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刺杀冷卿,安琪回来?
    “安琪,我见到安琪了!可是安琪不理我,她······她不理我,她走了,是不是···是不是安琪已经不记得我了?不爱我了吗?为什么她在s市却不来找我,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找我。”

    冷卿奔溃的神色,看向了萧楚,满脸都是伤痛的神色,痛苦的喊道。

    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小的让萧楚等人一点也听不清楚。

    冷卿奔溃的神色,看向了萧楚,满脸都是伤痛的神色,痛苦的喊道。

    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小的让萧楚等人一点也听不清楚。

    韩依姗众人听见后,只觉得很是心酸。

    韩依姗回神,忍着鼻子的酸涩,看着冷卿蹲下来的模样,抱着头,地上已经有几滴泪痕了,小心翼翼的安慰道。

    “你别这样,安琪会回来的,你或许只是认错了人而已,那么远,也不一定就代表是袁安琪啊!你不要伤心了,我相信安琪姐肯定会回来的,她或许只是···只是·······”

    说到了最后,韩依姗也说不出什么,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冷卿,是多么的伤心,难过。

    或许就是这样,一种爱的无法自拔的时候,才会如此的深情吧,只是爱得深,痛苦就越加的深。

    陈雅茹看着这样的冷卿,心酸的让她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泪,看向了冷卿的那一刻忍不住的跟着抽泣了起来。

    萧楚见状,紧紧地把人抱在了怀里安慰着,风雨也抱着韩依姗,站在了冷卿的面前。

    看着冷卿无助的神色,却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能安慰他对袁安琪的思恋。

    而韩梓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没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过他们也知道是因为安昕。

    一年前,安昕突然消失,韩梓便离开s市,把公司丢给了他的哥哥,直接出国寻找安昕。

    没人知道安昕为什么消失,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知道,安昕在世界的那一个角落。

    就像一开始那样,出现的突然,离开的突然,一点预兆都没有。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装饰,打开了电视机,看着眼前的电视剧,心跳的那一刻,紧张的心情终于停了下来。

    想到了这里的袁安琪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看向了眼前的电视剧,开始打开了吃食,吃了起来。

    只是让袁安琪好奇的是,为什么冷卿追出来的时候,那个模样是难过,还带着些重逢的喜悦?为什么?对她吗?可是他们不认识的啊!从小她都在美国生活,是一个孤儿,然后被妖魅收养了。

    最后慢慢的爱上了妖魅,直到在了一起,她的记忆中都没有冷卿这个人呢。

    袁安琪吃着眼前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了冷卿的那一刻,心情开始紧张,心跳开始扑通,扑通,快速的跳了起来。

    吃着眼前的东西的时候,只要一想到冷卿的脸,她就开始食欲大开,吃完,想到了那个人物,心情又开始郁闷了起来。

    想着想着,为了她的心情不要这么复杂,袁安琪决定了今天晚上一点时分,就去冷卿住处把人给暗杀!

    暗杀完了之后,快点回去妖魅的身边,或许这样她的心,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乱了。

    只要不这么乱的话,那么她就可以没这么的食欲不振的情况了吧!

    袁安琪看着电视剧,看着时钟才来到了七点钟,这时候有些困了,调了个闹钟直接躺在了床上睡觉。

    在美国,早上六点时分,妖魅憔悴的神色,妖孽的脸上有着深深的黑眼圈。

    看着眼前的床,眼前的装饰,坐在了柔软的床榻上,双手抚摸着柔软的被褥。

    眼前的袁安琪微笑着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两人就这样相视而笑。

    冷卿看向了眼前的瓷砖,墙上都是两人的合照,坐在了沙发上,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在雪中的女孩。

    笑容里面的单纯,喜悦,兴奋,让冷卿就像看到了真实的袁安琪一样,微笑着,眼底泛着泪光。

    可是眼神中都是笑意,唇角微扬。

    一首歌曲响起,是一首英文歌,袁安琪眼睛朦胧的起身。

    看向了旁边响个不停的手机起身看了一眼,然后给挂掉,继续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着。

    袁安琪梦中那个朦胧的身影出现,看向了眼前看不见脸的男人,眼底都是好奇的神色。

    慢慢的往前走着,就快来到男人的面前的时候,男人便消失了。

    男人的身材不像妖魅的,但是是谁的她也想不起来,也不知道为何要梦到这个身影。

    醒过来的袁安琪拍了下脑袋,昨天晚上睡糊涂了,竟然忘记了要去刺杀那个冷卿!

    懊恼的神色,脸上还有着些许的笑容,看向了眼前的电视机,心情很好似的打开了。

    在一个黑暗的氛围中,一个十字架上绑着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满脸的伤痕,身上满是血迹。

    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抽开了一道道的口子,里边的血液鲜艳结痂。

    眼前的一个女生走过来,拿着一支针筒,还有一些包扎的布条。

    神情就像十一月的冰霜一般,寒冷的神色,让人看着就觉得像是在阎王殿上上来的一般。

    嘴里低喃着,神色中带着一丝丝的心痛以及可惜,道。

    “你也是的,就算去一次失败也总好过这样放弃回来啊!失败的话惩罚也不会像现在一样难过,还有残忍,顶多挨一顿扳子,现在这样又何苦呢?”

    “我不想要我的好朋友失望,我不想要对不起她,谁都可以我就不希望看到她难过伤心。”

    “我就想要知道,男的女的?要是女的,你是不是喜欢她?噢,那我岂不是很危险?”

    安昕看着眼前的女人,无奈的笑了起来,眼底含笑,道。

    “请你把你的腐女之魂藏起来好不好?你的腐女之魂会吓到我的。”

    女人耸耸肩,如若冰霜的脸上满是不屑,笑道。

    “我这个腐女啊,可是一个正直的不能正直的腐女,我可不接受百合。”

    安昕翻了个白眼,看着她一边跟自己处理伤口,一边说话的神色。

    只是为了可以让她好好地,不会有很痛罢了。

    身上涂药的那一刻,身上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

    安昕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女人担心的神色,笑道。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还不用担心,你都伤成这个摸样了,还在这里呈英雄!你在这样打下去迟早就要死的,你还不如自动认错,可以要个任务赎罪。”

    “濡魅,我想要退出组织。”

    “你疯了吗?你退出组织,到时候你受的苦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你现在是组织排行第三的杀手,你的实力你就这么心甘情愿的放弃吗?”

    安昕笑了笑,眼神中都是决绝,笑道。

    “我想要一个平稳的生活,在一年前,我的母亲就病死了,我现在还有什么依靠呢?我不想要再过这种日子了,我喜欢演戏,我想要继续演戏。”

    “可是······”

    濡魅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看向了眼前的安昕,眼神中都是寒意。

    就像一把雪藏很久的刀子,依然锋利如雪一般看向了安昕。

    “你真的想要退出组织?如果我告诉你,你的母亲还没死,只是被我藏起来,之前的也是骗你的,你还退不退?你知道你退出你母亲的下场是什么!你的母亲的身份,没了我的保护,没了我的掩饰,你觉得你的母亲能躲得过那些人的追踪吗。”

    安昕眼神中都是对眼前的男人的恨意,看着眼前的四十多岁的男子,眼底都是伤感以及受伤还有失望。

    “我妈是你的妻子!如果没有我妈的能力你能做的上这个位置吗?为什么你还要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情!父亲!”

    男人眼神中闪过一丝丝的不忍,可很快就藏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安昕,眼神中藏着一丝丝的隐瞒,最后,笑道。

    “反正,我不管你同不同意都好,你都不能退出组织!你想要继续发展娱乐圈可以,可是我给你的任务,你一定要去完成,还需要放在你的第一位!不然,后果你自己清楚。”

    安昕看着眼前的男人,拳头紧握,神色中带着些许悲愤,以及伤痛,看着眼前跟自己有一半相似的父亲,到了最后还是放不下她那位可怜的母亲,笑道。

    “给我看看妈妈,不然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男人看着安昕虽然受伤很严重,可是却中气十足的模样,眉心撅起,心想。

    “濡魅,把她给放了,不用再执行。”

    濡魅笑了起来,快速的给安昕松绑,看着安昕跟在男人身后走出去的那一刻,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

    虽然觉得奇怪,可还是没有直接说出来心中的疑虑,看向了安昕消失的背影,开始收拾好东西往门外离开。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事物,惬意的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台下的接待室中,叫了几份早餐,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早餐的到来。

    看着电视上的电视剧,眼底都是喜悦,虽然不知道这个喜悦从何而来,她就是想要笑,而且心情很好的在笑了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中午了,袁安琪捂着咕咕在叫的肚子,看向了眼前吃剩的东西,起身收拾干净,带着钱包出了酒店。

    步行走在了街道上,看向了行人匆匆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丝的无奈,缓慢地走在了街道上,来到了一家餐馆,袁安琪不由自主的停下,走了进去。

    看着眼前的餐馆,因为十一点半的时间,所以人流有些多了起来,袁安琪随意地找了个位置坐下,看向了桌子上的餐牌开始看了起来。

    服务员走过来,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满脸都是惊喜的神色,看着袁安琪笑道。

    “你是袁安琪吗?安琪姐,我很喜欢你的歌曲的,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我真的很喜欢你,这一年里,你为什么不再出新的歌曲?我等你出新歌等得我要发霉了,你什么时候会再出?你不见了一年了,你是不是出去旅游了?”

    袁安琪无奈的看向了眼前的女人,眼底都是尴尬的笑容,看着女人笑道。

    “你认错人了,我不叫袁安琪,我叫安林。”

    “可是你长得很想······”

    女生的话还没有说完,袁安琪便抢了过来看向了女生微笑着开口道。

    “因为我整容了,所以就很像你说的那个安琪姐吧,只是凑巧,我真的不是袁安琪。”

    女生点点头,一脸失望的看向了袁安琪,神色中都是一脸的失望。

    开始给袁安琪点着餐,还有一些“认错人”的粉丝,好心的提醒。

    袁安琪眼底的无奈,看向了眼前的女生离开的背影,摇摇头,坐在了窗中的袁安琪直接看向了窗外。

    一辆小车慢慢的行驶着,袁安琪看着里边探出头看风景的女人,倾城之容。

    让她忍不住的看呆了,看向了窗外的女人短短的几秒时间,却足以撼动人的心灵,忍不住的看的发呆。

    心中只觉得很熟悉,很熟悉,熟悉的那一种不明的情绪让他疑惑。

    为什么一回来s市,她就经常的被别人认出来,不过那个袁安琪好像是公众人物,去到哪里都突然被人叫了名字。

    袁安琪好奇想要查查百度的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香味扑鼻。

    让袁安琪一时间投入到了这个美食之中,再也不想查查袁安琪究竟是谁。

    安昕看着镜子中的女人,那痴痴呆呆的模样,眼神中满是泪痕,看向了身边的男人冷淡的神色开口。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不可以,你就在这里看着就好了,只能待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你给我去接任务,帮助艾斯卡的袁安琪刺杀冷卿。”

    安昕听见了袁安琪这两个字的时候,眼底都是惊讶之色的,看向了眼前的男人。

    神色不无惊讶,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她认识的袁安琪,可是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就是觉得眼前她说的袁安琪就是她认识的那一个。

    “你说,袁安琪?有没有照片?”

    “没有,你不需要见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你继续回去s市看着冷卿的一举一动短信告诉袁安琪就好,她是秘密刺杀者,不能告诉你,也不能给你看到她。”

    “这样的任务,简简单单的监视着冷卿,你不会做不到吧?这一次不用你动手,只有人处理冷卿,也不用我们明目的把冷卿得罪,不会被冷卿的人暂时发现。”

    安昕眼底闪过一丝纠结,看向了玻璃窗里边的女人,想了许久。

    最后,想了想还是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男人应道。“好。”

    “那你就一会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就出发,这一次,你一定不能再失败!不然就算我是你的父亲,我也保不了你。”

    “不需要你的保护!就算是死,我也不想跟你扯上任何的关系。”

    说完,愤恨的眼神转身看向了里边的女人,眼底再也不是那种仇恨,而是心痛。

    看着眼前的母亲,泪水就不由自主的往下流。

    男人看着安昕的那一刻,嘴巴微微一动,最后还是作罢,看向了安昕一眼,转身离开,大声地吩咐。

    “看着她,半小时之后请她出去!不能再逗留一分钟,就算是一秒都不行!”

    “是。”

    男人应了一声,看向了眼前的男人离开的背影,站在一边开始计算着时间。

    安昕趴在了玻璃上,看着里边的母亲,双目都是眼泪,满是心痛的神色看向了里边的人,悄无声息的开始默默落泪。

    到了晚上的袁安琪百般无聊的看着冷卿的资料,决定了今天晚上就出发。

    看向了眼前的资料的那一刻,眼底闪过一丝不明,让人看不懂的神色。

    这一刻袁安琪是纠结的,可是为什么纠结,她也不清楚,也不知道,也不想更深一层的想要去知道。

    袁安琪看向了电视剧,百无聊耐的趴在了沙发上,在艰难的考虑着到底去不去。

    就这样琢磨,思考着,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直到半夜十一点钟。

    袁安琪起来,捂着眼睛,看着漆黑的环境,心情很是阴郁,快速的走去开灯。

    开了灯之后,心情的那一种害怕,还有点阴郁的神色,才渐渐的好了起来。

    袁安琪看着窗外的风景,s市是一个不夜的城市,外边的灯光照耀在大地的那一刻。

    神情是复杂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建筑物的时候,心情更加的复杂。

    这让他烦躁,让她不安,这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围绕着她。

    她只知道看到了冷卿的那一刻,她是不正常的,拼命地想着以前的记忆。

    却只有在美国的记忆,看着资料上的照片打开的那一刻,心情的复杂难以言喻。

    袁安琪看向了资料上的男人一眼,最终咬着牙,走进了房间,床上了一件黑色的衣服。

    打扮成了一个隐者的模样,快速的收拾好一切要用的匕首。

    拿起手枪的那一刻,犹豫,纠结在脸上尽放,最终放弃了手枪。

    拿着匕首,裹着脸,只剩下了眼睛在看着路,打开了窗户之后,轻轻一跃。

    身子轻了,望不远处的城市快速的“飞”了过去。

    来到了冷氏庄园的时候,看着眼前壮观的房子,只觉得很熟悉很熟悉,便轻轻一跃,跳了进去。

    完美落地的时候,踩在了草地上的那一刻也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熟悉的环境,袁安琪凭着第六感一路无碍的闯到了冷卿的房间,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不免觉得有点疑惑的感觉。

    最后接着月亮微弱的光,认真的看起了资料才发现,原来,冷卿已经搬了出去,去了别处住。

    袁安琪只好快速的离开了这里,上了车,往冷卿搬离的住址开去。

    来到了他的住址的时候,看着眼前的环境,脑海中有一丝丝的景象再叠加。

    却看不清楚,模模糊糊的一片,只看到了那时候的天是下着大雪的。

    最后打断了思绪,起身快速的往那边的房子走了进去,看着门锁。

    不小心按到了指纹,本以为会发出警报的那一刻,转身想要快速的逃跑的那一刻,门开了。

    袁安琪好奇的心情,脸上都是惊异的神色,看着墙上,微弱的灯光在照耀着。

    墙上的照片,让她惊讶,忍不住的往墙上的那一个身影走了过去。

    看着整间屋子的照片,都是她的模样跟冷卿的合照,墙壁上的瓷砖也是专属定制他们的照片。

    就这样看着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眼前的冷卿是多么爱,照片中这个女人。

    跟她长得一模一样,一点不同的地方都找不到的女人。

    如果不是记忆中的过往在提醒着她,他都觉得这是她自己,真真切切的。

    不论是气质还是什么来说,跟袁安琪真的很想,看着看着就看呆了。

    看着冷卿深情款款的模样,就像看到了自己一般,眼底都是不经意闪过的感动,以及一种莫名的情愫。

    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的模样,看得出神,一时间忘了她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来这里欣赏的。

    突然一道充满着荷尔蒙磁性的声音响起,吓到了袁安琪,伴随着那句,

    “你是谁!”

    一阵风吹过之后,意识到了男人出手的速度。

    快的让人觉得诡异,而袁安琪也不是吃素的,轻功练得就是速度!

    虽然躲过了,难免还是被冷卿扯去了黑巾,袁安琪的脸暴露在了冷卿的面前。

    那一刻冷卿的心情是激动的,愣神的那一刻。

    袁安琪拿出了匕首刺了过去,可是意识到了冷卿不躲藏的那一刻,那一瞬间为止,冷卿也没有躲开的举动。

    咬着牙,硬生生的把刺向心口的那一刀刺向了肩膀,冷卿闷哼一声,眼底没有一丝恨意,反而笑了起来。

    袁安琪咬牙抽出了匕首之后,看着冷卿微笑着的模样,轻轻地发出了一声。

    “还好,你没事。”

    袁安琪被这句话给弄的愣在了原地,一时间屋内的两人都陷入到了安静的环境。

    冷卿的笑容让袁安琪觉得刺眼,良久,回神,袁安琪夺门离开。

    心情在那一刻更为复杂,牙贝紧紧地咬在了唇瓣上。

    那一刻她不知道要怎么样形容这一刻的心情。

    很难受,很难过,还有些许担心。

    冷卿看着袁安琪离开的身影,终究是没有追出去,她知道现在的袁安琪会这样子对她。

    一回来便成了一个杀手,这一年里肯定受了很多的苦。

    冷卿就这样静静地站着,他很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袁安琪。

    虽然这一次的重逢是提刀相见,可是他不后悔,就算真的杀了他,他也不会怨恨她一句。

    袁安琪上了车,想起了冷卿微笑着的模样,还有那被她刺中的伤口。

    心忍不住的痛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小区一眼,心情烦躁的离开了。

    今天晚上的行动注定是下不了手,可是以后呢?她的任务一定要完成。

    可是她发现她有点做不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要去做。

    杀谁都好,但是冷卿这个人,虽然不认识,可是内心中有种力量让她下不去手。

    也不想要弄伤冷卿,再刺向她胸口的那一刻,她是害怕的,不知道为什么害怕,还有点别样的别样的情愫在产生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心中有一道声音告诉她,只要把冷卿杀了,她就会后悔,为什么后悔,她也想不明白。

    袁安琪看着灯光照耀在大地的那一瞬间,那种拉长的,纤细的光影,的路灯看着很温暖,却暖不了袁安琪的心。

    冷卿捂着伤口,走到了一边的衣柜上,拿出了抹布,开始消毒包扎起来。

    他知道他不能有事,不然以后袁安琪记起他的时候,回来的时候,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

    她一定会很伤心自责的,他不希望袁安琪伤心难过,自责,一点也不想。

    坐在了大厅上,看着墙上的人像,眼神中都是一股道不清看不明的感觉。

    这一刻的冷卿不再是疯狂,伤心欲绝的在难过。

    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了大厅上,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底的笑意,在等待着袁安琪的回来。

    现在确认她没事情就好了,只是为什么突然会这样,这件事还需要调查一下。

    一年的时间让袁安琪练成那样的身后,究竟是谁。

    这个人怎么说有一点绝对是,那就是冷卿的敌人,可是袁安琪为什么再一次的忘记他。

    还是因为失忆吗?他总觉得事情不会就只有失忆这么的简单。

    眼神中停留在了墙壁上的女人身上,那雪地飘飘的模样,微笑着的神色,是她最喜欢的,那是她的笑容。

    充满着单纯的,喜悦的神色,是他最希望的,他只希望袁安琪可以一辈子安全的度过,却一切都事与愿违。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装饰,跑进了浴室开始冲刷着自己。

    冷水的冲洗让她并不平静,波涛汹涌的心,还有那跳动地不规律的心跳声,直接调到了冷水洗刷着,清醒一下头脑。

    感受着身上的冰凉,等心情渐渐的稳定下来之后,拿起了浴巾,包裹着身子。

    来到了沙发上坐下,直接打开了电视剧,看起了没看完的电视剧。

    只是这个电视剧,连一丝剧情也没有看进眼里。

    很快到了吃饭的时间,袁安琪看向了餐桌上的东西,有种食欲不振的感觉。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东西,眼底都是一股烦躁,不高兴。

    拿着筷子一边走神,一边一点一点的插在了饭中。

    最后不够发泄,看向了眼前点的鱼,一点一点的刺挑出来。

    烂的找不到一根刺之后,大口大口的开始吃了起来。

    哪知有一根漏网之鱼,直接插在了牙缝上,扎着肉,幸好不是卡在了喉咙里!

    袁安琪把鱼刺拔了出来,看向了眼前的东西的时候,眼底都是一股愤恨的神色,开始发起脾气。

    烦躁的神情,让她情不自禁的直接把东西直接扫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碗碎掉的模样,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落下。

    生气的时候,胸口此起彼伏的在宣誓着她的怒气,看向了地上的东西。

    直接走到了沙发上坐下,烦躁的打了工作人员的号码让人上来收拾干净。

    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袁安琪直接说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看着电视剧还在播放的时候,心情烦躁的把电视给关了。

    门铃声响起,袁安琪起身走到了房门中打开门,直接走到了沙发上坐下继续看电视,思绪早已飘向了远方。

    男人看着袁安琪自己一人住在酒店,神色中起了不明的歹意。

    眼神中都是色情的光芒,快速的开始打扫好,然后关上门。

    袁安琪注意到了,眼底都是冷漠,看着男人开口。

    “你为什么还不走。”

    男人眼神中充满着色眯眯的神色,看向了袁安琪,双手合在一起,上下抚摸。

    神色满是猥琐,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底都是杀意。

    男人只觉得是袁安琪故意吓他的,在他的思想中男人就是比女人要力气大得多的。

    就算是练了武功,也只是花拳绣腿,根本就不会够他这个一米八五的来比。

    只要完事后,拍下裸照威胁,肯定就不敢报警了!

    袁安琪看着男人走过来的神色,充满着不屑。

    男人只觉得袁安琪其实也是需要的,只是想要尝试一下被强的一种感觉。

    男人越走越近,知道来到了袁安琪的身边不远处的时候。

    见袁安琪没有反抗的举动,更加的证明了心中的想法,这一刻,他大胆地直接想要扑倒袁安琪。

    袁安琪偷偷地运用了轻功,来到了他的身后,往男人的身下一踢。

    不知道从哪里拿到的刀子,直接毫不犹豫的往下体刺了过去。

    男人身下一痛,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掉落了!痛苦的躺在了地上打滚。

    袁安琪直接拿出了手机报警然后,告诉了妖魅这件事情。

    妖魅听见后,立刻挂电话安排着这件事的处理,看着属下派人打电话的模样。

    眼底的怒气往上涌,幸亏袁安琪现在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如果要是以前的话,那么遇到这件事情的话,只能靠幸运逃脱吧!

    袁安琪看着眼前晕死过去得男人,眼底都是不屑地神色,心中想道。

    看着直接走到了沙发上坐下,看着电视剧,一点也不想刚被猥琐的一个人。

    就像是这个房间中只有她一个人一样,身边的人鲜血淋漓的是透明的。

    很快警察赶到,袁安琪直接放着警察进来,直接抬走了人,对袁安琪便直接在现场记录了口供,便带着人走了。

    袁安琪看着离开的警察,眼底都是冰冷的神色,就像这是一件跟自己无关紧要的一般,关上门。

    走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看电视,哪都不太想去,也没有那个胃口吃东西,再加上也不饿。

    就这样坐着的袁安琪一动也不想要动,心中总是想着,冷卿会不会不处理伤口。

    是不是一晚上在家里没人帮忙,会不会出什么危险。

    可是往最深一层想,像冷卿这样的男人,自己包扎伤口应该不成问题,只是想着想着,心情更加的不好了。

    冷卿看着墙上的照片一夜没有睡,衣服上的血迹还明显的在右肩上。

    追风一来,看到了这般情景,心情是百般的难受的,看向了冷卿的那一刻,眼底都是泪痕跟担心。

    走到了冷卿的面前,看着包扎好的伤口轻轻地送了口气,在还没有问出什么的时候冷卿的声音传来。

    “安琪回来了,可是安琪忘记我了,她把我刺伤,一年的时间里边,她的身手经过了训练可以跟我对打,或者在我之上,她的灵敏度很好,在我之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