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回忆
    ,精彩小说免费!

    “韩墨!”她转动着手腕,还在企图脱离韩墨的掌控,“你干什么,放开我!”

    韩墨却没有搭理苏佩琳,一直拖着她到附近的大树下才停住,他一把将小巧的苏佩琳按在大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笑:“怎么样?苏大博士,现在你该给我个答案了吧?”

    尽管苏佩琳明知道韩墨不会怎么样她,可是身体还是忍不住发抖,这种无形的威压和王者的气息,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难道是龙魂的原因?

    可是其他的传染者并没有这种情况出现,或者说这个男人已经和龙魂彻底融合了?

    这种情况,连苏佩琳都没有见到过!

    看着韩墨她努力的保持冷静:“韩先生,这里可不是谈话的好地方,总之我早晚会告诉你,咱们不如等到了你的驻地再谈?”

    韩墨抬起头四下看了看,然后按着苏佩琳笑眯眯的回答:“山清水秀的,空气清新,我看挺好。苏博士,就不要耽误时间了。”

    鬼知道这个女人之后又会耍出什么花样,万一再让她跑了……自己找谁问清状况去?

    苏佩琳看着漆黑的山林,和那乌泱泱随时会落下雨滴的乌云,不禁翻了个白眼。

    这叫“山清水秀,空气清新?”

    “没的商量?”她看着韩墨,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韩墨却笑而不语看着苏佩琳,态度很明显。

    苏佩琳见到韩墨态度坚持也没有办法,只能叹口气低声说:“能给我弄杯热咖啡吗?”

    “没问题。”见到苏佩琳垂着眼眸,看上去十分的疲惫猜到这一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于是从背包里掏出两罐咖啡,和加热用的酒精炉。

    手脚麻利的点上了酒精炉,把咖啡放到炉子上加温,韩墨眼神戒备地盯着苏佩琳:“现在可以说了吧?”

    此刻,这个生活向来精致的女人也顾不得干净与否,在身旁的大石头上坐下,失神地看着已经开始冒出白色水气的咖啡,喃喃有声道:“如果我说,我其实对龙魂也是一知半解,你信不信?”

    韩墨并没有回答,信或者不信——他都需要一个可靠的解释。

    时下,他只是将热好的咖啡递到了苏佩琳的手中,然后席地而坐,安静地回望着她。

    他很清楚,这个冷静而睿智的女博士应该有很多秘密要说,让她都难以承受和驾驭的很多秘密。

    撩起眼皮回看了韩墨一眼,苏佩琳双手紧紧的握住咖啡。显然,她是想接着双手中的温暖,来驱散心底的寒冷。

    “龙魂。”

    老半天,恢复了几丝平静的她吐出了一个词。

    “龙魂?”算是韩墨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就算冷静如他,也有些微微失神了。

    “话很长,但我愿意讲给你听。”深吸了一口气,苏佩琳眼中露出一抹回忆:“我对龙魂的执着,起源于我父亲的日记。”

    一切,还要从20年前说起。

    那一年苏佩琳才5岁,才是刚记事的年纪。

    她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父亲叫苏博文,是一个地质研究预员;工作是进行地质勘探,找寻有价值的地下矿藏或者资源,例如石油、金矿之类。

    母亲叫刘雅萍是个医生,是个生物学专家。

    父母在大学就恋爱,毕业后顺理成章的结婚,感情十分深厚。

    在这种家庭环境下长大的苏佩琳,从小就受到优越和良好的教育。只不过,这种幸福生活却在父亲一次出海任务之后彻底破碎了。

    即使,过去了20年苏佩琳还清楚的记得,那是大年初二。

    在苏佩琳的生活的城市有大年初二回门的习惯,所以一大早父母和小苏佩琳就收拾整齐带着年货打算回苏佩琳的姥姥姥爷家拜年。

    然而,一家人还没有出门,苏博文的单位就派人找上了门,告诉他单位有紧急任务,必须马上出发。

    这种事在苏博文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毕竟珍贵矿产是一个国家的战略性物资十分重要。如果发现那里可能存在这些物资,那么国家会马上派人过去勘察,哪怕是扑了空也在所不惜。

    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马上让妻子帮自己准备出行的衣物,然后跟着单位来的人一起离开了。

    到了楼下的时候,早已经有车子等在下面。

    来的人除了那个上楼叫他的工作人员,其他都是一些陌生面孔,甚至还有四个荷枪实弹的武警。

    见到这种情形,他不禁狐疑,于是开口询问此行的目的地和情况。

    常理来说,这些资料虽然是保密的不过作为工程师在出发之后还是会第一时间知道,可是这一次却不同,同行的人听到他的问题都是闭口不言。

    看着周围人严肃而戒备的脸色,他忽然觉得此行的目的一定不简单。

    果然,事实证明苏博文的直觉是对的,车子在开了一天一夜以后,最终在l市的港口停了下来,而此时的港口上已经有一艘舰船在等着他。

    看到这艘舰船他的心情更加复杂,这种船他知道,属于军用设备,按说一般人是调动不起的。

    这一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还是不得不上了舰船,甚至更在上船之前他随身的衣物都被扣押了。对于这个举动,他当然是极力抗议,可是却被告知工作需要,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既然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苏博文也没有办法在据理力争之下才勉强带了一个笔记本和一只钢笔上船。饶是这样,这两样东西还是在反复检查之后才允许带上船的。

    等上了船以后,苏博文发现了两个同事,还有一些来自各行各业的陌生人,相互交谈之下才发现,大家都是接到了所谓的秘密任务才被带来的。

    他们所乘坐的舰船没有多做停留,在接到苏博文以后就快速启航往外海开去。

    一开就开了整整5天,船上的生活十分枯燥和乏味,还好日用品和食水提供充足。在船上呆的闷了,苏博文就喜欢到处溜达,这一走才发现,船上竟然到处是禁止进入的房间,房间外面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把守。

    这一个发现让他更加狐疑,这一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怎么会搞得这么兴师动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