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没有特殊癖好(一更)
    “是谁和你们都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请你们任何人都别打她的注意!”沈长安觉得自己现在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欺负白凤璃。

    那还不如直接在他身上捅几刀,这好歹只是身体上的疼痛,并不是心理上的煎熬。

    “长安,那是你的爸爸,你不应该是这个态度的。”蓝梦云的声音很温和,但是却让那个暴躁的人没有在说话。

    “我话说的很清楚了,谁敢和她过不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说完之后站起来打算走出去。

    “站住,你给我站住!”沈辉有些气急败坏。

    “你给我回来,听见没有,不准去见那个人,你妈妈给你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姑娘,晚一点你去看看。”本来想要把人直接骗过去的。

    但是现在看看,这个人根本就是软硬不吃。

    他是不会允许沈长安和那个所谓的老师在一起的。

    即使自己真的不喜欢这个儿子,但是这个人始终都是沈家未来的继承人。

    沈家未来的主母一定不能是那样平凡的人,至少是一个世家小姐,那样门当户对的,才会把婚姻走到更长久。

    “我的事情你们现在不需要管,以前不用,现在也不用,少在那里假惺惺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自己不清楚么!”沈长安对于沈辉没多少感情。

    沈辉当年出现在沈长安的生活里的时候,那时候的沈长安已经不需要爸爸这个角色了。

    在他看来,不管是什么东西,都需要自己不懈努力的去争取,即使手段阴险,那又怎么样。

    他很本不在乎,他在乎的不过就是最后的结果而已。

    “沈长云,你也不过如此!”沈长安说完之后直接走出去了,不看身后众人的脸色。

    “爸爸,别生气了,弟弟只不过就是一时被那个女人迷住了,很快新鲜感过去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沈长云走好沈辉的旁边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他要是有你一半的听话,我也不会就这样为难了!”沈辉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失败的,自己的儿子都不和自己亲近的。

    “阿锦,让你看笑话了,今天本来想要请你好好吃饭的,现在有些抱歉了?”沈辉看着人眼里有些歉意。

    “没关系的,沈伯父,那我就先走了,公司那里也还有一些事情呢!”沐锦也不是那种不懂得别人脸色的人。

    现在的沈辉很显然的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

    这个沈长安的脾气倒不是真的很好相处。

    “今天多加打扰了,多谢伯父的招待,那我就先走了。”沐锦站起来。

    “有空就来家里坐坐!”沈辉看着沐锦,越看越觉得喜欢。

    “好的,伯父。”沐锦点点头。

    “伯母也是,我先走了!”沐锦朝着蓝梦那里微微一笑,表示礼貌。

    “沐总现在就要走了么?”沈长云眼里有些舍不得。

    还不容易有机会和这个人相处,自然不希望就这样结束。

    沐锦袖子里面的凤玺直直的盯着那个不怕死的人,眼神阴冷。

    而沈长云身子不由自主的有些颤抖,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有些令人惊悚。

    看看周围,都是自己,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放松,也许就是自己太紧张了。

    但是那道阴冷的视线依旧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令人不舒服。

    “沈小姐,你有什么事情么?”对于女人,沐锦还是很有风度的,但是那是在不冒犯自己的情况下。

    “你刚刚来就要走吗!”沈长云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紧紧的看着沐锦,眼里有这期待和挽留,真的舍不得这个人啊。

    “嘶嘶!”凤玺觉得自己坐不住了,这特么那里来的奇葩,居然对他家沐沐有意思。

    “嗯,公司那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如果沈小姐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沐锦对于女人这种生物一直都是敬而远之的,因为太麻烦了。

    看着沈长云对于自己那个热情的态度,即使沐锦有一些迟钝也感觉出来了这个人对于自己的不正常。

    想到这里就有一些头疼,自己又不是真的男人,真的没打算找一个女人过日子啊。

    这就是为什么别人都说皇廷国际的总裁高冷不近女色。

    不是不近,而是没那个特殊的癖好,自己都是女人,对于其他的女人自然没什么感觉。

    有时候沐锦也很奇怪,自己的态度已经很明显的拒绝了,那些人为什么还能这样选择性的自动屏蔽呢?

    “就是……就是……。”沈长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挽留。

    “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沈小姐,再见。”沐锦说完吵着沈辉和蓝梦云点头,然后转身走了。

    等着人的身影不见了,沈长云还是舍不得收回自己的视线。

    “长云觉得沐锦怎么样!”蓝梦云看着人魂不守舍的模样开口问道。

    “还不错啊!”沈长云看都不看人一眼,玩弄着自己的指甲。

    她很不喜欢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人,自己的母亲也不会死,这个小三的手段可是狠毒得很啊!

    “长云如果觉得可以,不妨去试一下,沐锦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呢?”蓝梦云一点都不在乎沈长云对于自己的态度,脸上始终带着慈母的微笑,只是眼里的冷意越来越泛滥。

    “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多管闲事!”说完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包包朝着外面走去。

    “你这孩子……”沈辉看着沈长云对于自己妻子的态度打算开口却被打断了。

    “老公,算了,还是个孩子呢,不懂事,别和她一般计较!”蓝梦云一直以来就是以贤惠温和待人的。

    有时候不是她不在乎别人对于自己的态度不生气,而是习惯了带着这个虚伪的面具。

    “你呀,就是对于她太宽容了,你看看她,娇纵成为什么样子了,和她母亲,一点规矩都没有。”

    沈辉看着自己温柔的妻子,对于自己的女儿的所作所为更加生气了。

    “就是因为我是她妈妈啊,天下那有父母去责怪孩子呢,长云这孩子不错,只是现在也许对我心里还有一些想法!”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