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凤彧或者凤玺
    “我觉得我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才对。”男人看着沐锦的眼里都是凌厉而,沐锦看着男人也不甘示弱。

    “我觉得我做什么也应该和你们没关系吧,管好自己就好了,我的事情用不着你们操心。”看着人的态度,沐锦也有一些生气。

    自己有人生自由权,和谁在一起由不得这些人在这里叽叽歪歪的。

    “你难道就不怕死么?妖物本来性情就凶残,如果你一直这样不采取任何行动,最后死的还是你?”

    男人显然对于那些妖物都是非常痛恨的,包括看着沐锦是眼神都有一些不善了。

    沐锦退后几步,和这个人保持距离。

    “妖物凶残?我看有些人比妖物还还凶残,这位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实在不想和这个人再继续说话,因为思想似乎不在一个频道上。

    鸡同鸭讲,没什么好说的。

    “我的话你最好还是谨记,妖物真的不是你可以随便招惹的?”男子似乎很笃定,沐锦和妖物就是有牵扯。

    “我觉得我这件事情我自己会有判断!”

    每个人都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沐锦当然也有自己的选择,她的想法没有这个男的这样偏激。

    所以自然不会去采取意见,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她一直都是非常明白的。

    别人说什么她都不会去相信的,因为那是别人的人生和经历,那些都和自己没关系。

    自己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够了,其余的人,也许并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了。

    “说到底你还是执迷不悟啊?”男人看着沐锦,嘴角勾起一个冷硬的弧度。

    “你这颗七窍玲珑心,确实是妖物的最爱啊!”男人看着沐锦的心脏眼神里面有些热切。

    那样的眼神让沐锦觉得这个人想要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了。

    “拥有你这颗心脏,延年益寿不是问题啊?”男子说的话让沐锦紧紧的皱起眉头,自己这是遇见神经病了吧。

    “我。”男子伸出自己的手指,眼神里面有些贪婪。

    “管不好自己不怕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么?”清丽的女声响起,沐锦转过头,看着那一袭青衣款款而来的人。

    那个人自己也不陌生,虽然不知道名字。

    “你好,沐锦,我是北冥?”青衣女子看着沐锦,笑得非常的随和。

    沐锦看着人友好态度,还有那如沐春风的笑意,感觉很舒服,伸出自己的手和人紧紧的握在一起。

    “你好,我是沐锦?”沐锦露出一个不太明显的笑意。

    这些年她一直都是很少笑得,所以非常的不习惯。

    “不错的,我很喜欢你?”北冥看着沐锦,确实,比起蛇族那些女人长的不是最美的,长的也不是最妖艳的,但是确实那个可以让人最安心的。

    在这个人身边,感觉浑身放松,心灵得到了救赎一般,有些人就是有这个魅力。

    “谢谢,你也很好!”看着这个友善的女人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因为沐锦属于一个感情特别慢热的人。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沐锦说完不在等这面个人说话,直接走出了。

    看着远去的人,北冥嘴角也是勾起一个弧度,看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眼里有着警告。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少去老虎头上拔毛,最后的结果大家都是可以预料的,又何必在这里多加闹事,你应该知道,那个人的手段一直都是这样狠辣的?”北冥淡淡的开口,语气没有太大的起伏。

    “她们两个人就不应该在一起,人妖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男人冰冷的脸上也是没有任何表情。

    “没有好结果那也是他们两个人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们一旦插足,如果最后两个人走不到一起,你们就是罪魁祸首,罪无可恕,那个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北冥太了解凤玺了,或者说太了解混沌一族了。

    那些人都是不会和你讲道理的,因为他都活的不幸福了,这些人也都休想快活。

    这也是为什么北冥做为守护神而不敢对于那个人下杀手的原因。

    那个疯子如果不死,死的就是这些人了,北冥一点都不敢保证。

    “北冥,身为这一片土地的守护神,难道你害怕那些么?”看着眼前清丽婉约的女儿男子开口。

    “别用激将法来刺激我,没有用的,我是不会出手的,你们那些小心思自己也学会收敛一点,不然别自己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北冥看着这个男人。

    “你应该知道,这是我们家族的责任,人妖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男子似乎很固执。

    “我是看在多年前和你的奶奶交情不错的份上才和你说这些,你自己想要找死就自己去吧?”北冥觉得自己仁至义尽。

    “那不是你的奶奶么?”男子看着北冥,这个人可以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们早就不是一家人了?”青衣女子眼里平静无波。

    “也对,你现在是神了,而我们是人了?”男子语气有些微微的不服气。

    “斗了这么对年,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别在挣扎了,小心把自己玩没了,有些东西不能触碰那就是不能?”北冥轻生的开口。

    似乎很多年和这些人都没有交集了,但就是断不干净。

    “你这样没意思的,一个背板家族的女人!”男子看着北冥眼里有着不屑以及嫉妒。

    嫉妒这个人的血脉,居然会是尊贵的神兽一族。

    “随便你,想要活还是想要死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看着人无可救药的模样,北冥觉得自己就是多此一举,这些人压根就不会领情。

    “那我们就走着看?”沐锦那颗玲珑心对于这些人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那颗玲珑心脏就是一切灵力的源泉,如果自己得到了,就不会再去害怕死亡了,自己就可以拥有不死的身躯了。

    但是想起那股妖气,还是让男人有些忌惮,但是想起权利,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作死的人总是层出不穷的,拦不住的,因为人的**也是没办法满足的,得到了多的,就希望得到更多的。

    沐锦急匆匆的就往风云国际那里赶去,看着那高耸的楼层,沐锦微微有些迟疑,但是也只是一瞬间。

    是啊,自己都来了,没什么理由不去见你那个人吧?

    走进大厅,那些人显然都是认识沐锦的,上一次因为沐锦,那个人可是一最快的速度升官了。

    现在看着沐锦,这些人就好像看见了肥肉,这得人觉得能够得到她们哪一位阴晴不定的大总裁的赏识,两个人的关系一定就是不一般。

    “沐总你好。”

    “沐总裁,你来啦?”

    “欢迎沐总!”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看着这么一个养眼的大帅哥,总归心情都是不错的的。

    一个两个的看着沐锦都笑得非常的灿烂,这个态度让沐锦有些意外。

    “谢谢,你们好!”沐锦虽然面部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周身的气场倒是不冷了。

    让人觉得有些亲近和接地气了,这些人看着更加笑得灿烂了。

    外面那些人果然说的没错,这个皇廷国际的总裁,真的就是一个特别美的人儿,美的出奇,美的让人心惊和移不开眼睛。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就是这个人那不经意间露出出来的淡淡温和,就好像那雪山之巅的冰雪融化了一般,让人忍不住心里悸动。

    “请问你们的总裁在么?”沐锦看着前台的小秘书问道。

    “沐总请稍等一下,我打一个电话问一下?”看着那张俊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小秘书呼吸有些急促,那是紧张的。

    “谢谢,麻烦你了?”沐锦的手指微微弯曲,其实她也有些紧张,不知道现在凤玺会不会见自己。

    “喂,你好”小秘书拿起电话还是拨打办公室的内线。

    此时的妖月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电话突然想起来让他有些烦躁。

    “什么事情!”原谅妖月心情不好的时候真的不会有什么好的语气。

    “什么?你说什么?皇廷国际的总裁沐锦过来了,希望见一下我们总裁?”

    妖月的话才刚刚说完,便听见密室里砰的一声,显然是东西碎了。

    妖月满脸的黑线,总裁啊,你就不能稳住,女人是不能宠的,你现在对于她太仁慈了,最后受苦的还不是你自己。

    本来想要拒绝的话语刚到嘴边立刻吞了回去,凤玺真的就是魔怔了,自己家总裁都那个样子了,还在继续蹦哒,难道不知道自己伤势多严重。

    “妖月,是不是沐沐来了,是不是?”跌跌撞撞走出来,凤玺苍白是脸上有着狂喜和不可思议,脸上都是震惊。

    “总裁,你在开心什么,也许人家只是项目上的问题没有弄清楚,想要来处理清楚呢!”妖月真的就是凤玺不值得。

    作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藏着,就应该给沐锦看看,他到底属于她有多好,到底对于要她有多么的掏心掏肺。

    “你不明白的,你什么都不明白的?”凤玺摇摇头,没有遇见沐锦之前,凤玺也觉得自己不可能喜欢任何人,更何况为别人损伤自己。

    那对于以前的凤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因为以前的凤玺太狂傲了,狂傲的眼里容不下任何人。

    直到沐锦走进凤玺的世界,给他的世界舔上一笔浓厚的色彩,凤玺才知道,喜欢一个人有多么美好。

    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自己也会有牵挂的人。

    每一次的分离自己期待下一次的见面,无时不刻不在想着那个人,想着和那个人在一起的各种画面,想着和沐锦以后的生活。

    凤玺觉得,沐锦带给自己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而不是自己一直行尸走肉的活着。

    现在即使会受一些痛苦,但是这个人只要在自己身边,凤玺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可以,也可以为了凤玺的付出自己的一切。

    “尊主,我不明白,为了沐锦那样的人合适么,把自己变得伤痕累累的,你难道真的觉得值得么?”妖月没有喜欢过谁,自然不理解这孩子那个甜蜜煎熬的感觉。

    “让她上来,别让她就等了,我立刻去准备吃的,我家沐沐最喜欢的就是喝茶了!”凤玺高兴的走出去给沐锦收罗吃的。

    因为他的办公室里面什么都没有,沐锦来这里就没有消遣了。

    以后一定要在办公室里面准备好沐锦喜欢的,下一次就不会这样着急了。

    妖月看着远去的人,摇摇头,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无可救药,沐锦如果喜欢你,还不错,如果不喜欢你,那做这一切不都是一个笑话。

    哪样骄傲的一个人,妖月不明白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把自己放的那么卑微。

    风云国际的总裁,多么尊贵的身份,那是多少人都高攀不起的。

    喜欢谁不好,偏偏去喜欢沐锦那个铁石心肠的女人。

    “叫她上来吧?”不上来一会儿凤玺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沐锦对于凤玺的重要性妖月这些日子看的太明白了。

    所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沐锦很快就被人领着上楼。

    “沐总,这里就是总裁办公室,你请进?”小秘书敲门得到允许之后打开门。

    语气十分的客气和礼貌。

    沐锦看着里面,除了妖月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沐锦抬脚走进去。

    “你好,妖月!”看着低着头不理自己的人沐锦也不会生气,这个人是凤玺的手下,现在这个样子才是最真实的。

    如果依旧一直对着自己嬉皮笑脸的沐锦就觉得这个人有些虚伪了。

    “沐总请坐,请喝茶。”妖月的态度比起之前确实不太好。

    凤玺为了这个人一再的损伤自己的精气和内丹,这让妖月还是有些心疼。

    所以对于沐锦自然语气不是很好。

    “你似乎在生气?”沐锦看着妖月,语气淡淡的,似乎在陈述一个事实。

    “我哪里有勇气和沐总你生气,我不敢?”妖月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其实我这个人一直都很直接,有什么事情你大可以直接和我说?”这让沐锦十分的不自在。

    因为和人交谈一直都是比较委婉的,那些人都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沐锦也乐意伪装自己。

    “沐总希望我说什么,或者沐锦虐的我们之间可以说什么?”妖月就是气这个人。

    “对不起!”沐锦沉默了一下,有些话还是说出口。

    “哈哈哈哈,沐锦,你果然还是知道的,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愚笨的人,为什么?”妖月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一个人额态度一直都这样模糊,让人看不出她真正的情绪。

    “也许因为我的胆子小?”沐锦看着人,若有其实的说道。

    “沐锦,你觉得这样的话语能够说服我么,我家总裁为你做的不少吧?”妖月看着沐锦,直到现在她依旧觉得自己看不明白这个人了。

    “你对于总裁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思,你就不能给一个痛快一点的说法嘛,难道看着他为你这样你就不心疼?”妖月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做不到。

    内丹对于妖兽而言就是心脏,凤玺那个疯子不顾自己身体的原因,直接就把自己的内丹给别人疗伤。

    唯一的理由就是不愿意看见他的沐沐难受,但是他痛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怎么就不见这个人为他难受一分钟。

    不公平,这一点都不公平,其实妖月没想过,爱情的世界里哪有那么多的公平可言,爱上的注定会输。

    “我知道你生气?”如果是自己的朋友这样,沐锦很可能也会生气。

    “我不敢,我哪有那个胆子和你生气啊,我就想问你一句,凤玺在你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妖月直直的看着沐锦,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是沐锦确实直接沉默了,时间就这样寂静了,寂静都就输妖月都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都呼吸声。

    看着沐锦一直不说话,妖月嘴角有着冷意,这个人果然就是再利用凤玺。

    “你就是一个”。

    “我。”

    “住口。”凤玺的声音响起,他一点都不想要听见那个答案或者说不敢听。

    因为很怕不是自己想要的。

    沐锦看着那端着茶具和瓜果走进来的人,看着那依旧一身绯色的衣衫,妖娆肆意的人,只不过苍白的脸上让那个人的明媚失去了颜色。

    “沐沐!”凤玺把自己手里的茶具刚下,冷冷的看来妖月一眼,那一眼里面全是警告。

    妖月心里忍不住苦笑,这个人简直就是狼心狗肺,自己这股在帮助她呢。

    但输看着他偏过头脸上盛开的笑意,妖月只觉得这个人彻底的完了如果沐锦出了什么意外,可能这个人直接就是疯子。

    “为什么不想听?”沐锦看着凤玺看着那张苍白的脸蛋。

    “我知道,沐沐一定是在乎我的,不用给任何人说?”凤玺收拾掐紧自己的手掌心,不敢去看沐锦的眼神。

    “凤玺,其实你一直都不错?”沐锦对于凤玺的评价很中肯。

    “只不过”沐锦觉得借着今天的机会有些事情一定要搞清楚。

    “沐沐,喝茶吧,一会儿茶水凉了?”凤玺一点都不敢去听。

    “你不敢听,还是不敢对我说实话?”沐锦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人,看着那个眼底全是慌乱的人。

    “沐沐,我可以选择不听么?”凤玺很怕答案不是自己喜欢的。

    “你就这样没有自信?”沐锦觉得这个人非常的优秀,其实是自己配不上这个人。

    自己无聊还有无趣,有时候不明白这个人喜欢自己什么!

    “凤玺,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沐锦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桃花的绝缘体,异性和自己似乎都是没缘分的。

    “我”看着沐锦,凤玺有些话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是因为沐锦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还是和这个嗯在一起那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分不清楚,真的一点都分不清楚,只是觉得自己回头的时候,已经离不开这个人了,情根已经深深的种下。

    “因为你是沐锦?”因为凤玺只会都会沐锦,主要是沐锦,凤玺都不会嫌弃。

    “呵呵!”沐锦忍不住闷笑,这个人看起开其实套路很深的,想不到也有那么一面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凤玺,或者说,应该叫你凤彧,亦或者,应该叫你小白?”沐锦笑嘻嘻的看着人。

    只是说出口的话让凤玺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回答。

    一直傻呆呆的走神,知道了,都知道了,全部都知道了。

    原来一切的一切沐锦都知道,那到底是因为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都知道?”凤玺说话有些结巴和小心翼翼。

    妖月的脸上也都是震惊,一直都知道沐锦很聪明,只是不知道竟然会聪明到这个地步,看来是自己太小看这个人了。

    “沐沐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凤玺感觉自己的嘴唇在颤抖,自己的身子在颤抖,就是自己的心脏也都一直在发抖。

    沐锦知道了,那么她会不会嫌弃自己,毕竟司机对于她而言就是一个妖啊。

    自古以来,妖和人就不会好好的相处的,因为种族不同,没有任何信任。

    “恩,我知道了?”其实沐锦知道的时候还是有雪惊讶的,但是也只是惊讶,其他对于的情绪一点都没有。

    也许遗传着自家母亲强大的基因,对于这些妖物完全都是不怕的,甚至还有一些亲近。

    凤玺对于自己一直没有任何的恶意,这一点沐锦感受的出来,这个人对于自己那是无微不至的关怀。

    所以知道这个人都真实身份之后,沐锦依旧不怕,这个人是自己的小白啊。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凤玺一直都觉得自己做的也隐秘的。

    “但是依旧会后蛛丝马迹。”比如两个人不能同时出现,还有凤玺对于自己的好,特别是那双眼睛,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所以,沐锦才会这样忍不住猜想的,现在看着凤玺的模样,看来自己猜的**不离十。

    “一直耍着我很好玩?”沐锦看着人就开始兴师问罪。

    “我没有,沐沐。”给自己一百个单胆子,自己也不敢去耍沐锦啊。

    再说,他怎么舍得耍着那个人玩耍。

    “那凤彧的事情你怎么和我解释?”沐锦最在乎的就是这人,这个一直困扰着自己最久。

    “凤彧”凤玺低下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

    “我给你机会,现在不说,以后也不用说了?”看着人支支吾吾的,沐锦世界放大招。

    “不是那样的,我和凤彧不一样?”凤玺解释的话语脱口而出。

    “凤彧曾经也这样说过,和你不一样?”肯定不一样了,两个人完全就是不一定的性格。

    “谁清楚,我想要知道?”沐锦寻求的无非就是一个可以让自己安心的结果。

    “沐沐,你真的想要知道么?”其实凤玺是想要等着噬魂散炼制成功之后直接就把那个人抹杀。

    “我想要知道。”沐锦希望自己活的更加明白一点,而不是什么事情都被蒙在鼓里。

    “其实,凤彧是我的另外一个人格,只不过我们都是独立的,不会去管对方的事情!”凤玺都声音非常轻,但是沐锦依旧听到了。

    “所以,你们依旧是一个人?”沐锦看着凤玺开口。

    “不是,他是他,我是我?”凤玺一点都不想和那个人混为一谈。

    “凤玺,有些话我藏了很久了,是时候和你说说我自己的想法的?”沐看着人,深吸一口气,耳朵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现在凤玺着急啊,所以没看见啊,还以为是沐锦想要说不要自己了。

    “沐沐,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你能不能让我跟在你的身边啊?”现在的凤玺直接自己是身份放的更低了。

    看着沐锦,水润的桃花眼里璀璨的笑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无可奈何。

    “沐沐,沐沐,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往心里去好不好?”看着人一句话都不说,凤玺更加惊慌了。

    而在一边看着的妖月直接嘴角抽搐,尊主啊,尊主夫人也许和你说的是好消息呢,你一直这样胡搅蛮缠的真的没关系么?

    凤玺看不清楚,不代表妖月这个局外人没看清楚,沐锦就是有些小心思,就是故意想要看自家尊主的笑话的。

    尊主啊,你这活了上千年的人还没有人家一个小姑娘的鬼主意多。

    那就平时的英名神武呢,说好的酷炫狂霸拽呢,都被狗吃了是不是?

    而沐锦看着那个央求的人,嘴角勾起笑意,也许这个人陪着自己也不错。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沐锦感觉这书不知道从那里回来的。

    “沐沐。”凤玺看着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其实”告白这种事情,沐锦觉得我自己不太擅长。

    “沐沐,你什么都别说?”凤玺现在根本不想听,因为真的怕了,虽然心里只有一点点期待,但是那也只是期待而已。

    凤玺不敢想,不敢想那张小嘴里会说出让自己想听的话。

    沐锦满脸黑线看着凤玺,这货难道就不听让她把话说完,这样一直打断,让她刚刚鼓起的勇气都没有了。

    “总裁,你还是听沐总把话说完吧?”一边的妖月实在看不下去了,现在的凤玺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凤玺转过头,突然想到这里还有被人,眼神直射在妖月的头上,眼神里面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就是你为什么还不走,为什么还在这里,自己和沐沐单独相处的时候难道你就不能就一点自觉。

    妖月看着那个眼神,直接就是内伤了,果然,凤玺就是活该,还以为他会改变呢,原来都是相对的。

    “我马上出去,总裁?”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妖月默默的走出去,他家总裁这一辈子和你好像振夫纲了。

    看着现在这个样子,估计以后也是沐锦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不过,如果两个人早一起,谁低头不一样呢,如果沐锦不答应,那才是人间地狱呢。

    凤玺那样的性格,可能疯狂起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现在这样似乎也不错,看沐锦的模样,对于凤玺也不是没有感情。

    只不过一个的感情太过于内敛,另外一个太过于张扬而已,凤玺这样的人,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沐锦这个人属于她。

    而沐锦作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很瘦时候就不会和凤玺一样无所畏惧。

    所以,在勇敢一点儿,也许幸福就在前面。

    “沐沐?”凤玺看着人不由自主的开口,不知道想要说什么,就是想要喊喊这个人。

    “嗯”沐锦犹豫了一眼,伸出自己得手指覆盖在凤玺的手腕上。

    “你的身体伤势更加严重了?”沐锦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心里有一丝针扎一样的疼痛让她非常不舒服。

    “沐沐!”凤玺有些意外沐锦的动作,反正过来之后全是惊喜。

    沐锦这个样子似乎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啊。

    “你是不是动用了内丹救我的奶奶?”看着凤玺,沐锦说的很直白。

    “因为沐沐说过,不希望奶奶有事情?”凤玺看着沐锦那双白皙细腻的手指,忍不住一把抓住。

    沐锦的身体有一丝僵硬,看着似乎很开心的凤玺,努力放松自己,适应这人。

    看着沐锦没反对,凤玺嘴角的笑意更加大了,他就知道沐锦一定舍不得她的。

    并不,刚刚也不知道是谁,在心里一直纠结,不自信的不敢面对沐锦的任何言语,就怕沐锦说出什么自己不想听的话语。

    “沐沐,只要你开心,那些都不重要的,我的身体会很快恢复的,你别担心?”凤玺看着沐锦手指之间的缝隙,宽厚的大手迎了上去,交叉在一起。

    看着十指紧紧的交叉在一起的感觉,凤玺感觉特别的满足,似乎自己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了。

    “只要我开心,你就可以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做什么事情都不和我商量?”沐锦的声音突然就开始冷了。

    这个傻货难道不知道内丹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自己的母亲说过,妖物的内丹就是他的心脏,失去内丹,也和死差不多了。

    “是不是寻求刺激找死呢?”沐锦眼神幽幽的看着人。

    凤玺看着突然之间变脸的人也不害怕,反而很高兴,因为沐锦这是在关心他。

    “沐沐,我没事的,在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修复的,你别担心还不好?”看着沐锦的眉头微微皱起,高兴的同是也忍不住心疼。

    “沐沐,你是不是生气了?”凤玺慢慢的靠过去,慢慢的靠在沐锦的身上。

    看着某人的动作闽南也没拒绝,因为凤玺就是蹬鼻子上脸的,想要做的事情想方设法的都活达到自己到目的,所以,沐锦直接就默认了,懒得去挣扎。

    依靠在沐锦的身上,闻着那淡淡的茶花香味,凤玺觉得我这一分钟,即使要自己死,自己也是没有遗憾了。

    “继续刚刚的话题?”沐锦看着自己怀里的大脑袋。

    “什么话题!”凤玺闭上眼睛,嘴角微微的勾起,眼里的笑意再一次升腾起来。

    “你为什么喜欢我?”沐锦觉得自己从未对任何人这样掏心掏肺过,自己似乎也没做什么对凤玺而言特别不一样的事情。

    但是这人对自己自己就是一万情深,并且情不知所起。

    “因为沐沐救了我啊?”凤玺觉得我自己那一次被雷劈似乎也不错,因为遇见了自己心仪的人。

    不管过程什么样,主要结果是自己想要的,凤玺一点都不在乎。

    “你很傻,小白?”伸出自己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凤玺是头发。

    “只要是沐沐,那些都是值得的?”凤玺抬起头看着沐锦。

    “沐沐,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因为不敢暴露,要是知道沐锦的接受限度这样大,自己早就该去试试的。

    果然,有时候不能畏首畏尾的,如果孤注一掷,说不定会有惊喜的结局。

    “沐沐,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喜欢你,你别生气好不好!”凤玺看着沐锦眼里有着期待。

    看着那眼巴巴的眼神,沐锦嘴角微微的勾起。

    “如果怪你今天就不会来找你?”沐锦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瓷瓶。

    “给你,一天三次!”沐锦递给凤玺。

    凤玺接过瓶子,看着沐锦,嘴角的笑意直接就是抑制不住。

    “沐沐,我喜欢你?”就知道这个人舍不得自己的。

    “嗯,我也喜欢你?”沐锦来之前想了很多,其实对于这个人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只不过自己的感情一直都属于那种比较含蓄的,没有那么热烈,遇上不顾一切的凤玺,显得有些逃避的成分了。

    因为害怕不是自己想要的,害怕自己受到伤害,所以就想要隔离和疏离。

    但是一旦确认了,沐锦也不至于个喜欢一个矫情的人,大方承认没什么。

    “什么?沐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好不好!”凤玺看着沐锦,眼里有着期待。

    这一句话自己真的是盼望了很久啊,但是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第二次。

    “你觉得我说了什么?”沐锦看着人,忍不住挑眉,用得着这样惊讶么?

    “你说你就喜欢我?”凤玺的嘴唇有一些颤抖,眼神里面有些不确定。

    “嗯,喜欢你!”满足他这个小心愿其实也没什么,毕竟这个人是伤患。

    “我听见了,沐沐?”凤玺一把抱住人,他觉得这一天是他来到世界上最高兴的一天了。

    因为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恩?”沐锦耳朵微微有些发红,其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我也喜欢沐沐,非常非常的喜欢?”凤玺笨拙的表达自己的爱意。

    喜欢就是淡淡的爱,爱就是深深地喜欢,其实,凤玺做到这一步,就是因为爱啊。

    “嗯。”沐锦感受着凤玺的热情,有些微微的不自在。

    “沐沐,谢谢你?”凤玺觉得这一定就是老天看自己前世过的凄惨了,才让沐锦来到自己的身边,沐锦其实就输救赎吧。

    “凤彧和你”不是沐锦想要打破着美好的气氛,而是有些人不住,很好奇。

    “沐沐提起他做什么,那不过就是我分裂出来的人格而已?”

    那个人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在给自己一点时间,凤玺一定要那个人不存在世界上。

    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沐锦他是不会和任何人分享的,包括另外一个自己都不行。

    因为这是他都沐沐,别人都不能染指,谁敢有不轨的心思,他一定要那个人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