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不该手下留情
    “李尘,你是不会明白的。”不会明白那种明明爱的要死,却还是不能在一切感觉。

    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体温慢慢的变冷,那个人的气息慢慢的消失。

    那样窒息的感觉,洛少卿觉得每一次想起来,都会觉得有人掐住自己的脖子一般呼吸困难。

    “但是你这样,似乎白小姐有些不高兴!”

    李尘看着自家总裁,这位一直都不喜欢说话,也一直很理智。

    这也算第一次做这样出格的事情了,所以他这个秘书还是很惊讶的。

    不过更多的是高兴,这个人终于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再也不应和以前一样,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的没有任何生机。

    “她不会生气的?”那个人虽然浑身是刺,但是内心却是非常柔软的,只是一直都很强势。

    让人们都忘记了,白凤吟也只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男人呵护的女人。

    “凤吟,我们会好好的!”洛少卿的嘴角牵起笑意,这一次一定不会在分离。

    而外面,白凤吟才刚刚走出去,便有人迎上来。

    “白姐,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妥当,那个人在怎么样也是一个外人,你就这样放心他在你的办公室?”说话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子。

    男子眼里有着对于白凤吟的担心和洛少卿的不满意。

    不明白这个傻子为什么就粘上白凤吟了,还直接打算登堂入室。

    但是更令人意外的就是,白凤吟居然还是任由那个人继续胡闹。

    “莫言,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就好,我和洛少卿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

    白凤吟恢复之前的狂妄,仰着头,有些盛气凌人的味道。

    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好象有一把刀一样,看你的时候就好像要把你凌迟。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不敢直视白凤吟的原因,因为真的很有气质。

    “白姐,那是外人,你怎么放心呢,我们也是担心你?”

    看着白凤吟对于那个人的态度,男子更加生气了。

    “莫言,你今天情绪波动有些大,我建议你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不然我们没办法交流的,你这样我很为难?”

    最为一个上位者,白凤吟很不喜欢别人挑战自己的权威。

    那些属于个人的私事,对于别人插手自己的私事,白凤吟肯定更加不愿意。

    并且自己还一再的说了,真的很不喜欢别人多管闲事。

    “凤吟,我也是担心你,洛氏集团和我们一直没有任何往来,突然之间就这样热情,我也是怕对你不利?”莫言俊朗的脸上有着红,那是着急的。

    就怕眼前这个人受到什么伤害。

    “没事的,这些事情我都是由分寸的,我会掂量的?”

    白凤吟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是对于那个人,自己始终都是狠不下心肠。

    一看到那双眼里对于自己的期待,白凤吟甚至还觉得自己应该把更好的东西捧到他面前,只是希望能够让那个人别皱眉头。

    “白……。”莫言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好了,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再继续说下去,这样的争执没有任何意义,走吧,去处理事情!”

    白凤吟不打算再继续听这个人给自己说什么大道理。

    大道理谁都懂,但是真的做起来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是。”莫言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这个人就是太固执,有时候太注重自己的主观意识。

    对于别人的看法采纳的不是很多。

    “我不喜欢别人多管闲事!”

    白凤吟走在前面,莫言跟在身后,看着那前面纤细的身影,眼里有着一丝不明显的爱慕。

    但是那一丝爱慕白凤吟没看见,所以自然不知道。

    而沐锦这一边,刚刚把车祸现场处理完,凤彧也强行拉着人,打算让她和自己在一起的。

    沐锦抬起头,看着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马上乌云密布,眉头皱起,看着远方的眼里有着沉思。

    “唉,队长,你快把嫂子带进车里,这马上就要下雨了,别让嫂子淋雨?”

    “对呀,说变就变,这太诡异了。”

    “队长,快让嫂子进来?”那些特种兵看着站在外面的两个人开口。

    “怎么啦,千墨!”凤彧看着有些苦恼的人开口询问。

    “你快些回去吧,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看来还是逃不过,刚刚自己真的就是太仁慈了。

    不应该对于那个人手下留情的,以至于让那个通风报信搬救兵。

    “千墨……”凤彧有些紧张,不明白是这才一会儿,她怎么就开始反悔了。

    “快带着你的人走,别再说话了,下一次吧,有机会的话?”沐锦对于这个人并不讨厌,甚至有些亲切。

    虽然这些亲切来的莫名其妙,但是就是没理由的。

    “不,千……”还没等凤彧说完。

    “定!”沐锦的话才刚刚说完,周围所有的一切都禁止了,包括眼前的人。

    沐锦看了人一眼,转过身子身影消失在原地。

    而等沐锦不见之后,凤彧原本被定住的模样发生了变化。

    凤彧看着沐锦远去的方向眼里有着复杂还有狂热。

    之前以为这个人只有医术厉害,现在看看,这个人体内应该有着很强大的灵力。

    要不然不会轻而易举就让周围的一切禁止了。

    这样说来,只要好好的引导,这个人就可以一辈子陪着自己了,再也不用一直一个人。

    而已经远在百里之外的沐锦嘴角微微的勾起,有些高兴。

    这是自己最近一直都在练习的,但是之前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回事。

    每当还突破的时候,就好象有人刻意压制自己的修为一样,或者说,直接就是承受灵魂被撕扯的痛苦。

    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古玉的原因,自己的修为不但突飞猛进,也不用承受那种痛苦。

    想到这里,沐锦也想起来那个总在午夜梦回之际耳边旖旎暧昧的呢喃。

    每一次都想要听清楚那个人说什么,但是每一次都不能睁开眼睛。

    沐锦知道那是一个男人,那浑厚低沉并且有磁性的声音一直都徘徊在自己的脑海里。

    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个人姓凤。

    摇摇头,沐锦强行打断自己的思绪,脸蛋有些绯红,那是害羞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