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狗见了骨头一样
    “我觉得凤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节操捡起来,要不然就有一些让人不耻了?”这个人对待人简直就是两个极端的。

    看着刚刚对待顾莹莹的态度就知道,这个人平时是多么的猖狂。

    “节操那种东西,不值钱,哪有沐沐你重要啊?”如果能和沐锦更进一步,凤玺在不在乎那个问题的。

    “凤总严重了,沐锦羞愧?”沐锦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这个人要不要这样厚脸皮。

    “难道凤总对于任何人都是这样热情的,你这样的热情有些消受不起?”沐锦这些年就是一个人。

    突然之间有那么一个人试图挤进自己的世界,肯定是非常不习惯的,也会反射性的开始抵抗。

    这不是对于任何人有意见,而是孤单久了,对于爱情是很希望,同样的也有一些胆怯。

    不敢去尝试,因为很害怕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我的热情那都是对人的,我觉得沐沐没必要那样排斥?有时候不试试怎么知道最后的结果?”凤玺觉得横在两个人中间的就是沐锦那份摇摆不定的安全感。

    沐锦真的就是一个特别缺乏安全感的人,凤玺对此也只能心疼和慢慢的让人学会接受自己。

    “你觉得两个大男人说这种事情合适么,我没有搞基的爱好,凤总倒是兴趣高昂啊!”沐锦觉得两个人的区别太大了,始终走不到一起。

    虽然自己的皇廷国际走起苏城也算中流砥柱,但是那也只是相对于那些豪门世家。

    风云国际才是真正的领军人物,不知道传承了多少代,家族里也出现过不少的厉害人物。

    那可都是级别特被高的,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就不可能会有属于自己的安静的日子过。

    之前的生活一直就是在奔波里面度过的,每一次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走到现在,沐锦最想做的,就是找一个爱自己的人,平平淡淡的过一生。

    而不是一直处于这份风口浪尖上任由别人编排。

    所以,两个人不同世界和不同价值观的人注定走不到一起。

    “不在一个档次的人,无论怎么样翻山越岭,始终都是走不到一起的?”沐锦的眼里有些迷离。

    想起来当初自己的母亲,因为隐世家族是不能暴露的,所以她的身份一直就是一个谜团。

    不说别人,就是自己的亲人那也是各种打压的。

    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有着异能的保护,早就没有自己了,那些自私的人从来都不会考虑别人。

    就是觉得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白露配不上丰神俊郎各方面条件都是很好的沐珩。

    “沐沐,我……”那些都是不存在的啊,如果沐锦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只要她开口,自己也会放弃一切和她一起走的。

    那些都是外在的,那里比得过这个人给自己那种最真实的感受。

    物质的享受自己早就不在贪恋了,或者说,从来都不贪念过。

    “不必说了,我觉得我们只是合作伙伴!”沐锦觉得话题到这里就差不多了。

    有时候说的太明白了反而伤人。

    “沐沐……”凤玺急忙开口,感觉距离这个人越来越远了。

    凤玺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把自己隔离在外面的感觉。

    他希望的是做和沐锦最亲近的人,沐锦能够对于要他毫无保留。

    不过看着现在沐锦这个样子凤玺也不生气,他始终相信,这个人的心里是暖和的,绝对不是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无所谓。

    “沐沐平时逛街喜欢去哪里啊?有没有什么喜欢的电影啊,最新上映的有几部片子不错,我们一起去看看?”凤玺征求着沐锦的意见。

    “那种狗血的八点档偶像剧你也喜欢?爱好还真是放任叹为观止?”

    想起有时候白云暖那兴高采烈和自己描述的剧情,沐锦觉得自己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实在是那种青春期甜的冒泡的真的不适合自己,毕竟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龄了。

    那些欧巴也不就是自己喜欢或者说那所谓的舔屏的对象了。

    一想起那种狗血套路,沐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不好的!

    “你应该约那种年龄比较活泼一点的?”潜意思就是年龄小一点的。

    “沐沐想多了,我是觉得最近那几部动漫不错!”凤玺占有欲很强,不会带着沐锦去看别人的演出的。

    动漫多好,不会和那些狗血剧情一样动不动就开始上演限制级,一言不合就开始嘿咻。

    自己现在和沐锦的关系还达不到做那样亲密的事情,凤玺可不还自己找死,到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

    “我可以拒绝么!”说好的去看工程的进展呢,为什么一转眼就是电影院了。

    “不行,我今天是沐沐的客人,沐沐必须答应我的条件!”事实证明,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真的就还天下无敌了。

    沐锦何必佩服凤玺的这个厚脸皮,简直就是无所畏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就是讨厌不起来,如果是别的商业伙伴,在工作的时候做这些无聊的。

    沐锦觉得自己一定不会这样好脾气,直接转身就走,有时间再说。

    面对的是凤玺她就觉得自己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亲近感,很笃定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

    所以才会一直都再让步。

    “沐沐不说话就是答应了,不可以反悔!”凤玺的眼角微微上挑,有着魅惑人心的笑意。

    “你高兴就好!”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沐锦看的出来心里,这个人绝对就是不达目的绝对不罢休的人。

    所以没什么好纠结的,就当作给自己放假了,还真的没有和任何人去看过电影呢!

    之前一直都太忙了,对于这些事情还真的就没有什么兴趣,自己休息的时候不是修炼就是睡觉,对于这些根本都想不起来。

    “能和沐沐在一起,我非常高兴啊,到时沐沐一直紧绷着自己的脸蛋,我都没见过沐沐的笑容呢?”沐锦对于小白蛇很温柔,但是对于自己就非常的不行了。

    至少两个人不在一个档次,有时凤玺都忍不住吃醋。

    尽管是自己,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因为沐锦对于人形的他真的就是太冷淡了。

    “我不会笑!”沐锦回答的很干脆,这些年沐锦早就忘记开怀大笑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了。

    “不,沐沐一定会笑得,沐沐笑起来一定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因为那份淡然出尘的气质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凤总想多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自己还是心里有底的。

    但是沐锦很显然的忘记了,无论你长什么样子,在某一个特定的人眼里,那就是最完美的。

    “我会等到沐沐为我展开笑颜的那一天的!”凤玺觉得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定会拉短和这个的距离的。

    沐锦没说话,因为不知道这个人那里来的自信自己一定会为他打开心扉。

    但是感情这种事情一直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沐锦再怎么样坚强,那也改变不了她是一个女人的事实。

    无论再怎么样厉害的女人只要遇见了那个自己在乎的人,有些习惯都会在不知不觉之间转变的。

    因为也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他,那不是人为的就可以控制的。

    凤玺来着车子走到前面,后面一起跟着的就是青云和妖月。

    青云的眼神一直就在前面的车子上,没有离开过。

    一边的妖月有些无奈,看着青云,觉得这姑娘就一个傻妞啊,你在这里能够看到什么?

    即使看见了哪有什么样,凤玺一直就是这样任性的。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没有抵抗力也是正常的,毕竟这颗铁树也是万年才开花,并且还是一个花骨朵。

    觉得珍贵和稀罕想要亲近也是很正常的。

    如果换作以前,凤玺可不会管别人怎么样,只要自己的心情好那就是最好的。

    这种还知道顾及别人的,那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了好么?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每一次你家总裁看看我家总裁眼里都是有着亮光的!”就和那种狗见了骨头一样的,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

    凤玺就是恨不得把沐锦吃下肚子,那天才是最安心的,当然这种“吃”不是那种吃。

    “呵呵呵!”妖月轻笑,这个人的情商倒是比沐锦还灵活。

    这个人都看出来了,沐锦感觉还是一直不能进入状态。

    “你笑什么?我和你说正经的?”看着人脸上的笑意青云觉得有些不理解。

    “那和我们没关系,我们还是不要管,要不然到时候大家都是非常难做的!”

    这个傻女人可不要去沐锦那里胡说八道,要是自己尊主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了。

    凤玺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我这不是怕我们家总裁吃亏,你家总裁的套路太多了!”

    青云担心自己家那个在感情世界一片空白的总裁会被风云国际那个妖艳贱货抢走。

    没错,凤玺确实就是一个妖艳贱货,长的比女人还要魅惑上几分,那份风情万种一般人还达不到。

    ------题外话------

    推荐友文《褪红妆:权谋君心》三鱼/著

    “萧儿,为你成魔,不过一念之间。”——冥绝

    出生十六载,厌世嫉俗,掩却心性,化身为凡,甘心沦为人人堪笑的对象。

    执政数十年,如履薄冰,扮猪吃虎,步步惊心,只求有朝一日风云便化龙。

    且看gay里gay气小摄政王,碰上看似草包无用的新帝,会撞出怎么样的“基情”?

    夜深人静,某摄政王在呼呼大睡,却是被某重物突袭。

    “谁!”她跳身而起,看到一双明灭的眸。

    “是孤!”声音凌冽,某摄政王大骇,立马便是揪住了薄被。

    “你干嘛?大半夜擅闯本公子的房间,不知道男男授受不亲?”某摄政王理直气壮。

    “哦,那孤可能成了断袖!”某男咬牙切齿。却盯着某摄政王微隆的胸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