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沐沐喜欢么?
    “奶奶,这件事情不急的,你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等你养好身子之后我们在讨论这件事情好不好?”沐锦看着凤玺眼里的调侃也有一些不好意思。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阿锦,你别不好意思,凤玺这个孩子是真的不错?”

    最重要的就是对你很好啊,沐老夫人看着沐锦,她还不是怕夜长梦多。

    顾莹莹那里似乎对于凤玺也很有兴趣的,那个人和她的母亲一样的性格,什么都觉得是自己的。

    并且得不到也会想方设法是去争夺,沐老夫人是怕事情会有变故。

    “奶奶,可是”现在结婚沐锦是真的没有做好准备啊,因为那就代表和另外一个人一直生活在一起,沐锦还是不太习惯。

    “奶奶也是为你好,阿锦。”沐老夫人看着沐锦,她是真的希望这个人会幸福。

    “奶奶,你就别担心了,我和沐沐一定会好好的,不会分开的?”

    凤玺看着人非常的笃定,自己和沐锦一定会走到一起都去。

    因为他不会让任何人把自己和沐锦分开的,任何人都不行。

    其实他是真的很想和沐锦在一起的,但是沐锦也才刚刚开始接受他,事情不能做的太急了。

    要不然引起反感那就不好了,所以还是循序渐进吧。

    他有的是时间让沐锦接受自己的,并且有自信。

    “好孩子!”沐老夫人看着人只是微笑,倒也不在提这件事情了。

    沐锦看着凤玺眼神里面有些感激,这个人其实还是很体贴的。

    “你们两个别总是陪着我这个老太婆啊,有时间也出去到处走走啊?”

    沐老夫人觉得这两个应该多一些相处的时间,那样有利于感情的培养。

    “奶奶,你胡说什么呢?”沐锦看着自己奶奶那暧昧的眼神,直接就是想挖一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阿锦害羞了啊?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不就是谈恋爱,奶奶也是年轻过的人?”沐老夫人脸上有些怀恋,似乎都不记得是谁先追谁的了。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那个人也和当初说的一样没有辜负自己。

    “奶奶,你别说了,阿锦害羞了?”尽管觉得沐锦害羞的模样特别好看,但是凤玺还是不舍得她为难。

    “我知道了,年轻人啊,谈恋爱就是让人羡慕!”沐老夫人看着两个人,怎么看都是非常般配的。

    “奶奶,吃苹果?”沐锦拿过凤玺手上削好的梨子给沐老夫人,就是希望她不在调侃自己。

    “很不错的,很甜啊?”看着凤玺,眼角都是皱褶,但是那双眼神确实非常的温暖。

    “奶奶喜欢的话可以多吃一点?”凤玺继续手里的动作,只不过这一次他是划成小块小块的。

    “沐沐,吃水果?”看着沐锦,眼巴巴的。

    而沐锦看着自己嘴边的东西,张口也不是,不张口也不是,难道这个人就没看见自己奶奶那个炙热的暧昧眼神么?

    “沐沐!”但是凤玺就不是哪一种会会放弃的人。

    “谢谢!”沐锦张开粉嫩的嘴唇就这凤玺的动作吃下去了。

    “沐沐,好吃么!”凤玺自己也吃了一块。

    “还不错啊,挺甜的?”沐锦对于食物真的没什么要求,只要自己能吃。

    “真的么,那就多吃一点。”凤玺再继续给沐锦喂食。

    沐锦看着自己和凤玺暧昧的姿势,这样秀恩爱真的好吗。

    “没事的,当做奶奶不存在?”沐老夫人嘴角勾起,掩饰不住的笑意。

    “沐沐,来,在吃一点?”凤玺不但不觉得变扭,甚至越做越觉得得心应手,动作也是越来越娴熟。

    “你自己也吃一点?”沐锦面色微微发红,低下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好的,沐沐!”所以凤玺就是你一口我一口,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是非常的好,看着两个人就觉得特别的温馨。

    沐老夫人看着两个人,点点头,自己的孙女还是一个有福气的。

    这样一个男人,无论是对于任何人,估计都是非常受欢迎的,但是他却唯独喜欢自己的孙女。

    这样就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

    两个人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深夜了,看着外面夜空中繁星点点的模样。

    微风轻轻的把沐锦的碎发吹起,沐锦身子微微的收缩一下。

    白天和黑夜的温差的有些大,现在确实有些冷。

    “沐沐!是不是冷了!”沐锦细小的动作凤玺都是看在眼里的,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沐锦披上。

    “你也会冷的!”看着凤玺的所作所为,沐锦感觉自己的心里流过一道暖流,有一个人随时关心自己是真的很不错呢。

    至少现在的沐锦就是非常享受被人关心呵护的感觉。

    “这样就不冷了?”凤玺一把将人搂在怀里,嘴角挂着邪魅的笑意。

    “放开我,这里大街上呢?”这个人还真的是不要脸到了几点,现在大庭广众的,不是存心找事情么?真是一刻都不知道消停的。

    “这样就看不见了?”凤玺把人的脸遮在自己的胸前,别人是看不见沐锦张什么样子的。

    “你”这样的姿势很暧昧了,沐锦想要挣脱出来。

    “现在到处都是人,沐沐,不确定要就继续挣扎,三个五,我都是随你的?”凤玺的眼神里面都是愉悦,他敢笃定沐锦不会来的。

    果然,话才刚刚说完,沐锦就不再继续挣扎了,这让凤玺觉得有一些遗憾。

    “你以为我会就这样算了?”敢这样算计自己,沐锦直接一把揪在了凤玺腰间的嫩肉上。

    凤玺的面色有一瞬间的扭曲,看着人,吞了一口口水。

    “沐沐,疼!”声音有一些刻意的讨好和撒娇。

    “再有下一次,你试试?”沐锦运气灵力给凤玺轻轻的揉了一下,动作非常的温柔。

    “我也只是宣布自己的所有权啊,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喜欢觊觎别人的老婆?”就不如那些不怕死的。

    看来是凤家在苏城这一块土地上销声匿迹太久了,以至于有些人都忘记了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

    既然不长记性,凤玺是不介意自己亲自动手的,找死就由不得自己了。

    免得总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既然不知道,凤玺不在乎亲自让她们体验一下的。

    “对了,沐沐,你最近注意一下,因为最近很不太平!”想起那个活死人,凤玺有些担心,万一因为自己的疏忽没有保护好沐锦让她受伤了,最自责的还是自己。

    “苏城是不是有新的动荡了?”沐锦秀眉微微皱起,那些事情确实有些棘手,因为自己的灵力最近一直没有突破。

    对上那些邪魅法术,真的一时间还是没有胜算。

    “沐沐不用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只要有自己在一天,那些人就休想伤害沐锦,自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沐锦,就是自己都不行。

    “我没事的,你别担心,你最近好好的恢复自己的身体,要不然我很担心?”这个人都是因为自己才会变成这样的,沐锦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不是因为自己,那些人凤玺压根就不会看在眼里,因为凤玺这样的人一直都是生活的非常肆意的。

    “我不怕,只要沐沐在我身边,其他的对于我都是无所谓的?”人最痛苦的不是身体上的折磨,而是心里的煎熬。

    只要沐锦在自己身边,凤玺就觉得自己有动力做一切的事情。

    “嗯,我会陪着你的?”伸出自己的手指,想要靠近凤玺的手指,但是又有一些害羞,又把自己的手指微微弯曲,显怀收回。

    凤玺的脸上有着笑意,一般直接把人的小手拉在自己的大手里,紧紧的包裹着。

    “沐沐的手很冷,我给沐沐捂着,那样沐沐就不会冷了?”凤玺还很一本正经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好?”沐锦也不拆穿,微微一笑,如同你冰雪一般的消融了。

    看的凤玺眼神微微闪了,可能沐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的模样又多么诱人和禁欲。

    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你看着我干什么!”沐锦觉得凤玺现在最喜欢做的时候就是看着自己的脸蛋发呆。

    “我家沐沐越看越好看,好看的不想让任何人和自己分享?”就像这样把沐锦藏起来,藏到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地方,那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有沐锦。

    那样自己就不会担心别人觊觎自己的老婆,也不怕任何人伤害自己的沐沐了。

    但是沐锦应该不会喜欢那样的生活,他的沐锦就应该高高在上,光彩耀人的,而不应该被雪藏。

    所以,爱的第一步也许就是包容和忍让以及退步,懂得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问题,而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一意孤行。

    哪样最后的结果不是伤害自己就是伤害别人,受折磨的又岂止是自己一个人。

    “那是你自己这样觉得的,我觉得我异性缘似乎不是很好?”沐锦觉得有些无奈,因为那些人似乎很怕自己,说话的时候言语之间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自己。

    看着那对着自己毕恭毕敬的人,沐锦一点结交的心思都没有了。

    朋友一直都是建立在相互理解和平等的关系上带我,一味地讨好也不过就是物质上的满足。

    所以,从化笑到大,自己的朋友一只手的数的过来了。

    “沐沐有我就够了,其他人就不需要了?”其他人管他去死,没碍着自己也就罢了,如果阻碍了,自己一定会先办法铲除的,任何人都不会例外的。

    “是啊,有你就够了?”沐锦看着人,喜欢的人可以很多,但是爱的人永远都只有一个。

    凤玺真的就是一个值得的人,值得自己付出感情,也许,自己不应该哪样胆小的。

    勇敢踏出一步,也许会后不一样的收获呢?

    “沐沐最好了,对了,沐沐,有件事情我需要和你报备一下?”想起那个人,凤玺有些犹豫,自己当时真的就没有想那么多,现在有一点点后悔的。

    “什么事情!”沐锦挑眉,只要不是戴绿帽子,自己都不会计较的。

    沐锦最恨的就是背叛,没有之一,只要是背叛了带我,以后的人生也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

    沐锦是一个特别决绝的人,护短的时候容不得别人欺负一丝一毫,一旦决定放弃转身之后。

    不管那个人如何是哀求,即使那个人死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一定会心软。

    “我哪里敢啊,就是当时重回动物,做的事情?”自己应该吊着那个活死人一口气的。

    “什么事情,说出来让我听听?”看着一纠结的人,沐锦淡笑。

    “就是那个你的婶婶?”凤玺看着沐锦说的吞吞吐吐的。

    “她怎么啦?”沐锦表情淡淡的,似乎不在乎。

    一直注意沐锦的凤玺看到这里才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关系很好的人。

    “说吧,给你一个机会?”沐锦倒是些想要知道这个人干了什么。

    “我把那个女人杀了?”那人根本就不是人,因为已经死了,不过就是因为一口气咽不下去,就被那些有心之人利用了。

    炼化成为了活死人,靠吸取人的精气活着,所以,那样的人本来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

    自己杀了那个人也算是替天行道了,无意之间作了一个好人。

    “她怎么了?”沐锦知道凤玺虽然是一个非常嚣张任性的人,但是绝对不会残杀无辜。

    “沐沐相信我!”对于沐锦这个莫名其妙来的信任,凤玺非常的高兴。

    “你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更不会滥杀无辜?”沐锦这句话妖月听说到了肯定会忍不住喷。

    什么叫不会无理取闹,如果凤玺不是无理取闹的人那么世界上就不存在那样的人了。

    如果凤玺不是滥杀无辜的人,那个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人到底是谁。

    这一世凤玺收敛很多,上一世作为北陵帝国的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死大权。

    就是因为他在任,其余的国家根本不敢和北陵正面对上,因为这个人是以手段狠辣出名的,出不名的活阎王,那个看见他不是退避三舍。

    并且性情一直都是阴晴不定的,也许这一分钟和风细雨,但是下一分钟就输狂风暴雨了。

    所以啊,上一世的凤玺才是最难伺候的。

    “因为那个现在很本不是人,我现在还找不到到底是谁把她炼化的,那样的活死人,在世界上也是祸害?”凤玺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看看,看看那些是不是针对自己家沐沐的。

    “活死人?”这样的事情沐锦以前的时候也是听自己的母亲说过,确实是有这种妖法的存在的。

    不过被炼化的灵魂是非常痛苦的,并且死后也不能投胎,所以这样的方法,会用的人并不多。

    因为是逆天而为,所以炼化灵魂的那个人也会收到反噬。

    “我一直都以为那是存在传说的。”因为就是自己的母亲都只是说过,并没有真确的见到过。

    “傻沐沐,人心不足蛇吞象,所以,没什么不可能的?”凤玺看的比沐锦多,并且经历比沐锦多,所以对于这些事情一直都是见怪不怪的。

    “不过你别担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我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作怪?”

    凤玺看着沐锦,动作亲昵的点了一下沐锦的鼻子,行为非常的亲昵。

    “嗯,走吧,我也需要修炼了?”沐锦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现在出现自己对付不了的事情了。

    即使自己不能帮忙,也不会给凤玺拖后腿的。

    “好的,不过沐沐你的修炼不用着急!”因为封印在,强行修炼,最后痛苦的只会是沐锦。

    目前就是先去找齐解开沐锦身体的那些灵药,要不然每一次看看沐锦痛苦,那就是在挖自己的心脏。

    “为什么?”沐锦有些不理解这个人的做法。

    “沐沐你带我体内有着封印,所以需要等待,沐沐在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凤玺看着沐锦,希望她可以相信自己可以帮助她。

    “好,我等!”对于这个人,沐锦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信任,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我家沐沐最乖了,不会太久是?”没有谁比凤玺更希望沐锦灵力的突破,那就代表着沐锦的寿命开始延长,直到无限期。

    和自己一样,不生不死,一直活着,和这个人在一起,凤玺觉得自己不会寂寞了。

    “走吧,我们回去吧?”这件事情教给凤玺沐锦还是很放心的。

    “你一定要属于自己的身体,好好的修养!”沐锦还是很担心凤玺的伤势。

    “傻姑娘,我活了那么久,不会只有那点本事的,放心吧,一定会保护自己的。”

    沐锦都还活着,凤玺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生命,自己都不在了,沐锦的安全就不会有人去保证了。

    “好!”有这人在似乎真的很不错呢,难怪大家都希望找一个人陪着自己,确实,被人宠着很舒服呢。

    沐锦觉得自己有些贪恋这一份温暖了。

    “傻丫头?”拥抱着人,两个人朝着沐锦的别墅去。

    等着沐锦回到别墅时候,沐锦看着人,犹豫要不要叫人上去做一下。

    但是凤玺这个性格估计坐下就不想走了,沐锦太了解了。

    “沐沐,今天你就好好的休息,明天我来接你上班?”看着沐锦脸上是纠结,凤玺觉得有些好笑。

    沐锦确实没想错,也许上去了,自己就不想走了,但是确实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自己去办。

    “那明天见?”沐锦打开车下车,看着凤玺摆摆手。

    “嗯~”凤玺尾音微微的拖长,看着沐锦有些若有所思。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沐锦觉得那眼神非常的不怀好意。

    “沐沐,你是不是什么东西忘记了?”凤玺看着人意有所指,现在两个人可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做一些什么事情不是很明显的么?

    见人一直盯着自己的嘴唇,沐锦觉得自己有些尴尬,看着凤玺。

    微微弯下自己的腰,靠近凤玺,在凤玺的嘴角轻轻的亲了一口。

    就如同那蜻蜓点水一般,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勾的凤玺心痒痒的,一把抱着人的腰身。

    沐锦直接趴在凤玺的胸口上,嘴唇附上一抹柔软,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还是第一次和异性这样近距离相处过,心跳的有些不收自己的控制了,剧烈的好像她跳出自己的胸膛。

    看着人在自己怀里发呆的人凤玺有些不满意了。

    “沐沐,这是在想谁呢,想的这样投入!”嘴唇若有似无的擦过沐锦的嘴唇,气氛非常的暧昧。

    沐锦浓密纤长的睫毛好像两把小刷子一样眨了眨的。

    “我”沐锦闻着来来自于凤玺身上的强大的柯尔蒙气息,呼吸都有一些开始不规律了。

    身体僵硬,手足无措,很显然的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场合。

    “沐沐,不必紧张的,我们是男女朋友,现在只是慢慢的适应我的亲密,好吗!”因为以后还有更加亲密的,到时候这个扽是不是打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或者说打算一直让自己吃素,但是那是绝对做不到的,任何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都不会无动于衷的。

    “是是这样嘛?”沐锦一直都在投身自己的事业,对于感情的事情真的就是一窍不通。

    对于这些所谓的亲密,更是直接没有接触过,所以现在显得特别的无助。

    “是这样!”凤玺的眼里有着笑意。

    覆上沐锦柔软湿润的嘴唇,开始缓慢的吸允起来,直到之后似乎这样的辗转吸允已经不能满足他。

    伸出自己的舌头,撬开沐锦的牙关,沐锦感受到异物,直接想一口咬下去。

    但是看着凤玺的眼神,动作迅速是停住了。

    “沐沐!”声音有一些微微的嘶哑和压抑,眼里闪过一抹猩红。

    如果不是顾及到这人,凤玺真的很想就这样一做到底,直接把她吃的渣渣都不剩。

    但是不行,沐锦是自己随珍重的人,自己不能这样随便,并且沐锦还木有彻底的接纳自己,凤玺也不想强人所难。

    “恩!”沐锦无意识的呢喃,睁开自己的眼睛,眼里迷离是一片,水雾升腾,让沐锦看不真切凤玺的神情。

    沐锦觉得这样的事情自己从未接触过,真的有些超出自己的想象了。

    “沐沐喜欢么?”轻轻啄了一下沐锦的嘴唇轻声问道。

    “我”这种问题真的没办法回答,因为真的是非常刷下限啊。

    “沐沐舒服么!”凤玺不想只有自己一个人舒服,他也很想沐锦和他是这种事情的时候会舒服。

    “嗯!”看着人期待的眼神,沐锦微微点头。

    为什么感觉这个人特别的无赖啊,这种事情说出来真的好吗?

    “我也很喜欢和沐沐做这样的事情?”说完再一次亲上去,这一次的动作不在温和,反而有些狂风暴雨舌头勾住沐锦的丁香小舍和自己共舞。

    两个人的呼吸紧紧的交织早一起,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舍难分。

    随着时间的流逝,凤玺倒是无所谓,但是沐锦确实有些受不了了。

    感觉自己的舌头都不是自己得了。

    “嗯”沐锦忍不住嘤咛,自己似乎好像都不能呼吸了。

    看着沐锦憋红的脸蛋,狠狠地亲了一口之后放开,看着眼角发红,有些可怜意味都沐锦。

    凤玺差一点就克制不住再一次亲上去,因为沐锦的滋味实在是太好了,有些食隨之味的感觉。

    看着沐锦,凤玺伸出自己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下,表情有些回味,动作及其的魅惑勾人。

    “沐沐的味道真的是很好呢,直接让人忍不住!”勾人的桃花眼里都是促狭的笑意。

    沐锦身子有些发软,退出车子,看着里面无耻的人,有些咬牙切齿。

    得了便宜还卖乖,可不就是无耻,自己的嘴唇现在一定是肿的。

    这样自己明天怎么见人啊,这个嗯是不是故意的啊。

    “好了,我走了,晚安?”不敢在看凤玺的眼神,沐锦转过身子直接走进自己的别墅,不敢多做一分钟的停留。

    凤玺这个人实在是太坏了。

    看着那落荒而逃的人,凤玺的笑意加大,真的就是太可爱了。

    越陷越深了,不过,这一切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主要那个人只沐锦,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凤玺就想要那个人陪着自己,看着她在自己面前笑,为他生儿育女,他宠她余生,护她无忧无语。

    现在看着,自己似乎踏出第一部了,以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多了,有时候真的就是运气。

    沐锦这样的性格一直都是软硬不吃,并且非常别扭的,但是,那个人有着一颗赤子之心,她很爱自己的家人啊。

    只要有爱,那么这个人就有弱点了。

    “出来吧?”凤玺的声音不似之前的柔和,就好像那寒冰利剑一般汹涌而来。

    “凤玺大人还真的就是凤玺大人,这样都发现了?”元宝化身成为人形,看着凤玺脸上有些调笑。

    “什么事情?”对于别人,凤玺一直都不是很有耐心,因为这得人都不是他的沐沐。

    所以,没不要,那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凤玺大人,我感觉到了?那些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并且这一次似乎还有一些不知名是力量一起呢?”元宝这话说的很明白,但是凤玺都眼神却忍不住暗沉。

    食灵兽的感觉是最敏锐的,她说的基本上不必有错。

    “能准确的感受到么?”凤玺沉声说道。

    “不能,那个人太狡猾了,你知道的,我现在还做不到?”元宝有些羞愧,自己得修为真的还达不到那个程度。

    并且那个人似乎还和凤玺有一些关联,能够和凤玺一较高下的,自己根本没办法去探视。

    “没事的,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保护好沐沐,其他的事情不必担心?”凤玺是绝不可能会让沐锦受到伤害的。

    “是,凤玺大人!”元白点头,化作兽型,跑进别墅。

    希望只是两个人之间的较量,不要连累自己的主人,因为沐锦是真的很无辜。

    但是对于别人而言,只要有李有价值的,都不熟无辜,所以,从一开始,沐锦和凤玺有了交集之后。

    她就成为了很多人的目标,目的不言而喻。

    而凤玺是一直看着沐锦熄灯之后才开车绝尘而去。

    城西山林之中。

    黑影几个翻身的动作便跃上了那房间的阳台上。

    “你来这里干什么?”黑暗里看不清人的面孔,但是清丽的人声音里面有些质问。

    手指轻轻一挥,别墅立刻就灯火通明了,看着凤玺,北冥脸色不是很好。

    “我来和你说说杨家的事情,我觉得如果你不想管,我可以替你出手,惹了不该惹的人,下场就是死?”

    想起那些人居然觊觎自己沐沐的心脏,凤玺就是控制不住的杀意弥漫。

    “凤玺,你是不是疯了,你想干什么,不准动杨家!”北冥看着人有些生气,但是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那些人真的就是不怕死么,去惹这个疯子,这个疯子一旦生气,那都是不管不顾的。

    “呵呵呵,在人间历练了几十年,还历练出感情了,杨家对于你而言,那不过都是前尘往事了,你何必在乎呢?”

    看着北冥,凤玺有些幸灾乐祸和讥讽,堂堂上古神兽之一,居然把自己弄得那样狼狈。

    “你管不着,凤玺,就算给我一个面子,不要去动杨家?”杨家是那个人一生的心血,北冥做不到无动于衷,真的做不到啊。

    想起那个人死的时候心心念念的依旧是杨家,北冥做不到看着杨家毁灭。

    “那个人都死了,你还在固执什么,沉睡了那么多年,一直沉睡下去不好么?”

    当初北冥确实伤的很重,一直沉睡,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苏醒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准动杨家。”北冥看着人,凤玺一直都是一个目标非常明确的人,绝对不会大晚上和自己在这里闲聊。

    “我想要干什么,你不是很清楚?我会不会动杨家得看你。”凤玺来这里当然有自己的目的。

    “我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北冥眼神闪了闪,开口拒绝。

    “你最好自己想好了再说,真的没有嘛!”凤玺知道这个人一直修炼的都是纯净的灵力,所以身上的法宝肯定很多。

    并且很适合自己的沐沐,所以凤玺这就是乘机打劫。

    “我听说你身上有一块护灵玉?”那块玉石凤玺是知道一些的,即使人死后,也可以保护她三魂七魄不会消散。

    所以,那对于人类而言,确实是一个不可多的的好东西。

    “凤玺,你还真是说的出口啊,趁火打劫是不好的?”北冥看着凤玺有些隐忍的怒气。

    那可是一直当初寻找了很久的天地灵宝,这个人就这样开口要,还是真的好意思。

    “杨家或者那块玉石,你自己选择,似乎杨家哪里也有一块不错的,我可以自己去拿!”无所谓的,反正都是一样的,这些对于自己的沐沐有用的,凤玺都会去找来的。

    “你到底想要干嘛,不准动杨家,否则”北冥清冷不在,全是咬牙切齿。

    这个人就是有本事让你生气,北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否则?北冥,我凤玺怕过什么你应该了解的。”

    “不折不扣的疯子?”北冥深吸一口气,果然,同样都是上古灵兽,混沌一族果然是最没有节操的。

    “所以,有些时候你是懂得取舍的,是不是?”凤玺微微一笑,他就笃定北冥一定会交出来的。

    杨家那里可是她的心头宝,一直都说自己不在意了,可是真的在意不在意那都是自己最清楚的。

    “我给你,你不要再去找杨家的麻烦,那边我会处理的?”和这个人对上,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那些人也真是贪心。

    沐锦那样的人就不是轻而易举可以懂得,因为那个人浑身灵力充足,修道是天定的,不可违背。

    “呵呵。”看着北冥,凤玺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很幸福的。

    这个人当初在人间也是经历了一段爱恨情仇,只不过最后的结局似乎不太好。

    自己是不会和她一样的,自己喜欢的人,死了都要在一起,要不然一个人活着那多么的没意思。

    “凤玺,你总有一天,会懂得?”北冥手轻轻的一挥,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玉石漂浮在半空中。

    凤玺感受着那副澎湃的灵力涌动,伸出手拿了过来。

    北冥看着人,总有一天这个人也会体验自己的无奈,五十步笑百步。

    “那就谢谢?”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凤玺当然开心了。

    “你最还不要动杨家,东西我已经给你了?”北冥就怕这个神经病反悔。

    “当然,我会履行承诺的。”只要那些人不在蠢蠢欲动我,打自家沐沐的注意,凤玺是不会跟赶尽杀绝的。

    反之,他是不介意自己亲自动手的,自己找死就不要怪别人不给你机会。

    当然,有些人还是需要一点教训的,免得太嚣张了。

    “希望那就说到做到?”北冥对于这个人没有最基本的信任。

    蛇类一族一直都是非常狡猾和阴狠的,谁知道凤玺会不会当着自己一套背着自己一套的。

    北冥完全相信这个人完全可以做到。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凤玺说完之后转身消失不见。

    “主人,太嚣张了,这个人?”小凤凰看着凤玺有些生气,自己都主人这样随和。

    “他依旧变了?”北冥轻声开口,以前的凤玺不会对自己这样客气的。

    一般都是直接上来一把掐住你的脖子,交不出东西就是死。

    “确实。”小凤凰想起以前这个人那恶劣的态度。

    “也许,感情真的会改变很多人?”包括自己,包括凤玺,不过当初的自己没有凤玺这样好的运气。

    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自己,最后一直饱受折磨,直到现在还是放不开。

    感情真是个该死的东西。

    “主人,你还是放不开么?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你别在折磨自己了?”看着北冥小凤凰很心疼。

    “没事的,都过去了,也许是时候该走出来了,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那时候的北冥对于感情是真的很执着,傻傻的就以为和那个人会一直走到最后。

    但是有些事情,你猜中了开头,如何能够料定结局呢。

    任由北冥千算万算,也猜不到自己最后会一败涂地。

    所以不是所有的情深义重都会换来岁月温柔以待,北冥始终不是那个被命运眷顾的人。

    作为神兽又怎么样,还不是自己一个人,一个人孤寂的活在人世间,不死不灭。

    那个人,始终回不来了。

    ------题外话------

    凤玺:沐沐喜欢这种感觉么?

    沐锦(冷眼):还行。

    凤玺:那沐沐喜欢我么?

    沐锦:还行。

    凤玺:沐沐觉得我技术能力如何?

    沐锦满脸黑线,拿起自己的书直接咋过去。

    太特么无耻了。

    凤玺:连打人都这样迷人,我家沐沐果然最美。

    作者君:咳咳咳,低调低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