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把东西交出来(二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想要知道你到底听信别人说来什么,但是我这里确实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容轻安眉头微微的皱起。

    那东西除了自己想不到还有人知道,但是即使有自己也不会叫出去的。

    因为那是为自己的哥哥准备的,哥哥的灵魂现在还是安稳不下来。

    “不交出来,别怪我让你灰飞烟灭。”凤玺看着人这样固执也不生气。

    “你到底想说什么?”容轻安知道这个人不好对付,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是不愿意和这个人对上。

    这个人的体内有着很强大的力量,自己感受得到。

    “引魂草,别说你没有,那是你聚集了所有冤魂的怨气修炼的,至阴之物,如果是之前我只是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就可以很肯定了,那东西就在你的身上!”

    看着那个厉鬼浑身刹气的样子,也就只有他才能够修练出那种东西。

    “我没有你要的东西!”容轻安退后一步看着人,那是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带修炼来的,绝对不可能给这个人的,那是属于自己哥哥的。

    “还挺固执的,一会儿我让你固执不出来,杀了你我也一样可以的味道引魂草!”那种药材可以安定人的灵魂,保证那个的灵魂不受任何外来之物的影响。

    并且是直阴之物,自己家的沐沐体内所蕴涵的灵力纯阳,只要两者结合,沐锦的修为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封印对于要她的限制也会少很多。

    只要是为了沐锦,他一点都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如果自己最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还说其他什么的,那都是空话。

    “想要杀了我?”容轻安的声音很轻灵,在着幽幽的夜色里,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不肯交出来,就让你试试魂飞魄散的滋味!”拿东西自己一定要得到。

    “把就让我看看不的实力,看看能不能让我魂飞魄散!”容轻安说完之后飞身上前和凤玺打起来。

    只看见两个人的身边黑雾不停的涌动,身影也在不停的变化,周围的那些鬼魂开始不安分起来。

    “想要我的引魂草,今天我也想要你的内丹呢,据说妖怪的内丹那是最好的补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容轻安这个人也很偏执,生的时候是这样,死了这个性格演变的更加剧烈了。

    在他心里,凡事个他哥哥有关系的那都是大事,伤害他哥哥的人都必须死。

    所有人都不可以妄图伤害他哥哥,当初他自己没用,让自己的哥哥被那些人取走心脏,现在不会了,自己有能力保护那个人不受一点伤害?

    “作死!”凤玺看着那笼罩着自己的黑雾腐蚀着自己的肌肤,眼里有着冷意。

    人形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庞大的巨蛇,和平时的袖珍不一样,蛇的身体和房子差不多高,盘旋在一起,就像一座小山。

    白色的鳞片在夜色里闪烁着光明,黑雾却丝毫伤害不到他,白蛇的瞳孔直直的看着容轻安。

    “别做挣扎了,你是不可能伤害得到我的。”凤玺身上的鳞片就是保护自己的。

    “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我让容轻墨去死!”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凤玺不在乎用的是什么手段。

    “你敢动我哥哥一根汗毛,我让沐锦魂飞魄散,不惜一切代价?”容轻墨就是容轻安的逆鳞,当初小小的年龄就敢挖出自己的心脏给容轻墨,就足以看得出来这个人在容轻安心里的位置。

    有些人是你拼了性命都想要守护和不愿意伤害的。

    “那就试试看?”庞大的身躯很灵活的朝着容轻安袭去。

    “上!”容轻安才刚刚说完,周围那些魂魄都开始躁动了,前赴后继的往上扑。

    凤玺摆动着自己的尾巴,将那些束缚自己的鬼魂打的灰飞烟灭。

    “你这样是奈何不了我的,如果之后这一点能里那就真的太弱了?”凤玺吐着蛇信子。

    “不见得吧!”容轻安看着凤玺,嘴角露出笑意。

    “噬魂阵!”说完之后把自己手里的棋子甩出去定在离凤玺不远的地方。

    旗帜落下,周围狂风大起,凤玺原本想动,却感觉有东西束缚住了自己的灵力一样。

    “噬魂阵起,万物湮灭,你好好尝试吧?”刚刚那些魂魄不过就是祭品而已。

    噬魂阵是吸收了无数的冤魂炼制而成的,那些魂魄的怨气回趟凤玺试试厉害的,

    “嘶嘶!”凤玺摆动这自己庞大的身躯,看着人眼里有些杀意,这个人居然敢这样算计自己。

    无论自己怎么样用力针扎,就是发不出一点灵力。

    “你找死,别以为就可以这样捆住我了,引魂草我在一定要得到的?”沐锦修炼的时候那样的痛苦的表情他不想在一次看见了。

    所以这些阻碍自己的人,他都会毫不犹豫抹杀。

    张开自己的嘴巴,突出自己的内丹,那些冤魂看着凤玺的内丹就像疯了一样扑过去。

    这样自己承受的痛苦就会少很多,身躯渐渐的缩小。

    “拿不到我要的东西你就死?”凤玺的身上有着在噬魂阵里面留下的伤口。

    “疯子!”容轻安看着凤玺的所作所为冷嗤一声,一个妖怪,如果连自己的内丹都没有了,就不可能在保持人形了。

    “别想跑!”凤玺伸出自己的尾巴倾注灵力给容轻安打过去,直接飞出去撞在不远处的槐树上。

    真的以为自己的内丹会有哪行同意就让那些杂碎吃掉了,想的简直就是太简单了。

    只不过是自己为了分散那写冤魂的注意力而已,那样自己才有机会逃脱。

    容轻安捂着自己的胸口,明明已经死了,但是还是感觉得到疼痛。

    “再说最后一次,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我让你鬼都做不成?”凤玺慢慢的靠近人。

    “杀了我你依旧得不到?”容轻安就不是身体容易妥协的人。

    “得不到你也没有任何用处了,那就可以去死了!”凤玺露出自己的血盆大口准备把这个人一口吞下去。

    容轻安原本想要逃脱,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

    但是凤玺却在距离容轻安不管的地方停住了,不,准确的说是被挡住了。

    “是谁!”凤玺看着周围。

    容轻安见人分神了,连忙逃脱,凤玺想要控制住已经来不及了。

    “混沌一族还是这样脾气不好?”看着突然出现的青衣女子,凤玺仔细的打量人。

    “你不好好在你的窝里睡觉,来这里参合什么,找死么?”凤玺恢复自己的人形,看着人出言讥笑。

    “你知道的,我不会死的?”北冥看着人,淡淡的开口。

    “你到底想要干嘛,容轻安和你没关系,这可和你的作风不像啊?”北冥一直就不是哪一种善良的人。

    更何况是别人的闲事。

    “不过是一个刚刚修炼的鬼刹,混沌你用不着这样赶尽杀绝吧?”北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手。

    这就是有那么一个瞬间看着那个人的眼神,有些微微的触动。

    能够毫无怨言是奉献自己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人,更何况还是一个鬼。

    所以看着那个人快要被吃的时候,北冥才出手帮助。

    “赶尽杀绝?真是好笑,那你知道那个鬼刹杀了多少人么,你不是天地灵兽么,你不是要维护和平么,现在这样假惺惺的,还真是有些人让人看不起了?”凤玺有些生气,如果不是这个人自己一定可以逼他交出引魂草。

    “何必那么大的火气,即使你现在得到了你也用不着?”北冥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一派的悠闲。

    看着凤玺浑身上下狼狈的样子,眼里有着笑意,混沌一族的人一直以来都是这些上古神兽里面最自私的。

    如今能够为一个人做到这样的程度,是真的很不容易了,看来那个人在他心里地位很高啊。

    高到需要有生命去赌也在所不惜。

    “你什么意思?”凤玺看着人开口问道。

    “因为你在乎的那个人现在需要了不是引魂草,而是并蒂双生莲?”北冥点点头,看着气急败坏的人心情格外的好。

    能够看到凤玺这个样子的时候基本上没有。

    “你家哪一位体内的封印最先需要的是双生莲,双生莲有着强大的净化能力,不净化即使你给那个人用了,她的修炼之路后期会很痛苦的,非常容易走火入魔?”

    凤玺仔细的听着这个人说话,但是还是有些怀疑这个话的真实性。

    “怎么?不相信我,我是觉得你家那个不错的份上才说的,如果是你,直接狗带的?”

    这个人死不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相反,死了还少了一个祸害,都沉睡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想不开苏醒了。

    北冥就怕这个人觉得无聊四处找事情。

    “你和我家沐沐什么关系?”很显然,凤玺的脑回路和一般人还真的不一样,神奇的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见过一面!”

    大哥,你是不是关注错重点了,你家那一个是女的,我也是女的,在一起是不会发生任何的化学反应的。

    果然,真不是一般人,神经病的世界正常人没法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