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愉快磋商
    韩墨看着悲痛欲绝的女人缓缓的摇了摇头:“战场不是女人该去的地方,况且我韩墨也没有让女人冲锋陷阵的习惯。”

    回望着女人眼底升腾而起越来越愤怒的眼神,韩墨眼珠一转随后将狡黠的眼光转向卡洛斯:“听说,那群红蝎子有个女人落在你们手里?”

    紧跟在韩墨身后的几人皆是一个对视。

    的确有个女人跟张晓一块,是卡洛斯在林子里发现的。

    在卡洛斯知道了花小薇的身份后就一直拘禁着她;不过这女人有条腿粉碎性顾着,想要逃走还真的不容易。

    留着这女人总会派上用场,所以他带着村民们藏进深山,把她也带上了。

    “在里面。”卡洛斯指了指山洞深处,随后对身边两个人高马大的村民大手一挥,“去把那女带来。”

    “不必,”韩墨大手一挥,唇间露出点邪气的笑容,“等下会有点少儿不宜,我还自己亲自过去看看。”

    卡洛斯懵了,连紧跟在韩墨身后的张晓也有点懵了。

    这浑小子又要做什么?

    相对刚认识的兄弟,张晓对他简直太了解——出现这个笑,那女人肯定要倒大霉了。

    山洞深处燃烧着一堆火权作照明和取暖,毕竟在这亚寒带的山区,气温还是相当低的。就见这火光笼罩下,侧躺着一个单薄的身影。

    村民们对于这个破坏他们家园,杀掉他们同胞一伙的人存着相当的恨意,对于这个女人更是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之心。

    看她这状况,明显是怕她跑了,弄到一些牛皮绳将她结结实实地绑在了一起,结扣更是弄成了猪蹄扣,方便村民带着她跑路。

    见这状况,韩墨和张晓同时挑了挑眉。

    女狙击手已没有了张晓初见她时候的妩媚,更没有后来露出真面目时的威风,一身黑色劲装破破烂烂的不说,脸上身上到处是伤,柔顺的黑发上糊满了泥土和烂草,额角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到了,肿的老高。

    时下,她还没有恢复意识,虚弱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们对她……做了些什么?”张晓虽然恼恨这个女人欺骗和虐待她,可是心里也不禁唏嘘。

    “你还同情敌人啊?”韩墨斜睨了一眼身旁的张晓,“想想看,这女人真的把你送给那些红蝎子,你下场岂不是比她更惨?”

    脑子里不由联想那个色迷迷的响尾蛇,张晓重重地吸了口气。

    要是换做自己被血色毒蝎抓了,恐怕下场会更悲惨;相比那个站在那里就想扒裤子的响尾蛇,这些村民们够正直了。

    卡洛斯却是轻蔑的哼了一声,他和血色毒蝎本来就有仇,现在可以说是仇上加仇。看着韩墨他问道:“墨,怎么样?要先杀了她吗?”

    “杀了她?那太浪费了!好歹也是哥几个辛苦抬出来的。”韩墨缓缓地抱肘,冷笑三声,“叫个人洞口看着,别吓着女人和孩子们。”

    要知道,雇佣兵是不受日内瓦条约保护的,不幸被俘的下场多半都是被凌辱泄愤,这也就是雇佣兵们宁死不降的最重要的原因。

    看着韩墨的表情,张晓头皮一阵发麻:“你要做什么?”这个臭流氓不会是打算流氓花小薇吧?

    回望张晓的表情,韩墨马上就猜到她在想什么,可是他却不大算说破,反而冲着张晓露出了暧昧的笑容:“你懂得。”接着眼睛更是在花小薇的胸前打了个转。

    “尼玛!这么做有点过分吧?”说你是流氓你还真流氓啊!

    “谁让她落到我们手里了呢?啧啧,还挺年轻漂亮的!”韩墨看着张晓涨红的脸,心里不由得好笑,更加卖力的气她,“你回去吧,那种事你还是不看的好——你在旁边看着,我也……那啥不起劲儿来啊!”

    越发笃定自己的猜测,张晓看着韩墨的邪笑,恼怒的咬了咬牙:“臭流氓!”

    其实不仅仅是张晓想歪了,就连卡洛斯也一样有些犹豫,跟在韩墨身边悄声劝道:“墨,这么做不大好吧?”

    他自认还算正直,杀人还是打仗什么都是生活所迫,可是非礼女人这种事他却真的做不来,这么做在他看来和禽兽没什么区别。

    韩墨看着卡洛斯苦笑的摇了摇头:“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张小妞是胸大无脑,卡洛斯老兄的胸也不大,怎么一样无脑呢?

    “套点情报。”韩墨抱肘,却并没有直接解释,“叫两个人把这娘们拖小溪边上,别弄脏了咱的地方。”说着,双手抄在兜里往山洞外走。

    形似血色毒蝎这种世界排名靠前的雇佣兵团,在世界各地都会有秘密的,抑或公开的基地,毕竟一个正经的落脚点,是不仅是休息调整的场所,更是获得补给的场所。

    这该死的女人把张晓骗进这山里,这山里肯定会有他们的落脚点。

    “你去叫人找点盐和辣椒。”一边走,他一边简单的吩咐了一句。要审问出这些该死的蝎子藏在哪里,不用点非常手段是不行的。

    “胡椒,盐?”卡洛斯听着韩墨的话不由得怔了一下,这是要做饭?

    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再提出疑问,而是马上照做了。

    很快,卡洛斯把东西拿来,而韩墨和帮手也带着花小薇到了小溪附近。

    到底已是深秋,这条由冰川融水构成的小溪直冒寒气,韩墨先是扫了一眼那水,然后对着村民说道:“给她冲点水,咱得尽快问出话来。”山里已经找不到红蝎子的踪迹,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回他们的落脚点整修补给去了,一旦卷土重来,他们只怕会倒大霉。

    一桶冷水下去,女人顿时周身激灵醒了过来;恢复神智的瞬间她就看清了面前的男人,脸上多了几分惊诧,更是存着几丝兴奋。

    找了多少天的敌手,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韩墨却是冷笑道:“美女,我有几个问题想知道,咱们还是愉快磋商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