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千墨就是沐锦(首订)
    “你觉得可能么?这个是我千辛万苦才完成的,你觉得我可能会就这样轻易的抹去么?那些负心汉都必须死,要不然要我怎么甘心呢,哈哈哈哈,都活该去死?”女子笑得很疯狂,脸色非常的狰狞,看起来有些害怕。

    “你看看我这张脸,就是那个负心汉亲自用火给我烧的,我当初对他那么好,他却只是那我当做一个笑话,一个令人笑话,你叫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我就是要他死,他也必须死,才能偿还他所犯的罪孽,想不到良心那么黑的人的心脏居然是红色的,我直接剁碎了喂狗,哈哈哈哈。”

    “这一切都是那个负心汉的下场,我为了他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孤注一掷,但是最后那个负心汉还是抛弃了我。”

    “不可原谅,简直就是不可原谅,不仅他要死,那个恶心的贱女人和那个野种都必须死,我的孩子都不在了,她们凭什么拥有孩子。”女人看着沐锦,一句一句的质问。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自己的私欲,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去害了那么多人,那才是不可饶恕的,你知道为了你的任性,多少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么!”沐锦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无可救药。

    “你恨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你也可以收手了。”杀死自己最心爱的人,这个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心狠。

    “哈哈哈哈,还不够,还不够,当初看不起和欺负我的人都应该去死,我是不会放过那些人的,我如今变成了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都是那些人的逼迫。”女子看着沐锦,眼里有着仇恨。

    现在和她作对的人在她看来都是敌人,是敌人那就必须死。

    “是么?你这样的人真的不应该活在世界上,就应该接受惩罚!”沐锦拿出自己的玉箫。

    “你打的过我再说!”女子说完之后咬破自己的手指,滴在鬼婴的眉心。

    在血接触到鬼婴的时候,周围阴风大起。

    “哇哇哇,哇哇哇”孩子的啼哭声响起。

    沐锦看着那鬼婴一直都在吸血,也在不停的生长。

    “快点,阻止那个鬼婴的生长。”这个集合了所有孩子怨气的婴灵真的不太好对付。

    “怎么办?”白凤璃看着眉头紧紧的皱起。

    “出手,制止生长!”沐锦说完之后运气自己的灵力朝着鬼婴打去。

    “做梦,既然都走到今天这一步了,我也是无所畏惧了,你们都必须死,阻止我的都必须死!”女人看着沐锦眼神阴狠。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沐锦拿起自己的玉箫,开始吹奏起来。

    自己的玉箫所蕴涵的就是纯净的天地灵气,对付这些邪恶之物是最有用的。

    “哇哇哇!”婴儿的啼哭声有些难受。

    “煮手,你想干什么?”女人看着沐锦的所作所为眼神如同萃毒了一般。

    “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女人说完之后拿出匕首,一刀扎在自己的手臂上,血液不停的在流。

    鬼婴仿佛感受到危险,也在用力的吸取力量的来源。

    “快阻止那个婴儿吸血!”沐锦看着那个婴儿身体渐渐变成实体忍不住开口。

    要不然等这个婴儿复活,可就难办了。

    “唧唧!”元宝看着那个吸血的鬼婴,跳起来准备一口吃下去。

    “元宝,小心!”这个二货,不是什么都可以吃的啊,这个吃下去会消化不良的。

    因为这个力量属于阴暗的,元宝的灵力还算比较纯碎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都去死吧,我说过,阻止我的人都必须死?”女人看着沐锦全是疯狂。

    这些制止自己的人都必须死。

    “你真的觉得会这样容易!”沐锦开始吹奏自己的玉箫,节奏开始加快起来。

    “哇哇哇!”婴儿还是啼哭起来,周围的树木沙沙作响。

    “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这个鬼婴绝对不能出世。

    “由不得你,你们都该死,为什么不去死,看着就觉得令人心烦,为什么要阻止我,为什么不让我去杀光那些负心汉,那些男的都该死啊?”女人显然对于男人的怨恨非常的深刻。

    沐锦看着人眼里有些同情,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才会让这个人这样的怨恨。

    看着人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不能说是谁的错,而是一开始就是对于爱情的期望太高了。

    所以一旦失望了,自己就觉得不能接受了,就会想方设法的去毁灭。

    但是,一开始,也许爱情就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美好,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就只有那些尝试过的人才知道。

    但是沐锦看的,除了自己的父母,那些豪门里面,更多的是恰到好处的相敬如宾的恩爱。

    但是感觉是虚伪,而不是羡慕。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因为你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你们眼里看不见其他人甚至可以玩弄任何人,你们这些人真的该死!”女人的恨意来的有些莫名其妙。

    沐锦看着人,冷笑:“生活都是自己选择的,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还是得看你怎么样选择,既然选择了,那就不要后悔。”

    总是喜欢自作自受的事情你最后怪谁,只怪自己眼睛瞎。

    “闭嘴,不需要你说,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把女人当做玩物,可以肆意的玩弄,我就是要你们死?”女人说完放出自己更多的血。

    “哈哈哈哈,去死吧,全部都去死吧,全部都去死,你们都不应该活着!”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鬼婴开始变出**。

    啼哭声也越来越小,沐锦知道,自己的箫声对于他的控制不行了。

    凤玺这边,听着这传来的箫声,神情有些激动,他家沐沐一定就在前面,但是看着周围的阴气,凤玺眯起眼睛。

    现在这苏城的脏东西还真的多啊,自己的沐沐没事就算了,如果有事情自己一定把那个东西捏碎。

    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都不能伤害自己的沐沐。

    但是才刚刚踏出一步。

    “唔。”捂着自己的心脏,眉头微微的皱起。

    “千墨!”邪魅的声音突然变得冷酷无情。

    “滚,别给我捣乱!”紧接着又转为邪魅的声音。

    自己的沐沐正在面临危险,这个人这个时候出来和自己争夺身体,真是该死的不是时候。

    “凤玺,我给你时间了,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点时间,我感觉得到千墨就在附近,我想去见那个人?”凤彧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固执。

    无论如何关于千墨的,他都格外的在意。

    “你不过就是我分裂出来的人格而已,谁给你的胆子这样做的,不可能?”凤玺也很想去看看沐锦。

    只有看见沐锦没事他才会放心,要不然真的很着急。

    现在凤彧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好时候。

    “凤玺,我劝你别太自私,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凤彧不是在和凤玺商量,而是直接命令了。

    “我说过不可能,凤彧,死心吧,你最好给我安分守己一点,要不然我毁灭你!”

    凤玺现在真的非常讨厌分裂出来的这个人格,以前无所谓,现在总是一有机会就和自己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凤玺,你现在似乎还不能命令我,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所以,你说了不算,我说过,我想要去见千墨,谁都不能阻止我!”凤彧眼里红光闪过,非常坚定自己的想法。

    “是么,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让我沉睡了!”凤玺一点都不怕。

    “凤玺,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你难道不知道……。”凤彧说完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眼里是一片的冰冷,邪魅撩人的神色不在。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么!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所以,你就安心的沉睡吧。”伸出自己的双手,看着这具身体。

    自己这些天一直都在潜伏,就是为了等这一天。

    凤玺的能力是很强没有错,但是那个人现在心神不宁的,拿什么和自己斗。

    “我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可以任由你肆意玩弄的傀儡了,而你,也不能和以前一样随心所欲的想要掌控这具身体,而我就必须退出。”凤彧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

    和自己最喜欢的人错过,无论怎么想,凤彧都觉得自己不能接受。

    但是不能接受就必须努力,努力比凤玺更加强大,才能彻底的掌握这具身体。

    “千墨,我来了?”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凤彧嘴角露出一个笑意,感觉有些幸福。

    “哇哇哇!”小婴儿停止哭泣,看着沐锦几人,穿着红色的小肚兜,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宝宝,快去,给妈妈杀掉那些人?”看着自己的杰作完成,女人面上有着轻松的笑意。

    “咯咯咯咯!”婴儿稚嫩的声音想起。

    飞起来靠近女人,女人伸出自己的手指直接抱着。

    “宝宝,给妈妈杀掉那些人好不好!”女人再一次开口。

    “咯咯咯!”小孩子依旧笑得很天真,眼里是一望无际的漆黑,看不到任何孩子应该有的天真。

    沐锦看着那个小不点,再看看那个女人。

    婴儿挥舞着自己的小短手,搂着女人的脖子,看着女人那跳动的血管。

    眼里有些兴奋。

    “快丢掉!”沐锦连忙出声,想不到这个鬼婴居然想要吞噬自己的创造者。

    “哈哈哈哈哈,别以为我会上当,这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对于沐锦的话语,女人一点都不相信,反而觉得这是沐锦的计谋。

    “这是我的,有了他,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掉那些负心汉了!”因为鬼婴会直接让那些人魂飞魄散,鬼婴就是吸取别人的灵魂来增强自己的修为。

    也属于那种逆天而为的。

    “咯咯咯!”婴儿诡异的声音响起,靠近女人的脖子,张开嘴巴,里面有着两颗非常尖锐的牙齿。

    “宝宝,给我……啊……”话还没说完便停住了,眼里有些不可思议。

    “咯咯咯!”婴儿的嘴角还带着血迹,但是笑得非常的愉快。

    “这个小混蛋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手下留情啊,那可是创造他的人啊?”白凤璃看着那个小家伙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

    这小家伙是真的很没有良心啊。

    “咯咯咯!”鬼婴放掉自己手里眼睛睁的大大的,有些死不瞑目的人转过头看着沐锦这群人。

    特别是眼光在沐锦的身上停留,眼里有着亮光,就好像找到什么什么好吃的食物一般。

    “阿锦,注意一点,那个小东西打打你的主意呢!”白凤吟站在沐锦的前面,观察这那个鬼婴的一举一动。

    那个小东西分明就是对于沐锦有兴趣。

    沐锦身上纯净的灵力一直都是这些妖物的追求,但是这些年都没有成功。

    “不知道吃下去怎么样,本座很久没吃什么东西了,这个女人的血实在是太难吃了!”鬼婴漂浮在半空中,嘴巴微动,便发出稚嫩的声音,只不过有些故作老沉。

    “不会说话?”白凤璃看着那个很可爱的小孩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不可能,愚蠢的人类。”鬼婴的眼里有着不屑。

    这一次距离上一次已经睡了百年,如果不是这个傻女人,自己也不会再一次苏醒。

    不过自己醒来,这个傻女人自然应该死了,别和他说什么感恩戴德,他都世界里没有那个高尚都东西屋,他也不需要那种东西。

    并且那个女人的动机从一开始就不单纯,一直就是只想要利用自己。

    对于这样的人鬼婴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乖乖的让我吃了,要不然我直接把你们的灵魂吸出来,一并吃掉?”看着这几个人,那都是上好的补品啊,特别是中间的那一个人。

    灵力非常的充足,只要吃下他,自己的修为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被那些人镇压了那么多年,早就蠢蠢欲动了,现在出来了,自然要好好的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说话口气最好还是收敛一点,别到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沐锦看着那个鬼婴,觉得未免有些太嚣张了。

    “哈哈哈哈,能我奈何?”这些人鬼婴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显然他忘记了放在沐锦灵力对于他的压制。

    “不能!”沐锦把玩着自己的玉箫,风轻云淡的说道。

    “那就对了,让我把你吃了就好了,那一定是最美好的补品?”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了。

    “那得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要不然,口头上的说说,真的不算什么?”沐锦看着人眼里一片淡然,没有丝毫的慌乱。

    “女人,你还真的不怕死,不过是有一点能力而已,不要太过于嚣张!”鬼婴看着沐锦的态度语气有些不好。

    “说了只要你有本事。”沐锦把玉箫放在嘴边,看着鬼婴。

    “那就让而看看,你有多少本事,才能对得起你这身骄傲?”鬼婴眼里有着冷笑。

    “恭候。”沐锦把玉箫放在嘴边。

    “哼!”鬼婴嘴巴轻轻的蠕动了一下,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周围阴风开始大作。

    “他这是干什么!”白凤璃有些不理解,但是更多的,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今天就要万鬼把你们咬碎?”稚嫩的声音里面全是阴狠。

    而在他说完之后,沐锦几人看着周围出现的人,不,或者说东西。

    这一次比上一次那些人召唤的鬼阴气更重,应该也是冤死的亡魂。

    那些亡魂看见沐锦她们,眼里有着渴望。

    “去吧,撕碎她们,她们就是你们的食物!”鬼婴的话才刚刚说完,那些鬼魂就开始争先恐后的朝着沐锦扑过来。

    “不自量力!”鬼婴的眼里有着不屑,在他眼里,沐锦是平凡人,一个美味的平凡人。

    沐锦把玉箫放在嘴边,开始吹奏起来,这一次换了一个节奏。

    以几人为中心开始出现一个保护罩,并且灵力开始不停的攻击那些鬼魂。

    而那些鬼魂在听见箫声之后并没有安静,反而更加凶猛的攻击保护罩,就是想要撕碎沐锦几人吃了。

    “现在怎么办!”白凤吟看着周围来势凶猛鬼魂。

    “先收拾了再说?”白云暖手中的银针一直往外面发射。

    每发射一针,就会有一个鬼魂消失,但是鬼混的数量太大,根本没用。

    “死心吧,别做无谓的挣扎了,要不然只会死的更难看?”鬼婴显然很喜欢看人家害怕或者惊恐的情绪。

    “是么?”沐锦箫声转换,原本温和的箫声变得凌厉起来。

    “啊……。”而这一次的作用比较大,那些鬼魂都抱着自己的头颅嘶吼起来,看起开很痛苦。

    就是鬼婴也都被影响了。

    “唔。”捂着自己的头颅,感觉特别特别的疼,并且法力似乎被压制了。

    “女人,你干了什么!”鬼婴感觉有人在撕扯自己的灵魂,很难受。

    沐锦没说话,专注的吹箫,看着周围那些鬼魂一个紧接着一个的消失。

    “别在吹了,别在吹了?”鬼婴看着沐锦难受的小脸皱早一起,很痛苦。

    “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停止就可以停止的!”白凤吟嘴角微微勾起,沐锦一直都是最会给人惊喜的。

    “我叫你别在吹了!”鬼婴抱着自己的额头,感觉很痛苦,看着沐锦,恨不得把她吃了。

    “啊啊啊!”鬼婴感觉自己的灵力在慢慢流逝的同时仿佛有人用刀凌迟着自己。

    沐锦看着那个鬼婴有些透明的身体动作一直没停止过,这个鬼婴必须死,如果不死会有更多的人遭受残害。

    因为鬼婴的本源就是婴儿的怨气,由怨气而生成的孩子是不可能以德报怨的,这样的孩子出去之后一旦控制不住只会造成更多的伤亡。

    这样的事情沐锦绝对不允许再出现,即使对于这个鬼婴有些怜惜之心,但是一想起那些无辜受害的孩子,意恋就更加坚定了。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婴儿稚嫩是声音响起,只是没有了之前的狂妄。

    鬼婴看着自己的小手渐渐变得透明,看着沐锦的眼神有些审视,看来是自己太过于轻敌了。

    这个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早知道一开始直接就一口吞掉的,要不然现在也不会这样被动了。

    “没有一点悔改之心?”沐锦看准备鬼婴,眼神微微眯起。

    倾注灵力,继续开始吹奏,随着箫声的飘荡,周围渐渐的有了更多的小动物,那些鬼魂仿佛失去控制一般,开始变得虚无。

    “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吧?”始终还是做不到出手让她们魂飞魄散。

    “是!”虚无缥缈的声音仿佛从远古传来一样,紧接着,周围的鬼魂消失。

    “你干什么,放开我?”鬼婴看着这一幕有些慌张了。

    他之所以这样嚣张就是因为他可以控制鬼魂,但是一旦没有那些鬼混的帮助,他本身的力量是不足够对付这个人的。

    而他天生有着控制鬼魂的灵力,现在看看,有这种灵力的不只是自己一个人。

    “晚了!”看着人的灵力渐渐的削弱,沐锦深吸一口气继续吹奏,现在不继续这个小东西一定会跑的。

    “放开我,放开我!”鬼婴看着把自己围住的防护罩,看着沐锦眼里有些央求。

    “哥哥,你放过我好不好!”也许生命受到危险的时候,任何人都会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

    鬼婴自己被囚禁数白年,那样的滋味他一点都不想在一次尝试,一个人呆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面。

    想起那些折磨,鬼婴摇摇头,他并不想再回去。

    沐锦眼神坚定,不为所动,因为今天来这里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铲除祸害。

    “哇哇哇,好疼,哥哥,好疼?”看着围绕在自己身边束缚自己的灵力罩,鬼婴恨得咬牙切齿的。

    自己果然是看走眼了,这个人是真的不能招惹。

    “千墨,别相信他,把他杀掉?”凤彧的声音响起。

    沐锦看着人,一时间竟然忘记动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这个人真的有缘分,总是无意之间会遇见。

    “你怎么会在这里!”沐锦看着人,有些疑惑,总是会在这样突其不意的场合遇见这个人。

    “千墨,我很想你!”凤彧的眼里的冰冷散去,升腾起来的是温和的笑意。

    白凤璃看着这突然转变的画风,觉得自己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特么是从哪里出来的奇葩啊,竟然还敢这样自来熟。

    “千墨,你有没有受伤?”凤彧走上前,看着沐锦浑身上下。

    这一次听见箫声他走赶过来了,就怕晚一步这个人发生什么意外。

    “谢谢关心,我很好?”沐锦摇摇头,自己不是那种轻而易举受伤的人,自然不会明白这个人在瞎担心什么?

    “千墨没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凤彧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笑意。

    然后转过头,看着鬼婴,那隐藏在笑意最深处的是无尽的冰冷。

    自己都舍不得伤害,想要好好的娇宠,这个人很好,总是喜欢没事找事。

    鬼婴看着凤玺,身子人忍不住颤抖,虽然这个人满脸的笑意,但是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善意。

    反而,这个人似乎很想要杀了自己或者摧毁自己,这让鬼婴有些压迫感。

    别说现在的自己,就是以前巅峰的状态,自己也未必就是这个人的对手。

    “是你,想要杀害千墨?”凤彧一边说一边慢慢的靠近鬼婴。

    鬼婴看着的,连忙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敢。

    “不敢,还有你这个畜牲不敢的东西!”凤彧伸出手,沐锦的光圈就碎了。

    现在更多的人关心的是接下来的情况发展,而直接忽略细节问题,比如为什么沐锦的灵力罩碎了,凤彧只是一个平凡人。

    凤彧一把掐住鬼婴的脖子,丝毫不懂的什么是手下留情。

    他只知道这个人让自己的阿锦不舒服了,所以,让沐锦不舒服的自然需要消失掉。

    “哇哇哇!”鬼婴的脸色急剧的张红,呼吸有些困难。

    “哇哇哇,好疼!”鬼婴感觉这个人不是在捏自己的脖子,而是捏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感受到死亡距离自己这样近。

    “救我,救我,我以后不会这样了?”鬼婴可怜巴巴的看着沐锦,因为看得出来这个可怕的男人是因为那个人才对付自己的。

    “唧唧!”主人,不要相信他,这个老不死的就是喜欢撒谎!元宝看着鬼婴,连忙提醒沐锦千万不能心软。

    这个老不死的真的非常的狡猾,当初如果不是北冥看他作恶多端一气之下把他封印囚禁了,这货还不知道会祸害多少人了。

    这货最擅长的除了嚣张应该就是装可怜了,确实,长了一张娃娃脸,不利用确实有些可惜。

    “我不是故意的,那些都不是我的错,我也是被逼无奈,我也是想要活下去而已。”鬼婴感觉自己被束缚了,根本挣脱不开。

    想不到一个凡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能力,把自己的后路堵的死死的。

    “唧唧。”主人千万不要相信他,这个家伙非常狡猾,一旦现在放过他,以后想要抓住就很难了。

    因为现在鬼婴才刚刚出世,能力不是很强大,一旦逃脱,让他恢复以前的巅峰,打败和收服他就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闭嘴,你这个饿死鬼?”看着元宝,鬼婴脸色有些难看。

    两个人一直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现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居然还敢幸灾乐祸,自己当初就应该一口把他灵魂吃了。

    “唧唧!”老不死的,你也有今天啊,活该!元宝有些嫌弃,混到今天这个地步,确实有些丢人。

    看着沐锦,再看看鬼婴,元宝眼里闪过一抹算计。

    自己以前经常被这人欺负,如果这个人和沐锦签订契约的话,想起凤玺。

    还有凤玺对于沐锦强大的占有欲,元宝觉得对于未来的日子有些期待了。

    “唧唧。”主人,不一定非要他死,还可以签订契约啊?

    元宝用自己的手指比划着,指指沐锦在指指鬼婴。

    也许天生沐锦就听得懂动物的话语,居然看懂了元宝的意思。

    看了元宝一眼,再看看鬼婴。

    “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和他契约?”沐锦停下动作看着元宝,眼里有些询问。

    “唧唧”主人,可以签订主仆契约,这样的话对于鬼婴会有着更多的牵制。

    沐锦想要提升自己的力量,以后势必会修炼,而修炼是离不开那些珍贵的药材的。

    那些珍贵的药材所掌握的人肯定不平凡,这个人肯定有用得着的地方。

    鬼婴不是不厉害,而是没有成长起来。

    “主仆契约?”沐锦有些疑惑,因为对于这些涉及的还不是很广泛,所以误区很大。

    “唧唧!”元宝点点头,因为鬼婴真的还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养不熟的。

    主仆契约的牵制很大,不怕这个人做什么,因为一旦主人受伤,他只会感受到十倍甚至是百倍的痛苦。

    其实就是把主人所受的伤害转移到仆人身上。

    所以大多数时候,灵兽或者灵异者都是不愿意的,因为一旦自己没有保护好或者不小心伤害了主人,那对于自己才是最大的打击。

    “你胡说八道什么,想要我签订主仆契约,那是不可能的。”自己的小命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实在是很抓狂。

    “唧唧!”不愿意那就去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老不死的在打什么坏主意。

    现在凤玺在,凤玺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人。

    “我宁愿死,也不愿意签订那种不公平的契约!”鬼婴当然不肯,他也是知道那种契约的厉害的。

    主仆契约就是让自己当做替死鬼,只有傻子才会那样选择。

    “为什么不是签订平等契约!”鬼婴觉得即使受制于人,也要对自己好一点。

    平等契约即使以后沐锦有事情自己就可以存活,而不是和主仆契约那样付出惨重的代价。

    “唧唧!”就凭你,别做梦了,沐锦的身边还有一个凤玺呢?

    “我不和你签订契约!”沐锦的一句话打断了这兽与鬼之间的对话。

    不管这个鬼婴多么的厉害,沐锦觉得还是需要心甘情愿,这个鬼婴很明显的不喜欢自己。

    但是只要他不在作恶,自己也不是不可能放他一条生路。

    “唧唧!”主人,这是一个好机会啊?元宝觉得错过了就很可惜了。

    “元宝不必再说了。”沐锦看这穿着红肚兜非常可爱的小鬼。

    “以后只要你不在祸害别人,你的事情我是不会插手的,修为是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就是,那些投机取巧来的在终究不是自己的!”靠吸取别人的灵魂或者怨气来增加自己的修为。

    现在看着似乎没问题,但是这样的人想要突破是真的非常麻烦。

    “可以,可以,能不能让这个人放开我!”鬼婴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凤彧……”沐锦的话还没有说完变被打断。

    “千墨,我知道你心软,但是对于这个小东西是真的不能这样仁慈?”凤彧觉得自家千墨就是太善良了。

    有时候善良不是什么好事情,会有更多的人利用你的善良去做那些不轨的事情。

    “千墨哥哥,救我,我真的不敢了?”鬼婴说完大眼睛开始泛滥泪花,现在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千墨,这个小东西狡猾得很。”凤彧当然知道这个鬼婴,似乎被封印很多年了,也不知道谁那么无聊,唤醒了这个搅屎棍。

    “不过,千墨想要放过他也可以?”凤彧看着鬼婴笑得有些毛骨悚然。

    “不要,不要,我不要跟着你?”鬼婴连忙挣扎,这个凤彧是真的太危险了。

    “我喜欢听话的!”凤彧看着人,眼里有着慎人的光芒。

    “我不需要你和千墨签订契约,所以,只能委屈你了?”凤彧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看准备鬼婴,毫不犹豫的朝着鬼婴的心脏刺下去。

    这个心狠手辣的程度让身边的几个人忍不住退后几步。

    “啊!”鬼婴发出凄厉的叫声。

    “别担心,你死不了的,不过就是一滴心头血!”凤彧看着鬼婴心脏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

    “你这是干什么!”沐锦很好奇,凤彧到底想要干什么。

    “千墨,你只要知道,我永远都不会骗你的就对了?”凤彧看着人眼神微微的闪动。

    “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沐锦看着凤彧,总感觉这个人从一出现就各种不对劲。

    “千墨,或者说,我应该叫你……阿锦!”凤彧的话让沐锦身体僵硬,眼里有着不可思议。

    想不到自己的身份就这样暴露了。

    因为这句话是靠近沐锦说的,所以那些有些距离的人自然是听不见的。

    看着沐锦坦然的神色,凤彧嘴角微微勾起,这个人到现在依旧还是这样风轻云淡,一点其他的表情都没有。

    但是无论怎么样,这个人都是千墨。

    想起凤玺喜欢的皇廷国际的总裁,心里苦笑,一直两个人喜欢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还以为终于有一次不一样的,想不到老天居然给自己开了这样玩笑。

    千墨就是沐锦,沐锦就是千墨,这两者居然会有联系。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沐锦自认为自己一直掩饰的很好,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外人知道。

    “上一次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记得这双眼睛!”无论如何自己都忘不掉的眼神。

    如果那一次只是怀疑,这一次就是证实,因为沐锦手上那只玉萧是独一无二的,那样的材质基本上已经没有了。

    “就因为这双眼睛?”沐锦有些意外,还以为这个人是派人监视自己。

    “阿锦不喜欢的事情,我都不去做的!”这件事情他当初想过,但是妖月说的话却让他一直犹豫不决。

    “你想要干什么?”沐锦眯起眼睛。

    “我以为你知道的!”凤彧一直的目标就是非常清晰的。

    “不过,阿锦先来带着这个试试,看看合适不合适!”凤玺递给沐锦一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看着打卡盒子强硬给自己带上的手链的人沐锦觉得自己反应不过来。

    亲,自己还没有答应呢,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凤彧拉着人的手指,看着沐锦手腕上的小铃铛。

    沐锦终于身上有一样东西属于自己了,并且以后会越来越多属于自己的,直到这个人全部属于自己。

    “你不觉得我带着有些矫情么?”沐锦一直都是当做男孩子来培养的,带着这样女性化的东西非常不自在。

    “不会啊,只是画风有些清奇而已?”白云暖看着眼前这一幕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想不到沐锦也有这样的时候,偶尔的别致撒娇。

    “原来你是这样的沐锦啊?”白云暖看着人,这两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腿,这个速度也是够厉害的。

    “不是你们想的哪样?”沐锦盯着几个人的眼神有些无奈。

    ------题外话------

    上架了,上架了,啦啦啦,亲们订阅了的去抢订阅红包啊,我无法了,跟着凑一个热闹,哈哈哈哈,么么哒,爱你们,嘻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