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黑衣人的帮助
    “既然不在乎,那就成全你?”看着周围魂魄疯狂的撞击自己的防护罩。

    沐锦心里最后一丝仁慈也没有了,给了机会了,是这个人不珍惜的。

    拿出自己的玉箫,注入更多的灵力,来安抚那些躁动的魂魄。

    凤玺爬出来,看着那些人本来就是想要自己家沐沐去死,眼里有着杀意。

    身上的白鳞闪闪发光,在夜色里显得有些幽冷。

    看了哪些人一眼,朝着树林里面爬去。

    “queen,不和我们走,你就只能去死!”如果得不到这个人的力量,自然也不可能让这个人活在世界上。

    “想要我死,想要我死的人很多,但是我依旧活到了现在不是么!”

    沐锦看着哪些人自私自利的脸色,眼里有着嘲讽。

    “我们得不到你的力量,别人也休想得到,或者说,你想要像一个怪物一样活着!”

    爱丽丝看着对付的游刃有余的沐锦脸色更加难看了。

    “给我咬死她,吸光这个女人的灵力,只要吃了这个女人,即使不投胎,也能逍遥自在的在尘世存活!”

    鬼魂都有着自己的执念,在爱丽丝说完之后,看着沐锦几乎都狰狞了。

    全部都在撞击着沐锦的防护罩,沐锦加大自己的灵力,让那些东西不至于靠近自己。

    “queen,在这样下去,你的灵力也会枯竭的,不如就和我们走吧,别再做这些无畏的挣扎了,没意思的?”露西也有些得意。

    只要得到这个人,就可以抽出她体内蕴含的灵力,那是世间根本找不到的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的。

    任何人对于生死都有着恐惧的,所以自然想要长生不死,那是对于生的渴望。

    “她不会和你们走的,倒是你们,会和阎王走?”

    突如其来的黑衣人飞跃过来直接双手掐住两个人的脖子。

    黑衣人的眼里有着猩红,看着两个人真的恨不得捏碎,直接挫骨扬灰。

    谁允许这些人这样对待沐锦的,他都舍不得伤害她一分,这些人倒是很好,把这些做的非常彻底。

    “咳咳咳,你是谁?”爱丽丝脸色急剧的爆红,呼吸有些困难,看着那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艰难的问道。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我就是想要告诉你,所有伤害她的人都必须死,你们竟然还敢打她的主意,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凤玺死死的掐住两个人的脖子,眼里全是阴狠。

    如果不是沐锦在场,他不希望沐锦看见自己过于血腥的手段,他一定会让这两个人死无全尸的。

    竟然敢伤害自己的沐沐,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他宠都觉得不够,这些人很好,拿着刀子腕他的心脏。

    一直以来就只有他让别人不好过,还从来没有人让自己这样难受过。

    “咯吱!”手指紧紧的一捏,两个人的脖子立刻外向一边,两个人眼睛睁的大大的,死不瞑目。

    丢掉自己手里的人,看着那些还在挣扎想要攻击沐锦的魂魄。

    即使知道是被别人驱使的,但是依旧还是不可原谅。

    伸出自己的手,浓浓的黑雾倾泻而出,而黑雾所到的地方,那些鬼魂无一不是嘶叫,然后然后化作青烟消失。

    包括凤玺身边的两具尸体也一同不见了。

    沐锦看着那突如其来的人,放下自己手里的玉箫,即使这个人不出手,自己也不会需要太久的时间。

    但是别人始终还是帮助了自己,这一句谢谢还是要说的。

    沐锦跃下自己的车子,看着来人。

    那人浑身上下都是黑的,就只有脸上那张银色的面具。

    看着这人刚刚的动作,沐锦看着人眼里有着谨慎。

    “谢谢你!”沐锦开口。

    “下次这些杂碎,你没必要这样客气的,直接碾碎,因为她们不会感谢你的仁慈,如果你的灵力薄弱一点,你那些东西一定会将你毫不犹豫的吃了?”

    沐锦的心还是很柔软的,也对,一个对于动物怀着慈悲之心的人,又怎么可能狠到哪里去。

    “嗯,今天谢谢你?”很意外一个陌生人居然会和自己说这些,但是撇开那些。

    沐锦总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特别是身上的那种味道,总觉得在哪里闻过,只是这一时半会儿实在想不起来。

    “下次注意,你的内力的灵力很不稳定,最近的波动有些大,才会让那些人察觉的,所以,注意你的灵力的控制?”

    这个人最近应该在灵力方面遇到了难题,所以波动有些大,才会引来那些觊觎之人。

    “这是一块古玉,你修炼的时候可以尝试用这个护法!”

    凤玺摸出自己身上那还散发着淡淡光亮的玉佩给沐锦。

    自己修炼的一直都比较邪门,而这块玉佩蕴含的灵力一直都比较纯净,所以一直都没有用到。

    现在看着沐锦,凤玺觉得这块玉佩给她更合适,她才应该是玉佩的主人。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沐锦觉得无功不受禄。

    “这块玉佩我用不了,因为我所练习的和这个恰恰相反的!”

    凤玺前世的功力除了自己修炼,更多的都是吸取那些人来作为融合的,所以很杂。

    “有些东西讲究的是缘分,今天遇见也是缘分,这东西应该是你的?”凤玺把玉佩强行塞在沐锦的手里,转眼消失不见。

    沐锦眨眨眼睛,看着自己手里的玉佩,这个人的功力似乎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神出鬼没的。

    看着自己手里暖暖的玉佩,沐锦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现在自己确实需要。

    如果以后那个人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自己也会尽力的。

    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上,看着车门的缝隙,再看看自己的公文包。

    “小白!”沐锦有些紧张,那天小东西不会跑下去了吧,这要是误伤了可怎么办啊!

    “小白,你在哪里!”沐锦看着周围,都没有自家小东西的痕迹。

    “小白!”

    “嘶嘶!”凤玺来到沐锦的脚边,咬着人的裤腿。

    “你这小东西,上哪里去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很担心啊?”捡起地上的小白蛇,拿到自己的面前。

    看着他那副撒娇卖萌的样子,有些好笑。

    “下次不能这样了,知道不知道,我很担心的?”和小白蛇一起回到车上,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