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安昕的妈妈突然出现
    韩梓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要出现却又消失的东西,使他有种想要挖出自己的心,看清楚一些,里边装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男一女,埃媚斯看着眼前的人,眼底就开始冒火,红色的眼神更加的红火了。

    在心中的那一刻,想要想起来的**,消失了,藏起了心中那份最渴望知道的感受,想要知道他心中的那个重要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的好奇。眼前的人出现的那一刻起,变成了一种恨意,以及一种愤怒跟可笑。

    那一种想要把两人撕成两半的感觉在心中激起,那一种怨恨,以及被抛弃的感觉让他生气的,想要把眼前的两人杀了。

    艾玛看着眼前的韩梓,眼底都是心痛的神色,他是埃媚斯出生便有着强大的记忆,她把他封印是会有记忆的,而这些记忆将会跟他的苏醒而一起想起来。

    韩梓看着眼前的两人,眼底的恨意就好像会看着他们一样能够把他们生吞,他们所做的事情,在他的眼底是不可原谅的!是不能够原谅也不会原谅!

    韩梓眼神中的恨意刺伤着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看着眼前的的韩梓微笑着开口道。

    “对不起,你能不能放了人类,好好地在这里统治着你的吸血鬼一族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侵犯人类?你知道的,你要是对人类不敬,后果我们是要将你······”

    “在我没出手之前,离开!不然你就连启动圣水的机会,都不会有。”

    “妈妈能够驾驭得了圣水你就知道,你打不过我。”

    “那又如何,我先说明一点,你不是我母亲,吾是孤儿,天上帝之制作的子,你这等吸血鬼怎么能够配的上我母亲的名份。”

    “可是你面对的是你爱的人!你就不记得安昕了吗?你是想要伤害你爱的人?”

    韩梓心痛了一下,可是他的脑海中没有这个人,便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人笑了笑,开口。

    “安昕是谁?吾不认识。”

    “她是你爱的人啊!你真的不记得吗?她便是天使吸血鬼,你一定要与之对敌?你就想要伤害她的心,令她难过吗?你为什么可以这么做?”

    “吾不爱,你不用阻止我,吾确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你们走,还是不走。”

    艾玛被男子拉住了,看向了韩梓,轻轻地摇摇头开口。

    “希望你不要后悔你如今所做的一切,希望到时候你想起的时候,不要为你伤害安昕的事情所觉得愧疚。”

    艾玛看着眼前的爱人,眼底都是伤心的神色,最后,一道白光,两人消失在了这个天地之中,消失在了眼前的韩梓中。

    韩梓眼底的冷淡犹如冰霜,在这一刻,韩梓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以及难色。

    最后,很快便被冰霜给遮住了,看向了身边的人一眼,眼底都是一种不经意让人察觉到的一种脸色,最后,上车看向了眼前的人一眼,直接看了一眼刚刚那对父母消失的地方,收回了目光直接往前方走。

    安昕看着眼前的怪物,已经是不知道第几个了,只知道他们在不停地打,没打完一个就来新的,一直来,一来就是来一双,眼睛全部人都没有力气了,快被消耗完力气。

    安昕咬着牙,快速的用权杖往上空放下了一点结界,看着外边的动物在不停的攻击的那一刻,安昕看向了他们,认真的神色开口。

    “我们先休息一下,先恢复一下元气,我的结界应该可以抵挡一个小时的,或许就像伯爵说的一样,他们正在过来的路上,所以这些动物就像疯了一样拼命的往我们这边过来,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等待时机,休息足够的精神去迎接那场恶战。”

    “是!”

    随后,他们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怪兽像疯了一样的攻击着结界,他们便开始闭目养神,毕竟已经几天几夜没有闭眼。

    安昕坐在了地上,眼底都是一种无奈的神色,最后,看向了眼前的的小猴子一眼,看着小猴子无奈的神色笑了笑,开口。

    “你又饿了吗?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是啊,我饿了啊!怎么办啊!我饿了,我饿了,有吃的吗?”

    “还有一点,来,这块饼吃了吧,你的属性挺厉害的,之后的还要靠你打架呢,多吃点。”

    “这还差不多,快唱歌给本大王听。”

    “唱你妹!休息!不然你连最后一个饼都不给你吃了啊!”

    “哼,小气。”

    安昕看着眼前的小猴子,一脸生气的模样,无奈的笑了笑,开口。

    “小心吃的像外面的这些怪兽一样肥啊!你看,肥了的他们这么的难看。”

    小猴子看了一眼,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材,看着安昕脸色满是得意的开口。

    “我才不怕呢,我现在这么瘦小,像他们这么大的话也需要很多很多天呢,现在不怕,而且我现在是在战斗,消耗大,你都没有发现我已经是瘦了吗?我的小腹肉肉都不见了。”

    安昕看着小猴子的肚子一成不变的模样,笑了笑,开口。

    “还真的不怎么看得出来啊!”

    对面的一个女孩看向了眼前的小猴子,微笑着看着安昕笑道,“我这也有很多的饼,我们吃这个也不豹,一路上喝了这些动物的血液就好了,你两不喝血,那就吃我们的吧,你的食物也快没了。”

    “我们的也是。”

    之后,他们把手中的一大袋的饼递给了安昕,安昕也不矫情,毕竟吸血鬼本就是吸血的,而不是吃饭的,所以她也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就直接接过了,毕竟眼前的这个小猴子吃的有点多了。

    她的食物其实也快要见底了,快要没得吃,他们也是见这样的情况,才毫不犹豫的直接拿了出来。

    小猴子见这么多的食物,便直接撒娇的神色看向了安昕,安昕无奈,自己要了一个饼,直接把另一个饼递给了它。

    小猴子便兴奋的开始大吃了起来,安昕想起,小猴子好像还没有起名字,便开始想了起来。

    看着猴子微笑着开口,笑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不用,我自己有名字啊!”

    “你有名字你为什么不说?”

    “你又没问,我为什么要主动说?”

    “······”

    安昕无奈,轻轻地摇摇头,笑道,“好吧,那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啊!我名字好炫酷的!”

    “怎么样炫酷?说出来让我听听吧?”

    “嘻嘻,我叫小······明!”

    “噗——咳咳。”

    安昕嘴角抽起,看着眼前的小猴子,不!应该确切的说是叫小明!还真的挺“炫酷”的啊!

    无奈的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无奈的笑了笑,好像就只有她一个人明白小明的意思。

    小猴子若无其事的开始吃着东西,而安昕则是忍着笑,开始闭目养神,等待着眼前的大敌人的到来。

    安昕看着眼前的小猴子拼命地吃着东西的模样,眼底都是无奈,以及一种好像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般在微笑着。

    眼神中的宠溺看着它,无奈一笑,一时之间让她有种欣喜的举动。

    就在这个休息之中,看向了眼前的小猴子,笑了笑,开口。

    “小明,我的结界快要破裂了,所以你们准备好战斗了吗?”

    “我来加强,我不想打了!我要休息!”

    “这样一直弄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这些都是想要逃生的感觉,所以我们要不尝试一下,把这个结界弄小一些,让点路让他们离开。”

    “这样也可以,我们试试。”

    小猴子放下了饼,小短手开始上下转圈,最后集中放了出去,慢慢的张开了手,看向了眼前的结界开始操控着。

    一道黄光发出,慢慢的结界越来越小,怪兽们见状,立刻转了个弯,快速的逃离了这里。

    安昕眼底都是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一切开口。

    “这也太过于简单了吧!怎么能够可以这么的简单啊!那我们就可以安心的休息了?这么简单吗?”

    伯爵笑了笑,点点头,几人看在了一起,开始笑作了一团。

    安昕看着眼前的人,无奈的笑了笑,最后看向了前方,出现的一个人让她不由得大吃一惊!

    眼前的女人披头散发,让前面的人看到了之后,立刻投入到了一边人的怀中,尖叫出声。

    “啊——鬼啊!”

    安昕看着眼前的人,熟悉的声音,忍不住的眼泪泛滥,那个封尘许久的记忆响了起来,脑海中都是她伤心被送离开的画面。

    她身穿黑色的衣服,熟练的走到了关住她妈妈的地方,看向了守着的门卫,快速的上前把人打晕,拿出了钥匙直接打开了那道门。

    看向了在一边坐着,缩着身子的妈妈。眼底满是心痛的神色,看向了妈妈哭泣着开口道。

    “妈妈,你别害怕,我现在就救你出去,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不会再让你回到这个监狱一样的地方了!”

    女人好像听见了声音一样,眼神中都是呆滞,看着眼前的安昕,笑了起来,开口。

    “我不走,你不用管我,妈妈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不能走,你要是想要离开,你就走,你爸爸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你爸爸他这也是为了我好,我出去只会永无止境的被追杀,我不能连累你。”

    “不要,我不要留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受苦!我要带你走。”

    “你听话!妈妈清醒的情况不会多,这一次幸好是清醒的时候!不然就让你带走我了,到时候妈妈只会拖累你!是不是现在妈妈的话你也不听了?你是觉得妈妈现在有点神志不清,你就不听妈妈的话?”

    “乖,好好地过你的生活,妈妈的情况不允许跟你走,还有记住妈妈的一句话,你的能力很快就会觉醒,因为你现在已经二十四,快二十五了,所以,你也会跟妈妈一样。”

    “但是,你的能力是什么我不敢说,因为每个人的体质都会不同,就算你是我的女儿,你也不一定会得到我的能力。”

    安昕惊讶的神色,看向了妈妈,眼底都是诧异,开口。

    “你是说······我也会有·······”

    安昕妈妈打断了安昕的话,看着安昕认真的开口,嘱咐道。

    “万一能力觉醒,你不可以轻易地在人类的面前使出,不然后果将会像妈妈一样。”

    安昕听见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看了一眼眼前的妈妈,瞳孔是黑色的线条,而眼眸是血红色的,虚弱的神色看着她。

    那一刻安昕的感受是痛苦的,看向了眼前的妈妈,神色受伤,满是眼泪的神色哭泣着。

    “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出去后,要是觉醒了,不能轻易地把你的体质泄露出去,知道吗?”

    安昕点点头,看着自己被妈妈举起的身子往走离开的时候,眼泪直流。

    看着眼前的妈妈,渐渐消失的身子,在身边的环境早已经成了一片的森林。

    安昕看向了周围的一切,知道她被妈妈送出来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方向,最后狠下了心,快速的逃离了这里。

    想到了这里的安昕心如刀割,在再一次的重逢相遇之后那一种很是心痛的神色涌上心口。

    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妈妈被放出来了,或许是感知到了这一次的危险,所以妈妈过来帮助我是吗?可是这个这么混乱的场面中很危险,所以安昕毫不犹豫的收起了结界,把眼前的人拉了进来,再启动。

    眼前的女人眼泪婆娑的看着安昕,那一种担心在这一刻尽散,开口。

    “妈妈感受到了这边不安稳的气息就过来了,知道了你是身负使命,我真的很不舍,但是这是天命,你的天命是守护吸血鬼一族,这样的话,那我们便要好好的守护着,我会与你一起,守护我们的家园。”

    安昕眼底都是眼泪,眼眸中很是荒神,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人摇摇头,“我不要你过来帮我,我想你好好地在人类世界过着幸福的日子,我不会让你跟韩梓受到伤害的。”

    安昕的妈妈眼泪滑落,看着安昕,笑了起来,开口。

    “乖,妈妈不能为你做什么,可是这一件事情我还是可以帮你的,毕竟我没有告诉你的是,我的身份是安博爵公主,吸血鬼的世界也是我要守护的使命。”

    伯爵他们一听,面面相觑了起来,知道安昕的妈妈拿出了一个牌子之后,看向了他们,开口。

    “吾本是安博爵公主,我命令你们,一定要好好地把我的女儿保护好。”

    伯爵五人快速的跪下,看着眼前的安博爵眼底都是忠媜的神色,“是!我们一定会誓死保护天使。”

    安昕眼底都是不可思议,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妈妈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层身份,这是她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也是不想去想的!因为他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竟然会如此。

    安昕看着自己的妈妈,身上的衣服慢慢的变了,变成了一身血红色的衣服,憔悴的容颜,慢慢的恢复了年轻的模样,头发绑着一个麻花辫,最后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人一眼,笑了起来。

    安昕无奈,看着现在这样的局面是她不能叫人走就能教的,就在这一刻,她知道,妈妈的加入给他们的力量也多了一分,她会保护妈妈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

    安昕看着眼前的女人笑了起来,眼底都是一副很是欣喜的神色笑道。

    “妈,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我也是,我的女儿,我也很想你。”

    两人相视一笑,最后坐在了这个地方中,过得十分的惬意的等待着,而身边的一些吸血鬼则是喝着眼前的动物的血在维持着温饱。

    安昕看着眼前的一切很是不敢置信,短短的三天中,竟然能够有这么多的事情而发生。

    第一天出街本是想要买点韩梓的生活用品的,可是刚出门没多久,就去到了闹区中,她的胸口开始发闷,最后痛了起来,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忍不下去。

    扶在墙中的她是多么的无助,最后看了一眼周围决心走进了巷子中,却遇到了现在的小伙伴,这是让她不可思议的,现在的她要好好的守护人类世界,因为那边有爸爸妈妈,还有韩梓,跟韩梓的家人,还有陈雅茹,萧楚,风雨,韩依姗,当然还有冷卿,这都是他想要守护的。

    安昕看着眼前的人一眼,微笑着等待着,把一块饼递给了妈妈,她微笑着接过,开始一口一口优雅的吃了起来。

    安昕眼底都是一副很是欣喜的笑容,毕竟从出生开始,她就一直是离开妈妈的,妈妈一直被爸爸关了起来,而她就是听话训练,直到她想出去玩的时候,遇到了安琪。

    想到了安琪的那一瞬间,安昕是伤心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妈妈,眼中都是惋惜的神色,无奈的笑容尽放。

    安昕妈妈见状,看着安昕担心的神色开口问道。

    “你是想到了什么吗?为什么好像这么的伤心?还是说,你有什么不好的心事吗?跟妈妈说说,我为你排忧解难。”

    安昕看着眼前的妈妈微微的笑了笑,嘴角上扬,笑道。

    “我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个逝友。”

    安昕的妈妈不再说话,看向了眼前的安昕笑了起来,眼底都是一种无奈之色,不再说话。

    安昕微笑着看向了安昕的妈妈,伏在了她的肩膀上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的她出门,走向了一个海边,安琪那时候走了过来,看着她一个人站在了水里,微笑着问她。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这里有什么好看的东西吗?你这样泡水也无聊啊,这样吧我跟你一起玩,我们打水仗怎么样?”

    “打水仗?什么是打水仗?你能教我嘛?我没有玩过这样的东西呢。”

    “你练打水仗都不知道是什么?我的天啊!太恐怖了吧。”

    安昕无奈一笑,小安琪便微笑着开口,“没关系,我教你!打水仗很容易的,就是直接把这些水用手扑上来,扑到人家的身上就好了,就像这样。”

    随后两人开始欢喜的开始玩这水,把水泼到了对方的身上,湿了一片,两人的笑容,以及笑声,朗朗的在这个海中欢声笑着。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安琪会在一次阴谋之中,被她姐姐的情敌给一枪打死了。

    从此冷卿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活死人一样,在过着,就算是谁,也没有再见过他的笑容。

    想到了这里的安昕,眼底湿了一片,看向了身边的人在睡觉的那一刻,无奈的摇摇头,径直的闭眼开始休息,毕竟最快三天来到,他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

    韩梓看着眼前的恶魔,眼底都是一副不爽的神色,说道。

    “去给我取点血回来,就地休息一下!恶魔,你带他们去猎食,带一头新鲜的动物给我就行。”

    “是,其他人跟我来,我们去猎食去了!”

    之后,在这片树林之中响起了一道道动物尖叫的声音,吸血鬼中的嘴巴满是血痕,最后一只兔子被恶魔抓起,快速的往韩梓的方向回去,递上,看着韩梓笑道。

    “这就是我们打猎到的东西,还请您食用。”

    韩梓看着眼前的小兔子,红色的眼眸散发着血光,接过,血喷洒在了他的脸上,看向了身边的吸血鬼,看着兔子在自己的面前被吸光了血液的那一刻,优雅的擦拭了一下脸蛋,最后邪笑了起来,开口。

    “吃饱的就继续吧,我们快些攻进人类,统领我们的世界,到时候人类的鲜美就让我们好好地品尝。”

    身边的吸血鬼听见了这一句,脸上都是兴奋的笑容,最后,看了一眼前方快速的起身往前走。

    韩梓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吸血鬼,嘴角上扬。

    安昕看向了身边的小猴子,拿起了一张饼开始吃了起来,一晚过去了,他们睡了个很好的觉,却时不时的被一些逃走的动物给吵醒了,安昕看着眼前的吸血鬼一眼,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妈妈微微的张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那一刻,笑了起来。

    安昕看了一眼眼前的妈妈,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道好看的神色,最后笑了笑开口。

    “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就在这个附近。”

    “不了,万一他们提前来到怎么办,埃媚斯是一个很强大的存在,妈妈五百年前有幸见过一次,当时的他是这个吸血鬼王者中最厉害的,吸血鬼中,我们需要服从他的命令,他便是王。”

    “但是他不会看上任何一个女人,就像一个没有心的人一样,或者是因为太过于强大吧,对于一般的女孩她也看不上。”

    “只要是得罪他的,不管男女,一律不会手下留情,得罪的直接当场处死。”

    “不服他的都会被毫无理由的被杀,总之只要是说一下他的名字,就会让人觉得很是害怕的一种存在,无人敢去挑战她的最后底线。”

    “这么厉害的一个存在吗?真的就是这样听着就觉得很是厉害呢,不知道真人的话长得如何呢?是一种帅气的还是老者的?一般强者长相都很老的吧?”

    “你没有听说过吗?那是上帝最满意的作品,是他不忍舍弃的作品,才会留置现在,可是一旦他真的攻打人类,想要占领的话,那么我们的吸血一族将会不复存在。”

    “我听过,我们也会与他一起消失于这个天地间,到时候,吸血鬼就会被彻底毁灭,只要圣水一降,我们便就算是藏身在哪里都不会免过一劫是吗?”

    “是的,到时候我们将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中,不再有吸血鬼这一说。”

    安昕点点头,看着眼前的自己的妈妈,最后无奈的叹息一声,“其实为什么不能够共存呢?为什么就一定要以死相对?我真的想不明白。”

    安昕的妈妈笑了起来,看着安昕眼底都是一股无奈的笑容,笑道。

    “妈妈知道你在考虑什么,不过这世界就是这样,强者为王,强者想要统领世界也会是一种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这一次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也未必阻止得了,除非有意外。”

    “什么意外?为什么呢?他只有一个人,我们这么多,同心协力的一定能够打败的。”

    “埃媚斯是一个很帅气的男生,要不是因为这个这么令人害怕的身份,还有如此强大的能力,很多的女吸血鬼都是想要嫁之的情意郎君。”

    “很帅?有明星一样帅吗?”

    “比之还要帅。”

    “那我真的很好奇,他长得有没有我的男人一样帅气。”

    安昕的妈妈笑了,“等这一场恶战结束后,有机会,带妈妈去见一下你欢喜的那个男人如何?”

    “我有照片,你要看吗?”

    “照片不看,看也要看真人,真人才能好好地看着啊!”

    “那好吧,既然这么无聊,我还是先看看小说吧,这还有两天的时间呢,刚好我全订下载了,所以我可以慢慢的看。”

    安昕妈妈看着安昕看手机得意的神色,无奈的笑了起来,开口。

    “好,你就看吧,我给你看着情况。”

    “好,谢谢妈妈。”

    小猴子看着安昕手中的手机,好奇的上前看着里边的字体开口。

    “你在看什么呢?我为什么看不懂啊?”

    “我在看小说啊!超级好看的,题材新颖,所以我很喜欢。”

    “什么来的?告诉我啊,跟我说说是什么样的内容。”

    安昕笑了笑,微笑着开口,“我看的啊,是一个叫的文啊,是军婚加种田的集合,我当初就是看着这样的剧情才会看得。”

    “什么是军婚加种田?我听不懂啊!”

    “就是军人的爱情,以及穿越种田的,说你也不明白,吃你的东西去,别烦我。”

    小明嘴巴撇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安昕一眼,撇撇嘴,快速的离开,站在了一边的位置上开始躺下惬意的开始吃东西。

    安昕看着小明的举动,眼底都是一种欢喜的神色,开口笑道。

    “你啊,就不能停一下吗?这些东西都让你吃一半了。”

    “我饿也不给我吃了吗?我就想吃,我就要吃。”

    “ok,你吃,我不拦你。”

    小明微笑着,得意的神色笑道,“这还差不多,我要休息一下,等埃媚斯过来之后就叫醒我吧。”

    安昕点点图,“ok,你睡吧。”

    安昕的眼底都是一种欢喜的笑容,看了一眼安昕的妈妈,笑了笑,开口。

    “我也要休息一下,我也好久没有睡了,我要好好地睡一觉。0”

    随后,安昕收起了手机,开始放了一首袁安琪的歌曲,一边听,一边开始睡觉。

    很快,带着回忆的安昕,缓慢地直接在睡梦中跟着袁安琪在欢快的玩着。

    那时候的她还是小孩,那时候的安琪也是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孩。

    韩梓走在了路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地方,看着眼前的人在欢快的吃着东西的那一刻,看到的一个女子,直接击中了他的心,让他在这一时见闪过一丝迟疑。

    心跳的速度开始快乐起来,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迷糊的在他的心中欢快的跳跃这。

    在喧嚣着激动着,却清楚的知道,他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就这样看着尽快的调理好情绪,在这个情绪中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很令他熟悉。

    她脸上的笑容让他觉得心情有一道阳光,脸上却还是保持着一种不痛不痒的神色,冷冰冰的,如雪山一般的寒冷。

    安昕看着眼前的人微笑着,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之后,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不远处。

    安昕的妈妈意识到了那股熟悉的强大气息,让她一时间的呆愣,心中凌然。

    该来的还是来了,还是提早了一天啊!这时候的他们是刚刚睡醒,也出去狩猎回来。

    他们一起来便是准备好了吃食,然后在开始吃着,一边说着笑。

    这一切来的太快,快的让安昕他们都觉得不敢相信,也不想迎战,毕竟对方的气息就连还没有看得清人,那种强大的气息就直接攻破着她们的那道早已准备好的心。

    看着眼前走在前头,坐在了车子上因为帘子还没有看得清楚的人的那一霎那,恶魔邪恶的笑容尽放,看着眼前的人,微笑着。

    一时间的他们没有人在打破着这一沉默,最后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走近的时候,恶魔那尖尖的牙齿因为脸上的笑容而尽放着。

    恶魔看向了眼前的安昕,微笑着开口,“天使吸血鬼?那我就要好好的赐教一下你的厉害!”

    说完,在安昕还没有看清楚韩梓的脸色的那一瞬间,恶魔便开始发动攻击。

    安昕只好快速的准备好战斗的情绪,快速的飞起,翅膀的展开,随着他的翅膀的张开,一黑一白,在这个夜色中尤为起眼。

    安昕看着眼前的恶魔,眼底都是一副很是严肃的脸色,看着眼前一脸邪笑的恶魔,嘴角忍不住的微微的弯起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弧度,最后看了一眼他的容颜,那一种邪恶的笑,以及那脸上不易察觉的笑容在这一刻尽放在了她的眼中。

    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那一双丹凤眼,以及嘴唇的薄凉,尖尖的牙齿露出,看着眼前的安昕的那一刻,眼底满是算计让安昕感觉很不舒服。

    安昕看了一眼眼前的恶魔,嘴角中都是一副无奈的神色,微微的笑了笑,开口。

    “这一战,你是先跟我战还是站在一边看着我跟埃媚斯?”

    “当然是我跟你,他们跟他们啊,埃媚斯主人肯定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但是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能力等到我们的埃媚斯大人出手,或许连我你也打不过啊!那就要我亲手的把你送到地域,消失在这个天地之中了。”

    “呵,天使与恶魔本就是共存的,你硬要消灭一方,到时候别把自己也一并消灭掉啊!而且我们还没有战呢,哪来这么大的口气在这里说这么张扬的话语?”

    “呵呵,是不是张扬的话语,我们打一下就知道了!我们的实力,在今天就开始决一下胜负吧!”

    安昕眼底都是笑意,看着眼前的吸血鬼一眼,其实经历过这么多的战斗,她早已想起了那段记忆,只是她的心还是那般,不会因为记起记忆之后便会立刻变得飞扬跋扈,这样的生活他很满意,也只是一种想要做的事情,为了自己能够活下来,能够可以跟韩梓在一起,能够在这个吸血鬼一族中保持着跟人类的平衡以及一种和平相处,她相信她一定可以做到的。

    安昕看着眼前的恶魔吸血鬼,看了一眼他背影上黑色的翅膀,嘴角上扬,既然恶魔,那翅膀便是她们的关键,那要是没了翅膀,他怎么飞,还怎么用冲击的力度打她?

    一个没了翅膀的吸血鬼,没有了那种快速的冲击,只单凭手中的权杖发动的攻击,双腿的灵活吗?我看他就是一种只依靠翅膀的吸血鬼罢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