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不会离开你
    “少在那里幸灾乐祸的,管好自己再说?”沐锦今天实在是太生气了,因为沐老夫人的这个病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让她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了。

    “野种,最好我妈没有事情,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的?”沐璇看着沐锦恶狠狠的说道。

    “你还认得那是你的母亲?”沐锦冷冷的看着人,这个人如果有一点孝心,也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

    “我在怎么样也比不过你,你沐锦一直做引以为傲的不就是伪装?”明明就是心狠手辣,偏偏还一副无欲无求模样,真是会装啊。

    “沐沐会不会装和你有什么关系,她吃你家饭,穿你家衣服,还是喝你家水了?”凤玺看着沐璇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你是谁,和沐锦什么关系,你了解这个人么,别总是自作聪明?”沐璇看着那个一身剪裁得体衣着整齐的人觉得有些遗憾。

    如果不是这个人有这样特殊的癖好,和自己的女儿倒是一对不错的佳话。

    “妈妈,你别说了,沐锦自己心里有数,如果奶奶的病情和她没关系就算了,如果有,这一辈子估计她心里都不是痛快的!”顾莹莹的这句话就一些歧义了。

    不明白或者不了解的人估计真的会以为沐锦为了财产连一手把自己养大的奶奶的性命都不顾了。

    但是凤玺却自认为很了解自己家沐沐,因为沐锦一直都是一个特别善良的人。

    一个对于小动物都有着慈善心肠的人是绝对不会像这些人说的这样。

    “有些人无耻也应该有一个度数,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不太喜欢任何人说沐锦的任何坏话,我要是心情不好,可能会有更多的人陪着我心情不好。”凤玺这是**裸的威胁。

    他压根就不怕这些人怎么看自己,但是他舍不得他家沐沐受委屈。

    “你是沐锦什么人,这里又不说话的余地么?”沐璇看着凤玺,现在有些不喜欢这个人了,不只是这个揉揉你,只要是帮助沐锦的人她都不喜欢,因为那就是和自己作对。

    和自己作对的人沐璇是巴不得对方去死。

    “妈妈,你别这样说,他不是那样的人?”顾莹莹拉着自己的妈妈,以免生气过后有些口不择言,自己现在对于这个人是真的很有兴趣。

    看着他护着沐锦的一幕幕自己就不舒服。

    “莹莹”沐璇偏过头,看着自己女儿眼里对于那个男人的爱意,再看看那个男人对于沐锦的维护,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了。

    “你这个丑女人,沐锦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么,人丑你就少出来,难道你不知道会吓到人么?”凤玺看着顾莹莹,嘴巴里的话语可以说是恶毒得很。

    说的顾莹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反驳。

    “我不是那样的人,你听我解释?”看着对于沐锦非常信任的人,顾莹莹一口银牙紧紧的要在一起。

    一定就是沐锦给这个人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了,不然不可能这个人第一次见到自己就是这个态度。

    所以,这一切一定就是沐锦做的,顾莹莹对于此深信不疑的。

    所以,有时候人们的主观意识是真的有些先入为主了,人家沐锦什么都没有做呢。

    一个人不喜欢你那就是不会喜欢你,不管你做出多大的努力,他都可以视而不见。

    就好像,你其实永远叫不醒一个在装睡的人让你一样,人家不想理你啊。

    沐锦看着顾莹莹看着凤玺的眼神,水灵的大眼睛微微眯起,心里有点淡淡的不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个顾莹莹打别人的注意也就罢了,现在就是自己身边的人都不放过,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软柿子不成。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不舒服,很不喜欢别人觊觎凤玺。

    越想周身的气息越冷,看着顾莹莹眼里都是寒冰利剑。

    “你这是干什么啊沐锦,你难道害了奶奶还不够,现在想方设法的都不想放过我们么?我们那里得罪你了?”现在的顾莹莹一点都不嚣张了,反而有些柔弱和楚楚可怜。

    看着凤玺的眼神里面有着期待,希望凤玺能够开口和她说一句话或者说帮助她说一句话。

    但是很明显的,希望要落空,凤玺一直都不是怜香惜玉的人。

    前世的几百年,那是看遍了人世间的冷暖,对于女人更是敬谢不敏,女人这种东西对于他而言那就是一种累赘。

    并且还是一个危险的累赘,自己的母亲就是最好的证明,再爱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一口把自己爱的人吃了,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

    凤玺看着沐锦,他一定不会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没用的。

    该爱的时候不紧紧的抓住,等待失去了,说那些都是没有用的,因为那个男的他已经不属于你了。

    凤玺现在倒是一些同情自己那个便宜爹了,娶了那样一个蛇蝎的女人,可能最后世界都是死不瞑目的。

    自己才不会重蹈覆辙,自己和沐锦一定会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会拥有属于两个人的家庭,未来还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一家人活的幸福美满的。

    “我觉得沐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人不需要你来质疑吧,你以为你是谁啊,管好自己就好了,少在那里恶心人?”凤玺一直都不会喜欢这样的女的。

    表面温顺,其实心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弯弯绕绕呢?有些人就是擅长伪装。

    因为这样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自己来上一刀。

    “你怎么说话的,我女儿好心好意和你说,你这是什么态度?”

    自己的女儿心意沐璇是看在眼里的,但是同样的也更生气了。

    沐锦和自己的女儿争夺家产还不够,现在居然还和自己的女儿争夺男人。

    自己就是一个男人,居然还想要妄想和一个女人争夺男人,那简直就是做梦

    自己这一次是绝对不会让沐锦把自己女儿喜欢的男人抢走的,无论让自己付出什么代价。

    “你这个老女人到底会不会说话,我和沐锦说话有你们什么事情,拜托你们,放过我的眼睛吧,快要丑瞎我了?”

    凤玺说这话确实有资本,因为如果就是容貌,这几个人确实都比不上他。

    沐锦看着凤玺,眼里有着笑意,嘴角微微的勾起,显然心情有些愉悦。

    “阿锦,以后你一定要离这些老女人远一点,像这种夫妻生活不和谐的老女人最可怕了,一看就是欠的,所以,对于这种人一定不要姑息,该敲打那就得敲打!”凤玺眼里有些危险,这个老女人,简直就是该死。

    如果不是怕沐锦这里不方便,自己想方设法都会给她扒皮抽筋,真以为自己已经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了是不是,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

    并且欺负的还是自己都舍不得她受委屈的沐锦,真的不知道是谁给的这个女人的胆子,真的就是太放肆了。

    沐璇见凤玺把眼光放在身上,迎着那个眼神,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就好像身处冰窖一般,浑身都是冰凉的,仿佛有人掐着自己的脖子不让自己呼吸一样,沐璇这一刻觉得自己害怕了。

    看来这一个男人也不熟好招惹的。

    “阿锦,你千万记得我说的话,做自己,别人管她去死?”凤玺说的苦口婆心的,让沐璇直接就把自己的脸气绿了。

    “嗯,希望会记住你说的话的,我也不会去和那些喜欢咬人的疯狗计较的,那简直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沐锦觉如果自己计较,这些年自己早就累死了。

    有时候不是任由她们一直这样胡闹,而是一些东西自己也不能不顾及。

    所以啊,沐锦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做出任何的让步,即使那些让步会让她觉得委屈。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老夫人一直都这样疼爱沐锦了,因为沐锦真的就是一个值得别人疼爱的人让你。

    以后被她爱上的人也是一种幸福,只是沐锦这样的性格注定不会有太多的人打开她的心扉。

    所以这些年,能够住进去的人简直就是屈指可数,喜欢的人更是基本上没有。

    “沐沐最乖了,我最喜欢沐沐了,那些妄想要欺负你的,我都不会放过的,希望还是自己有一些自知之明,别到时候整的大家都难看?”

    凤玺是那种不出手就罢了,一出就会不择手段也要达到目的的人,性格真的太极端了。

    这样的人一旦爱上什么人,最后的结果也是不死不休的,被他爱着的人是运气也是霉气。

    “果然就是一丘之貉,也就这个样子,两个男人,真是恶心,沐锦,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你对得起你的父母么!”沐璇看着沐锦,不知道这个人的意思。

    其实沐璇很乐意看到沐锦断子绝孙,很想要看着这个人和沐锦在一起相互祸害。

    但是看着自己女儿的神情,沐璇一直都非常疼爱自己的这个女儿,不可能不帮助她得到自己想要的。

    但是看着凤玺的态度,似乎有些艰难啊,那个人的眼里都是沐锦,完全装不下其他人。

    那样,即使自己的女儿在喜欢哪又有什么用,这个人根本不爱自己的女儿。

    但是,看着沐锦,沐璇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在喜欢沐锦那又怎么样,沐锦还不是就是一个男的。

    男的是不能生孩子的,任何男人只要不是心里有问题都会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吧。

    凤玺现在是觉得沐锦新鲜,过几年可不会这样觉得了。

    “恶心不恶心?我觉得在怎么样也不会有你这老女人恶心,自己的亲人还在急救室里呢,就开始迫不及待得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佩服?”不知道这人到底怎么做到现在这样的。

    “你”这下沐璇真的是没话说了,看着凤玺恨不得他立刻消失。

    “别说了,和这种人说话简直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沐锦打断了凤玺,因为他知道,凤玺这样的性格是绝对受不了她受到任何委屈的。

    沐璇当着凤玺的面这样奚落自己,凤玺的脾气会放过这个人才有鬼。

    虽然沐锦觉得自己不了解凤玺的全部,但是她知道,凤玺是一个特别护短的人,自己的人输绝对不允许别人说一句的。

    “沐沐,我就是气不过,这个老女人根本没资格说你,你看看她自己,自己都管不了自己,还想要管别人,这不是开玩笑么,为老不尊,还想要别人当你是长辈,这就是脑子有病?”

    “难怪,自己脑子有病,也把自己的女儿教育成为一个脑残,现在你不是你找沐沐麻烦的时候,而是去接受治疗,看着就觉得令人恶心?”

    凤玺的嘴巴真的不是一般的毒,说的几个人简直就是没办法反驳。

    看着这些沐家人,凤玺一个一个看着,任何人都没有相信沐锦,全部都觉得是沐锦伤害最疼爱自己的奶奶。

    而最可笑的理由居然是为了财产。

    这些人也真的就是太瞧得起那所谓的财产了,是沐锦不需要,如果沐锦开口,别说就是一个皇廷国际。

    就是整个风云国际,凤玺也会亲自送上。

    沐锦一直这样兢兢业业的打理着皇廷国际,绝对不是为了一直霸占着那个位置。

    是因为她还是没有找到能够让她觉得放心的人接替这个位置,她舍不得自己爸爸一辈子的心血就这样付出东流。

    这些人根本不了解沐锦的苦心,如果沐锦这里倒下,那些这些年一直对于沐家虎视眈眈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肯定会不留余力的打压,这些人一看就是平安的日子享受多了,一点都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

    想到这里凤玺顿时就更加心疼自己的沐沐了,一直都是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在默默的承受。

    做了那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感激她。

    那些沐家人知道不知道,自己安稳富足优越的生活,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为沐锦啊。

    简直就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

    现在这样一直逼迫着沐锦,难道自己的良心不会难过么?

    “沐沐,我会一直在的,会一直在的?”无论如何自己都会一直在的。

    舍不得自己的沐沐受一点委屈,因为沐锦委屈了,难过的还是自己,所以有时候凤玺宁愿那些人有什么事情都朝着自己来。

    “嗯!”沐锦低下头,睫毛投下的阴影遮住了眼里的思绪,让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沐锦的手指微微的弯曲,眼眶有些微微的发红。

    从来没有任何人和自己说过这些话,那些人都只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一直紧紧的握着皇廷国际的股份,坐在那个最高的位置上看着那写人挣扎。

    都说皇廷国际的总裁心狠手辣,手段残忍,但是谁都不会问一下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人会去关心自己,都只是想要看自己的笑话。

    所以,沐锦原本柔软的心脏才会越来越冷硬,变得不在把这些人放在心里甚至是眼里。

    其实如果找到合适的人,沐锦真的不贪念这些权利,她也是想要活的更加自由而已,活的更加的无拘无束。

    但是,自己始终还是没有那个福气。

    “谢谢!”沐锦的声音有些微微嘶哑,其实被人保护的感觉真是该死的好,。

    但是沐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任由自己沉溺在这份不真实的感觉呢?

    对于感情,沐锦一直都是小心意义的守着自己的心,以免最后受伤,怕最难看的依旧还是自己。

    说到底,其实,沐锦对于那些人都是从未交心或者信任过。

    “沐沐,我们之间不客气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凤玺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眼里有着璀璨的笑意,妖娆魅惑的直接让人离不开眼睛。

    沐青青和顾莹莹直接就是看待了,这好好的一个男人,不喜欢女人,却喜欢学人家搞基。

    顾莹莹看着沐锦那张脸蛋,果然,和她妈妈一样,就是一个狐狸精,到处喜欢勾搭男人。

    “狐狸精,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了?”顾莹莹忍不住在心里谩骂。

    因为说出口的话,凤玺那个人是不会刚过自己的。

    凤玺对于沐锦的维护那就是跟维护自己的眼珠子一样的小心翼翼的,生怕别人给自己碰到了。

    “好!”沐锦点头,在这里,似乎有人陪着自己还不算太糟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谁也没有说话,沐锦一直盯着手术室,而凤玺就在一边充当守护神的角色。

    凤玺嘴巴的厉害程度,这几个人刚刚是感受的非常明白的,可不会因为你是谁就会有所保留,那是不存在的。

    不知道站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熄灭了,门打开,医生走出来,脱掉自己头上的帽子看着这些一直都在等候答案的人。

    但是看着医生那个欲言又止的模样,沐锦心底微微下沉,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现象。

    “医生,请问一下里面的人怎么样?”沐锦的手指有一些微微的颤抖,她现在很想要去看看自己的奶奶,看看她有没有事情。

    那是一直对自己最好的人了,沐锦舍不得,一点都舍不得,为什么那个生病的不是自己呢?

    “病人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还请你们做一些准备?”医生叹了一口气,人老了,有时候,身体不好也是很正常的。

    “什么叫做好准备,我奶奶究竟怎么了?”沐锦摇摇头,不相信,自己奶奶那么好的一个人,一定不会就这样的。

    “病人都身体情况想必你们也是理解的,所以,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有空就是去陪陪她吧。”医生的话说到这里也不想多说了,看着几个人,转过身子走了。

    沐锦的身子微微的摇晃,她是不会就这样认命的,绝对不能就这样让自己的奶奶死了。

    “沐沐,别担心,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看着这一分钟那样脆弱的人,凤玺感觉自己非常的难受。

    只要这个人不在伤心,要他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现在你满意了,你这个野种,你就是一个克星!”沐璇的脸色也有些不好。

    “滚,别在让我看见你?”沐锦看着人眼里都是冷意,这个人到现在依旧还是想要无理取闹,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

    “我想去看看奶奶?”沐锦这句话很明显的是对着凤玺说的。

    “好的,我们去看奶奶,我们现在就去看?”扶着人直接略过这几个人走过去。

    “得瑟什么,两个死变态,真以为会一直这样,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面对江城的这些人!”沐璇眼里都是恶心。

    而顾莹莹则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居然比不上一个男人。

    不不不,那个人自己是不会让给沐锦的,沐锦已经拥有了这么多东西,那个男人应该是自己的。

    一定就是沐锦用了什么魅惑勾人的妖术,要不然那样的男人是不可能会去喜欢一个男人的。

    一定就是沐锦,都是沐锦那个贱人,明明就是一个男人,却还是学不会安分,真的很想要把那个贱人的脸蛋划了。

    “莹莹,被担心,属于你的东西妈妈一定会为你争取的?”不管是男人还是财产,沐璇看着沐锦的方向眼里有着杀意。

    “妈妈,我真的很喜欢昂男人,但是沐锦哥哥为什么就是要和我争夺呢,沐锦哥哥明明是一个男人啊,为什么就要和额过不去呢。”顾莹莹真的非常不甘心,为什么自己喜欢的人都喜欢沐锦呢。

    是别人也就罢了,是沐锦那就是不行,只要是沐锦的东西,不管用任何办法她都会枪过来,她不会看着沐锦这样一直嚣张的。

    “别担心,嚣张不了多久的?”沐璇一点都不担心,这样的感情是不会维持很久的,太看的多了。

    “再说,沐锦那样自私自利的人,估计不会和那个男的一直在一起的?”因为母军最重要的就是利益,那个人为了利益还没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贱人?”顾莹莹就是恶心沐锦,一直都很恶心。

    “好了,我们也过去看看,不能让那个贱人在妈妈面前胡言乱语?”沐璇拉着顾莹莹,也跟着前去。

    而在一边的沐启也都跟上,王芸看着前面的几人,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很快那个老太婆就不存在了。

    之前那个老太婆一直拿气给自己家受,现在我,哈哈哈哈哈,她也有今天。

    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只要那个老太婆死了,现在就是沐锦了,想起沐锦的母亲白露,王芸心里是澎湃的恨意。

    沐锦啊沐锦,只能怪你倒霉,既然你的母亲不在了,那么她所犯下都罪孽自然由你开承担,这一切还只是刚刚开始。

    来到沐老夫人的病房,看着那个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人沐锦的鼻子微微的发酸不。

    “沐沐,别伤心了,一定不会有事情的?”看着沐锦这个样子,凤玺也很难过。

    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凤玺看着面色苍白却有些黑气的人眉头紧紧的皱起。

    这个样子,很明显的是被人吸了阳气啊,但是一般的鬼魂是不会敢这样的,因为老人的阳气实在是太稀薄了。

    所以一般老人不会成为这样的对象,但是很诡异的,居然反其道而行,那么就是和这个人有着仇恨。

    “奶奶?你怎么了?”沐锦走上前,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再想想那个总是会很温和的和自己说话的那个人,眼眶有些微微的红肿。

    “对不起,对不起,奶奶,是我没有力,是我不能保护好你?”这是现在自己唯一的亲人了,自己的爸妈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是你的关系?”床上的人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沐锦,露出一个虚脱的笑意。

    “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奶奶,对不起?”

    如果不是长年累月的已经习惯一种表情了,沐锦一定会失声痛哭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这样奄奄一息,自己却无能为力。

    “奶奶,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我一定会救好你的!”自己体内的灵力一直都被封印了,一时半会儿真的没办法解开。

    “傻孩子,人都有死的时候,我活到现在已经很满足了,只是很遗憾不能看着我们阿锦结婚生子,奶奶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你幸福,那样奶奶才有脸面下去见你的爷爷!”

    想起自己的老伴,沐老夫人混浊的眼里有着温柔和眷念。

    那个人离开自己似乎很多年了,但是每每想起来,却还是觉得那个吧就在自己身边一直都不曾远离。

    其实活了这么多年,真的够了只是自己真的舍不得,舍不得离开沐锦,这孩子一以来都非常的缺少关爱。

    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沐老夫人舍不得离开这个可怜的孩子。

    很想看着她幸福,那样即使自己死了,也会瞑目的。

    “阿锦,奶奶想要看着你幸福,不然奶奶死不瞑目!”自己的身体老夫人是非常清楚的,撑不了多久了。

    眼神里有着期待,看着沐锦,只要沐锦幸福了,她即使死了,也有一个交代了。

    “奶奶,你别这样,你不会死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沐锦紧紧的抓住沐老夫人的手指,就好像要抓住什么一样,不让她流逝。

    “傻孩子,人都有生老病死的时候,奶奶也不例外,你别伤心,这是正常的?”对于死亡,沐老夫人一点都不害怕,这身体如果不是沐锦在调理,自己可能在就死了。

    活了那么久,真的就是赚了。

    “奶奶,你别这样说,你别这样说,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别人。

    沐锦现在才觉得,原来自己真的做不到面对生离死别,特别是看着自己最亲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那对于自己简直就是折磨啊。

    “阿锦,你不别这样,奶奶一直都在啊?”拉着沐锦的手指,沐老夫人的心态倒是很好。

    “奶奶”沐锦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

    “阿锦,这是谁?”沐老夫人看着一直跟在沐锦身边那个一直没说话,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人眼里闪过一丝亮光。

    这个人看着自家阿锦的眼神非常的不寻常啊,那样的眼神老夫人也是经历过的。

    当初的沐老爷对于她都是非常宠爱的,这样的眼神她看的多了,现在看着有人这样对待自己的阿锦,沐老夫人感觉心理安慰很多了。

    能够有一个人不计较自己阿锦现在是男人的身份愿意爱着她,守着她,这是沐老夫人最大的愿望了。

    “奶奶,这是”沐锦看着凤玺打算给沐老夫人介绍。

    “我是阿锦的朋友,很好的那种朋友。”凤玺直接自己亲自介绍,还说的很暧昧。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和你什么时候关系好到那种程度了?”沐锦看着这个死不要脸的人眼神微微的有些不自在。

    “我没有说错啊,我哥沐沐关系是最好的?”凤玺觉得这个世界上和沐锦最好的只有自己也只能是自己。

    “闭嘴?”当着自己的家人,这个嗯就不能收敛一点么?

    而沐老夫人的嘴角带着笑意的看着两个人的互动。

    “奶奶,我叫凤玺。”沐锦的亲人凤玺当然会很客气并且亲和的。

    露出标准的微笑看着沐老夫人,迎着沐老夫人审视的眼神还是有些紧张的。

    因为这个人毕竟是沐锦最亲近的人,也算家长了,现在凤玺有些后悔,自己来的时候就应该准备一点礼物的。

    要不然现在什么都没有,是真的非常尴尬的。

    “好孩子,今年几岁了,和我们阿锦相处多久了,感觉怎么样啊?”老夫人眼里有着笑意看着凤玺非常的满意。

    “我和沐沐认识很久了,只不过一直都很忙,没有上门拜访,这一次听说奶奶你生病了,就想着过来看看,希望不会打扰到奶奶!”凤玺这人,不得不说其实口才特别好。

    “呵呵呵呵,你能来我很高兴,我们阿锦脾气不好,相处的时候你就多担待一点,那样我就放心了?”看着凤玺眼里的神色,沐老夫人点点头。

    自己之前一直想要撮合沐锦和容轻墨,沐锦一直不乐意,现在看看,也许有些人就是命中注定。

    沐锦和这个人相处的时候不会再是那样风轻云淡的,而是会有一些小情绪了。

    这些年沐锦一直都很克制自己的情绪,随时随地都是处变不惊的。

    能够有一个人打破那些原则,其实说明那个人在你的心中已经有一些位置了,只是就是不知道当事人看的清楚不。

    反正沐老夫人这个局外人看的是非常清楚的。

    “奶奶,你别听他胡说八道,这个人习惯了?”沐锦偏过头腕了凤玺两眼,凤玺低着头,摸摸自己的鼻子,不敢放肆了。

    “奶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木你今年看着沐老夫人,转移话题。

    再这样下去,沐锦觉得沐老夫人一定会把自己直接许配给了凤玺了。

    “别转移话题,你年龄也不小了,和你一样大的那些现在都是二胎了,你什么时候也打算要一个,奶奶很想要看看你结婚,要不然奶奶死不瞑目?”沐老夫人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沐锦的婚姻大事了。

    “奶奶,你真的别误会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啊?”沐锦觉得自己有些哭笑不得。

    现在沐老夫人就是想把自己嫁出去,只要有人愿意,沐老夫人是不会管对方是谁的。

    “奶奶,你说对了,现在那些人都二胎了,沐沐还是不肯答应和我在一起,我都说了,什么都听他的?”凤玺的脸上全是小媳妇一般的神色,看起开非常听话哪一种。

    “就你话多?”沐锦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阿锦,你就完成奶奶这个心愿好不好?”沐老夫人乘热打铁,看着沐锦眼里有着央求。

    “奶奶,你现在身体不好,我们先把身子养好,再去说这些事情好不好。”沐老夫人她总是舍不得拒绝。

    因为这个人无论干什么,出发点都是为自己好。

    “你别糊弄奶奶,奶奶的身体怎么样,自己最清楚了,阿锦,奶奶,真的不行了,你牛答应奶奶,成全奶奶这一个心愿好不好?”沐老夫人拉着沐锦的手指,今天非的把这件事情搞定不可。

    “阿锦,奶奶求”沐老夫人看着一直还在犹豫的人让你直接放大招。

    “奶奶,我答应你就是了,你别这样好不好?”沐锦开口答应,这些老夫人圆满了。

    凤玺更加圆满了,想不到来一次收获就这样大,看来老天对于自己是真的不薄啊。

    “好孩子,阿锦是一个好孩子?”沐老夫人不担心沐锦反悔,机会沐老夫人已经给了,沐老夫人不相信凤玺会是那样傻的人。

    她一路走来看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看得出来,凤玺不是一个简单的。

    不管他是谁,只要对于沐锦好,其余的都是外在条件。

    “妈妈,沐锦年龄小不懂事也就算了,你还要跟着她胡闹,难道你是觉得沐家还不够丢人么,母军和一个男的在一起传出去会后多大的轰动你难道不知道?”走进里的沐璇首先就是质问。

    那个人可是自己女儿喜欢的男人啊,一定不能让给母军那个贱人。

    “对呀,奶奶,我知道你是希望沐锦哥哥幸福,但是也不能就这样随便找一个人啊。”

    顾莹莹也连忙开口,语气有些着急,看着凤玺,希望这个人拒绝。

    但是凤玺的眼神一直都在沐锦身上没有移动过丝毫,看的她更加生气了。

    果然就是一个狐狸精,就是男人都不会放过。

    “好了,这件事情是我们沐家的,你们没有任何资格在这里质问,这一切都是我的决定!”沐老夫人看着顾莹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沐老夫人其实一直也不理解为什么顾莹莹就非要和沐锦作对。

    仿佛只要是沐锦的,她都会想方设法的抢过来据为己有,即使那样东西她可能不喜欢。

    人的这种心态是最要不得的,因为长时间的话心里会扭曲的。

    这就是为什么一直顾莹莹都很乖巧,她就是不喜欢的原因,这个姑娘的心思太重了。

    “奶奶,你不能这样的?”那也是自己喜欢的人,凭什么一句话就这样决定了,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顾莹莹看着老夫人的眼神顿时就有恨意了,都是她的孙子,真是厚此薄彼啊。

    “奶奶,你先休息,别说话了?”这些人说话早晚会把自己气死的。

    ------题外话------

    新年快乐亲们,么么哒,嘿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