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重生篇之前世今生,订婚典礼(1)
    “哎?你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就不行了?你这是在看不起我吗?”

    “因为智商你不行啊!他的肯定是遗传我。”

    袁安琪乍舌,看向了眼前的人的时候,眼底都是一股不爽的神情,翻了个白眼,却没有任何的机会说出来。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冷卿一眼,嘴角上扬,眼底满是一股无奈的伤神,笑道。

    “你别自恋了好不,我就不信我儿子没有一个地方像我就像你。”

    “嗯——暂时还没有知道哪里像你。”

    袁安琪撇撇嘴,看向了窗外一眼,看着眼前倒退的事物,停在了录音棚中,疑惑的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疑惑的开口道。

    “来这里干什么呢?还要录歌吗?”

    “对啊,你忘记了吗?我们说好的,每个星期回过来录歌两首,你已经一个月没出新歌曲了,往上都等的疯了,炸成了一片,纷纷让你发新歌。”

    袁安琪点点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建筑物,微笑着下车走了进去。

    来到了他们的录音棚中的那一刻,嘴角上扬,微笑着看向了里边的制作人,还有那个金牌的作曲人,上前打招呼。

    “你们好啊!我又来了,好久不见。”

    金牌制作人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微笑着把耳机递了过去,开口笑道。

    “听,好了之后就进去开录。”

    袁安琪点点头,微笑着的神色中都是一种微笑着的神色,笑道。

    “好的,请等我一下啊!我现在就开始听着。”

    袁安琪笑了笑,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音,再次开口。

    “这歌不错,我很喜欢。”

    “听说你大病初愈,现在身体这三首歌可以唱吗?毕竟你消失了一个月没有出歌,所以为了回馈粉丝,所以我没有通知你们直接多写了一首。”

    “没事,我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都是多亏冷卿找的那个神医啊!不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痊愈,诱惑许生命不是很长的时间了吧。”

    “吉人自有天相。”

    袁安琪点点头,听着这三首歌曲,微笑着,良久,大约半个小时的时候,耳机递还给眼前的男人,点点头。

    “好了,可以开始了。”

    金牌制作人微笑着,看着袁安琪走进去的一副从容,说好了唱歌的顺序,直接便开始播放了起来。

    这三首都是古风的歌曲,很是好听,歌词美丽,意境很好,再加上袁安琪本就是喜欢古风的歌曲,一种古代的音效响起,能够听见到了一道剧情在脑中出现,一首

    让袁安琪很快的投入到了里边,嘴角轻轻地上扬,带着一点伤神,悲切,自带空灵的声音响起,渗透人的内心,能够很好的直接打动人的心灵的歌声响起。

    ——

    不淡不深,不弃不珍

    碧海皎月,看老良辰

    不寒不暖,不欺不问

    我为谁俯首称臣

    不思不忘,不聚不分

    千岁白沙,一扫红尘

    不留不舍,不怜不认

    爱是最温存的恨

    你说梦会生根,情会还魂

    传奇是你我范本

    让这灯前红袖,雪下青衿

    入得戏文

    可笑桑田耕过几轮,沧海醉过几樽

    自赏孤芳又几个黄昏

    有传奇唱遍三春,主角不是我们

    絮絮着你和另一个人

    难道痛楚才有诗韵,绝望才配情深

    所有坚强都一语成谶

    而故事从未放过,礁石上的泪痕

    越是宽容的人,越是,无处容身

    你说遇上了我,才懂青春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倘若昨日重温,愿你无言

    免我认真

    可笑桑田耕过几轮,沧海醉过几樽

    自赏孤芳又几个黄昏

    有传奇唱遍三春,主角不是我们

    絮絮着你和另一个人

    难道痛楚才有诗韵,绝望才配情深

    我的沉默就不算伤痕

    而故事从未提到,月光下的我们

    越想退步抽身,越会,弄假成真

    单纯豢养残忍,骄傲成全自尊

    时光最擅长阅后即焚

    谁说镜中的花不真,水底的月不温

    美到深处怎会没有灵魂

    可故事终将舍弃,最永恒的热忱

    只剩海风一瞬,不慎,被谁听闻

    我曾路过了,你的青春

    ——

    一首落下,冷卿听着袁安琪的歌曲一时间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不得不说,唱歌的话袁安琪真的很有天分,在这么多年都不发展乐坛是真的有点可惜,只是现在也不晚。

    第二首叫只见袁安琪看着歌词,眼神中透着伤痛,开始唱起。

    ——

    往事萦长夜,听雨声未歇

    似流年,沿桐花,融入枝叶

    那年人间灯火,曾叠缀满街

    可是故梦深处,谁在诀别

    九霄宫阙,将前尘湮灭

    当流云,将爱恨,去交织成死结

    河岸烟花妖冶,水面星月皎洁

    明明情思无邪

    醉里不尽桐花香,可曾与谁共赏

    可有,辜负几段好时光

    若是执手不肯放,若是至死凝望

    因果,便与岁月不设防

    (间奏)

    满城花似雪,盈一袖清冽

    随时光,将故事,用心续写

    茶烟折入寒夜,是旧有誓约

    漫漫忘川尽头,尘缘怎借

    宿命难解,念心魔成劫

    这一生,痴与念,是否尽须叩谢

    眼前残阳燃血,心随业火明灭

    缘劫,此刻再不屑

    迩来指尖吻墨香,执长剑落月光

    思念?却是欲盖弥彰

    纵然往事积成伤,纵然回忆滚烫

    天地,你与我世上无双

    ha~

    醉里不尽桐花香,可曾与谁共赏

    可有,辜负几段好时光

    若是执手不肯放,若是至死凝望

    因果,便与岁月不设防

    迩来明月浸如霜,寻桐花梦一晌

    泪水,竟又肆意流淌

    纵然因果酿成伤,用尽一世难偿

    此生,你与我世上无双

    是你啊,于我世上无双

    ——

    袁安琪微笑着开始唱起了第三首这首唱完了之后,袁安琪微笑着摘掉了耳机,微笑着走出了录音室,眼底都是满意的神色看向了冷卿笑道。

    “我唱的怎么样?”

    “嗯,很好,我记得你说袁志霖会有跟你相同的地方,我想我找到了。”

    “嗯?哪里?”

    冷卿笑了笑,看着眼前的袁安琪,抱在了怀里,笑道。

    “声音,唱歌的时候一样的投入,认真,好听。”

    袁安琪笑了笑,得意的神色埋在了她的胸间笑道,“是啊,我就说,我儿子肯定会有一个地方像我的,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

    “嗯,信了,很相信你,一直都是。”

    袁安琪微微的推开了冷卿,微笑着开口,“那我们走吧,我想要接那部电影可以吗?我刚收到了我邮箱中的一份合同,我喜欢那个剧情。”

    “你喜欢就行,而且不能拍吻戏,拥抱的戏份。”

    “那是武打片,我想要去尝试一下。”

    冷卿眉头邹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想了许久点点头,“很幸苦,你不怕吗?”

    “那是著名的龙大哥的电影,一点武打的是在所难免的,我饰演的是女二号,所以不会有感情戏,而且我的身份还融入了ai,不会对人类产生感情,所以不会有什么感情的戏。”

    “好吧,到时候我陪你。”

    “你不是辞退了军官一职是要去公司上班的吗?你不用去公司?就这么有空陪我这么久。”

    冷卿笑了笑,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公司很稳定,只要在晚上通话说一下流程,然后处理一下文件就可以了,没有那么多的事情,而且出去外干的,我都把他扔给我的助理,由他当面去处理。”

    “这样不会显得不够诚意?毕竟你这么大的公司,你不去会不好吧。”

    “陪你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公司的事情不用当面出现,我都不会离开你的身边,我要把我失掉的五年时间补回来。”

    “找你这么说,怎么有种你对我一见钟情的感觉呢?”

    冷卿笑了笑,遵从心中的一句话说了出来,“前世今生,我想我前世一定跟你有约,才会在第一眼之中一眼就喜欢上了你,从而五年里我都没能在我的脑海中把你踢掉。”

    袁安琪看咋冷卿,一时间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心中很暖,很暖,暖的不知道怎么去说明,也不知道能说什么,这一刻她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一种感觉来自遥远的一处,就好像他说的一样,

    很快,他们离开了录音室,歌曲发了出去之后,就直接卖出了将近一亿的人数,播放量破亿,成为了排行前三名。

    回到家的时候,那一刻他们等到了晚上十点,她们的七仙女外传播出了,看着里边的剧情,微笑着看向了对方以及袁志霖。

    一家三口的感觉很好,很幸福,让袁安琪觉得,

    夜里的一处处的噩梦消停了,自从答应了他的求婚之后,袁安琪便没再做那个夜夜浑身是血,冷卿微笑着叫着他名字的那个梦,真实的让她心慌,难受,心痛了起来。

    在这一瞬间,袁安琪得到了解放,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嘴角微微的上扬起了一道很好看的笑容,开口。

    “你说前世今生,那么你有没有做过一个很真实的梦境?梦境中,我满身是血,你痛苦流涕,死死的抱着我的尸体不放,神色哀伤,最后临终的时候,你叫着我的名字,说那时候的你,就好像”遇见我,重逢一般微笑着,死的很安乐。“

    冷卿看着袁安琪,这个梦境在五年里反反复复,不知道为何,每每一觉醒来,心中百般的痛苦,心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梦境,可是他总觉得很真实,真实的让他五年里没有忘记过她的容颜。

    一直想要找到,可是不管派出了多少人,都没有找到分毫的痕迹,就像一个凭空消失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

    却没有想到,他们的重逢竟然是因为自己的游戏,就在他放弃了找她的那么一瞬间,她出现了,终于找到了。

    就在这一刻,他也不曾后悔五年前的一夜**,就是这一夜,他们的缘分才会被绑住。

    冷卿点点头,电视中打斗的声音,还有袁志霖观看好戏的神色被他们忽略掉了,笑道。

    ”有,我一直做了五年的这般情景,每每醒来,我都心如绞痛,一直找你,可是我找不到。“

    袁安琪鼻子一酸,”我是一只都在家里,从没有出去找过什么工作,一直都是以写作为生存,门口也不怎么想出,因为一出去,流言蜚语尽在耳边,不怎么想要出去听着难受。“

    ”他们说你什么?“

    ”都过去了,也没必要提起了,只是人都是以貌取人,以自己的视觉,感官为中心,只要是单亲的就会觉得你就是不自爱的人,不会考虑到,你是不是经历过什么,只会在乎自己所看到的,不会管事实如何就直接的去讨论,主要就是觉得自己开心,却不管别人是作何感想。“

    冷卿眉心邹起,把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轻轻地说出了一句话。

    ”对不起,流言蜚语,我不会再让你感受到了,说一个,不管什么后果,我都给你把他打一顿。“

    袁安琪笑了,无奈的开口笑道,”你这是流氓的行为!“

    ”流氓也总好过你受欺负。“

    ”没有,我都怼回去了,我不是什么那种尊老爱幼的人,只要是说了不尊重人的话,不管老的还是小的,我都照说,我才不要被那些道德绑架,她说的难听,倚老卖老我就要忍受是吗?不可能的事情。“

    冷卿微笑着,点点头,”我赞同你的做法。“

    袁安琪笑了,三人不再说话,眼底都是一副幸福的神色,直接看向了电视剧,袁志霖的眼中都是幸福的神色,

    晚上睡觉,袁志霖第一时间洗好澡,冲进了房间,跟冷卿激烈的争吵中,最后袁志霖胜出,紧紧地抱着袁安琪的腰,看着身边的冷卿,开口。

    ”你再把我搬回去,我就带着我妈咪离家出走。“

    袁安琪无奈的看向了冷卿瞪着袁志霖的模样,抱着袁志霖看着冷卿,眼中都是一副事不嫌大的神色,笑道。

    ”听见没有,离家出走哦,我肯定站在我儿子这边的。“

    冷卿嘴角闵起,看向了眼前的两人,神色中满是宠溺的神色,装作一副受伤,睡在了床上,大手,紧紧地把两人一同抱在了怀里。

    这一刻的袁志霖终于感到了,什么是父爱,这是一种很是宽阔的父爱,跟妈咪给自己的爱一起紧紧地融合在了一起,让他幸福的在他们的怀中沉稳的睡着了。

    夜里,冷卿在昏暗的环境中睁开了双眼,看向了眼前的两人,嘴角勾列成一个完美的弧度。

    ”终于,你回到我的身边了,这一刻,这一世,我会一直跟你到老,百年归老的时候,我会拼命地活的比你长,因为上一世,你离开的那一瞬间,我懂的那种失去的痛苦,所以,我不会让我比你先离去,我会好好的,等你先去了,我会随后就到。“

    冷卿看着袁志霖沉睡的脸颊,还有袁安琪熟睡的容颜,就这样紧紧地把人抱在了怀里,闭上眼睛开始沉睡。

    很快到了两人举行订婚的当天,袁安琪提前一个星期回到了他们家,他们家因为那一笔钱,所以装修了一番,也加了另外一边的地皮,打通了一个来回的房门,就这样当作他们回家的时候,住的另一边的房子。

    村子里很是热闹,纷纷的讨论着袁安琪是嫁人豪门的幸运,以及羡慕的目光,看着漫长而看不见尾的车辆直接驶了进村子,中间的一辆醒目的车子被打开,冷卿帅气的声音在出现在了人群中。

    虽然袁安琪说过想要低调一番,不用什么童话的订婚店里,也不想要盛世的形式,只想普普通通的,就像平常人一样就行。

    也不用排场过大,想要单单调调的格布,这一刻袁安琪看着走过来的冷卿一眼,嘴角微微的上扬,看着眼前的十多辆不止的车子,虽然看起来就很单调,可是还是忍不住的吐槽。

    ”这只是个订婚典礼啊!怎么排场这么大?“

    ”就是要大,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掉了自己的眼,我的女人,可不能随便让人议论的。“

    袁安琪无奈一笑,都已经到了村里了,也不能把人都叫回去不是?便不再多说什么,接上了爸妈之后,便往新世界开去。

    一些村子里有亲戚关系的都上了车,唯有一些不是的,便是在村子里摆上的棚喝喜酒。

    袁安琪来到了冷卿的车子中,看着窗外的风景,嘴角上扬,那一刻,袁安琪是高兴的,因为找到了一个很爱自己的人,而自己也很爱他,爱一个人看行动上就能看出来了。

    看着冷卿的车子慢慢的倒退,车子的数量让袁安琪感到好奇,问道。

    ”你带了多少的车子过来?看着就好像超过二十台吧?订婚都这样了,那结婚的时候,会不会更加的盛大夸张?“

    ——

    ”没事,我们等的也不久,这一次来就是想要跟你们谈一下你女儿跟我的儿子的婚事的,不瞒你说,我儿子就是袁志霖的亲生父亲,是以前一次意外不小心怀上的,这让你们的女儿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真的很抱歉,我儿子也说了,事后他找过你的女儿,可是没有找到。“

    袁安琪的爸爸愣了一下,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眼底都是一丝丝的不经意的伤感,看向了眼前的人,想到了这些年的袁安琪的哭,就开始热泪盈眶。

    ”事情都过去了,你的儿子也有想负责就让事情过去吧,现在的话,你儿子肯娶我的女儿就好了,可是这只是一种责任吗?要是不爱的话,那么没必要因为一个小孩绑定婚姻,这样以后过的也会很难过的。“

    冷卿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爸爸,笑道,”你可以放心,我一直都喜欢你的女儿,很喜欢,一眼我就喜欢上了,我会好好的照顾她一辈子,不会让她有一丝一毫的不高兴,也不会让他受伤,更加不会让她遇到危险。“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了,心知他说的是真的,可还是忍住了笑意,装作不在意一样看着电视剧。

    他们在交谈着,而后,冷卿直接在袁嘉笙的劝阻下直接走进了厨房开始煮饭。

    袁嘉笙看见后,微笑着点点头,眼底都是满意的神色,之后,袁嘉笙看向了眼前的沈芸跟冷劲微笑着开口。

    ”一会吃饭时我们谈,还是现在谈?“

    ”我们已经把一切的东西都拿过来了,我们不用你出一分钱的嫁妆,毕竟小志霖就是最好的嫁妆了,所以我们会给你一亿的彩礼,而后还有一些金银首饰。“

    冷劲直接拿起了手机拨打了出去,看向了眼前的袁嘉笙一眼,直接说了一句,”拿进来。“

    门外的敲门声响起,袁嘉笙快速的走出去开门,看着门外的村民正在围观着还有门口的几辆名贵的车子,不经看呆了一眼,看着他们走进来的模样,把东西都搬了进来,放在了地上打开。

    袁嘉笙看着眼前的东西,眼底都是一股不可思议以及惊艳的神色,看了一眼他们嘴巴张开,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挣到的东西竟然都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不禁觉得眼底都是一种不爽的神情。

    袁安琪看了一眼袁嘉笙,疑惑的看向了地面上的东西,也随之一愣,在门外看着的人,不经看呆了眼,门口处停着的最新款跑车,还有几台最新款的车子,是用手表开门的钥匙,叫什么名字就忘了,不过想要买的话都知道很贵!

    还有停在了不远处的一台名贵的车子,是已经过了观察期的自动性能的汽车,让人一直在围观者,在讨论着是谁的。

    这一下看见了之后,所有的人都惊讶了!没想到竟然是他们这个村子中最穷的家庭,还有就是一个单亲妈妈的家的!看样子好像就是女婿上门一样。

    看着现在的这番情景,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彩礼,就地上的这些金饰就是天价,看款式就知道是定制的!

    定制的一些首饰,看着样子就清楚地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很名贵的。

    沈芸也不在意被村民看着,来的时候他们就调查清楚了,这样做也是为了让袁安琪不再被人看轻,而亲家也不会再被人看的不爽,到处的议论纷纷。

    ”这些都是我们给你的,我们将会给你存起来,也可以将这些东西给你换成现金。“

    袁嘉笙激动的长大了嘴巴,看了一眼眼前的沈芸,笑道。

    ”我们要这些首饰也不怎么好存放,如果要是现金还可以放在银行挣取利息,也是种不错的选择啊!

    沈芸笑了笑看向了身后的保镖笑道,“拿去融了这些金,其他就直接给捐出去,以袁嘉笙的名义,最后把三亿的钱直接转进他的账户上,亲家方便把你的账户告诉我们吗?”

    “好····好的,我的账户是xxxxxxxxxxxxxxxx”

    沈芸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交易成功,而袁嘉笙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那么多个零在他的眼前,让他一瞬间的兴奋不已,笑的合不拢嘴。

    袁安琪看着这样的自己的父亲,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眼前的同村的人都是一副惊讶羡慕的神色,嘴角上扬,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现在看他们还怎么看不起他们!接着沈芸的话让她更加的惊讶了。

    “我们还有一处房产跟一栋商业街都是给你的彩礼,所以你一定要收下啊!就是你们正商正在拆除重建的那一个,明年的一月一号就会盖好,到时候放个两个月,你就可以租出去了,材料都是天然的绿色产品不会有什么有害的化学物品,所以可以直接入住,房号是808,这是钥匙,请手下,商业街做好之后我们会让人把钥匙送上的,也会给你找好人管理,你只需要在家里就可以收钱了。”

    袁嘉笙点点头,一连的开始说着谢谢,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上扬,笑道。

    “谢谢!谢谢。”

    “不用谢,你既然把你的女儿都交给我们了,我们就会如亲女儿一样看待着的。”

    说完看向了门外的村民笑道,“各位,我们已经找了人在你们的大堂上已经建好了棚,为的就是多谢这些年你们对我家媳妇的照顾,请移步到大堂吃饭,我们已经把新世界的厨师都叫过来了。”

    人们一听是新世界的厨师立刻议论了起来,有些老人便开始走去,一边开始通知着所有村里的人,一时间袁安琪嫁到了一个有钱人家的消息直接传了出去。

    一些年轻的女子便是羡慕嫉妒的看向了眼前的一切,不免都有些不高兴,却还是直接坐下,因为她们闻到了香味,还有看到了很多的鲍鱼什么的名贵的食材,要是不吃就真的对不起自己的肚子了。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纷纷离开的模样,微笑着开口笑道。

    “你们大可不必这么浓重的。”

    “我们都知道你以前受了多大的委屈,过得是怎么样的日子,这是让他们知道,人不可以貌相,不可以以一件事情的关系而看不起任何一个人。”

    袁安琪笑了笑,脸上都是感激的笑容,笑道,“谢谢你。”

    很快到了吃饭的时候,袁安琪便告别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姐姐还有几天就到生产期了,所以也就没有过来,可是视频通话过,他们就当见过了。

    不过姐姐就算是怀孕也是一副美若天仙的感觉,而她的好朋友何晴,也在最近交了一个很帅气的男朋友,虽然不是很有钱,做的工作也很普通,可是最主要的就是那个男人很爱何晴姐。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叔叔阿姨上车离开的模样,而她也微笑着告别了父亲直接上车离开。

    白露坐在了办公室中,看向了对面处认真工作着的凌宇,看着电脑,鼠标在动来动去的模样,想到了在家里他们的举动,脸不经意的红了起来。

    到了中午饭的时间,凌宇做好了最后一个图,看向了看着自己发呆的白露,微笑着起身走出办公室。

    白露见状,立刻低头掩饰着她的尴尬,看了一眼眼前的凌宇,眼底都是一副不舒服而扭来扭去。

    凌宇进了办公室看着假装工作的白露,微笑着开口,“走吧,我们去吃饭了。”

    “我···我不饿,你自己去吧,我不想吃。”

    凌宇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白露笑道,“你不走的话,我就直接抱你过去了啊!”

    白露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看向了眼前的凌宇站起身,快速的往门外走。

    凌宇无奈的摇摇头,微笑着的模样笑道,“等等我啊!走这么快干嘛。”

    白露听见,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走在了身前往前方行走。

    上了凌宇的车才想起来,

    想到了这里的白露,眼底都是不爽的神色,看向了窗外一句话不说。

    凌宇看着她的神色,那悔恨后悔的模样,眼底都是一股不爽,看了一眼眼前的路段嘴角微微的上扬起了一道清爽笑容,在阳光的沐浴下,发光,充满着阳光中还要耀眼的笑容。

    这让白露偷看一眼的时候,直接看呆了,跟冷卿比的话,其实样貌还是可以比较的,只是逊色了一点点,可也是帅气逼人,让人一眼看着就会忍不住的沉沦的一种。

    “而我们给你的那套房子,就在你们镇上新开发的房子,那里的房号就是”

    袁安琪眼底都是放松的神色,活动了一下精骨,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笑道。

    “你找来的人真的太好了,就三天而已,我就变得这么舒服了,身上的腰酸背痛都没了很多了。”

    冷卿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伸手把人牵过来,坐在了自己的身上,微笑着抱在了怀里笑道。

    “你喜欢就好,要是喜欢的话,那就继续吧?”

    “好啊,对了,那个你花了多少钱?”

    “没多少,是自己的产业下的,所以给工资就行了。”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身后收拾东西离开的按摩师,眼底都是一股欢喜的神色,最后轻轻地离开了冷卿的怀中,直接来到了地上,坐在了一边开始打开电脑还是打字,背部不再是弯着了,而是挺直着,一点也没有再像之前那般再有一点痛。

    那是一种很是难受的痛,脖子也会硬的就像快要得劲椎病一般,睡觉都会不舒服。

    到了四点半,袁安琪看向了冷卿开口,“我们去接袁志霖吧!”

    冷卿点点头,看着袁安琪微笑着起身一同走了出去,在订好了婚期到现在其实才半天的时间。

    他们说好了下个月五号星期六举行婚礼,这月二十五举行订婚仪式。

    可是也才半天的时间,冷卿已经开始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了。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开车微笑着,一副心情很快却很郁闷的感觉,不免好奇问道。

    “你这是不高兴?为什么呢?”

    “就是觉得时间太长了,所以就觉得很不好,对了,接到了袁志霖之后,我们去婚纱店订做婚纱,他们的画本已经出来了,你去看一眼,或者是把你的思想说出来,让他们去做。”

    袁安琪点点头,看着已经来到了幼儿园,这是一家s市最大的一家幼儿园,属于贵族的学校,里边会有很多早教的课程,本来袁安琪想要送去普通的学校的,可是冷卿坚持要去最好的学校,袁安琪便没有坚持,毕竟钱又不是她出她也不会心痛。

    其实就算是要上,像袁志霖那种挣钱的速度,其实上这种学校也是绰绰有余的,可是袁志霖好像继承了她抠门的本事,要是用他的钱上这么好的学校,他说心痛,所以就去普通的三四千的公立学校就好。

    但是现在有了冷卿,冷卿直接一眼不眨的直接报了这个学校,一年需要五十万的学校,不经让她觉得有钱人就是大方,任性!

    而冷卿不知道的是,其实袁志霖隐瞒了一点,就是他不但是在黑客上比赛挣钱,还有一个在往上不露脸的工作,主要的就是给一些人秘密地转移钱财,而且他还不留痕迹,做了这么多次只要不是犯法的,只是一种小型的给人从老板的工资上乱克扣的钱转回去,然后就是给一两千的费用就好了,一般找他转移回去都是上万的,要是几千的就只收几百,主要是看钱。

    还有开发了一款手机上的小型游戏,“剑道风云”这一款也算是排行上前三的,没人知道老板是谁,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公司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