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一次医者仁心,却失了心。
    安昕脑子里都是空白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作出反应,看着眼前的韩梓,神色满是呆滞,微微的张开嘴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韩梓看着眼前的安昕一句话不说,心情更加的紧张,激动。

    拉着她的手大声道。

    “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你真的就不记得我了吗?还是说你当时根本就没有看清我?也是啊――那时候的我,救了你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你怎么可能看得见我,记得住我啊。”

    安昕回过神来,看向了眼前的韩梓,犹豫着开口。

    “你是说我们一早就认识?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还是说,你认错人了?!”

    韩梓笑了笑,把人卡住往人群外走,帅气的脸微笑着。

    “麻烦让一下。”

    安昕看着被韩梓拉走的那一刻,也知道在这里说话不方便,便没再说什么。

    女生们看着韩梓微笑着的模样,帅气逼人的脸,那双有吸引力,仿佛有种漩涡深深地把她们吸引进去一般。

    纷纷情不自禁的往身边一挪,让安昕见状,忍不住的想。

    韩梓带着人,除了机场,来到了停车场,看向了身边的人,还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唇角上扬,微笑着把人送进了副驾驶座。

    安昕看着眼前的人坐进来的时候,忍不住开口问道。

    “现在可以说了吧?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还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时的你是我必须要救的人,医者仁心,看到了伤者我不可能不救,只是没想到,这一救尽是失了心。”

    安昕惊讶,微微的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韩梓见状,微笑着开口继续说道。

    “你啊,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在美国,你受伤昏迷在巷子中的那一次?”

    “我记得,隐隐约约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是你?”

    韩梓点点头,“是的,当时的我看到你躺在一边,看见你的伤口很是严重,我就上前给你查看了一下,最后把你抱上车给你开始救治着。最后因为我有要事在身,所以不能等你醒来,我便走了,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的救治却,失了心。”

    安昕眼底都是不可思议,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种不可置信,看向了韩梓的那一刻,眼神中不经意的惊异体现在了脸上。

    韩梓看着眼前的安昕惊讶的神色,微微的笑了起来,而后,安昕的声音响起。

    “那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张纸条,写着我要注意的事项也是你写的?还有那些药物。”

    “当然啊,不是我还能是谁?”

    韩梓说完,忍不住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人,神色中都是无奈的宠溺,最后,微笑了起来,摇摇头,摸着她的毛发笑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我也不想要知道,你要是想要告诉我,你就说,不想让我知道那就不说吧。”

    安昕看着韩梓,最后微笑着开口笑道。

    “谢谢你,恕我不能说出我的秘密。”

    “没关系。”

    最后,他们的话音一落,车子扬长而去,韩梓的笑容在无限的扩大。

    “安老,夫人已经把小姐给送出去了,我们现在需要装装样子,派人出去抓小姐吗?还是什么也不做,随她?”

    坐在椅子上的安老,扶着额,神情显得疲惫,看向了眼前的人,微微的摆摆手,道。

    “罢了,罢了,随她吧,这件事不许让任何人知道!就说小姐出行秘密任务!谁也不许打扰或者跟随。”

    “是!我现在就传令下去,让人闭口不谈。”

    安老摆摆手,男子慢慢的退出了房间,只是眼神中满是不屑,得意在眼底之间暴露无疑,嘴角微微上扬,离开了这道房门。

    安老看向了一边的全家福,小女孩的笑容很是灿烂,在那一刻,安老陷入了沉思。

    袁安琪醒来之后,看向了眼前的她们,这时候,韩依姗,陈雅茹她们已经赶到了,只是因为冷卿,没人敢靠近一步。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几人微微笑了起来,想到了妖魅,看向了冷卿开口问道。

    “妖魅呢?你有没有放了他?”

    冷卿听见,跟追风对看了一眼,同时沉默。

    “妖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眼底闪过伤痛开口问道。

    冷卿不想骗袁安琪,沉默之余微微的点点头,道。

    “他想抢走你,被追风打中了心脏,应该现在已经被发现拖走了吧。”

    袁安琪听见后,满眼都是不敢置信,看向了冷卿,神色悲痛欲绝,看向了冷卿,眼泪落下。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做!你怎么可以!不是答应我了放过妖魅的吗?这一年里他对我很好的,就像大哥哥一样,虽然我的记忆被改了,可是……可是感情是真的啊。”

    冷卿媚心撅起,看向了眼前的安琪,眼底都是歉意的神色,看向了袁安琪打算开口说话的时候,在一边沉默的追风开口了。

    “安琪对不起,冷卿没让我这么做,是我条件反射,直接打中心脏的,是我的错,你别怪冷卿。”

    袁安琪听见,闭上了眼睛,眼泪直直的往下掉,这一年里在美国生存的片段在脑海中播放,有开心的,难受的,痛苦的,还有被训练的幸苦一一在脑海中呈现。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他们,想到了妖魅对她的好,对她的百般照顾,心情更加的复杂了起来。

    “带我去找他!我要见到他!”

    “你身体才刚刚恢复,你休息一下!我派人去把他带回来,你别紧张。”

    袁安琪看着冷卿担心的神色,眼底都是决断,毅然道。

    “不行!我要亲自去把人带回来!”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神色紧张,充满着对一个人的紧张,快速的往床下走,看向了冷卿的时候,眼底都是一种很是难以言喻的神情。

    冷卿看向了眼神中都是哀求道。

    “你带我去好不好。”

    冷卿点点头,看向了周围的人的时候,眼底都是一股看不透的笑容点点头。

    冷卿把袁安琪抱在了怀里,看向了眼前的人的时候,神色中的不明更加的深沉。

    袁安琪见状也无力去说些什么,也不想去管,只想快速的找到妖魅看看能不能救活!就算只有一丝丝的生气,她也要从阎王殿上抢人。

    上了车快速的往海边的海鲜店开去,袁安琪知道冷卿开车的话会很慢的所以就直接的坐在了驾驶座上,熟悉的路段快速的往那边开去。

    袁安琪看向了路边飞速倒退的风景,还有被她超越无数的车辆,笑道。

    “我的车技你要放心哦,我可是学习最快的一个了!因为我最有兴趣的就是这个!”

    当然加上她的内功,这点不算什么。

    袁安琪看着冷卿自信的神色,眉心撅起,忍不住的问道。

    “这一年里,你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很好,妖魅很照顾我,对我也是很照顾的。”

    袁安琪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事物,眼底都是笑容笑道。冷卿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人眼神中都是熟悉的笑容,可是那个笑不是因为他这让他很不开心。

    袁安琪看了一眼冷卿不高兴的神色,看了一眼眼前的冷卿笑道。

    “你放心吧!他就是我的哥哥,你永远都是我的那个最爱的人!不过结果如何我都会真心的喜欢你。永永远远的喜欢你。”

    冷卿听见了这句话,内心是兴奋的,看了一眼袁安琪开车的神色,比以前更加的有自信还有一种魅力,笑道。

    “我们会过得很幸福的对不对?会好好的一辈子,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再遇到什么危险!你的一切动作我带着你。”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神情中百般的无奈,闪过一丝丝的失落,却很快被掩藏住,最后,微笑着,目视前方。

    来到海鲜店的时候,已经是十五分钟后,看着被清理干净的场面,还有地上已然空无一人。

    看向了眼前的人,紧张的心情问道。

    “请问今天中午那个在这里出事的那个男人呢?现在在哪里呢?”

    “他啊!被人抬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什事情呢,吓死我们了。”

    一位小姐长得漂漂亮亮,顶着一张网红脸,在装柔弱,然后像冷卿抛抛媚眼,差点没有恶心到袁安琪。

    袁安琪点点头,拿出了手机,直接查找了gprs,快速的找到了妖媚的定位,看向了冷卿的时候,眼底都是不经意的不高兴的神色,道。

    “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冷卿点点头,看向了刚来到的追风他们大声的喊道。

    “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追风他们微笑着开口。|

    “跟紧一点,不然我就要甩掉你们了。”

    追风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人微笑着开口说道。

    “好的!”

    袁安琪微笑着牵起了冷卿的手上车,快速的往前方飞速的离开了。

    妖魅闭着眼睛,有一位少女正看向了眼前的妖魅神色却如此的熟悉,熟悉的让她不知道怎么形容。

    看向了眼前的男人,微微的看呆了眼,看了一眼妖魅,看着他的伤口,唇角上扬,笑道。

    “你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为什么看着你这么的熟悉呢?是不是我的幻觉?”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风景快速的往一个方向走,冷卿看着眼前熟悉的路线,眉心撅起。

    很快来到了这一年里冷卿为了寻找袁安琪而阻止的分部的位置,那个看管的便是在酒店做服务员的女子。

    看起来很像大学生的模样,其实已经是二十八岁了。、看样子也能知道他到底保养得有多好。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女人,眼底都是不可思议。

    袁安琪走进了里边,这才发现这是冷卿的秘密基地,看向了眼前的人的时候,眼神中都是一种不敢置信。

    看着眼前的女子开口,“你不是那个服务员吗?是你掩饰的身份?l”

    女人点点头,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说道。

    “我就不瞒你了,我已经二十八岁了!离大学生已经很远了,我一早就毕业了,可以说我就没有上过大学,太简单不想去学,只是考了个毕业证罢了。

    袁安琪看了一眼女人,眼神中都是敬佩开口道。

    ”你这是要逆天了吗?你怎么保养得?保养得这么好。“

    女子微微的笑了起来,看向了袁安琪笑道。

    ”你也很年轻好看,你保养的也挺不错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

    ”我叫瞿翔鹭。“

    ”瞿翔鹭?很好听的名字,不过瞿字很复杂。“

    ”对啊!小时候学写自己的名字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

    袁安琪微笑着点点头,看向了躺在了床上的妖魅,神情中满是担心,眉心撅起问道。

    ”他怎么样了?情况好些了吗?还是说······救不回来?“

    ”他啊!命挺大的!他的心脏的位置是少见的右边的。,所以没有致命的伤害。“

    ”那就好,那就好。“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男人微笑着,眼神中终于不再是担心,而是一种放心,渐渐的,渐渐的就没有了担心,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袁安琪看着妖魅,往前走,探了一下脉搏,良久眉心展开,看向了眼前的人微笑着开口笑道。

    ”伤口小心一点处理就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了,我现在还不方便带他回去,等身体好一些,我再将走带走可以吗?“

    女子愣了一下,本就是打算留下的,只是袁安琪都这样说了,也不好说什么,便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袁安琪微笑着开口,”我不会麻烦你的,我会亲自过来照顾。“

    ”不用,我都安排好了人过来照顾他了,只是一会才会过来罢了。“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女子微笑着没有反对的神色满是欢喜笑道。

    ”你不介意就好,我会每天都来看看他的情况的。“

    ”这是冷老大的地方,也就是您的地方,您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的。“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人眼神中都是不经意的,眼底都是一瞬间的尴尬。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男子,看向了冷卿开口。

    ”我想留在这里等他醒过来可以吗?“

    ”可以的,这里本来就是设了房间的,你想要留多久都可以的。“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瞿翔鹭微笑着开口笑道。

    ”我能不能看看你们给他开的药方?我想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出错的。“

    ”这是医生的,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袁安琪无奈的笑了起来,看了一眼瞿翔鹭开口笑道。

    ”因为现在的庸医太多了,所以我不放心,有时候,病人的症状不是他们没有检查发现不了。“

    瞿翔鹭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微笑着开口笑道。

    ”那好吧,你等我一下吧,我现在就去拿一下那个药过来。“

    袁安琪点点头,依靠在了冷卿的身上,眼底满是一种不经意的伤感,冷卿紧紧的把人抱在了怀里一点也不想要放松下来。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看着瞿翔鹭离开的身影,还有在床上躺着的妖魅,神情中满满的都是不经意的笑容。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离开的女人,眼底都是一股欢笑的神色。

    其实她表现的很明白,她对妖魅很有意思,确切来说就是喜欢她。

    袁安琪抱紧了冷卿,感受着这一年来消失的温度,抱着冷卿的感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冷卿看向了袁安琪享受的神色,微笑着开口笑道。

    ”怎么了?你这是在干什么呢?是不是觉得这一年我没有在你的身边,你想多抱抱?“

    袁安琪微笑着,看着冷卿眼底有一丝冷卿读不懂的神色,最后也没有多余的机会去探究,瞿翔鹭便过来了。

    瞿翔鹭把药拿了过来,递给了袁安琪,刚好开的药也是中药,刚好是她学的那一部分最厉害的,而现代的医学师傅也一直在研究,然后把他的心得告诉了袁安琪。

    袁安琪就是在实践还有探究中知道一些的,发现西医的虽然是快,可是有很多的都是会有副作用!

    会让人依赖西药从而经常生病,反而有一些吃了中药的,或者是不吃药的,反而身体更加的精神强壮。

    袁安琪看着冷卿,投以一道安心的神色,看向了冷卿笑道。

    ”我去检查一下药物,我在那边学过一些中医的学理,肯定会比现在的一些人强一些。“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药物一包包的打开开始检查了起来,一看就是药物没有经过精简的用量处理,看向了瞿翔鹭开口。

    ”你有没有一些称?给我拿一个过来好吗?“

    瞿翔鹭不明就已的点点头,立刻转身往一边跑去。

    很快就把袁安琪想要的东西拿了过来,袁安琪便开始一包一包的称了起来。

    看向了袁安琪拿起东西,眉头越皱越深的时候,神情更加的严肃。

    看向了瞿翔鹭,神色满是慎重,眼底满是寒意开口道。

    ”这些都给我扔了!虽然药品都一样,但是少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少了会怎么样吗?“

    ”看起来只是少了一样,看起来不大不小的,可是在这么严重的伤,少了一样也是能致命的!而且他流血过多不宜很多补品,可是这里边各种补血都参加了一点,这样就会补度过度,这样只会让病情慢慢的加重,虽然不会很明显,可是却足以让人慢慢的死亡。“

    ”这么严重?少了什么?“

    袁安琪眼底都是一股严肃的神色开口。

    ”万年人参,只需要两两,吃五天,一天两次即可停药,让他慢慢的恢复,不宜过多。

    “可是要去哪里找万年人参?千年人参都难找了,别说万年了。

    袁安琪微笑着,从口袋上拿出了一根小小的人参,很小,很粗,色泽却很是粗糙,看起来很丑。

    ”你说的这个就是万年人参?长得好丑,万年不该是很长的吗?为什么这么短?“

    ”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参的精华就会到了根部,越久就越短,慢慢的就会开始变形。“

    瞿翔鹭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眼底都是一种敬佩的神色道。

    ”你好厉害啊!我好敬佩你啊!能收我为徒吗?“

    袁安琪摇摇头毕竟只有三个月了,不能随意收徒。

    ”我答应过我的师傅不能传授其他人,所以对不起,这是要得到我的师傅的赞同才可以的。“

    ”咦?你不是跟他们学的吗?不过据我所知,他好像也没有你这么厉害吧?还会医术。“

    ”是我无意中得到的一个隐士高人的提点,妖魅他也不知道。“

    瞿翔鹭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人,神色中都是崇拜,失望的神色点点头。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强人所难。“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妖魅,神色中都是一种欢微笑的神情笑道。

    ”妖魅,你要坚持,一定要好起来哦,我给你唱首歌吧?好不好?就唱我们喜欢,我一直唱你听的那一首歌babe。“

    ——

    didntwanhe,ohat,got,away,yeah

    gmistake,broke,the,sweetest,promise,that,you,never,shouldhave,made

    im,here,o,floor

    you,call,buti,wont,hear,it

    you,said,no,one,else,how,could,you,do,this,babe

    you,really,blew,this,babe

    we,aint,tting,through,this,one,babe

    thisis,the,lasttime,ill,ever,call,you,babe

    this,is,the,lasttime

    this,is,the,lasttime

    this,is,the,lasttime

    ill,ever,call,you,babe

    what,a,waste

    taking,down,the,pictures,andthe,plans,we,made,yeah

    andits,stran,how,your,face,doesnt,look,soi

    your,secret,has,its,sequendthats,on,youbabe

    i,break,dowime,you,call

    were,a,wreck,youre,the,wregball

    we,saidno,one,else,how,could,you,do,this,babe

    you,really,blew,this,babe

    weaint,tting,through,this,one,babe

    this,is,the,lasttime

    ill,ever,call,you,babe

    this,is,the,lasttime

    this,is,the,lasttime

    this,is,the,last,time

    since,you,admittedit

    i,keep,picturing,her,lips,on,your,neck

    i,t,u

    i,hate,that,because,of,you

    i,tl,ove,you,babe

    what,a,shame

    didnt,want,to,be,the,ohat,got,away

    how,could,you,do,this,babe

    you,really,blew,this,babe

    we,aint,tting,through,this,one,babe

    how,could,you,do,this,babe

    this,is,the,last,time

    this,is,the,last,time

    how,could,you,do,this,babe

    ill,ever,call,you,babe

    im,here,o,floor

    you,call,buti,wont,hear,it

    you,said,no,one,else

    we,aint,tting,through,this,one,babe

    i,break,dowime,you,call

    this,is,the,last,time

    this,is,the,last,time

    we,said,no,one,else

    this,is,the,last,time

    ill,ever,call,you,babe

    一首英文歌曲唱完那一种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好像能够把他们过往看在眼里一样。

    尤其是冷卿,眼底满是一种不经意的神色,不像伤心也不像喜悦,是一种看不请,道不明的神情,可是嘴角还是呈上扬状的。

    袁安琪唱完后看见妖魅还是没什么反映的时候心底是失落的,看向了冷卿微笑着开口笑道。

    ”我想要出新歌曲退出乐坛的最后三首歌曲现在就录,往我现在就把三首歌曲的音带录下,尽快做,可以吗?“

    ”这么着急?可以多等几天啊!“

    ”不了,迟早都是退出的那就直接快些退出吧,我也不想等了。“

    冷卿点点头,看向了袁安琪点头应道。

    ”你喜欢就好,我现在就去安排。“

    ”好没我现在就去录歌。“

    冷卿点点头,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神色中都是不经意的笑意听了起来。

    ”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们了?“

    ”来分部吧,我们都在分部这里。“

    对方沉默了许久,最后,说了一声,”好“便直接挂了电话了。

    冷卿看着袁安琪唱歌的时候,神色变得很是美妙,嘴角微扬笑了起来。

    很快,追风他们过来了,看了一眼袁安琪他们,他们已经准备好出发去录音棚了。

    袁安琪微笑着看向了追风笑道。

    ”看来还需要你们再走走,因为我们要出发录音棚了,我要发布退出乐坛的消息最后三首歌一发我就要退出了。

    追风她们惊讶的看向了袁安琪,眼底都是惊异的神色,开口道。

    “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突然退出乐坛?”

    “因为我找到了更加想要做的事情,我喜欢现在的这种感觉,会武功,然后会有帮助被人欺负的人的反坑,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追风点点头,韩依珊,陈雅茹他们微笑着开口道。

    “我们支持你!走吧!不过这一次换雅茹你来开,我都要死了,开的、。”

    陈雅茹等人大笑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追风不爽还有些许撒娇意味的神色的时候,很是高兴的开始笑着。

    很快一行人一边行走,一边欢声笑语离开了这里,只剩瞿翔鹭一人看紧妖魅。

    两辆车快速的行驶离开,往录音棚开去。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一股兴奋的神色,微笑着开口道。

    “我进去唱歌啦!”

    突然想起了一点事情,还有两个人没有解决呢。

    走进了录音棚,心想,

    想完后,袁安琪听见了音乐声的想起调整好心态微笑着,开口一首(续集)唱出。

    ——

    耿耿于上次太绝情

    残留全是冷漠布景

    纠结故事极难忘

    难忘爱你但我没承认

    都只因上次太忘形

    谁人才重要未看清

    应有对白被遗忘

    遗忘半句道歉没说清

    若是幸运地展开续集

    让我学会把握

    日夜背诵陌生的独白

    让态度也掌握

    只要可跟你再遇见

    伤过的会珍惜每刻

    从头开始

    多多一次靠你我来重演

    多多一集上集就如排练

    就让剧情缓缓改变

    从头饰演

    饰演一个更信爱情人选

    相恋之道上集未能完善

    耗尽热情重来一遍

    仍然是我,或会倔强一点

    但未会想,像上回被讨厌

    只想这一次愉快,能成为最主线

    当呼吸是照旧无常

    前行仍旧遍地雪霜

    当四季尚在场时

    能怀抱你是最大理想

    现实是混乱间分别后

    没有力气再走

    现实是日夜只懂念旧

    没有办法放手

    只妄想跟你去避世

    风再急可捉紧你手

    从头开始

    多多一次靠你我来重演

    多多一集上集就如排练

    就让剧情缓缓改变

    从头饰演

    饰演一个更信爱情人选

    相恋之道上集未能完善

    耗尽热情重来一遍

    仍然是我,或会倔强一点

    但未会想,像上回被讨厌

    只想这一次和你,能同行到终点

    忘记危殆画面,第二次学脱险

    趁机可清理太多缺失太多的亏欠

    忘记暴雨画面,第二次望向天

    总可雨过晴天

    何时开始

    多多一次看你我如何演

    多多一部续集用来如愿

    命运或能完全改变

    然而现况,是各自各一边

    但愿有天,会真的跟你结识

    暗恋热恋多一遍

    期盼来到这天,遗憾桥段可变

    时间场地改变,唯独人物不变

    ——

    第二首(连续剧)袁安琪直接开始唱了起来,美妙的歌声,让他们在第一首的美妙中还没回神过来的时候,音律的伤感,美妙,吸引人心魂,一道道的击打着心灵,每一句都能唱进人的心底。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