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重生篇之这一吻,蜻蜓点水
    白露下了一跳,快速的往一边跑,想要跑出去的时候,被抓到了,欧阳海眼中的怒火,嗜血吓到了白露。

    白露还是忍住了害怕的神色,看着欧阳海大声地喊道,“你要是敢碰我一根头发,我直接把你搞到身败名裂!”

    “你以为我会害怕你这样的威胁吗?你死了,我就算进去身败名裂,你就别想着活着!”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这是犯法的!”

    “我疯了也是你逼我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出去澄清我的事情,我直接现在就杀了你!快拿出手机过来!”

    白露眼神充满着无惧,激怒了他,用力的用手掐住了白露的脖子。

    在外边看见了,立刻走出了办公室,快速的看向了公司的男同事大声地开口。

    “你们快过来!老板被欧阳海掐住脖子要杀人灭口!”

    “什么!他疯了吗?”

    男同事们听闻,一群人快速的跑了过去,办公室的们被踢开了,快速的上前把人抓起,然后报警。

    白露窒息的感觉让她害怕,突然闯入她鼻子中的呼吸声,大口大口的开始呼着气。

    看了一眼男同事们,大声的喊道,“送去警察局,还有,张琳,我这里边有他出卖公司的证据,把它一起交给警察,我还要起诉,赔偿公司的损失费!”

    被叫张琳的女生轻轻地点点头,快速的拿起了手机开始报警。

    欧阳海在拼命地挣扎着,却被其他的男同事直接牵制住了自己的行动,不甘心的看向了眼前的白露。

    白露生气的怒容看向了眼前的欧阳海,半小时后,警察赶来了,看向了眼前被压制住的欧阳海,冷声道。

    “谁报的警啊!”

    “是我。”张琳伸手应道,看向了眼前的警察笑道。

    “他想要杀了我们老板,然后这个是证据,是那个出卖公司的。”

    “你们老板呢?”

    “正在那边休息着,刚才我们老板简直就差点奄奄一息了。”

    警察看向了身边的两个一起过来的人,快速的上前扣上了手扣,开始压制着。

    白露看了一眼警察,闭着的眼睛睁开,看向了眼前的警察开口道。

    “我要控告他谋杀,还有对我公司造成损失,出卖公司的证据就在刚才我下属给你的文件上。”

    警察拿起手指看了一眼,眉心撅起,看向了一边的电脑,径直的走过去,问道。

    “我能借用你的电脑吗?”

    “可以,请用吧。”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惊讶的神情,看了一眼冷卿微笑着开口。

    “我要去拍戏了啊!你们就乖乖的坐在这里等我吧。”

    冷卿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笑道,“嗯,你去吧,我们等你。”

    袁安琪点点头,看了一眼冷卿,便快速的往导演跟冷魅倾的身边走。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微笑着的笑容,开口道。

    “导演,接下来需要怎么样做呢?”

    “跟以往差不多的动作就行,会有人在你的面前示范的,你直接跟着做就行了。”

    “好。”

    “这里是十万,你这一次帮我破坏了,她跟何总的合作报凑,接下来的事情还要多麻烦你,我一定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可是为什么是我?贵公司这么看得起我吗?”

    “你的能力我们公司看在了眼里,要不是有你这个设计者在,那个女人的公司怎么会有,怎么会得到这么多的公司关顾呢,本来我可以直接把你给挖过来的,但是我想了想,那个何总是未知数,所以我需要你吧你公司的信誉给搞完,让姓何的总裁可以跟我们公司合作,事成后,我可以给你五十万的提成。”

    “五···五十万?真的假的。”

    “包君满意。”

    “好。”

    说到了这里视屏完了,警察冷着脸看向了眼前的白露疑惑道。

    “这段视频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自己拍下来的,那天我去这家咖啡馆,刚好我背对着他们坐在了不远处,刚好一个回眸就看到了他们的同进,出于好奇我就开始听着,也怀疑这里边会有猫腻,所以我就开始拍下,没想到被我知道了欧阳海,他出卖公司的事情。”

    周围的人听见,开始议论纷纷的,看向了眼前的欧阳海,眼底都是看不起的神情。

    警察局问完了大概地事情,直接把欧阳海押了回去,临走的时候,欧阳海看着白露的眼神是很是怨气。

    白露眉心撅起,喃声道,“真是死心不改!”

    说完,看向了他们微笑着开口笑道,“为了感谢你们要说吃饭就太没诚意的回报救命之恩了,提成提高一成。”

    “谢谢老板!其实你的工资已经是挺高的了,而且待遇比大公司的还要好,我们这一成就不能要。”

    “没事,一成影响不了公司的运作。”

    “那就谢谢老板了!”

    “嗯,没事的话,那就出去吧。”

    员工们点点头,快速的走出去,脸上都是兴奋的面容开始工作着,电话还是不断地响起,而生意也还是往常一样,没有因为欧阳海的事情变得有影响,一切还是按照往常的运作进行着。

    白露看向了窗外,叹声了一声,没想到合作了这么多年,说背叛就背叛啊。

    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走进了白露公司,工作着的女同事见状,不经看呆了。

    起身走上前,微笑着的神情中带着羞涩,笑道。

    “这位帅哥,您是过来谈工作的吗?我叫张琳,是老板的秘书,你可以说我听,我给你下单哦。”

    “我是过来上班的,总监设计位,你们的老板的办公室在哪里?”

    “啊?哦!好——跟我来吧,我们老板的办公室就在那边。”

    男人点点头,冷淡的脸上布满着一丝丝的不爽,看了一眼身边的秘书,眼底都是不耐,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处,看着里边的白露,嘴角上扬,很快恢复了以往的神色走了进去。

    白露看向了进来的人,微笑着站起,伸出了手,笑道。

    “欢迎你的到来,对面的房间就是你的办公室,你可以告诉张琳怎么样安排,你明天上班就行。”

    “没事,收拾一下就好了,现在就可以上班。”

    白露愣了一下,微笑着,点点头,笑道,“好,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清楚呢。”

    “凌宇。”

    “凌宇?名字好像很熟悉啊——”

    可是就算白露怎么努力的想也没有想起在哪里见过或者听过,或者是认识的,便不再去想。

    凌宇看着白露想不起来的模样,突感觉得有些失落,微微的笑了笑,“那我就过去了。”

    “好,有什么事,叫小琳给你安排。”

    “好。”

    张琳微笑着带着眼前的帅哥走出了门,看了一眼对方精美刀削的脸型,忍不住的发起了花痴。

    凌宇见状,眼底都是不爽,冷声道,“你是秘书,请注意形象,我自己来就行,你去做你自己的工作吧。”

    张琳撇撇嘴,看向了眼前的男人冷酷的脸,不但觉得没有讨厌之意,还有点觉得很m。

    凌宇进了办公室,看着眼前的东西,眉心撅了撅,拉起袖便开始干了起来,被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到了一边,然后拿起了一边的垃圾袋直接开始装了起来扔出去。

    半小时后,凌宇看着眼前的东西,眼底都是满意的神色,看了眼在对面的白露认真的开始看着电脑,揉着眼睛的时候,眼底都是一副不经意的神色之意。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副不经意的笑容,微笑着开口笑道。

    “姐姐,这是什么啊?”冷魅倾眉心撅起,看向了眼前的小狐狸,淡声道。

    “一会我没让你动手,你不要出手,这些天兵的目标是我,你不要插手。”

    “什么?天兵?这是要把你抓回去了吗?”

    冷魅倾点点头,看向了袁安琪,眼底都是一股严肃认真的神色,开口道。

    “看来母后已经知道了,也仅仅是半年的时间啊!”

    这是,董永出门了,看向了天上变色的天,看了一眼屋顶上站着的冷魅倾,眉心撅起,大声地喊道。

    “这位姑娘,天兵都来了,你就回去吧。”

    冷魅倾眼底都是惊喜之意,看向了眼前的男人开口,“董郎,你是想起来了吗?不然你怎么知道是天兵?”

    董永愣了一下,眼底的躲闪让冷魅倾看在了眼底,这更加猜测她想的是真的!

    兴奋的走了过去,抱着董永,董永眼底都是复杂之色,看着眼前的冷魅倾用力的推开。

    “我是没有忘记过,但是这一世,我不想要你与我纠缠!我也不想要再上天,就当我们有缘无份吧。”

    “不——为什么,为什么,你真的已经不喜欢我了吗?”

    “对!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所以请你离开,不要再出现我的眼前!你这样只会增加我的烦恼!快走!”

    冷魅倾神情伤心欲绝的看向了眼前的董永,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一时间天轰隆隆的打起了响雷,天上出现这众多的天兵,然后一个男人直接踩着云飘了下来。

    因为这一场比较重要,是袁安琪的最后一场,是被碧青霞打死的一场戏,也是唯一一场对手戏,这让袁安琪是兴奋的,看向了眼前的人,之后碧青霞也一样的过来了,站在了他们的上方,开口。

    “现在就跟我们回去,我可以既往不咎,紫儿,他都这样子对你了,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放下你对他的感情跟我回去。”

    “不!母后,就算他不喜欢我,我也想要这样守护着,就这样守护着也好。”

    “不行!你今天一定要跟我回去!郭靖,把公主抓回来!”

    “是。”

    郭靖拿着塔,快速的练着咒语,冷魅倾嘴角一笑,看向了眼前的郭靖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升起进了塔里。

    碧青霞微微的笑了笑打算离开,只见袁安琪一脸怒意的直接飞上来跟自己打。

    她一掌打在了袁安琪的胸口,袁安琪把口中早已含好的“血”直接喷了出来。

    冷卿立刻紧张的神色,站起,想要跑过去,被袁志霖拉住了,提醒道。

    “这只是拍戏,血不是真的。”

    冷卿看着眼前的这个情景,心中忍不住的闷痛了起来,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片段。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拿着几杯咖啡,只是袁安琪站着的位置上刚好看见了女人的动作。

    她低着头,带着帽子,遮住了脸,让袁安琪起了可疑,还有一种怀疑的神情。

    看向了女人放在了桌子上,抽出一把枪对着袁兮的时候,袁安琪反射性条件,往袁兮的身前移去。

    “砰——砰——砰”

    “嗯——”

    女人吐出了鲜血跌倒在了地上,嘴角上扬,抢被冷卿踢开。

    袁安琪吐出了一口血,看向了她心脏处流出来的血液,轻笑了一声。

    这个景象曾经出现在了他的梦中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遇到了袁安琪之后,才没有再梦见过。

    只是每一次的脸都是很难看得见,只知道他的身上都是血。

    这一次竟然能够看到那个人就是袁安琪!只是这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景,他不知道,也不想要知道,因为一想起,心,太过痛了。

    一声爆炸声响起,袁安琪看着消失的冷魅倾回来了,吐出了一口血,微笑着看着她一眼倒在了地上。

    导演兴奋的喊“咔!”看向了袁安琪笑道,“你的戏份完了,你做的很好,很有天赋,下一部电视剧,我想要邀请你做我的女主可以吗?作品你很熟悉哦。”

    “我很熟悉?叫什么名字?”

    “王牌娇宠:军少带妻种田,版权我们已经跟你的公司说好了,应该已经在你的邮箱里边了。”

    “真的吗?那真的太好了!要是真的话,那我现在就回去看看,做自己的书戏里的女主角我当然同意啊!”

    “好,那我会把合同寄到贵公司,因为你的简介挺吸引我的,也很少见,军婚加种田跟穿越,真的挺吸引人,所以我就看了下内容就决定给你买下版权。”

    “那真的太好了,那我就先走了,我去看看是不是真的会有通知。”

    导演点点头,微微的笑了笑,看了一眼袁安琪兴奋的脸蛋,无奈的一笑,看着她的背影笑道。

    “有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还真好,真的很难想到,原来他不知道我是星娱的导演啊。”

    袁安琪看向了一边的冷卿,微笑着开口笑道,“快点,我想要快点看到。”

    冷卿笑了笑,“你手机不是有电脑版的吗?直接看就行了啊!”

    “对啊!真的是高兴坏了,都忘记了有网页版的可以看。”

    袁安琪看向了手机,眼底都是一副微笑着的神色,很是兴奋,看着网页中的短站,嘴角上扬,看向了袁志霖一眼笑道。

    “我真的被签了!我先去加一下编辑哦。”

    说完,快速的复制了qq号,快速的发送了申请直接的走了过去。

    半个小时时间已经谈好了一切,快速的回到家,开始链接电脑上的打印的机器,快速的开始答应着合同,一式两份,直接签好字,便下楼,让冷卿带她去附近的快递方向处直接上车。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合同填好的地址,嘴角上扬,微笑着的神色开口笑道。

    “终于搞掂了!搞掂就好,这样我就放心多了。”

    冷卿笑了笑,“为了庆祝,今天我煮多点,你们就更加的可以放开肚皮不用抢了。”

    “好!哦耶——”袁安琪跟袁志霖兴奋的神色,大声欢呼应道。

    冷卿微微的一笑,看了一眼袁安琪,嘴角上扬,无奈的摇摇头上车回家。

    一回到家,群里边就有消息了,说在app首页上看到了签约的消息,一路刷着恭喜。

    袁安琪笑了笑,不知道怎么回复,即便直接的发了个呲牙的笑脸过去。

    很快一天过去了,接下来的时间恢复了平静,那个准备还需要一段时间,也不会这么快开拍。

    袁安琪便专心的坐在了家里,开始存稿着新开的文。

    因为袁安琪两首歌曲的原因,粉丝多了很多,订阅也涨了很多,一直占着首页的推荐处。

    袁安琪微笑着开始码字,一时间全身心的开始投入进去,手不停的敲打着。

    袁志霖的比赛也要开始了,袁安琪看向了冷魅倾选出的机器就是极速码,嘴角上扬。

    看着他们撕打在了一起的时候,那激烈的场面,播报员的报备声音,让剧场多了很多很好的氛围。

    很快结束了,今天的赛事冷魅倾一一分领先赢了这场比赛。

    冷卿带着袁安琪微笑着走出门,看向了跟过来的妖魅,眉心撅起不爽的声音开口。

    “你想要干什么?跟过来干嘛。”

    “想搭个顺风车。”

    “不顺路,你打的士吧,我们走了,还有别的事要做。”

    袁安琪被冷卿拉上了车,袁志霖紧跟其后,看向了眼前的冷卿那冰冷的神色看了一眼确定他们都上车之后就开始扬长而去。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笑道。

    “我们要去哪里呢?”

    “录歌,你也是时候出新歌去了,两首。”

    “好像才一个星期左右吧?”

    “你现在的情况很好,所以每个星期都出两首歌安抚你的粉丝,然后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喜欢,从而你挣得钱就更多。”

    “那好啊!你把歌曲给我,去到直接录,我还要回去码字呢。”

    “好。”

    冷卿应了一声直接就开始递了手机过去,袁安琪便开始听了起来。

    来到了录音棚的时候已经是十分钟后,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金牌制作人微微的笑了笑,开口道。

    “现在可以直接录,我还赶时间回家码字,不然到时候开始拍戏的时候我就来不及码字了。”

    “好的”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歌词,听着耳机里边的歌曲,微微的笑了起来,看了一眼冷眼,眼底都是幸福的光芒,还有点悲伤的神情,开始唱了起来。

    ——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当所有一切都已看平淡

    是否有一种坚持还留在心间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

    第二首曲子的响起,袁安琪不慌不忙的直接拿起了乐谱,看着歌词微笑着,投入感情开始唱了起来。

    ——

    过去总算渐渐都还过得去

    未来就等来了再决定

    回忆多少还留一点点余地

    还不至于回不去

    谁的青春没有浅浅的瘀青

    谁的伤心能不留胎记

    谁的一见钟情不刻骨铭心

    谁能任性不认命

    你的嘴角微微扬起

    你用微笑剪接我的微电影

    偶尔饶了我自己,偶尔难免还想你

    偶尔晴时多云,偶尔有阵雨

    我的下巴微微扬起

    不让泪滴主演我的微电影

    你是微醺的上集,你是微妙的下集

    你是未完待续,当局者的迷

    谁的青春没有浅浅的瘀青

    谁的伤心能不留胎记

    谁的一见钟情不刻骨铭心

    谁能任性不认命

    你的嘴角微微扬起

    你用微笑剪接我的微电影

    偶尔饶了我自己,偶尔难免还想你

    偶尔晴时多云,偶尔有阵雨

    我的下巴微微扬起

    不让泪滴主演我的微电影

    你是微醺的上集,你是微妙的下集

    你是未完待续,当局者的迷

    你是微醺的上集,你是微妙的下集

    我的下巴微微扬起

    不让泪滴主演我的微电影

    你是微醺的上集,你是微妙的下集

    你是未完待续,当局者的迷

    谁的一见钟情,不刻骨铭心

    ——

    冷卿听见了这个歌曲,眼底都是泪痕,梦中的情景竟然重叠在了一起,在脑海中的她不再是血泊之中,而是在一个一模一样的场景里边,还是现在这副神色。

    一脸享受的神色,站在了里边开始唱歌,只是唱的那首歌不是这一曲。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冷卿竟然相信前世今生,缘分就是如此的奇妙,一眼,他便无可救药的爱上了眼前的女人,一点也不想要离开,只想守着她。

    保护着她的安全一刻也不想要离开,他在想。

    那一句你的嘴角微微扬起,你用微笑剪接我的微电影,偶尔饶了我自己,偶尔难免还想你,偶尔晴时多云,偶尔有阵雨,我的下巴微微扬起,不让泪滴主演我的微电影。

    你是微醺的上集,你是微妙的下集,你是未完待续,当局者的迷,你是微醺的上集,你是微妙的下集,我的下巴微微扬起。

    不让泪滴主演我的微电影,你是微醺的上集,你是微妙的下集,你是未完待续,当局者的迷,谁的一见钟情,不刻骨铭心。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笑道,“在想什么呢?想笑了笑,想的这么入神?可以走了。”

    冷卿回神,看着袁安琪的神色,微微的一笑,低头吻住了袁安琪,这一吻,蜻蜓点水。

    袁安琪吓住了,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袁志霖偷偷地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袁安琪快速的跑出去,到车上等他们。

    冷卿牵着袁安琪的手,直接往外走,男人看着这样的冷卿,无奈的笑了笑,开口。

    “真的是一个急性的人啊!也不知道吓到人家没有呢,不然要是吓到了想要再见或许很难得吧。”

    袁安琪回过神来的时候,脸红的滴血,不忘拿起手机跟电脑快速的跑回到了房间,放在了一边躺在了床上。

    摸着心口,感受到了那一颗心疯狂跳动的律动,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定不下来。

    用枕头捂住了脸,露出一半,眯着看向了天花板,想到了在那边当着所有的人面子亲了她,想着想着就觉得很是害羞。

    可是那种感觉一点也不讨厌,反而还很喜欢,甜甜的感觉涌进了心底,那一刻虽然想推开,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动作不了。

    想到了这里的袁安琪更加的不知怎么办了,疯狂的踢着腿,想要大喊,但是想到隔音不好,她就忍住了。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电脑,定下了心,坐起,安琪了一边的床上桌开电脑,码字。

    可是怎么也定不下心来码字,就这样袁安琪直接看起了电视剧,却看到了男女主亲吻的时候,又想起了他们亲吻的那一刻,嘴角咬了起来,关上电脑盖住被子睡觉。

    冷卿看着袁安琪的房门,看了一眼时间还早,看向了袁志霖看着电视的模样,径直往里边走,嘴角微扬。

    开门,发现没锁,嘴角更加的扬的弧度更加的大。

    冷卿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嘴角微微的上扬,眼底都是宠溺,关门,走了过去。

    躺下把人抱在了怀里,直接堵住了袁安琪的唇瓣。

    袁安琪在想着他们发生的事情,想出了神,没有注意到冷卿走进来的身影,突然被堵住了唇瓣,看向了眼前的冷卿,愣了一下,便开始反抗。

    只是冷卿忍了许久,终于爆发了,便不舍离开,更加深入的吻了进去。

    袁安琪从一开始的推开,到一会儿的放松沉迷在了她的深情之中。

    冷卿的手,慢慢的往下滑,从衣角处探了进去,唇往脖子上移了下去。

    袁安琪感受到了触感,闷哼了一声,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咬着唇,那酥麻的感觉布满着全身,还是忍不住的说出了一句,“不要。”

    冷卿听见,愣了一下,松开手,抱紧袁安琪,袁安琪只觉得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却有些失落。

    埋在了冷卿的怀里,安安分分的一动也不敢动。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闭着眼的时候,那长长的睫毛,近距离的观察,竟然都没有一丝不好的瑕疵,简直完美的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袁安琪就这样看着,看着看着就看呆了,看向了眼前的冷卿打了个哈欠沉沉的睡着。

    梦中的她站在了一个不远处的场景,很熟悉的景象,却被装潢内的装饰吓到了,还真的是有种很是好看的啊,而且好像也很有钱。

    梦中她的眼前出现了冷卿还有她,她身上满身是血,周边的环境竟然变了!墙壁上都是她的图片,也有双人的。

    其中一张很吸引她,那是她在雪地上看雪的时候的,手往上,眼底都是欢快的笑容,单纯天真。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让她很是伤心难过。

    只见,冷卿白色的衬衫早已染上了鲜血,在一边赶到的人在一旁,无论怎么劝说,冷卿都不肯把人给松开,就这样死死的抱着,眼神慢慢的变得空洞,却能散发着伤心的抑郁。

    一时间没人能碰的了袁安琪,只要一接近,总会让冷卿的气势给吓跑,一时间没人无能下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袁安琪只知道是过了一个晚上,三个男人轮流的守着他,可他还是不肯放开怀里的像极她的袁安琪。

    一个男人来到,看向了冷卿眼底的愤怒还有悔恨,袁安琪看的一清二楚,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眼前的人都不认识,为什么看着却觉得是这么的熟悉,亲切。

    就在这时,冷卿沉默很久之后,眼底看向了进来的男人,还有身上明显不舒服还要硬撑的男人。

    只见冷卿眼底都是伤心的神色看向了眼前的两人,伤心欲绝的开口说道,眼底都是泪痕。

    “真的是这样的吗?安琪一定要入土才能吗?我只想要跟她多呆一会而已啊,为什么你们都要抢走我的安琪,为什么!结婚三年多,你们都跟我抢了安琪两年了,为什么老天就不肯让我跟安琪多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

    眼前的男人不说话,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安琪的面容。

    画面一换,冷卿躺在了床上,那时候的冷卿满头白发眼前跟自己长得五分像的女生,她的眼底都是泪痕,嘴里喊着,“爸爸,你不要丢下我。”

    可是冷卿的嘴角还是上扬,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女孩,笑道。

    “你也知道,爸爸一直想你还没见过的妈妈,现在我终于可以去找她了,我真的很想,很想,你妈妈,我想要时时刻刻的遇到她,看见她,保护她,这一辈子虽然没有缘分,可是下辈子,我会好好的守护着,一定不会让你的妈妈再受这么多的委屈,答应我,房子不能换装修。”

    “好,我答应你,你到了那边一定可以跟冷妈妈好好地在一起的。”

    冷卿嘴角上扬,就这样微笑着看向了天花板,手突然往上伸,就像抚摸着谁一样,最后跌落,直接断气了。

    身边传来了女孩的哭泣声,久久没有停下。

    躺在床上的袁安琪,眼角上都是泪痕,冷卿进来打算叫她起床吃饭的时候,看到了她满眼的眼泪,担心的神色,急切的走了过去开口。

    “安琪!你醒醒!你为什么哭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是不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袁安琪被叫醒了,摸了一下脸,那眼泪被抹掉了,摇摇头,笑道。

    “我就是梦到了一点奇怪的东西,但是在梦里明明很清晰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的脑海中他们却很是模糊,一点也想不到他们长什么样。”

    冷卿眉头撅起,看向了袁安琪抱在了怀里,温柔的笑道。

    “记不起就不要记了,你有我,我不允许你哭,我都没有让你哭过,这样我会心痛的。”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眼底都是一副不经意的害羞,脸红红的,推开了冷卿,满脸不爽的开口。

    “我跟你又不是什么关系,就算你没有让我哭过,我也还不到你来安慰啊!”

    “那你要不要考虑给我个名分,让我光明正大的抱着你睡,而不是像现在这么偷偷摸摸的就像偷情一样。”

    “你······你给我松手!我不要你抱着我,你这是在吃我都发啊!不行!”

    “你说不行就不行?可以啊,你吻我,我就松开你。”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不要脸的嘟起嘴的时候,忍不住的脸红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撇撇嘴。

    “不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