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夏雨让她不安
    安昕的脚好了,所以剧场的那一边等待了一个月,最终开机。

    袁安琪的小角色就不用参加什么开机仪式。

    但是戏份却是不多也不少,但是性格确实依照她的来写下的!

    对于袁安琪来说是本色出演,简直就是没有什么问题!

    记台词就可以了。

    袁安琪看着电视剧完全把台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看着看的电视剧入迷。

    感受着电视剧里边的苏苏的剧情,还有狗血的剧情。

    要不是男主的颜值,袁安琪说不定直接弃了。

    冷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看着已经到了十一点了。

    拿起了东西看着袁安琪温柔轻声说道。

    “走吧,我们先去韩梓那里一趟,再回去吃饭,你下午还不是要去上课吗?”

    袁安琪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关了网页看着冷卿,微笑着开口道。

    “走吧,不要去找韩梓了,时间已经晚了,再迟一些吧。”

    冷卿点点头,不再说话,拿起了袁安琪的包包,牵着她的手往办公室的门口处走去。

    依依看着陈雅茹疑惑的说道。

    “你为什么今天早上还是由萧楚载你过来?你昨晚没回宿舍吗?”

    雅茹红着脸,看着依依尴尬的笑了起来,开口。

    “我回了。”

    “那你为什么还是跟萧楚在一起?”

    “那个乔安心找我麻烦,他把我的手机拿过来,我才知道我漏了手机在他的车上,刚好看见了她欺负我的一幕直接让我搬离宿舍住他家。”

    “你们两分房间还是同床睡?是抱着你还是用被子隔开两人?”

    “你不要乱说,我们是分房间睡得,一点也没有碰到呢。”

    “哦···是这样的吗?那真的是奇怪了啊!为什么他对你这么的好?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总是帮我,但是他又很凶!真的是一点也不像冷少跟你的风少一样温柔,分分钟就是气死人的那种!”

    依依红着脸,看着雅茹紧张的开口说道。

    “你不要乱说,风雨他跟我就是一种兄妹的感情!”

    “怎么看也不像兄妹感情。”

    雅茹笑了起来,看着韩依姗笑着开口说道,眼底的笑意充满着调戏。

    韩依姗红着脸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推着陈雅茹走到了食堂上的队伍上,开始排了起来。

    乔安心出现在食堂看着眼前的依依还有陈雅茹,叉着腰嘲笑着的嘴脸看着他们的背影。

    有说有笑的神情,让她忍不住的干笑了起来。

    带着身后的两个人,走到了他们的身后,啪了下韩依姗的肩膀。

    韩依姗疑惑的眼神,转头看向了乔安心。

    看到了认识的乔安心等人,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拉着雅茹就走到了隔壁队的队伍上,重新排上。

    乔安心被她眼里的不屑刺激到了,看着依依的神情就觉得不爽。

    走过去用力的把人板过来面对着自己,用力的打了过去。

    饭堂的声响大的令人发指,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往身后的看了过去。

    韩依姗拳头紧握,扶着被打的一张脸火辣辣的触感,看着眼前一脸得意,还想再来一次的乔安心。

    用力的接住快速而用力的回以一记耳光过去,“啪···啪······啪”

    声音比上一次的大,回声也久,直接一下次还以三巴。

    乔安心不可置信的看着韩依姗,口腔中一股热血在口中流了出来。

    看着韩依姗一副恶狠狠的脸,两人互相瞪着。

    韩依姗鄙夷的眼神看着乔安心,眼底都是不屑开口道。

    “你有本事你给我单挑!不要叫你的手下!不然你只能让我看不起你!叫人的手下败将!”

    乔安心被气到了,愤恨的声音当中只发出了一声。

    “你!我才不会这么傻!不够你来还不找人帮手?上次没有弄到你,现在你就看看谁敢救你!我就让他们都看看你肮脏的身子骨!你以为你的对象是风雨我就不敢动你吗?他是我的表哥!你觉得会对我有什么影响吗!绝对不会动到我一根寒毛!”

    眼底的嘲讽变成了得意,看了一眼旁边的跟班一眼,恶狠狠的开口道。

    “给我抓住他们!把衣服给拔了!”

    两个女生应了一声,快速的上前想着抓住韩依姗。

    韩依姗咬咬牙,拉着雅茹用力的推倒了乔安心,跑着离开。

    乔安心屁股落地,痛的直咬牙,快速的站起来。

    带着那两个女生快速的追了上去。

    韩依姗拉着雅茹大声的说,“打电话!打电话给萧楚!”

    一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直接拨打了风雨的号码,风雨的声音响起。

    兴奋的连表情都能想象到是什么样子的!。

    “喂!你吃晚饭了吗?”

    韩依姗跑的气喘于于的开口。

    “你···你···你表妹···要把我的衣服扒了!你快来救我!”

    看着身后的人,快追上前来了,也不管听清楚没有,直接挂了电话。

    加快速度的跑着远离了这个地方。

    风雨听见急切的站起来,叫了几声也没人理,拿起了衣服还有车钥匙。

    像一阵风一样快速的飞了出去,看着在外边工作的秘书,急切的开口。

    “把我今天的行程都推了!”

    进了电梯,看着秘书着急的跑过来,一脸急切的开口。

    “可是···风总!”

    关上门快速的按了负一楼。

    秘书看着眼前关上的电梯目瞪口呆,剩下的话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身旁的电梯“叮”的一声响起,余总走了出来,微笑着看着秘书笑意满满的开口。

    “张秘书,怎么好意思让你在电梯前等我啊?风总在里边是吗?请带我过去吧?”

    张秘书尴尬的笑了起来,笑道。

    “呵呵,应该的,但是我们的风总他的家里出了点事情,现在要回去处理一下,让您白来一趟不好意思啊!就刚走您就来了,还没有时间打电话通知您啊!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们总裁说了,改日亲自上门跟您聊。”

    “你家总裁家里出了事情吗?那没关系啊!不用你家总裁过来,我来就好了,改天有时间的时候,给我个电话吧?”

    秘书微笑着偷偷地舒了口气,看着眼前的男人,笑道。

    “好的,一有时间马上通知您,或者总裁亲自去登门拜访!”

    “好的!没问题,我赶时间,我就先离开了!”

    “好的,您慢走!”

    秘书嘴角上扬微笑着,按了电梯,看着余总离开,最后鞠了一躬。

    门关上的那一刻,余总脸上冷了下来,喃喃道。

    “真是的!怎么能这样呢!叫人过来预约好了时间,结果跑出去了!真的是看不起我们这些晚辈吧!”······

    秘书看了一眼电梯,快速的拿出了行程表一个一个的打着电话,交代着总裁家里有事的情况。

    最终呼出了一口气,连接打了十多个电话才把所有的事情给推了,再回到她自己的位置上做着工作。

    有个任性的老板没办法啊!尤其是疑似真恋爱的一种情况!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文件,叹了一口气埋头苦干!

    依依带着雅茹在校园里边快速的跑着,前方各个地方直接被堵住了,看着她们神情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把雅茹放在了身后,低声道。

    “你学过跆拳道吧?”

    雅茹点点头,“可是我不敢打人!”

    “你不敢打人你也学了啊!一人打一个!想被脱衣服吗?不想你就给我打!”

    雅茹看着走来的两个女人点点头,闭上眼睛,心一狠!

    两人快速的冲了上前。

    陈雅茹看着前方的女生,看样子就知道只会拉扯头发那些小招数的人!

    挡着她的手,一脚踹她的肚子。

    却不是很用力,力度让她没有防备的的直接踢的摔在了地上。

    依依不同上一次,虽然会打架,但是敌人多!现在一对一就算赢不了也会是平手!

    看着她的脚踢过来,手一档下,就开始避开找准时机攻打。

    两人一攻一退的打架模式,让经过的人不禁好奇的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四人,而乔安心站在一边看着。

    有一些认识陈雅茹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现在的情景,傻眼!小声的低喃着。

    看着陈雅茹那个打人的架势,还有眼神的狠戾,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你们说这陈雅茹不是胆小如鼠的吗?为什么现在会打架了?从来没有听说过原来他还会打功夫啊!”

    “对啊!平时除了韩依姗也不见她跟别人聊天啊!就连宿舍的都是就说一两句!”

    “对啊!对啊!还会跆拳道啊!”

    陈雅茹听到别人的议论看着自己把眼前的这个人打的都没有反手的余地,脸上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不小心一用力把人踢得直接倒在了地上,喊着肚子痛。

    依依见状嘴角微微的笑了起来,大声的喊道。

    “雅茹···我招架不过来了!快来帮我啊!我打不过!”

    雅茹一听见着急的跑到了依依的身边,看着眼前的人就开始打了上去。

    两个打一个,眼前的女生很快就招架不过来,看着韩依姗他们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两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

    “哎,这是你的老大说的,我们都是女孩子谈什么英雄啊?你说是吧?要不你带着你的同伴麻利的离开这里!”

    女生咬咬牙看着眼前的韩依姗,拉着人看着乔安心。

    乔安心没有想到,她这真的是叫,

    “我们走吧!打不过啊!”

    “真是废物!”

    乔安心咬咬牙看了一眼两人,不甘心的走了。

    陈雅茹看着走远的人眉头松开,看着韩依姗关心的问道。

    “你没事吧?看你打的好吃力啊!那个女生也是练过的!”

    韩依姗笑着摇摇头,“我没事,没想到啊!你跟着萧楚一段时间还是有所改变的啊!真的很高兴看到你的改变呢。”

    雅茹脸红了起来,看着韩依姗的神情满是不自在。

    “没有啊!我是看你被围着,还会被脱光衣服的危险,所以我才咬牙开始打起来的,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不管怎么样都好,谢谢你,哎,大学的制度管的还真的是松啊!我们打架这件事都没老师知道过来拦着啊!”

    雅茹眉头邹起,“这间学校本来就是这样啊,也不管了,还不用处罚告诉家长呢,我们走吧。”

    就在韩依姗两人笑着离开的时候,萧楚还有风雨,在一边走了出来。

    萧楚手拍着掌声,“啪啪”,嘴角扬起,有一种望子成龙的感觉。

    风雨担心的快步走了过来,刚才他们早就到了!只是看到了两人对打了起来,萧楚拦着他不让他出手。

    不然他很早就冲过去,把人直接踹倒地上了!

    管她男的女的,就是不能欺负自己的女人!不然女的也照样打!

    韩依姗看着风雨着急的走过来,上下打量着她,脸红了起来。

    “你···你什么时候来到的?刚到?”

    风雨神情抱歉的看着韩依姗。

    “我就在你们要打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赶到了,但是萧楚拦着我,说看清楚情况再出手也来得及。”

    韩依姗点点头,神情满是不在乎。

    “原来!你看到我一点出手机会都没有了!好丢脸···我要回去教室了!”

    风雨看着眼前说着说着就脸红的韩依姗,无奈的笑了起来,摇摇头。

    把要转身离开的韩依姗,一把抱回到了自己的怀抱里,淡声的开口道。

    “你···我要怎么说你呢?真的是啊!我觉得你挺厉害的啊!虽然被打的没法还手,但是你还是挡住了啊!你没受伤就好了。”

    韩依姗被他温暖的怀抱包围着,那种感觉很温暖很舒适,很喜欢,就这么一下子她便不想离开。

    很想很想就这样一直一直的抱下去,他的怀里只属于自己一人。

    萧楚看着雅茹低下头红着脸的神情,嘴角忍不住的扬了起来。

    “你看你的胆子不是很大的吗?你都能打架了,为什么还是这么的害怕我呢?还是我长得比较可怕?”

    陈雅茹摇摇头,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瞬间让萧楚脸黑了起来。

    “你长得比较可怕!···不···不···不是,我是······”

    “行了,不说了,你现在都没事了就好好的上课,放学门口等我,我来接你。”

    雅茹不由自主的点点头,红着脸,小声的开口道。

    “知道···知道了。”

    风雨听见了萧楚这句话笑了起来,轻轻地推开了韩依姗笑了起来开口。

    “放学我再来接你,好好地上课,等你放假了我教你功夫,绝对不会再被人轻易地欺负。”

    温柔的神情,宠溺的摸着她的头,让韩依姗神情紧张加速心跳,脸渐渐的红了起来。

    “好的,那我···我先跟雅茹回去了,放学见。”

    风雨微笑着,捧着她的脸,就像捧着心爱的瓷器一样,轻轻而温柔的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哇哦,这这这···韩依姗的男友,真的是风总啊!我还在取笑那些传出来的传闻呢!没想到是真的啊!”

    “呜呜~我们幻想的男友对象被人撬走了!我们要抢回来,风雨欧巴你怎么能抛下我。”

    “对啊!感觉珍珠被猪给拱了!”

    ······

    韩依姗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语,瞬间无语了起来。

    风雨看着她生气的容颜,带着韩依姗离开,嘴角忍不住的扬了起来。

    萧楚看着风雨看呆的神情,冷淡的开口说道。

    “走吧,还要回去工作那!”

    风雨点点头,恢复了一贯冷漠的神情笑了起来,往门外离开。

    冷卿带着袁安琪来到了公司的录音棚,看着里边已经设备好了一切的时候,嘴角扬了起来。

    这是一首别人的歌曲,一首是她的写出来的歌曲,都是关于童话!

    还有一首作为特别发出的音乐,三首歌曲比公开的两首多一首。

    走进了录音棚开始试听了起来,听着她写出来的那首歌曲,嘴角扬起。

    这不愧是音乐才子,把我这首歌的音普做的确实不错。

    停了五篇直接就做了个ok的手势,制作人愣了一下。

    迟疑的开口,“冷夫人,要不您再记多几遍?等记熟了再开也不迟啊!”

    “没事我已经记好了,开始吧。”

    制作人听见后,也不敢反对,也只能听从,可是还是忍不住的担心了起来。

    一首好听充满着悲伤还有童话气息的音乐声响起,等前奏过后。

    袁安琪的唇瓣微微的张开,一道美妙旋律从声道发出。

    一首美妙的歌词完美的融入到了旋律之中,徘徊在空间,进入到了录音,完美录下,人们听得潸然泪下。

    童话般的情景在脑海中回旋,就像身在其中一般,跟着童话世界里的主人公一起走动。

    看着可怜的小女孩忍不住的哭泣,想上前帮助却不能捉住。

    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被饿死。

    听着歌的外边的人,无一不被感动的落泪的,这打动人的嗓音是多么的好听,让不由自主的沦陷,变成她的粉丝。

    看着眼前的boss在戴着耳机听着歌,闭上眼睛在休息。

    真的好想开了那个音响可以给他听听啊!

    以前觉得袁安琪的不配冷卿,这一刻烟消云散。

    其实袁安琪跟冷卿走在一起,还是挺相配的呢。

    看着两人的神情都是一种温柔的,放松的,也许这样的爱才打动冷卿,打动人。

    袁安琪唱悲伤的歌曲的时候,很有感觉,这跟生活的会不会有关系?

    还是说这两人其实就是表面上的恩爱?传闻他是gay跟萧楚在传在一起的,这些年都不找女人都是为了萧楚。

    会不会这就是答案跟真相?脑中渐渐的幻想加重了这个想法,看向了袁安琪的神情满满的都是同情。

    心中想着:

    这一刻被他的想法惊艳到了,直到袁安琪三首歌曲都录完了他才回神。

    袁安琪出了录音室,兴奋的神情看向了冷卿。

    两人满是爱意的神情,让制作人又开始不解了起来。

    “跟我一起去听一下?”

    冷卿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牵起了手开口说道。

    “好的,我乐意听夫人的歌曲,不过要备好纸巾。”

    袁安琪听着他夸张的语调,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不用!没这么夸张。”

    “有,你眼睛都红了,是不是哭了?”

    冷卿心痛的看向了袁安琪开口说道,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眼角的泪。

    “我只是投入的太进去了,所以就流了一滴。”

    冷卿轻声的叹了一口气,牵着她来到了制作台钱开始听了起来。

    ——

    听说白雪公主在逃跑

    小红帽在担心大灰狼

    听说疯帽喜欢爱丽丝

    丑小鸭会变成白天鹅

    听说彼得潘总长不大

    杰克他有竖琴和魔法

    听说森林里有糖果屋

    灰姑娘丢了心爱的玻璃鞋

    只有睿智的河水知道

    白雪是因为贪玩跑出了城堡

    小红帽有件抑制自己

    变成狼的大红袍

    总有一条蜿蜒

    在童话镇里七彩的河

    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

    却又在爱里曲折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

    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听说睡美人被埋藏

    小人鱼在眺望金殿堂

    听说阿波罗变成金乌

    草原有奔跑的剑齿虎

    听说匹诺曹总说着谎

    侏儒怪拥有宝石满箱

    听说悬崖有颗生长树

    红鞋子不知疲倦地在跳舞

    只有睿智的河水知道

    睡美人逃避了生活的煎熬

    小人鱼把阳光抹成眼影

    投进泡沫的怀抱

    总有一条蜿蜒

    在童话镇里七彩的河

    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

    却又在爱里曲折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

    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总有一条蜿蜒

    在童话镇里梦幻的河

    分隔了理想分隔现实

    又在前方的山口汇合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

    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又陌生

    ——

    冷卿听完看向了袁安琪,疑惑的看着她考虑再三开口。

    “这首歌不悲伤啊!你哭什么?听有活泼的感染力。”

    袁安琪看着冷卿,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不是这一首,那首等发布出去再听。”

    冷卿看着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制作人淡淡的开口道。

    “现在就发布出去!给观众一个猝不及防。”

    制作人吃惊了,看着冷卿结结巴巴的开口。

    “可是···可明天才是啊!还没有处理呢。”

    心想:

    “我听了,没问题,就这样发出去!”

    说完,再次的看向了门外的保镖开口。

    “他没有发出去之前不许离开!上次的事情再发生,看人也看不好的话,你可以离开了,后果你应该清楚。”

    淡淡而带着威胁的语气发出,一点温度都没有的语调,让听见的人打了个寒战。

    异口同声的开口,恭敬的看着冷卿。

    “是!我们一定看好了,不会被逃走的!”

    “嗯。”

    冷卿淡淡的应了一声,拉着袁安琪离开。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笑了起来,“我们现在去哪里?”

    冷卿无奈的叹气,“突然就过来录歌了,现在也十二点了,爷爷吹了我们几次了,现在回去吃饭。”

    袁安琪想到了一个小时之前,看着电视剧的她,听到了他的电话响起的声音。

    淡淡的看了一眼,无视着他说话的内容。

    等他听完了就直接被带来了这里录歌,叹了口气。

    “事发突然,我们让你的爷爷等了这么久,看来······我真的印象会再一次的差到了脚底跟了。”

    冷卿听着袁安琪说的话,无奈的笑了起来,摸摸她的头。

    神情满满都是宠溺以及关爱,笑道。

    “别怕,不管他们多么的不同意,我都会跟你在一起的!”

    袁安琪听着这句话,感动的稀里糊涂的,如果不是他的不放弃自己。

    或许她真的就不在冷家了,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上扬。

    眼底中满满都是笑意,以及爱,两人的交流的神情满眼都是对对方的爱。

    直到来到了车边,冷卿才慢慢的松开手开了车门让她坐了进去。

    “啊淮,我想问你个问题。”

    袁兮淡淡的声音在窗边传来,悲伤的口吻,阴郁的心情。

    让秦淮忍不住的心痛,还有点伤感。

    “你问吧,什么事情?”

    秦淮真的很想他能告诉自己,可是自己一句话也问不出口。

    “我想要去学习管理,你能送我去吗?学习好了之后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我想要开公司。”

    袁兮看向了秦淮,眼底神情很淡,看不出里边的波澜。

    也看不到她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看着她的神情中突然发现,她好像真的是变了,变得陌生,变得有种处事不惊的感觉。

    话语说的很缓慢,一字一句咬字非常的清晰有度。

    忍不住的问出口,“你想要开公司干什么?”

    袁兮看着秦淮的眼神,满满的都是渴望与好奇,叹了口气。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我不希望你卷进来。”

    秦淮听见了这句话,伤心的小声喃喃道。

    “可是……我想帮助你啊!”

    袁兮摇摇头,淡淡的说了句:“对不起。”

    秦淮心中很不是味儿,看着袁兮一言不发。

    嘲笑的嘴角扬起,眼神满满都是受伤,神情落魄的开始看着他的文件,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袁兮无奈,缓慢的举动就像一个大家闺秀一般,优雅的走着,举止大方。

    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没人能够看得懂,也看不出来。

    或者是关了太久了,简单的表情也只是停留在了忧郁当中,嘴中吐出来的话,慢慢的,美妙的声音进入到了秦淮的耳中。

    “我想要自己解决这件事情,因为……唉……总之我有我的苦衷。”

    “是你告诉我吧,是什么事情连我……也不能说?”

    受伤的神情在袁兮的面前透露着,让她也跟着难过了起来。

    只是脸上的面部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直直的看着他。

    “如果你想插进来,那么我只有离开了,我不想你插进来,我想自己去做。”

    秦淮听见了袁兮说要离开,激动的站了起来。

    “不可以!你只能在这里!哪都不许去!”

    “你留下来,我不插手,只要你留下就好了。”

    袁兮听见了他这样说,嘴角上扬,笑了起来,笑的很好看,让秦淮一瞬间看呆了。

    “谢谢,但是我想你帮我一件事情可以吗?”

    秦淮疑惑的看着她,淡声说道,“什么事?你说。”

    袁兮这一刻嘴角隐隐约约的上扬,却不明显,但秦淮还是抓到了这个目光。

    忍不住的看直了眼,走神于在她的眼前。

    那弧度加大,看着她美丽的笑容,忍不住的跟着傻笑起来。

    袁兮无奈摇头,“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我爸爸被谁对付了?”

    秦淮听到了这一句话,愣住了,看着袁兮犹豫不决,不知道要不要说出来。

    看向了袁兮的神情疑惑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你爸爸被对付的?”

    袁兮神情闪过一丝仇恨,发出来的阴霾布满了她的身上。

    这让秦淮觉得,这样的袁兮真的不对劲!这些年究竟都经历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两人不再说话,谁也不想打破这安静的氛围,看着微风吹了进来。

    窗帘在飘扬着,这是在地下安室关了许久,也不会看见的场景。!

    其实也就是楼下的房子,打通改造了一个小小的暗室,没人知道,也没人能去到出口的地方。

    秦淮怕她着凉,拿着一件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被她拉下微笑着看着秦淮笑道。

    “我不冷,我很舒服。”

    脸上满足的笑容绽放着,没了一时间的阴霾,走到了窗边,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张开双手拥抱着微风吹来的温暖,自然的生态以及被等吹杨的窗帘。

    如此平凡的温暖,在袁兮的心中却是无比的放松。

    秦淮看向了这样的袁兮,美丽沉迷的神情嘴角微笑着了起来。

    手机铃声响起,看了一眼拉回了思绪。

    想也不想直接挂掉了电话,本以为她还会打过来的,可是等了许久也没再打过来。

    看了一眼袁兮微微的叹了口气,袁兮专注着外边的风景,美好的心情。

    渴望外边的世界,她想要去走走,可是要做完那些事情再走。

    眼中看着风景的美好,欢喜,还有幸福。

    渐渐的转变成了仇恨与愤怒,看着外边身上散发着寒气。

    这样的袁兮让秦淮看不懂,让他有一种两人隔着很远的鸿沟。

    他看不懂她,不知道这些年经历什么,但是却还没有查出来。

    毕竟十年间,不是一朝一夕能查出来的。

    袁安琪回到了家,看向了坐在餐桌上的一个女生,以为是张婉清,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女人站了起来,高兴地容颜转过身子过来。

    看着冷卿的神情满满的都是笑容,这一刻袁安琪被惊艳到了,这女人···好美···美的不可方物。

    跟冷卿走在一起的话,是真的一种郎才女貌的感觉,毕竟两人长得也···太耀眼了。

    就像天神精心雕刻一般,每一分豪,每一个落笔都是下重了分寸。

    多一份累赘,少一分平凡,这样子刻出来的美人,是真真切切的好看的无以伦比。

    冷卿的声音响起,温柔的嗓音让袁安琪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

    “小雨,从外国回来了吗?这是你的嫂子袁安琪。”

    袁安琪看着冷卿温柔的神情看着眼前的小雨,心中很不是味儿。

    小雨听见微笑着走了过来伸出了手,神情温柔的看着袁安琪。

    “你好,我叫夏雨,是冷卿哥哥从小一起玩大的好朋友,青梅竹马!只是我后来出国工作读书所以就刚回国。”

    袁安琪收回了思绪,微笑着点点头,伸出了手跟她握了起来。

    看着她修长完美的手,白皙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脸上更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她的出现让袁安琪没信心了起来,低落的神情引起了冷卿的主意。

    眉头邹起,压低了嗓音,“我跟她只有哥哥跟妹妹的关系,我只爱你一个。”

    夏雨听见了这句话,心中愣了一下抽回了手。

    袁安琪抬头看着冷卿眼底的爱意,看着自己,还有眉头邹起的神情。

    知道他在担心着自己,虽然心中还是担心,但还是点了点头微微的张开嘴唇。

    “我没事,放心吧,都久等了,我们先去吃饭。”

    冷卿听见这句话微微的笑了起来,也在刻意的跟夏雨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夏雨见到了冷卿,因为袁安琪与她保持距离。

    忍不住的咬住了下嘴唇,手握拳。

    很快恢复过来,看着冷卿他们嘴角扬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看着他们的神情满满的都是不明的意味,走到了冷卿的身边跟着坐下。

    冷老爷子微笑着,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袁安琪开口。

    “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吃饭吧!娟姐,把菜都端出来吧!”

    娟姐高声喊叫应了一声,“好的!现在就来,你们几个把这些都拿出去。”

    ······

    袁安琪低下头,思考着,冷卿以为她不高兴,一句话也不再跟夏雨说。

    夏雨看着他要张开口说话的模样,心中漏跳了一拍。

    微笑着漫不尽心的开口,“冷卿哥哥,我现在打算回国发展呢,所以我······”

    冷卿疑惑的看向了夏雨。

    “你是在做演员是吗?你是不是想要进星娱?”

    夏雨微笑着看着冷卿,帅气的俊脸,尖尖的眼角,长长的睫毛那么一刻直接沦陷。

    点点头,嘴角上扬,心情不错的看着冷卿。

    “是啊!我想要进去星娱可以吗?”

    “可以的,我明天安排人带你如何?”

    夏雨点点头,“好的,冷卿哥哥。”

    冷卿微微的笑了起来,神情温柔,就像看着亲生妹妹的模样。

    这让袁安琪在一边在看着,心中再一次涌上了一股酸酸的味道。

    看着他们的一切一切是多么的相配啊!她就想一个丑小鸭一样等待着变成白天鹅。

    白天鹅之前她是多么的丑陋,就像灰姑凉一样看着他们。

    感受着他们欢快飞翔,美丽的天鹅一般在飞翔着,相配在一起。

    冷卿看了一眼,低着头不高兴的袁安琪,她吃醋伤心的样子,是他不喜欢看到的。

    她还是比较喜欢她跟自己吵的模样。

    手抱住了袁安琪看着娟姐一道一道菜的上着,轻轻地开口。

    “你怎么呢?为什么突然不高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