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1.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任务
    “你听话!妈妈清醒的情况不会多,这一次幸好是清醒的时候!不然就让你带走我了,到时候妈妈只会拖累你!是不是现在妈妈的话你也不听了?你是觉得妈妈现在有点神志不清,你就不听妈妈的话?”

    “乖,好好地过你的生活,妈妈的情况不允许跟你走,还有记住妈妈的一句话,你的能力很快就会觉醒,因为你现在已经二十四,快二十五了,所以,你也会跟妈妈一样。”

    “但是,你的能力是什么我不敢说,因为每个人的体质都会不同,就算你是我的女儿,你也不一定会得到我的能力。”

    安昕惊讶的神色,看向了妈妈,眼底都是诧异,开口。

    “你是说······我也会有·······”

    安昕妈妈打断了安昕的话,看着安昕认真的开口,嘱咐道。

    “万一能力觉醒,你不可以轻易地在人类的面前使出,不然后果将会像妈妈一样。”

    安昕听见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看了一眼眼前的妈妈,瞳孔是黑色的线条,而眼眸是血红色的,虚弱的神色看着她。

    那一刻安昕的感受是痛苦的,看向了眼前的妈妈,神色受伤,满是眼泪的神色哭泣着。

    “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出去后,要是觉醒了,不能轻易地把你的体质泄露出去,知道吗?”

    安昕点点头,看着自己被妈妈举起的身子往走离开的时候,眼泪直流。

    看着眼前的妈妈,渐渐消失的身子,在身边的环境早已经成了一片的森林。

    安昕看向了周围的一切,知道她被妈妈送出来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方向,最后狠下了心,快速的逃离了这里。

    袁安琪看向了身边的妖魅,神色满是算计笑道。

    “我们出去玩一下吧?你这个星期就要离开了,我们先去其他地方玩一下好不好?”

    妖魅无奈,刮了下袁安琪的鼻子,神色满是宠溺笑道。

    “你想要去哪里啊?你带我去吧。”

    “好!可是·······”

    “可是什么呢?”

    “我没钱······”

    妖魅哭笑不得的神色看向了眼前装作不好意思的神色,笑了笑,道。

    “放心吧,钱你不用担心,我来出!你安心的尽情的玩就可以了!”

    “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好。”

    之后,妖魅跟在了袁安琪的身后,往酒店的门外走去,妖魅看向了袁安琪兴奋的脸色,嘴角微扬。

    冷卿见两人走了,浓重的神色布满着阴霾,看向了两人离开的方向快步的跟了上去。

    袁安琪察觉到了什么,拉着妖魅快步的往前跑,妖魅注意到了冷卿,眉头紧紧地邹了起来。

    冷卿见状,停下,也不再上前追,转身离开,只是心中隐隐在作痛。

    袁安琪看向了身后的人不再追来,却没有发现那个人是冷卿,心情暗自放松,快速的拦了一辆车子往游乐园的方向开去。

    “找到了原因了吗?安琪是因为什么而忘记了我们的事情?”

    追风眼底都是困惑,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犹豫着开口,却一句话也发不出声。

    “你有什么就直接说。”

    追风点点头,“我在美国的调查报道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资料显示现在的袁安琪是孤儿,跟妖魅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也当了情侣。”

    冷卿的眉头邹起,看向了追风的神色是认真的,眼神中的神色像寒风一样冰冷,仿佛看一眼便会被冻僵。

    追风继续说道,“而且在美国,安琪的名字一样的没变。”

    “这也有可能是他们伪造的身份,毕竟以妖魅在美国的市场也算得上是撼动的,这点小小的身份安排很容易就能扮成。”

    “那现在我们需要做什么样的行动吗?”

    “不用,以静制动,再加上安琪现在在跟妖魅在一起,失去了记忆的她,是最相信妖魅的,而且有这层身份,虽然说不好是有什么样的阴谋,可这里边我觉得不会这么的简单。”

    “好。那我就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您的吩咐。”

    “嗯,出去吧,我想要静静。”

    追风微微的张开了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静静地退出了房间,看了一眼在椅子上烦闷的冷卿,慢慢的关上了门,脸上满是担心,偷偷的发了一条信息给周旋让他秘密的行动一定不能让冷卿知道。

    看着手机上周旋恢复了一句话,

    追风收回了手机,直接走进了对面的办公室,这是冷卿为了方便,直接把楼下的办公室搬上来的,到目前为止安迪的身影还是没找到,就像失踪了一样,她不出来她们就什么都做不了,变得很被动。

    袁安琪在游乐场中疯玩,坐在了过山车上很是兴奋的张开了双手在感受着风的速度,打在了脸上很舒服,过山车的速度也很刺激。

    一路拉着妖魅跑,玩遍了很多的设施,坐在了海盗船上的时候,闭上眼睛,感受着摇摆的感觉,兴奋的心情,是刺激的,也是从没有过的放松。

    很快半天过去了,到了晚上六点时分,游乐场的东西被袁安琪玩了一个遍,看向了身边的妖魅,神色很是兴奋。

    “我也玩够了,我们走吧,我想要去吃东西了,我想要吃海鲜!在海边的海鲜店,我上次无意中在网上看到的,风景很美,我想要去尝一下。”

    妖魅点点头,应了一声,便带着袁安琪往门外走,来到了车上的时候,袁安琪本能的跟司机说起了海鲜店的名字。

    司机应了一声,快速的往海鲜店开去,看向了妖魅一眼神色满满的都是对这一次的美食的期待。

    袁安琪看向了窗外的风景,看着窗外熟悉的路线,脑海中有那么一丝丝的场景在叠加着,那一种心跳的感觉再一次的出现。

    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人影,越来越清晰,她的心就越来越快,就在差不多能看到脸的时候,人影消失了,可是她知道那个人不是妖魅,但是会是谁?她不知道。

    妖魅见到了袁安琪不妥的神色,担心的开口问道。

    “你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好的情绪?是身体不舒服了吗?”

    袁安琪摇摇头,看向了妖魅微笑着,没有把刚才想起来的事情说出来。

    妖魅见袁安琪身体是真的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心情稍微的放松了一点,可还是看住了袁安琪,生怕会没有注意到袁安琪不舒服的情况一样。

    袁安琪无奈的看向了妖魅,什么满是不经意的笑容,看向了窗外,那一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想要多看一点点。

    来到了海鲜店的时候,袁安琪刚下车,就感觉到了一阵风的袭来,感受到了有人偷袭,便快速的躲开。

    躲开的同时还是被抓到了肩膀,而妖魅则是在另一边跟另一个女生交起了手。

    而女生的样貌让她觉得惊讶,竟然是在餐厅上的那个女服务员!看着眼前的男人很熟悉,可还是咬了牙。

    用力的往男子的隐秘部位踢了过去,却被男子灵敏的灵活性给躲开了,袁安琪见已经被解除了禁锢之后,快速的往后翻,心要夹住他的头直接致命。

    可还是让男子给躲开了!

    袁安琪咬着牙,看向了眼前的男子,虽然是很熟悉,也有种不想要真的下狠手的感觉,可还是进行了攻击。

    用力的握紧了拳头跑了过去,跟他打了起来,虽然男子没有进行什么实质性的攻击,可还是躲了起来让她想要打到男子的机会都没有。

    所有的招式全都被男子给挡住了,袁安琪见对方这样,她的体力会慢慢下去的!

    便偷偷地运用了轻功,快速的踢向了男子的肚子,男子见状不慌不忙的直接躲开了。

    却没想袁安琪的这一招原来是一个假招式!只见袁安琪快速的串到了他的身后,快速的锁住了他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周旋看向了袁安琪,眼神中都是温柔的笑意,看向了袁安琪的那一刻,笑了起来开口。

    “安琪,欢迎你回来,你真的都不记得我们了吗?我是周旋啊!你·······”

    周旋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妖魅直接就大声的阻止了周旋的话语。

    “你闭嘴!”

    周旋看向了妖魅,神色中都是一种冷笑,道。

    “怎么?你害怕了吗?你是怕我说出说呢么,然后你就会被安琪讨厌吗?”

    袁安琪眼底都是疑惑,看向了眼前的周旋,只觉得这句话她一定要听!不然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你继续说。”

    “安琪!你不要相信他的话语!”

    妖魅神情满是不安的开口道,眼神中满是害怕,这让袁安琪更加的觉得可疑,更加的想听了。

    袁安琪看向了妖魅,神色疑惑道。

    “你这么怕他们说,是因为你在害怕吗?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周旋笑了笑,看向了袁安琪大声地喊道。

    “你是冷卿的老婆!你本来就是中国的,你是被他掳走了!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一年里发生了什么,你的功夫竟然可以这么的厉害,可是一年前你的消失,冷卿就在痛苦中等你回来!冷卿每天都过得生不如死,你就一点都不心痛吗?冷卿多么的想你,没了你,他出过一次车祸,也忘记了你,可是他的心也没有忘记,一直都在想着你,变得比以前更加的没心了,直到有一次认识了一个跟你相似度百分之八十的女人,才激起了你。”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陷入了沉默,心渐渐的痛了起来,这是袁安琪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的,心情很复杂,但是有一道声音告诉他。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头痛欲裂了起来,印象中的黑影渐渐的重叠到了一起,几辆车的停下,那个在脑海中的影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慢慢的视线模糊了起来,只看见了妖魅被捉了起来,冷卿的脸在她的眼前放大,袁安琪微笑着,伸手摸向了冷卿,笑道。

    “放了妖魅。”

    说完,便晕了过去。

    冷卿抱着冷卿,看向了捉住妖魅的追风,小声的吩咐道。

    “放了他。”

    追风点点头,看向了女孩一眼,女孩便放了妖魅,妖魅在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的上前,直接把安琪给抢了过来。

    只是在还没有抢到的时候,枪声的响起,妖魅闷哼了一声,看了眼心脏中已经染满的鲜血,最后无奈一笑,倒在了地方,眼神紧紧地看着袁安琪被冷卿抱上车离开。

    最后,妖魅的眼眸,慢慢的慢慢的闭了起来,脸往下低垂。

    “韩梓现在在哪里?找到人了没有?”

    “没有!”

    “那将崔景峰叫过来!立刻马上!五分钟赶不过来就自行去领罚!”

    “是!”

    (崔景峰有出现过哦,只是出场的次数加现在只有两次。)

    崔景峰接到了通知之后,内心开始吐槽了起来,一边快速的上车行驶着200+的速度,快速的往冷卿的家赶去。

    去到了冷卿的家的时候刚好是五分钟,不多不少,快速的给袁安琪开始做着检查。

    最后眉头邹了起来,开始插上了工具,检查着大脑的情况,最后看向了冷卿,神情严肃。

    “安琪姐是被注入了一种药物,应该是美国那边的艾斯卡秘密在进行的实验试剂,是可以将一个人的记忆改掉,然后让她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那个人便会把他当成情侣。”

    “从而在实验的过程中输入大脑记忆的那个人变成眼前的人,这种试剂好像就叫做remenber,是美国组织最新的研究,如果要买的话需要三个亿,看来也是花了血本的啊。”

    冷卿的眉头邹起,看向了崔景峰,担心的神色问道。

    “那她现在的药效还有吗?”

    “我给她检查过了,她的药剂好像是加强的,身体的强劲度好了很多,足够可以让她短时间内可以练成十年以上的一种武功,而且有副作用,可是在她的身上我暂时还没有发现,但是我可以肯定,她现在的这个身体,不再像一年前一样不孕,反而已经恢复的很好,或者是因为经常练身体的原因吧。”

    冷卿点点头,坐在了袁安琪的身边,抓着她的手看向了崔景峰问道。

    “那需要吃什么药吗?”

    “她的身体很好,只是药效好像被强行解除一样忍受不了而痛苦晕过去罢了。”

    冷卿眉心撅起,总觉得这其中好像哪里怪怪的,为什么什么都没做,周旋只说了一句话,安琪的药效就解除了?

    安昕回到了s市,看着眼前的机场,因为是已经是八点的原因,人也不算多,安昕看向了周围慢慢的松了口气。

    突然身子被人抱了起来,安昕被吓了一跳,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回来了,你这一年到底去哪里呢?我真的找遍了也找不到你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突然失踪不见?为什么你要突然的离开,也不告知一声?你知不知道我多慌,我有多想你,这一年我找遍了全世界也找不到你,你到底去了哪里了?”

    安昕正想说话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反应,韩梓的脸已经在她的眼前放大,而后意识到了他们现在这样是在干什么之后,脑海中的反应已经当机了,一刻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比较好。

    过了许久,意识到了他们还在亲吻着,而他们的关系也没有亲密到作出这样的举动的理由!用力的把人推开,看向了韩梓那手上的神色,眼底都是不经意的伤感,看向了韩梓喊道。

    “你怎么···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亲我!我们都不是情侣关系啊!”

    韩梓用力的把人抱在了怀里,仿佛这样才能感受到眼前的人是真实的不是幻觉。

    “我们在戏份里也亲过了。”

    “可我们那是借位!”

    “那就让借位变真实吧。”

    “怎么可以!你先松开我啊!”

    可是让安昕不爽的是,怎么弄也弄不了他松开她了,力气大的惊人啊!这一刻任安昕怎么挣扎却已经怎么也挣脱不开。

    虽然她知道他的突然失踪会造成一些印象,可是怎么样来说都好,她也没有想到现在会变成这般摸样。

    袁安琪微微的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空白的环境,还有上一次出车祸之后,她就是来到了在这里的。

    看着周围一点人影都没有,心中不免失落。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女人缓缓落下,看向了袁安琪,两人相同的容颜看向了对方相视一笑。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女人,苦笑道。

    “我是不是任务失败了?你是来送我尘归尘土归土吗?临走之前,我能不能让我见一见我的儿子?哪怕只有一面也好。”

    女人笑了笑,摇摇头,看向了袁安琪微笑着开口。

    “你不用这样,你没事,只是我把你叫过来是想跟你交代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我们不是可以心灵感应吗?为什么要来这里。”

    “不,这一次不是我叫你来,是风神让我带你过来的。”

    话音一落,一道熟悉的风,吹了过来,风很纯净,为什么要说纯净?

    因为这风很凉,很舒服,还带着一股纯净的水一样的感觉轻抚在脸上,划过。

    渐渐的在原主的身边,出现了一道身影,那道身影很熟悉,熟悉的让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可是面容却十分的熟悉。

    看着眼前跟冷卿相似度百分之一百的脸,忍不住的疑惑问道。

    “你为什么长得跟冷卿如此的相像?你跟他在某种联系上是不是也有什么样的关系?”

    男子微微的笑了笑,点点头,看向了袁安琪笑道。

    “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万物皆有自然的生存环境,你就是她,她就是你,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们本是一体,只是时空的存在不同,刚好你们两同时死去,再加上安琪心有不甘,心有怨念,所以就成就了今天的你,姻缘亦是。”

    “你是说,我们都是同一个人?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同一人呢。”

    “我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么一点,接下来因为你的药物解除,你的时间缩短了,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完不成,你将无法重生。”

    “为什么?我可没有让你给我解除啊!而且一个月的时间,我怎么肯突然就死了?”

    “天机不可泄露,你尽快完成吧。”

    “可是······我突然离开的话,冷卿······冷卿怎么办?”

    “原本的轨迹怎么走,就怎么来,你本来就是会早死,这只是提前罢了。”

    “你是说······冷卿一样会跟安迪在一起吗?”

    “也许吧。”

    袁安琪沉默了,这一刻心痛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两人眼神中都是一种苦笑,点点头。

    “我知道了,你把我送回去吧,我想回去多多陪陪冷卿,我会尽快的把任务完成的。”

    男子随手一挥,黑洞出现,袁安琪看向了原主一眼,微笑着开口。

    “谢谢你们,能给我重生的机会,这三个月以来一切都会有变数,我会不会提前或者推后?”

    “提前有可能,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是有许多的变数,或者有可能你明天就会死了,又或者,推迟那么几天,但是绝不会超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因为,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

    袁安琪点点头,微笑着看向了眼前这个是她第二次见面的人,摆摆手,衷心地说了一句,“谢谢。”

    走向了黑洞,强大的吸力,让她渐渐的进入到了沉睡。

    袁安琪醒来后并没有睁开双眼,而是直接想着上次出车祸之后,他还是回到了那个空间,刚刚的男人名字叫风,是一个风神。

    长得跟冷卿很像,想到了她说的那一句话

    这么说,她们就是同体的,只是时空不同而那种生活性格都是不同的。

    就比如说,袁安琪是学渣而原主就是学霸,虽然爸爸妈妈长得也不是很相似,可是她却是穷的快没饭吃的生活,爸妈不和。

    而她呢,就是家境比较富裕,虽然不是首富什么的,可是她去是生活从小衣食无忧的。

    她的性格执拗到不碰壁不回头,而她的性格却是随性而安,两人的所有,不说性格就算是家境什么的都是相反的。

    想到了那天,她浑身血飘在了那个虚无的空间里边,看向了眼前的男人,男人眉心撅起。

    看向了袁安琪眼神中都是一种不知道怎么去形容的神色,眼底好像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心痛,不过很快就被藏了起来。

    原主也出现了,看向了眼前的她,眉心更加的皱的厉害,不过被风被抱住安慰了起来,那时候她才知道他们两在一起了。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两人苦笑了一下开口道。“我这是任务失败了吗?是不是说,我不能重生了?”

    男子摇摇头,看向了袁安琪,眼神中都是那种不慌的神色,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惊异。

    风慢慢的走到了袁安琪的面前,食指跟中指点在了袁安琪的额头上探了一会,最后袁安琪能真实的感受到风的轻叹了一声。

    这是一种放松的,是一种就是遇到了一种紧张的事情,最后发现没有那么眼中而松口气的感觉。

    袁安琪疑惑,看着风闭上了眼双手默念,就像一些电视上念法的举动,却也有些不同的,在飞速的动着,没看清,也只是看见了一种影子的感觉。

    最后,男子说了一句,“万物皆生,万物复生,请赐我重生的力量!破!”

    手指点在了袁安琪的额头上,袁安琪突然觉得身子就像要裂开,重合一样,四面八方迎来了许许多多的虚魂,细看一眼,竟然都是她!

    让袁安琪忍不住的想,

    身子的剧痛感消失之后,看向了身上的**渐渐的清晰了,身上的血被风给手一挥,变得干净了许多。

    袁安琪好奇的神色看向了眼前的风,疑惑的开口。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任务不是失败了吗?”

    “唉,我可从来都没说你任务失败了啊!你要是失败了,你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你比较幸运,因为你已经完成了一半了,因为你爸爸的公司已经上了轨道,完成了你当初答应的任务,可是还有一件事情也需要你来处理的,所以,你必须还是要继续回去完成你下一半的任务。”

    “什么任务?你上次都不告诉我,我都是懵逼的!还把我送到床上!你这是什么居心啊!”

    风耸耸肩,笑了起来,看向了袁安琪笑道。

    “因为那个时机是刚好的时机啊!所以就直接把你送到床上会比较方便一些。”

    “方便你妹啊!这么方便怎么不是你去?”

    “我能去就没有你重生的事情了!到时候你跟你儿子就开始天人永别了哦。”

    “好了啦!事情都做完了,能送我回去了没有?他肯定担心死我了。”

    “别急,我还有一件事要告知你,因为你这一次的还魂,所以,你的生命是借来的,你只有一年半的性命,所以,这一年半里边你要好好地解决你姐姐的事情!因为因果循环的原因,你的姐姐已经变得不再单纯,所以你需要把你的姐姐拉回正轨,虽然她们的命运改变了不会死,但是你要做的就是要让你的亲人和好,也就是你姐姐不再恨你的父亲。”

    袁安琪眉头邹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男人,眼底都是犹豫地神色,道。

    “可是,原主爸爸做的事情真的很过分啊!我想要是作为女儿的话,不会真的往死地来逼迫的。”

    “那我就给你看看将来的事情吧!”

    袁安琪疑惑,看向了眼前的大屏幕,正是那位美丽的女人,美的不可方物,美的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做形容。

    可是看了这个视屏之后她才发现,其实美的东西往往有毒。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也不知道原来,她的姐姐,不!是原主的姐姐能做的这么毒!

    看向了原主,忍不住的开口。

    “这是黑化的节奏吗?”

    袁安琪眉心撅起,点点头,“因为姐姐的心中的恨意太大了,被关了这么久,所以心中的怨念很大,大的无法形容!这一次你要是想要完成或许有种难度,但是如果你做好了之后,我会实现你一个愿望,你要什么都可以。”

    “真的什么都可以?”

    “是的,什么都可以,愿望的事情还是等你做好了之后,在跟我提吧。”

    “好!一言为定!”

    男子看向了袁安琪这么高兴的神色,微笑着开口,“这一次你一定要小心,如果你再出什么事情的话,就不是只有一年半了,会缩短。”

    “什么?会缩短?一年半已经够短了吧!还要缩短?那怎么行?”

    “所以你要好好地保护你自己的身子,要是再出什么意外,你就布置一年半的生命了!”

    “好吧,我会好好的注意一下的。”

    “嗯,黑洞就在那里,你回去吧。”

    袁安琪点点头,走向了黑洞,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如你们看到的一样,没多久,就消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现在也只剩下三个月的性命,不过也好,要走的迟早都要走,这一次还可以提前陪伴她的儿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不能给冷卿生个一儿半女还真的有点可惜呢,不过最后还是会有安迪陪伴,虽然上辈子没有生出一个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是这辈子或许会有所不同吧。

    只希望,她走了之后,冷卿不要想不开,勇敢的活下去,只因为她想他好好的活着。

    这辈子的缘分是不能到老了,那么如果下辈子若是有缘,就如风所说的一样,他亦是他,或者在那边的那个他也会等着她呢。

    安昕看向了眼前的韩梓,无奈的想要推开却被抱的更紧,安昕没好气的开口道。

    “你先松开我!我快呼吸不了了,这里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我这么大的人还会凭空消失不成?”

    韩梓眼神中都是害怕失去的神色,看向了眼前的安昕眼底都是一种紧张的神情,轻轻地松开,却还是抓住了安昕的手不放。

    安昕挣扎着,良久,也没有挣扎开,无奈的神情,放弃了挣扎,笑道。

    “韩大少爷!你这是干什么呢?你这样抓住我真的好吗?你这样会让我感到很困惑的。”

    “我不想你离开,不想你再一次的消失不见!我喜欢你,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还有重遇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所以我才想尽一切的办法接近你。”

    “跟你一起拍戏,为的就是不让你跟别的男人接触,每次的找你的小麻烦就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让你记住我,记起我。”

    “可是你好像已经忘记了一样,每一次都跟我斗嘴,却不会说你见过我的事情!为什么我出现在你的身边这么多次,有意无意,表现的如此的明显,你总是不明白我的心意!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为什么你总是看不见我对你的喜欢。”

    “为什么你要消失这么久?这一年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你知不知道。”

    安昕听见后,愣住了,尤其是那一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