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9.重生篇之把他扶正了,领证去(1)
    “不过,要是你的父母不同意,我也会想尽一切的办法,让你的父母喜欢我,让我能够好好的跟你在一起。”

    冷卿的眼底满是坚定,看向了躺在了里边的袁安琪,安稳睡着的模样,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道好看的弧度,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直到太阳升起,小霖霖醒来才起身走几步。

    袁安琪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分才醒了过来,冷卿则是走出了门,回家开始熬了一些粥水。

    等来到医院的时候刚刚好是醒来的那一刻,冷卿快速的走进了房间,担心的神色,还有那一晚没睡的黑眼圈。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冷卿憔悴的模样,还有那担心的神色,小声虚弱道。

    “你一晚没睡吗?”

    冷卿点点头,看向了袁安琪把枕头调高了一些,笑道。

    “我煮了一些流食给你,所以你直接现在就可以吃了,你有没有胃口?”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有胃口。”

    “对了,夏雨已经放弃了我,真心的祝福我们两,你还要休养一个月,一个月后,等你的身体好一些之后,我们就先把婚期定下来好不好?”

    袁安琪笑了一笑,经过了这一次的昏迷,其实脑海中还是很清楚的,这一天的昏迷下,她想好了,既然他也喜欢冷卿,为什么就不能够答应在一起呢?

    最后,看着冷卿的袁安琪,微笑着点点头,笑道,“好,我答应你。”

    冷卿一愣,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双方微微的笑了起来。

    袁安琪看着,嘴角上扬,看着在一边一起进来的袁志霖,笑道。

    “叫爸爸。”

    袁志霖笑了起来,兴奋的神色看向了冷卿笑道,“爸爸!我终于也有爸爸了!爸爸!爸爸。”

    袁安琪看向了袁志霖兴奋的神色,无奈的笑了笑,开口道。

    “有这么高兴的吗?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

    “当然啊!我终于也有爸爸了啊!超级好的。”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眼底满是伤感的神色,开口笑道。

    “那就让他成为你真正的爸爸好不好?虽然不是亲生的,可是,他会对你如亲生的一样的,冷卿,你说是吧。”

    冷卿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笑道,“当然,毕竟是真的亲生的怎么会不待他好呢?就算真的不是亲生的,只是为了你,我也可以如当亲生的一样对待。”

    “你亲生的?你开什么玩笑呢?”

    “五年前,你忘记了吗?你闯进了我家,我的模样,你真的忘记了?”

    袁安琪眼底一愣,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眼神中都是一股惊讶,一段遗失已久的记忆记起。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一张床上,身边已然没有一人,她疑惑,打开了灯火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是一间单人公寓,电视厨房一应俱全,只有一张床,看了眼周围的东西,打量着屋子的摆设。

    单调的只有黑白两种颜色,没有一点女生物品的痕迹,干净整洁,表现出主人的干净。

    袁安琪漫无目的的走着,摸着台子,看着台子上的一点灰尘都没有,简直比她的脸还要干净。

    袁安琪还没有打量完,房门便被打开了,进来了一个男人,一眼看起心跳不已。

    看他绯红的脸,不由紧张了起来,不由自主的直接来到了他的眼前,看着他关心的问道。

    “你怎么样了?”

    “滚!再过来一步我杀了你!好啊!竟然还把女人放到我家里来了!该死!”

    “我不是别人派来的,我···我只是···只是路过!”

    话音一落,袁安琪感到了尴尬的,看向了男子笑了起来,

    “你看起来不舒服?给我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你的脸好红啊!”

    说完,直接把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那个温度简直比发烧还要不同。

    男子看向了袁安琪的脸,看着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陷入到了深思。

    身上的火气涌起,让男人的理智消失,抓住了袁安琪的手,翻身压上,吻上了袁安琪的唇瓣。

    袁安琪有一瞬间的失神,可她的心,她的行为让她投入到了男人的怀中。

    衣服被撕碎,男子就如同猛兽一样,激烈的要了她。

    等到早上一起来,她落荒而逃,看向了床上的男人一眼,快速的开门离开了这间单身的公寓。

    袁安琪之后因为工作的事情,还有家里的私事,便无心再管这个,也忘记了吃避孕药,最后等怀上了他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了,最终还是决定留了下来。

    一晃五年过去,原来眼前的人就是当年的那个男人,两人的脸重叠在了一起,最后微微的笑了笑,一口一口小粥的开始喝了起来,眼底都是那失而复得的笑意。

    袁安琪看着冷卿专心的喂粥的神色,原来,小霖霖的爸爸就在她的眼前,可是她却没有认出来,还真的是傻得很呢。

    想到了这里的袁安琪,眼底都是一副无奈的神色,看着眼前的冷卿笑道。

    “这是不是说,我们的缘分其实在五年前就开始了?”

    冷卿摇摇头,看着袁安琪笑道,“我们的缘分,不管什么时候开始,就算是上辈子开始,我只管往后我会爱你如命一样就好,我的身份已经解除,为了你们我可以付出一切。”

    “你没有必要这样做啊?你喜欢当军人你可以去做。”

    “不做军人不完全是为了你,还有袁志霖还有我爸爸妈妈,我爸妈年纪已大,而小霖霖我也错失了五年的时间,我想要帮助我爸爸管理公司,不让心血白费,还能看管陪伴小霖霖往后的成长,所以,军人我可以不做,毕竟没了我一个还有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在守护着,我会用另一种方式守护中国,用我的微薄之力保护国家,这也是一种爱国的形式,而你们却是我的一生,我不能忽略,也不敢。”

    袁安琪三人对看了一眼,笑起来,这一幕真的很有一家人的感觉,多么的令人看得心醉。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袁安琪转到了普通的病房,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笑意。

    “你们两最近怎么都一起出双入对的啊?每一次过来你们都是一起的。”

    白露笑了笑,看向了凌宇无奈的开口说道,“他啊!硬要跟过来,说跟你们认识认识关系好一点的话以后蹭饭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啊!”

    袁安琪无奈一笑,看着眼前的凌宇笑道,“你想要蹭饭随时过来就行,不过看样子还需要一个月左右我才能出院呢。”

    “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啊!其他的不重要的。”

    袁安琪笑了笑,点点头,看向了在门外拿着粥走进来的冷卿,立刻做了起来等待着他的照顾喂粥。

    冷卿无奈一笑,看着袁安琪的举动,嘴角微微的上扬,眼神间都是对袁安琪的宠溺。

    打开了罐子,一点一点的开始喂了起来,而白露则是牵着袁志霖便快速的往门外离开,留两人过二人世界。

    袁安琪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三人离开的模样,还有夏雨早上拿过来的水果还有一番话,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就这样日子过得飞快,或许是因为冷卿的缘故吧,所以每一天都不会觉得无聊,相反在医院躺的都想要死的感觉了。

    袁安琪看了一眼身边的冷卿在帮忙收拾东西的模样,看向了一边的袁志霖在光注着她们的神色,笑道。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为什么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样子?”

    冷卿看着袁安琪充满着元气的模样,轻轻地笑了笑,“秘密,待会就给你惊喜。”

    袁安琪无奈一笑,小声的开口说道,“希望不要变成惊吓。”

    袁志霖想了一下,点点头,道,“有可能。”

    袁安琪听见了这一句,只觉得两人在谋划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却直接被冷卿抱了起来往门外走去了。

    袁安琪看了一眼面前抱着自己的冷卿,脸红扑扑的埋在了他的怀里,小声开口。

    “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啊!”

    “我抱着你更快一些,所以你就不要挣扎了,你逃不掉的。”

    袁安琪愣了一下哦,只觉得事情或许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可是已经来不及反抗了,上了车,冷卿就往家里的反方向离去。

    袁志霖坐在了后座,看向了两人开始大笑了起来,很期待之后的三人生活。

    白露看着眼前大大的房子只剩下她一个人,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凌宇看着眼前的白露,嘴角上扬微微的笑了笑,开口笑道。

    “你这里就你一个人?我刚好还没有找到房子方便两人一起合租吗?你这里的东西也挺齐全的,所以我喜欢这里。”

    白露眼睛亮了,看向了眼前的凌宇疯狂的点点头,“好啊!那你就跟我一起合租吧,反正我现在一个人也很无聊,多一个人聊天也不错。”

    “那好,我就叫我朋友帮我把东西拿过来,我都是暂时住在了朋友家。”

    白露点点头,应了一声,完全没有意识到一男一女共住一室会怎么样的后果。

    凌宇笑了笑,发送了一条信息,而后把钱转到了她的微信上,笑道,“三个月的房租。”

    白露看了一眼金额,眼底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向了凌宇。

    “你真的太大方了啊!你就不怕我骗你的租金吗?”

    “你不是说过这里是包电费煤气费的吗?一同算下去就行了。”

    白露想了一下,钱不拿白不拿,只好直接的看向了凌宇一眼继续看着电视剧。

    刚好两人一同看着,刚好到了男女主相拥吻在了一起,而后滚在了床上,男主的手放在了女主的肩膀上,慢慢的往下,两人忘情的吻在了一起,然后男主的身体还动了起来,当然不会真的把不可描述的位置动作拍出来的。

    不过就这剧情,已经足够让凌宇,直接喉咙滚烫,发紧,艰难地咽了下口水。

    而白露则是直接看红了脸,很快这一段跳过去了,白露轻轻地送了口气,为了瓦解气氛,则是起身打算去喝水定定惊。

    走到了饮水机前,开始倒了几杯水,而后直接走进了于是开始冷静了下来。

    白露听到了门铃声也并没有出去,而是听到了一个行李箱拖着走的声音,好奇的走了出去。

    在大厅上没有看见人,则是直接走进了没人的房间,看着里边正在把衣服放在床上,行李箱关上的时候,心中起了一个念头,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她的身后。

    却没有想到半弯腰的领域会突然的起身,直接撞到了白露,往后倒。

    白露的尖叫声在房间中响起,而凌宇及时快速的把人抱在了怀里,脑中生出一记,用力的翻,身往床上倒去,吻在了白露的唇瓣上,嘴角有那么一刻的上扬。

    白露的大脑是空白的,随即直接定住了原地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为好。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带着她来到了一间公寓的房子门口,是一座小型的别墅,一家三口是刚好合适的。

    冷卿看着袁安琪疑惑的脸蛋,笑道,“一个月期限到了,虽然你的身体还不能结婚,但是一个星期后就没问题了,所以我们要履行我们承诺过的,直接就搬到了这里,这里的山水都很好的,一定很适合你养病。”

    袁安琪无奈一笑,点点头,“那好吧,你都把我的东西搬过来了,那白露肯定也是知道的,那我就不用打电话了。”

    说完,径直的走向了门外,看着袁志霖用指纹锁开了锁,只觉得炫酷爆了!有木有。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跟在了袁志霖的身后,而冷卿则是走到了后面。

    随后牵过了袁安琪的手,快速的往楼上走,袁安琪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模样,脸蛋一红,看向了袁志霖一眼,只见他关门,若无其事的直接打开电视看电视剧。

    冷卿把人抱在了怀里,一关上门就直接忍不住的把人按在了门口上,直接吻在了袁安琪的唇瓣上,慢慢的开始加深这个吻。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冷卿,眼底都是一股纠结,想要推开,但是感受着他身上的那股热气就不忍心。

    慢慢的神志轻轻地就不见了,袁安琪投入到了这个温柔的吻中,无法自拔。

    袁安琪的衣服被冷卿急速的,用力撕破,肌肤在空气中暴露着,两人的衣服很快之剩下最隐秘的一件,看向了眼前的冷卿一眼,抱着人更加的投入到了冷卿的温柔之中。

    袁安琪最后一件,以及冷卿的都被褪光了,双手在袁安琪的肌肤上上下来回着,冷卿看着袁安琪隐忍的模样,粗气喷洒在了袁安琪的脖子上,“这个房子是隔音的,不用忍。”

    袁安琪的脸更加的红了,看向了冷卿,还有大掌在她的身上,离开,最后,袁安琪的腿被抬起,抵在了墙壁上,冷卿就直接抵在了她的两腿之间盘旋。

    房中充满着旋涡的气氛,一道又一道的直接在这间房子中散播,却没有让楼下的袁志霖听见一分。

    袁安琪满头大汗的躺在了床上,抱着怀里的冷卿,那忍了许久的欲、望在这一刻爆发,让他停不下来,一次又一次的,狠狠地要了袁安琪。

    袁安琪忍受不了,微微张开的嘴巴,咬紧的唇瓣,轻微发出的医生娇吟声,传在了冷卿的耳朵中,那一刻的安琪有点受不了勒,小声的开口,“我受不了,停······停手。”

    冷卿听见,粗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安慰的开口,

    “很快了,保证就这最后一次。”

    袁安琪,忍不住的“嗯,”了一声,抱着冷卿的手,难受的感觉,还有被抬起的腿酸痛的感觉,在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冷卿终于停了,抱着怀里的袁安琪,紧紧地抱着,给了袁安琪所有的安全感。

    也实在是太累的缘故,所以袁安琪还是忍不住的晕睡了过去。

    袁志霖见两人都有三个小时没有下来了,不禁想到了什么,用力的打了一下沙发,生气的小脸,不爽的看向了上面的方向,喃喃道。

    “哼!一个不留意被你得逞了!我看你晚上还怎么能够得逞!”

    说完,看向了电视剧,看着电视剧是自己喜欢的武侠片,所以一看就直接的看了很久,完全忘记了妈妈的“危险,跟了上去的“危险、”

    白露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股不经意的神色,用力的把趴在了她的身上,亲了也就算了,竟然还被·······还被摸了!袭胸了!

    看了一眼凌宇,不知道要说出什么骂人的话语,直接起身走了出去,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摸着胸口躺在了床上想着刚才他们亲在一起的举动。

    想着想着,觉得好像也不讨厌,不由自主的伸手摸着唇瓣,看向了眼前的天花板,闭上眼睛就当自己看不见罢了。

    凌宇躺在了床上,伸出手,看着手心发呆,想到了刚才软绵绵的触感,不忍着想,“好大啊!内衣穿几码?”

    想到了这里,只觉得自己可耻了!便直接的起身开始收拾衣服,只是开了头了就没有想要不继续下去。

    等到了晚上,白露跟凌宇同时走出了房门,看向了对方一眼都愣了起来。

    最后白露咳嗽了一声,看着凌宇尴尬的开口,“刚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凌宇笑了笑,往前一步,把人壁咚在了墙角出,近距离,低头往她的耳边小声的开口。

    “我的初吻给了你,你要对我负责。”

    “可那也是我的初吻啊!我都没让你负责,凭什么让我?况且那是一个意外。”

    凌宇摇摇头,看着白露开口,“我不相信什么意外,我只知道,我的初吻给你了,你就要随我负责。”

    “那你需要我还给你吗?”

    “怎么还?能还我就不打扰你啊。”

    白露深呼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已经散失了思考的能力,直接踮起脚尖直接吻在了凌宇的唇瓣上。

    凌宇愣了一下,在白露想要离开的时候,用力的按住了他的后脑勺,直接用力的加吻了进去。

    舌尖的探入让白露没有恶心的感觉,很快被我吻的迷迷糊糊的。

    凌宇身子一热,忍不住的把人抱在了怀里直接往房间移去,躺在了床上。

    白露没有回过神来,闭着眼,不知不觉的沉默着,直到凌宇的手慢慢的往下探去,从她的裙子被撩起,而后,手来到了她的背部,弄了不知道多久总算解掉了扣子。

    凌宇的脑子瞬间被白露的身体的完美,给彻底散失了理智,大掌用力,白露闷哼一声,回过神来。

    用力的把毫无防备的凌宇给推开了,看着自己的衣服凌乱,上衣被揭开,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而凌宇的手还在她的上面,不经脸红的滴血。

    看凌宇躺在了一边也没有拿掉的意愿,红着脸想推开又不敢推,只好就这样闭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凌宇不想要拿开,其实也是起了色心,只不过是只对白露一个人的色心罢了。

    翻身把人抱在了怀里,手可怜兮兮的离开了她的胸前,把人抱在了怀里。

    现在的白露一副被褪的半开,只有身后是真的有衣服,柔软的触感在凌宇的身上,身子再一次的熊熊燃烧了起来。

    白露用力的把人推开,可是凌宇用尽了力气不让白露走,白露没想到自己引人了一个大色狼!现在衣服都拿进来,钥匙也给他了,想要后悔都来不及。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还在睡着的模样,近距离的看着他长长的睫毛,薄凉的唇瓣,还有高挺的鼻梁,近距离一看,才发现她的脸上就连一点点的毛孔都没有!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女娲造人的时候最成功的一件雕塑品,完美的无法挑剔。

    冷卿的嘴角微微的翘起,突然睁开的双眼,吻在了袁安琪的唇瓣上的那一刻,袁安琪是被吓到的,可是一想到既然都已经被吃了,那么也就不纠结了。

    很快,两人都投入到了这一场欢喜的,充满着爱意的拥吻。

    白露尴尬的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电视剧,而凌宇则是直接走进了厨房开始一点一点的做着晚餐。

    直到白露等到吃饭的那一刻已经是晚上的七点钟了,看着桌子上色泽不错,吃起来的口感虽然不及冷卿,却也不会感觉到难吃。

    快速的夹了几块肉放在了嘴里,看向了眼前的凌宇,竖起了大拇指,开口。

    “你真的煮的很好吃啊!虽然没有冷卿的好吃,可是你的也不错啊!不过我不会煮饭,我可不会跟你分工合作。”

    “你会做家务吗?就是扫扫地,拖拖地,之类的就行。”

    “这个我就可以,但是要是洗碗的话那就别叫我。”

    凌宇看着眼前的白露,露出了难色,开口,“可是我也不喜欢洗碗啊!怎么办?”

    “凉拌?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不会洗的。”

    “那就只能买洗碗机了。”

    凌宇说完,直接坐在了白露的身边,微笑着拿出了手机直接在网上订购了一台洗碗机,弄了加急。

    白露专心的开始吃着饭菜,看向了眼前的凌宇,眼底都是一种随你意的神色,想到了什么,看着凌宇认真的神色,开口。

    “你可别想让我给你出钱,这是你自己买的,我可没有同意。”

    凌宇点点头,看着眼前的白露一本正经的开口,“就当刚才的“非礼”作为赔罪。”

    白露的脸蛋红了起来,快速的扒了一口饭,箭一样直接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看向了眼前的风景,心跳加速了起来。

    摸着心口的心跳声,让白露心更加的乱了起来,一股不明的情愫一直在变化着,却还是看不透这世上什么样的一种情愫。

    袁安琪看着前面的饭菜,坐了下来,开始拿起筷子准备夹起。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嘴角上扬,想到了白露拿起了电话便拨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了,袁安琪兴奋的神色开口,“你吃了饭没有?过来我家吃饭啊!现在又多哦。”

    白露摸着已经撑起的肚子,只能可惜的开口,“不了,我已经吃了,那个房租我也续租了。”

    “好,你喜欢住就行,那里的东西我都送你了。”

    “喂,你这是什么话,你现在是冷氏集团的老板娘,亿万身家,你就不能送台新的给我吗?”

    袁安琪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身边的冷卿,吐了下舌头,笑道。

    “那也不是我的钱啊!我不能这样做的,所以你就要谅解我一下哦。”

    “小气鬼,不跟你说了,八点了,我要去看电视了。”

    “对啊!我都差点忘了,我也挂了。”

    两人挂了电话,白露平复了一下心情直接出了房门,看向了在一边开始收拾着桌子的凌宇,眼前的厨房中已经出现了一台疑是洗碗机的东西。

    坐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眼线却是在看着凌宇,只见他把东西全都倒入到了机器里边,然后按了一个按钮,在一边倒了一点洗洁精,再按了一下,便直接拍手看向了白露的视线。

    白露被他的侧脸看的发了呆,没想到他会突如其来直接看向了自己的,便快速的回神,直接看向了电视剧。

    凌宇见状,笑了笑,看了一眼白露,径直的往前走,来到了白露的身边坐下,那声音很是好听,还带着低音炮的感觉响起。

    “在看什么电视剧呢?”

    “爱回家之开心速递。”

    凌宇点点头坐在了一边开始点点头,直接一起跟白露看了起来,期间跟白露一同欢笑。

    也到了袁志霖该上幼儿园的时候了,一大早,冷卿起床便带着袁志霖走出了门,而袁安琪则是被冷卿推掉了电视剧,不用去开拍做女主也有点可惜,不过她没了女主还有她的儿子女儿们,所以也一样的不孤独。

    袁安琪一边开始打字,一边开始唱着歌,美妙的歌声在房间中响起,一首名叫,的歌词响起。

    ——

    终于找到借口趁着醉意上心头

    表达我所有感受

    寂寞渐浓沉默留在舞池角落

    你说的太少或太多

    都会让人更惶恐

    谁任由谁放纵谁会先让出自由

    最后一定总是我

    双脚悬空在你冷酷热情间游走

    被侵占所有还要笑着接受

    我嫉妒你的爱气势如虹

    像个人气高居不下的天后

    你要的不是我而是一种虚荣

    有人疼才显得多么出众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成全了你万众宠爱的天后

    若爱只剩诱惑只剩彼此忍受

    别再互相折磨

    因为我们都有错

    推开苍白的手推开苍白的厮守

    管你有多么失措

    别再叫我心软是最致命的脆弱

    我明明都懂却仍拼死效忠

    我嫉妒你的爱气势如虹

    像个人气高居不下的天后

    你要的不是我而是一种虚荣

    有人疼才显得多么出众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成全了你万众宠爱的天后

    若爱只剩诱惑只剩彼此忍受

    别再互相折磨

    因为我们都有错

    如果有一天爱不再迷惑

    足够去看清所有是非对错

    直到那个时候

    你在我的心中

    将不再被歌颂

    把你当作天后

    不会再是我

    ——声音的美妙在房间中徘徊,刚好来到了卡文之处,袁安琪则是直接下床走到了厨房中的食物柜上直接拿起了几包薯片。

    袁志霖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不爽的神色,开口,“你为什么要把我抱回房间!你说过你不会跟我抢妈咪的,你怎么可以把我抱回房间!”

    冷卿看着眼前生气的小孩,眼底都是无奈之色,开口笑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啊!你的睡姿简直是太厉害了,所以我就直接把你抱回到了你自己的房间了啊!你不是说你睡不习惯所以想要跟妈咪一起吗?那时候你都睡着了,那还是不是在我的房间里其实也是一样的。”

    “不一样!我就要跟妈咪在一起,你要是再把我搬回去,我就不认你做爸爸!让妈咪跟你离婚。”

    “不行!”

    “对啊!你们都还没领证呢。”

    冷卿看向了前方,心中做了个决定!一会送去了学校之后,回去一定要拉袁安琪先领个证先!

    很快到了袁志霖的学校,把人交给了里边的老师之后,便快速的上车往回赶,想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觉得头痛。

    就在袁安琪被他挑的快差不多,而他身体是最忍受不住的时候,这小子来敲门了!

    而且不开还不行,一进来就看着袁安琪委屈巴巴的开口,“我睡不着。”

    “你是不习惯这里的被褥吗?”

    袁志霖点点头,便走到了他们的中间躺下,开口,“我要跟你们一起睡。”

    袁安琪答应了下来,冷卿也只好进入到了洗手间把火降了下来,进去的时候刚好看见了眼前的小男孩奸计得逞的模样在微笑着。

    冷卿只能很恨的咬着牙走了进去洗冷水澡,但是等到了半夜的时候,冷卿直接把人抱回到了房间处,轻轻地关门离开。

    回到了房间的时候,原本是不想要吵醒袁安琪的,只是袁安琪突然睁开了双眼看着他开口。

    “袁志霖呢?他去哪里呢?”

    他就忍不住的直接翻身,把她的睡衣给脱掉,顺道说了一句,“我抱回去她的房间了,不用担心。”

    之后,没给袁安琪说话的机会,直接堵住了唇瓣,满满的开始享受着他们的二人生活。

    回到了家里的冷卿,看向了袁安琪笑道,“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家长?是领证前,还是领证后?”

    袁安琪疑惑的看向了冷卿,不解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疑惑的开口说道。

    “当然是领证前啊!领证后去的话多没诚意呢?你觉得要是你以后的女儿把证给拿了再回家,你是什么样的感受?”

    冷卿点点头,看着眼前的袁安琪,笑道,“你说的也是,那我们走吧,去你家。”

    “哎?”

    袁安琪不明所以的直接被冷卿拉着走,看向了眼前的冷卿一脸着急的模样,疑惑的举动涌上了心头,开口。

    “现在去哪里?这么急干什么呢?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是时候了,我也等不及了,我一刻钟也不相等,现在就去你家下聘礼吧,我想快点给你领证,到时候你就只是属于我的了。”

    袁安琪脸红扑扑的看向了眼前的冷卿,脸上都是一片红晕,也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语,直接跟在了身后。

    上了车的冷卿,快速的往袁安琪说的地址方向走,去的时候顺道来到了超市,买了许许多多名贵的东西,以及一根放在药店珍藏的人参也一起拿了出来。

    再通知了自己的爸爸妈妈,然后直接告诉了地址,便直接出发。

    冷卿的爸爸妈妈,听见了这句话之后,知道了他们要决定结婚的信息,就开始高兴不已。

    而夏雨看向了手机,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冷卿的妈妈看向了夏雨,眼神中都是不好意思的神色,尴尬的笑道。

    “孩子,我们要告诉你一个对你来说是坏消息的消息,你想要听吗?你不想听也没关系,我们可以不说,只要你不要伤心就行,你一定可以找到真心爱你,待你更好的男人的!”

    “要是之后,你也知道了冷卿跟安琪要领证了,现在就去下聘礼,你也不要伤心知道吗?你条件这么好,你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