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7.重生篇之什么时候把我扶正
    男子身子突然一痛,被一个不知名的人给踢开了,腰部撕裂般的痛,男子直接跌到在了一边,痛苦的呻吟着,手中的刀子还在手里,看着眼前的人,眼神中充满着一股不明的情绪。

    凌宇看着跌坐在了地上的白露,环抱着自己的模样,心痛的神色布满在了脸上,脱下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

    白露看着眼前的凌宇,眼底都是泪痕,应是熟人的原因,白露哭的更凶了,抱住了眼前的人,嘴里喃喃道。

    “幸好你出现了,不然我都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凌宇环抱着白露,眼底都是心痛之色,轻轻地安抚着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站起来,拿着刀子,眼底都是杀人的意味。

    白露看到了,大声地喊了一句,“小心!”

    凌宇回应过来看着男子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手起刀落的模样,直接用手接住了刀子,用力的抢了过来,扔在了一边。

    白露看着她手上的血液,忍不住的尖叫出声,“你的手,好多血!”

    凌宇管不了这么多,本来就愤怒的心,更加的不爽了,看着眼前的男子,想到要不是被自己看见跟了上来,后果真的很难想象!

    他幸幸苦苦的守候,等待了这么多年的白露,要是被他这样糟蹋了,那么现在就不只是想要打一顿这么简单了!

    凌宇快速的冲了上去,一个有专业训练的人,跟一个只学过几招花拳绣腿的人来说。

    就在几招踢,摔,踹,每一拳,每一脚,都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以及最后收手的那一脚,狠狠地踢在了男人的裤裆上。

    男人惊叫了一声,摸着裤裆上的位置,还有点血液的流出,凌宇好像还不解气一样,用力的踩在了他挡着裤裆的那一双手上,恶狠狠的神色,用尽了力气踩下。

    男人痛的直接晕死了过去,看向了眼前的人的那一刻,心中的那道气还有一半。

    白露看着眼前的男人被打的跟猪头一样,还有裤子的血迹,转过头去,开始报警。

    凌宇看着眼前的白露,抱在了怀里,看着白露还没有认出他的样子,不免心中有着些许的失落感。

    半小时后,看了一眼时间都快五点了,怎么白露还没有回来?不免有点担心。

    拿出了手机,直接拨打了白露的电话,却不想,手机关机了。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副不爽的神色,快速的再拨打了一遍,还是那个提示声的响起。

    袁安琪担心的神色摆满在了脸上,看向了眼前的冷卿,脸上的担心不减。

    凌宇看向了眼前被拖上车的男人,车子往医院驶去,眼底闪过一丝杀意,打开了手机开始发送了一条短信出去。

    凌宇跟白露则是直接上了另外一辆车子,快速的往医院一起赶了过去,看了一下身子,录好了口供之后,白露看向了凌宇,微笑着开口笑道。

    “我没事了,我回家去了,你要不要去我家?以报答救命之恩,但是不能把今天的事情说给我的朋友听。”

    “好,可以啊,能去你家求之不得。”

    白露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凌宇,突感觉得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想了想,开口。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凌宇笑了笑,脸上布满着兴奋的神色,最后,摇摇头,“没见过。”

    白露点点头,眼底都是定下来的笑容,开口笑道。

    “那我们走吧,打车还是你有车子?”

    “我有车子,你还打车?你不怕吗?”

    “以后就不打车了,现在的话有你在,你身手这么好,不怕。”

    凌宇笑了笑,点点头,笑道,“那好吧,走吧,我的车子就在不远处,刚警察送你的时候帮我开过来的。”

    “好。”

    白露跟在了凌宇的身后,走在了路上,眼底都是疑惑,问道。

    “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哪里人烟希少,你是怎么回到那边的?”

    “哦,那里啊,是我放松自己的地方,所以我就会有时候都会过去那边,散散心,吸收一下新鲜的空气,然后我就会直接到哪里,刚好遇到你被强迫就上前帮你了。”

    “哦,这样啊!谢谢你。”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看着时间已经来到了六点了,白露却还没有回来,打电话也打不通,只好急的到处走来走去。

    冷卿看着袁安琪走来走去的模样,看的眼都花了,笑道。

    “这么大的人了,会没事的,你就别担心了。”

    “可是我就是觉得不安啊!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的,没见到白露我真的很担心,而且她走的时候这么的伤心难过。”

    门锁声响起,冷卿也直接走进了厨房开始煮饭,袁安琪听见,快速的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两人愣了一下。

    “这是你的男朋友?一下午你就找到男朋友带回家了?”

    白露无语,看向了凌宇一眼,眼底都是抱歉,而凌宇则是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嘴角微微的上扬。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笑了笑,看了一眼白露,眼底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情绪。

    白露摇摇头,笑道,“不是啦,是公司新来的同事,然后帮了我公司好多的忙,也来了很多的新客人,所以就请他回来吃顿饭。”

    “原来你回了公司啊!我怎么就没想到你会在公司呢?真的是笨死了。”

    冷卿笑了笑,袁安琪的声音传来,“冷卿!多煮一个人的饭菜。”

    说完,带着白露把人请了进来让人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眼前的几位客人还真的有点热闹了啊!这样的好像也不错啊!

    门铃声再一次响起,袁安琪疑惑的神色走向了门口,开门,看着门外的冷魅倾无奈一笑,“你不用拍戏吗?这么有空过来?”

    “怎么?不欢迎我了吗?”

    “没有没有!请进请进。”

    看着眼前的他们,嘴角上扬,走到了厨房中,看着里边在忙碌着的冷卿跟冷卿的爸爸,笑道。

    “冷魅倾也来了,所以多一个人的饭。”

    “我知道,提前发信息给我了。”

    袁安琪点点头,微笑着走了出去,来到了饮水机前,开始倒水拿了过去。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笑道。

    “你今天在公司为什么不开电话?打给你都打不通。”

    白露尴尬的神色笑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笑道,“我心烦,不想让人找我,我就把手机关机了。”

    袁安琪点点头,表示看向了一边的男人,眼底都是一种看好戏的神色,笑道。

    “你叫什么名字?你家人是做什么的?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自己的公寓?我家白露要是跟你一起,你能不能保证她的生活?”

    凌宇笑了笑,看向了一边白露尴尬的脸色,笑道。

    “我们不是你想的这样的关系,就是朋友,公司上下属的关系啦。”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本来就是啊!什么叫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呢?这是事实好吧,我跟他就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股不爽的神色,开口。

    “鬼才信你们没什么关系。”

    “那你比鬼的智商还不行。”

    “你才比鬼的智商还不行了!放志霖,咬白露!”

    袁志霖不爽的神色看向了袁安琪,回声道。

    “妈妈,放冷卿要白露!”

    冷卿的妈妈听见后,无奈的一笑,嘴角上扬,明眼就能看出她对袁安琪他们的喜欢是多么的深。

    夏雨见状,眼底都是不服气的神色,可是也找不到什么话能说的,便直接生气的闭上眼睛,当作闭目养神。

    这一次她回来的目的就是因为冷卿,一定不能白回来一趟!怎么说也要尝试一下,把他的心抢过来。

    袁安琪看向了夏天一眼,笑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来了这么久我现在才想起,你的名字我还不知道呢。”

    夏雨撇撇嘴,傲娇的看向了另一边,“我不要跟情敌说我的名字。”

    袁安琪愣了一下,看向了夏雨,眼底都是一股不可思议的神色,心想。

    袁安琪无奈一笑,点点头,笑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想要说,那么我也不会继续强求了。”

    夏雨愣了一下,瞥了一眼袁安琪看向了另一边开口道,“你不想要知道,那我也想要告诉你,我叫夏雨,夏天的下,下雨的雨。”

    “名字挺好听的,我很喜欢哦,你看,我叫袁安琪,太大众了一点也不好听。”

    “你真的觉得我的名字好听?我也觉得,而且你的名字也不差啊!袁安琪,还蛮好听的。”

    袁安琪看着眼前因为被自己赞美而高兴的夏雨,嘴角上扬,笑道。

    “对啊!你的名字真的好听,所以我也挺喜欢的,其实我也不介意跟你换下名字啊!”

    “那我们现在就去改名字吧!我也好喜欢安琪这个名字!”

    袁安琪无奈一笑,摇摇头,开口笑道。

    “也不用这么夸张,既然我们这么聊得来,我们就做好朋友吧,你觉得呢?”

    “你是我的情敌,我不想这么快跟你做朋友,过几天看看吧,我考虑考虑。”

    “好,你考虑考虑,考虑好了叫我,换个危险吧。”

    “好。”

    袁安琪笑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股不经意的笑意,心中越发的觉得眼前的女孩子很好,一点也不觉得会有什么难以相处的,就是对于冷卿的执着罢了,其实也是她的原因吧。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股无奈的神色,笑道。

    “我的微信号是xxxxxxxxxxx你直接加我吧,我给你同意。”

    “你来输入吧,我记不住。”

    “好。”

    袁安琪接过了手机开始输入了账号,然后开始加好友。

    搞掂了一切之后,夏雨跟袁安琪还有白露三人便开始熟络了起来,一起聊着天。

    沈芸见状,看着夏雨跟袁安琪已经很好的在一起开始说话了,嘴角微微的上扬笑道。

    “你们啊,还真的是一种不打不相识的感觉呢。”

    袁安琪跟下雨对看了一眼,撇撇嘴,笑道。

    “对啊!真的不说话都不知道,原来我跟安琪是这么的能有这么多的话题的。”

    很快一顿饭的时间到了,白露看向了凌宇笑道,“冷卿煮的饭很好吃的,你要多吃点知道吗?”

    凌宇听见了冷卿这两个字,眼底都是一副不经意的情绪,很快就被隐藏了起来,看了一眼出来的冷卿看着自己的模样,恢复了冷淡。

    白露见状,眼底都是一股不明的情绪,看了一眼冷卿跟凌宇的两人的对视,无语,径直的坐下。

    冷卿缓慢地走到了凌宇的身边,看着眼前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凌宇,笑道。

    “你这是自投罗网吗?”

    “听说冷参谋已经推出了军事了,你拿什么身份来捉我呢?而且我现在是白露的客人,我只是一个客人的身份,没什么证据,你也没有理由抓我吧。”

    “我就算不是参谋,我想抓你随时都可以,他们也会给我面子。”

    两人不再说话,就这样对看着,他们小声的说话声没有人能真正的听见,所有人都疑惑的神情看着两人。

    最后,袁安琪打破了尴尬的氛围开口问道。

    “你们是认识的吗?认识的话就不要站着了,好好地坐下吃饭。”

    “不认识。”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可是眼里还是对方,一刻,一点,就算是一秒钟的离开都没有。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股不经意的情绪,嘴角微微的上扬笑道。

    “你们说不认识还真的不能相信啊!真的是啊,这样看着对方还说不认识,要谁都不相信啊。”

    冷卿淡淡的把眼光收了回来,看了一眼袁安琪,径直的往安琪的身边坐下,开始吃了起来。

    夏雨的神色,有意无意的落在了冷卿的手上,眼底都是夏雨对冷卿的爱意。

    袁安琪看了一眼冷卿,还有坐在对面的凌宇,他们两人的视线再一次的对上,眼神中的凌厉谁也不输谁。

    一顿饭,所有人在艰难的氛围下吃完了,看了一眼夏雨的袁安琪,还有白露三人对视了一眼,快速的吃完,会沙发上坐着,看电视。

    凌宇跟冷卿还是在对看着,袁安琪他们看着看着就觉得眼前的人,很有爱意。

    夏雨微笑着,看向了白露跟袁安琪,嘴角上扬,笑道。

    “如果不是现在这样的气氛的话,我都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有基情。”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夏雨,赞同的神色开口。

    “我也是这样子觉得的!他们在看着对方的时候,眼中的专注,很有基情好不好!活生生的男男拍档啊!有没有听见一句话?男男才是真爱,男女都是玩爱。”

    夏雨点点头,白露微笑着开口,笑道,“最近我在追男男文,所以这个画面让我有种男主都出来了,在我的生活中了!两人帅气都是不相上下的,不知道谁是攻,谁是受呢?”

    袁安琪跟夏雨微笑着对看了一眼,看着白露笑道。

    “肯定是冷卿是攻啊!你看,你带回来的这个凌宇,在身材的方面,明显的就是冷卿好一些,而且我也发现了,冷卿比他高一厘米左右呢。”

    “你真的事,你怎么连两人的身高都看出来了?我怎么都没发现。”

    “因为你本来就是不留意啊!其实我也是刚好看见,然后看了一眼而已。”

    沈芸看着三个年轻的女孩在一起发挥着腐女魂的属性的时候,无奈的笑了笑,开口道。

    “冷卿肯定是不搞基的!”

    三个女孩听见了沈芸的话,不无一愣,尴尬的看向了沈芸,三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我们想起了零食吃光了,我去买!”

    三人对看了一眼,再一次异口同声的开口道。

    “我们一起去买!”

    说完,立刻落荒而逃,而袁志霖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电视剧,小声的说了一句,“真的是可怜了那两人了!被人说成了搞基,也还被蒙在了鼓里,要不要提醒一下?让他们注意一下他们的举动。”

    袁安琪看向了身边的两人,嘴角上扬,微笑着,开始继续讨论,一边直接走向了电梯,往楼下走去,买了一大堆的食物回到了家里。

    三人坐在了沙发上,抢过了袁志霖的遥控器,看向了沈芸笑道。

    “阿姨,你要吃什么东西吗?要不要看什么电视剧?”

    “你们按,我什么都看,我最喜欢的就是看你们喜欢的偶像剧了,只要是你们喜欢的,阿姨肯定喜欢。”

    “那我们就一起看吧,阿姨坐过来这里,我们打算看鬼片,你害怕吗?”

    “好啊!好啊!鬼片最刺激了,我喜欢。”

    袁安琪微笑着点点头,缩紧了白露的身边,开始选了起来,最后达成了统一,便开始看了起来。

    音乐声的恐怖让他们觉得毛骨悚然,看着看着,剧情到了中间之后,他们就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抱紧了对方。

    冷卿看着袁安琪的神色,害怕的神情,快速的走了过去,直接把袁安琪抱在了怀里,眼里看着电视剧的时候满是一种不明的意味,是生气的。

    小声的开口问道,“你害怕为什么还要看?是不是觉得这个很好看呢?”

    “对啊!觉得好刺激,然后还想看,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么多人,当然要看一眼啊!而且我一直都想看,只是没有陪我,所以我就忍着不看了。”

    “那好吧,既然你喜欢,那你什么时候想要看,只要叫我一声我就立刻陪你看。”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冷卿笑道,“那你要不要一起看?”

    “好,害怕的话,那就抱着我吧。”

    “嗯。”

    很快这一天过去了,送走了他们之后,袁安琪拖着疲惫的身子,直接走进了房间躺在床上开始昏昏欲睡,最后抵不过昏睡的吸引力,直接睡了。

    在梦中,同样的情况再一次的出现,最后消失不见,她迷迷糊糊的起来了,看了一眼身边的冷卿,还有自己身上已经被换好的一副,脸红了起来,一巴掌打了过去,委屈巴巴的看着冷卿被打醒懵逼的脸。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给我换衣服!知不知道那女授受不亲。”

    “可是我们都睡过了啊!我也摸过,虽然平了点可是我也挺喜欢的。”

    “你——我衣服你换得?”

    冷卿点点头,看着袁安琪生气的脸,微笑着开口说道。

    “因为我叫你叫不醒啊!白露又睡了,然后袁志霖也不够力气,所以我就轻轻的给你脱了衣服然后抱着你去洗澡。”

    “你叫不醒我也不能这样子啊!你的清白都被你毁了啊!”

    冷卿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说完后悔的神色,笑道。

    “看都看过了,也不能回播啊!”

    袁安琪撇撇嘴,埋在了他的怀里,想到了鬼片,便把东西跑在了脑后,紧紧地把冷卿抱着,一动也不敢动,只觉得他的温度好像极速上升了。

    脸一红,还没有来得及回避的时候,他已经翻身压上,吻住了她的唇,手慢慢的往下移。

    袁安琪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激,咬着唇不知道该发生什么样的声音。

    最后他的大掌往下,来回,让袁安琪忍不住的直接闷哼出声,“嗯——不···不要。”

    冷卿沙哑的声音响起,“我忍不住了,给我好不好。”

    “不···不行。”

    冷卿的唇瓣落在了她的脖子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衣服被撩高了,也没有穿胸罩,就这样暴露在了冷卿的眼底,兴奋的神经让他忍不住的踢掉了自己的衣服,健硕的胸肌,暴露在了袁安琪的眼底下,虽然心中不是很反感,还有点······期待。

    可是袁安琪还是没有准备好,忍不住的动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娇喘,接着说,“不要,冷卿没停下,我难受,不要。”

    冷卿眼底都是红光,这一刻他停不下来,也不想要停下,大掌更加的深远了,袁安琪眉心撅起,嘴里的娇喘不减。

    就在最后一刻,敲门声响起,袁霖的声音响起,“妈妈,你为什么发出这么多声嗯——嗯——的?你是不是不舒服?开门给我进来看一眼你吧。”

    冷卿停了下来,抱着冷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道。

    “你妈咪没有不舒服,不用担心,快回去睡吧。”

    “哦——好的——你们也早些睡,安。”

    袁安琪因为袁志霖的到来,免去了一次,不由得紧张的身子放松了下来。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把自己抱在怀里,她的衣服全没了,脸最后一条都被她踢掉,也不敢动一下。

    感受着他那屹立不倒的模样,还有冷卿鼻子中传来稳重的呼吸声,知道他还没有睡,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便直接闭上眼,抱着眼前的人开始睡觉。

    冷卿身子原来越热,在不知道洗了多少次的冷水之后,身体的反应才慢慢的降了下来,看了一眼袁安琪装睡的童颜,嘴角微微的笑了笑。

    看了良久,嘴角上扬,闭上眼睛直接开始沉睡下来。

    很快这是铁甲比赛到了最后一场,袁志霖操控着机器直接开始大杀四方,最后赢得了胜利。

    而袁安琪跟冷卿的关系一直都是不咸不淡的,直接走上前,看向了对方一样,嘴角微微的上扬。

    冷卿直接从偷偷睡在袁安琪的房间,同床共枕的那一刻,直接改变成了光明正大。

    虽然袁安琪一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就这样默默地被他抱着入睡,也可以说是已经习惯了。

    袁安琪看了一眼冷卿,老脸一红,直接看向了比赛。

    冷卿走到了袁安琪的身边,嘴角上扬凑到了袁安琪的耳边,鼻子中的热气直接洒在了他的耳朵上,便让安琪觉得痒痒的。

    袁安琪笑了起来,看向了冷卿,还没有说一句话之后,冷卿的声音响起。

    “要不要给我正名?我都已经跟你睡在一起了,就差最后一步,该做的我们都做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呢?”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眼底都是害羞之色,看向了眼前的人,摇摇头。

    “我不想要跟一个身份玄虚这么大的人在一起,而且,我还没有准备好爱恋的准备,加之,我不想要谈一场不是为结婚目的的爱恋,没有结果那还是不要来的好,我不想再伤心。”

    “那你愿不愿意嫁给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家,只要你喜欢,我就能立刻跟你结婚,下个月有个好日子,我们可以选在那里。”

    “这也要草率了,不行,我要再考验考验你,不然你真的是渣男的话我不就很后悔了吗?毕竟结婚时一辈子的事情,我要先看清楚你这个人。”

    “好吧,我等你,但是能不能先让我解锁一个功能?”

    袁安琪疑惑,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副疑问,开口道。

    “什么功能要解锁?不是都解了吗?”

    “没有,例如你的身体,例如我们的最后一步,挺住的那一瞬间。”“

    袁安琪脸红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眼底都是一种笑意,很得意很得意的一种。

    她知道他说的指的是是什么,可是她还不想结婚前把自己交给某个男人,

    袁安琪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人,笑道,”那就要看看你的表现了,而且我不想要在婚前就直接的发生关系,我要在婚后,才可以发生你所说的那个功能。“

    ”那你什么时候愿意嫁给我?我答应你这个婚后的条件,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不好?这样公平点。“

    ”好!你提。“

    冷卿得意的神色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上扬,微微的笑了起来,开口。

    ”你什么时候把我扶正也不知道,但是还要我忍受我的内心之苦,要公平一点,要不你就给我,我慢慢的等你嫁给我,要不一个星期的考虑时间,我忍不了了。“

    ”你色狼!真色,脑子只想着这些东西。“

    袁安琪脸红了起来,看向了冷卿的那一刻满是一种害羞的神色,看向了一边。

    冷卿嘴角上扬,眼神中都是一副不经意的神色,笑道。

    ”二选一,这样公平一些,你看,我在你家也有一个多月的了,每天给你煮饭吃,这样好的男人你也不快些扶正吗?“

    ”好了啦,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但是你要处理好夏雨对你的感情!不然我不要跟你在一起哦,多一个女人,还是我的朋友,你不处理好,就算一个月后我也有权力推迟!“

    冷卿笑了一下点点头,笑道,”那我如果在这一天内搞掂,你要不要缩短时间?你提了要求,我没有这样不公平!“

    ”好吧,那你提。“

    冷卿见奸计得逞,笑道,”很简单,提前半个月,十五天给我答复。“

    ”你——“

    ”不答应我也可以不答应。“

    ”好吧,你说的半个月,不能再减少了!“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冷卿跟袁安琪达成了共识,微笑着开始走向了门外。

    袁志霖看着两人达成共识的时候,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了起来,心中欣喜想道。

    袁安琪看着冷卿离开的身影,疑惑道,”你去哪里?“

    ”去解决你说的那个条件!所以,你只有十五天的时间考虑哦,我等你的答复。“

    袁安琪红了脸,这才发现,她好像答应了很没理的要求!可是答应了,尊严使她不想要反悔。

    这样子的袁安琪是苦恼的,看向了袁志霖,走过去,把人紧紧地抱着,假哭了起来。

    袁志霖用嫌弃的眼神看向了袁安琪,嘴角动了动,最后咽了回去,一句话不说,就让她随便的抱着。

    不过想到了这几天,他们都快要冲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是他故意搞的破坏让他们不成功的。

    想到了每天早上,冷卿那郁闷看着自己的脸,就觉得心理很舒服。

    想到了以后他们结婚后,怎么样挡在他们的中间,让冷卿抓狂,他就想疯狂的大笑。

    冷卿笑了一下点点头,笑道,”那我如果在这一天内搞掂,你要不要缩短时间?你提了要求,我没有这样不公平!“

    ”好吧,那你提。“

    冷卿见奸计得逞,笑道,”很简单,提前半个月,十五天给我答复。“

    ”你——“

    ”不答应我也可以不答应。“

    ”好吧,你说的半个月,不能再减少了!“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冷卿跟袁安琪达成了共识,微笑着开始走向了门外。

    袁志霖看着两人达成共识的时候,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了起来,心中欣喜想道。

    袁安琪看着冷卿离开的身影,疑惑道,”你去哪里?“

    ”去解决你说的那个条件!所以,你只有十五天的时间考虑哦,我等你的答复。“

    袁安琪红了脸,这才发现,她好像答应了很没理的要求!可是答应了,尊严使她不想要反悔。

    这样子的袁安琪是苦恼的,看向了袁志霖,走过去,把人紧紧地抱着,假哭了起来。

    袁志霖用嫌弃的眼神看向了袁安琪,嘴角动了动,最后咽了回去,一句话不说,就让她随便的抱着。

    不过想到了这几天,他们都快要冲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是他故意搞的破坏让他们不成功的。

    想到了每天早上,冷卿那郁闷看着自己的脸,就觉得心理很舒服。

    想到了以后他们结婚后,怎么样挡在他们的中间,让冷卿抓狂,他就想疯狂的大笑。

    ”这也要草率了,不行,我要再考验考验你,不然你真的是渣男的话我不就很后悔了吗?毕竟结婚时一辈子的事情,我要先看清楚你这个人。“

    ”好吧,我等你,但是能不能先让我解锁一个功能?“

    袁安琪疑惑,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副疑问,开口道。

    ”什么功能要解锁?不是都解了吗?“

    ”没有,例如你的身体,例如我们的最后一步,挺住的那一瞬间。“”

    袁安琪脸红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眼底都是一种笑意,很得意很得意的一种。

    她知道他说的指的是是什么,可是她还不想结婚前把自己交给某个男人,

    袁安琪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人,笑道,“那就要看看你的表现了,而且我不想要在婚前就直接的发生关系,我要在婚后,才可以发生你所说的那个功能。”

    “那你什么时候愿意嫁给我?我答应你这个婚后的条件,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不好?这样公平点。”

    “好!你提。”

    冷卿得意的神色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上扬,微微的笑了起来,开口。

    “你什么时候把我扶正也不知道,但是还要我忍受我的内心之苦,要公平一点,要不你就给我,我慢慢的等你嫁给我,要不一个星期的考虑时间,我忍不了了。”

    “你色狼!真色,脑子只想着这些东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