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女狙击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能去哪儿呢?”张晓的脸上再次露出烦躁的情绪,见不到韩墨,她的心里始终有种缺了点什么的感觉。

    苏佩琳也同样着急。

    张晓虽然也出现了形似龙魂感染的症状,可她却不是直接感染者,而且也并没有出现免疫力全无的状况。

    对于龙魂的研究,苏佩琳近几年来几乎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她绝不能看着韩墨这个直接感染者出事——况且,出于私交的原因,她也希望韩墨有事。

    略是想了想,苏佩琳还是揉着太阳穴,轻声说着:“韩墨最后出现的地点是l城的大使馆,不过那边因为是主要战圈,所以大使馆和附近侨民已全部撤离了。工作人员说,韩墨和两个同伴并没有和跟着一起撤离。”

    两个同伴,怎么会有两个呢?

    张晓暗暗思忖着,同伴的其中之一,必然是段辰。

    之前是她找了谜狼翟佳颐,在她的面子下,段辰才愿意来到j国帮助韩墨。

    毕竟段辰这个沉稳的特遣队长,要比韩墨这浑小子看起来靠谱多了;不过,她却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靠谱的特遣队长,现在居然也联系不到了。

    “你那边有消息吗?”看着张晓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苏佩琳拧着双眉发问。毕竟盛唐集团财大气粗,他们在j国想要发展自己的贸易体系,人脉显然会比自己那点医疗系统的广泛的多。

    “没有。”张晓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现在是战争时期,消息比较闭塞。”她早就吩咐下属的公司去找人,可是同样没有消息。

    就在两个绝世美女正说话的时候,忽然窗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两人透过窗子看下去,发现竟然抬进来不少伤员——除了身穿政府军衣着的年轻j国人,大多都是一些平民。

    见此情形,张晓皱了下眉头,对苏佩琳道:“佩琳,你先休息下,我去帮忙。”苏佩琳腿上受了枪伤,大使馆的医生要她绝对静养一段时间。

    “好。”苏佩琳点了点头,看着张晓匆匆离开的背影。

    这些天以来,j国的内战越演越烈,甚至已经开始波及到华夏大使馆附近。

    出于人道主义援助,华夏大使馆会收治一些伤患;每天都有伤员被抬进来,而张晓都会主动去照顾伤员。

    其实以她的身份完全不用做这些,可是她却选择主动去做,完全没有大小姐的架子。

    再加上那天张晓拼命救她,这让她的对这个有些傲气的女总裁的好感增加了许多。

    张晓快步走到了大使馆的院子里,这边早就搭好了几顶帐篷用来安置伤员,整个院子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和腐臭的味道。

    虽然已经接近仲秋,但逃难来的伤员的伤口难免溃烂感染,有的还会流出黑黄色的脓血。

    闻到这种味道,她只是秀眉微微的皱了下,却没有露出任何厌恶的表情,反而加大了步伐走进了最近的一座安置女性伤员的帐篷中。

    这几天为了方便行动,她换上了t恤衫、牛仔裤和帆布鞋,长长的卷发随意梳起,不施粉黛的脸庞明艳丝毫不减,让她看上去就像邻家女孩一样。

    刚一走进帐篷,她就听到小女孩的哭声,原来是一个胳膊被炸伤的小孩因为受不了刮脓血的疼痛而大哭。这个情形这几天她见到过不少,按说处理这种伤口都应该打麻药的。只可惜j国现在缺医少药,麻药也自然是紧俏商品,根本供不应求。

    只不过这么小的孩子……

    她的眼中露出不忍,急忙在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块水果糖——这似乎还是之前出去玩的时候,韩辰给她的。

    看着这颗糖她撇了撇嘴巴,走到小女孩的面前,她对着小女孩笑了笑:“宝贝,别哭了,治好伤咱们吃糖糖好吗?”

    正在哭的小女孩见到这颗糖,又看到张晓的笑脸,眨了眨眼睛,接下来却爆发出更大的哭声:“妈妈……”

    一旁正在为小女孩治疗的护士见到这个情形,难过的摇了摇头:“这孩子的父母都被炸死了,她是被咱们大使馆的人救回了,据说当时她妈把她护在身下她才能活下来。”

    听到护士这么说,张晓心里不由得难受,也顾不上小女孩张兮兮的衣服伸手把她抱进怀里安抚。

    好不容易处理完小女孩的伤口,她又找来清水和干净衣服,小女孩擦干净身体。等忙活完了,她已经累得浑身是汗了,以前在公司通宵开会都没这么累。

    然而,她还没有来急休息,外面再次一阵骚乱,马上又有几个伤员被抬了进来。

    在这些伤员中,张晓竟然还发现了一个熟人。

    “怎么是你?”她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拿起纱布和药品走了过去。

    这人竟然是那天救了他们三人的花小薇。

    花小薇的胳膊被打伤,鲜血顺着手臂流下来,在白皙的肌肤的衬托下显得触目惊心。不过饶是这样,她见到张晓还是弯着大眼睛,露出灿烂的笑容:“嗨,这么巧,又见面了。”

    “怎么受伤了?”张晓没想到花小薇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笑的出来,急忙拿起酒精帮她清理伤口。

    “遇到了几个臭不要脸的反对军。哎呀,疼!”被酒精刺激,花小薇忍不住“嗷嗷”叫了起来,不过虽然她喊着疼,可是脸上表情却看不出痛苦,反而依然笑嘻嘻的。

    张晓清楚花小薇应该是真的疼,高浓度酒精会刺激伤口,那疼痛就和二次受伤一样:“忍一下。”她只好安抚着花小薇,一边加快了动作。

    很快把伤口处理完,花小薇晃动了一下手上的胳膊,笑道:“哎呦,不错啊,你学过吗?包扎的这么专业。”

    “我爸爸在军队当过兵,这些都是他教我的。哎,你别乱动胳膊,当心伤口。”张晓看着花小薇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忍不住提醒她。

    “没事,小伤。我以前胳膊还被子弹打穿过呢……”花小薇却完全不在意,“还真巧耶,我老爹也是当兵的。”说着话,她晃了下手中的狙击枪,悄声道,“玩枪都是他教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