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狼狈为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位先生,在我面前你就不要装了。”面对手枪指着眉心,男人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恐惧,笑容反而很奸诈,“你,血色毒蝎,不是吗?”

    响尾蛇眉头皱的更紧了,差一点扣下扳机直接把这货打个透心凉——但他还需要在这家医院救治,若非绝对危险,他不能开枪。

    这货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虽说有点奇怪,但响尾蛇还是缓缓地收了枪,医院已人来人往,一个不留神被护士发现了撵出去,那可是自己倒霉。

    再三审视这男人,响尾蛇忖着。

    入伙这种事并不奇怪,毕竟血色毒蝎名声在外。

    可眼前的这男人,瘦弱矮小就罢了,身上没有半丝肌肉不说,关键的是右手还是残废的。

    虽说左手拿枪的人,但是一个残废的人上了战场注定是炮灰。

    皱了皱眉头,他依然紧握着枪,不耐烦的回答:“招人的事不归我管,你自己去总部应征吧。”

    其实这只是他的推脱之词,以他在血色红蝎的地位,弄个把人进去还是没问题的。

    “别急着做决定。”来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不紧不慢的拉开椅子坐了上去,“等我的话说完,我想你会有兴趣和我谈的。”

    响尾蛇听到对方这么说,眉毛挑了挑示意他说下去,其实要是放在平时有这么一个古怪的家伙突然跑出来说一番这么古怪的话,他早就动手杀人了——响尾蛇才没那么多耐心。

    但这次却有些不同,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己是同类人。

    “先自我介绍一下。”来人见到响尾蛇不说话,就当成是默许,于是继续道,“我叫汉斯,曾经代号北极狈。”

    “你就是北极狈?”听到这个代号响尾蛇的坐直了身体,重新打量眼前的人。

    如果说“汉斯”这个名字他不知道,可是“北极狈”却早有听说;

    这个家伙一向以阴险狡诈著称,原本r国雇佣兵团“狂狼”只是一支不入流的烂兵团——在这小子的带领下,排名攀升很快。

    他的能力,显然不容小觑。

    只不过……

    响尾蛇半仰起脸,眼底渐次升起几丝戒备:“不留在狂狼,来血蝎做什么?”眼睛扫到汉斯的手,他不由得露出轻蔑的眼神,“你这手……挺漂亮啊!”

    难道这个汉斯因为受伤废了手,打算进兵团混日子?

    好笑,你那烂狂狼都不要你,我们兵团更不是养老院。

    然而汉斯却没有直接回应响尾蛇的话,却懒洋洋地丢给响尾蛇一个重磅消息:“狂狼,解散了。”

    眼底忽闪过一抹阴毒,汉斯顿时又不爽地想起,那个让他身败名裂,还废了右手的混账小子!

    “哦?什么时候的事?”响尾蛇听到汉斯的话不由得一惊,狂狼虽然实力不怎么样,可是毕竟规模摆在那里。除非和其他雇佣兵团或者军队爆发大规模的冲突,不然怎么可能说解散就解散呢?

    “就是最近。”汉斯冷笑了一声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怎么会?”响尾蛇的心里越发狐疑,红蝎子的情报网相当强大,而他则是情报网的主管,按说狂狼解散这么大的事,他应该第一时间听说,可是怎么就没半点音信?“因为什么?”

    “因为一个来自东方的男人……”汉斯抬起双眼,懒洋洋的瞳子回望着对方,“他叫……韩墨。”

    …………

    “混小子!”张晓俏脸通红双**腰对着韩墨怒吼,“臭不要脸的死流氓!”

    “我那里就流氓了?”和张晓的愤怒比起来,韩墨就冷静多了,他坐在沙发上掏着被张晓震的“嗡嗡”响的耳朵,不紧不慢的回答,“天天喊我流氓,说的好像我流氓过你一样。”

    “你还没有流……”见到韩墨这么不要脸,张晓气的差点晕过去,一句“你还没流氓过我吗!?”差点出口,可是想到房间外面一定有很多人,所以即使刹住了口。

    这个臭不要脸的,表情这么无辜,好像在山洞里脱的清洁溜溜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不管。”深吸了一口气,她压制住一梭子打死这个混小子的冲动,“我说了我不回国,就是不回去!”

    “哎哟,我的姑奶奶哟!”韩墨简直欲哭无泪,“j国正在打仗不是度假的地方,你在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

    张晓自己也不知道她在这里干什么,她就知道自己既不想,不能离开韩墨太远。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她从小就性格独立,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紧锁着眉头,她十分的烦躁,不仅仅是烦躁韩墨让她回去这件事,更是莫名其妙自己现在的变化。

    “我不回去,j国挺好。”闷闷的丢下一句话,她转身就回到卧室,她需要冷静一下。

    韩墨看到张晓离开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出了张晓所住的套间。

    套间外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一大群人,其中有徐淼,段辰,苏佩琳,林柔甚至还有那个贼眉鼠眼的管家高云杰。

    被张晓弄的烦躁无比的韩墨,见到这个乌泱泱的情形更加烦躁,他不爽地扫了一圈人一眼,恼怒吼了一声:“看什么看,都不干活了?!”

    林柔和高管家见到韩墨不高兴了,两人急讪讪离开。

    段辰若有所思的看了韩墨一眼,也转身回房休息——他的伤受的不轻需要好好休养一阵。

    只有徐三水这个损友挤眉弄眼的看着韩墨笑道:“你对张大小姐做了什么了?你就不怕她爹拿枪崩了你?”

    刚才张晓的话虽然没说完,可是后续内容大家也猜得到。

    韩墨不满的瞪了看热闹不嫌事多的徐淼一眼:“你特么的还是不是兄弟?你怎么不问问张小妞对我做了什么?”

    玩笑可不是乱开的!

    就张威远那个火山一样的脾气他可惹不起。

    “你这纯粹是得了便宜卖乖。”徐淼鄙视的看着韩墨,接着又怼道,“我就是没想到啊,你真的连嫂子都不放过。”

    说完,竟还毫不犹豫地来了句:“禽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