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心疼沈长安
    有些事情如果不开口永远都不知道后果,医术这一方面自己是说得上精通。

    但是还是需要沐锦来看看,白云暖觉得乔墨白应该不止是眼瞎这点小问题。

    体内应该还有其他因素,自己的灵力比起沐锦的,那就有些上不了台面的。

    白云暖觉得乔墨白是一个值得的人,有些时候伸出自己的双手也不是不可以。

    “想什么呢,这样专注,我来了都不知道!”

    白凤璃来的时候看着那仿佛吃了苍蝇一样脸色纠结的人忍不住有些打趣。

    “凤璃,你来了,快来坐!”听见声音白云暖有些欣喜,放下自己手里的剪刀,转过身子。

    看着走进来的人眼里有着清浅的笑意,而在看见白凤璃身后的男孩子的时候倒是有些意外。

    顿时看着白凤璃的眼神就有一些暧昧了,眼里全是调侃。

    看来这个人终于开窍了。

    “凤璃,这一位是谁,不打算介绍一下么!”白云暖实在很好奇。

    而白凤璃一看见白云暖的笑意眼里闪过无奈,这位一看就是误会了。

    “这是你……那个!”白凤璃也开始开了起了玩笑。

    但是她不知道,有时候玩笑开不得。

    “卧槽,如果真的是那样,你特么这不是祸害未成年么?”

    沈长安长得非常白净,并且,很俊秀,所以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还要小一点。

    “滚,什么祸害未成年,这是我学生,我们正好一起,所以就过来了!”白凤璃走进去自己找一个地方坐下。

    沈长安一直默默无闻的跟在身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知道为什么,你就对于这些破花这样爱护,也不见得你找一个人来爱护一下!”

    白凤璃抓了一些桌子上的瓜子,自己闲磕起来。

    “长安,来,坐这里!”白凤璃有些尴尬,这太过于轻车熟路了,一时间都忘记自己身边跟着一个人了。

    “阿璃姐姐,不用了,你和这一位姐姐肯定也很久没在一起了,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沈长安看了白云暖一眼,眼神有些诡异。

    他就是想要来看看这个人,既然人都看见了,那就没必要再继续浪费时间了。

    总有机会给这个女的颜色看看,让她远离自己的阿璃姐姐。

    “哎呦,阿璃姐姐啊,小朋友,要不要多玩一会儿,你的阿璃姐姐可不一定舍得离开你!”

    白云暖仔细的打量人,不知道为什么,尽管这个人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的。

    但是她就是个觉得这个人不是真的开心,并且还十分不喜欢自己。

    两个人明明才是第一次见面,这种感觉真的很强烈。

    “阿璃姐姐,我先走了,明天见!”沈长安现在不想和这个人对说话,和白凤璃打完招呼之后,就转过身子走了。

    “路上小心,长安!”白凤璃也怕是不是他家里有什么事情,所以也就没出生挽留。

    “好的,阿璃姐姐!”沈长安笑得很开心,这个人还是关心自己的。

    “明天见!”

    “明天见,阿璃姐姐!”

    在外面,沈长安不会喊白凤璃老师的,因为那样感觉两个人的距离非常远。

    喊阿璃姐姐就比较亲切,所以沈长安很喜欢这个称呼。

    直到人的身影不见了,白云暖拿起一把瓜子,开始吃起来。

    “小云,这里还有一个订单,麻烦你去过我送一下!”现在这个时候两个人最好。

    多了一个人就尴尬了。

    “好的,店长!”小云开始打理花束,送花去了。

    “凤璃,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很不寻常啊!”白云暖看见没人了,才开口。

    这个人给白云暖的感觉就是一眼看不透,很像那无边的夜色一般黑暗。

    如果是自己,白云暖觉得自己不一定会愿意和这个人相处。

    “云暖,你就是想多了,长安其实很不错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苦衷,我们走到今天,又何尝不是付出了血的代价,本身就是一身血腥,无所谓谁黑暗不黑暗!”

    白凤璃是真的很心疼沈长安,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印象过于深刻,即使知道也许人真的不会那样脆弱。

    但是有些思想已经先入为主了,特别是那个人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样子,白凤璃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快要融化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多一个弟弟而已。

    “白凤璃,你是不是安逸的日子过多了,都把你的脑子过坏了,那个人这男的有问题,我警告你,如果你一直这样执迷不悟,最后吃亏的一定会使你,到时候真的怕你哭不出来。”

    白云暖很想把这个人的脑袋瓜子撬开看看,是不是真的生锈了。

    “白云暖,那些随时随地都要防备的日子已经过去了,那样每一个人都要防备的小心翼翼,我不想再去经历,云暖,那样太累了。”

    “现在的我就只想要这样平静安稳的日子,我就想要尝试去相信一个人!”白凤璃觉得这个太过于大惊小怪了。

    “你就作吧,到时候别哭!”那个人给自己的印象真的不是很好。

    特别是那双眼睛,根本不像一个二十来岁的少爷的,反而属于那种经历过岁月沉淀,才会拥有的。

    “这件事情你就和说了,长安就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云暖,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长安真的很可怜。”

    白凤璃不相信那样美好的一个人会是白云暖说的那样危险的一个人。

    “哼,不说了,让你自己作,你这个样子,我都觉得我是不是什么拆散人家小两口的后妈了!”白云暖见此也不打算多说。

    其实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只有你去经历了,你才会知道有些事情时好时坏。

    “说的那深奥,你自己呢,说我之前,比自己是不是先要交代一下了。”白凤璃可没有忘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我很好啊,最近一直都很规矩,倒是沐锦哪里,最近经常受到埋伏和袭击,哪些人简直就是该死,都这么多年了,依旧还是不肯放过我们!”

    说起哪些人白云暖就忍不住生气,她最讨厌哪些人总是用着冠冕堂皇是理由去迫害自己家阿锦。

    没有谁一定要为谁卖命一辈子,大家都想要属于自己的自由和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