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为什么不能是凤玺
    而凤玺看着那个笑得非常疯狂的女人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一样的。

    现在要多笑笑,要不然一会儿没机会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白露啊白露,你的女儿也有今天,真的就是报应啊?”

    王芸看着凤玺,难怪一个男人长的如此的妖娆魅惑,这根本就不是人啊。

    “是什么让你觉的如此的好笑?”凤玺说完手里就直接出现一把剑。

    王芸看着凤玺,依旧不在乎,因为他觉得凤玺奈何不了她,毕竟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没有任何的知觉。

    “沐锦啊,当初她妈妈费劲千辛万苦才把他生下来,差一点就直接把整个人搭进去了,现在你和他关系这样好,我这是为你们高兴啊?”王芸看着凤玺的眼里有着深深地恶意。

    “哪又怎么样,只要我们过的开心,其他人如何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凤玺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只要自己过的开心,其他人无所谓。

    “哈哈哈,所以,你和沐锦是真的很般配,一样的冷血无情,活该断子绝孙?”王芸觉得上天还是公平的。

    “我们会不会断子绝孙那就不用的担心了,你现在最应该担心的就是自己,因为你今天,必须死?”

    就是因为这个人,把沐锦的奶奶害成那个样子,让自己的沐沐那么伤心,凤玺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罪魁祸首。

    “哈哈哈哈,你杀了我又怎么样,那个老太婆依旧活不了?”王芸笑看着凤玺。

    这个人本事在大哪有怎么样,难道还能把一个快要死的人救回来嘛。

    “那可不一定,等你死了,沐沐的奶奶也不会有事情?”拿着自己手里的剑一步一步朝着王芸哪里走去。

    “我不怕你的!”王芸伸出自己的手指,原本眼里的指甲突然变黑,然后变得尖锐。

    王芸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漆黑,如同死人一样,看着凤玺眼里有着疯狂。

    “如果如果被我咬一口,你以后就知道结果了,你和沐锦也不会有结果的,你难道忘记了吗,你根本就不是人的,而沐锦和你也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的。”????????

    王芸看着眼前的人,眼里有着讥讽的笑意,是啊?,我都不幸福?,你们凭什么幸福呢??你们全部都要死?!我全部都不会让你们活着的。”

    “是吗??在我不幸福之前?,可能你就要受些皮肉之苦?”凤玺看着那个疯狂的人眼里有些暗沉。

    这个人今天必须死?,所有伤害了自己沐沐的人都必须死?。

    这些人都不应该活着世界上,凭什么伤害了别人还可以这样肆无忌惮无忧无虑的活着?。

    不可能?,想起自己的沐沐,想起他流下伤心的泪水?,凤玺就觉得自己眼前这个人不可饶恕。

    “所以全都毁灭吧?,你这样的人是不应该存在世界上的,?反正你都已经死了,何不死的在彻底一些。”?

    凤玺握着自己手里的剑直接就朝着那个人刺去。

    “你以为我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就烦,想多了。”王芸说完周身开始翻腾起黑气。

    “雕虫小技,还敢放肆。”凤玺看着自己手里的剑,根本不怕那个人。

    “就让我看看,你多有本事?”王芸看着凤玺的不以为意,眼里闪过一抹阴霾。

    以前被人这样看着的日子一直都是她最痛苦的时候,现在凤玺的眼神再提醒他,自己以前活的是多么的悲哀。

    “去死啊?”说完之后,澎湃的黑雾朝着凤玺那里涌去。

    “呵呵呵,如果只有这点能力,那你完全就是找死!”拿着自己手里闪烁着寒光的剑直接劈去。

    这是他前世契约的本命武器,好久都没有用过了,现在正好,给这个人活动一下筋骨。

    免得都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寒光闪过,黑雾直接被劈的分开。

    王芸看着凤玺,这一分钟眼里有着审视,一般的人根本受不了自己的这个黑雾的,因为具有腐蚀性。

    但是凤玺却很轻松的就直接化解了,这让王芸有些警惕起来。

    “你是谁。”

    “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但是,你马上就可以重新做人了?”凤玺再一次朝着那个人袭击而去。

    想起自己沐沐难过的样子,就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罪无可恕。

    “沐锦有什么魅力,让你这样拼命,你难道不知道其实那就是一个野种么?还不一定就是沐家的孩子?”看着凤玺,王芸觉得有些讽刺。

    “那些都和我没关系,我只知道那个人是沐锦,是我的沐沐,只要有我在一天,就不会让她受委屈?”看见那个人的泪水,凤玺简直恨不得在自己的心上扎几刀。

    “看不出还是一个痴情的,不过就是一个男人而已,值得么?”王芸看着人,越打自己的阴气越不足,反而凤玺,依旧还是风轻云淡的。

    “所有伤害沐锦的人都必须死,当然也会包括你!”自己容忍的限度就是沐锦不能伤心或者难过,不然他会让这些人更加难过。

    “所以,你去死吧?”说完不在给王芸回答的机会,直接一剑刺过去。

    今晚速递很快,王芸根本来不及反应,看着自己胸口上的剑。

    明明心脏已经没有了,自己也不是活人了,为什么自己还是那么痛苦。

    “觉得痛苦对不对?”凤玺看着身子有些颤栗的人嘴角微微的勾起。

    “因为这把剑就是为了你们这些不听话的鬼打造的,现在,你可以去了!”看着疼得说不出话来的人,凤玺压根就不看在眼里。

    “你你”看着凤玺,王芸还是有些不甘心。

    看着那身影缓缓的倒下,最后化作虚无。

    “本来就是应该死的人了,一直都还在执迷不悟,何必呢?”说完之后直接消失不见。

    现在还有着另外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呢,既然给沐锦保证了沐老夫人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凤玺这样的人肯定舍不得沐锦失望,所以现在去找妖月,妖月那里有自己自己的东西。

    ————

    白凤璃的家里,此时的沈长安依靠在门边,看着那个在灰暗灯光下嘴角噙着笑意切菜的人

    这一分钟,沈长安觉得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一直都这样岁月静好是和这个人在一起。

    “阿璃姐姐的手艺真好,以前是不是学过的!”看着人那一套完整的动作,沈长安询问。

    “恩,以前的时候学过?”那时候自己饭都吃不饱,最想的就是好好吃一顿,后来自己有经济条件了,就去学习做饭做菜了。

    “以前阿璃姐姐的家里也是你做菜嘛,阿璃姐姐的家人很幸福啊?”沈长安有些遗憾,为什么自己没有早一点遇见这个人呢?

    哪样两个人就可以早一点认识了,他也会更早的知道他是阿璃姐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没有和家里人在一起?”说到这里白凤璃有些遗憾,自己都快要把父母的模样忘记了,司机离开隐世家族已经很久了。

    久到回不去了,在外面一直这样也习惯了。

    “阿璃姐姐没有和家里人在一起啊,那阿璃姐姐是家乡在哪里啊?”从未听过这个揉揉你说起过自己的家乡。

    沈长安很想真的去,因为打听清楚了,万一有一天白凤璃不在了,自己也有一个存在的地方,而不是一点目标都没有。

    “阿璃姐姐的家乡那是一个很远的地方,阿璃姐姐都回不去?”那里很少为外面的人打开门。

    “很远吧,那阿璃姐姐这些年都是自己一个人么!”沈长安忽然之间就有一些难受了,那张精致的脸上有些纠结。

    “不是一个人,还有云暖她们?”她们都是一起长大的,虽然不是亲姐妹,但是关系确实亲姐妹不能比的。

    “白云暖?”沈长安细细的咀嚼这个名字,眼里有一丝诡异。

    “阿璃姐姐,白云暖对你很重要嘛!”不知道为什么,沈长安就是不舒服别人和白云暖很好的事实。

    难道和白凤璃最好的不应该是自己呢,那些人为什么总是想要争夺自己的东西呢,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恩,很重要?”和那些人度过了无数的岁月,那其中的感情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陈述的。

    那是一段时光留下的痕迹。

    “那我在阿璃姐姐的心里有没有位置?”沈长安很好奇自己在她心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都存在。

    白凤璃切菜的手指停下,看着沈长安的眼里有着意外。

    “长安,一直都没有谁重要谁不重要的,因为没有可比性?”白凤璃对于自己是情同手足的姐妹,而沈长安是最让自己心疼的人,并且当做弟弟一般对待的人。

    如果非要把两个人安排早一起看看孰轻孰重,那还真的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因为都是非常重要的。

    无论任何感情,从来都是没有先来后到的道理,就是看你是不是在哪个对的时机刚好的出现。

    “是不是那个人比我重要,阿璃姐姐?”沈长安却直接误会了,因为自己和白凤璃认识的时间不长。

    而白云暖却陪伴了白凤璃无数个日日日夜夜,那无数个日日夜夜里都是不存在自己的。

    那时候没有自己,一直都是别人陪着白凤璃,越想越不是滋味。

    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出现呢,那样阿璃姐姐就是自己一个人得了。

    “长安,不一样的,你和云暖不一样,但是都很重要。”两个人自己都付出了真心的。

    “真的么?阿璃姐姐,阿璃姐姐对我真好?”沈长安听到这里眼睛里面笑得很开心。

    果然,白凤璃给的东西比任何人给的都要来的满足。

    “阿璃姐姐,过几天我家那里有一场宴会希望可以不可以邀请你啊?”那是沈辉的生辰,原本可以不用大办的。

    但是那两个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肯定准备了很多东西等着自己。

    “我去的话会不会不太方便啊?”沈家的人,白凤璃有预感,是不会喜欢自己的。

    “我就你一个朋友,谁都不去的,你不去的话就是我自己一个人?”沈长安拉耸着自己的脑袋,就好像那失落的大型犬一样。

    看的白凤璃有些忍俊不禁,自己因为一直都有那些人陪在自己的身边,所以一直也不会感觉孤单寂寞的。

    但是沈长安不一样,一直自己的世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所有人都嫌弃自己。

    那被所有人孤立的感觉恰恰是最难受的,所以想在这里,白凤璃更加心疼沈长安了。

    再作死的路上走的越来越欢快,白凤璃不知道,沈长安就是故意的,故意让她心疼自己。

    从一开始,沈长安就知道,这个人的心底特别的柔软,只要自己撒娇装可怜,什么要求白凤璃都会答应自己。

    这个人沈长安高兴的同时也开始不满足起来,很想要看看,这个人对与自己的忍耐力到底在哪里。

    “好,我去!”白凤璃微笑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去就去,不能让别人欺负自己的长安。

    “阿璃姐姐最好了?”沈长安一把抱过去,看着白凤璃,眼里有着疯狂的占有欲。

    而白凤璃看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的眼里有这宠溺,根本没发现这两个人的距离多么的靠近。

    沈长安深吸一口气,那是满满的属于白凤璃的气息,看着正在认真炒菜的人,沈长安觉得自己这一刻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泉。

    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让沈长安有些欲罢不能,只想要紧紧的抓住,而不被流逝。

    很快的,三菜一汤直接上桌了,沈长安看着那自己问卖相非常好的饭菜。

    “阿璃姐姐这样贤惠,以后谁和阿璃姐姐在一起就是他的福气?”而他,很想要这一种服气呢,就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运气。

    这一种话语也存在着试探,因为对于白凤璃的私生活,沈长安打探的也不是很多。

    即是希望也怕失望,万一打听出来不是自己想要的,沈长安怕自己受不了。

    “噗,这个话题有些尴尬,阿璃姐姐不急的!”因为还没有遇见那个让自己心动的人。

    “确实,我们阿璃姐姐可以多玩两年?”等着自己可以领结婚证的时候就可以早一起了。

    “嗯,主要是觉得不合适?”白凤璃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

    “那阿璃姐姐喜欢什么样的人,有目标没有?”看着白凤璃,沈长安的神情有些紧张,不知道自己符合标准不。

    在沈长安期待的母目光中,白凤璃摇摇头,真的还没遇见。

    “等我那一天遇见了,我会告诉你的?”白凤璃现在还不知道,有些缘分其实早就注定了的。

    遇见了一个沈长安,注定这一辈子就不会在有其他人,因为沈长安不会允许那些人威胁到自己的感情,一旦威胁到自己的感情,他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抹杀。

    “好!”沈长安扬起笑意,既然没有喜欢的,以后也不会再遇见去他什么人,因为自己不允许。

    “对了,你要不要喝酒!”白凤璃想起了白云暖给自己的那些补品。

    “可以么?阿璃姐姐给的东西我都不会拒绝的”沈长安看着白凤璃有些微微的羞涩。

    “当然可以!”白云暖说了,那是对于身体很有用的东西,一般人白凤璃可是舍不得的,但是沈长安不一样啊。

    “那就多谢阿璃姐姐了?”沈长安露出一抹笑意。

    白凤璃站起来直接去拿酒,而沈长安打量着四周。

    其实白凤璃居住的地方也不是很大,九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就是装修的非常的温馨,让人很有家的感觉。

    “看什么,我这里比较简陋?”白凤璃拿着杯子给沈长安到了一杯酒。

    看着那鲜艳的颜色,沈长安伸出自己的手接了过来。

    紧接着白凤璃给自己到了一杯酒。

    “这是我朋友自己做的,你试试,应该酒精浓度不会太高,反正明天周末,没事的?”反正白凤璃就只打算喝着一杯酒。

    “朋友送的!”沈长安看着手里的酒,看着那倒影在杯子里面的倒影,嘴角微微的勾起。

    “嗯,你试试!”应该是还不错的,白云暖给是东西不会太差劲的。

    喝下去是沈长安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恢复淡然。

    “阿璃姐姐可以试一下,味道很不错?”沈长安看着白凤璃,催促一下。

    “好的!”白凤璃仰起头一口喝下去,顿时脸色就非常精彩了。

    想要吐出来,但是看着沈长安,还是吞下去了,只不过自己到咽喉火辣辣的痛。

    “阿璃姐姐,喝一点水?”沈长安来到白凤璃的身边,给人到了一杯水。

    “太辣了?”看着沈长安,白凤璃的眼里有泪水。

    沈长安看着白凤璃那个样子,眼闪过暗光。

    “喝点水就好了?”几乎是诱哄的语气。

    “好。”白凤璃抱着水杯直接开始喝水。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酒的反应有些大,要不了一会儿,白凤璃就觉得自己的头有些发晕。

    “长安,你怎么变了,我都看不见你了,你为什么一直都在摇摇晃晃是?”白凤璃伸出自己的手,想要固定那个人的头颅。

    “阿璃姐姐,我一直在呢?”沈长安看着人的眼神开始迷离了,胆子也开始大起来,直接搂抱这人,看着自己怀里的白凤璃,眼里有这诡异的笑意。

    他知道这个酒的浓度非常的高,但是他没有阻止,因为他也很想白凤璃喝醉了,喝醉了之后自己做什么都可以不用顾忌了。

    也都可以肆意妄为,所以,他为什么要制止呢,这是对于自己有好处的。

    “阿璃姐姐,你喝醉了?”看着自己怀里脸蛋酡红的人,沈长安就好像抱着绝世的珍宝一般小心翼翼。

    “我没有喝醉,没有喝醉?”白凤璃一直都在呢喃,因为她很少喝酒的,所以自己是酒量好不好她自己也不知道。

    “对对对,我们阿璃姐姐的酒量很好,但是你现在需要休息了?”

    沈长安看着那个可爱的人,再看看那张红润的嘴唇,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一些蠢蠢欲动的滋味。

    “我想要睡觉,我的眼睛很困?”看着沈长安,白凤璃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好,阿璃姐姐乖乖的,我就让你睡觉好不好!”直接打横抱着人,走向白凤璃的房间。

    “阿璃姐姐被白云暖是什么关系啊?”沈长安真的就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只要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能任由别人沾染一丝一毫,要不然肯定是不死不休的。

    “朋友,我和暖暖一起长大,还有凤吟沐锦,我们都是朋友?”喝醉酒的白凤璃对与身边的人没有一点防范能力。

    或者说,潜意识里,她对于身边的人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

    “沐锦?”沈长安看着白凤璃,这个人居然会和皇廷国际那个假男人有关系。

    “阿锦是我最好的朋友?”不知道想起什么开始呵呵呵傻笑。

    “是么!那长安对于阿璃姐姐是什么样的存在呢!”有些话不由自主的就问出口。

    “恩,长安,长安,长安很重要的?”白凤璃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定义沈长安的存在。

    “很重要多么?阿璃姐姐对我也很重要,所以,长安很喜欢阿璃姐姐啊?”把人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阿璃姐姐,我希望以后你觉得生活里都是沈长安,那些人都将不存在,就是有沈长安?”沈长安不知道有时候,感情不熟掠夺,而是付出。

    看着那睡着的人,顺从自己的心意,缓缓是低下头,绯红的嘴唇贴在白凤璃樱红的嘴唇上。

    一股极细的电流流过沈长安的四肢,让他有些微微的颤抖和兴奋。

    想不到女人的嘴唇竟然是这样的柔软。

    “阿璃姐姐,长安很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好不好,我们会在一起的,不会分开的,沈长安会对你特别好的?”沈长安拉着白凤璃的手指,自言自语的说着。

    ————

    风云国际,此时已经是夜半时分了,但是总裁办公室的灯光依旧明亮。

    “妖月?”凤玺都身影突然出现,看着那个正在认真工作的人。

    冰冷的声音在不到任何的温度,仿佛除了沐锦,凤玺就是这样预感冷血无情的人,包括对于自己日夜相处的伙伴。

    “尊主有什么吩咐?”妖月看着大晚上出现在这里的人很意外。

    “给我一枚回魂丹。”当然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一直都是凤玺都风格。

    妖月嘴角抽了抽,他就知道,这个人大晚上来绝对不单纯的。

    只是不知道凤玺还回魂丹干什么,那是给将死的人服用的,效果很不错。

    “那些事情你可以不用管,只需要把我需要的东西给我!”凤玺压根就不想回答。

    “尊主,你明明知道回魂丹的作用的,你现在的身子承受不了啊?”妖月看着人,眼里有着担忧。

    不知道凤玺这一次又怎么啦。

    “我没事的,你就把东西给我!我有用?”凤玺很坚持,沐沐奶奶的生命不多了,而自己,顶多损伤一些元气,死不了的。

    “尊主!”看着那固执的人妖月有些头疼,这个人怎么就那么任性呢?

    “我说了,把回魂丹给我?”凤玺眯起眼睛看着人,眼里都是危险的光芒。

    “尊主”妖月是真的怕了这个人了,更多的是无奈。

    走到办公桌那里,轻轻的敲了一下,身后的墙壁立刻从两边打开。

    妖月走进去,既然这个人不到黄河心不死,那么自己就成全他。

    妖月有些不理解,那个人的值得凤玺付出这么多么?

    哪怕就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么,但是妖月分明看的很明白,这个时候的沐锦还不爱凤玺啊。

    “尊主,这个回魂丹千万别轻易使用?”因为这个一但使用,也会折损自己本身的寿命。

    那些人所谓的气死回神是不存在的,回魂丹只不过还一个媒介,能领人不死的是哪个强大的精气。

    “我知道了!”说完之后消失在原地。

    “果然,情之一字果然就是最折磨人的。”以前的凤玺别人不知道,他可是非常清楚的。

    在凤玺眼里,没有任何东西比自己的利用更重要的,为了自己的利益可牺牲掉任何人。

    所以这人啊,一旦有感情,就真的有了弱点了。

    就好像凤玺,多么强大的一个人,强大到可以撕碎异时空的隧道,还不是逃过那所谓的爱情。

    凤玺这边,拿着自己手里的回魂丹,直接出现在沐老夫人的病房里,请来照顾沐老夫人的护工已经睡了。

    看着那呼吸奄奄一息的人,凤玺用自己的灵力形成一个保护罩,慢慢的走进病床。

    看着病床上的人,这个就是一直照顾自己沐沐的人,自己的沐沐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人功不可没。

    既然是对自己沐沐好的,凤玺都会报答的。

    拿出回魂丹给老夫人吃下,运气逼出自己的内丹,银白色散发这刺眼光芒的珠子缓缓的飞出凤玺的口腔。

    就在沐老夫人的上空徘徊。

    闭上眼睛,凤玺开始用自己的灵力协助沐老夫人吸收自己的精气。

    随着时间渐渐远去,内丹的光芒越来越暗淡,沐老夫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好,凤玺脸上的汗珠一颗紧接着一颗的留下,嘴唇有些微微的发白。

    身子有些颤抖,似乎很痛苦。

    而这强大的灵力波动,也让很多人注意到了。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强大的灵力波动!”

    黑夜里,黑衣人看着一个方向,眉头上全是不接,苏城何时有这样厉害的人了。

    “家主,这是”身边的另外一个人眼里也是震惊。

    “去找,给我迅速去找?”男子看着灵力波动的地方眼里有着炙热,如果自己拥有了这个力量,以后就可以无所畏惧,不用怕任何人。

    “是,家主。”男人回答到,声音也有一些微微的激动。

    另外一面。

    “疯子,真的就是一个疯子,就不怕把自己玩没了!”青衣女子看着某一个地方眼里有着若有所思。

    “主人,那个灵力波动是”小凤凰看着那里,眼里有着亮光,就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

    “凤玺!”青云女子淡淡的开口,眼里有着细碎的笑意。

    你终于不再是一个杀人的武器了,而是一个有弱点的人。

    “那个人,你说这个是凤玺散发的,他这是疯了是不是?”小凤凰感受的出来,那是内丹的力量。

    “哈哈哈哈,这又什么好奇怪的,不过就是一个内丹,说不定什么时候,凤玺会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呢?”爱情啊,真是一个害人不浅的东西。

    但是她也没想到,自己本来是一句玩笑话,有一天会实现。

    凤玺看着沐老夫人越来越红润的脸蛋,慢慢的收回自己的内丹。

    “噗!”内丹才刚刚淹没在嘴里,便喷出一口血。

    伸出手擦干净自己嘴边的血液,走到沐老夫人的病床前,看了人一眼。

    人世间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规定,不能凭自己的一己之力去破坏,要不然也会遭受天谴。

    捂着自己的胸口,走到外面,看着四周没有一个人,凤玺身影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那是一条奄奄一息的小白蛇。

    蜷缩在草丛里,倒也不引人注目。

    第二天,沐锦很早就醒过来了,急匆匆的收拾好自己,就往医院赶去。

    驱车来到医院之后来到沐老夫人的房间,连忙走上前,伸出手搭在沐老夫人的手上。

    眼里闪过一丝意外,明明昨天不是这样的,但是这个转变真的是太快了。

    想起凤玺说的那些话,沐锦的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阿锦?”沐老夫人的声音有些嘶哑。

    “奶奶,你没事吧?”看着沐老夫人,沐锦走上前,把人扶着坐起来。

    “阿锦,你别在为我这样操心了,奶奶没事的。”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老夫人第一感觉就是沐锦这个傻孩子做的。

    “奶奶,我们之间真的不需要客气的,你是我的奶奶啊!”沐锦看着老夫人没事,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今天居然没有见到凤玺,那个人基本上无时无刻都想腻着自己的。

    现在不在,才是最反常的。

    “怎么啦,阿锦,有什么心事么?”看着沐锦心不在焉的,沐老夫人担忧的开口。

    “没什么事情,奶奶,我先去给你买一点早餐。”

    沐锦打定主意老夫人吃完东西之后就去看看,凤玺那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

    “不用的,奶奶现在没胃口,对了,昨天那个小伙子呢?”四处看看,没发现人,老夫人有些失落。

    “他公司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晚一点我和他一起来看奶奶。”沐锦自然知道沐老夫人的心思。

    人老了就是这样,什么都在操心。

    “阿锦,那个孩子不错的,奶奶看得出来,他对你是真的好,别轻易放弃那样一个人,因为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世界上不会谁都会这样无条件对待一个人的。

    那个男人看着沐锦的眼神,里面都是宠溺和爱意,那样的眼神,自己也拥有过。

    所以特别不希望沐锦错过,那样的人真的不应该错过。

    “我知道了,奶奶。”沐锦低下头,表情看不真切。

    “孩子,别总是觉得奶奶唠叨,那个人是真的不错,遇见那样一个人就好好珍惜,遇见一个这样喜欢自己的人不容易!”沐老夫人看着自己的孙女,眼里都是欣慰。

    她的阿锦长大了,也会有属于自己的爱情的。

    “好的,奶奶!”沐锦当然知道自己应该试一试,但是她现在就是特别的别扭。

    因为凤彧和凤玺,她还有一些迷糊不清的概念,如果匆忙作了决定,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公平的。

    “阿锦,好好考虑清楚,奶奶不是逼迫你,只是希望我们的阿锦能幸福湾,找到自己的心有所属?”那样她才会放心?

    “好的,奶奶,我一定会认考虑的?”沐锦点点头,也许可以去尝试一下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反正自己早晚都要家人,为什么那个人不可以是凤玺呢,如果自己会喜欢一个人,为什么那个人不可能是凤玺呢。

    对呀,为什么不可以是凤玺呢,那样优秀的一个人,其实自己真的很幸运了。

    服侍好老夫人吃完东西之后,沐锦就打算去风云国际看看。

    此时的风云国际办公室,妖月看着那个面色惨白的人直接想爆粗口了。

    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差一点保持不住人形。

    “尊主,你这是何必呢,人家是不会感激你的!”妖月这一分钟对于沐锦有一些怨念了。

    那个人如果有良心,就不会让凤玺这样煎熬了。

    “我很好,没事的!”自己必须尽恢复期,还不然不守在沐锦身边他真的一点都不放心。

    “你是非要和自己过不去了是不是?”妖月气的直接笑了,难道就非的那自己玩没了,才可以诠释那所谓的情深义重么?

    “我不会有事的,我家沐沐还等着我呢!”凤玺心心念念的依旧是沐锦。

    “尊主,你是魔怔了还是中毒了,沐锦给你什么好处了,你看看你自己,现在你躺在这里她问过一句么,我就不信沐锦是傻子,不明白这一切都是说的功劳!”

    沐锦一直都是很聪明的,非常的重聪明,只要有一点的蛛丝马迹a,她都会发现的。

    “沐沐不知道是我做的,这一切都和她没关系,一切都是玩自愿带我,不过就是一点小伤而已!”凤玺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身体。

    “你这是”妖月直接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妖月觉得,凤玺就是中毒了,中了一种名叫沐锦的毒,并且病入膏肓,已经无药可医。

    “别再说了,我该休息了?”说完之后直接闭上眼睛,开始调离。

    而沐锦这才刚刚走出医院,就撞到人了。

    “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到。”看着那一身西装,打理的一丝不苟的人沐锦脸上有着歉意。

    “没事,下次注意一点?”男子的声音有些冰冷,看着沐锦眼里有着研究。

    “那我先走了?”直觉的,这个人给沐锦的感觉非常的不好,那眼神看着自己就好像一个猎人一般,肆意的看着自己的猎物。

    这让沐锦非常的不自在,非常的想要逃离。

    “先生还是少和那些妖物接触为好,免得惹火烧身,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些妖物可是没有任何感情的?”

    男子的眼神如有利剑一般直射沐锦,看的沐锦心里直接泛起寒气。

    那是一双没有任何生机的眼神,平淡无奇,明明说着这样令人惊讶的事情,但是他根本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就是在叙述一般。

    “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们应该不认识才对?”沐锦的心里有些警惕,这个人出现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