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天作之合
    凌弑天的眼神一直都在沐锦的身上,但是沐锦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表情没有什么起伏。

    “这一位不知道应该什么样称呼才合适呢?”凌弑天看着沐锦,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一个弧度。

    他对于这个人很有兴趣了,因为他在她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那个他恨不得弄死的味道。

    “你好,我是沐锦,很高兴认识你?”沐锦伸出手礼貌的和人打招呼。

    “原来是沐锦啊,久仰大名,只是一直都没机会相见,今天一看,果然让人很惊艳呢!”沐锦除了本身的容貌,还有那浑身淡然出尘的气质。

    干净的让人很想使劲的蹂躏,但是那些都不是重点,自己的目的也不是这个人。

    对于他而言,沐锦最重要的就是那颗心。

    “谢谢,凌总秒赞了?”对于这个人沐锦还是有些耳闻,只不过战场不一样,所以一直没机会相处,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往来。

    “那里,沐总担得起这样的称赞?”其实如果不是这个人对于自己有用处的话,杀了还是很可惜的。

    但是谁让她和那个人有关系的,所以,死不足惜的。

    “谢谢。”沐锦觉得现在的人似乎都很健谈的,自来熟的让人发指。

    “沐总有没有兴趣喝一杯?”看着沐锦,凌弑天一点都不打算放人。

    “可以的,凌总这边请?”沐锦看着人,微微一笑。

    “这边请!”凌弑天跟着沐锦一起走到角落的沙发边,相对而坐。

    “一直都听说沐总的风采,现在能够坐在一起还是有些不现实呢?”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自己似乎和沐锦交集还不是很大呢。

    “这很正常,毕竟苏城就是这样大的一个地方,能够相遇也是一种缘分?”沐锦端起杯子和凌弑天碰了一下,轻轻的啜了一小口。

    现在才刚刚开始,一会儿人会更多,酒喝多了,只会耽搁自己的事情,所以沐锦一直都不贪杯的。

    “看着沐总,才是真的体验到了那种陌上人如玉的感觉,和沐总相处在一起真的很舒服啊,让人心里非常的平静。”似乎远离了那些城市是喧嚣。

    “那不过就是一种心境的问题,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还是取决与凌总的态度?”这个人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和自己没法比的。

    自己也是从最低端爬上来的,一路走来,确实很不容易,跌落谷底,绝对是凌弑天没有经历过的。

    “沐总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现在也是有酒的,不如和我说说,我也好和你分析一下,毕竟自己一个人埋在心里,确实有些不是滋味的?”看着沐锦,凌弑天若无其事的,更多的是看戏。

    “凌总误会了,我没有故事?”自己那些都不是故事,而是让自己真正成长的经历,而别人也不需要知道什么,因为没必要。

    如果非要说,沐锦觉得凤玺是最有资格的人,但是那个人却从来不问,其实沐锦也不想说,因为那个人太过于在乎自己,所以他一定会心疼的。

    过去就过去了,人都是要往前看的。

    所以,和凤玺在一起的时候,沐锦绝对不会说自己的过去。

    “我以为像沐总这样优秀的人经历应该很多才对,可能是我想多了?”那些世家子弟基本上吃喝嫖赌没什么不会的,说好的洁身自爱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罢了。

    “那些都和我没关系不是嘛,每个人想要的人生不一样,不是别人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的,我这个人唯一的好处就是不跟风?”别人的死活和自己没关系,有时候太在乎了,难受的还是自己。

    “是嘛,我觉得像沐总这样的人应该不缺乏爱慕者才对,怎么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呢!”沐锦的传闻关于感情方面的实在是少的可怜。

    所以有些好奇这个人的私生活,以其相信这个人不吃,凌弑天更相信他会偷吃。

    “凌总,我们的话题似乎一些说远了?”沐锦低着头看着自己杯子里面的红色液体。

    不管别人怎么样,做人首先就是做好自己,沐锦很羡慕那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觉,所以,再遇见对的那个人之前,她都不会去乱来的。

    以免遇见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会因为一些事情后悔,谁都不该为谁的青春买单。

    “沐总,是一个非常通透的人,真的让人很喜欢呢!”难怪那个疯子回心动,之前想不明白,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

    “喜欢,那是份量很大的东西,对于我们而言,真的太奢侈了?”沐锦看着人眼里的毫无波澜,意有所指。

    这个人一看就是无情之人,沐锦很难想象这个人对于一个人掏心掏肺的模样。

    这个人虽然一直在笑,但是沐锦不会看错的,这个人的眼底有的是一望无际的寒冷。

    多情的人也最是无情的人,这样的人确实适合游戏人间。

    “是啊,喜欢确实需要勇气的?”凌弑天眼里闪过一抹阴狠。

    “听说最近沐总和风云国际的总裁走的很近,关系很不错!”凌弑天说起这个就是非常的有兴趣。

    想不到消失那么多年的人竟然就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来还是自己太粗心了。

    “这和凌总似乎没关系啊,我和风云国际一直都是有着生意上的往来,相处在一起似乎很正常,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凌总似乎也会做,所以,凌总问这样都事情让人觉得有些意外呢?”沐锦嘴皮子功夫也是很好的,只是平时很少说话,但是不代表她不会说。

    “是我想多了,也对,合作伙伴之间,关系亲密一点也是正常的?”凌弑天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所以,凌总到低想要表达什么?”沐锦眯者眼睛,总感觉这个人话里有话一样,或者说,这个人压根就是知道自己和凤玺到关系的但是现在沐锦依旧还是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企图。

    并且看着这个样子,知道的似乎还不少,沐锦开始怀疑对方的身份了。

    “沐总没必要这样的,其我只是好奇,时间那么无聊,总的给自己找一个娱乐的,你说是不是,我们比不得沐总,一直都是有人惦记的。”凌弑天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聊的人。

    或者说本质上和凤玺有些相似。

    “我觉得今天到话题到这里差不多了。”沐锦觉得自己很不想和这个人说话。

    感觉这个人很危险,沐锦一直最怕的就是招惹这些让自己觉得特别麻烦的事情。

    “沐总急什么,宴会才刚刚开始,不急的,我也很少遇见像沐总这样合得来的人,想必沐总应该也是这样觉得的?”看着人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沐锦觉得自己家凤玺其实没什么,好歹不会这样乱勾搭。

    “我觉得,聊天的内容非常的局限?”沐锦的话语表达的很委婉,自己真的不想和这个人再继续相处。

    “呵呵呵,怎么办呢,我似乎很喜欢沐总呢,想必和沐总这样的人做朋友很有意思?”凌弑天看着人觉得我越来越有趣。

    “不好意思,凌总,我先去一趟洗手间,你先坐!”沐锦站起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她一点都不希望和这个凌弑天相处,总感觉凌弑天不但不喜欢自己,相反的,那个人接近自己说不定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沐锦一直都游走在各种人身边,自认为对于这些人的心里活动也掌握的很到位。

    但是这一位凌总,似乎让人很意外呢,如果不是不要,沐锦不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

    和当初的凤玺不一样,凤玺对于自己没有任何的恶意,但是这个人对于自己,应该怎么说呢,很危险。

    而在离沐锦不远处的地方,看着凌弑天和沐锦相谈的很融洽的顾莹莹就有一些不舒服了。

    沐锦似乎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这样,非常的吸引人眼球,身边那些人都是非常优秀的。

    “莹莹,你就看什么?”看着自己女儿那个闷闷不乐的样子,沐璇开口。

    “妈妈,你都不知道沐锦那个人到底有多能勾搭,刚刚还和凌弑天有说有笑的!”凌弑天也算苏城一个比较抢手的人物了。

    只不过一直以来人还是很神秘的,现在就是这样的人,对于沐锦刮目相看,顾莹莹肯定不舒服。

    她希望那些人的眼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包括凤玺包括凌弑天。

    为什么这样的男人都喜欢沐锦那个死变态,死基佬啊。

    “莹莹别太担心,那个人活不了多久的,你看着吧?”现在的沐璇似乎心情很好,也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语。

    现在身边都是一些富家太太,她需要随时注意自己的形象。

    “母亲,你确定吧?”顾莹莹真的就是恨不得沐锦死了,沐锦死了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人给自己抢风头了。

    自己也会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当然,母亲什么时候骗过你,一定会以最快的时间送这个人和她的母亲相聚?”沐璇的眼里都有着得逞的笑意,仿佛已经看见了沐锦死的场面。

    顾莹莹嘴角勾起,只要沐锦死了,付出一些代价真的不算什么。

    看着那个人活的好好的真是扎心似的难受,所以去死吧,只能去死。

    沈长云的眼神一直都在沐锦的身上,痴痴的纠缠着,那眼底的爱意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长云,喜欢就去追求,这一位没有和任何人有着情感上的纠缠?”这样的好男人是真的不多了。

    “对呀,长云,喜欢就去追求,我们支持你?”但是会不会追求到那就不一定了。

    毕竟沐锦的了,冷清那是出了名的,但是她们依旧相信,只要努力,真的没什么不能完成的,咋就厉害的人也有软肋啊。

    就看那个人和你是不是真的有缘分了。

    “对呀,这样的男人如果真的在一起那才是毕生的福气呢,什么都有,简直就是完美?”这得人都有的话吃了。

    不过,美人是谁都死的,这些人也不例外。

    坐在沈长云身边的顾莹莹偏过头看着那些犯花痴的人眼里有些不屑。

    真的就是太肤浅了,只会看到表面的东西,沐锦那样的人真的就是一个恶心人的人。

    “一个基佬而已,不了解清楚就这样盲目的说着,有时候,知人知面不知心!”语气颇有些鄙视。

    “你这人是谁啊,会不会说话,沐锦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

    “就是,吃不到普通就是哦葡萄酸,这样的人我们见得多了,切。”

    “就是,不知道还在那里诋毁别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看着顾莹莹,这些人的眼光都不是很友善,任由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诋毁,估计这心里也不熟很好过的。

    “顾小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有时候说别人的时候看看自己,如果自己都不怎么样,说别人不觉得有些无理取闹么!”沈长云转过头,看着顾莹莹,两个人半斤八两,也不熟好相与的。

    “沈小姐,有时候看人还是需要眼光的,我觉得你现在就是缺乏这种意识,沐锦那样的人,真的不值得,沈小姐值得更好的人!”顾莹莹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果汁。

    “同样的话语我也想问问顾小姐,眼光如果好,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沈长云晃眼看着那相互走进来的身影眼里有着嘲笑。

    “你看看,那是谁?”顺着沈长云的眼光,顾莹莹看过去,看着那两个人的十九脸色不是很好看。

    沈长云的嘴角勾起,自己都是一个失败的人,失败的人是没资格说别人的。

    “你说说,顾小姐这是多么好的人,为什么沈长安就是看不见呢,真是可惜了,眼光的问题?”沈长云司机还觉得顾莹莹的脸色不够难看似的,继续添油加醋。

    “有些人,始终没缘分,这不能勉强的?”顾莹莹眯起眼睛,看着沈长云,看来这也不是一个软柿子啊。

    沈长安和白凤璃走进来的时候很多揉揉你就开始注意到了,特北京市白凤璃。

    今天的白凤璃打扮的很惊艳,本身容貌就很精致,加上装痛的修饰之后整个看起来更加的如梦似幻。

    白凤璃的美和木槿不一样,沐锦的美是那种出尘淡然,不食人间烟火的,浑身自带仙气的。

    而白凤璃则是那种大家闺秀的温婉,看着就很平易近人,很舒服,嘴角一直都是勾着淡淡的笑意的,眉眼柔和。

    “白老师?”沈长云站起来,眼里的笑意晕染开来,沈长安果然是一个有单子的,今天这种场合带着别的女人来。

    这简直就是公然的挑衅啊,嘴角勾起,今天似乎很热闹呢。

    看着两个人,其实抛开那些家世不谈,白凤璃和沈长安还是真的很般配的。

    因为沈长安租的疯子就应该被白凤璃束缚着,放出去只会祸害其他人。

    “白老师,你好?”尽管两个人之间有些不愉快,但是现在认识我,自己不可能那样没风度,沈长云不是那种不顾场合的人。

    “你好!”看着沈长云,白凤璃有些尴尬,没想到这个人会给自己打招呼。

    “想不到白老师会来参加宴会,真是受宠若惊呢,欢迎?”身长混看着白凤璃身边的沈长安,眼里有一些挑衅,我看你一会儿怎么死。

    沈长安看都不看人一眼,直接就是无动于衷。

    “是吗,我是长安的老师,他家里的宴会,出席也是理所当然的?”看着人不像找茬的,白凤璃倒是收起了自己的菱角。

    “理解的理解的,白老师一直都和沈长安的关系比较亲密?”沈长云眼神有些暧昧。

    “这似乎和你没关系,你似乎管的太多了,有些事情适可而止。”沈长安一直都是微笑的,但是笑得确实非常的阴冷。

    “今天林家的小姐也来了,青梅竹马的。”沈长云有些幸灾乐祸。

    “这和你没关系,你最还不要插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沈长安说完之后看着身边的白凤璃眼里有着讨好。

    “阿璃姐姐,我们过去吧,先去吃一点东西?”

    “好的,走吧!”白凤璃朝着沈长云点点头,自己似乎和这个人没有多大的话题啊。

    “好的,阿璃姐姐?”看看沈长云一眼,里面都是警告,随即跟上白凤璃。

    这个人最好不要搞事情,要是白凤璃受到一点点伤害,自己一定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沐锦这边,走出卫生间之后就朝着大厅走去。

    才刚刚走到一半,就停止了,周围静悄悄的,听着外面风吹着树叶沙沙的声音。

    眉头微微的皱起。

    “出来吧?”看着转角的那里,看着那个渐渐走出来的人。

    “想不到还是被你发现了,什么时候发现的?”男人的声音有些嘶哑。

    “你身上的味道!”这个味道自己曾经闻过无数次,自然非常的熟悉了。

    “沐锦,想不到你就是沐锦,queen。”男子看着沐锦的眼底都是炙热和暗沉。

    “好久不见,艾伦,什么时候发点我的?”沐锦很好奇,自己隐藏的很深的,想不到这些人居然还是发现了。

    “沐锦,为什么!”艾伦怎么都不能理解,这个人当初为什么会背叛自己,双眼里有的是质问。

    “想要问我当初为什么背叛你呢,现在在这里是在质问我么?”沐锦嘴角勾起笑意,只不过非常的讽刺。

    “我当初对你不错,可你却背后捅我一刀?”有些仇恨这个人和我那若无其事的态度。

    “背后捅你一刀?你都想要我死了,你觉得我会坐以待毙么,艾伦,别人不是傻子,你也不值得我卖命?”

    自己当初今日异能组织就是为了有一口饭吃,等着自己经济改观了,本来就是要退出的。

    那种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本来就不适合自己,但是这些人居然还想要痴心妄想控制自己,可能嘛,沐锦一直都不是那种向命运屈服的人。

    “我对你不错,原本下一任的继承人就是你的?”艾伦看着沐锦,这个人拥有着逆天的能力,他当然想要收为己用。

    但是这个人实在不好控制啊,就好像一头沉睡的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醒了,然后咬你一口。

    能够走到今天,基本上的防备心还是有的。

    所以,他们才一直设计打算扒沐锦的灵力抽取了,那样控制这个嗯会很容易很多。

    “呵呵呵,好听的话谁都会说,只是你们一群狼子野心,你们不仁,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我对于你已经很仁慈了?”要不然也不会留着人活到今天。

    “沐锦,难道我们非要走到今天的结局么!”艾伦看着沐锦,这张令自己日夜思念的容颜。

    “是你自己得选择,现在来和我说,不觉得非常的荒缪么?”沐锦对于这些人完全没有半点感情,当初就是各取所需的。

    现在来说感情,会不会有些太虚伪了,沐锦很不喜欢这样。

    当初这个人派人追杀自己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啊。

    “沐锦,难道真的回不去以前了么?”艾伦觉得我有些可惜,但是更多的是志在必得,自己是不会放弃的。

    “那是你的事情,艾伦,从以前到现在,我们似乎没有任何情面可将呢?”因为她们之间没有情分。

    “沐锦,你真的就要这样执迷不悟么?”艾伦看着沐锦这个态度,知道和好已经不可能了,但是他也不会就这样放弃。

    即使得不到人,那颗心自己也是要定了。

    “你自己接近我是什么心思你自己最清楚,现在这样虚伪有意思么?”沐锦看着人,这个人压根就不是特别喜欢自己。

    也许上位者都是这样,对于一切不属于自己的或者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都有独占欲,想要去征服。

    但是人都是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的,对于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也都是抗拒的。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掌控在你的手里。

    “沐锦,你就是太倔强了,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既然你这样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艾伦说完手里直接出现一把枪。

    对于异能者而言,这些技能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沐锦很淡定的看着人用枪指着自己,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我们的queee就还queen,面对这样的事情姑舅临危不惧,我应该说什么好呢?”艾伦看着沐锦,抛却其他的不谈,沐锦真的就是一个谈个饿不非常欣赏的人。

    就凭这一份遇见危险的时候的临危不惧,那就足够让让步刮目相看了,不熟所有的人在面对自己有生命危险的时候还是这样淡然处之。

    “我只是想要和你说,以前你们动不了我,现在依旧动不了我,你真的就是你一个人能够奈何我?”沐锦看着人,表情似笑非笑的。

    这些人这些年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这样妄自菲薄,有时候自己能录不行的时候还是需要地这又做人的,太高调了,容易死。

    “不知道加上我,queen觉得有没有机会呢?”沐锦的身后另外一到女声响起。

    沐锦转过头,看着那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挑眉。

    “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啊,这么多年,难道还不够,我们已经没关系,分道扬镳了!”为何还一直苦苦地纠缠,好聚好散啊。

    “要怪就只能怪你能录太过于出众,我们都舍不得放手啊,你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朋友那就是最可怕的敌人,所以我们很怕啊?”女子说话的语气非常的调皮,就好像在和一个老朋友聊天一样。

    “你还有怕我的时候?”沐锦看着人眼神直接冷了,当初这个人可是想方设法的设计过自己呢,虽然最后没有得逞,这也不不影响沐锦对于人的感觉,那就是非常的讨厌。

    长了一张娃娃脸,但是做的事情哪一件不让人汗颜的,这就是一个刽子手。

    如果当初沐锦还有良知的话,那些东西对于这个人都是不存在的,因为对于这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利益。

    谁要是阻碍了她的利益,那么谁就是绊脚石,所以,这个人和沐锦一直都是合不来的。

    道不同不相为谋,沐锦也不喜欢委屈自己。

    “绝影,你居然还活到现在,让我有些惊讶呢?”沐锦看着人,这个人现在估计就是国际上都在通缉吧。

    “queen妙赞了,绝影不敢当。”绝影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樱红都嘴唇,动作有些撩人。

    “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骚气啊!”拿出自己的玉箫。

    看着两个人,依旧不怕。

    “我当初就内的特别的欣赏你,现在依旧还是这种感觉,很喜欢会让你并肩作战呢,你真的不打算复出?”绝影摇摇头,有时候想不通沐锦的做法。

    有那样强大的灵力,假以时日,只要好好修炼,长生不死真的就不是梦想了。

    “因为我们的追求不一样,所以,注定走不到一起的?”自己一开始和这些人的动机就不一样,作为一个杀手,沐锦觉得不是长远的打算。

    沐锦也不希望自己一辈子手上都是占满血腥的,她也想洗尽一身的铅华,和自己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

    “但是由不得你啊,沐锦,你生来就不是平凡人,所以注定也不会做平庸的事情,有些事情,即使你不愿意,但是还是由不得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绝影看着沐锦依旧笑嘻嘻的。

    “但是我就是不做呢,你能拿我怎么样?”以前都奈何不了自己,现在还妄想控制自己,简直就是做梦,沐锦拿起自己的玉箫,随时准备攻击。

    “有本事就和我来?”沐锦说完之后身影就消失不见了,在这里打斗不是什么好地方啊,自己的身份现在还不能暴露,包括自己是异能。

    以前的白露给那些人留下来深刻的印象,现在如果看到这样的自己,说一定就觉得自己是妖孽了。

    “别走?”两个人也跟着追出去,现在怎么样都不能让这个人跑了。

    “等着你们?”一个瞬间,几个人就到了荒芜的山野。

    沐锦就是直接漂浮在半空中的,看着下面的人嘴角有着笑意。

    艾伦和绝影瞳孔微微的收缩,以前的沐锦断然还达不到这种程度,可以不用借助任何的东西就能直接漂浮在半空中。

    现在似乎灵力越来越强大了,也是更加的对付了。

    “沐锦,看来是我们小看你了?”绝影看着人,这个人真的不好对付啊,果然就是不能让她成长啊。

    “我都说了,只要不来惹我,大家都可以相安无事,没有任何人可以在伤害了我之后还可以全身而退,我是不回允许的!”沐锦看着两个人,她中午给她们最后的机会,如果还是依旧这样执迷不悟,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

    “沐锦,你果然就是一个宝物,哈哈哈哈哈,只要得到你,我就可以拥有这些力量,我一定要得到你?”艾伦看着沐锦的眼底都是狂热。

    “简直就是不知死活,机会已经给你们了,找死那就怪不得我?”把自己的玉箫放在嘴边吹走起来。

    艾伦拿着自己的枪支,避免沐锦的要害之处一致的发射子弹。

    沐锦快速是移开,随着箫声的响起,山野的声音慢慢变得嘈杂。

    “什么声音?”绝影眯起眼睛,看着周围,眼里都是防备,沐锦现在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感觉这些人似乎都不能奈何她了。

    “不是很喜欢我的力量嘛,现在我就给你们展示一下?”沐锦看着两个人继续吹奏,今天一定不能放过这两个人,最好就是让她们淹没在这里。

    要不然一直纠缠着自己真的很苦恼呢,所以,去死吧。

    “艾伦,快躲开!”绝影看着一团黑影朝着艾伦袭击而去,连忙开口提醒。

    艾伦的反应非常快,侧过身子躲过去。

    两个人看着那个刚刚袭击人的东西,眼睛睁大,有些不可思议。

    没错,那是一只老虎,一只巨型的老虎。

    沐锦看着那只巨型的老虎,没有丝毫的好怕,飘落下来,直接坐作死老虎的背上。

    而刚刚一脸凶狠的老虎就好像被顺毛了一样,变得非常的温顺。

    “乖!”看着老虎转过头,沐锦伸出手摸了一下老虎的头,动作很温柔。

    老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沐锦的手指,表示亲昵。

    随着老虎的出现,周围有着更多的动物出现。

    “吼!”老虎转过头之后看着艾伦和绝影眼里都是凶狠。

    “沐锦,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看着已经把自己包围的虎群和狮子,绝影看着沐锦,脸上的笑意收敛了。

    “我以为你就继续笑呢,机会我已经给你们了,是你们自己不珍惜,现在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自己找死你怪谁。

    “现在,我要你们死无全尸呢?”沐锦的眼里有着狠毒,她从来都不是表面这样的淡然。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曾经经历了什么不应该对什么样的人手软。

    这俩个人现在如果不铲除以后自己的日子跪更加不好过,所以,有时候,为了自己生活的安逸,做一些事情是很有必要的的。

    此时的沈家宴会,人已经基本上来了。

    “凌总,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原本想要站起来去寻找沐锦的凌弑天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被人拦截住了。

    看着沈辉,凌弑天脸上再一次挂上标准的笑意。

    “沈叔叔,好久不见,是弑天失礼了,一直都比较忙于政务,都未上门拜访!”凌弑天伸出自己的手,完全没有面对沐锦时候的那种若有似无的无赖,很是一本正经。

    “哈哈哈,你这样繁忙还记得叔叔,叔叔很高兴啊,你那里应付起来也是需要经历的,叔叔理解的?”沈辉轮辈分确实应该称得上是凌弑天的叔叔了。

    这几家人都是有些联系呢,只不过平时都忙,没办法经常走动,但是都是世家,有些牵连也是不能断的。

    “谢谢叔叔的理解,弑天羞愧?”凌弑天回答的很到位,至少沈辉这心里是舒服的。

    因为凌家在政界的地位也是不容小觑的,有时候走关系也是很需要的。

    “爸爸,这一位是”沈长云看着沈辉和人交谈,走上来问道。

    看着凌弑天,貌似之前就是这个人和沐锦在一起的,四处看看,现在似乎没见沐锦的踪迹啊。

    “呵呵呵,沈小姐是不是在寻找沐锦啊,沐总似乎去了卫生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凌弑天刻意给了沐锦的踪迹,他相信沈长云会去把人找回来的。

    “你也认识阿锦!”沈辉看着凌弑天,很好奇这两个人会认识。

    因为沐锦不是那种很喜欢结交朋友的人,这么多年,除了夏清风,还真的没有听到那个人给我任何男的关系比较亲密过。

    “沐锦是一个很优秀的人?”那样的人不去结交很可惜的,唯一一般的就是那样的人命不长。

    但是比起自己的修为,牺牲沐锦也是值得的,因为和自己关系不大,并且还可以刺激凤玺那个疯子。

    自己这些年一直都在找那个疯子,现在找到了,有些仇不能不报啊。

    沐锦,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对呀,阿锦遗传了他爸爸,年纪轻轻就有今天的成就,实在是很不容易啊?”沈辉眼里有着欣慰,就好像说的是自己的孩子一般。

    “沈叔叔似乎和沐锦很熟悉啊,有你这样的长辈,是沐锦的福气啊?”客套的话还是要说,反正又不要钱。

    “哈哈哈哈,那是当然,看着沐锦发展这样好,我替他爸爸感到开心。”当初的沐珩是真的很宠沐锦。

    沐锦走到今天,沐珩比任何人都希望。

    “听闻当初沈叔叔和沐锦的爸爸关系很好,现在一看,很是令人羡慕呢?”现在的人最喜欢的就是落井下石,能够真心实意为你好的,寥寥无几。

    那些即使和你平时关系很好的,都不一定会在你困难的时候伸出手。

    凌弑天活了很久,看过人世间无数的悲欢离合,所以,他压根就不相信感情这种东西。

    想不到凤玺活了一辈子,算计了一辈子,最后竟然天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会有感情存在。

    “对呀,当初的关系很好,也希望这个关系继续延续下去!”看着自己的女儿,沈辉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要联姻。

    凌弑天努力的压制自己的笑意,看着沈长云那一脸的娇羞。

    “不错,不错,沈小姐和沐总天作之合,如果能够走到一起,也是一段佳话?”看戏他从来都是最喜欢的,更何况看的还是那个人的好戏。

    不得不说,分开了那么多年,凤玺越来越会玩了。

    ------题外话------

    推荐扎扎的文凰枭国鸾之时空逆命

    1

    小团子揪住他爹地的腿脚,小豆子拽住她爹的胳膊,齐齐说,“我们不管,娘亲说你是爹地,你不许走。”

    萧晨弋一手拎一个,到她面前兴师问罪“你的。”

    漓沁不看他嫌弃道“没有你哪来的他们?”

    2

    萧晨弋一把横抱过漓沁,任由怀里的人儿气的捶胸顿足

    “你要带我到哪里?”漓沁斜眼瞅他

    “你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萧晨弋你别以为你最近对我好些了,我就会原谅你!”

    “嘘,别说话!”

    她一时被他镇的说不出话来,任由他抱着

    “我想起来了。也许我太霸道让你想逃开,那我就变得温柔。也许我不像你记忆中的那个人,那我只会比他对你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