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真正的密室逃脱
    季忆思看着袁安琪那不惧的眼神,眼底都是愤恨,挑起了她的下巴。

    袁安琪看向了近在咫尺的季忆思,只觉得百般的恶心,用力的把头撇在了一边,不看季忆思一眼道。

    “看着你让我觉得好恶心!脸虽是美,可是心却是丑陋无比的!这样的人,这辈子,冷卿也不会喜欢你!”

    季忆思被激怒了,看向了一边的男人开口。

    “看好她!不能让她跑了!”

    “是。”

    季忆思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刀,微微的笑了一下,拿过,一言不发的狠狠地神色,直接划在了袁安琪的脸上。

    “啊——”

    袁安琪尖叫一声,感受到脸上刺痛,脸上的两边直接划了两道大大的口子,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

    看向了季忆思的眼底,都是倔强的神色开口。

    “你就算毁了我的容,杀了我,冷卿也不会看上你一眼!我告诉你,冷卿一定会找到我的!有本事直接杀了,玩什么折磨!”

    季忆思眼底都是疯狂的,眼底已经泛红了,大笑的开口。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的冷卿绝对不会想到的!你身上的gprs我早就给扔了!s市这么大,找到你的时候,你可能都饿的枯瘦如柴奄奄一息了!”

    说完,季忆思看着袁安琪脸上的血,不断的滴落在了地上,脸上的血融在了一起,划在了嘴边。

    鼻息中浓浓的血腥味,散开,让她想要呕吐。

    脸上刺痛的感觉,让她想要落泪。

    看着季忆思眼底的疯狂,看着他小声的开口。

    “你说一个人不吃饭,只喝水,可以存活七天,可是不喝水,也不吃饭,还是在这么闷热的地方,待着的话,会活多少天?你放心吧,你在天上一定要好好地看着,我是如何抢走你的位置的!也一定要保佑我冷卿喜欢我哦,不然你死的也太不值得了!啧啧——”

    说完,一脸调笑的神情,看向了袁安琪,被血染得恐怖的脸,看向了一边的男人笑道。

    “以免吓到你,所以你还是在门外看着吧。”

    “谢谢!我一定会看好的!如果真的要在这里看着,我就真的会受不了的!太恶心了!”

    说完看了一眼袁安琪,眼底闪过一丝同情,跟着季忆思快速的走到了门外,开始反锁。

    袁安琪看着这里的一切,看着这里的装饰,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看向了周围,突然桌底下好像有个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吓到了袁安琪!竟然是骷髅!这是个什么地方?袁安琪不敢再想。

    看着周边的环境,就像进入到了一个恐怖的密室一样,就一个人在这里,还黑漆漆的,上空的灯光闪啊闪的,很是恐怖。

    心中忍不住的涌起了一股害怕的感觉,看了一眼周边的环境想到了那个药······

    只觉得心中更加的讨厌季忆思了!还有一个月的啊!现在要硬生生的停了吗?!

    可是现在也没办法啊!只能慢慢的等冷卿来救她呢。

    袁安琪生无可恋的神色,忍着脸上的痛,倚在了椅背上,叹了口气。

    袁安琪看向了一边的地方,看了一眼身边的东西,却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帮助她逃走的。

    咬了咬牙,用力的拐着手,拐了许久,可能是绳子绑的不是很紧缘故吧,很快就解开了。

    抹了下脸上的伤口,“嘶——”

    可是怎么出去呢?袁安琪想到了一个办法,这里的肯定不会隔音的!直接开始吹起了口哨。

    过了许久,外边传来了一声,“死八婆!别吹了!”

    袁安琪知道成功了!笑了起来一下,继续大声的开始吹着,一边大声回应道。

    “急,就快去散水了!不然一会忍多了,对身体不好!”

    “你——”

    男人不爽的声音,传了进来,咬着牙,憋得脸上通红。

    冷卿看着电脑上的监控画面,还有追风跟他说的那辆车中途换了!

    现在还在排查可疑的车辆!风雨萧楚他们听见袁安琪失踪的事情,立刻派人一起找了起来。

    整个s市差点被翻得底朝天,冷卿急切的走向了地下车库,直接上车快速的往外边驶去。

    来到了她的闺蜜,刚刚查到的地址上走,没记错的话,上次的聚会就是她叫的安琪一起去的!

    那件事情被人处理的很干净!走廊上的监控录像是坏的!一点也看不到是谁偷袭袁安琪的!

    可是袁安琪却忘记了是谁!一系列的事情防不胜防,陆续接着来,让他头痛。

    漫无目得的开在了公路上,快速的往她的闺蜜的方向上,开去。

    来到了一间小小的公寓,按着门铃。

    很快里边的人,便打开了,穿着一件很是性感的睡衣,眼底都是性感的神色,还有些许勾人的魅惑。

    可这是对冷卿不感冒的!冷卿冷冷的看向了眼前的女人,散发的危险,让季忆思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可还是忍着心中的害怕,假装矜持的开口,笑道。

    “你过来找我?”

    “安琪在哪里!”

    季忆思愣了一下,很快就镇定下了心情,开口笑道。

    “你在说什么?安琪吗?安琪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我们上次聚会后就没有在一起了啊!”

    “我再问你一遍,安琪在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冷卿的第六感,让他不肯放过眼前的女人,

    上次的事情也是追风刚刚报告的,安琪走了之后季忆思就跟了出去!没再回去。

    季忆思看着冷卿,那危险的眼神吓了一跳,可是就是这样的神情更让她痴迷,摆出一副不解的神情开口。

    “她不在我这里啊!怎么了?安琪······”

    冷卿看着季忆思,眼底就像是要看穿她一样,眼底的寒冷就像刀子一样,直插她的心口,冷道。

    “要是被我知道安琪这次失踪,还有上次聚会的事情,跟你有关系,我绝对让你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死掉!”

    季忆思吓得花容失色,看向了冷卿身体瑟瑟发抖,看着冷卿咬了咬牙,强装镇定,笑道。

    “你找错人了!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失踪了?我跟你一起去找她吧?我也好担心啊!”

    冷卿看着季忆思一脸担心的神情,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转身离开。

    季忆思快速的跑上前大声道。

    “我跟你一起去!安琪失踪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让我跟你一起去找好不好?”

    冷卿看了一眼季忆思,嘴里恶狠狠的吐出了一句。

    “滚!”

    季忆思看着她的眼神吓得定住了,眼神不甘的看着他使着车,快速的转着方向盘,离开了这个地方。

    袁安琪继续着开始“嘘嘘”声,响起,男人最后喊了一声。“艹!”

    快速的跑着离开了,袁安琪走到了门口上,停了一下,外边的动静没有了。

    便开始拉着门把,却发现被锁上了!快速的用力一脚,踢了过去。

    “碰”的一声响起,袁安琪看着这个像迷宫一样的长廊,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

    快速的往前跑,跟着脑海中那个记忆中的方向,一直往外跑去。

    散水回来的男人见状后,意识到了她逃走了!快速的往门口处离开。

    袁安琪看着他们留下的出口的指引,很是明显!袁安琪咬咬牙快速的跟上前去,往她们的指引快速的跑。

    想了一下好像也不对,便转弯往返方向离开!到了出口的时候。

    因为袁安琪耽误的时间太久了,男人直接就追上来了!袁安琪脸上的血,异常的恐怖,男人看到后,不免吓了一跳。

    袁安琪咬咬牙,快速的往出口跑,终于逃到了外边了。

    往街市上,快速的跑了过去,看着人来人往的看着她的时候也顾不上什么了,只管逃走。

    而男人还跟在了身后,紧紧地跟在了其后。

    袁安琪见快要红灯了,咬着牙快速的跑出了马路,想要过对面处。

    “哔——”

    “刺——”

    “嗯——”

    袁安琪的眼底就只剩下了汽车前的灯光在闪着,停在了路上。

    她只知道她现在的处境是飞起来了,撞到了车子的那一刻,她只听到了她自己的闷哼声。

    周边的声音,已经是一点一点也听不见了,只看到了人们惊讶的神色。

    还有追捕她的那个男人见状,快步的转身离开了,拿出了一个电话。

    袁安琪掉落在了地上之后,闷哼一声,“嗯——”什么也发不出声。

    身上就像散了架一样,动不了。

    意识渐渐的模糊了,只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跑到了她的身边,熟练的拿出了一些东西出来。

    意识渐渐的迷失了,慢慢眼底的漆黑一片。

    袁安琪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感觉,听不见任何的声音,这一刻,她觉得她死了······

    这一刻好像冷卿眼底都是伤痛的神色,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留下了一滴眼泪。

    ······

    冷卿看着照片上的女生,眼底都是伤痛的神色,摸着照片上的容颜,泪痕遗留在脸上一滴滴掉落在了照片上。

    眼底模糊了一片,用手擦干泪痕,视线清明之后,再继续看着。

    风雨跟萧楚看着眼前的冷卿,眉头紧紧地邹了起来,话到嘴边,总是说不出口。

    “都一个月了,安琪你在哪里啊?为什么找遍了整个s市,都没有看见你的身影?你到底在哪里?”

    萧楚看着眼前的冷卿张开嘴,最后发出了一声。

    “还没有找到,一点痕迹也没有,自从在那个密室上,看见了安琪的物件后,就再也没有地方看见过了,你,不要这样,振作一些啊。”

    冷卿听见了这句话,眼底满是泪痕,看向了萧楚,干笑了一声,笑道。

    “真的没有一点踪迹吗?一个月都没有?”

    “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

    萧楚看着眼前的冷卿,憔悴的脸蛋都是伤痛的痕迹,胡须也没有剃。

    而季忆思也每天都过来问问消息,实际上只是来勾引冷卿。

    只是门没进就被追风给赶走了,而夏雨就以青梅足马的身份,来这里照顾冷卿,都被冷卿直接赶了出去,每天如此。

    而张婉清便各一个星期过来一次,都没有进到门口半步,就被追风阻止。

    周旋便是知道安琪失踪之后,就一直的直接跑了出去,找人了。

    而冷卿则是发散了人找,在网上找遍了所有的记录,而安琪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人影也看不见。

    四季过去了,袁安琪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冷卿这一年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没有精神。

    而冷氏暂时还是让冷劲接手,看管着。

    一年了,冷卿还是没有找到袁安琪的下落,看向了袁安琪用过的痕迹,躺在了沙发上,睡在了床上。

    仿佛这样袁安琪就会出现一样。

    这一天陈雅茹回来了,看向了旁边的冷卿失魂落魄回来的模样,就知道他又出去找袁安琪了。

    看向了身边的萧楚开口。

    “你不去看看他吗?看他的样子,你放心吗?”

    “那也没办法啊!自从安琪失踪了之后,我们派出去的人找,怎么也找不到啊!别说活人了,连死人也找不到。”

    “那安琪去了哪里?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司机也没有找到吗?”

    “找到了,找到了一具尸体,但是凶手处理的很干净,无从找起。”

    陈雅茹听见沉默了,看向了冷卿,等待着追风,开了门,进去了之后,关好门,守在了门外。

    陈雅茹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看向了萧楚淡淡的说了句。

    “没本事就是没本事!说什么无从找起!”

    说完,心中越发的生气烦闷,直接往家里走去。

    萧楚看着陈雅茹生气的脸蛋,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满的喃喃道。

    “找不到人怪我咯,又不是我弄丢的。”

    嘀咕完,转身往他自己家的方向,回去。

    韩依姗看向了陈雅茹回来的神色,就猜到了是因为冷卿跟袁安琪的事情了。

    心中闪过了一丝难过,安慰着陈雅茹开口道。

    “不是还没有找到陈雅茹吗?是生是死也不清楚呢,万一还活着呢?只是我们没有找到而已,只要还活着,就要相信他们一定会,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陈雅茹轻笑了一声,点点头,笑了起来。

    “或许吧,可是已经一年了,满世界的找也不是办法啊!你说是不是?”

    “新闻也上了,冷卿也派了人满世界的找,这样也找不到安琪的踪影啊,你说怎么办呢?”

    陈雅茹眉头邹了起来,看了一眼韩依姗,一时间也没有主意,便都陷入到了沉默的氛围中,一言不发。

    夏雨来到了小区,眼底都是掩饰不到的兴奋,拿着手里的饭盒,直接走向了冷卿的住所处。

    袁安琪的失踪,让她觉得心情很是爽快,没想到做了这么多的准备,最后还没有出手就有人提前做了!

    还成功了!

    真的是太爽了,也不怕会查到她的头上!

    追风看着夏雨过来的神情,脸上眉飞凤舞的,兴奋的神色一点也不掩饰。

    眉心撅了撅,拦住了去路,冷冷的开口。

    “冷卿说过,谁也不能进去!请回去!”

    “你让开!我是他从小一起玩大的!”

    “从小一起玩大的都不行!识相的请你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我一定不会放过来!”

    “你想怎么不放过我呢?我拭目以待!请离开!”

    夏雨看着追风那不可忤逆的眼神,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夏雨忍着心中的闷气,看着眼前的道路一眼,

    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院子中有很多的花,千奇百怪的,各种的花朵盛开着。

    一位少女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就像花中的一只蝴蝶在花中,化为了人形的仙女一般,纯洁,美好。

    披散的头发,很是自然地随风飞扬,在花中奔跑,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很是美丽,清雅。

    笑容在脸上,无限的绽放,很是好看,能够让人一眼,就能吸引在了视线中,移不开眼睛。

    一位男人,眉清目秀,幽深的眼眸中,散发着王者该有的气息,并不逊色于冷卿。

    眼眸中藏不住的温柔,手中拿着一件外套,嘴唇微微的弯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大步的走到了女子的身边,微笑着开口。

    “anl天气有些凉,先穿上这件衣服吧?你身体才刚好,又昏迷了半年,才刚醒过来,你身体受不了,快,穿上。”

    anl听见之后,微笑着,看向了男人笑道。

    “方深,你不用工作了嘛?我不要穿我一点也不冷!”

    “可是你的身体才刚好!乖,听话。”

    anl看向了方深,眉心邹起了一个“川”字型,撇撇嘴开口。

    “好吧!可是我不要这个黑色的!我穿的是白色的裙子,我要白色的外套!”

    方深无奈的笑了起来,眼角都是凉薄的笑容,虽然不明显,可是也能看得出他心情很好。

    点了一下anl的头,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

    “还真的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啊!进来吧?你自己搭配好,再出来玩好不好?这天气马上就要入冬了,不能这么任性了!生病了,你的病情会严重的!你才刚醒过来,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你可是差不多跨进了地狱的人啊!你······”

    方深的话还没有说完,anl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撇撇嘴开口。

    “好了啦!我真的没事,我现在就进去穿衣服,就不要说了!你每天都说了好多遍了!你长得这么帅,怎么就这么的啰嗦呢?”

    方深看着anl抱怨地话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微笑着开口。

    “你要是不让我担心,我就不会说了啊!还有,才刚说完,你就赤脚进去了是吧?穿鞋子!”

    anl吐了下舌头,看着方深调皮的开口。

    “一时忘记!我现在就穿。”

    anl微笑着快速的穿上了鞋子,快速的往楼上跑去,生怕待下一秒,都会被唠叨死似的。

    方深看着anl逃跑的身影,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摇摇头,走向了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看向了眼前的报纸,看着最近的新闻。

    一记头条的寻人告示是找人的!看向了报纸上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最后不动声色的收了起来,把那张报纸,递给了身边的管家,冷声道。

    “烧了。”

    “是。”

    管家诧异,也不敢忤逆他的话,快速的跑出门,找了一个地方,烧掉了这张报纸。

    只是看着那个人好像有点面熟,可是纸烧的很快,瞬间就没了脸,管家便不再有什么举动了。

    方深拿出了手机,直接查了一下,袁安琪三个字。

    最先出来的就是那则失踪的寻人告示!还有袁安琪的新歌以及她的新闻,包括冷卿。

    冷卿是谁?他知道而且还是有很大的关系,只是做的事业,各有不同,所以也没有机会合作。

    冷氏现在是冷劲在看管着,冥冥之中anl······竟然是袁安琪吗?

    他该还回去,还是···瞒着?

    “方深!你看,好看吗?”

    anl兴奋的心情,快速的跑了下来,看向了方深,来到了她的身前,微笑着转了下身子,开口道。

    “怎么样?好看吗?”

    方深微笑着点点头,眼底带着一种莫名的情意,以及那宠溺的笑容开口。

    “anl说什么都好看。”

    anl听见后,兴奋的坐在了他的身边,抱着人开口。

    “我想要出去玩好不好?我每天都在这里真的很闷啊!我想要出去玩一下。”

    方深想到了那则报道,袁安琪是一个公众的明星。

    也是有超过一亿人数的明星,如果出去的话代表着就会被人认出。

    这里虽然不是s市,是b市,可是作为一个明星,是世界各地都会认识的。

    “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不宜出去走动,等你身体好一些再去,好不好?我们先在家里玩一下?”

    方深回抱着snl,微笑着看向了她温柔的神情,笑道。

    snl撇撇嘴,眼底都是一脸的不好看的神色,开口道。

    “好吧,那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去?”

    “看你身体状况,一个月后我带你出去玩,到时候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anl睁着大大的,黑不溜秋的的眼珠子,转了一下,笑道。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anl听见了之后,兴奋的心情,立刻松开了方深,快速的跑了出去。

    来到了花园中,看着花园中的花,中间的蝴蝶,开始四处的跑着,脸上都是兴奋的笑容,看向了一眼方深。

    那抹笑深深的埋在了他的心中,挥之不去。

    冷卿看着眼前追风买回来的东西,虽然看起来很有食欲,可是冷卿看着压根一点也不想要吃。

    拿着筷子的他,眼底都是看不见菜品一样。

    眼底都是对袁安琪的思念,心中,脑中,袁安琪的笑容,伤心。

    所有的神情,生气都卡在了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追风看着冷卿不动筷子,眉心邹了起来,开口劝说道。

    “你就吃点吧?你再不吃,你撑不了安琪回来的!你想要看见安琪姐吗?想的话,就吃多点,不然安琪姐知道后会心痛的。”

    冷卿听见了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让他心痛了起来,拿起了筷子,眼底都是泪痕滴落在了菜中。

    “不能让安琪心痛。”

    说完快速的吃了起来,把所有的菜都吃完后,碗里的饭也吃完了。

    最后喝了一口水,上了二楼。

    追风看着这样的冷卿是心痛的,这个对她来说有救命之恩的男人。

    看着现在的这个模样,拿出了手机,拨出去了一个号码。

    “停下所有的工作!全世界给我把安琪找回来!剩几个人看好组织!”

    “是。”

    追风挂了电话,把东西一一的收拾干净,就走向了门外,看向了外边的周旋,微笑着开口。

    “找到了吗?”

    周旋什么话也不说,一把把追风抱在了怀里。

    追风愣了一下,只清楚的听见了周旋的一句话。

    “我想你了。”

    追风愣了一下,随后很高兴的回答。

    “我也想你,找到安琪姐了吗?”

    周旋摇摇头,心中安定了下来,离开的这段时间,让他清楚了心中的情感,笑道。

    “我对安琪就是哥哥对妹妹的保护,而你是我喜欢的人,请你不要在胡乱吃醋了哦。”

    追风听见了这句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话,脸红扑扑了起来,打了下他的后背,却不忍推开。

    “谁说我吃醋了!我对我自己,很有信心的好吗?”

    周旋看着追风,恢复了女子的装扮的时候,眼底都是柔和的笑意,开口道。

    “其实你恢复女装挺好看的,就是胸真的平了点!抱着就真的像抱着个男人哎。”

    追风眼底都是被阴霾迷雾着的神情,看向了周旋咬牙切齿的开口。

    “你这是找死,是吧!”

    说完,立刻抬脚,想要把人给踢一脚,可是周旋的武力值,一直在追风之上,轻轻松松的就躲开了。

    在这个夜色中,这两道分开了很久的人,在这个美好的夜晚中追逐打闹。

    只是有人高兴有人愁,等天色已晚之后,周旋带着追风上了车,回到了他们的家。

    追风看向了一边的人,脸上满满的都是疲惫。

    “你回来还打算出去找吗?”

    “嗯,我把安琪当作妹妹,妹妹失踪了,我这个哥哥一定要去找。”

    追风沉默了,周旋看向了追风,知道她不高兴了,可是安琪失踪了这么久,总是需要去找的。

    “我很快就回来。”

    追风微笑着,看了一眼周旋,笑道。

    “好,我等你。”

    冷卿看着镜子中的容颜,纤细的手抚摸在了袁安琪的脸上,躺在了床上考虑了许久,打了一个电话给追风。

    追风看着手机的冷卿二字,快速的接听了电话。

    还没有开口,那边就传来了一道,因为哭泣而有点沙哑的声音。

    “准备好一切,我们今晚出发去找袁安琪。”

    追风看了一眼周旋,微笑着开口。

    “好。”

    挂了电话的追风,立刻打着方向盘往回赶,再打了小一跟小青的电话,吩咐了在冷卿家门口见。

    周旋看向了追风疑惑的开口。

    “干什么往回赶去?”

    “冷卿他说要亲自去了,那么证明了他已经跨出了一步,起码肯面对了。”

    “呵呵,没想到如此果断的一个人,还是会因为袁安琪的失踪,而一蹶不振。”

    “连去找的勇气也没有,那一天安琪失踪,他喝醉了酒,嘴里大声地说了一句话。”

    “让我知道了,原来冷卿也是一个很平常的男孩子,害怕失去,害怕面对。”

    “虽然他的心很冷酷,他做事很果断。可是面对着喜欢的,爱的人却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如何去处理。”

    “他说了什么?”

    追风想到了那句话,真的很可笑,也很感动!

    那小孩子的一面,或许是面对着袁安琪的事情时候,才会如此的吧。

    “他说他不敢去找,怕找不到,也怕找到的是一具尸体,他怕找不到袁安琪,找到之后,或许会忘记了爱他。”

    “那样他的心会痛,或者是害怕安琪满身的伤,让他想要窒息。”

    “他说,他真的好怕袁安琪会死掉,面对的将是一道尸体,他害怕失去掉袁安琪,虽然很想行动!”

    “虽然很想亲自去找人,可是他就是害怕,怕的让他一点一点的去找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害怕,只是单纯的不想要失去他。”

    周旋沉默,看向了追风一言不发,这是他也不知道,原来冷卿这个酷似狠辣的角色。

    面对着一些人,可以作出一些令人生不如死的举动,就像阎王。

    不!比阎王还要恐怖的冷卿,竟然也会因为这样的理由,不敢去做任何的事情。

    宁愿把自己关在了一个房子中,睹物思人也不敢要去找人!

    哪怕是一点点跨步,找到那个人都不敢。

    看向了追风,微笑着开口,笑了笑道。

    “我跟你们一起,反正目标都是同一个人,我们就腻在一起吧。”

    追风看了一眼周旋,摇摇头。

    “我不想刺激冷卿,你自己去找吧,我们找到之后,打电话汇合。”

    周旋不爽的眼神,看向了追风,心里头酸酸的,吃醋的神色不爽道。

    “我重要,还是冷卿重要!”

    追风看向了周旋,眼底都是一脸正经的神色,想了一下,良久,发出了一声。

    “冷卿。”

    周旋听见后,更加的生气了,伤心的开口。

    “你喜欢冷卿吗?那我算什么?”

    追风笑了,“你是我的爱人啊!冷卿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真要说这些的话,那么没有冷卿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就不会遇到你,我们之间的相遇是隔着冷卿的。”

    周旋看着追风,认真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笑了起来,点点头。

    “也是,如果不是冷卿,或许我跟你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缘分遇到。可是,我就要跟你一起去找!最多我离你远些。”

    追风看着周旋,撇撇嘴的神色,嘴角上扬,点点头。

    “好!你喜欢就好,记住离我远一点啊!不然刺激到了冷卿,我就不理你了。”

    “好。”

    周旋微笑着将头,靠在了追风的肩旁上,直接被追风一把推开不爽道。

    “你干什么呢?开车呢!别闹!”

    周旋撇撇嘴,看向了一边,不爽的开口道。

    “小气!这么久没见,靠一下都不行了!”

    “开车啊!你想死吗?我可不想死啊!”

    周旋撇撇嘴不再说一句话,看向了追风认真开车的样子,眼底都是不爽的开口道。

    “快些吧,不然就冷卿要急了。”

    追风听见,立刻加快着速度,快速的往冷卿的方向赶去,眼底都是急切的神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