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蛇蝎美人
    “哪里都没有风吟这里舒服?”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个人的身边永远都是最自在的,因为很安全。

    洛少卿知道这个人的不一般,还有皇廷那个人的身份,沐锦是女的,而白风吟虽然是沐锦的朋友,但是更多的,确实一直守护那个人。

    白风吟和一般人不一样,她身上或者她本身有着太多常人无法理解甚至是相信的东西。

    以前洛少卿也不相信的,但是从这个人给他证明了之后,他才相信,世界上还有着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

    “洛少说话真有意思,你一直就在这里,不怕外面哪些人说得有一些没一些的,侮辱你的身份么?”

    尽管白风吟不承认,也架不住哪些人投注在自己身上那隐隐不屑的目光,哪些人其实根本看不起自己。

    特别是那些名门小姐,看着自己更加的鄙视。

    其实白风吟也不是很在意,自己过自己的,和哪些人一点干系也没有。

    再者自己也和哪些人没什么联系,又何必,去自作多情呢?

    “不怕,随便哪些人怎么说?”前世自己也是被那些恶谣言误导了。

    总以为这个人在不夜城干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两个人都比较强势,一直都不肯低头,所以很多时候就错过了解释的最好的时机。

    “不怕?你不怕你家里人也不怕?别忘记了,还有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那把位置了,你那个弟弟都不安分了,你还有时间在这里和我**,不得不说,我是佩服的。”

    白凤吟眼里有着意外这个人的回答,因为那些世族子弟对于自己大多数都是鄙视的。

    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玩物,根本配不上哪些人倾心相待。

    洛少卿放下自己的笔,站起来,缓缓的走到白凤吟的面前。

    白凤吟抬起头,挑眉,她很想知道,这个人想敢什么。

    当然,她一点都不担心这个人伤害自己,在自己的地盘上,这种事情都是不存在的。

    洛少卿直直的看着人,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指有些微微的发抖,眼里也有一些湿润。

    微微弯下身子,白凤吟看着人原本想要让开的,抬起头撞进那双眼睛里,心脏又开始疼痛起来。

    “我们是不是认识?”有些话不由自主的就说出口,白风吟很奇怪,自己怎么会有那种感觉。

    明明两个人也才第二次见面,但是就好象已经经历过一个世纪。

    并且那个世纪一定不是很美好,因为每一次看看这个人,自己就会开始不由自主的心疼。

    白凤吟不明白那份心疼究竟是源于什么,为什么会令自己这样难受。

    “凤吟,不会的,就算所有人都瞧不起你,但是我还是一直会在你身边的?”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洛少卿一点都不想放开这个人的手指。

    白凤吟,这一生,不死不休可好,再也不分离。

    “离我远一点,洛少要是觉得我和那些女的一个样子,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的,不夜城的董事长也不是你能够惹得起的?”

    看着那双眼里对于自己满满的爱意,白凤吟简直就是太不习惯了。

    一个人习惯了,两个人就觉得非常不自在,特别是和男的,浑身不自在。

    “风吟,我不是那样的人,你一直都知道的?”

    一直都不会看不起这个人,白凤吟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上的。

    在洛少卿心里,这个人才是此生唯一。

    “洛少说话真好听,是不是也经常这样哄别的女人,别人都说洛少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看来传言也不尽然,也有错误的时候?”白凤吟撇开自己的头,不敢面对这个人。

    总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有些快,很不习惯。

    “凤吟,时间会证明很多东西?”会证明他说的,会一直对她好,就他们两个人,不会在有别人。

    “那就走着看?”白风吟站起来,走向外面,不能再呆在这里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暧昧。

    白凤吟身为不夜城的老板,手段和能力以及美貌都不差,但是感情的经历一直都是一片空白。

    因为一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所以对于一些人的刻意讨好都是拒绝的。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那就直接拒绝,白凤吟觉得自己最学不会的就是委曲求全。

    明明不喜欢,还装的和什么真爱似的,那就有些不虚伪了。

    白风吟一直活得坦坦荡荡的,不需要哪些。

    “凤吟,如果不忙晚一点可以一起吃饭么?”洛少卿看着远去的人,赶紧开口。

    这个人就是一个工作狂,忙着工作可以是那种六亲不认的。

    但是如果之前说好的话,这个人也是一个说话算话的。

    “吃饭,现在还早,晚一点吧,现在我还有事情没时间?”白凤吟头也不回的走了。

    “风吟,我等你一起吃饭,我就在这里等你?”但是洛少卿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他一直都知道,白凤吟最喜欢坚持的人,三分钟热度的人,和白凤吟走不长久的。

    以前两个人感情出问题的时候,白凤吟的哪里也不是没人见缝插针。

    但是白凤吟真的就是一个原则性很强,或者说很衷心的人,因为她还没有离婚,所以不会做什么令人不齿的问题。

    并确她又是见过世面的人,面对外面的诱惑,也都是置之不理的。

    那些物质是奢侈,但是白凤吟坐在这个位置上,基本上都拥有了,能够诱惑得了她的,是很少的。

    但是那很少,是存在于对于自己死心,而白凤吟一旦死心,也是一个死心眼的。

    就好象上辈子一样,她用自己的死来告诉自己,她一直所坚持的爱。

    那也是曾一度让自己最难受的,都是自己的愚蠢,才让那个人年纪轻轻就殒命。

    看着门关上,洛少卿的眼神一直都还在继续看着。

    “总裁,我们还要继续在这里么?”

    年轻的男秘书走上前,看着自家总裁,之前一直不明白的现在也有一些眉目了。

    之前一直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一定要来不夜城,现在看看,他就是觊觎人家的老板。

    但是这一位蛇蝎美人的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的,看看两个人,其实要走的路还很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