己了,不是存心让家里人心疼?”凤玺说的一本正经。

    容轻墨夹菜的筷子停顿了一下,看着凤玺,流光写意的墨色眼眸里面有些无奈。

    一直都知道凤玺比较任性,但是能够任性成这样的确实不多,简直就是无所畏惧啊。

    “没事的,沐锦其他的没有,就是时间多,沈小姐可以多去请教一下,对于你以后一定会受益匪浅的,沐锦学识和能力方面一般人比不上的?”

    就是勾搭男人得功夫一般人都是比不上的,顾莹莹皮笑肉不笑的。

    她很讨厌沐锦,以前是,现在是更甚。

    “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沐总一样,我怎么记得你和沐总一直关系都不是太好啊?”凤玺绝对就是一个搅屎棍。

    “我……”顾莹莹刚想反驳就被沐璇递了一个眼神。

    现在争吵没意思的,反正凤玺就是觉得沐锦很好,改观是需要时间的。

    “所以呢,不知道的东西就别在哪里嚼舌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有多熟悉呢!”凤玺再一次给沐锦夹菜。

    “哈哈哈,好了好了,都是年轻人,话题应该更多才对,三两句不到,火药味太重了!”沈辉觉得自己在不老口这顿饭真的没办法吃了。

    特别是凤玺,不知道为什么沈辉总觉得和沐锦的有关的事情他都是特别关心的,并且关心的很过分。

    “沈叔叔说得对,我们还是快吃东西吧!”沐锦有些尴尬,每一次凤玺貌似都是为了自己才会动肝火。

    “沐总快吃东西,我不说就是了,今天难得大家相处在一起,我也不想打扰大家的兴致!”凤玺狭长的桃花眼里有着笑意,看着沐锦,显得很愉悦。

    “对对对,快点吃东西,吃东西,试试这些菜,很不错的?”沈辉给沐锦夹菜,示意她快点吃。

    “谢谢沈叔叔你太客气了。”沐锦看着碗里的才,有一丝感动。

    “还需要这样和我客气啊,你不是也喊我一声沈叔叔啊?”沈辉大笑,晚辈里面最喜欢的就是沐锦了。

    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但是菱角又特别的锋利,做事情恰到好处,很惹人喜欢,至少沈辉是非常的欣赏的。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沐锦说完低下头开始吃东西,而沈长云则是一脸痴痴的望着。

    “我家长云很喜欢你啊?”沈辉觉得这其实未尝不是一种缘分,自己和沐家,正好关系不错。

    如果以后沈长云嫁给沐锦,那么一定会非常幸福的,因为沐锦的个性就不是一个拈花惹草的,嫁给他的女人都会非常幸福的。

    都说会有遗传,当初的白露个沐珩也是飞彼此付出很多的,那些情深,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

    沐锦也许淡漠,这样的人没有爱上任何人都算了,一旦爱上,肯定会付出所有的。

    “沈叔叔见笑了,长云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沈长云其实名声也不是很好,沐锦也是听说过的。

    但是因为自己处不来,接触的就非常少,有时候沐锦都不明白。

    沈辉这样的性格为什么会有沈长云那样的女儿,按道理教育出来的品质会更加高端才对啊。

    因为沈长云有时候真的非常娇纵到可以说是肆无忌惮。

    沐锦对于那些无理取闹的人都不是喜欢或者直接就是远离的。

    “沈叔叔希望你和长云也有那个缘分在一起。”沈辉看着沐锦,为自己的女儿开口了,因为沈长云的眼睛真的太直白了。

    沈辉声音不大,但是周围的人说话都是努力克制自己的,所以自然也听见了。

    沈长安看着沈长云眼里有这讽刺,和凤玺那样的疯子抢人,可能觉得自己活的太轻松了,想要寻找一下刺激。

    沈长云则是眼巴巴的看着沐锦,眼里有着殷切的希望。

    “沈叔叔,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打算成家立业?”沐锦这算是委婉的拒绝了。

    因为凤玺都差不多暴动了,看着沈长云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是吗,只是觉得长云交给你我很放心?”沐锦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所以真会才会这样厚颜无耻的要求的。

    “这些沈叔叔的信任,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沐锦看着沈长云,自己和这个人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的。

    “阿锦,其实长云不错的?”自己的女儿自己非常清楚,沈长云的脾气是有一点娇纵,但是这么多年,却也还是稳得住的,不会在外面乱来。

    做事情虽然无理取闹,但是分寸还是有的,难得第一次看见她这样喜欢一个人。

    错过了,其实了更可惜,有时候尝试一下,未必不是一段好的缘分。

    “沈叔叔,不是长云的问题,我知道长云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是我的问题,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所以很抱歉了,让叔叔失望了?”沐锦停顿了一下,虽然不能暴露自己和凤玺的身份。

    但是总得让那些人知道凤玺的存在,知道沐锦其实心里有一个人。

    “你有喜欢的人?是谁?”沈长云嘴唇微微发白,看着沐锦,眼里非常的倔强。

    “以后介绍你认识,现在我不方便说,我的身份你也是知道的?”因为宣布出来有可能夜长梦多,总有那么一些人喜欢借题发挥。

    “沐锦哥哥,是不是真的!”

    沈长云有些怀疑这是不是沐锦为了躲避自己而寻找的借口,要不然这喜欢的人怎么说有就有了,这动作未免也太快了吧。

    沐锦的婚姻一直都是大多数女人关心的问题,不可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这让她没办法接受,也说服不了自己。

    “长云冷静,阿锦有自己的想法,走不到一起说明你们没有缘分?”沈辉也不为难沐锦。

    因为他也是过来人,也知道感情的事情真的没办法勉强,强扭的瓜不甜的。

    “爸爸,沐锦哥哥是不是和你开玩笑的,我不相信?”沈长云摇摇头希望自己听到的是错误的。

    沐锦怎么可以喜欢别人呢,明明自己那么喜欢她。

    也许沈长云是有一点喜欢沐锦,但是却不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爱情这种东西一直都不是对等的,并不是你爱我,我就必须爱你,从来没有这种说法,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了。

    “是真的,沈小姐,抱歉了?”沐锦一点都不喜欢女人喜欢自己,因为女人这种东西还是很可怕的。

    一旦因爱生恨,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当初自己的爸爸也是洁身自爱,但是妈妈还不是一直都在不停的处理桃花。

    沈长云眼里的光芒暗淡了,沐锦话都说到这里了,自己在继续强求,就显得有些无耻了。

    好歹也是沈家大小姐,做不到那样卑微的去祈求任何人。

    “沐总果然好气度啊,被你喜欢的那个人真的很幸运呢?”凤玺觉得自己满足了,沐锦这也算变相的承认自己的存在。

    以后也不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人和自己争夺了,不错不错,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看着凤玺高兴的模样,沐锦无奈的摇摇头,真是一个很好哄的人,特别的容易满足。

    容轻墨眼里有着笑意,看着两个人眼里有着祝福,自己得不到东西,希沐锦替自己达到了。

    “你总是要懂得克制自己的,今天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阿锦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平凡,你要习惯?”

    很小的时候沐锦就一直是焦点,即使她是以男人的身份。

    现在还是很不错的,沐锦要是恢复女人的身份之后,凤玺面临的会更多。

    因为沐锦很优秀,优秀到那些人会去追逐。

    “沐沐就是我一个人的,谁敢和我争夺,我会让他知道后果的?”

    凤玺觉得现在的自己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沐锦是自己最不能触碰的逆鳞。

    “凤玺,你这样想就太局限了,有时候爱一个人不是紧紧的把她束缚住,而是放手成全,你还是不懂?”容轻墨这种经常面对死亡的人看的比很多人都通透很多。

    “容轻墨,我不是你,没有那么大的胸怀去容忍别人觊觎自己喜欢的人,对于我而言,喜欢就是要狠狠抓住不放手。”

    有些人一旦放手很可能就不在了,凤玺无法忍受那样的结果,所以只能紧紧的抓着。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成全,沐锦想要的一切他都会给她。

    即使没有的,抢也会抢给她,但是不能忍受沐锦不在自己的眼光或者控制范围之内。

    就好像容轻墨自己说的,沐锦很优秀,确实很优秀,就是因为太优秀了才要紧紧的抓住,不能流逝。

    凤玺承担不起那种半路杀出来的人,为了保证自己和沐锦以后能够好好的,能够隔绝的那就隔绝吧。

    凤玺算计了一辈子,就只有沐锦是他输不起也不想输的。

    “你这样……”容轻墨看着人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个占有欲未免有些大了。

    不过能够这样至情至性的爱着一个人,那个人也爱着他的话,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阿锦以前过的很艰苦的?”容轻墨永远都忘不掉那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坚定的眼神,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一般。

    即使环境在艰苦,也不会向命运低头,这就是沐锦,与众不同的沐锦,这样的一个人值得用生命去疼爱。

    容轻墨也很爱沐锦,但是无关乎男女感情,只是因为这个人值得。

    “嗯,我知道,所以我都是依着她的?”凤玺说过会很宠爱沐锦的,会把那个人宠上天,宠的别人都受不了,这些诺言他会一步一步用时间去给沐锦证明的。

    有些话不说并不代表没有,相反的,有时候实际的行动要比说出口的承诺让人幸福的多。

    “你很幸福,因为你有沐锦,沐锦也很幸福,因为有你这样爱着她?”

    这样的爱情多少人可遇而不可求,又有多少人追寻一辈子,看见的却依旧还是泡影。

    “我会的,谢谢你?”凤玺这具谢谢容轻墨听懂了,谢谢他在沐锦没有凤玺的时候,他对于沐锦的照顾。

    “不用谢,应该的,如果那一天你对她不好了,我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容轻墨看着凤玺,希望这个人遵守承诺,好好对待沐锦。

    “放心吧,你不会有那个机会的,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沐锦现在是我的,以后还是我的,你就死心吧?”疯子冷哼一声,总有一些野男人觊觎他家沐沐。

    “那就好,我等着拭目以待了?”所有好听的话语都是假的,容轻墨希望看见真实的行动。

    “等着吧!”等着他和沐锦的我就。请帖,应该不会太久远的。

    两个人的话语因为声音压的比较低,所以其他人都没听见,也以为两个人是在说生意上的事情。

    吃完东西之后,沐锦就打算走了,想要回去沐家看看自己的奶奶。

    “沈叔叔,今日就打扰了,我晚一点还有一点事情,改天再来拜访你?”沐锦看着沈辉,微笑道。

    “好的,叔叔等着你,有事情就去忙,叔叔理解是的!”

    一个人管理那么打的公司,还管理的井井有条的,沐锦肯定花费了很多的心血。

    “谢谢叔叔理解,那我先走了,我先走了?”沐锦说完转身离去。

    “今天麻烦沈总了,我也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我也先走了?”凤玺说完还不待沈辉回答,急匆匆的就走了。

    “这个风云国际的总裁倒是很有意思?”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感觉就是来走一个过程,或者是追随沐锦的。

    “不但有意思,还很有个性?”容轻墨轻笑,凤玺这样的人,得罪不起。

    “对的,确实很有个性,很难理解什么样的人家才会养出这样肆无忌惮的性格!”沈辉觉得司机看不透凤玺,尽管看着年龄不大。

    但是那双眼里的幽深一望无际深不见底,很像那种经历过岁月打磨的人,看透沧桑一般。

    “其余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容轻墨对于凤玺的了解也非常少,所以不熟很清楚。

    “我也要走了,沈叔叔。”容轻墨也要告辞了,因为身体一直都是不舒服的。

    今天来是因为想要来看看沐锦,很久没见凤玺有些想念了。

    “你呀,快些回去休息吧,身体不好,你注意点?”容轻墨身体的状态沈辉也是知道的,身子骨一直都不好。

    同时有一些惋惜,如果容轻墨不是因为身子的原因,现在估计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即使现在身体不好,也是让很多人忌惮的。

    “谢谢沈叔叔的关心,我先走了?”容轻墨笑笑,转身离去。

    接下来沈辉就是一个一个的送走了。

    沐锦这边,才刚刚走到停车场,还没有打开车门,就被人一把拉住,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自己的后背装在车门上。

    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的嘴唇就贴上一个柔软的东西。

    底下停车上有些黑,沐锦看不见人,只不过眼里的寒意非常的慎人。

    摸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打算往这个人的百会穴扎去,敢吃自己的豆腐,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才刚刚出手,就被一双大手制止了。

    “沐沐,我想你,我想你?”抱着人直接耳鬓厮磨,非常的亲密。

    “你干嘛,吓到我了?”沐锦听到声音松了一口气,这货难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嘛。

    沐锦最反感别人吃自己都豆腐了,刚刚他不出声,不死沐锦也要对方残疾。

    “对不起沐沐,我没考虑到?”凤玺语气里都是抱歉,因为想要给沐锦一个惊喜,所以忘记了现在所处的环境。

    “我只是太想你了,你都不知道我刚刚就想这样做了?”凤玺的眼睛里面闪过一抹猩红,已经很刻意的去压制这股躁动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和沐锦亲热。

    凤玺对于和沐锦耳鬓厮磨这种事情就是食髓知味啊,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了。

    很想很想紧紧的把人压在身下使劲的蹂躏,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啊,最美好的东湖西就应该留在后面。

    再说,凤玺也不舍得那样随便的对待沐锦,沐锦可是自己的掌中宝心头肉,当然值得最好的。

    “你呀!”沐锦眼里闪过一丝温柔,就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没办法的,我就是太喜欢沐沐了?”凤玺直接把人抱起了,让沐锦的双腿环在自己精瘦的腰身上,打开后座的车门,直接把人放在座位上,关上车门,自己紧接着压上去。

    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看不见彼此的脸蛋,只能够感受对方灼热的呼吸,对于这个姿势沐锦觉得非常的别扭。

    “凤……凤玺!”声音有一些微微的嘶哑,特别的撩人,凤玺原本身体现在就是一团火,现在更加的热烈了。

    “沐沐,都是你勾引我的,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之后准确的找到了沐锦的嘴唇,狠狠地亲上去辗转厮磨。

    仿佛舔不够一般继续动作,勾引着沐锦的香舌和自己一起共舞,黑暗里,凤玺的眼睛特别的明亮。

    看着自己身下眼神迷离,张口呼吸的人,眼神和忍不住有些幽暗。

    他的沐沐总是这样吸引人,让人无法自拔呢?

    “沐沐,你就是一个小妖精,早晚都要把我榨干?”凤玺说完之后不在给沐锦说话的机会,继续和人亲热。

    “唔!”原本想要开口反驳的人只能嘴唇之间呜咽了。

    凤玺的眼神里面有着笑意,吸允的更加用力了,渐渐的已经不满足嘴唇了,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沐锦有一瞬间的挣扎。

    凤玺紧紧的把人的手指固定住,更加卖命的让人愉悦了。

    沐家。

    此时的老夫人还没睡,自从这一次住院之后沐老夫人的精神越来越好了。

    张妈看着还在大厅看报纸的人,走上前。

    “老夫人,都这么晚了,你就早点休息吧?别累着自己了?”因为之前老夫人的身体不好,护理的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更不会允许她熬夜。

    “我没事的,这一次感觉身体好多了,也很有精神了?”以前这个时候,沐老夫人肯定睡觉了,因为身体受不了。

    而现在不一样了,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而不是之前什么都需要人照顾一样。

    “你现在精神好很多啊?”张妈有些欣慰,在沐家干了一辈子,这个人早就是自己的亲人了。

    所有的人都说沐家老祖宗不近人情,张妈觉得沐老夫人是最好的人,因为当初遇见沐老夫人的时候就是自己最狼狈的时候,那时候自己刚刚离婚,身无分文。

    那些人看着自己拖着孩子都不愿意收留她,就之后沐老夫人,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向她伸出手了。

    后来自己的女儿在沐老夫人的资助下也读了理想的大学,毕业之后有了理想的工作,再有了理想的爱人。

    张妈觉得这一切都是老夫人给都,所以后来即使自己的女儿有经济能力了。

    张妈也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一直跟着沐老夫人,这个人最让她印象深刻的。

    “我没事,你快去休息一下,别累着自己,这些事情一时半会儿也做不完?”老夫人端着茶喝了一口,好久没有享受这样悠闲的生活了。

    “你是不是在等少爷啊?”张妈坐在老夫人的身边给人削水果。

    “阿锦的事务一直都是这样忙的,我这个老婆子连累她了?”沐老夫人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沐锦。

    让她年纪轻轻的什么都没有享受到,反而被那些人骂的非常的难听。

    “其实你对于少爷很好了,小少爷也是一个理解人的,你也不要心里有太多的负担!”张妈当然知道沐老夫人这心里的想法,但是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就必须失去一些东西。

    “张妈,你不理解的,就是因为她太懂事情了,我才心疼,多想她和别的孩子一样可以撒娇玩耍,但是那些似乎都距离他特别远!”沐老夫人最心疼的就是沐锦了,那是自己最自豪的儿子的孩子,只是自己这个奶奶似乎做的还不够资格,总是让她受苦。

    “老夫人,你已经很好了?”比起别的豪门,沐老夫人真的很好了,有时候太忙了顾及不到也是很正常的。

    这也不能磨灭了老夫人对于沐锦的关心啊,木老夫人一直最关心的就是沐锦了。

    “不不不,我还是觉得对不起沐珩,那是他唯一的骨肉了?”说起自己的孩子,老夫人的眼眶有些微微的湿润。

    如果那些人都还在,沐锦一定会比现在更加幸福,因为沐珩属于这个唯一的女儿宠对的直接上天的。

    “唉,阿锦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张妈只能摇摇头,表示很遗憾,有时候意外总是来的非常的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还有阿锦的妈妈,是我对不起她!”沐老夫人觉得如果当初自己不那么鬼迷心窍,白露一定不会把自己弄得那样狼狈,甚至生命都是岌岌可危的。

    “老夫人,那些都过去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往前看了?”张妈很心疼沐老夫人,当初那件事情和沐老夫人关系不大的。

    沐老夫人也是被人欺骗了。

    “不知道阿锦有一天知道真相会不会埋怨我!”这才是沐老夫人最担心的。

    “不会的,阿锦还一个善解人意的孩子,她不会怪罪你的。”沐锦就不是那种不明辨是非的人,这些年老夫人一直把他教导的非常好。

    “希望如此?”老夫人自己都不是非常确定,因为这件事情还是没勇气说出来。

    很害怕面对沐锦那种冰冷无情或者说失望的表情,那些沐老夫人觉得自己不能接受。

    “对了,老夫人,上一次我看见阿锦和一个男的举止很亲密,你要不要和她说说,她现在所处的位置非常的敏感,别人会拿这个做文章攻击他的?”

    张妈一直都是一个老实的人,但是也不是笨蛋,很多事情看的非常的清楚,就看她愿意不愿意说了。

    “这个啊,我知道的,但是我觉得能够支持,只要阿锦觉得幸福,其他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沐老夫人的眼里有着笑意,看的张妈有些莫名其妙的。

    “老夫人你真是同意了,那个不是什么好事情啊!”张妈知道和男人厮混在一起的名声特别的难听。

    “张妈,比起幸福,你觉得名声重要嘛?”名声都是别人说的,幸福不幸福确是自己的。

    “说得对,是我老糊涂了,想不明白,还是老夫人你说得对?”张妈恍然大悟,点点头,若有所思,是自己的想法太拘束了。

    “这就对了,换一个想法,找一个宠着我们阿锦的也比那种找一个祖宗来供着好!”沐老夫人发现自己是越来越恶趣味了。

    张妈这人很传统的,能够接受已经不容易了。

    “老夫人说的非常对?”这些年张妈对于老夫人的信任已经变得非常的盲目了。

    “这就对了,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去担心了,好好享受自己的老年生活?”沐老夫人现在是彻底的放开了。

    “张妈,有时间我们就去出去走走吧,走的远一点?”想要去度假了,苏城这里还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

    “好的,听老夫人的?”张妈点头,想开了就是好,这人吗,一辈子始终还是短暂,为什么不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对自己好一点呢。

    “那我尽快的安排时间?”现在沐锦的对象也有一些着落了,老弟人也放心了,不在一直催了。

    “奶奶想去什么地方,不然说出来,我给你参考一下,顺便给你一些建议?”

    沐锦走进来听到这里也跟着开口,难得老夫人有这样的雅兴。

    “阿锦,你怎么回来了,阿锦,怎么不去休息呢?”老夫人看着人非常的开心,脸上的愉悦怎么都掩饰不住。

    “我很想奶奶,所以就来看看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一点。”沐锦一直最关心的就是老夫人的身体状况。

    “这一次比以前还很多,感觉脱胎换骨了?”老夫人拉着沐锦的手指,舍不得放开。

    身后的凤玺看着沐老夫霸占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也不敢开口,这人是沐锦最尊敬的人,同样的,他也会尊敬她的。

    “奶奶,打扰了?”凤玺还是第一次这样和人客气呢?

    “凤玺来了啊,快坐,大晚上的还来看我这个老婆子,真是有心了?”其实凤玺应该是送沐锦回来的。

    “奶奶客气了,这是应该的?”韵味他和沐锦关系好啊,别人即使想也不会有机会的,因为这里不是你想来,想来就能来的。

    现在自己有这个机会了,为什么不能得瑟呢,他现在心里就是非常的得瑟。

    “你这孩子太会说话了,吃东西没有?”沐老夫人看着凤玺真的非常的喜欢。

    张妈看着凤玺,上一次距离有些远,看的不是非常的真切,现在看看,这个人近距离看的话真的令人非常的惊艳呢。

    凤玺有着一张比女人还要明媚几分的脸蛋,特别是那双眼睛看着你的时候,特被的魅惑勾人。

    张妈觉得一个男人长的这样,不得不说,很强势。

    “请喝茶,先生!”给凤玺倒了一杯茶。

    “谢谢!”凤玺坐在沐锦身边非常的规矩,看着现在的我凤玺,再想想刚刚对于自己动手动脚的人,果然,男人就是这样,表里不一。

    感觉有人看自己,偏过头看着沐锦,稍微抛了一个媚眼,非常的骚气。

    沐锦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奶奶,撇了一下嘴巴。

    看着两人之间的小动作,沐老夫人很欣慰,自己的孙女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男人。

    男人嘛,有时候太过于一本正经就没意思了,还是要幽默一点,这样长年累月的在一起才不会感觉寂寞啊。

    “奶奶不用担心,我已经吃了,今天沈叔叔家里有宴会,我正好过去参加?”沐锦摇摇头,现在真的吃不下了,否则晚上就不要想睡觉了。

    ------题外话------

    感觉坐车都把自己坐废了,哭唧唧,晕车的要死,以后都不想坐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