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不懂得风花雪月
    每一个女人或许都有着自己穿上婚纱嫁给自己最爱的人的美梦。

    但是很多人也都没能如愿,因为身在豪门,身不由己,更多人需要的是商业联姻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可惜,有时候好看未必就是真的适合,凤总别忘记了,我是男人,不是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凤玺总给沐锦一种感觉。

    仿佛这个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一般。

    但是还是不能相信这个人会有这样的火眼金睛,毕竟自己隐瞒身份很多年,就是距离自己最近的青云。

    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是一无所知的,有时候不是不相信青云,而是隐瞒的太久,觉得已经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了。

    “沐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凤玺没敢说自己知道她的身份,要不然沐锦对于自己的防备心会更加严重。

    “凤总如果有这样的梦想,那就应该去寻找一个目标,和我这样无趣的人早一起,最后你会发现,这其实就是在浪费你的时间?”沐锦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为自己喜欢的人穿一次婚纱。

    其实想想,也是很遗憾的。

    “不会的,我凤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后悔的。”因为凤玺对于做任何事情都太有针对性了。

    包括沐锦,从一开始目标就是非常的明显,目标就是得到沐锦。

    只是沐锦这个人的感情线是真的该迟钝了,现在即使有些眉目了也不会给出太大的反应。

    不过只要有希望自己就不会放弃。

    “走吧,我们去工地看看,有时间再去说这些风花雪月的事情?”说完之后沐锦自己首先走了。

    因为凤玺是真的是太能说了,只要你开口,可能就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了。

    “好的!”凤玺抬头看看天色,看完工地之后可以和沐锦一起把晚饭吃了。

    这样算下来今天沐锦一整天的时间就是自己的了,想起这里凤玺还是有些窃喜的。

    走到自己停车的位置,很绅士的给沐锦打开开车。

    “你干什么?”沐锦坐下去之后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反射性条件的就想躲开,但是车子里面的空间真的太小了。

    即使身子往后退,但是距离人还是很近,沐锦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但是她就是很肯定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沐锦说不清楚这个莫名其妙的信任是来自哪里。

    “沐沐,你忘记系安全带了?”凤玺有些无奈,这个光天化日的自己还真的就不能做什么了。

    这个人一直都是自己最珍重的,所以在沐锦不答应或者不情愿的情况下,自己是不会勉强这个人的。

    因为这个人是沐锦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沐锦,自己怎么舍得?

    “嗯,谢谢!”沐锦有些不好意思,真的忘记系安全带了,真的超级尴尬。

    “没事的,很乐意可以为沐沐效劳?”凤玺看着人轻笑。

    “走吧!”沐锦撇开头不敢去看凤玺,因为这个人的眼神非常的炙热。

    “好的,沐沐!”凤玺觉得自己最开心的可能就是今天了。

    来这里上千年了,没有那一天觉得这样满足过,那是一种来自心里的慰籍。

    感觉以后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有人一直跟着自己不生不死,不离不弃,那是以前敢都不敢想的,看来老天对于自己还不算太残忍。

    好歹把沐锦送到了自己的身边,这一定是在弥补自己前世所受的苦难。

    凤玺觉得,能够遇见沐锦,那真的就是一种福气,也是一种运气。

    只是希望这个人别离开自己,当然也不会给这个人离开自己的机会的。

    任何想要妄图和自己争夺沐锦心里位置的人,自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抹杀。

    别怪他总是这样残忍,他也只是在维护自己喜欢的东西。

    乔家这里。

    白云暖进去的时候乔家的人基本上都在,对于这样的景象白云暖已经见怪不怪了。

    每一次一到这个时候,这些人总是会想办法恶心人。

    难道都不会去看看镜子自己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么!

    “哎呦,我们白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毁容了?”宋淑珍看着白云暖脸上的伤口有些幸灾乐祸。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是谁啊?”宋淑珍一直都不喜欢白云暖,现在看着白云暖这样简直就是大快人心。

    最好就是把这个贱人的容貌毁了,免得一天总很喜欢勾三搭四的,整个人就是一个狐狸精。

    “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觉得你管的有点多!”

    今天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现在看见有人在找茬自然更加不舒服了。

    行,很喜欢找刺激吧?那么自己就成全她,免得一天总是喜欢这样找存在感。

    “暖暖,怎么了,是不是今天不高兴了?”

    乔老夫人看着白云暖今天比任何时候都要反常的情绪关心的开口。

    “暖暖如果遇见什么困难的一定要和奶奶或者墨白说,你不说我们很担心的!”乔老夫人很怕自己一直很看好的人就这样被人挖走了。

    “没事的奶奶,就是来的时候遇见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白云暖看着乔夫人眼里的笑意,这个人对于自己一直都很好。

    “暖暖,你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

    乔墨白看着白云暖的方向,只不过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乔墨白有些担心,这个小家伙一直都是这样无拘无束没心没肺的,很少有什么事情会让她这样不舒服。

    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情绪外露的这样厉害,这让乔墨白猜测,白云暖肯定受委屈了。

    这个傻乎乎的丫头就不知道保护自己么?

    “暖暖,和我说,发生什么事情了?”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泛滥起冷意,这个人自己一直以来都舍不得伤害,怎么可能还会让她如此的心情不好。

    “乔先生,我没事的。”白云暖就是想不通到底会是谁,需要这样处心积虑都对付自己。

    “小丫头,到底怎么了,来,和我说一说!”乔墨白推着自己的轮椅走上前,距离白云暖更近了。

    伸出自己的双手,接过白云暖手上的花束。

    “我真的没事的,谢谢乔先生的关心?”那样的事情白云暖当然不会说,不然有些人说的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自己真的很不想在分任何多余的精力去管那些人了。

    “啧啧啧,这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在这里博取同情吧?”宋淑珍觉得这个人就是想要骗取这些人的同情。

    目的那就是一个,就是需要钱,想到这里更加看不起这个人了。

    果然,穷酸就是穷酸,一辈子也只能是穷酸,这些伎俩简直就是上不了任何台面。

    “也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现在还敢在这里,真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里?”

    这些天乔老夫人对于这个人简直就是百般宠爱,让一直倍受冷落的宋淑珍这心里肯定就是非常不平衡。

    “闭嘴,暖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由不得你在这里胡说八道?”自己亲自挑选的人不会错的,白云暖一定可以和自己的儿子走到最后。

    “母亲,我并没有说错了,那是你不知道现在的很多大学生都是什么素质,不好好工作,就想着投机取巧,妄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嫁进豪门,那样就可以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了,简直就是不思进取?”

    宋淑珍说的义正言辞,如果不是了解她的为人,白云暖觉得可能大多数人都会向着她。

    毕竟当初的宋淑珍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走到今天,不可能是一个没有脑子了。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喜欢干那些上不的台面的东西是不是?”乔老夫人看着宋淑珍,这个人就是一个搅屎棍。

    “奶奶,你别生气,暖暖是理解的,我们年轻人可能性格方面都不熟太成熟,不能和经历过沧桑的人相比?”白云暖一直都不是什么好脾气。

    别人给她一巴掌,她可以分期付款分为几次还回去。

    从来都不懂得什么叫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些高尚的品格自己是不能驾驭得了。

    “有时候再说别人之前,先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不然到最后会有些打脸!”白云暖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一直都是非常绝情的。

    “难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没有一点数么?”

    有些人就是欠收拾,说话才会所以肆无忌惮。

    “强词夺理,说的明明是你,少给我转移话题!”宋淑珍最恨别人提起自己的过去。

    因为自己的曾经是真的不怎么样,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为了生活为了钱,不停的迎合各种男人。

    “不过如此!”白云暖不明白谁给这个人的自信一直就喜欢和自己过不去。

    “好了,宋淑珍,你给我少说两句。”最后还是老夫人发话了。

    “暖暖,你到底什么样了?”因为白云暖的一直不回答,乔墨白更担心了。

    不顾场合的一把抓住白云暖的手臂想要检查一下,因为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粗心了。

    有时候还很喜欢嘴硬,不亲自检查一下乔墨白根本不敢放心,这个傻丫头太让人揪心了。

    ------题外话------

    错别字珊珊会去修改的,最近天天加班熬夜上班的,所以有时候真的没时间,在这里给一直追着我的文的宝宝说一句抱歉,感谢你们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