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不安的前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先是视力比以前好了,本来他是个1000度的大近视眼,现在不仅恢复正常了,甚至比以前看的还远,而且即使是黑夜,视野也同样清晰。

    接着是反应神经和体力也比之前大幅度的提升,甚至能轻松的打败三四个比他强壮高大的男人。

    韩墨听苏佩琳这么说不由得暗自点了点头,这和他,还有小女孩菲琳娜的情形都很像,看来苏佩琳的父亲也是和她所说的“感染了龙魂”。

    “不过,我父亲却不像你。”苏佩琳看了看韩墨,眼中的神色有些复杂,“我父亲也失去了免疫力就像菲琳娜那样。不,甚至可以说他还不如菲琳娜,菲琳娜至少可以在无菌情况下生存,而我父亲即使用了无菌服也一样没有逃脱死亡。”

    苏博文在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的同时,身体就莫名其妙的开始长各种疮和脓包,这些脓包一开始还小,可是无奈却越长越大,最后开始溃烂,任凭刘雅萍用尽一切办法都没有用。

    最后刘雅萍甚至冒着丢工作的危险,从医院偷了一套无菌服给苏博文穿上,可是依然阻止不了他身体的溃烂。

    “就这样,我父亲一点点的溃烂得了败血症最后死亡,前后只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说到这里,苏佩琳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越发苍白,仿佛又回忆起那一天的情景,“等他死了以后,我看过他的日记本才知道,他们在棺材里发现了什么。”

    “什么?”韩墨见苏佩琳说到重点忍不住追问。

    苏佩琳沉默了许久才说出了两个字:“龙爪。”

    “龙爪?”韩墨不可置信的看着苏佩琳。

    可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他脑海深处突然出现的,竟是之前梦到的那条黑色巨龙。

    “对。”苏佩琳坚定的点了点头,“父亲的日记是这么记载的,一只被切不知道什么东西撕扯下来的,黑色的爪子,上面有漆黑的鳞片和利爪,同传说中的龙的爪子一模一样。”

    抬起头她看向韩墨,眼中带着坚韧:“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要成为医生,我一定要弄清那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夺走了我爸爸的生命!”

    “那么……我身上的龙魂,是你父亲当初的……那一种?”皱了皱眉头,韩墨词不达意地说着。身处于极大的震惊中,能言善辩的他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理的形容词。

    苏佩琳却摇了摇头:“不是。我毕业以后就在关注龙魂的事情,后来找到了菲琳娜,只不过菲琳娜的龙魂是从哪里感染来的我也不知道。”

    略微思忖了一下,韩墨又道:“那么说,也许还有其他人也携带龙魂了?”

    苏佩琳却再次摇头:“我不知道,也许吧。按照父亲日记上写的,那次感染的人应该不少,虽然全部失踪,但是我不认为他们已经死了。”

    两人的对话就这么告一段落,然而这次谈话之后,韩墨心中的疑惑不仅没有解除反而更甚,冥冥之中他似乎已经被卷入了一个漩涡中。

    现在看来,苏佩琳对于龙魂的渴求就很容易理解了。就算是研究了多年的她,也未对龙魂有过任何透彻的了解。

    “苏博士,”韩墨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我想现在,这必然是个惹上大麻烦的玩意啊!”

    就算韩墨并没有深层次的了解龙魂,但这东西现在带给自己的优势,就足以引起全世界的轰动——就算龙魂并不能适用于全体人类,一旦自己被发现有这方面的进化,那么等待自己的后果,必然是被全世界各大研究所关起来研究!

    这种事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

    韩墨的脸上,出现了几丝成分不明的笑容。

    …………

    之后无话,j国政府军和反叛军的战圈主要在首都附近,韩墨并不想自找麻烦,于是挑小路离开,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就在韩墨带着一众人反回金丝兴的庄园的时候,响尾蛇正坐在病床上看着护士给他打吊瓶。

    这里是红河港唯一一家还正常营业的医院,几天前他借着假死好不容易逃脱了韩墨,一路跑到了城里的医院。还好他有个习惯,每次出任务前都会随身藏着一条金条,因为在很多战乱的国家,货币已经不管用了,金子才是万能的。

    凭借着这条金条,他顺利地被医院收留救治,这才捡回一条命。

    看着缓缓流入自己身体里的药液,响尾蛇暗暗发誓,今天他所受的耻辱一定要百倍千倍的还给那个可恶的华夏狗!

    而且不仅仅是那个华夏男人,还有冷焰。

    要不是这混蛋制作的狗shi一堆什么作战计划,自己怎么会被那个华夏狗坑得这么惨!

    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这个家伙的,一定要把他赶出红蝎子,再找机会杀掉!

    眼看着一瓶营养液快见底了,响尾蛇抬起手按动紧急呼叫铃,打算叫护士来帮他拔掉针头。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来的却不是护士,而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看上去三十岁不到,身高1米72左右,一头红棕色的头发带着明显的r国人特征。

    见到这个男人,响尾蛇不由得戒备了起来,伸手握住藏在枕头下的手枪,大声呵斥:“不许动!你是什么人?”

    “嘿嘿嘿……伙计。”来人看着响尾蛇的动作,一双蓝色的眼睛里似乎洞悉了一切,“别激动,别害怕,我没有恶意,我是来谈入伙的。”

    “入伙?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响尾蛇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来人,眼中露出一抹戒备。

    这种时候,这种地方,面前的男人说什么入伙。

    “在我面前就不必假装了。”男人的脸上露出几丝成分不明的坏笑,“你,血色毒蝎,对么?”

    眼神倏然变得冰冷,响尾蛇几乎是在同时把手枪拽出来,瞬间对准了男人的眉心。

    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却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紧张感。

    他是怎么看出自己身份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孙子对自己造成危害之前,就要一枪弄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