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都是报应
    “不能这样,我能怎么样,有时候为什么就不能宽恕别人,自己也会活的跟好一点。”

    沐老夫人有些痛心疾首,看着沐璇那副样子,都是自己当初的溺爱,才让她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

    “奶奶,你这是偏心,你都走到如今的地步了,为什么还要去相信一个外人呢?”顾莹莹看着沐锦有些愤恨。

    “阿锦不是外人,阿锦是沐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她有权利决定任何事情?”沐老夫人觉得我这个顾莹莹也是一个没有脑子的。

    如果和沐锦好好的相处,打理好关系,按照沐锦这个护短的性格,一定不会委屈她的。

    但是这个人一直对于沐锦的态度真的就是太令人生气了,有时候不止是沐锦,就是老夫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妈妈,沐锦就是一个野种,她把自己的爸妈克死了,现在就是你也遭殃了,你还替她说话?”沐璇就有的一些忍不住了。

    “住口,我的身体和沐锦没有任何关系,人老了,都是这样的,生老病死也是避免不了的,和阿锦没有任何的关系!”

    沐老夫人语气有些不善,这些人凭什么对于沐锦这样苛刻,沐锦完全没有做错什么?

    “妈妈”看着沐老夫人依旧维护人,沐璇更加不甘心了,自从有了这个野种,自己的母亲对于自己的态度越来越不好。

    “奶奶,不注意休息,别再说话了?”看着沐老夫人的神色,沐锦及时的开口。

    “好的,阿锦,只是委屈你了?”沐老夫人拉着沐锦的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有些安慰,真的就是一个好孩子啊。

    “奶奶,我没事的!”有些东西自己早就习惯了,对于这些人嘴里刁钻的语言,沐锦完全就是无所谓。

    “辛苦你了,阿锦?”老夫人躺在床上,眼里都是欣慰,自己总算没有辜负自己的儿子。

    好好的把阿锦教导长大,也没有让她沾染那些人身上的恶习,她的阿锦总是这样善良,善良的让人心疼。

    “奶奶,你身体不好,就先休息,我理解的?”

    看着憔悴的沐老夫人,沐锦的眼里都是心疼,手指不着痕迹的搭在沐老夫人的手腕上。

    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有些不理解自己的奶奶为什么突然之间身体亏空的这样厉害。

    这完全找不到理由啊,自己给沐老夫人服用的药材一直都是最好的。

    即使没有改进也不会损伤的这样厉害的,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沐锦很相信自己的医术的,沐老夫人的身体异样太明显了。

    “奶奶,你好好的休息,一切都会没事的,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处理的?”沐锦不想要老夫人再继续担心了。

    一把年纪了,也是时候可以安享晚年了。

    “好孩子,别累着自己,不然奶奶心疼!”拉着沐锦的手,沐老夫人其实更希望沐锦活的单纯和更加肆无忌惮一点。

    “奶奶,我知道的,你休息吧?”沐锦点点头,看着沐老夫人眼里都是笑意。

    “好,那奶奶休息?”沐老夫人说完之后闭上眼睛,不在搭理周围的一切。

    沐锦看着床上脸上苍白的人眼里全是担忧。

    “今天谁都别打扰奶奶,如果让我知道是谁想要故意闹事情,可能到时候要和你说一句抱歉了?”沐锦看着这几个不安分的人直接出口威胁。

    “哼,你以为我们是你这个白眼狼么?”沐璇根本不屑。

    “最好还是克制一下自己,我这个人有时候脾气真的不是很好,所以慎重了?”沐锦说完之后转过身子走出去。

    现在她最需要去做的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沐老夫人。

    让沐锦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的看着沐老夫人去送死,沐锦是绝对做不到的,因为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

    所以,她一定会想到办法救自己的奶奶的,绝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沐沐,等等我,你别着急,奶奶不会有事情的?”凤玺看着着急的人,其实很理解沐锦现在的感觉。

    如果这件事情轮到自己,如果对象是沐锦,凤玺觉得自己可能会直接疯狂。

    因为换作任何人都接受不了自己最亲近的人离开自己。

    “我现在可能有些事情。”沐锦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人很直白的开口,意思不言而喻,希望这个人离开,别再打扰自己。

    因为现在的脑子真的特别的混乱,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来对待这个人。

    “沐沐,你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我那里做错了,你说我改好不好?别赶我走,”凤玺看着沐锦,这个人就是现在自己最大的执念了。

    所以态度特别的小心翼翼,就怕自己那里做的不好让沐锦心里不痛快了。

    “其实你完全没不要这样的?”凤玺本来就是天之骄子,这样集财富和名利于一身的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呢?

    “因为你是沐锦啊?”只是因为你是沐锦啊,对呀,你是沐锦,我是凤玺啊,凤玺是舍不得离开沐锦的。

    “你真的太固执了?”沐锦看着人眼里的神色非常的复杂。

    其实她自己也有一些不明白,对于凤家这两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了。

    有时候沐锦是真的非常的矛盾,她自己是一个是那样的人,他自己非常了解。

    感情的问题他也属于那种比较迟钝的,但是现在她就是分不清楚,究竟对于那一个人的感情才是爱情。

    “沐沐,就让我一直陪着你还不好。”这样不管沐锦在哪里,凤玺都可以确认在自己的范围之内,自然也就不会作死这样诚惶诚恐得了。

    “随便你?”看着凤玺,沐锦再也不打算再继续说了,因为她明白,凤玺就是一个脸皮很厚的人,对的是理由和自己接近。

    “我就当作这是沐沐答应的?”凤玺看着沐锦,笑得非常的高兴。

    “走吧,沐沐,我们一起想办法,奶奶一定不会有事情的?”凤玺很想要去抱抱这个故意伪装的很坚强的人。

    “嗯,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沐锦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她绝对不会让沐老夫人有任何的事情,哪怕自己付出任何的代价。

    沐老夫人身体现在亏空的太厉害了,沐锦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沐沐,别皱着眉头,我会心疼的?”看着沐锦不开心的模样,凤玺感觉自己更加的不舒服。

    “嗯”答应是答应了,但是依旧没有做到,因为现在是真的很心烦,沐锦还那样那一次这样烦躁呢,就是当初自己接手公司的时候也没有这样手足无措。

    凤玺看着沐锦,眼神闪了闪,他没敢告诉沐锦,也许沐老夫人的日子不多了。

    想要救回来,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话费的精力特别大,并且沐锦还达不到。

    ——

    沈长安这边。

    “阿璃姐姐,下午你有什么安排啊,要不要我们一起吃饭啊,我好久没和阿璃姐姐一起吃饭了?”沈长安看着收拾教案是白凤璃期待的开口。

    很久没有和白凤璃单独在一起了,还是有些想念了。

    “可以啊!”白凤璃看着沈长安,对于沈长安的要求,貌似现在他几乎很少拒绝的。

    对于沈长安也是越来越宠,因为有时候沈长安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黯然,是真的让人很不好受。

    “真的嘛,阿璃姐姐?”沈长安嘴角盛开笑意,眼里伸出有着得意,果然,白凤璃对于他一直都是非常纵容的。

    对于这一份纵容,沈长安可是非常珍惜呢,因为从来没有人对于他这么好过。

    所以,这一分得之不易的温柔,无论让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自己都会紧紧的守住。

    但是看着人对于自己的温柔,沈长安开心的同事也有些不满足了。

    似乎缺少了什么,自己很想要的东西还有什么没有达到。

    看着白凤璃,眼神微微暗沉,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现在人已经在她身边了,只要自己不放手,无论天涯海角,自己总有办法找到这个人。

    “阿璃姐姐,对我真好。”沈长安看着白凤璃露出灿烂的笑意,那张精致的脸蛋看起来璀璨极了。

    “当然了!”这个人她一直当做自己的弟弟看待,对于要他当然不一般的人还要心疼和纵容。

    “那我也被喜欢阿璃姐姐,这是我送阿璃姐姐的,希望阿璃姐姐不要嫌弃?”沈长安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看着白凤璃,希望她会喜欢。

    白凤璃有些诧异,这还是第一次有男的给她送礼物呢,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

    不枉费自己一直都很疼爱他,沈长安是一个很懂的感恩的人。

    看着盒子里面的东西,那是一条非常精致的手链,设计方面因为是非常的独特,看着那手链上面的标签。

    “长安,你的心意我心领了,这个东西太贵重了!”白凤璃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女人嘛,对于这些首饰衣服的都是非常爱好的。

    所以自然对于这些都已一些了解的,这条手链虽然看起来普通,单数设计他的人可不普通。

    国际知名的设计师亲自设计的,一般都是限量出售的,也不知道这一位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那个人的作品一直都是非常抢手的,很多次遇见自己喜欢的,她不是没去试过,但是永远得都是晚一步。

    “阿璃姐姐这是不喜欢嘛?”沈长安看着白凤璃顿时就有一些失落了,因为这是他定制了很久才得到的,也是希望白凤璃能够喜欢。

    “不熟不喜欢,而是太贵重了,阿璃姐姐不能要!”还不然那些又有着无数的话题了。

    “但是阿璃姐姐一直都在帮助我,我送你礼物很正常啊,阿璃姐姐是不是嫌弃我?”沈长安低下头眼里闪过一抹猩红。

    为什么呢?为什么就是自己的东西都不接受呢,是不是不喜欢自己,沈长安脑子里面快速的略过无数的场景。

    没有那一个场景让他觉得白凤璃拒绝自己只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因为不喜欢他,仅仅而已。

    “长安,你想多了,我最喜欢我们长安了,只是觉得有雪不好意思?”看着低着头的人白凤璃耐心的哄着。

    “那阿璃姐姐就接受好不好,你不要我就扔了,反正你也不喜欢?”沈长安说完作势真的就要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扔了。

    “长安,你别这样啊?”这孩子的多么的任性啊,那是很贵重的东西还不好。

    “反正你也不要,不如丢了?”

    看着白凤璃,沈长安的眼里有些委屈。

    “要要要,我们长安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不要?”白凤璃把东西拿过来。

    “那我给阿璃姐姐带上,我虐的阿璃姐姐带着一定会非常的漂亮。”当初第一眼他就觉得这条链子非常的适合白凤璃。

    所以想方设法的,话费了很大的精力才弄到手的,现在亲自把东西给人带上。

    “好!”白凤璃伸出自己的手指。

    沈长安看着那纤细的手腕,拿起链子,轻轻的给白凤璃带上,眼神非常的专注感受着自己指间下那细腻温暖的肌肤,沈长安的手指有一些微微的颤抖。

    “带好了,我的阿璃姐姐果然很适合呢,很漂亮?”沈长安轻轻的摩擦了一下刚刚触碰白凤璃的手指。

    仿佛还惨留着她的温度,让他有些享受,和白凤璃接触,真的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呢。

    “确实很不错,我们长安的眼光就是好啊?”白凤璃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东西,不得不感叹我,沈长安眼光的毒辣。

    “阿璃姐姐喜欢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还不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作用?”看着白凤璃手腕上的手链,沈长安的嘴角微微的勾起。

    看着白凤璃,笑意加大,阿璃姐姐,我总是舍不得你的,也希望你不要怪我,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喜欢啊。

    “走吧,我带你去吃饭,今天阿璃姐姐请客!”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白凤璃带这人就朝着外面走去。

    “好啊,让阿璃姐姐破费了?”沈长安的眼里都是笑意。

    “走把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白凤璃看着沈长安眨了一下眼睛。

    看着白凤璃那个类似调皮的动作,沈长安的眼神微微的暗沉,只不过脸上依旧保持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着白凤璃沈长安总想把人抱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做一些任性的事情。

    “我觉得在美味的佳肴,都不会有阿璃姐姐亲自做的美味,我还没有尝试过阿璃姐姐的手艺呢?”沈长安看着白凤璃,因为是无意之间提起的,虽然渴望,但是白凤璃也不一定会答应。

    “我做的?”白凤璃反问,自己确实会厨艺,并且还是很不错的,就是平时太懒惰。

    “当然了,很长尝试阿璃姐姐的手艺呢,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个机会?”说着脸上还有一些遗憾。

    “我觉得外面那些饭菜都是一个味道的,小时候都是我自己一个人,还没有任何人给我最火饭菜呢?”沈长安精致的脸上有些悲伤,仿佛失去了颜色。

    看的白凤璃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就走吧,今天反正没什么事情,我就亲自下厨,给你做一顿?”有些话在不经意间自然而然的就说出口了。

    “真的嘛,阿璃姐姐?”沈长安还是有些意外的,看着白凤璃,越看越喜欢。

    他的阿璃姐姐总是这样都心软,燃放他越来越喜欢,越来越爱不死收,很想要独占,关在一个任何人都不会发现的地方,那样就不会有任何人和自己争夺了。

    “当然了,阿璃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看着长安脸上的那一丝不确定,白凤璃伸出自己的手指轻轻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动作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么的宠溺和亲昵。

    沈长安当然很享受白凤璃只记得亲近啊,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他都非常的喜欢。

    “走吧,今天我请你去我家做客?”白凤璃抱着书本走在前面。

    “那就打扰阿璃姐姐了?”沈长安跟在后面,看着前面比自己还要矮一截的人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

    白云暖这一边,虽然乔墨白依旧没有表白,但是有些事情已经不言而喻了。

    白云暖来的时候别墅里面就之后乔墨白一个人,其他人似乎都不在。

    “貌似都有事情去处理了?”听见白云暖的声音,乔墨白的嘴角勾起一个笑意。

    “乔先生,你吃饭没有?”看着只有乔墨白一个人,白云暖有些担心这个人没吃饭。

    “吃了,你呢?”乔墨白看着白云暖的方向去,虽然看不见人,但是可以感受那个人的所在。

    “我啊,当然吃了!”白云暖很直接的坐在了乔墨白的身边。

    看着人,有些欲言又止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开口。

    “暖暖怎么啦,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我听着!”感受到白云暖的纠结,乔墨白温和的开口,就好像怕吓到她一样。

    “乔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给不看看你的腿啊?”

    白云暖知道乔墨白很在乎自己的腿,至少她都没有见过,每一次白云暖想要看看带我时候,乔墨白都是刻意的转移话题。

    她其实真的就是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把他治好。

    “暖暖,你是不是嫌弃我?”乔墨白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

    白云暖确实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了我,但是乔墨白还是你愿意我愿意,因为没有任何人愿意把自己残缺的一面展现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

    至少乔墨白做不到,他也很害怕看在白云暖嫌弃的样子。

    “乔先生!”白云暖一把捂着乔墨白的手指,看着紧张无助的人有些心疼。

    “暖暖”乔墨白的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或者说让这个小丫头失望了。

    自己就是一个懦夫,一直都说自己不在乎,真的不在乎么,不,在乎的,非常的在乎,在乎的要死。

    他就是不想要让这样的自己展现在白云暖的眼前。

    “我觉得我不小了,我觉得乔先很喜欢我?”紧紧的捂着乔墨白的手指,嘴角微微勾起笑意。

    “暖暖!”乔墨白嘴唇微微的蠕动,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或者说还是有些紧张。

    “我知道乔先生很怕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因为曾经的乔先生是那样的的骄傲!”那时候的天之骄子自己是没有见过。

    白云暖没有见过年轻肆意妄为风采初众的乔家小少爷,那时候的自己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而奔波着。

    任何人都有落魄的之后,也不会有任何人的一生就这样孤一帆风顺的,上天是不允许的。

    “暖暖!”乔墨白抓着白云暖的手指,生怕自己放手了,这个嗯就不在了。

    “我在呢,乔先生,我想说,没什么事情的,你不要害怕,我就看一下,不会嫌弃乔先生。”白云暖觉得喜欢一个人是真的可以不用顾忌其他的。

    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无关乎那个人是什么样的。

    白云暖喜欢乔墨白,是因为最初的那一份心疼,到最后的放不下舍不得,很想要一直带着这个人的身边,希望他可以活的更加的好了一点。

    有时候,白云暖就是这样单纯的人,单纯的为自己喜欢的人做着也许对于别人而言是非常傻的事情。

    但是,人还是糊涂一点,活的才会更快乐不是么,有时候就是想的多了,才会让自己更加的难受。

    “还有顺便问一下,乔先生有没有女朋友,介意多一个么,我什么都会做,属于贤妻良母型的。”看乔墨白脸上的意外,白云暖忍不住露出笑意,有时候其实幸福就是这样简单。

    “好!”乔墨白不知道应该怎么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千言万语都是化作一个好字。

    “其实乔先生,我学过医的,如果你相信我,那就让我看看?”

    不看自己根本就无法下定论,也没办法去求沐锦。

    “暖暖!”乔墨白还是有些害怕,害怕这个人会嫌弃自己,长年累月的,自己当初的自信早就没有了。

    “不怕的,乔先生,我会一直在的,我也一定会治好你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学过医学专业的?”并且医术还是外面那些人比不上的。

    “我当然相信暖暖的,只是怕暖暖吓到?”这些年虽然自己一直都在自信的治疗,但是没有运动的双腿还是有一些萎缩了,所以乔墨白才不愿意让白云暖见到。

    “没关系的,我不怕呢。”作为医生,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没有见过的。

    “好,暖暖想看那就看。”只要白云暖不嫌弃自己,乔墨白觉得自己没必要一直这样别扭的。

    “嗯,被担心,有我在,没意外,妥妥的!”现在这个嗯是自己男朋友,如果自己这里不行,沐锦那路求情也会更好一点,因为现在的乔墨白不是别人,而是她的男朋友。

    沐锦不会舍得她受委屈的,一定会帮助她的。

    “好?乔墨白嘴角勾起笑意。”其实两个人时间坦诚的是非常重要的。

    忽然白云暖想看,乔墨白觉得自己不会拒绝的,因为这个人输白云暖啊。

    其实如果可以,乔墨白更想要治好自己的眼睛吸引我他很想要看看,他是小丫头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不过一定非常的可爱。

    而白云暖,看到了自己想要看见的并不开心,反而都是心疼,这样的伤势,当初是乔墨白的双腿一定是被完全碾碎了的。

    因为所有的肌肉都开始萎缩,腿已经严重变形了,现在初步的就输先给乔墨白调理身子。

    “是不是很丑!”乔墨白有一些微微的自嘲,自己的眼睛看不见,但是手是知觉的,感受的到自己腿部的变化。

    “没事的,一点都不可怕,我一定回让乔先生没事的!”白云暖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啊,这真的不是最恐怖的。

    “可是”感受着那白皙细腻的小手在自己腿上的动作,乔墨白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

    “这样按摩你会舒服一点,要不然以后会更加严重的!”白云暖细心是解释。

    “暖暖”乔墨白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嘶哑,这些年从未有人对待自己这样好过。

    “别说感谢的话希望可是你的女朋友,做这些都是应该的,你也不要觉得这心里过不去,你太客气了,反而是我不好意思了!”白云暖性格一直都是活泼开朗的,有什么事情也都是心态非常好的。

    “呵呵呵,其实,最幸运的那个人是我!”乔墨白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乔老夫人说的没错,白云暖真的是一个不可多的的好女孩,如果自己错过了,最后悔的一定是自己。

    之前乔墨白倒是不觉得,现在看看,其实老夫人比自己更有眼光。

    “谢谢你,暖暖!”谢谢你,让我活的这样轻松,遇见你,真的愿意花光所有的运气。

    “谢什么谢,你这样就太见外了?”白云暖一点都不以为意,能够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一点事情,那也是非常不错的。

    “好,我们之间不客气?”乔墨白伸出手握着白云暖的手,感受着你来自心灵的温暖。

    “对的。”白云暖笑笑,看着乔墨白那张英俊儒雅的脸蛋,她一定会治好这个嗯的,不会让他一直这样的。

    “恩,我相信你!”乔墨白点点头,不管自己时候的结果怎么样,他都是相信这个人的。

    白云暖看着人,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意,很快就会过去的,不会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

    沐锦这边。

    回到家里之后就一直没出门,一直都在寻找办法我,因为老夫人的身体已经等不起了。

    凤玺端着自己手里的饭菜来到书房,看着那个从回来之后就一句话都没说的人眼里有着心疼。

    “沐沐,吃一点东西吧?”把饭菜放在沐锦的面前,希望她可以先吃一点,这样折磨自己身体也不会好的。

    “我没胃口,你放在哪里我一会儿会吃的!”现在沐锦压根就没有时间去吃东西。

    “沐沐,你先吃东西,我有办法救奶奶的。”凤玺刚刚说完沐锦就抬起头。

    “什么办法,你和我说说是什么办法?”沐锦走出来紧紧的抓住凤玺的手臂,就好像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死都不打算放手。

    “你好好吃饭,我就把方法告诉你?”凤玺拉着人坐下,看着憔悴的人很是心疼。

    “到底是什么办法!”沐锦依旧不打算吃东西,直直的看着人很固执。

    “吃完我就告诉你!”凤玺这一分钟也是非常的坚持,他不喜欢沐锦伤害自己,那比伤害他自己还难于让人接受。

    “好,我吃!”看着凤玺的坚持,沐锦拿过筷子开始吃起来。

    “沐沐,吃完之后就好好是休息一会儿吧,明天自己一切都会好的?”凤玺的声音很请问,就好像在呢喃一般。

    而沐锦才刚刚把自己的最后一口饭吃下肚子,就感觉自己的头颅有些发晕,看着凤玺有些模糊不清。

    “凤”话还没说完,直接就晕过去了。

    凤玺干净一把抱住人,看着自己怀里的人,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阿锦,你总是这样,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累呢,难道就不能让自己活的轻松一点么?你知道不知道我很心疼,你这样糟蹋自己,让我怎么办?”凤玺把人抱起来。

    “凤玺大人,你这是”元宝看着突然晕过去的人有些不理解凤玺的做法,为什么要这样呢?

    “沐沐她累了,谁都不可以打扰她,让她好好的睡觉?”凤玺头也不回的抱着人走进房间。

    元宝看着凤玺,摇摇头,这个嗯也真是敢,难道不害怕主人醒来之后会直接追杀他么?

    “这个人就是凤玺?”鬼婴塞凤玺笑消失之后才出现,声音里面有些不自信。

    这个人真的是凤玺么,不太可能啊,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凤玺是一个是什么样的人,在这个人的眼里,最在乎的人永远都是自己,从来都不管别人的死活。

    自私的让人恨不得砍他两刀,自己当初封印就有这个人的功劳。

    “对呀,就是凤玺大人,怎么样,记忆深刻吧?”当初的事情元宝也是知道一些的,因为这个人就是因为凤玺才会被封印的。

    “深刻,怎么不深刻,不过,现在这个人似乎遭报应了,你看看,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个人这样狼狈呢,啧啧啧,有生之年,我觉得够了!”鬼婴看着凤玺,眼里有些笑意。

    “你就不怕死么,你要知道,凤玺大人是最很别人看他笑话的?”元宝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无可救药。

    “哼,不懂得,也不会知道那种滋味的!”无尽的等待和折磨,现在幸灾乐祸又怎么样。

    “我担心主人!”元宝对于沐锦是真的喜欢。

    “别担心,有这个死变态在,沐锦是不会有事情的,你要相信那个变态你逆天的能力。”鬼婴压根就不担心,因为太清楚凤玺的能力了。

    “恩,凤玺大人是绝对不会让主任有事情的?”元宝觉得是这一位,因为凤玺是真的很疼爱那个人的。

    凤玺把人放在床上,低下头在沐锦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看着睡得香甜的人。

    “睡吧,沐沐,一切都会没事的,我在呢,我会一直陪着沐沐的?”给沐锦把被子盖好,然后消失在原地。

    沐家,此时的寂静的让人害怕。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看着自己的枕边人,沐启真的怕了,因为现在的王芸看着他就是恨不得他死的。

    “你怕什么!”穿着大红色的睡衣,脸色苍白的诡异,嘴角带着笑意,还是有些令人惊悚的。

    “我不怕,我求求你了,以前都是我不对,我和你道歉?”沐启就差跪下来求这个女人了。

    现在活着每一天对于他而言就是折磨,这个女人每一次都是往死里折磨她。

    “不急,现在那个老女人都没有死,你急什么,我会让你们沐家的人一个一个去死!”王芸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说的风轻云淡。

    “我妈那里得罪你了,她一直对于你也算仁至义尽,你这样难道不怕遭天谴么!”沐启看着那个人,有些痛心疾首。

    “现在知道说了,刚刚沐锦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老夫人哪里都是我做的,是我看那个老女人不顺眼,所以吸取了那个人的阳气,你怎么不说,说到底还不是你胆小怕死!”看着自己艳红的指甲,再看看那个没有用的男人。

    “人都是自私的不是嘛,这些年你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还给你们,我一定要你们沐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自己都活的那样痛苦了,这些人都没资格幸福。

    所以,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些让自己一直都这样痛苦的人。

    “老公,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王芸站起来,朝着沐启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沐启看着那个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人,一定会杀了自己的。

    “老公,你别怕我,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折磨我了,现在怎么不敢了,哈哈哈哈?”看着脸上全是惊恐的人王芸的脸上有着恶毒的笑意。

    “老公,我想你了,你都不想我么?”王芸一边走一边脱自己的衣服。

    “别过来,我求求你别过来?”沐启身子忍不住一直往后退。

    “不识抬举!”王芸看着惊恐的人让你伸出自己的手指。

    沐启就不由自主的飞过去了。

    王芸紧紧的捏着沐启的脖子,对于人眼里的祈求视而不见。

    “我给你面子是你自己不要的,男人就是这样的,恶心!”把人狠狠地甩出去,沐启撞在身后的墙上,直接晕了。

    “一个活死人而已,谁给你的胆子这样谋害别人!”更何况那个人还是自己沐沐的亲人。

    让自己的沐沐这样心疼,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谁,是谁!”听见声音,王芸看着周围。

    凤玺的身影立刻就出现在不远的地方,看着王芸眼里没有任何波澜,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

    可不,现在的王芸就是一个自认为,只不过就是还有一口气罢了。

    “是你”王芸记得这个人,因为这个人的容貌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

    “想不到你居然会不是人,哈哈哈哈!”看着凤玺王芸觉得有些可笑。

    “不知道沐锦知道不会知道和自己在一起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王芸觉得这一定就是报应,一定是上天对于沐锦的报应。

    “沐锦啊沐锦,你也有今天啊,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哈哈哈哈哈?”王芸觉得这是自己最近最开心的事情了。

    当初的白露让自己痛不欲生,现在轮到她的女儿了,哈哈哈哈。

    ------题外话------

    推荐好友pk爆笑宠文将门痞妻:夫君轻点撩/长生乐

    苏菫,字行七,一个无耻嚣张,集万毒于一身,匪界第一把交手的祸水二寨主。

    容诩,字行九,一个腹黑狠辣,武功诡异莫测,声威震摄天下的桀骜冷战神。

    青峰山脚,苏小七对容九“一见献身”。

    苏小七环手抱胸,眉角轻挑:“美人儿自己脱,还是爷给你脱?”

    容九眸子微沉,薄唇轻启:“不若本王给你脱如何?”

    过程凶狠,结果更凶狠!

    黑风寨中,容腹黑对苏小痞“再见恨晚”。

    帝都皇城,苏菫对容诩“三见留情”。

    此文收藏有红包,更多福利惊喜快去戳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