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有些人就是不懂的安分
    “走吧,去看看我那位师兄,到底是哪里不舒服我?”女子转过身子打算里面。

    可是晃眼之间看着海面上闪烁的东西。

    “那是什么,给我捞上来?”如果是平时,女子恐怖压根就不想搭理,可是今天就是格外的有兴致。

    “是,门主。”男子说完找几个保镖跟着自己一起下去,把女子指定的东西捞上来。

    “门主,这人还有呼吸,没死。”男子恭敬的说道。

    “没死就好,先把人搬回去,找人给他处理一下,我一会儿就回去!”女子看着那穿着迷彩的男子开口说道。

    “是,门主!”

    “嗯!”女子的身影埋没在夜色里。

    “嘶!”凤彧捂着自己的额头,有些疼,悠悠的睁开眼睛,翻身而起,打量着周围。

    “你醒了!”清冷的声音响起。

    凤彧偏过头撞进那如同浩瀚星空的墨瞳里,柔顺的发丝因为窗外吹进来的微风而在空中飞舞着。

    脸上有着面具,看不清本来的面目,只看得到那粉嫩的唇瓣和尖细的下巴。

    女子正在桌子的哪里悠闲的品着自己的茶水。

    “你是谁,我为什么不在这里!”凤彧只记得的那场大爆炸,然后就什么都记不清楚了。

    “是我救了你,至于我是谁!这些我觉得都是无关紧要的,如果觉得伤口好的差不多了,你也可以走了!”

    女子放下自己手里的茶杯,平静无波的说道。

    “谢谢你救了我!”凤彧坐了下来,看着人有些感激。

    并不是每个人在你困难的时候都会向你伸出自己的双手,这份恩情确实很难的。

    女子看着凤彧给自己道歉有些惊讶。

    “你认识我!”女子的眼神凤彧一直都在关注着。

    “大名鼎鼎的风云国际的总裁,我为什么不认识!”女子清冷的声音里面有一丝笑意。

    那些人可能都不会想到凤玺还有着这样的身份吧。

    “我不是他!”听到眼前的人提起那个人,凤彧眉头皱起,有些不舒服。

    他和凤玺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人,所以他不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恶魔。

    “是么?可是世界上就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当然,这些都和我没关系,我不应该询问的!”女子点点头。

    “这里是我刚刚端过来的,你的伤口还在发炎,不适合吃油腻的,先将就一点吧!”

    女子把自己眼前的瘦肉粥端起来轻放在凤彧的面前。

    “我叫凤彧,不是凤玺!”眼前的人会知道凤玺也不奇怪。

    处于那样的位置,即使就是最简单低调,也都是奢侈的。

    “凤彧?”女子的眼神打量着他全身上下。

    无论从哪里看,都不会觉得这是两个人,偏偏就是那对眼睛,凤玺的一直都是风流多情且邪魅的。

    而这一位里面全是寒冷和冰霜,两个人本质上的区别那就是这对眼睛。

    “你和他渊源有些深!”没听过凤家这一代还有另外一个孩子啊。

    “嗯!”凤彧端起桌子上的粥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女子看着凤彧的动作,点点头,这个人或许不是那个人。

    一个人就算在怎么样撒谎,可是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并且一些细微的行为动作,很多都是潜移默化的,而不是刻意的去伪装。

    粥吃到嘴里的瞬间,凤彧的眼睛有着一丝光亮,也许是很合口味。

    “不够的话外面还有?”这些都是她亲自动手做的。

    “谢谢你!”凤彧看着人冷硬的菱角有一丝柔和。

    “不谢!”这个人救上来的时候女子都没仔细看。

    还是后来伤口处理好了,女子才过来的。

    最让人意外的就是这个人的身份了,看来凤家的秘密很多啊。

    “吃完东西你先休息吧,别乱走,这里可不是外面!”女子说完站起来,走向外面。

    “你去哪里?”凤彧看着人想要走了不由自主的开口,声音里面有着急切。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心里那一丝亲近和不明显的不舍得。

    “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这里确实需要整顿一下了,免得那些人总是这样肆无忌惮的。

    那样自己会很头疼的。看着渐渐远去的背景,凤彧捂着自己的胸口,哪里比平时跳的更快的频率,有些不理解那种感觉是什么?

    兜兜转转来到居住的地方,女子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后坐在梳妆境前。

    拿下自己脸上的面具,那是一张很多人都非常熟悉的脸蛋,没错,这就是沐锦。

    这一次被紧急召回回生门的。

    沐锦看着境子里面的自己,和平时不一样,现在更多了一份女孩子的婉约从容。

    而没有在工作上的雷厉风行。

    看着披散在自己身后的长发,沐锦伸出手,玉箫就这样凭空出现在她手里。

    想起刚刚的事情,她很肯定那个人不是凤玺,两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

    只是这个人到底是凤玺的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任何风声走漏。

    这个人对于凤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沐锦发现自己有些不明白。

    “叩叩叩!”外面的敲门声响起,沐锦连忙把面具带上,恢复之前的情冷。

    “进来!”拿着自己的玉箫在手上把玩着。

    “门主,副门主请你过去一趟,说是很久没见面了,你也很少来这里,有些想念你!”

    “想我?”沐锦挑眉,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想念自己,想自己死还差不多。

    “是的!”男子很肯定的说道。

    “那就走吧,正好让我看看他想干什么!”沐锦起身走出去。

    既然来了,那就把事情一次性解决清楚,免得留下太多的隐患。

    有些人是需要好好敲打,免得嚣张的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而另外一边的客厅,欧式的装修风格,很华丽,设计的每一处都很到位,可以看得出来主人花费了很多的心思。

    并且是一个不容出错和追求完美的人。

    “你说那个人会过来么!”男子有着一张俊美的脸,菱角分明,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和凤玺的邪魅不一样,这一位给人的感觉很温润,只是那双鹰眸里全是算计,破坏了那份整体的美感。

    “那是当然,她不可能不来的。”站在男子身后的妖媚女子开口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